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蒙骜

252浏览    6参与
softuncle

第二章:始皇的梦

始皇帝吞并天下约四年后。

白电划过天际,照亮了连成一片的沼泽地。忽明忽暗的芦苇丛中,整齐有序的步履一下下踩在沼泽凹凸不平的泥坑中,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声响。

然而这些隐匿在芦苇丛中的蚁群,却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这个沙丘上的蓝袍青年,正慢慢卷着自己的袖摆,他右手顺势微微一紧,拧出的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脚下的水坑中,晕出了不计数的圈圈。

青年晃了晃神,刚觉得有点眼花,却听他身旁的童子跳脚喊起来,“公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青年袖摆的认真而不悦的神情惹得青年忍不住笑了。他用湿漉漉的袍袖轻轻拍拍童子的脑壳儿,却被小孩嫌弃地推开。

“我的小马儿,放心吧,今儿个这身袍子张哥哥自己洗。”小童慌忙接...

始皇帝吞并天下约四年后。

白电划过天际,照亮了连成一片的沼泽地。忽明忽暗的芦苇丛中,整齐有序的步履一下下踩在沼泽凹凸不平的泥坑中,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声响。

然而这些隐匿在芦苇丛中的蚁群,却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这个沙丘上的蓝袍青年,正慢慢卷着自己的袖摆,他右手顺势微微一紧,拧出的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脚下的水坑中,晕出了不计数的圈圈。

青年晃了晃神,刚觉得有点眼花,却听他身旁的童子跳脚喊起来,“公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青年袖摆的认真而不悦的神情惹得青年忍不住笑了。他用湿漉漉的袍袖轻轻拍拍童子的脑壳儿,却被小孩嫌弃地推开。

“我的小马儿,放心吧,今儿个这身袍子张哥哥自己洗。”小童慌忙接口,仿佛生怕他反悔似的:“公子你可要说话算话!”不等青年回答,那童子又双脚离地跳了起来,原来是后脑勺又被双粗粝的大手狠狠敲了一记爆栗子。小孩儿转头看清来人,捂着脑袋叫嚷着疼。

他身后来的虬髯汉子被小童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转向青年说起了正事儿:“公子,神农山那边的人说,这十个墨尸已是他们能给的最大数了。所以公子,这一次行刺,我们恐怕没有任何支援,公子……你究竟要如何决断?”

见青年犹豫,虬髯汉子皱眉劝道:“公子说过,这博浪沙地势之利难得一见,乃是行刺的上佳之选。而那些鬼谷门贼子的情报素来密不透风,此番我们如此不易取得那暴君东巡的踪迹,实在机不可失。公子,既然一切已经安排妥当,现在又在犹豫什么?难道公子信不过吕某的功夫?”

青年摇了摇头,抿唇不言,眼神飘飘然落在身旁的小童身上。虬髯汉子粗中有细,明白青年的意思,他突然走上前半蹲下来,抚着小童的脑袋问:“马童,你还记得三年前哥哥送你去稷下学宫伺候公子时,是怎么与你说的?”

小童一双盯着哥哥的眸子微微发亮:“哥哥说,当年秦贼破我新郑,若不是张丞相背着韩王矫造军令,把阿翁大军滞留在阳翟城,马童和哥哥早就死了。所以哥哥说,张丞相是咱吕家的大恩人,所以马童要伺候公子一辈子。”

“好!”汉子站起来, “新郑之难,阿翁殉国,秦贼屠了我们新郑的家。马童你说,这个仇要不要报?”

“当然要,爹爹说过,若不让秦人血债血偿,便不配做吕家的子孙。”童子扬起小拳头,模样虽是憨态可掬,但生死离别在即,二人只觉望着童子笑不出声。青年仰天长长叹了一口气,只见那汉子沉吟片刻便站起身,用小指捋了幼弟的鬓发,旋即起身微微偏过头:“马童,记住你答应哥的话。”

“吕将军……”青年想要喊住汉子,可他再也没回头,只是朝身后二人似若潇洒地摆摆手,纵身跃进沙丘下茫茫芦苇丛中,片刻再无踪影……

 

深夜,秦皇嬴政的六马御驾,由中车府令赵高亲自驾驶,飞驰在凹凸不平的泥泞道上,如履平地。然而嬴政此时,却安睡在御驾后面的小副车上。

闪电来回徘徊在榻上那张苍白平静的脸上,额上沁出冷汗,嬴政嘴里不住地梦呓起来。

在嬴政的梦里,也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那是一个三十多年前秦赵边境上的雨夜。

因战火向西逃难的百姓,男女老少,统统挤在漏雨的破亭中,互相拥簇着取暖。老人裹着身子不住咳嗽,孩子饿醒了啼哭。

亭沿下,一个瘦弱的男孩抱着双膝蜷缩成一团。闪电横空而过,男孩鼻青脸肿的面颊上是各式大小的拳印抓伤,有的青得发紫。

有个女孩忽然大着胆伸手去摸着他臂上的伤口,白皙的小指刚触及男孩的肌肤,女孩儿已被母亲扯了回去。少妇呵斥着自己的女儿:“娘不是说过,路上绝不可招惹他人吗?这小东西,一看准是个没爹妈教养的小痞子。”

男孩的嘴角微微扬起,雨越下越大,亭边低洼的泥坑中积起了水,浸湿了男孩的裤脚,他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坐了好久,男孩刚要迷迷糊糊地睡去,却被身后的呼救声吵醒,他往前一扑,差点跌进了泥坑中。

他搓了搓双眼爬起来,恰巧看见了这一幕:少妇被亭中一个虬髯汉子一把推进了雨里。汉子半身赤裸,当着满亭人的面将那少妇扑倒在草堆里,随即便扒起她的腰带来……

亭中众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站出来。

“妈妈!妈妈!”女孩儿的哭叫声不断,男孩皱了眉头。他这样与自己说,这样的戏码,对于赵军营地里长大的他来说,却实在算不得什么。

于是他捂了双耳偏过头,女孩儿痛彻心扉的哭求声阵阵砸在心上,让他不得自在:“求求各位叔叔伯伯,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我爹爹他就在秦国,他在等着我和妈妈,如果你们救了我妈妈……我爹爹……我爹爹一定会谢谢好心人的。”

女孩爬到众人的裤脚下,不住地磕头,额头磕出血来,仍然没有人吱一声。

“爹爹在秦国等着我和妈妈……”男孩听得女孩这话,肩头一颤。风声夹着汉子的狂笑,充斥着双耳,男孩咬紧了双唇,一言不发。

少妇胸口被撕开,刺目的乳白色刺入男孩的眼帘,修长的睫毛下一双长目瞬间变得通红,“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妈妈,我……我要杀了你!”男孩突然发疯似地冲向了汉子。

雨中,汉子微微晃了晃健硕的躯体,手往后腰一探,竟插了一柄银晃晃的匕首。汉子恼怒,不过将男孩衣领轻轻一拽,便将他提溜了起来。“小野狗找死!”汉子暴躁地咆哮,男孩没有挣扎,安安静静闭眼等死。

“嗖”一声箭响,男孩忽然整个人从半空中跌摔下来。他揉了揉在石块儿上磕得生疼的屁股,抬起头,只见刚刚还威风凛凛得汉子正兀自抱着一双血掌狼狈地嚎哭。

男孩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远远望见大雨中,模模糊糊走来一顶黑色的布伞,那黑伞愈来愈近,直至遮住了漫天的大雨。男孩昂起头,打量着眼前伞下的陌生人,只觉他一身黑色铠甲泛着令人窒息的黑气。

黑伞遮住了地上的泥洼,水面上漾着一双墨玉色的眸子,阴沉而锐利,让人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

“此为秦境,秦法公明。尔等虽为六国中人,胆敢在我大秦境内触犯淫禁,以我秦法,当处极刑,可不告而杀,人人得而诛之。墨奴……”将军一声命令伴随闪电而下,闪电照亮了整个凉亭,照着那一颗人头骨碌碌滚进杂草中。

剑入鞘,将军身后单膝跪了一个带着铁质面具的黑甲人。

头颅切口处,滚烫的鲜血随之飞溅而出,溅落在男孩白皙的小脸庞上。然而男孩并无显露丝毫畏惧之色,他望了眼无声无息地跪着的黑甲人,并没有害怕,只是暗自纳闷为什么那黑甲人不似人,倒像一具没有人气的机器。

他昂起头,双眸死死盯着将军的脸,片刻没有挪开。

只见将军打伞将草堆中的少妇扶到亭中,那小女孩扑上来,与母亲哭作一团。腾腾杀气渐渐在将军老迈的脸庞上消逝,衬着他灰白的长须,雨中朦胧望去,倒似一个慈祥可亲的老伯伯。

女孩儿竟也没有怕他,毫不认生地钻进他的怀里,将军任由她哭了一阵,将女孩从怀中轻轻地拨开来,低头抚着女孩的髻:“ 好好照顾你妈妈……”

将军又转身向那具无头尸体走去,他拔出那汉子腰间的匕首,结着老茧的拇指摩挲在匕首尾部粗糙的木刺,那是一个被雨水与血水浸湿的秦篆——政。

将军高大的身躯弯下,匕首反转,塞入男孩的掌中:“小子,这把匕首可是你的?”

男孩偏过头:“与汝何干?”将军不恼,倒是朗声大笑起来,指了胸口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图符自报家门:“我乃秦之上将军蒙骜,受秦王吕相之命,在秦赵民间寻找我大秦王子政。小子,你可认得一个叫做嬴政的孩子,他的年纪应当与你差不多大……”

将军话音刚落,亭中顿时喧闹起来,火堆边几个儒生模样的中年人絮絮叨叨:“原来是那奸商吕不韦的走狗……”“听说这蒙骜,他本来是齐国稷下学宫的高徒,堂堂山东儒学世家,却甘为暴秦鹰犬,助秦王屠戮中原,当真是儒家的败类,遗羞祖宗……”

訾骂声愈来愈盛,蒙骜似是充耳不闻,锐利似剑的目光始终在男孩身上逡巡。

男孩打量了蒙骜许久,踉踉跄跄地扶地站起。蒙骜要伸手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拍开。

“我自己可以。”男孩执拗道。眼前的男孩在滂沱大雨中,全身湿透,连站都站不稳当,蒙骜深深凹陷的双目却是隐隐一亮。

男孩终于开口:“这把匕首,是我父……父亲送我的。你要找的人,便是我。但……”他突然偏过头,目光闪过一丝阴鸷,“我叫赵政,可不是什么嬴政。”蒙骜沉默片刻,不顾铠甲在身,倏地单膝跪下,向男孩一礼。

众人渐渐散去,长亭的篝火边只余下一位盲眼白髯老者。

 

“孩子等等……”赵政伫足回头。老者双手拄杖,伛偻的样子颇有几分狼狈潦倒,“孩子,你可知你刚刚走过我的眼前,却有一只黄龙从老儿眼前腾翔而去,老儿与你说,你乃祖龙降世,将来权势富贵,无可限量,假以时日,若得上古神剑之力,或可归天道,与天同寿,也未可知……”

赵政觉得有趣,正欲开口相问,却被蒙骜拦下。

“黄龙?老先生方才所见,怕是天上列缺罢了!那么恭喜先生,看来您尚未瞎透,还见得一些光……”蒙骜笑道:“王子不必理会此等无稽方士之言,他适才本就听得你与末将的对话,想必知晓你的身份。何况您如今身为大秦王子,本是六国朝堂众矢之的,回宫之前当时时谨慎行事。”赵政若有所思,慢慢点了点头。

那盲眼老者对蒙骜的话也是不辩不驳,只见他拄杖转身向雷雨中走去,沧老的声音忽近忽远:“承影湛卢,纯钧赤霄,七星龙渊,太阿鱼肠,干将莫邪,夏禹轩辕。十剑归一,阴阳双宿。一人千秋,一姓万世。乱世将治,乱世将治,何其妙哉,又何其惜哉!”

漫天刺眼的闪电遮住了老者消失在树丛中的身影。赵政回头望了闪电中的身影一眼,转身随蒙骜离去。

第二日,蒙骜的部下带来了那老者焦烂的尸首,原来是老者在那长亭不远处的树下避雨,不幸被雷电劈中。是蒙骜特意让人带来给赵政看的。

蒙骜蹲下来,按着赵政双肩:“王子,您记住末将的话,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等乱世图存之人,连死都不怕,那些怪力乱神之说,又有何可惧?小人们恐惧一己利害生死,而为君为王者,唯一应当惧怕的,便只有这天下的万民之心了。”

“为君为王者,当惧万民之心么?”赵政拿着成人的腔调,却扬起稚气未脱的脸来,嘴角一扬,“那蒙将军呢,将军又可曾有惧怕过什么?”

“末将吗?”蒙骜笑了,放开了赵政没有回答。赵政静静盯着蒙骜的双眼:“莫不然便是将军以为,将军已经可以无所畏惧了。”

蒙骜闻言哈哈大笑,抚着灰白的长须,胸前别致的鹰符闪着异样的光彩,引得赵政微微晃神。“末将也是人,是人自然会怕,可是末将活了五十余年,怕的还从来不是什么东西什么人。末将怕的,唯有自己胸膛里这颗无法停下的心和那心里燎燎不尽的欲念,若是这世上每个人都彻底放了这把火出来,倒也不知是毁了天下还是救了苍生?”

赵政浓眉一挑,正要接口,门外突然探进一个脑袋来,“上将军,府中大喜!少将军夫人刚刚得了个公子!少将军说,要请您给长孙起个名儿。”

蒙骜沉吟片刻便想好了:“那就叫‘蒙恬’吧!以知养恬,以恬养知,这是老夫少年时未尽之愿。但愿这孩儿长大之时,这普天下的治道之人、求道之士终能为这个理不清的乱世,做一个真正的了结吧。”

“了结?”小小的赵政抬眼,深深望了蒙骜一眼,仿佛想要在这一刻便妄想将眼前的老人看透一般,陷入沉思。他抬起头,像个大人一样做了一个决定,只听他一字一顿告诉蒙骜:“我知道问题的答案,我妈妈常说毁了一个人就是救一个人的开始,所以天下,想必也是一样,将军,你说我说得对吗?”

牂柯|拖延症治疗

每天都有新惊喜:D

实名安利这个蒙骜老天使!

规范操作get√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姑且乱打一下。不妥的话请告知。

【战国策•秦策三】

应侯失韩之汝南,秦昭王谓应侯曰:“君亡国,其忧乎?”应侯曰:“臣不忧。”王曰:“何也?”曰:“梁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其相室曰:‘公之爱子也,天下无有,今子死不忧,何也?’东门吴曰:‘吾尝无子,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即与无子时同也。臣奚忧焉?’臣亦尝为子,为子时不忧;今亡汝南,乃与向为梁余子同也。臣何为忧?”

秦王以为不然,以告蒙骜曰:“今也,寡人一城围,食不甘味,卧不便席,今应侯亡地而言不忧,此其情也?”蒙骜曰:“臣请得其情。”

蒙骜乃往见应侯...

实名安利这个蒙骜老天使!

规范操作get√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姑且乱打一下。不妥的话请告知。

【战国策•秦策三】

应侯失韩之汝南,秦昭王谓应侯曰:“君亡国,其忧乎?”应侯曰:“臣不忧。”王曰:“何也?”曰:“梁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其相室曰:‘公之爱子也,天下无有,今子死不忧,何也?’东门吴曰:‘吾尝无子,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即与无子时同也。臣奚忧焉?’臣亦尝为子,为子时不忧;今亡汝南,乃与向为梁余子同也。臣何为忧?”

秦王以为不然,以告蒙骜曰:“今也,寡人一城围,食不甘味,卧不便席,今应侯亡地而言不忧,此其情也?”蒙骜曰:“臣请得其情。”

蒙骜乃往见应侯,曰:“骜欲死。”应侯曰:“何谓也?”曰:“秦王师君,天下莫不闻,而况于秦国乎!今骜势得秦为王将,将兵,臣以韩之细也,显逆诛,夺君地,骜尚奚生?不若死。”应侯拜蒙骜曰:“愿委之卿。”蒙骜以报于昭王。

自是之后,应侯每言韩事者,秦王弗听也,以其为汝南虏也。

——————————

(emm,看原文编次是在长平之后邯郸之前,下一则就是“昭王既息民缮兵复欲伐赵”。顺带一提,你昭对碗君“国虚民饥,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军粮以灭赵”这档子事耿耿于怀OTZ

这时候反倒是蒙骜老天使在你昭和应侯之间传话了。

【碗君语音: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周而复始.mp3】

所以说,你昭从来没有放弃他的将军们,并且他又一次选中了对的人(咳),看《秦本纪》庄襄王年间那一段蒙骜老天使真的是高光时刻。

【厉害了我的老流氓.jpg】

但是庄襄王之前,老天使的记载就“自齐事秦昭王,官至上卿”这么一句,私心猜是做副手,而且大概率是碗君家的小(老?)可爱。武人之间,emm,老天使和他前辈碗君大概不是范睢和蔡泽那种关系。 【闺蜜组嗑起来?

——#剧与恋爱脑的时刻#————

这样看起来,上面那段记载是不是有点小(老)可(流)爱(氓)公报私仇的意思。或者说,老流氓拿自家元配多年的副手当心腹传声筒,要么是试图挽救破裂的婚姻(什么),要么就是——

“菀菀类卿“。

以及,忽然好奇碗君当年是不是也在王上和丞相(读作二舅公)之间传话顺带和稀泥


北有嘉鱼

【开脑洞】说说秦朝那些人的人名(二)

上文:【开脑洞】说说秦朝那些人的人名

字义解释来源于汉典

名将篇

1. 王家祖孙三人

1.1 王翦 - 翦

  • 《说文》:翦,羽初生也。一曰矢羽。——新生的羽毛,或者箭羽。

  • 其他意项:剪整齐,割截,杀戮,歼灭 ……

不当将军真是对不起您的名字。

1.2 王贲 - 贲

这个字看你要怎么念了,通常情况下我是读[ben1]的,取的是“勇士”的意思,例如虎贲、贲士。

当然这个读音还有一个意思是通“奔”,“逃亡”之意。(一个将军叫王跑跑好像不大好,所以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另一个读音是[bi4]。

  • 《说文》:...

上文:【开脑洞】说说秦朝那些人的人名

字义解释来源于汉典

名将篇

1. 王家祖孙三人

1.1 王翦 - 翦

  • 《说文》:翦,羽初生也。一曰矢羽。——新生的羽毛,或者箭羽。

  • 其他意项:剪整齐,割截,杀戮,歼灭 ……

不当将军真是对不起您的名字。

1.2 王贲 - 贲

这个字看你要怎么念了,通常情况下我是读[ben1]的,取的是“勇士”的意思,例如虎贲、贲士。

当然这个读音还有一个意思是通“奔”,“逃亡”之意。(一个将军叫王跑跑好像不大好,所以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另一个读音是[bi4]。

  • 《说文》:贲,饰也。——打扮,修饰。

  • 颜色斑杂不纯。——跟前面红色白色的两位配一下

  • 华美,《广雅》:贲,美也。

虽然我个人倾向于“勇士”的意思,但是取“华美”的意思似乎也不错呦~

1.3 王离 - 离 

这个字厉害了

  • 《说文》:离(離),黄仓庚也。——黄仓庚也就是黄鹂。(长离,传说中的凤鸟,比喻有才华的人)

【王鹂……这个孩子百日的时候有没有人拿着五十只黄鹂鸟去祝贺啊

  • 《易·说卦》:离,为火,为日。——火同人, 君子以类族辨物

【不知道为啥突然想到什么黄金火骑兵,不过秦时好像设定那是蒙恬的】

  • 分离

  • 查字典还会发现这个字通“缡”“螭”“樆”“蓠”【当然含义都还不错】


2. 蒙家祖孙三代

2.1 蒙骜(傲) -  

  • 《说文》:骜,骏马。

  • 通“傲”。骄傲 。——《战国策》好像直接写的是蒙傲。

所以四朝元老的蒙老将军其实是匹桀骜不驯的烈马

2.2 蒙武 

这没啥好说的,毕竟武将世家,跟现在军人世家的小孩名字里带“军”一样

2.3 蒙毅 - 毅 

  • 《说文》:毅,有决也。——意志坚强、果断

此处需插播《史记·蒙恬列传》:

毅对曰:“以臣不能得先主之意,则臣少宦,顺幸没世。可谓知意矣。以臣不知太子(胡亥)之能,则太子独从,周旋天下,去诸公子绝远,臣无所疑矣。夫先主之举用太子,数年之积也,臣乃何言之敢谏,何虑之敢谋!……”

你们觉的这是求生的欲望还是……

2.4 蒙恬 - 恬

  • 《说文》:恬,安也。——恬静、安然、泰然

  •  通“甜”。【萌甜甜!】

你是个将军诶,这么萌真的好吗?不过现在想到蒙将军改良毛笔的事情,大约也是位儒将了

等等,你们兄弟俩是不是抓周的时候抓反了……

此处需有 @一叶 诶另一位咋艾特不出来


3. 章邯 - 邯 

首先我要说一句,谁再分不清张郃和章邯我就要打人了啊!

  • 《说文》:邯,赵邯郸县。——邯,山名。

章将军以地为名,可以并未在史书找到他家和邯郸之间的联系。【突然意识到秦军最后的中流砥柱居然在史记里面没有单独列传orz】

有一种说法,说是他爹,章愍(这个名字的来源:章氏家族世系源流概述)是王翦的副将,但是找不到史料。

脑洞一下的话:老章跟着王翦打进了邯郸,收到家书说夫人得子,欣喜之余给儿子起名“邯”。【照这个套路的话章邯的弟弟章平八成是荡平天下的时候出生的】

谁能想到几十年后天下复乱,老章的儿子章邯又带着秦军打进了邯郸一次。

《史记·张耳陈馀列传》:章邯引兵至邯郸,皆徙其民河内,夷其城郭。


——————————————————————————————


邯郸: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众秦将:没有!

众秦王:没有!

邯郸:赵王呜呜呜~

【您的好友赵王嘉已更换头衔成为代王嘉】

邯郸:……


淡清如竹

蒙恬的吐槽(番外篇蒙毅视角)

关于渣稷知道了后说的话,感谢 @当归归不归 太太提供的梗,再次感谢
…………………………………………………………
本文又名:我哥甩锅跑了以后

我哥上次遇到苏秦先生并和他进行彻夜长谈以后,他不知道是想不通,还是苏秦先生把他怎么的,居然敢在武安君面前狂刷存在感,狂吐槽,顺便出卖我大父。
他倒是跑了,把这个烂摊子丢给我。真的,我打心眼儿里感激我娘,我特别感谢她给我生了这样一个哥哥。
回忆那天的气氛,简直是阴风阵阵,恐怖至极。
我跑也不是,坐也不是。跑吧,好像对不起大父,不跑吧,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忒对不起我自己了,想想还是算了,不跑了。
我哥走了后,武安君放下了茶杯,满怀“笑意”的对我大父说:唔,白起今天这...

关于渣稷知道了后说的话,感谢 @当归归不归 太太提供的梗,再次感谢
…………………………………………………………
本文又名:我哥甩锅跑了以后

我哥上次遇到苏秦先生并和他进行彻夜长谈以后,他不知道是想不通,还是苏秦先生把他怎么的,居然敢在武安君面前狂刷存在感,狂吐槽,顺便出卖我大父。
他倒是跑了,把这个烂摊子丢给我。真的,我打心眼儿里感激我娘,我特别感谢她给我生了这样一个哥哥。
回忆那天的气氛,简直是阴风阵阵,恐怖至极。
我跑也不是,坐也不是。跑吧,好像对不起大父,不跑吧,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忒对不起我自己了,想想还是算了,不跑了。
我哥走了后,武安君放下了茶杯,满怀“笑意”的对我大父说:唔,白起今天这茶喝得可真有意思,你说是不是啊,蒙将军?
大父点头:咳咳咳,有意思,甚有意思…
武安君:听说你府上装饰和我家一样?又听说你对我的敬仰之情犹如涛涛江水绵绵不绝?
大父还在点头,随即反应过来:不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啊??不不不不不,是是是是…武安君,夫人!你们千万不要听孩子们胡说啊!
武安君:哦,原来之前大公子说的全是胡话啊…
大父打着哈哈,咳嗽两声,对我使眼色,我正思考着如何脱身,于是赶紧回答武安君说:“不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哥他说的绝对是真话……”
“咳咳咳……”
我立即会意“啊,不是不是不是,武安君,我哥最近和苏秦先生混在一起,可能这里受了点影响”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武安君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听说白起每日要咥大半只羊?
大父一脸凄凉的望着我,我亦无奈的回了他一个眼神。
大父啊,其实从一开始你找我,我就是想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瞎编,我就能编出来,还编得天衣无缝。其次,我不愿意随便一编,找人背锅,这样一定会问心有愧,显得没有诚意,还会对不起苏秦先生。再者,我就算这样快速编出来,也会变得跟演戏一样,观众一定会骂我说“假,你这根本就是编的”。这样就会证明我们两个人真的在演戏,想转移话题。如此一来,大父,我不但没帮到你,你反而可能会更惨。
我正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说才好,一旁的昭襄王恍然大悟道:哎呀,寡人总算知道了!寡人总算知道了!
“王上知道了什么?”我们几人,哦,不,几鬼齐声问道。
“寡人总算知道我秦军军粮是怎么没的了,你说是吧,范叔?”
应侯点点头,咦,不对,我回过神来,应侯怎么也来了?
“刚到,刚到,碰巧路过,看到我王在这里,就过来坐坐…你们继续继续”
唉,昭襄王呐,您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看了下一脸黑线的大父和神色自若武安君,不由得暗自感叹:果然是战神,这种时候都面不改色,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都怪我哥,你连个剧本都没扔给我就走了,这给演员和编剧自由发挥的空间也太大了吧?!演技逆天的是苏秦先生,不是我啊!哥QAQ…
“咳咳咳咳”大父又开始咳嗽,见大父如此,我更坚定了要救他于水火之中的决心…
“啊,今天风大,大父莫不是受了风寒,如此,就与孙……”
“夫人,来,坐到白起身边来。今日风大,小心着凉。”喝了一杯又一杯茶的武安君忽然开口对正添茶倒水的夫人温柔地说。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只见他将夫人的手牵过来,然后顺手自己的外袍披在夫人身上。那动作直叫一个从容淡定,行云流水。
得,走不了了,那就这样吧…
“啊呀,这么多年过去了,武安君与夫人还是这么恩爱…”应候笑嘻嘻的说
“哦,范叔,你又是怎么知道啊?虽然作为秦王,打听臣子八卦是很不道德的(蒙毅os:←_←你才知道啊),但范叔你今日且向寡人……”昭襄王的八卦脸急忙凑向应候。
大父一脸生无可恋,神游天外,旁边的武安君夫妇正相顾无言,含情脉脉…
我蒙毅今天是造了什么孽啊…
“嗯,咳咳咳咳”我故意咳嗽了下,想要打断八卦的两位。
“小公子,你莫不是也着凉了?来喝口茶,润润嗓子。”夫人笑眯眯地对我说
“不不不,不用了,蒙毅多谢夫人好意。啊,忽然一下,嗓子就好了,…”我装得若无其事。
“嗯?小公子可是嫌弃白起夫人泡茶手艺不佳?”
我感受到武安君的眼刀,随即打了个寒颤,我颤抖着接过着夫人递给我的茶杯:“没没没,啊,忽然又觉得嗓子不舒服了,咳咳咳咳…咳咳咳…蒙毅谢谢夫人,啊,这茶真好喝啊。”武安君,我喝,我乖乖喝还不行吗!!!
“夫君,最近的风可真大啊…”武安君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
“我王呐,最近文信侯同我讲蒙骜将军同他讲武安君在家对夫人可是和在战场上是截然不同的……”
等等,这怎么又是我大父说的了?!
原来大父,你不光在家里说,还在外面说。
不仅给武将们说,文臣们你也不放过…
大父,这次,我是真帮不了你了,抬头望天…
不过话说应侯啊,你这时候也过来跟着添什么乱,说什么八卦啊……
“说来,寡人当年也对武安君说过,若寡人是女子,也想嫁给大将军。武安君年轻的时候可是仪表堂堂,丰神俊朗,又一无败绩,我秦国女子谁人不想嫁他?就算是男子啊,也把武安君当做梦中情人,你说是吗?蒙骜将军?哈哈哈哈哈哈…”
“大父!!大父!王上问你话呢!”我轻轻推着神游的大父说
“末将也是这样想的,末将也是喜欢的,对此也是日思夜想的…”
啪,我听到了应侯手里茶杯落地的声音“茶有点烫,一时没…一时没拿稳……”
昭襄王正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大父“蒙骜将军,原来你……”倒是武安君夫妇置若罔闻。
大父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我抚额。
这剧不按剧本套路啊,哥你快带我走好不好…
“啊?你们刚才不是在说这茶真好喝吗…”大父看着我一脸懵逼。
“大父…”我满脸悲痛
“那是上上个话题……”
大父: “………………”
……………………………………………………
蒙骜:蒙恬!回去再找你小子算账,哼!

淡清如竹

蒙恬的吐槽

把这个脑洞填了,白蒙哈哈哈,感谢 @当归归不归 太太和我在评论里的灵感碰撞
本文又名我爷爷和他基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1.我大父只要没有仗打,在家里和我们孙辈说的最多的人就是武安君。
2.大父喜欢咥羊,每次要咥半只,据说他的那位朋友武安君也是这样的,那一刻,我仿佛好像听到了羊的哀嚎,咩~
3.大父说武安君当年定下的招兵法度第一条,便是看咥饭多少,后生一顿咥不下五斤干肉两斤干饼,便不能入军!我想我一顿饭只咥一碗,还咥不了半只羊,应该是不能入秦军了,忧桑望天。
4.太子子楚有一次来到我们府上找我爹,我听他说,我家和武安君家很像。
5.有一天,大父和吕不韦私下说,担心我太聪敏会变成赵括一样,我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

把这个脑洞填了,白蒙哈哈哈,感谢 @当归归不归 太太和我在评论里的灵感碰撞
本文又名我爷爷和他基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1.我大父只要没有仗打,在家里和我们孙辈说的最多的人就是武安君。
2.大父喜欢咥羊,每次要咥半只,据说他的那位朋友武安君也是这样的,那一刻,我仿佛好像听到了羊的哀嚎,咩~
3.大父说武安君当年定下的招兵法度第一条,便是看咥饭多少,后生一顿咥不下五斤干肉两斤干饼,便不能入军!我想我一顿饭只咥一碗,还咥不了半只羊,应该是不能入秦军了,忧桑望天。
4.太子子楚有一次来到我们府上找我爹,我听他说,我家和武安君家很像。
5.有一天,大父和吕不韦私下说,担心我太聪敏会变成赵括一样,我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我就会变成赵括,才见了几面的王翦,他就说他有武安君之风,武安君之风是什么鬼,哼!╭(╯^╰)╮
6.过了很久以后,我认识了个朋友,嗯,从赵国来的,叫赵政。他说,他也喜欢武安君,还说以后要为武安君昭雪(*/ω\*)
我: ………
7.大父说他以前经常和武安君出征,有一次他们一起出使魏国,一起被暗杀,后来他第一次精身子喝酒,就在武安君面前。
我是谁?我在那里?
8.终于有一天,我没有在家里听到武安君三字了。我看奶奶和娘亲在悄悄说什么,我凑过去听,好吧,终于不是武安君了,但是她们说的是武安君夫人。听说武安君夫人在宫里去世了…
9.我和大父玩游戏时,更改了秦军军法,大父不高兴,板脸说那是武安君定下的。
我: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
10.大父去世之后,我一个人去了阴山秦军养马场,据大父说,那也是武安君建的。
11.父亲告诉我,大父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眼睁睁看着秦王下诏武安君自裁,此后便再未打过一场像样的仗了。
…………………………………………………………………
地下番外
n年以后,我在地下见到了大父。嗯,他正和武安君一起喝茶。
我说:您是武安君?
那位穿着素衣表情充淡的男子冲我点点头。我:偶像啊!!!偶像啊!今天终于见着了!
武安君:???
我:您是我蒙氏一族的偶像啊!您不知道,自从您去世后,我大父他天天……
大父:咳咳咳咳……
我:我大父对您是日思夜想,天天都念叨您,他每次和我们讲故事都说武…
大父:咳咳咳咳咳咳…
咦,大父你怎么了?喝水呛到了吗?小毅,你赶紧过来给大父拍拍,没事我继续啊。
我说:您是不知道啊,大父一夸人就说人有武安君之风…还说我像赵括╭(╯^╰)╮唉,这对幼小的我来说简直是深深的伤害,幸好一代名将没有因此打击而消沉…
武安君喝了一口茶,抬头示意我继续说,大父咳嗽的更厉害了。
“我大父对您的崇拜,犹如涛涛江水般连绵不绝,您不知道,连我家装饰得都和您家差不……唉不是,大父,你今天眼睛抽风了??怎么老往武安君那里瞟…”
一旁的蒙毅看不下去了,拉住我,“哥,你别说了。
不,我一定要说…不说对不起我自己
我一定要向武安君痛陈这些年他在我家刷的存在感
“大父最喜欢和您一起出征了……他总说………”
“蒙恬!你小子!!!……”大父朝我喊道。
“大父你不咳嗽了啊?那我继续……”
“继续!!寡人也想听听…”昭襄王探出半个脑袋八卦的说
“武安君,您是不知道,他说您每日咥半只羊,我当时还以为以我的饭量,估计这辈子都不能入秦军……”
两道眼光向我射来,一旁端茶倒水的武安君夫人突然看向我“他真这么说的?!”
“真这么说的……”我拍胸脯说。
武安君看了我一眼,对大父道“白起不知…蒙将军你竟然……”
我忽然感到了一阵寒意…
“那什么,夫人,武安君,大父,王上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啊,我差点忘了,始皇陛下刚找我去下棋!”
临走前,我看到大父的脸红白交错…而一旁的武安君和夫人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大父…
计划通,我和苏秦先生相视一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