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蒲熠星

0
815.8万浏览    2015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5-21 20:35
厘米Centimeter

[密逃名学·all向] Diversity 73 剧本杀

剧本杀  庆佘年①

All向文学  慢节奏超长文

男主内含:蒲熠星、文韬、齐思钧、周峻纬、唐九洲、石凯

cp:心心念念、文娱委员、思念、咒语、糖醋鱼、十年

私设全员无女友 主密逃、名学穿插明侦

禁all   欢迎点梗

— — — — — — — — — — — — — — — —


【《公主嫁到》一案后,撒太子所属的南国,和魏将军所属的湖国节节败退】

【最终,...

剧本杀  庆佘年①

All向文学  慢节奏超长文

男主内含:蒲熠星、文韬、齐思钧、周峻纬、唐九洲、石凯

cp:心心念念、文娱委员、思念、咒语、糖醋鱼、十年

私设全员无女友 主密逃、名学穿插明侦

禁all   欢迎点梗

— — — — — — — — — — — — — — — —


【《公主嫁到》一案后,撒太子所属的南国,和魏将军所属的湖国节节败退】

【最终,木兰国的炅皇帝率领大军统一了三个国家,安定了疆土】

【炅皇帝的后人周帝,开创了峻纬之治,定年号为“庆佘”】

 

【时间:庆佘二十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晚】

【地点:甄相府】

“皇上皇上,快醒醒啊!”

“我的头怎么这么疼?”坐在地上的周峻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向一旁扮演甄府府卫的NPC,“你叫我什么?”

“您正是我们木兰国当今的圣上,周帝啊。”

“我是皇上?”周峻纬指着自己,NPC回答是后,得意地笑了两声,“嘿嘿!……先扶朕起来再说话。”

听完府卫一番没有任何内容的耳语后,周峻纬大手一挥,“你去把周围所有可疑的人给甄叫过来,朕一定还你们老爷一个公道。”

就在周峻纬扶着自己随时会掉的‘皇冠’时,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父皇!”

只见九洲拉着蒙住眼的石凯跑了过来,途中石凯还踢坏了湖心亭走廊上的一块木板。

周峻纬看着头套略紧的九洲,发挥出演员该有的职业素养,“你是什么人!”

“父皇,听说你遇刺之后失忆了。”九洲深情款款地握住周峻纬的手,情真意切地说,“你什么都可以忘了,但你不能忘了我是你的皇位继承人啊!”

“皇位继承人暂且不说,这位是?”周峻纬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皇冠’,指了指蒙着眼的石凯。

石凯抱拳:“我是太子的贴身侍卫,凯侍卫。”

随后一位衣袂翩翩,长发飘飘的白衣美人走来,撩了撩自己的刘海。

周峻纬给大家表演了一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哎呀,这位小女子……你又是何人?”

蒲熠星认认真真地单膝跪地,行了一个礼。

大逆不道的唐太子:“平身平身。”

周峻纬抬手拍在九洲背上,“显着你了?”

“小娘子姓甚名谁?家居何方?”

“有一点长,让我娓娓道来……”蒲熠星看着湖心亭内的桌子,将自己的一长串的人物ID背了出来,“微臣是已故贵妃郝贵妃的哥哥的儿子,是当今太子的表哥,也是皇上的侄子,太医院的蒲太医。”

“蒲什么?太一?”

“没错,就是《数码宝贝》的男主角。”

石凯:“derderderder——”

 

[纬爹演技好到位啊]

[齐——妈——]

[jojo这个头套哈哈哈哈哈]

[阿蒲脑门儿上有颗痘]

 

“咳!”

“这位是?”

只见文韬穿着一身绿色的服装,咳嗽一声后走进亭子,“臣乃监察院韬提司,前来救驾不力,请皇上恕罪。”

“你叫韬齐思?”

文韬没有听出其中的蹊跷,一脸认真地回答:“是的。”

“钧!”“钧!”

文韬止住笑后字正腔圆地重复一遍:“提司!”

“这大半夜的,将本宫叫到这里,是有什么大事?”俞念尧穿着厚重的服装向湖心亭走去。

“母后!”九洲立刻拔腿跑到俞念尧身边,将手伸过去让俞念尧扶着。

俞念尧端着架子,将手搭在了九洲的手臂上,“本宫没白疼你。”

 

[韬韬好好看!]

[哈哈哈哈哈韬齐思]

[哇哇哇哇!今天是咒语官配!]

[俞妹好美!得想个办法把周帝给绿了]

 

周峻纬笑眯眯地看着俞念尧走过来,“哦?难道这位就是,朕的皇后?”

“听闻皇上遇刺,臣妾甚是担心。”俞念尧谨记剧本人设,走到了周峻纬身边站好,看着其他几人的古装扮相憋笑,“本宫是当今木兰国的皇后,俞皇后。”

周峻纬左手牵起俞念尧的手,“不用担心,朕并无大碍。”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俞念尧忍住肢体接触的别扭,朝周峻纬温柔一笑。

周峻纬感觉到俞念尧的僵硬,很快松开了她的手,从自己的袖子中掏出了属于侦探的小板子,浮夸的动作把俞念尧逗得捂嘴偷笑。

“甄相的死亡时间就是在这八点到八点四十五分之间,你们跟死者都是什么关系,在这段时间中又在做什么呢?”

“就从我亲爱的皇后开始说吧。”

俞念尧乖顺地向周峻纬行了一个礼,“臣妾今晚七点半,听闻咖妃妹妹身体不适,便带上我的贴身侍女去了妹妹宫里探望。”

“毕竟妹妹现在怀有龙嗣,作为皇后,自然是要做到后宫之主的本分。”

“在咖妃妹妹宫中呢,正巧是蒲太医给妹妹看身子,我便也放下心来,在八点时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周峻纬记完俞念尧讲述的时间线后,搂着俞念尧的肩膀拍了拍,“真是辛苦你了。”

 “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分。” 俞念尧用手帕遮住自己的嘴角,俨然一副温婉大气的皇后姿态,下一秒——

俞念尧放下手帕笑场,“我演得好好哦~”

 

[不愧是咒语!肢体接触的神!]

[纬爹又占妹妹便宜是吧]

[xql之间怎么能叫占便宜呢!]

[哈哈哈哈哈俞妹正经不过三秒]

[确实演得很有内味儿]

 

“那接下来,又请我的‘妖孽’儿子交代一下吧。”

“妖孽?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爸~爸~”九洲见自己马上要被打,连忙抓住俞念尧的手腕,“母后~你看父皇。”

俞念尧看着告状的九洲,先是哈哈大笑几声,然后变回俞皇后,“皇上,太子被我惯坏了,您不要和他计较。”

“看在我亲爱的皇后的份上,就饶过你这个孽子吧。”

而蒲太医的时间线一出,大家的目光都放到了周峻纬头顶。

“中医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望闻问切以及健身广播体操都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俞念尧憋笑憋得难受,差点就要失去表情管理。

“那这位衣服的颜色和朕头上的颜色很相近的这位公子。”

这句话让俞念尧彻底破功,躲在周峻纬身后笑弯了腰。

 

[妖孽jojo在线撒娇]

[哈哈哈哈哈俞妹变脸好快]

[周帝头上绿油油]

[俞妹也笑得太开心了]

 

【第一轮现场搜证】

“蒲太医和唐太子互相搜查,凯侍卫和韬提司互相搜查。”

俞念尧听着周峻纬的安排,“那我是搜甄相的房间吗?”

“你也可以留在我的心房。”

俞念尧被突然袭来的土味情话逗笑,身边的蒲熠星则浮夸地翻了个白眼。

周峻纬和俞念尧一起走向案发现场,俞念尧推了推NPC的肩膀,用悲憾的语气朗诵,“啊——,小齐哥,我们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朕的皇后真是慈悲为怀啊。”说着,周峻纬一把把NPC掀开。

俞念尧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明显的线索,蹲在周峻纬身边,“皇上,你说会不会是用机关杀人的。”

“我也这么认为,毕竟唯一的通道一直有人把守。”周峻纬站起身打量了一下亭子周围的垂帘,没看出什么蹊跷,决定去搜搜别的地方。

“走吧皇后,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周峻纬转过身,将手伸向蹲在地上的俞念尧。

俞念尧犹豫了一下,将手搭了上去,下一秒被周峻纬一个用力拉起身,差点跌进他的怀里。

“那我去看看死者的房间吧!”俞念尧松开手后提着自己的裙子往甄相的书房走去。

周峻纬驻足在原地,看着俞念尧仓皇离开的背影,笑了笑。

‘好可惜,就差一点。’

 

[周主任什么时候研习了土味情话]

[借着剧情说心里话是吧?]

[ppp翻白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手手了!]

[虽然是一个很绅士的行为但是我就要磕]

[可恶!周峻纬你再使点劲就能抱上了!]

— — — — — — — — — — — — — — — —

今天有两更~晚上还有一更

看这一案把我笑坏了

满脑子都是九洲裂开的头套

期待大家的  喜欢  推荐  评论(敲锣呐喊!

莫名其妙

突发奇想想画个情头

以前画的ppp(是描图!咱就是个业余选手,爱好摸鱼👉👈)

突发奇想想画对情头

但是找不到图QwQ

求ggg蹲着或者坐着的全身照!!!

想画对情头但是找不到图!!👉👈


突发奇想想画个情头

以前画的ppp(是描图!咱就是个业余选手,爱好摸鱼👉👈)

突发奇想想画对情头

但是找不到图QwQ

求ggg蹲着或者坐着的全身照!!!

想画对情头但是找不到图!!👉👈


白苏

5月20日快乐啦~

今天也是被猫猫帅到的一天

5月20日快乐啦~

今天也是被猫猫帅到的一天

蒲鱼

我被黑帮大佬绑架了!?【12】

郭蒲,南北

游戏主播Ⅹ黑帮大佬

OOC严重,勿上升

纯属瞎写,切勿当真

文笔渣


正文开始


唐九洲按奈不住好奇心说:“哥,你说那个…就是你说的黑帮大佬。”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唐九洲小心翼翼。

此时的蒲熠星头顶上似乎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蒲熠星疑惑:“你脑子没事吧,我和他又不是txl,再说了我们只是合约关系,你的思想别那么龌龊。”语气中带着几分愤怒。

唐九洲没忍住“啊”了一声。

唐九洲假装耳背:“什么!你和他签合同了?签的还是卖身合同?”

蒲熠星澄清:“我没有签什么卖身,我和他就是上下属关系!他没睡我都不错了。”

唐九洲继续装耳背:“不是想你这样的不可能是上...

郭蒲,南北

游戏主播Ⅹ黑帮大佬

OOC严重,勿上升

纯属瞎写,切勿当真

文笔渣


正文开始


唐九洲按奈不住好奇心说:“哥,你说那个…就是你说的黑帮大佬。”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唐九洲小心翼翼。

此时的蒲熠星头顶上似乎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蒲熠星疑惑:“你脑子没事吧,我和他又不是txl,再说了我们只是合约关系,你的思想别那么龌龊。”语气中带着几分愤怒。

唐九洲没忍住“啊”了一声。

唐九洲假装耳背:“什么!你和他签合同了?签的还是卖身合同?”

蒲熠星澄清:“我没有签什么卖身,我和他就是上下属关系!他没睡我都不错了。”

唐九洲继续装耳背:“不是想你这样的不可能是上面那个,你顶多是下面那个。”

蒲熠星沉默不语。

蒲熠星:“唐九洲。”

唐九洲下意识回了一句 :“哈?”

“我觉得少一个弟弟损失应该不大。”

唐九洲 : 总感觉自己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哥…哥…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唐九洲拉起了十级防卫。

“就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不冲动。”蒲熠星骂骂咧咧的。

“不是吧,哥承认事实很难吗?我怎么看你们都像天道地设的一对。”唐九洲在一旁说。

蒲熠星探出疑惑的脑袋“天造地设 ?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们是天造地设。”

蒲熠星从沙发上坐起来“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遇到他是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我和他八竿子都打不着。”

“哎哥,话别说那么死,万一你以后反悔了呢?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唐九洲在旁边阴阳怪气。

“我还能后悔?就算我和全世界的人都有故事,唯独不会和他有故事。”蒲熠星笃定。

“哥,你要想清楚并没有人想和你有故事。换做是我,我也不愿意。”唐九洲在旁边得意的说。

蒲熠星恶狠狠的盯着唐九洲。

蒲熠星 :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

唐九洲 :突然觉得后脊背一凉。



郭文韬看着周峻纬“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看一下心理健康。”

“别说我了,你呢?你总不可能一直单身吧。”周峻纬撇眼看着郭文韬。

郭文韬扶额说到 :“这事儿能不能别老提,一想到这事我头疼。”

周峻纬一说到这事儿就提起了兴趣“你不是带来了一个吗,我觉得你俩可以凑一对。”周峻纬挑眉说。

“你开玩笑的吧,我他能凑一对?你瞎了,还是我瞎了?就他那样我能看上他?”郭文韬解释。

周峻纬冷笑“哥,你就别解释了,我看他长得不错啊,给你配正好。”

“试试嘛,试一下也不亏,况且你不是一直想谈恋爱吗。”周峻纬使眼色。

郭文韬:“我啥时候说过我想谈恋爱,并且像你这种花花公子在你的列表里,随便挑一个人出来你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郭文韬淡定回怼。

周峻纬一时语塞。


其实郭文韬说的这句没错,周峻纬的确是这样的人。

周峻纬人生就像是拿了主角的剧本,还是一个霸道总裁本。

相比于郭文韬人生与周峻纬相反。

郭文韬也曾想过自己的存在就是给周峻纬做衬托的,郭文韬从小到大就没有被重视,存在感低。

郭文韬也很羡慕周峻纬,羡慕他,小小一个举动就会得到重视;羡慕他,随便站在哪也可以在人海中一眼到他;羡慕他,犯一点错都会得到原谅,而郭文韬就完全相反。

从小家里人就把周峻纬保护得很好,养尊处优;而郭文韬很早就接触社会,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省吃俭用,就是为了和这个不成家的家隔出距离。

在郭文韬眼里自己的原生家庭并不完美,后来母亲另嫁,嫁给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郭文韬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样攀上这高枝的。

那个男人算是在职场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是并没有把郭文韬对外宣扬过,直到周峻纬出生才向媒体宣扬,郭文韬就这样直接被省略了。

郭文韬早看出来了这虚伪的一家人但从没有想过拆穿,郭文韬至今还记得当时媒体堵在医院门口问的五花八门的问题。

【周先生,你为什么会坚定选择郭女士而不是另有其人,难道郭女士对您很重要吗?】

【请问周先生您和郭女士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传闻说郭女士之前还有一个儿子为什么您没有对外宣传过呢?】

【请问周先生您觉得您儿子未来能继承你的公司吗?】

这种八卦问题郭文韬听不下100遍。

听着媒体们的报道,看着屏幕上那个男人虚伪的笑容,郭文韬都可以把晚饭呕出来。


虽然对外不声称郭文韬,但是背后多少会有人对郭文韬指指点点。无论郭文韬做什么,都比不上周峻纬。

经常会有人那郭文韬和周峻纬做对比,他们两个人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个出身高贵,一个身份低贱。两人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老天像是故意安排让他俩做兄弟,没有血缘的兄弟。

他们身份不同,一个是未来上市公司的总裁,另一个却是地下黑暗组织的老大。

周峻纬前途无限,郭文韬从不想带坏周峻纬,怕他和自己一样走向了这条不正之道。郭文韬自己干过的是自己清楚。

郭文韬会以为这个弟弟厌恶自己,但没有。

周峻纬从小就觉得自己有郭文韬这个哥哥是一个幸福事,非常幸福。

周峻纬从小就不在乎身份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


周峻纬试探性说“你真的确定你对他没意思?”

“真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他有意思”郭文韬解释清楚。

郭文韬刚说完老板娘就把粉端了上来,周峻纬大口嗦粉吃的不亦乐乎,郭文韬看着他吃粉的样子,生怕他被呛到。

果不其然周峻纬还真被呛到了。


TBC.

 有什么错的地方,大家指点指点。


三三九

【名学/密逃乙女向】忆往昔 10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

不知不觉就写了好多阿蒲,这就是猫猫的魅力吗


       辩论赛过后,来到了熟悉的狼人杀环节。

       申屠-一号位,余昔-二号位,火树-三号位,石凯-四号位,明明-五号位,文韬-六号位,峻纬-七号位,小齐-八号位,九洲-九号位,阿蒲-十号位,小怂-十一号位,潘潘-十二号位。

       出乎意料地,这次来的大神不是她熟悉的狼王JY,变成了四......

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

不知不觉就写了好多阿蒲,这就是猫猫的魅力吗



       辩论赛过后,来到了熟悉的狼人杀环节。

       申屠-一号位,余昔-二号位,火树-三号位,石凯-四号位,明明-五号位,文韬-六号位,峻纬-七号位,小齐-八号位,九洲-九号位,阿蒲-十号位,小怂-十一号位,潘潘-十二号位。

       出乎意料地,这次来的大神不是她熟悉的狼王JY,变成了四阶大神申屠和刘小怂。

      “申屠老师您好,刘小怂老师您好。”余昔客气地打招呼。

       “哎呀,久仰久仰,”刘小怂笑成了眯眯眼,“你就是第一次见面就把阿蒲推倒的那个女生?可以啊,哥哥我看好你!”

       余昔:这件事是过不去了是吗?

       惊讶在她夜晚摘下面具看到申屠时变成了安心——有大佬带,还怕狼队不飞吗~

       大佬环视了一圈,最后指了指余昔,食指向上指,再比了一个六,做出狼爪的手势。

 

【哎呦刘小怂送助攻来了】

【哈哈哈哈哈怂哥果然是阿蒲的好哥哥】

【有人翻译一下手势吗?】

【二号跳。发六号查杀。】

 

      不不不,她可不擅长焊跳了,余昔连忙摇头,看向另外两人——蒲熠星和石凯,毫不犹豫指向阿蒲,然而被申屠否决了。

      蒲熠星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给她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余昔:……

       申屠接下来安排的是三狼上警,石凯在警下投票。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然而天亮了,按照当前时间,由三号先发言。

       也就是说,她沉底发言,悍跳预言家。

       余昔心态崩了。

 

       不出她所料,虽然她拿到了警徽,但是在第一轮之后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怀疑,和一号申屠绑票了,相继被投了出去。

       “不好意思啊申屠老师,我状态起得太低了。”余昔在第二现场向他道歉。

       同样在第二现场的是被刀的真预言家齐思钧,立刻安慰她:“没有,你跳得挺好的,要不是我是真预言家就信了。”

      “没有,是我站队太明显了,”申屠沉稳地主动背锅,“状态这个东西,和人的性格有关,你分析得挺好的,属于逻辑流,在状态上是有些吃亏,而且沉底发言对你来说压力也很大。”

       余昔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反省了自己的问题。

       能被JY邀请,其实她玩得不算差,但是很明显的问题是人狼状态不统一。在拿好人牌时,她打逻辑流,不需要起状态,思路清晰,自然玩得好。可是拿到狼人牌时,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思路,就会有意识地减少发言,和这群聪明人玩多了自然就被察觉出来了。

 

       蒲熠星也被投出来了,来到第二现场的他敏锐地察觉到沉重的氛围,主动向申屠搭话。

      “申屠老师,我听说您很会算命?要不给我们算一卦?”

      余昔和小齐立刻看过来。

      “你听JY说的?”申屠笑了。“他不应该说我是算命骗子[1]吗?”

       蒲熠星嘿嘿一笑,申屠也就顺势问下去:“好啊,你们想算什么?我听说你们昨天才辩论了闪婚,要不我给你们算个姻缘卦?”

       余昔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这算卦,具体是能算到哪种程度?比如姻缘卦,算某个人什么时候能脱单,是不是太过于具体了?这种单你们接吗?”

       申屠第n次被逗笑:“这当然是不能打包票的,但是要算也不是不行。我观你面相,姻缘将近。”

       余昔:“嗯……没啦?”

      “再多说几句的话,”申屠微微笑着,用那种仿佛看透一切的眼神在三人之间扫视了一圈,被扫到的齐思钧和蒲熠星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又看向第一现场的大屏幕,“把心思多一点放在这上面,多在意身边的人,不日即可脱单。”

       “不日是几日……”

       余昔还想追问,却已经被小齐嘻嘻哈哈地打断了:“余昔要期中考了吧?不应该算一算学业吗?”

       蒲熠星搭腔:“大作业能做完吗?绩点多少?能保研吗?”

       余昔被重创:“算你们狠!”

 

       三局过后,需要选出一号房和三号房今晚的归属,由五个嘉宾投票决定。一号房的投票轻轻松松,到了三号房,需要在输了两局的石凯和蒲熠星中选出住花房的人。

       五位嘉宾倒叙投票。潘潘投给阿蒲,刘小怂大大方方地说:“那我必然得投给石凯啊,这不是为了平衡嘛,反正后面不是还有火树和余昔,最后的难点其实在申屠老师。”

       有了刘小怂这句话,余昔心里松了口气,但好像又没松。

       火树投给了石凯,现在石凯和阿蒲二比一。

       “这投票能不能投自己啊?你看,凯凯和阿蒲都是我第一把的狼队友,这一把输不得全是我这个悍跳狼的锅?”众人哄笑后,她顿了顿继续说。“啥?节目组说不行——那我只能投阿蒲咯,毕竟凯凯现在两票,现在压力给到了申屠老师~”

       她笑着看着申屠把最后一票投给蒲熠星,心底慢慢涌上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对上蒲熠星不以为意毫不意外的笑容,这种感觉就像水一下子凝固成冰,堵得她胸口疼。

 

【刘小怂情商高】

【申屠太难了哈哈哈】

【2号房钉子户阿蒲终于要搬家了】

 

       结束了拍摄,余昔第二季的工作算是彻底结束了,和其余四个嘉宾一起,将在今晚离开学院小屋。

       细心的齐思钧:“小昔你东西收拾好了吗?需要帮忙吗?”

      “没关系,我之前都收拾好了,”余昔边拒绝他边往厨房跑,“对了阿蒲哥之前不是说淡奶油要过期了,我走之前把它用掉吧。”

      “哎没关系……”齐思钧话音未落她就跑得没影了。

 

       余昔一路小跑到了厨房,一刻不停地开始动手,好像这样就能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不去想为什么她刚刚会感到难受。

       身后传来脚步声。

       她头也不回地说:“小齐哥你不用帮我,我很快就做完给阿蒲哥送过去……”

      “为什么要给我送过去?”

 

       余昔动作一顿,转过身,看见蒲熠星吊儿郎当地站在她身后。

       “你不是应该在收拾……”

       “他们争着帮我收拾,我就闲下来了,正好听小齐说你大晚上还不走在这里做甜品。”蒲熠星走上前。“就剩这么一点儿了,浪费就浪费了吧。”

       “还是说,你把票投给我了良心不安啊~”

       余昔笑了。

      “可不是吗?先是害你输了又投票给你,喏,给你做份甜品赔罪。”

      “害!”蒲大爷摆了摆手。“申屠不是说了吗,第一把要是他或者我跳,大家更不相信,你做得挺好的。而且这人最后把我投出去的,你愧疚啥?”

 

       “可能是因为……我实际上觉得你玩得比石凯好,但是为了逃避压力,把决定权给了申屠老师。”余昔缓缓地说;

       似乎是没想到她这么坦诚,蒲熠星愣了一下,又不甚在意地笑了。

       “石凯住过花房,也该轮到我去住一次了,好了别忙活了,节目组还在等着送你走……”

       余昔打断他。

 

      “但是这是不对的。”

      “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为什么密逃的时候大家理所当然地让你在四角游戏打头阵?为什么你跳预言家就没人信?为什么明明你玩得更好会被投去三号房?”

      “就因为你厉害?因为你不在意?”

 

       蒲熠星这下是彻底懵了,头一回感觉到不知所措:“密室坦克不就是干这活儿……而且申屠也说了我参加过京城大师赛算参加过职业比赛……”

       他的声音在余昔紧盯着他的亮极了的眸子里消失了。

       “不会再这样了,”女孩郑重其事地说,“下次我来打头阵。”

 

 

       此时因为来的时间不合适被迫在转角处听完了全部的两个人。

       周峻纬眼睛闪烁着光:“wow~她这个奇怪的道德感和责任感——真有趣。”

       齐思钧若有所思:“好像余昔确实很容易给自己压力,之前密逃毒人那期,剧情安排我为了救她被抓,她还着急地直接跳关了。”

      “这种心理该怎么说呢?”周峻纬摩梭着下巴。“正常人都是关心弱者,但是在她这里,反倒是为强者打抱不平,最重要的是,永远把自己置于保护者的位置。”

      “真是太有趣了~”



=============================

[1]算命骗子:JY直播时说过,申屠一开始算他家二胎是女孩,JY满心以为自己要儿女双全,结果又是男孩,所以控诉申屠算命骗子。

Esther.

p1.

笑死,韬韬要去突袭啥,跳舞嘛hhh

韬韬:想要成为rapstar嘛!!!


p2.

《没脖子》

皆歪:你这个b直接爆我身份证吧

p1.

笑死,韬韬要去突袭啥,跳舞嘛hhh

韬韬:想要成为rapstar嘛!!!


p2.

《没脖子》

皆歪:你这个b直接爆我身份证吧

雯雯呐~

蒲蒲神仙颜值 我真的会爱死!


自存图片


拿图吱一声


原图私我~

蒲蒲神仙颜值 我真的会爱死!


自存图片


拿图吱一声


原图私我~

祖母绿大衣

封面丑 男人走

这几张阿蒲可以封神了!!!

(封面冒犯了)

封面丑 男人走

这几张阿蒲可以封神了!!!

(封面冒犯了)

兔子小姐

帮忙找找阿蒲的图

姐妹们,我之前看到一张阿蒲被吊着有点战损感觉的图


但当时忘记存了,现在怎么也找不到


球球各位帮忙找找吧!


据说是蜜桃大神版第三季第九期的图。


球球各位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姐妹们,我之前看到一张阿蒲被吊着有点战损感觉的图


但当时忘记存了,现在怎么也找不到


球球各位帮忙找找吧!


据说是蜜桃大神版第三季第九期的图。


球球各位了


火羽白日生
🤍五月份新鲜的阿蒲壁纸来啦!...

🤍五月份新鲜的阿蒲壁纸来啦!各位宝宝们520快乐呀❤️阿蒲发新微博了,又有壁纸换了hhh上一张正好完美退休~重庆真的很有氛围感呐,好喜欢那里的夏天(什么时候我一定要去一次)【赠礼拿无水印原图哦bb们(贴心去水印服务)】

🤍五月份新鲜的阿蒲壁纸来啦!各位宝宝们520快乐呀❤️阿蒲发新微博了,又有壁纸换了hhh上一张正好完美退休~重庆真的很有氛围感呐,好喜欢那里的夏天(什么时候我一定要去一次)【赠礼拿无水印原图哦bb们(贴心去水印服务)】

火羽白日生

阿蒲超适合做壁纸和头像的图2.0      宝子们我又带着修好的图来了!🍎原相机调色真的豪爵!把阴暗调调成了更加有活力的滤镜,一整个爱住了💙

【抱图吱一声,赠礼拿原图~(也可去阿蒲微博自寻)】

阿蒲超适合做壁纸和头像的图2.0      宝子们我又带着修好的图来了!🍎原相机调色真的豪爵!把阴暗调调成了更加有活力的滤镜,一整个爱住了💙

【抱图吱一声,赠礼拿原图~(也可去阿蒲微博自寻)】

无涯孤鸿

彼其之子,舍命不渝。彼其之子,邦之司直。彼其之子,邦之彦兮。

彼其之子,舍命不渝。彼其之子,邦之司直。彼其之子,邦之彦兮。

狐狸恋猫诗

先生是我漫漫余生里斩钉截铁的梦想

先生是我漫漫余生里斩钉截铁的梦想

普普通通一满天星

救命啊,明明就是上帝的儿子,简直神仙下凡好吧,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我的明明~~阿蒲这张少年感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呐,长这么好看,让别人怎么活?\(//∇//)\


救命啊,明明就是上帝的儿子,简直神仙下凡好吧,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我的明明~~阿蒲这张少年感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呐,长这么好看,让别人怎么活?\(//∇//)\


紫梦Candy
呜呜呜人生第一次被翻牌 蒲哥我...

呜呜呜人生第一次被翻牌 蒲哥我爱你😭😭😭

呜呜呜人生第一次被翻牌 蒲哥我爱你😭😭😭

雯雯呐~

哇咔咔!


自存图片


拿图吱一声


原图私我~

哇咔咔!


自存图片


拿图吱一声


原图私我~

糖炒栗子

520快乐(发的有点晚了)


ppp照片来源阿蒲微博

ggg照片图源韬韬抖音

520快乐(发的有点晚了)


ppp照片来源阿蒲微博

ggg照片图源韬韬抖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