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8243浏览    264参与
桑榆不晚啊

莫道桑榆晚-2

悲催啊悲催

勿上正主

有一点点脏话,看不下去别看

开始啦!
晚上到了,夜空瞬息啃噬完了白光,蝉鸣四起,夏末的晚上,挺美好的,略带一种小情调。

可是,刘桑文睡不着。

他翻来覆去,哎呀,热死了。

空调还开着啊!

”我再调低一点。“刘桑文自言自语,伸手去拿空调器。

他也不知是为什么,反正十分燥热,他觉得似乎没人要自己了。

刘翔安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也要远走高飞吗?

刘桑文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马哥,在吗?“

”你看得到吗?“马哥不无嫌弃的说。

”啊,那个左航你还记得吗?“刘桑文小声说。

”他啊?长得还不错。怎么了?不会,你看上人家了?“马哥疑惑不已。

”哎,没有,......

悲催啊悲催

勿上正主

有一点点脏话,看不下去别看

开始啦!
晚上到了,夜空瞬息啃噬完了白光,蝉鸣四起,夏末的晚上,挺美好的,略带一种小情调。

可是,刘桑文睡不着。

他翻来覆去,哎呀,热死了。

空调还开着啊!

”我再调低一点。“刘桑文自言自语,伸手去拿空调器。

他也不知是为什么,反正十分燥热,他觉得似乎没人要自己了。

刘翔安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也要远走高飞吗?

刘桑文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马哥,在吗?“

”你看得到吗?“马哥不无嫌弃的说。

”啊,那个左航你还记得吗?“刘桑文小声说。

”他啊?长得还不错。怎么了?不会,你看上人家了?“马哥疑惑不已。

”哎,没有,他他他,他当我姐夫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刘桑文支支吾吾。

"哦,我还以为啥呢。”马哥笑笑。

“啊,不是……”

刘桑文还未说完,就看见一个女生的头。

”小马,早点休息啦!“那个女生对着马哥笑笑。

”你们……马哥啊~你竟然脱单了啊~你不要我们了啊~“吻文被塞了一嘴狗粮。
”怎么了?我不能吗?“马哥笑了。

刘桑文是在没眼看这一对小情侣腻腻歪歪,挂了电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烦死啦!“刘桑文开始暴叫,像一只发疯的小狮子。

”都脱单了,就我没有对象啊。我好悲催啊。“

作者乱入:嗷嗷,放心一定会有的。吻文太可爱啦!

”咚咚咚。“

”谁啊,吵死了,大半夜的敲什么门?“

”刘桑文,明天给你安排一门相亲,必须去!“刘翔安瞟了自己的”好弟弟“一眼。

平时刘桑文一定会拒绝的。

可今天没有。

”行吧。“

作者再次乱入:吻文可怜死了,真的是好悲催啊,但是也好好笑,哈哈哈

刘桑文乱入:作者你等着!
作者又双叒叕乱入:略略略

未完待续


百无一用
甭管,小企鹅已经走到内蒙了。

甭管,小企鹅已经走到内蒙了。

甭管,小企鹅已经走到内蒙了。

桑榆不晚啊

莫道桑榆晚-1

  老朋友变姐夫

  勿上正主

有一点点脏话,看不下去就别看

 开始啦!
“斯哈,啊,报告!对不起,老师,我来迟了。”男孩儿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高中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什么玩意儿,进来!”一个秃顶的老头儿说。

男孩儿翻了一个白眼,白净的脸庞尽显家教。

其实男孩儿长得也不错,白净,眼珠子乌黑透亮,双眼皮,眼下有卧蚕,鼻子挺立,自带一种少年感。

”刘桑文,这儿。“男孩儿好友向他招招手。

”左航,我来咯。“男孩儿向他冲过去。

秃顶老头托了托眼镜:”刘桑文,左航,安静!“

”知道了知道了。“刘桑文(男孩儿)不耐烦的说到。

老头儿拍拍桌......

  老朋友变姐夫

  勿上正主

有一点点脏话,看不下去就别看

 开始啦!
“斯哈,啊,报告!对不起,老师,我来迟了。”男孩儿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高中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什么玩意儿,进来!”一个秃顶的老头儿说。

男孩儿翻了一个白眼,白净的脸庞尽显家教。

其实男孩儿长得也不错,白净,眼珠子乌黑透亮,双眼皮,眼下有卧蚕,鼻子挺立,自带一种少年感。

”刘桑文,这儿。“男孩儿好友向他招招手。

”左航,我来咯。“男孩儿向他冲过去。

秃顶老头托了托眼镜:”刘桑文,左航,安静!“

”知道了知道了。“刘桑文(男孩儿)不耐烦的说到。

老头儿拍拍桌子:”欢迎大家来到时代峰峻高中(我瞎编的),我是你们的校长兼班主任李飞,你们可以叫我李老师。大家要认真学习啊。“

”好的好的。“大家异口同声。

好不容易放学了。

”耶,走咯!“刘桑文背起书包冲了出去,似一匹撒欢的小马。

左航也冲了出去。

刘桑文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人。

”左航?怎么了?“刘桑文咬着一根自己刚买的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

”额,你姐找我……“

左航口中的”你姐“,是刘翔安,C市飞飞子公司总裁,虽为一辈女流,但根本不比男人差,找她的,没门,根本不会被刘家保安放进去。

”啊,她找你啊,走吧。“刘桑文熟门熟路的打开大门。
”姐!阿航来啦!“刘桑文开始惨叫。

”别叫!“张圆子(刘翔安助理)翻了一个白眼。

”来了。“刘翔安走了下来。

”文,你刚才叫他什么?“刘翔安指的是左航。

”阿航啊,我们一直都玩得很好的。怎么了?“刘桑文有点不安。

”哦,那你以后叫他姐夫吧。“刘翔安慢条斯理地说。

”啥?姐……夫?“

”对啊。“

"姐,这我同学啊,你认错人了吧?”刘桑文表示无语。

“没有认错。”

“同学怎么能变姐夫?”

“粗俗!快叫人。”

“我,我,我,呜呜,姐夫。”

“乖啊。”

刘桑文:我真TM无语了……


北斗星饭庄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一样矫健,雄鹰一样自由。


半夜爽图,爽完发现顺拐了但是不想再重画了对不起蒙蒙人(´д⊂)。。

巴特,草原的儿子,你本该像骏马一样矫健,雄鹰一样自由。



半夜爽图,爽完发现顺拐了但是不想再重画了对不起蒙蒙人(´д⊂)。。

辽家银.

是阿蒙!

(不会画画,用的模板)

看看有没有人能发现p3蒙身上的疤👀

(花花是兴安杜鹃,不会画👀)

是阿蒙!

(不会画画,用的模板)

看看有没有人能发现p3蒙身上的疤👀

(花花是兴安杜鹃,不会画👀)

山歌

【冀中心】是离别情还是别的

有京冀,但京没出场,有可能有另一视角


蒙第一人称


两个都是双箭头,友情向


有角色死亡,高度拟人


新生指新中国后的河北


棉袄是河北,心脏暗指北京


半机械化代表工具人


赵冀可是出了名的怪人,整天穿棉袄去喝热水,嘴里还嚷嚷着热热热,你要是敢让他脱一件衣服他能要了你的命。绕是这样却还是不被人注意,他似乎天生是个透明体质的人,和怪不怪没关系。


如果说我是怎么关注上他是大概是因为我也是个怪人,我是内蒙人,平时唯一爱好就是摔跤和骑马,喜欢喝羊奶酒,无论什么时候都穿蒙古长袍。


我和赵冀认识是因为我刚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碰见他穿着一身厚棉袄...

有京冀,但京没出场,有可能有另一视角


蒙第一人称


两个都是双箭头,友情向


有角色死亡,高度拟人


新生指新中国后的河北


棉袄是河北,心脏暗指北京


半机械化代表工具人







赵冀可是出了名的怪人,整天穿棉袄去喝热水,嘴里还嚷嚷着热热热,你要是敢让他脱一件衣服他能要了你的命。绕是这样却还是不被人注意,他似乎天生是个透明体质的人,和怪不怪没关系。


如果说我是怎么关注上他是大概是因为我也是个怪人,我是内蒙人,平时唯一爱好就是摔跤和骑马,喜欢喝羊奶酒,无论什么时候都穿蒙古长袍。


我和赵冀认识是因为我刚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碰见他穿着一身厚棉袄的人以为是同乡便主动去问路,结果赵冀那家伙说着流利的普通话。我可是在草原上都能东窜稀跑的,到了车水马龙的北京却不知道路,更别提有人见我穿着不同还笑话我。


赵冀后来成了我的专属导游,因此那时我以为他是个地道的北京人。


“不是啦,我家在河北,阿京才是地道的本地人”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猛地一惊,原来叫什么京的人就是把我骗到北京来找我做生意的人。只是他人不在,叫一个怪小子来陪我算什么。


“那你怎么不回家”虽然内里把人骂了个遍,但是面上还是很和气的问了问。谁知道他脸色突变,一副抗拒又痛苦的样子,最后支支吾吾也没说清楚为什么,最后只回了句“以后去河北,我请你吃火烧”


“那你去内蒙我给你做羊肉串”不知道怎么的,赵冀的话茬我都接的很快。


虽然但是,赵冀真的不和我那么亲近,他总是逛着逛着就被华京叫走,独自留我一个人在满是人的大街上。他不抗拒在我身边,我不抗拒他在我身边,但是他不总在我身边。


不仅是华京,晋双、齐鲁还有他那不着调的弟弟赵津随便一叫,就能把他叫走。他总是头也不会的离开我。



我呆在北京商量要事吗?倒不如说北京在试探我是不是忠心的,他不去管什么新疆人,跑来管我做什么。


赵冀总是穿着很厚的衣服,无论春夏秋冬,但我最终只在他身边呆了小半年。可能那小半年正是最冷的时候,他总是穿的很厚,而且帽子口罩围巾手套一样不落。


“过去充满希望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穿着棉袄的我才是真的”


赵冀说的话既悲伤又搞笑。华京把他濒死的身体改造,他成为一个半机器人,华京把有关发展的重要能源塞进他的身体,他必须裹着厚厚的衣物,来保护华京最重要的东西。偶然间看到他那透着电路板的肌肤时,我问他不这样不行吗。


“不行,华京把那东西放进了我的机械心脏,只要我一天没死,他说过……我只要活着就得护着这个东西”


“不光这样,我本身也很怕冷”


我又问他为什么非得听他的话,我问他原来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没错,赵冀原本就是个顶有名的打手,我那时只知道有个代号为“幽州”的能手,不曾想是这个连拧瓶盖都没多少力气的赵冀。


“我的新生是他给的,这是我该的”


我看向他的脸,麻木又空洞,和刚开始和我一起侃大山的人一点也不一样。但其实我不知道,赵冀是为华京而死的,又是因为华京而活的,如果那时我知道这点,一定会气疯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这种五大三粗的人,居然会感觉很别扭,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怎么问出那句话的。


“你就愿意让别人作贱你,你看我们草原上的鸟,多自由啊,你偏把心脏交给华京,中原人真怪”


我很清楚地记得赵冀的回答。


“如果我有两个心我一定也给你一个”他似乎知道我在吃味


“但说实话啊,华京才是心脏我只是个保护他的大棉袄”


赵冀轻轻笑着,好像身上的衣服都能把他压垮,我感觉如果没有那颗能源心脏他会立马选择去死也不一定。


“有两个你也非要给别人吗


“自己留着不行吗?”


“行啊,那也行,我不给华京也不给你,留着自己用”赵冀的水杯还没拧开就被华京叫走了,这也是我们最后一面。


再之后我就没有去过华北地区,赵冀也没来内蒙,可我的羊肉串已经烤的很好吃了。我想也是,他那身子骨风一吹也就倒了,不如我再去找他。


我想把他架在马上跑,让他也吹吹那苍茫冷冽的风,让风带着他跑,让他像真正的飞鸟一样自由。


所以,我能拿到他的骨灰吗?



北斗星饭庄
腻歪腻歪 七月要开始背书了,待...

腻歪腻歪

七月要开始背书了,待我上岸来豹产我产品😤

希望有菩萨做饭给我吃( p_q)我磕头很响

腻歪腻歪

七月要开始背书了,待我上岸来豹产我产品😤

希望有菩萨做饭给我吃( p_q)我磕头很响

奉天芷兰

【蒙陇】小神仙

•本文纯属虚构,无任何省黑成分

•有cp注意

•脑洞来自@月听风吟. ,爱你(∥v∥)


——————————————————————


我是内蒙,一个来自广袤草原的少年


我曾一直相信,世界只有两种颜色,一个是辽阔大草原的绿,一个是无限天际的蓝


直到她的出现,我一望无际的蓝天上,染上了敦煌的殷红


那是一个下午,阳光如平常般爱抚着草原,高高低低的绿色上下浮动,如同一片绿色的波浪。我的骏马如船一样,行驶在这碧绿的海洋之上,听着风在我耳边欢呼。远处的号角声,雄浑而厚重,遥遥的向我赶来


是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吗……


我不太情愿的圈回马,马镫上的......

•本文纯属虚构,无任何省黑成分

•有cp注意

•脑洞来自@月听风吟. ,爱你(∥v∥)



——————————————————————



我是内蒙,一个来自广袤草原的少年


我曾一直相信,世界只有两种颜色,一个是辽阔大草原的绿,一个是无限天际的蓝


直到她的出现,我一望无际的蓝天上,染上了敦煌的殷红


那是一个下午,阳光如平常般爱抚着草原,高高低低的绿色上下浮动,如同一片绿色的波浪。我的骏马如船一样,行驶在这碧绿的海洋之上,听着风在我耳边欢呼。远处的号角声,雄浑而厚重,遥遥的向我赶来


是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吗……


我不太情愿的圈回马,马镫上的栾铃叮当作响,帽子上的飘带随风摇动。我更向往这里的自由,在广袤的草原上无拘无束,在这个双色的世界里遨游


这是我最大的乐趣


突然,天空好像变了颜色,一种陌生却熟悉的橙红,暖暖的,渲染了天边的蔚蓝。蔚蓝色似乎被这种柔软所俘虏,慢慢的褪去了它冰冷的外壳,变得炽热起来


我不大开心,我更喜欢蔚蓝色的天,那本色的天空。草原上的人,哪需要这些柔弱?


可天空似乎更喜欢那份暖暖的红意,橘红色的云霞逐渐长缭绕了天际


我承认,我也在这红色的柔光中,如痴如醉,仿佛置身于一个古时的仙境。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似乎在梦里见到过这里,我一定是梦见过这里!但这是哪……


我要知道,那朵云霞从何而来,我一定要知道


我挥了挥手中的鞭,马儿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激情,如箭一样飞奔出去,驰骋过那片草原


我愿乘风去追逐那份温柔,那份别样的温柔


突然,我勒住马,马儿似乎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停下所惊到,发出了一声低呼。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上方的天空——我看见了地灵


兴许是我的动静太大了,她注意到了我,慢慢在空中侧过身


那是我见到过最美的场景,比一望无际的草原更加令人激动。那个女孩,悠闲的坐在彩云之上,双腿微微前后晃动,长发上的银铃叮叮作响。她的指尖上缠绕流云,她的双眸中暗藏霞光,她冲我微微一笑,如同和煦的阳光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陇,是住在敦煌地灵,因为她的身份,她一直被人们限制在莫高窟之中,她从未拥有过自由


她逃出来,也只是漫无目的,在这片广袤的草原上游荡


我凝视着陇的眼睛,我看到她对这片草原的向往,对那片蓝天的向往,对自由的向往


她太迷人了,她的身上既有霞光照暖、明媚亲切的温柔,又有反抗不公、追求自由的勇气


我想找一种花来比喻她,我想了半天,最适合她的,是郁金香。她有着如同它的花瓣一般的流光溢彩,也有类似它真挚而永恒的情感


她更象征着一种神圣、幸福与胜利


我想……我没有办法忘记她了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我当时是这么说的,不由自主,但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可我的双手不自主地伸了出去,伸向那片属于我的天空


出乎意料,她点了点头,眼中流动着融融的爱意,彩云慢慢在她身边流转,她开始俯下身向我飘来,那双纤细的手搭上了我的掌心,我的心跳趁我不注意时漏了一拍


她让我想起了,曾经看到的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不同的是,她是我的飞天,是有温度的,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神仙


我轻轻一拉,将陇拉到我的身边。那份靓丽的红色与绿色紧紧交织在一起。我拥住了她,她将头靠在我的侧臂上,我的耳尖微微有点发烫


我望着陇那双眼睛,纯粹、澄澈、充满希望,像草原夜晚的月光


她轻轻抚过马的鬃毛,马儿似乎更喜欢她,亲昵的低鸣着


看着她开心的面容,我的心情似乎更加高兴,我再一次抽打马鞭


“我们该走了,我的小神仙”


她抬着头,甜甜的笑了,像奶酪一样带着奶香,勾住了我的心


我无法再按耐住心中的情感,低头轻轻地吻住了她的侧颊


夕阳吻红了天边的彩云。她白皙的脸上露出红晕,害羞地低下头,往我的怀中缩了缩,双手搂住我的腰


太可爱了吧……我紧紧的拥住她


微风拂面,远处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我知道,我是时候该回去了


对呀,我还得带着她回去呢


爱情有时候不需要海誓山盟的誓言,只需要你的彩云晕染过我的天空,对我而言,这就足够了


我从无垠的草原走来,本以为这世间只有两种颜色


但你指尖缭绕的云霞,在我的世界渲染出爱的殷红


“人民敬仰长生天,你是我的小神仙”

北斗星饭庄
是约稿——忘了问画手老师lof...

是约稿——忘了问画手老师lof不圈了呜呜

存货发完了,以后慢慢搞(躺平)

本图及之前一切相关图人设原案来自@Earendel 太太!

是约稿——忘了问画手老师lof不圈了呜呜

存货发完了,以后慢慢搞(躺平)

本图及之前一切相关图人设原案来自@Earendel 太太!

北斗星饭庄
不许欺负老实人! 是蒙冀前提)

不许欺负老实人!


是蒙冀前提)

不许欺负老实人!


是蒙冀前提)

anl

p1第一次约会的鲁和辽

p2黑吉贴贴

p4番茄锅包肉梗

p1第一次约会的鲁和辽

p2黑吉贴贴

p4番茄锅包肉梗

anl

是一些省拟的设定

p7东三喝⑨

p8鲁cosMiku()

是一些省拟的设定

p7东三喝⑨

p8鲁cosMiku()

老陈醋
[七彩中华] 我国有许多含有颜...

[七彩中华]

我国有许多含有颜色的地名,其由来也十分丰富。


青岛:由前海的一座秀丽小岛——“小青岛”得名


黄石:一是姓氏得名说:黄帝子嗣后代太康创立了黄国,国人大多以“黄”为姓,成为此地黄姓的起源。于是就有了因黄氏迁居而得名的黄冈、黄陂、黄安、黄石、黄梅等地;

二是因矿石颜色得名说:北魏《水经注》记载:“江之右岸有黄石山,水迳其北,即黄石矶也。”《湖北通志》注释:因其“石色皆黄”故名。意为在此地域石头颜色皆是黄色石头为主,因此被称为黄石地区。这也是旧称“黄石城”的名称由来。

三是组合说:取黄石港镇、石灰窑镇两镇首字得名。


蓝田:秦献公六年(前379)始置蓝田县。《周礼》......

[七彩中华]

我国有许多含有颜色的地名,其由来也十分丰富。


青岛:由前海的一座秀丽小岛——“小青岛”得名


黄石:一是姓氏得名说:黄帝子嗣后代太康创立了黄国,国人大多以“黄”为姓,成为此地黄姓的起源。于是就有了因黄氏迁居而得名的黄冈、黄陂、黄安、黄石、黄梅等地;

二是因矿石颜色得名说:北魏《水经注》记载:“江之右岸有黄石山,水迳其北,即黄石矶也。”《湖北通志》注释:因其“石色皆黄”故名。意为在此地域石头颜色皆是黄色石头为主,因此被称为黄石地区。这也是旧称“黄石城”的名称由来。

三是组合说:取黄石港镇、石灰窑镇两镇首字得名。


蓝田:秦献公六年(前379)始置蓝田县。《周礼》云:玉之美者为蓝,县以玉名,故名蓝田,意为产玉之田。


赤峰:因城区的东北角有一座赭红色的山峰而得名。此处发现的古文化称为红山文化。


百色:来自壮语“Bwzswz”,意为山川塞口地形复杂的地方。一说系壮语“拍洗衣服的地方”之意。据传在鹅江与澄碧河汇合处,有一无底深潭,岸边有村庄,村女经常在此洗衣,因而得名。

北斗星饭庄
睡前意识混沌摸摸…… 奋斗半小...

睡前意识混沌摸摸……

奋斗半小时,我cptag上20(草啊)

睡前意识混沌摸摸……

奋斗半小时,我cptag上20(草啊)

玫瑰以南

  是约稿,太满意了我靠,我理想中好哥们碰拳的样子。

  以及蒙哥你纪录片真的太多了,我好想写你!!写好哥们碰拳,写蒙冀初见面,写俩人在之前观云候月(爆哭)

不知道更啥,把稿发出来(6泪)

[图片]


  @肆守 是我约稿的老师,感谢老师,真的很喜欢很满意

  

  是约稿,太满意了我靠,我理想中好哥们碰拳的样子。

  以及蒙哥你纪录片真的太多了,我好想写你!!写好哥们碰拳,写蒙冀初见面,写俩人在之前观云候月(爆哭)

不知道更啥,把稿发出来(6泪)


  @肆守 是我约稿的老师,感谢老师,真的很喜欢很满意

⑨

一些疯子

“td并不重要”

这是什么鬼怪发言

“rh是不喜欢中国 ”

什么东西,不喜欢和侮辱是两种东西吧?

“简中妹了不起”

你搞毛啊,你还用简中的呢

“中国人乳法了,为什么不让韩国人rh”

?我还没看见过有谁主页关于乳法的呢,就明明是个中国人还能说出为什么不rh,离大谱

“我是新加坡人,我觉得你们在乳韩”

?更离谱了啊

“他td和rh不是主要问题,他画画的好看就行”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人体结构跟那竹节虫似的,那叫好看?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会说出“简中妹了不起”“繁中和简中不一样”“td和rh不是问题”“小粉红”“中国就是不行啊”这些话?

“内蒙古不属于中国,为什么内...

“td并不重要”

这是什么鬼怪发言

“rh是不喜欢中国 ”

什么东西,不喜欢和侮辱是两种东西吧?

“简中妹了不起”

你搞毛啊,你还用简中的呢

“中国人乳法了,为什么不让韩国人rh”

?我还没看见过有谁主页关于乳法的呢,就明明是个中国人还能说出为什么不rh,离大谱

“我是新加坡人,我觉得你们在乳韩”

?更离谱了啊

“他td和rh不是主要问题,他画画的好看就行”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人体结构跟那竹节虫似的,那叫好看?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会说出“简中妹了不起”“繁中和简中不一样”“td和rh不是问题”“小粉红”“中国就是不行啊”这些话?

“内蒙古不属于中国,为什么内蒙古人和蒙古人不死绝”

“岳飞s的就是你们蒙古人”

……无话可说

我大不理解了属于是


川乌射罔
来点辽蒙 苍狼白鹿-蒙古传说...

来点辽蒙


苍狼白鹿-蒙古传说

青牛白马-契丹传说


契丹人是尚白的


 @追寻春日泡泡 软软给的!可爱滴捏!

来点辽蒙


苍狼白鹿-蒙古传说

青牛白马-契丹传说


契丹人是尚白的


 @追寻春日泡泡 软软给的!可爱滴捏!

翎月无涯

青泠长白

灵城。

吉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就是这泠云之弓怎么用。

虽然在上次在万壑城外围遭受敌人的时候成功脱险,但是以后就用不好了。

所以她准备去找蒙问问。

蒙是众省灵里唯一的远攻手。最强远攻手。

最强远攻手的技术一定很厉害。

唐若影说今天到总部来一趟,有事。

她和黑吉二人一起去了。


灵城总部。

“来来来,给你们好东西。”唐若影说,拿出一个类似于锦囊的东西,打开锦囊,往下一倒,很多兵器掉了出来。

她刚才拿出来的那个锦囊是一个空间储物袋,让墨潇订的。

“好好看看,昨天你们的兵器我一看太次了,赶紧换换。”

“这......都是嘛玩意儿?”津问。

“大部分全是神器。”

全场寂静。......

灵城。

吉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就是这泠云之弓怎么用。

虽然在上次在万壑城外围遭受敌人的时候成功脱险,但是以后就用不好了。

所以她准备去找蒙问问。

蒙是众省灵里唯一的远攻手。最强远攻手。

最强远攻手的技术一定很厉害。

唐若影说今天到总部来一趟,有事。

她和黑吉二人一起去了。


灵城总部。

“来来来,给你们好东西。”唐若影说,拿出一个类似于锦囊的东西,打开锦囊,往下一倒,很多兵器掉了出来。

她刚才拿出来的那个锦囊是一个空间储物袋,让墨潇订的。

“好好看看,昨天你们的兵器我一看太次了,赶紧换换。”

“这......都是嘛玩意儿?”津问。

“大部分全是神器。”

全场寂静。

“大部分.....吗?”秦问。

唐若影点点头。

“对啊。”

“你上哪拿来的?”

“活的时间长送的礼就越多,再加上我在这个位面生活这么长时间,拍卖会去的也多。”

虽然中原五省和其他省灵的年纪也有上千岁的,但是他们以前一直待在蓝星,并没有在灵城这个位面,所以得知的东西也很少。

“好的,好的,我给大家挑一挑。”
唐若影捡起地上的两柄锏,四面环顾,目光定在了桂身上。

“桂,昨天在于”鲁“的争斗里,你的长鞭估计也掉毛了吧,换一换吧。这双锏就不错,符合你的属性。”说着。把双锏递给了桂。

“这双锏是一把神器,具体灵力还要你自己挖掘。”

桂点点头。

唐若影在武器堆里踢了一脚,伴着“哐当哐当”的声响,很多武器倒在了一边。

她捡起一把弩,塞到了湘手里。

“这东西也是一把神器,制成它的金属是一种万年金,十分稀有,正好贴和你,和你的双刀一起用,效果最好。”

“谢谢。”

唐若影用脚拨开一堆刀剑,一脚把一根长剑踢起来,握在手中。

拨开人群,把剑插在赣面前。

“别以为你以为自己没有存在感就不给你神器了,把你以前用的刀里面的灵力吸出来,放进去就行。还有,你真以为自己没有存在感的话就多说几句话,肯定有人能想到你。“


唐山家。

“我说渝啊,你别有事没事就来找我,整的人心慌慌的。”

“可是.......”

“不要可是,你哥有什么事我们先放一边,就是帮鲁哥恢复记忆的事,我帮不了。凤箫的力量我未能全面掌控,而且我听唐若影说凤箫没有恢复记忆的力量,只能看契机了。“

“那么说,真的只能这样了。”他低头叹了口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种时候,只能看契机会不会找你了。”


蒙家。

蒙家并没有遍地青草,养着牛羊,而是和普通的家庭一样。

简朴的装修,有几分古色,但不少来自于广阔原野的豪迈。


“你想学拉弓射箭啊?”

吉点点头,眼里闪出活力的光彩。

蒙笑笑,说。

“走,去异通。”


所谓“异通”,就是地灵们在这个位面上自己独有的一块地方,就如同藏的极巅、桂的苍林一样,每个地灵在这里都有一块独属于自己的异空间。

蒙的异通,就是一片草原,

茫茫青色,溪流缓缓。

这里就是属于蒙一个人的异通。


“弓。是抛射兵器中最古老的一种弹射武器。弓是抛射兵器中最古老的一种弹射武器。它由富有弹性的弓臂和柔韧的弓弦构成,当把拉弦张弓过程中积聚的力量在瞬间释放时,便可将扣在弓弦上的箭或弹丸射向远处的目标。现在,拉弓。“

吉拉弓,双眼盯着数百米之外的一个小红点。

“听唐若影说,这是一把神器,人、妖、地灵的灵魂和灵识都可以与神器融合,万物皆有灵,试一下。“

吉轻闭双眼,灵魂和灵识尝试与弓融合。

灵识共体。

银光四面闪烁,之后是乳白色的光。

弓弦慢慢变透明,紧接着是弓臂,变得像是水晶一样。

弓弦散发出来的光渐渐凝聚,化成了一个通体透明,而且散着寒光的箭。

吉松弦,这一箭她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箭如同一道银光向前冲去,到一处地方马上炸裂开来,寒气冰渣白霜冻雪四物迅速震出。

“什么,情况!?”吉收起弓,说。

“我还以为你知道。”蒙说,奔向前方箭炸裂的地方。吉也跟去。

在那冻雪与寒冰之间,有一个吱吱冒着电光的黑色物体。

蒙抬手,一把弓出现在他手中。

拉弓,放箭。

数十只箭冲着它扎来。

轰!!!

冻雪和寒冰被炸开,蒙取出黑色物体。

“嗯?窃听器,这个符号,看来真的又有事了。”


第五十三章。

全是私设,若有触雷,不喜勿喷。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概不负责。

有什么不懂或建议直接私信。


这一章摸鱼严重,而且吉我也没有写多少,只写了一点,还不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