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蒙德城

706浏览    34参与
正在输入
不容易啊,保存到一张蒙德城全貌...

不容易啊,保存到一张蒙德城全貌图

不容易啊,保存到一张蒙德城全貌图

秦霄悦

原摄

蒙德城

中央广场—猎鹿人—远航之风—街巷


原摄

蒙德城

中央广场—猎鹿人—远航之风—街巷


无能人士在线卑微

摸了只可爱砂糖嘿嘿嘿(º﹃º )

谁不喜欢可爱的砂糖宝贝呢

(。・ω・。)ノ♡

摸了只可爱砂糖嘿嘿嘿(º﹃º )

谁不喜欢可爱的砂糖宝贝呢

(。・ω・。)ノ♡

我是老鱼
原神:奇怪的大人,蒙德城的正义守夜人
原神:奇怪的大人,蒙德城的正义守夜人
真
天气这么好,旅行者,一起出去逛...

天气这么好,旅行者,一起出去逛逛吗

天气这么好,旅行者,一起出去逛逛吗

行野Xye

蒙德—被风眷顾的城邦

(我不会画画……底下那个是游戏截图+叠图)

蒙德—被风眷顾的城邦

(我不会画画……底下那个是游戏截图+叠图)

甜柠檬
迪卢克&琴——虽然我们的道路不...

迪卢克&琴——虽然我们的道路不同,但我们守护蒙德的心是相通的。

迪卢克&琴——虽然我们的道路不同,但我们守护蒙德的心是相通的。

故人不识

给鸭鸭和帝君拍照片(ㅇㅅㅇ❀)

给鸭鸭和帝君拍照片(ㅇㅅㅇ❀)

核糖核苷草杏

NPC的天空(原神同人)

  我没有神之眼。


  并且对于这件事,我没有怀疑和不满过。这个世界上的神之眼只属于那些被七神认可的家伙们,我也没啥远大志向,也就是整天在教堂附近溜达而已。前几天我瞎转悠的时候有几个冒险家路过,我听到他们抱怨自己没有神之眼的事情。听说外面的遗迹之类的有价值的地方都需要用元素之力开启——这么一想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好不容易学到那么多考古知识,结果到了遗迹却被元素之力挡在门外——这不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神秘与美好在拒绝他们嘛。嘛,无所谓,关我什么事,反正我也不需要冒险——

  “大家都到齐了吧!”

  嗯?巴巴托斯...

  我没有神之眼。


  并且对于这件事,我没有怀疑和不满过。这个世界上的神之眼只属于那些被七神认可的家伙们,我也没啥远大志向,也就是整天在教堂附近溜达而已。前几天我瞎转悠的时候有几个冒险家路过,我听到他们抱怨自己没有神之眼的事情。听说外面的遗迹之类的有价值的地方都需要用元素之力开启——这么一想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好不容易学到那么多考古知识,结果到了遗迹却被元素之力挡在门外——这不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神秘与美好在拒绝他们嘛。嘛,无所谓,关我什么事,反正我也不需要冒险——

  “大家都到齐了吧!”

  嗯?巴巴托斯神像那里有什么人吗?今天那几个奇怪的吟游诗人没来?我带着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好奇心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靠近……

  是神之眼的拥有者。

  我躲在神像后面偷偷观察,即使不用走太近,只要看见那些花里胡哨高饱和度的服装,我就知道那些人绝对是被神明认可的人——

  不像我穿的这灰不溜秋的贴图一般的衣服。

  “唔唔唔——又是凯亚队长没来吗?!明明告诉过他要在这里集合!这么重要的事,他为什么总是这么不积极……”

  我知道那个红红的女孩子,是蒙德连续几年的飞行冠军,好像是叫——

  “是因为安柏没有告诉他是关于琴团长的事吧,要是知道了,他肯定也很积极。”

  对了,叫安柏——那这个无奈的笑着的女士应该是图书馆管理员吧。说回来图书馆建在骑士团总部里面,真的是让我这种一般市民望而却步,虽然骑士团里都是很亲切的人啦,但总让人觉得那里的氛围不适合我这样的普通人。

  “没关系!等可莉见到凯亚哥哥了会去转告他!”

  出现了!!蒙德战力之最——

  “嗯,帮大忙了。”

  “今天叫大家来是想对日夜操劳的姐姐大人做点什么,最近总觉得她很疲倦的样子,果然还是做点什么让她放松一下比较好……”

  啊,是芭芭拉,那个大偶像,不过因为人气太高了我从来没有机会和她搭上话就是了。

  “和上次一样举办派对吧!我好想念旅行者的料理啊——对了,这次也请旅行者来帮忙怎么样!”

  “啊啦,好主意呢,上次的派对,琴好像很开心。”

  哦哦原来如此,要为了代理团长大人举办派对呢——

  “哟。”

  我吓的差点原地起飞——虽然我没有风元素力飞不起来就是了。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猛地回头——

  啊,这个人,

  怎么穿的像孔雀一样。

  “你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做什么呢?”

  呜哇——明明是这么和善的微笑,为什么我感到后背发凉……这家伙,不妙啊……

  “我——呃,在检查神像上有没有被贴小广告!神像的清洁很重要呢,西风骑士大人!”

  之前在酒馆见过他,虽然没怎么在意,但我想他应该就是“没来”的那个“凯亚队长”。我心虚地回答着他的问题,眼神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哦,是吗,那真是辛苦你了。”

  似乎是确认了我不是什么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存在,孔雀微笑着从我身边走过,走向了那边聚集着神之眼持有者的人群——

  我还是溜吧,看样子此地不宜久留。

  说回来,我刚才……

  是不是下意识的把那个骑士幻视成孔雀了?

  蒙德城,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就连贴小广告的人都没有。


****

  今天我一反常态地想要去教堂之外的地方走走。

  啊,那个人也和我长的一样,就是衣服贴图换了一下。

  在走向城门的这段路上,一边数着和我长相雷同的人,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景。

  明明都是见惯了的景色。

  我这人真是闲……

  那个人是?

  带着一个食欲很旺盛小精灵的异国服饰的金发少年,在蒙德城里——

  奔跑,冲刺,奔跑,冲刺……

  ……不累吗……我要是不休息连着跑一千米估计就没气儿了……

  是那个著名的荣誉骑士啊,听说他虽然没有神之眼——

  被冲过来的少年撞了一下,思路断了。

  “不好意思!刚才跑的太急了!”

  荣誉骑士转过身向我道歉,没等我回复,又急匆匆地跑走了。

  我看着金发少年冲刺的背影,默默低下了头……

  他啊,跑了这么久,

  居然都不带喘气的吗……

  果然神选之子就是不一般啊。

  咳咳,接上思路,听说他虽然没有神之眼,却可以使用元素之力,并且谦虚热心,一直在帮周围人的忙,不过奇怪的是,他似乎在收集一种叫原石的彩色石头,明明是摩拉来的实在——我这么想着,在猎鹿人餐厅买了一份渔人吐司,然后把上面的洋葱扔了,慢悠悠地享用了自己的午餐。

  不放洋葱明明更好吃的,他们怎么就不懂呢?



****

  果然会死人……

  还没到一千米我就已经累的半死了。

  听说荣誉骑士摸了摸神像就有了元素之力,所以我想去晨曦酒庄那里的神像看看,之所以选择程曦酒庄那里,主要是考虑到那里人多,万一我出个什么意外,还有人能发现我,另外就是,离蒙德比较近。

  不要误会,我去神像那里绝对不是为了试试看能不能获得什么元素之力,如果说获得了元素之力就必须跑来跑去的,那我还是永远保持这样就好。只是想去看看,能让荣誉骑士获得元素之力的神像和城里那个巨大版的有什么不同。

  我计划着在天黑之前回到城里,于是一路小跑——

  会累死。

  还是走着去吧。

  

  天快黑了,我离酒庄还有一点距离……

  除非我能被好心的酒庄人收留一晚,否则一定会暴毙荒野……

  “    ”

  ?好像有人在喊什么。

  我停了下来,侧耳倾听,那个声音居然渐渐变大了,好神奇啊,我听清了,是——

  “gusha wusha”

  哈?

  呐,我说,是不是有些不太妙啊……声音好像离我很近,简直就像是……

  在我身后……

  惨了,这回不是孔雀了!

  身体本能的动了起来,求生欲在告诉我如果不一口气跑到程曦酒庄的话,今天丘丘人的晚餐里就会多一个我——当然不在座位上,而是在盘子里……

  不过它们吃饭应该用不上座位和盘子——

  一束燃着火的箭从我旁边飞过。我吓了一跳,然后脚崴了……

  没关系,至少我死前知道了,丘丘人,是能射出火箭的。好强,原来丘丘人也有神之眼。

  我抱头缩成一团,很快就有三个丘丘人将我围住了。

  要死要死要死!

  “在此——宣判!”

  头顶感受到了强烈的热浪——一只如同火焰燃烧着的飞鸟从我头顶呼啸而过,三个丘丘人就如同网球一样被拍飞了好远。

  我松了一口气,

  还好头发没被烧着。

  “你没事吧?”

  “托您的福,有惊无险。”

  我看向救命恩人,是个身着黑衣的红发青年,腰间别着红色的神之眼。我知道这个人,是那位年轻的姥爷,蒙德酒业的经营者。

  “喂——没事吧?”声音来自空中,是那个食欲小精灵,“我和旅行者看到迪卢克姥爷的火元素了,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荣誉骑士——和他的食欲小精灵向这边走来。

  “已经解决了。”

  “嘿嘿,不愧是正义人。”

  “……”他把视线转向荣誉骑士,继续以那种不带情感起伏的平稳声音说,“这个人似乎是迷路了,旅行者,如果你一会要回蒙德的话把他带上。”

  荣誉骑士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可以是可以,迪卢克姥爷呢?”

  “天色快黑了,我现在就出发去蒙德,”然后他看向了蹲在地上检查自己脚腕的我,“他或许需要缓一缓。”

  “明白了,对了,迪卢克姥爷,去一趟天使的馈赠吧,大家在那里商量怎么让琴团长好好休息几天!”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告诉我。”

  说完后,恩人就转身离开了。荣誉骑士把注意力转向我:

  “你还好吧?”

  “还算好,除了脚崴了以外。”我勉强站了起来。

  “那我们慢慢走着回去吧。”

  “不不不,不用麻烦你们了,这一路上没什么丘丘人,我一个人走回去就好了……”

  “天黑了以后敌人会更多。”

  “可,可是我没有原石来报答你……”

  荣誉骑士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喂——不许小看我们!我们可不是为了原石才来帮助大家的!你说对吧,旅行者!”小精灵叉着腰表示气愤。

  “虽然派蒙是那样贪财的人,但我可不是!”

  “喂——怎么你也!?”

  “哈哈哈开玩笑的——那个,该怎么称呼?”

  “我吗?”居然被荣誉骑士问到了姓名,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极大的荣幸了吧——然而我一时居然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呃……那个,我叫……应该是个npc……。”

  “恩匹茨?好奇怪的名字。”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嘛算了,就那样吧。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个词,就下意识地说出去了。

  我们慢慢地向蒙德城走去。

  “恩匹茨先生为什么这种时候来这里?”

  “就是想在城外散散步,不小心走远了。”解释起来挺麻烦,我扯了个谎,不过结果到最后我也没能见到神像。

  “一般很少见到冒险家和西风骑士以外的人在外面走呢。恩匹茨先生想成为冒险家吗?还是西风骑士?”

  “我?不不不,哪个都不想——我又没有勇气又不会战斗……”

  “是那样吗?那样也没关系,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荣誉骑士笑着仰起了头,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星空,居然这么美……

  奇怪,我为什么……


  现在才知道有星空这种东西呢。



****

  和荣誉骑士一起走的时间过的很快,就像是用了什么传送一样眨眼就回到了蒙德城,确认了我安全的坐在长椅上休息后,荣誉骑士又像风一样——

  冲刺着跑走了。

  晚上都不带休息的吗……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抬头看向了天空。

  npc吗……原来npc不会仰望星空啊……

  为什么我在过去的时间里从来没有怀疑过呢?没有怀疑,也没有思考。因为我的人生已经被设定好了吗?

  因为npc注定不会像那些神明认可的人那样光鲜亮丽?

  因为神之眼是力量,愿望的象征?

  或者说,执念的象征?

  那么我到底是——

  “就是这个人。”

  声音传来,似乎是在朝着我,思路被打断了。我看向声音的源头,是没见过的家伙,在向另一个人汇报着,

  “就是这个npc,今天脱离了自己的行走轨道。”

  听到汇报的人点了点头,向我走来——

  他身上,

  有渔人吐司的气味。

  我果然讨厌洋葱……


———————(分割线)

  感谢阅读!!

  之前在网上看到了有两个神之眼的自设,突然想到自己这种普通人在原神的世界里应该只能做个NPC于是就写了( ´艸`),设定是NPC一旦有愿望产生就会被系统抓去判定,判定不成功会被清除记忆,这么多npc旅行者当然记不住他(她)帮过哪些人你们说对吧(狗头.jpg)。虽然看着设定有点黑暗但主要是我刚入坑时的吐槽www

  再次感谢阅读!!


。。。。

《见过蒙德城附近的寒天之钉吗》


《见过蒙德城附近的寒天之钉吗》






月舞云泽

坦白(二)

一场坦白,和出乎意料的结局。

蒙德群像,凯亚中心。


如果不去工作,能去哪里呢。凯亚一个人走在蒙德城的街头, 他鲜少在白天里仔细看过这座城市。蒙德——风与牧歌之城,在自由之风吹拂的土地上,每个人都闲适地各司其职。歌德老先生一个人坐在花园里,看见凯亚难免拉着他唠上两句。歌德大酒店被愚人众包下很久,时不时会传出一两声至冬粗话。等到了晚上,这群至冬人会喝酒,他们家乡的烈酒绝非蒙德酒业可比,挥舞大锤的战士爽朗大笑,操纵萤虫的姑娘们娇嗔着。或许只有这时,人们才会意识到,即使是愚人众,也是由无数个和他们没什么不同的人类组成的。

“就是不知道,我这酒店收回来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哟…”

歌...

一场坦白,和出乎意料的结局。

蒙德群像,凯亚中心。


如果不去工作,能去哪里呢。凯亚一个人走在蒙德城的街头, 他鲜少在白天里仔细看过这座城市。蒙德——风与牧歌之城,在自由之风吹拂的土地上,每个人都闲适地各司其职。歌德老先生一个人坐在花园里,看见凯亚难免拉着他唠上两句。歌德大酒店被愚人众包下很久,时不时会传出一两声至冬粗话。等到了晚上,这群至冬人会喝酒,他们家乡的烈酒绝非蒙德酒业可比,挥舞大锤的战士爽朗大笑,操纵萤虫的姑娘们娇嗔着。或许只有这时,人们才会意识到,即使是愚人众,也是由无数个和他们没什么不同的人类组成的。

“就是不知道,我这酒店收回来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哟…”

歌德老爷子忧心忡忡地说,凯亚笑着安抚老爷子,声称骑士团会解决好一切,还给他一个干干净净的酒店。愚人众恶名在外,但对于蒙德最普通的人来说,他们离日常的生活依然很远。

葛罗莉一如既往地坐在长椅上,和煦的阳光晒得木头也变得暖洋洋的。盲眼姑娘耳力很好,当凯亚走过她面前的时候,她侧头对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凯亚同样微笑着同她打招呼,坐在和她隔着一个身位的地方。

“这是礼貌,我可不想哪天被你的爱人冲过来打一顿。”

凯亚不带恶意俏皮地说,逗笑了姑娘。

“哦…古德温…愿风神护佑他。我想他并不会在意。毕竟您和骑士团平日里对我照顾有加,这些事我也让风替我送去了他耳边。前些日子,我拜托旅行者帮我带来的蒲公英种子还有剩余,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您收下吧。”

她在衣服兜里摸出一个小纸袋,向着凯亚的方向伸出手。凯亚摊开手掌握住纸袋,示意她可以松手了。

“我相信蒲公英会把祝福带去思念的人身边,希望凯亚先生也可以把祝福随风送去。”

凯亚面对温柔微笑的姑娘,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诚挚地感谢她的好意。

喜欢聊天的两个愚人众男女看见凯亚,警惕地停止了交谈。但凯亚没有想找他们麻烦的意思,只要愚人众不实质性地威胁蒙德,凯亚不介意和他们虚以委蛇。何况,愚人众的某些人并不是如同传闻的那样不近人情或是不讲道理,如果非要说,西风大教堂里不就有一位吗。

“毕竟愚人众也要吃饭,他们还打包过我家的渔人吐司和蜜酱胡萝卜煎肉。”

莎拉小姐靠在柜台前,这不早不晚的时间没什么人吃饭,她现在有闲暇来聊聊天或是看会儿书。

“凯亚先生要不要吃点什么?特惠半价哦。”

凯亚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毕竟他现在无聊得很,在天黑之前,他要找些事做。

“莎拉小姐真是一如既往地大方善良。那么,就一份满足沙拉和一份蜜酱胡萝卜煎肉吧。”

凯亚坐在桌前,披风老实地搭在身后,手里的摩拉一弹一弹,最后被收进掌心。酱料的香气伴着滋滋啦啦地油花香传来,莎拉的手艺让人很难不垂涎三尺。没有工作,凯亚似乎是难得地品尝美食。他吃得很仔细,每一口都经过认真地咀嚼才下咽。蜜酱胡萝卜煎肉的甜和咸搭配得恰到好处,柔滑的酱料和肉类的嫩丝互相包裹,不太嫩的同时不过于劲道。胡萝卜特有的香甜融入酱汁,也不失脆脆的口感。等到因为食用重油的肉类而有些喉间发腻,就来上一大口沙拉。酸爽的腌黄瓜和生菜,西红柿和甘蓝也必不可少,一口下去神清气爽,此时又可以大快朵颐美味的煎肉了。当凯亚意识到的时候,面前的两盘已经完美达成了光盘行动,饱腹感和温暖的阳光使人犯困。他打了个哈欠,将莎拉不收的剩下半份钱压在餐盘下,起身离开——在夜幕降临前,不如趁着这困意,回家去睡上一觉。

凯亚今天已经经历了太多心灵考验了,而显然,晚上还要再经历一次。反正琴逼迫自己放了假,凯亚躺在床上想。偶尔休息一下,也不错。

Kyuusaku Yumeno
对不起占TAG 群里现在缺人,...

对不起占TAG

群里现在缺人,稻妻璃月蒙德三个国家都可以来  ,(不是语C规矩不多)也可以组CP

但进群要改马甲

现在已有:钟离,公子,迪卢克,胡桃,行秋,香菱,班尼特,丽莎,枫原,魈,重云,砂糖,温迪,珊瑚宫心海(人好少啊,再来几个人呗…在线求个可莉「捂脸」)


对不起占TAG

群里现在缺人,稻妻璃月蒙德三个国家都可以来  ,(不是语C规矩不多)也可以组CP

但进群要改马甲

现在已有:钟离,公子,迪卢克,胡桃,行秋,香菱,班尼特,丽莎,枫原,魈,重云,砂糖,温迪,珊瑚宫心海(人好少啊,再来几个人呗…在线求个可莉「捂脸」)


落星解说
原神:蒙德城骑士团楼顶,被隐藏的宝箱和传送阵,你知道
原神:蒙德城骑士团楼顶,被隐藏的宝箱和传送阵,你知道
粘板咸鱼【原神冒险团】
带你探索蒙德城被封印的秘密,顺便介绍下著名的穿山
带你探索蒙德城被封印的秘密,顺便介绍下著名的穿山
晴零

温迪传说第二章

时间线不同,蒙德大概是在风魔龙时候,旅行者是和优菈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cp亲情 友情向


先风后岩,稻妻看情况


可以说想看什么视频,会向up主要授权。要不到的话就没有办法了(´-ω-`)


派蒙趴在荧身上没有看见天空的幕布,她愤愤不平的挥舞着小拳头“我们才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呢!!荧可是琴团长你亲自承认的荣誉骑士啊!”


派蒙一口气把他们与蒙德的故事都讲了出来,也难为她能那么详细的说出很多荧都不太记得的事情。


就在派蒙嘴快一秃噜差点把温迪的事情也一起说出去了的时候,荧一把捂住派蒙的嘴。


现在蒙德城的人们都还不知道温迪就是巴巴托斯...

时间线不同,蒙德大概是在风魔龙时候,旅行者是和优菈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cp亲情 友情向


先风后岩,稻妻看情况


可以说想看什么视频,会向up主要授权。要不到的话就没有办法了(´-ω-`)




派蒙趴在荧身上没有看见天空的幕布,她愤愤不平的挥舞着小拳头“我们才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呢!!荧可是琴团长你亲自承认的荣誉骑士啊!”


派蒙一口气把他们与蒙德的故事都讲了出来,也难为她能那么详细的说出很多荧都不太记得的事情。



就在派蒙嘴快一秃噜差点把温迪的事情也一起说出去了的时候,荧一把捂住派蒙的嘴。


现在蒙德城的人们都还不知道温迪就是巴巴托斯的事情呢,时间也不太一样。


就这么说出去会给温迪带来麻烦的吧!


“嗯?这位吟游诗人怎么了吗?”安柏听的入迷,和她有关的故事啊!真的好有趣!


不过怎么停下了?


荧笑着打马虎“没什么没什么,派蒙,她记错了啦”


温迪微微眯眼,这个旅行者的身上的确有他熟悉的气息,是他的祝福?


而且,是知道他真实的身份的吧!他挑眉看向荧。


荧只能单手捂脸了,这时天空上的黑幕像是收到什么指令似的慢慢发出柔和的光芒。


西风骑士们全都警惕起来看向风神像。虽然无法起身,但都用力的握住手中的武器将平民护在身后。


幕布展开,缓缓浮出几个字

:检测到关键字   吟游诗人   现播放歌仙之章

 接着上面出现了一副画面。


荧和派蒙走在蒙德广场,看到一个小女孩明明前面没有人却好像和谁聊天一样。



对蒙德城很熟悉的样子。迪卢克微拂下颌,看来这个幕布和突然出现的女孩有不小的关系啊。


但…强制所有蒙德人民看这些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呢?


派蒙有被吓到,“荧,看那边看那边!她,她是一个人站着的吧?”派蒙惊讶的转生面对荧“可她明明在跟别人说话啊!你看,你看她还笑了!呜呜呜,好吓人…”

“旅行者,这个好像是?”派蒙有些迟疑的看向荧。“嗯,好像是的呢…”荧苦笑着抱住派蒙,温迪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啊…


“诶?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呀?”安柏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活力的性格让她再次与旅行者熟悉起来。


“额,你慢慢看下去就知道了。”荧无可奈何,这个屏幕好像根据她的记忆在播放的。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斯坦利的事情吧,幻想朋友什么的,温迪就是巴巴托斯这件事情很快会被播放出来的吧……


荧歉疚的看向预感不妙的风神大人,温迪对不起啊。


温迪注意到旅行者看他的眼神,果然是知道的啊!这个屏幕不会是要放出来了吧?



刚刚苏醒就要掉马了吗?


不管人们心中想法多么想要拒绝,画面仍在继续。

荧笑着安抚派蒙“我小时候也会和(幻想朋友)玩”“呜哇?旅行者,你以前也会做这种事吗?”“难道是出现了幻觉?还是说,真的有那种看不见的朋友在陪你玩?”



派蒙很担心旅行者,荧有些无奈的继续解释“幻觉就是幻想朋友”“幻觉…”派蒙沉思一会,语气轻快“哦,那就是…(想象出来的朋友)啦?”


“你的(幻想朋友)长什么样子,给我看看!”她突然眼睛发光的看向荧。“现在已经不太出现了”荧有些惆怅的笑着说到。


派蒙睁大眼睛“哎?难道(幻想朋友),在人长大以后就会消失吗?”“是啊”


“唔…本来还想见识一下的…对了,你的哥哥也有幻想朋友吗?”


荧肯定的点了点头“是有的喔。”


派蒙惊讶的向后飞了一点“居然也有!这也太方便了…你有没有听过一种来自璃月的牌戏?一般是四个人玩,你们两个人就能玩了。”


荧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有什么动静。


“小派蒙你关注的地方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荧无语的低头看着怀中的小伙伴。当时因为温迪出现打断了思路,现在重看一遍才发现她的关注点显然不太对劲啊…




卡!


诶嘿!



诶嘿
草?现在蒙德城都这么危险了?!...

草?现在蒙德城都这么危险了?!就去打狼王从上面秘境过去,然后就遇到了三只流血狗,不是P的。是不是bug啊,难道他们真的来投靠自己老大了??

草?现在蒙德城都这么危险了?!就去打狼王从上面秘境过去,然后就遇到了三只流血狗,不是P的。是不是bug啊,难道他们真的来投靠自己老大了??

晴零

新开始第一章

时间线不同,蒙德大概是在风魔龙时候,旅行者是和优菈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cp亲情 友情向


先风后岩,稻妻看情况


可以说想看什么视频,会向up主要授权。要不到的话就没有办法了(´-ω-`)


在击退愚人众,拿到城防图后荧松了一口气收回武器。


“总算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好了,我们快点回去找优菈他们吧!”派蒙一边说着一边向荧飞去。


荧刚想点头却突然发现派蒙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她眼眸紧缩向前扑去,却在一瞬间被那黑洞一起吞噬,手指与派蒙的衣角擦过。




派蒙!!!!!!!




荧在这个黑暗...

时间线不同,蒙德大概是在风魔龙时候,旅行者是和优菈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cp亲情 友情向


先风后岩,稻妻看情况


可以说想看什么视频,会向up主要授权。要不到的话就没有办法了(´-ω-`)




在击退愚人众,拿到城防图后荧松了一口气收回武器。


“总算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好了,我们快点回去找优菈他们吧!”派蒙一边说着一边向荧飞去。


荧刚想点头却突然发现派蒙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她眼眸紧缩向前扑去,却在一瞬间被那黑洞一起吞噬,手指与派蒙的衣角擦过。





派蒙!!!!!!!




荧在这个黑暗的空间走了很久了,派蒙先她一步被黑洞吞噬也不知道现在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背包和尘歌壶都无法打开,好像是被这无穷的空间封印住了一般。



黑暗的空间让人的感官逐渐凝固,连时间的流逝都感觉不到了,她的脚步越发沉重。


但是……她还没找到哥哥,她的旅程不能停在这里!还有派蒙,她先一步被卷进来了,又没有什么自保能力,一定要快点找到她!



荧抬头,派蒙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忽然前方透过丝丝光明。荧愣住了 她看着那微弱的光点有些不太确定“出口?”


这光点不知是出口还是什么其他东西,但现在能做的只有前进了。


她坚定的向着前方走去,走近一段距离光芒扩大,还隐隐约约传出些喧嚣的人声。



光芒扩大到荧不得不微微眯眼,人声也在这一瞬间不再模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熟悉的声音传来,派蒙??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了。


面前的景象让人心生诧异,眼熟的蒙德广场,风神像前多了一排排座椅,蒙德城所有人都坐在椅子上,看他们的样子不太像是自愿坐上去的。



前面单独隔开两个座位,其中一个坐着不靠谱的风神大人。后面依次是骑士团的各位,和蒙德城的人们。


一恍神,荧就坐在了温迪的身边。



刚坐下,飘在空中的派蒙扑到荧的怀里“呜呜呜,荧你去那里了啊,我刚刚一直找不到你…”


“派蒙你没事就好”荧安慰的拍了拍派蒙,“温迪,你们是怎么到这里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唔,为什么先问我呢,遇到这种事情当然要向西风骑士求助啦~这位异乡的旅行者?”温迪笑意疏离,带着陌生。


“温迪?”荧有些迷茫,温迪的表现有点奇怪,他怎么一副好像不……


怀里的派蒙抬起头“荧,卖唱的,卖唱的他不认识我们啦,还有安柏,琴团长呜他们都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与其说是不认识你们的样子,不如说我们从未见过吧?”一直在后面默默听着的凯亚出声道“我可不记得我有见过一个能飘在空中的人形小家伙呢~”


迪卢克在一旁微微点头,作为蒙德城最大的酒庄主人。迪卢克所掌握的消息流通是最为丰富、灵通的,而他也未曾听过有这样的人。


简直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没错,为了蒙德城的安全请你说明自己的来历!”琴语气严厉,现在是蒙德防卫最薄弱的时候,由不得她不警惕。



蒙德人民也在后方窃窃私语


“我…”荧回头看向骑士团的各位,完全陌生的眼神就像是从未遇见一样。



连温迪都没能幸免,这种感觉不是失忆,到有点像是把他们的时间调到从未相遇的时候。



看着对她极其陌生和警惕的蒙德众人,荧的心里微微发涩。



这时风神像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幕。







额该说啥(*/∇\*)不好意思啊!!!理了一下思路啥的想着想着时间就过去了。


现实生活中又有点事情所以耽搁了,现在就开始更啦!流程基本就像前面说的那样。


所以想看什么要快点说哦~



座位什么的就是

                     温迪派蒙荧


                      所有蒙德卡池里的角色


                    西风骑士      蒙德人民       西风骑士



这个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