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蒲熠星

43.3万浏览    4367参与
溪北北
地理老师说: 上北下南,左…哎...

地理老师说: 上北下南,左…哎?左啥来着????🙉

地理老师说: 上北下南,左…哎?左啥来着????🙉

殇潜

我家小太子真可爱(2)

半架空古代文,毫无逻辑,甜就完事了,前后文一般没什么联系,可以当成独立的短篇来看。

由于初三可能更的会比较慢。

已有存稿大概一万

会陆续发出,可以放心蹲。

没太多阴谋权势,我们这里是沙雕甜文

太傅蒲x太子韬(偏弱受)。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偏弱受,因为韬妹这么软,就是拿来宠的。好吧其实是不把韬韬写弱一点就要把背景搞复杂一点,才能衬托的出来韬韬不弱,但是我写不来。

介意勿扰。上南下北

(小声bb:有两章肉肉)。

我预警写了这么多了,

接受不了还点进来看到就是眼瞎了啊。


上章指路:我家小太子真可爱(1) ...


半架空古代文,毫无逻辑,甜就完事了,前后文一般没什么联系,可以当成独立的短篇来看。

由于初三可能更的会比较慢。

已有存稿大概一万

会陆续发出,可以放心蹲。

没太多阴谋权势,我们这里是沙雕甜文

太傅蒲x太子韬(偏弱受)。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偏弱受,因为韬妹这么软,就是拿来宠的。好吧其实是不把韬韬写弱一点就要把背景搞复杂一点,才能衬托的出来韬韬不弱,但是我写不来。

介意勿扰。上南下北

(小声bb:有两章肉肉)。

我预警写了这么多了,

接受不了还点进来看到就是眼瞎了啊。


上章指路:我家小太子真可爱(1) 


       今天是中秋佳节,这皇宫一年一度的宫宴也是早早筹备了起来。这宫宴邀请的都是各路高管名臣,皇家子嗣和外国使臣当然也是少不了名媛闺秀们争奇斗艳,颇为热闹。


       上次宫宴,那真的是莺歌燕舞,环肥燕瘦,美女如云啊。连后宫的妃子们都出来献歌献舞,更是有西域进贡的各种奇珍异宝和别样美女。可以想象这次宫宴的繁华场景必然是不输上次的。


            因此大家都是早早的就忙成了一团。被各路势力盯着的东宫更是热闹。丫鬟嬷嬷和管事公公们都在忙前忙后,准备大大小小的事情。


          文韬贵为太子,宫宴自当是要有所表示,而且这个表示还不能够平平无奇,否则,估计怕是要为世人所诟病的。虽然说之前文韬已经与蒲熠星共同商议好了,但蒲熠星还是有点不放心文韬。


         于是,今天蒲熠星照例是一袭玄色长袍,早早便起身来到东宫。东宫的众人看到蒲熠星已经习以为常了,对着蒲熠星行个礼就继续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吱呀~”一声,蒲熠星打开文韬的寝屋,眼睛瞥到床上蒙着被子的小小一团,笑了笑。轻轻的走到床边,看着露在外面毛茸茸的脑袋,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鬼使神差般的,蒲熠星伸出自己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揉了揉太子裸露在外的脑袋。片刻后,蒲熠星才反应过来,触电一般的将手缩回来。


           蒲熠星暗道:完蛋了完蛋了,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刚在干什么?占太子殿下的便宜?啧啧啧,蒲熠星啊蒲熠星,人家把你当老师,你居然对人家有非分之想?


          蒲熠星匆忙别开眼,强迫自己不去看文韬的脑袋,调节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继续叫文韬起床:“太子殿下?起来啦,今天是中秋节,你要去皇上寝殿问安的。”


          睡梦中好的文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嘟嘟囔囔的说了句:“太傅别闹,让我再睡会儿。”翻个身又继续睡去了。蒲熠星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耍小脾气的文韬,叹了口气。


          太子殿下要睡觉,那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呗!


         蒲熠星无奈的把床上的人拉起来,手不老实的摸上了文韬的腰上,要帮文韬脱掉睡衣,换上朝服。


         手摸到文韬的腰间,灵活的解开腰间的系带,将睡衣慢慢的拉开。期间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文韬腰间的软肉,又热又软,让蒲熠星忍不住再抓两把。


         文韬被抓的有些痒,迷迷糊糊的想要把在自己腰间作乱的手给拍开,但是整个人都还没有彻底的醒来,所以力气特别小,小小的手与其说是拍,还不如说是摸。


          蒲熠星把腰间的系带给解开了,手指一路往上,来到了文韬小小乳粒旁边的腋下,轻手轻脚的解开系带。蒲熠星的手指一不小心碰到了文韬的痒痒肉,文韬一个转身想要躲开那块地方。结果用力过猛,整个人往蒲熠星身上靠,蒲熠星放在文韬身上的手来不及躲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抓到了文韬胸前的两粒小果果上。


         蒲熠星感觉手像被烧了一样,慌忙从文韬胸前移开。迷迷糊糊的文韬却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一般,整个人依旧半梦半醒的靠在蒲熠星身上,只不过耳根泛起了轻微的粉色,可能是因为热的吧。


          文韬察觉到蒲熠星不动了,感到很奇怪,蹭了蹭蒲熠星,问:“唔~太…太傅?怎么了?”


          蒲熠星看着一脸朦胧的文韬,再一次在心底唾弃自己的龌鹾思想:“不了,太子殿下赶快起来自己穿衣服吧,要去皇上的寝殿请安了。”


        文韬顿时就不高兴了,狠狠地瞪着蒲熠星,但是眼中还有没有睡醒的懵懂,整个人奶凶奶凶的。“嗯~不要嘛~再让我睡会儿,你帮我换一下衣服嘛~”


         文韬的撒娇带着软乎乎的威胁,就好像孩子得不到他们想吃的糖果,向大人撒娇一样,带着肆意妄为的骄纵和不讲理。但是却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会让人很幸福,幸福于有这样一位可爱的小朋友依赖自己。


         蒲熠星成功的在文韬软软的撒娇中败下阵来,认命的继续帮他换衣服。不过这回蒲熠星可是什么也不想了,再想些有的没的,他怕自己顶不住啊。


          麻利的帮文韬换好衣服,蒲熠星拖着才一会儿就睡的软软呼呼的人下床洗漱了。不得不说文韬抱起来手感是真的好,就好像是抱着一团软软的棉花,但是又比虚无缥缈的棉花多了点儿重量,让人感觉特别踏实。

          

          尤其是屁股上的软肉Q弹Q弹的,蒲熠星的大手不自觉的就对着手上的那块肉大力的揉捏起来,时不时还掐上两把。直把文韬蹂躏的在蒲熠星怀里小小声的呻吟出来:“啊~”声音又软又乖,让人忍不住把他扔到床上欺负的哭出来。


           文韬情不自禁的叫出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羞耻的事情,连忙把用手捂住嘴巴,不让它发出声音来,整个脸红的就像水蜜桃一样,粉粉嫩嫩的。


           蒲熠星自然也注意到了自家小太子的动作,宠溺的笑了笑,眼底也染上些许星光,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就此沉溺在这片温柔的星空中。


           手上又趁机揩了把油,蒲熠星这才放过文韬,老老实实的带着已经清明的人洗漱。拿过已经浸过水的毛巾胡乱地在文韬脸上抹了一把,直把文韬的脸给搞的微微的疼。文韬只好往后退一步,远离蒲熠星的禁锢,才抬起头字正腔圆的说:“蒲熠星,我自己来吧,你搞的我的脸很疼。”


             蒲熠星看到文韬红红的脸颊,也不再勉强的就把毛巾交给了文韬。哎,被老婆嫌弃自己动作不温柔怎么办?在线等,急。


             皇上寝宫的门口,一身玄色长袍的蒲熠星正在整理文韬被风吹乱的衣角。一点一点的把手上有些皱的布料给理平整:“文韬,等会儿进去的时候要注意一点儿,动作也不要太小孩子气,要得体一点,知道吗?”


            “哎呀,知道了啦,我都十八岁了,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啦。”文韬凑到蒲熠星的耳边,轻轻的保证:“啊蒲,你刚刚的语气和动作,好像嘱咐相公早日回家的小娘子啊~”文韬说完就逃开了,进了寝殿后还回过头坏笑的看了蒲熠星一眼。


          热热的气儿轻轻的吹在蒲熠星的耳朵旁,酥酥麻麻的,硬是让蒲熠星给闹了个大红脸。蒲熠星无奈的看着某个撩完就跑的小混蛋,摇了摇头。

          

——————————————————————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回来啦

主要是因为要准备一模

我今天刚刚考完一模就来更新啦

虽然没什么人看就是了

其实我本来想更肉的,

但是我感觉我来不及写,

所以只能先这样啦。

下一章我保证是肉,真的。

ᴅᴇᴀʀ

有人和我一起嗑 汤汤x瓜蛋 或者 啊蒲x瓜蛋 吗!!!


话说其实瓜蛋有如啊蒲的愿坐上头过一秒钟,虽然是屁股对着观众的哈哈哈哈(p2有截图~

我的文字根本形容不出瓜蛋的可爱,所以直接上视频(昨天直播部分他俩的录频(百度云) 

提取码:bV3r


👆🏻图片指路:

p1 瓜皮瓜蛋蹭头(!!!!!!

p2 其实瓜蛋有成功坐上啊蒲的头一秒·全过程(还踹了一脚~
p3 瓜·好奇宝宝·前排vip·蛋 在线观看直播

p4 瓜蛋撒娇(一...

有人和我一起嗑 汤汤x瓜蛋 或者 啊蒲x瓜蛋 吗!!!


话说其实瓜蛋有如啊蒲的愿坐上头过一秒钟,虽然是屁股对着观众的哈哈哈哈(p2有截图~

我的文字根本形容不出瓜蛋的可爱,所以直接上视频(昨天直播部分他俩的录频(百度云) 

提取码:bV3r


👆🏻图片指路:

p1 瓜皮瓜蛋蹭头(!!!!!!

p2 其实瓜蛋有成功坐上啊蒲的头一秒·全过程(还踹了一脚~
p3 瓜·好奇宝宝·前排vip·蛋 在线观看直播

p4 瓜蛋撒娇(一时不知该羡慕谁

p5 瓜蛋玩笔(啊我也想有只打扰我写作业的猫猫ww

p6 瓜蛋瓜皮

p7 瓜蛋特写镜头(哦太可爱啦!!


蹭头头什么的也太可爱了吧!

我没了(昨晚疯狂截图

我也想有一只黏人的猫猫(激动到拍桌子

有人组团偷瓜蛋吗!!!

加我一个!




kiyoYuky

两只猫猫太可爱啦


我好想rua一下那只大猫猫啊

肯定也是乖乖软软的吧

prprpr


抱图红心

两只猫猫太可爱啦


我好想rua一下那只大猫猫啊

肯定也是乖乖软软的吧

prprpr


抱图红心

庭风过兮

把魔爪伸向了蒲艺馨AKA现杀妹妹

p2原图,上色完全是莫得水平的自由发挥

我画不出ppp百分之一的美貌。。。

把魔爪伸向了蒲艺馨AKA现杀妹妹

p2原图,上色完全是莫得水平的自由发挥

我画不出ppp百分之一的美貌。。。

刘刀二三日

看到第四幅图。。

我该羡慕谁啊!!!

爆哭٩(͡๏̯͡๏)۶


看到第四幅图。。

我该羡慕谁啊!!!

爆哭٩(͡๏̯͡๏)۶


kiyoYuky
两只猫咪贴贴脸 蹭一蹭 亲一口...

两只猫咪贴贴脸


蹭一蹭 亲一口






“你也是猫吗”



“喵”






他跟它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我的心都要化了












图自截 略糊...


两只猫咪贴贴脸

 

蹭一蹭 亲一口

 
 
 


 
 
 

“你也是猫吗”

 
 
 

“喵”

 
 
 


 
 
 

他跟它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我的心都要化了

 
 
 


 
 
 


 
 
 


 
 
 

图自截 略糊

 

 可以抱图私用 留下红心就好

不过不能二改二传 因为这张是我的心头好

 


江澜熙

我想看水仙了

对就蒲蒲的这俩照片
[图片]
[图片]黑蒲和白蒲,强强它不香嘛!

蒲燚刑和蒲亦杏?

或者再加一个精英蒲?
[图片]蒲易兴?

有太太写吗?

对就蒲蒲的这俩照片

黑蒲和白蒲,强强它不香嘛!

蒲燚刑和蒲亦杏?

或者再加一个精英蒲?
蒲易兴?

有太太写吗?

刘刀二三日

看看瓜蛋的神仙颜值🌚

爱了爱了

我这样算不算占tag

抱歉啦😳

(还有哦)

看看瓜蛋的神仙颜值🌚

爱了爱了

我这样算不算占tag

抱歉啦😳

(还有哦)

蓝桉故堂

【郭蒲】汝南

[图片]第八章    蒲熠星在找一样东西


        蒲熠星身为礼部尚书,自然有尚书府,但如今父亲未归,所以他没有回自己的府邸而是留在相府看守。毕竟有些东西放在相府里比放在自己的尚书府更安全。


        “公子。”锡墨上前行礼。


        蒲熠星放下手中的黄卷,抬了一下眼皮...

第八章    蒲熠星在找一样东西



        蒲熠星身为礼部尚书,自然有尚书府,但如今父亲未归,所以他没有回自己的府邸而是留在相府看守。毕竟有些东西放在相府里比放在自己的尚书府更安全。



        “公子。”锡墨上前行礼。



        蒲熠星放下手中的黄卷,抬了一下眼皮,“说。”



        “以公子的样图为例,奴才一直派人追寻佛珠的下落,找到几串类似的,但材质——似乎不是公子寻的天外来石。”锡墨不敢抬头。



        “继续找。”蒲熠星继续翻阅书籍。



        “是!”锡墨颔首退下。



        邵明明端着一小碟桂花糕进门,“公子,奴才刚刚做的您尝尝。”



        蒲熠星轻叹一声,放下手中书籍。



        “公子,你找这样的佛珠做什么?这佛珠有菩提、紫檀、绿檀、黑檀。您何苦要找什么天外来石,可有什么说道。”邵明明仔细将桂花糕呈上。



        邵明明与锡墨,算是一文一武。二人从小便伺候蒲熠星,算是蒲熠星最贴近的心腹。



        “自己看吧。”蒲熠星随手将书籍递给邵明明,顾自走到窗前,负手伫立。



        邵明明细看书籍,不禁读出声来,“秦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



        大意是秦始皇三十六年的时候,有陨石从天上坠落,因上面刻着:始皇帝会死而天下分割,所以皇帝派人追查盘问,没有查出是谁刻的字,就把周边的人都杀了,火烧陨石。



        邵明明极度不解的望着蒲熠星,“公子要找的,是秦三十六年那块天外来石?”



    蒲熠星眺望天际,“必须要找到。”



    “是为了公子的病?”邵明明蹙眉。除此之外,他真想不出来一块石头还能做什么?虽然是天外来石,可这也只是史书记载,谁知道是真是假,如今身在何处呢?



    听到这话,蒲熠星没有解释。聪明如他,明白有些东西是无法用常理解释的。而且——这件事即使他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公子别担心,相爷必定不会让公子有事。公子与其担心这些还不如想想宫里选秀的事儿。司礼监那帮东西,如今变着法的往皇上身边送人,连国公府都搅和进去了。”邵明明望着蒲熠星咬了一口桂花糕,心中释然。“若我没记错,秦亓有两个女儿吧?”蒲熠星吃着桂花糕,嘴角微微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并非喜欢甜食,只是单纯喜欢里头的桂花香味,那是记忆中的味道。



    邵明明点头,“司礼监的意思是,为了皇上的周全,不敢轻易从民间挑选女子充盈后宫,让家里有女儿的官员,层层往上送,挑中意的留了,官员之女若有错,到时候便是连坐,事故谁也不敢造次。退一步讲,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郭文韬还真是回了我一份大礼。”蒲熠星扭头望着挂在架子上的狐裘。他摆了他一道,他还了他一招,看似不痛不痒,实则后患无穷。



    这国公府秦家与蒲家,可谓官场死敌。



    让秦家的女儿去了后宫,这皇后之位可谓岌岌可危。



    皇帝食色,天下皆知,若不是自己这些年独自斡旋,皇帝又专宠锦妃等人无暇选秀……



    郭文韬来的这一招,还真是让蒲熠星措手不及。



    蒲熠星把五城兵马指挥使换成了自己人,郭文涛就把皇帝身边的人换成了蒲家的对家。



    这借刀杀人玩的,比蒲熠星狠多了。



    宫里宫外,紧锣密鼓的安排女人往皇帝身边送,名为冲喜,实则是要后宫重新洗牌,变相夺权。



    是故第二天的时候,皇后坐不住了,直接找人给蒲熠星传信,让蒲熠星去宫里一趟。



    蒲熠星站在门口,突然冲着身旁邵明明道:“把狐裘带上。”



    “公子?”邵明明一愣。



     “回头我去一趟司礼监,把东西给他还回去。”蒲熠星面无表情的开口。已经收了骨笛,可不能再拿狐裘了。郭文韬那厮锱铢必较,他暂时还不想在父亲回来之前,与东厂弄僵。



    当然,蒲熠星不可能明晃晃的去找皇后,他只能借着恭请圣安的名义进宫。



    蒲熠星前脚进宫,郭文韬后脚就收了消息。









﹍﹍﹍﹍﹍﹍﹍﹍﹍﹍﹍﹍﹍﹍﹍

这几天作业还不算多,但忙着开黑,没时间更新,今天补上


大概后几章就会写到有关阿噗的一些东西,这应该算是阿噗的身世之一吧


阿噗和文韬的身世都挺扑朔迷离的,敬请期待


好像照着么算下来,整本书都有可能不带潘潘玩了耶,是有点对不起人家吼


现在没存稿了,我要多写几篇存着,应该发的就没那么及时了

不溜哒

MX集团10 游乐园特辑

甄漂亮整形医院的大战结束后,蒲熠星也迷迷糊糊回到了MX集团。一路上他似乎还能听到文韬在说,


“啊蒲,别睡,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


有的时候蒲熠星真心觉得自己这孤单而又平凡的一生能遇到郭文韬挺好的,他懂得照顾人,懂得关心人,懂得…………蒲熠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到郭文韬照顾自己的点点滴滴就会头痛,记忆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别信郭文韬。”


但是他不想去理会这句话,也不想去理会这个人,郭文韬的好是他甚至他们有目共睹的,他也不会因为脑海里不认识的人说的一句话就去怀疑郭文韬,相反他更应该怀疑的不应该是那个脑海里一直在说话的人吗?


想着想着蒲熠星就睡着了。...


甄漂亮整形医院的大战结束后,蒲熠星也迷迷糊糊回到了MX集团。一路上他似乎还能听到文韬在说,


“啊蒲,别睡,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


有的时候蒲熠星真心觉得自己这孤单而又平凡的一生能遇到郭文韬挺好的,他懂得照顾人,懂得关心人,懂得…………蒲熠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到郭文韬照顾自己的点点滴滴就会头痛,记忆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别信郭文韬。”


但是他不想去理会这句话,也不想去理会这个人,郭文韬的好是他甚至他们有目共睹的,他也不会因为脑海里不认识的人说的一句话就去怀疑郭文韬,相反他更应该怀疑的不应该是那个脑海里一直在说话的人吗?


想着想着蒲熠星就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他听见郎东哲在一旁对他说,“没伤到要害,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恢复伤的能力强的要命,等他在休息一会就可以继续活蹦乱跳了。”



蒲熠星这才想起来,自己前几天在对战甄漂亮的过程中受了伤,是郭文韬抱着他回到了这个家——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



“今天难得没任务,出去玩会怎么样?”唐九洲听了他蒲哥的腿伤没有什么大问题,又想起了自己一直在想的问题——去游乐园玩上一整天。

【PS:不溜在这里提醒大家,出门记得带好口罩哦。】


“行啊行啊,去哪个?我把游乐场的门票买下来。”文韬看了看大家,拿起手机就准备买票了。


“哪个都行,韬韬你定吧。”蒲熠星休息了一会之后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


“好。郎老师和王老师去吗?”


“去吧,几次出去都不带我们了,这会总该带了吧。”郎老师和王老师自从来到MX集团以后,几乎都在做幕后工作,没有明面出过任务。


“一共八个人是吧,走吧,今天好好放松一下。”文韬订完门票之后就带着大家来到了所谓的游乐场。


“可以啊郭文韬。眼光真好,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帅的人了。”邵明明看到了环境好的不能再好的游乐场,邵夸夸又持续上线了。


“我们先去玩什么?”齐思钧看了看游乐园的地图,真的很大一个地方了,游乐设施多的让人眼花缭乱。


“激流勇进吧。”周峻纬看了看地图的地形,这个时候排队的人应该是最少的了。




激流勇进售票处

“怎么这么多人排队啊,这还要好几个小时吧。”唐九洲望了望如长龙一般的队伍,果然游乐园里面什么都好,只有排队最难熬。


“您好,请问您们可否跟我们走一趟?”最前面的售票员看了看振动的手机,转身来到了唐九洲他们身边,微笑着邀请他们走SVIP才能走的路,

“我们……是不是在做梦???”八人看着面前的激流勇进轨道,有些疑惑的问。



激流勇进的开始铃声响起,就意味着他们没有退路。


“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明明一到高处的时候就害怕的抓紧座位的把手,身子使劲往靠背上靠,但还是没忍住叫出了声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说的要玩这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旁的唐九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比邵明明的尖叫声还要大。


坐在他俩中间的齐思钧表示:我不应该在这个位置,我应该让他俩自己坐一组的,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激流勇进结束之后,大家虽说穿了雨衣,但是还是被巨大的水流拍的成了落汤鸡。


“刺激刺激,下一个玩什么啊?”游乐设施的乐趣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从SVIP的位置上来的了。


“下一个不如去玩实景VR吧。”王春彧看了看整个地图的地形,再看看现在人流的朝向。


果然是王老师,实景VR在这个时候真没有什么人排队,很快便排到了他们。


“这带VR眼镜的怕什么。”齐思钧看了看VR眼镜里的世界,说出了一句让他最后悔的一句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车怎么还倒着走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路上只有齐思钧的话唠体质以及邵明明没有话语的尖叫声。


嗯?你问为什么没有唐九洲?哦,他眼镜摘下来了看不清楚。


“这个,还可以吧,也没有那么恐怖。”唐九洲凭借自己什么都看不清楚地机会好好的吹嘘了一番。但是哥哥们自然也都懂是怎么回事,只是碍于面子,没有揭穿他罢了。


“啊蒲,我想要内个。”文韬看了看旁边摆着的小游戏,上面写着打爆28个气球才可以领走最上面的皮卡丘玩偶。


“这个要你来的啊,你枪法比我好。”蒲熠星蛐蛐眼睛看了看游戏规则,转头对文韬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行吧,我试试吧。”文韬给老板了门票,接过,找回了熟悉的感觉。


“一共有30发子弹,最大的玩偶要28发,可以开始了。”老板在一旁说着游戏规则,看着文韬的操作。


“彭——” 第一枪没中。


“这枪调的也太过了吧,偏了几个点了这都。”文韬打完第一枪心里不禁吐槽到。文韬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了一抹几乎不可查觉的坏笑。


很快三十发子弹就都打完了,文韬才中了三枪。


“哎呀啊蒲,今天不在状态,你帮我打吧。”文韬一脸期待的看着蒲熠星。


远处拿着棉花糖走来的九明和纬钧似乎成了蒲熠星的救星,“峻纬啊,你来打吧,我枪法是真的不行。”


周峻纬就这么被迫加入了这场游戏。老板又再次把枪递了过去。


峻纬打的非常的顺利,三十发子弹唯有第一发没有中,剩下的都中了。



本来是应该很开心的局面,可是文韬却看出来了一些不对劲,这把枪根本没有偏点,而他的那把却偏了那么多。但是他也没有再仔细追究,毕竟这只是个游乐场,老板想圈点钱也不是不可能。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拿到了自己心爱的皮卡丘,开心的不得了,完全没有闲暇功夫去管老板怎么样。



在一旁的齐思钧一看到套圈就双眼发亮,他已经有好久没有玩套圈了,他看了看一圈的奖品,最后的目光定在了最远处的红蓝相间的东西上。


“PS4!”齐思钧激动的喊破了嗓子。“峻纬峻纬,PS4。”齐思钧拉了拉周峻纬的衣角,拿出了自己从不轻易放出来的眼神,就是那种可怜巴巴让人无法拒绝的那种。


“好吧,老齐你真是。”周峻纬看见齐思钧摆出了这样的眼神,自然也不忍心拒绝,“老板你把你们家所有套圈全部拿出来吧。”


老板一见来了个大客户,点头哈腰的就把套圈全都拿出来了。


“老齐想要SP4给你买一个不就好了?何必在这里套圈呢? ”周峻纬不解的问着齐思钧。


“哎呀你不懂,套出来的感觉总比买回来的用着舒服。”齐思钧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周峻纬,再看了看PS4。


“行吧,老齐你喜欢我们就套喽。”周峻纬看着旁边的齐思钧像小狐狸一样的笑起来,这一肚子坏水又不知道祸害谁了。


周峻纬瞄准最远处的PS4,连续扔了好几十个都没中,他得意的看了看旁边心急如焚都快跳脚的齐思钧,我才不会说周峻纬是故意没扔中的,毕竟一个擅长用手枪的人你说精准度最小能小到哪里去。



“周峻纬你要是套不到你以后就睡沙发吧。”齐思钧黑着脸看了看周峻纬手里的最后一个套圈,他的最后的希望就寄托在最后一个套圈上了。


周峻纬一听自己睡觉的地方即将变地方,他慌了,没错我们周•女团级表情管理•峻•小手一背张嘴开怼•纬他慌了。“唐九洲你的锦鲤运气你借我用用,最后一个一定要中了。”周峻纬放手一搏,虽然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套中,但是还是会怕套不中自己就真的睡沙发了。


最后一个套圈……成功套中!


“PS4!峻纬你太厉害了!”齐思钧看到老板递上了自己心爱的PS,后面那句话根本就是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的。毕竟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邵明明你坐到我的脸了!”








“晦气~”










今天拖更八百年的我又回来更新了,游乐园可能会分一章半,下一章还会有游乐园的,


各位观众们,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








MY

瞎摸的几张图鹅鹅鹅,tag不妥删,抱图吱一声谢谢(虽然我觉得没有人会抱)

瞎摸的几张图鹅鹅鹅,tag不妥删,抱图吱一声谢谢(虽然我觉得没有人会抱)

dd.
蒲熠星/周峻纬/唐九洲/齐思钧...

蒲熠星/周峻纬/唐九洲/齐思钧/石凯/郭文韬/邵明明 亲笔签名 学院不毕业 南波万T恤

vx聊!vx在主页置顶

蒲熠星/周峻纬/唐九洲/齐思钧/石凯/郭文韬/邵明明 亲笔签名 学院不毕业 南波万T恤

vx聊!vx在主页置顶

Ray one
·ɪᴅᴏʟ 蒲熠...

·ɪᴅᴏʟ

蒲熠星/周峻纬/唐九洲/齐思钧/石凯/郭文韬/邵明明 亲笔签名 学院不毕业 南波万T恤

·ɪᴅᴏʟ

蒲熠星/周峻纬/唐九洲/齐思钧/石凯/郭文韬/邵明明 亲笔签名 学院不毕业 南波万T恤

初

南北‖深蓝与白

南北无差

私设俩人同一所高中

都是假的,别上升


正文


  蒲熠星和郭文韬是在高一那年认识的。

  高中三年,同班同学,日夜相伴。

  他们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朋友。

  高一相识,高二表白并确定关系,相约高三考同一所大学。

  别人枯燥的高中生活,被蜜里调油的小情侣过得有滋有味,日日盼着高考快些来临。

  快些来吧,快些来吧。

  蒲熠星已经在考虑以后他们的家是刷成他喜欢的白色还是韬韬喜欢的深蓝色了。...

南北无差

私设俩人同一所高中

都是假的,别上升









正文



  蒲熠星和郭文韬是在高一那年认识的。

  高中三年,同班同学,日夜相伴。

  他们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朋友。

  高一相识,高二表白并确定关系,相约高三考同一所大学。

  别人枯燥的高中生活,被蜜里调油的小情侣过得有滋有味,日日盼着高考快些来临。

  快些来吧,快些来吧。

  蒲熠星已经在考虑以后他们的家是刷成他喜欢的白色还是韬韬喜欢的深蓝色了。




“诶,还有两天考试,紧张吗?”他们拉着手,走在固定的回家之路上。晚自修结束天已经暗了,为了早点到家,他们走的小巷子有点儿偏,但是少年们不太在意,安安静静的,他们还怕人打扰呢。

  “说实话,有点儿紧张。”文韬咽下最后一口油条,蒲熠星替他擦去了嘴唇上的油渍。“万一我俩没考到一所大学怎么办?”

  蒲熠星把小男朋友的手攥的紧了些,“没事儿,大不了我每天在门口等你,赶在宿舍关门前把你送回去好了。”

  “那你怎么办?”

  “我啊,我就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睡在我家韬韬的学校门口啊。哎,想着韬韬睡在温温暖暖的宿舍里裹着小被子打着呼,他可怜的男朋友却睡在冰冰凉凉的街上连被子都没有。太惨啦!”蒲熠星还连叹几口气,好像马上就要挤出眼泪了一样。

   

   郭文韬笑着打掉蒲熠星假模假样要去擦眼泪的手,刚打算说些什么,突然感觉背后有道视线盯着他,他回过头,蒲熠星看到,也跟着回头,仔仔细细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

  “怎么了?有人?”

  郭文韬摇摇头,“没,估计是我多心了吧。”

  蒲熠星安抚的揉揉文韬的脑袋,“韬韬,高考结束了,我带你回四川,你不是想吃四川的火锅吗?我带你去吃最正宗的!愿意吗?”

  蒲熠星说这话的时候是盯着郭文韬眼睛的,两个少年,郑重的,像是定下了一辈子的承诺。

  

  “我愿意。”







  郭文韬后悔了。

 

   他不该,不该独自回家,不该走这条路,不该和蒲熠星吵架。

  


  他被人跟踪了。

  

  被带着味道的手帕捂住嘴的时候,他就知道,前段时间挥之不去的视线,不是他的幻觉。

  他疯狂的挣扎,用脚踢,用手肘捅,终于身后的歹徒松了手。他跑,疯狂的跑,可是好像不行,他吸入了药,他的头开始发晕,手脚逐渐没了力气。

  


  跑不动了,跑不掉了。他摔在了地上。


  那个男人很高,逆着光他看不清他的脸,男人手上的刀在反光。文韬害怕了,他还没有跟蒲熠星和好,他还没跟蒲熠星去过四川,他还没有跟蒲熠星白头到老。

  

  文韬把钱全都掏了出来,他真的没带多少钱,那个男人好像笑了一下,一把将他手里的钱都抓走了。

  

  可他还没走,他在往文韬那儿逼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文韬站不起来,他没力气,他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他只一下一下的在碎石遍地的地面上一点一点的挪着,可收效甚微。

  男人蹲下来了,他在打量他,自上而下,自下而上,像是用眼神将文韬剥光了一样。文韬明白了,他的汗毛耸立。

  


  这男人,是要他。



  文韬感觉到他的裤子被脱下来了,他拼命用他那不听使唤的腿踢他,打他。他好像踢到他了,男人的动作停了一下,接着文韬就被打了一个耳光,他的头因为力偏到了一边,舌头被咬出了血,头撞在了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

 

  脑袋晕晕乎乎的,他感受不到别的了,手上脚上的动作自然而然的也就停了下来。他的裤子被顺利的脱了下来。

  那个男人在打他,打他的屁股,掐他的腰。

  

  耻辱、恶心、痛。

  文韬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些了。




  疼!

  

  文韬看不见,他像中间撕碎了一样,他感觉到有黏稠的东西落在他拼尽全力却不能合上的腿间,他的下身被触碰着、顶撞着、凌辱着。



  他想逃、他得逃、他必须逃。


  所以他努力往前躲着,用已经被碎石划得斑斑驳驳的手臂在地上蹭着向前,用已经被罪犯掐过凌辱过得上身在地上磨着向前,用已经被现实打过砸过羞辱过的灵魂在地上擦着向前。


  轻而易举,被抓了回来。

  他又被打了几下,那男人在他的耳边说着最下流的话,他不想听,为什么,耳朵不能受人控制。

  



  郭文韬觉得自己一定是脑震荡了,不然为什么天上的星星都在晃。啊,原来星星已经出来了吗?他刚刚踏上这条小巷的时候,天不是还亮着吗?他是不是还和蒲熠星说过这条路的夕阳很美?蒲熠星呢?他怎么不在?还好他不在。


  郭文韬嗓子已经哑了,早就哑了。这条小巷真的很少人走。好像下雨了。天上不是还有星星吗?怎么会下雨呢?可是他好冷啊,雨打在身上好疼啊,谁来救他?

  男人准备走了,他可能也累了吧。郭文韬觉得自己的想法简直荒唐,荒唐至极。

  

  他看见恶魔,他抓住了恶魔。

  

  抓住他,别松手。他对自己说。

  


  抓住他。

  为什么要抓住他?不知道。但他这样做了。



  好疼。

  真的好疼。


  原来刀捅进身体里是这样的感觉吗?


  



  郭文韬渐渐没有感觉了,也想不到什么了。

  

  只是躺在那里,就已经花费了他所有的气力。



  疼。

  全世界只剩下它。



  白T恤早就被血染红了。



  蒲熠星喜欢白色,才不是红色。



  郭文韬合上了眼。

 









  这是蒲熠星第一次以男朋友的身份进入郭文韬的房间。

  

  那天他和郭文韬吵架了。

  忘记了原因,但他没等他。

  


  现在他等不到他了。





  他把自己展平,躺在属于郭文韬的深蓝色床单上。床不是很软,但恰到好处,枕头是两个。他占有了郭文韬常躺的一半,将那一半留了出来。他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枕头湿了。

  

  蒲熠星眨眨眼,问:



  “你什么时候回家?”






  恶魔被抓住了,没有用多长时间。

  



  蒲熠星考上了约定好的大学,郭文韬也考上了。



  

  报到的只有一人。



  

  毕业的也只有一人。







  时隔多年,友人聚会时不小心提及了当年白色的小伙子,说白染上红真是可惜了,反应过来急忙捂住了嘴去观察蒲熠星的表情。

  

  蒲熠星没说什么,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身上是一贯的深蓝色。

  


  友人结束时过来找他道歉,他摇了摇头。

  


  友人问他是不是放下了?




  蒲熠星盯着天上的星星,

  





  白就是白,染上红了,也是白的。










犯罪嫌疑人审讯记录


我叫XXX。

性别男,年龄46岁,身高180,体重应该比之前轻了,毕竟局子里的饭难吃的一批。

罪行,强奸。还有?警察同志,你不会以为那个男娃娃是我弄死的吧?天地良心,我就是操了他几回,是他自己拽着我不许我走,我手上又有刀,是他自己撞上来的呀!啊行行行,就当是我杀得,行了吧?

 

犯罪经历?我得想想,你想让我从哪讲?

 

跟踪他?行吧。

应该是二十多天前吧,我不太记得具体日期了。我发誓我一开始没想干别的,就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说实话,他旁边的那个穿深蓝衣服的娃娃长得也好看,但是我还是更喜欢他这种的。哪种?啊呀,警察叔叔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就没读过几本书。就,说起话来轻轻地,容易害羞的,啊呀,就这种比较好搞嘛。特别是读书好的,你往他耳朵边上说几句荤话,脸就红了,一会儿眼泪就下来了,再一。。。。。。好好好我接着说,你别瞪我。

 

 

 

我就跟在他们后面啊,他们有几次差点发现,亏得我跑得快,往店里一钻,他们接着走了我再继续跟上,没几天就摸清他们回家的路线了。为什么选择那一天动手?废话,这是我选择的吗?好不容易他身边没人了,当然这时候下手啊,我又不傻。那条巷子没什么人走的,偏得很,我跟了他们这么多天,就没发现那个点儿还有别的什么人来,边上又没人。我倒无所谓,小孩脸皮薄,要是被人发现了估计要羞死了,到时候怎么办呀,是吧警察同志?

 

过程啊,其实挺简单的,没想象的那么复杂。

 

我买了点蒙汗药,放在帕子上,跑快两步就追上那个娃娃了,我就拿帕子跟电视上学的一样,捂住他的嘴,没想到那小孩儿还是个有力气的主,胳膊肘捅了我一下,我吃痛,就松了手。

那蒙汗药还不错,小孩儿跑了没多远就摇摇晃晃的倒了,手里的书啊包啊啥的都掉了。这多好的机会啊,我就跑过去脱他的裤子衣服啥的。小孩儿虽然倒了,但是还没完全睡过去,这样也不错,能动的总比死木头来的舒服,我也就任凭他在那乱踹,反正跟挠痒痒一样,不轻不重的。小孩儿看见我手上的刀,还以为是要钱呢,把兜里的钱啊啥的都拿出来了。开玩笑,我跟了他这么多天,就拿这么点破钱就走了,岂不亏大了?

我先脱他裤子,扒掉的时候小崽子给了我一脚,就直愣愣踢我大腿根了!这我不气吗?差点就踢我命根子上了呀!下脚还那么重!我就给了他一耳光,好像力有点大了,不过小崽子倒是老实了不少,我脱他衣服的时候没再怎么打我挠我了。

 

那小孩看着瘦,屁股上肉真的不少,我就拍了拍,那肉都在抖,我看着好玩,就多拍了拍。身子也白,哪哪儿都白,那小腰,就那么点儿细,我掐他腰的时候,都担心会不会给握断了。伤?他身上有伤?

害,那娃娃一看就是雏儿,又没啥东西润润,进去不得有点儿疼啊。就好像进去的时候那娃娃又开始拳打脚踢的了,可能是疼着了吧,我也就停了停,想着摸摸胸啊啥的他舒服了我也就能进了,不然他夹着我我也不好动啊。

太紧了,我有点儿痛了,就拍了他几巴掌叫他松点儿,好不容易进去了,我一瞧那娃娃都哭了,就想着亲亲他安慰安慰,毕竟第一次嘛,哪想着那小子脾气那么大,上来就咬了我耳朵,这下把我气着了!动作就大了点,那娃娃估计爽着了,头昂得高高的,嗓子都要喊哑了。

 

之后?警察叔叔,这娃娃长这么好看,身子又这么紧,当然不能只吃一遍啊,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趟啊,我就多来了几次,到后面可能是做的有点猛了,小孩儿都呆呆的了,还好,没晕过去,那也就没啥事儿。过完瘾,我就打算给他把衣服啥的穿起来,结果衣服有点坏了,我就给他盖上了,晚上巷子那儿还怪冷的,别感冒了。我都准备拿着刀走了,那小孩儿一把拽住我脚,抱得紧紧的,我怎么扯都扯不掉,我就有点儿急了嘛,弯下腰去掰他手指,也不知道那小崽儿哪那么大力气,怎么掰都掰不开,我实在没劲了,就拿到戳了他手几下,想着疼了他就松手了,没想到这小孩儿这么不乖,我就想着是不是不疼,就又戳了别的地方几下,也不知道戳到哪了,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撞我刀上的,对,应该是他自己撞我刀上的。反正他最后终于松手了,我也不好拿着沾了血的刀走啊,就把那个刀扔到边上下水道里去了。

 

还有?没了呀!我都讲完了,警察叔叔。

 

我讲的都是真的,对了,那小孩儿是死了吗?


真可惜,就爽了这么一次。




                                          

这篇文写的我很分裂。

写南北的时候很悲,真实的感到痛。

写罪犯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关于罪犯的最后一句话,是之前滴滴事件我有见到过得一条评论。当时就在想,要写点什么,太憋屈了,真的,每次看到这种事都会很难受。


如果体会不到情感的话是我文笔太烂。

但觉得不写点什么,心里不是很舒服。


被人跟踪这种事在我身上发生过不少次,但还好,我比较幸运。




最后,说一句话吧。


强奸犯都去死!!!!!!!!


还有,

无论男女,受害都无罪。


白鸽(高二ing...)

占tag致歉

这几天看了很多和阿蒲有关的cp视频或者分析,感觉对于磕阿蒲的cz这件事,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首先,官配南北不能倒,这是我的初心

我磕上南下北,突然想到关于上北下南是因为有一个那什么“地理老师教过我们上北下南”,但是,“语文老师教过我们天南地北”,天在上,地在下,这样是不是也说的通?所以以后,那什么地理老师说过的话在我这里就没有用了!用语文老师的话反驳回去吧!

其次,蒲萄唐玩家真的很幸福。阿蒲对于他弟真的是不设防啊!jojo真的是完全相信他哥啊!第七期节目里,他们看到阿蒲撞到头的时候都在笑,只有jojo一脸严肃,连续问了好几遍怎么了怎么了

这个我真的没法忽略啊!

蒲齐,蒲明,蒲王,蒲郎...

这几天看了很多和阿蒲有关的cp视频或者分析,感觉对于磕阿蒲的cz这件事,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首先,官配南北不能倒,这是我的初心

我磕上南下北,突然想到关于上北下南是因为有一个那什么“地理老师教过我们上北下南”,但是,“语文老师教过我们天南地北”,天在上,地在下,这样是不是也说的通?所以以后,那什么地理老师说过的话在我这里就没有用了!用语文老师的话反驳回去吧!

其次,蒲萄唐玩家真的很幸福。阿蒲对于他弟真的是不设防啊!jojo真的是完全相信他哥啊!第七期节目里,他们看到阿蒲撞到头的时候都在笑,只有jojo一脸严肃,连续问了好几遍怎么了怎么了

这个我真的没法忽略啊!

蒲齐,蒲明,蒲王,蒲郎无感(调换顺序也无感,几乎不怎么磕这几对)

邓蒲主磕友情向,毕竟七年啊!真的不容易啊!

南纬的话一定要磕,那绝对只能是双A,首先阿蒲在我这里绝对是上,纬爹的话我无法想象他在下的样子,所以只能是双A。

必要时刻会磕all蒲,不是因为我能磕阿蒲在下,是因为我喜欢他们一起宠着阿蒲的感觉。蒲all的话之前有考虑过,然后发现,还是纬爹那里,我无法接受啊!所以蒲all与我基本无缘。



个人观点,逆家对家退散

占tag致歉

boo&ni

【名学剧本杀衍生/蒲嘟】第一封信:生日快乐我的女孩

蒲维修/嘟空姐 书信体(伪)1.2k+

因为实在是很想写蒲维修入狱以后的故事和他的心理活动

所以可能也许大概有第二封hhh

2020年9月17日 入狱126天

亲爱的小嘟:

好久不见了,我的爱。


生日快乐我的女孩儿,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日子呢?但是,请原谅我依然拒绝你的探视,你眼神中炙热的爱意让我不知道如何自处,那是那段日子里的我曾经触手可得的东西,可如今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障碍太多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你。

或许等我能够破除身心之上的双重桎梏时,或许等我能够和你一样站在阳光下恣意生长时,若那时候的你仍然愿意回到我身边,一切都会不一样……...

蒲维修/嘟空姐 书信体(伪)1.2k+

因为实在是很想写蒲维修入狱以后的故事和他的心理活动

所以可能也许大概有第二封hhh

2020年9月17日 入狱126天

亲爱的小嘟:

好久不见了,我的爱。

 

生日快乐我的女孩儿,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日子呢?但是,请原谅我依然拒绝你的探视,你眼神中炙热的爱意让我不知道如何自处,那是那段日子里的我曾经触手可得的东西,可如今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障碍太多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你。

或许等我能够破除身心之上的双重桎梏时,或许等我能够和你一样站在阳光下恣意生长时,若那时候的你仍然愿意回到我身边,一切都会不一样……

 

是的,我是阿贾,也是郝机长,更是蒲维修。即便是一切真相都被揭开,可我在面对心爱之人也仍然如同一个懵懂少年。你是那样美好的人,带着阳光走进了我无比阴郁的人生。所以不论我是能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的郝机长还是只能偷偷保护你的蒲维修,我不能让我的光被阴霾遮挡。所以我犯了罪,我亲手送走了甄,可我一点也不后悔,甚至,甘之如饴。被送进笼子的那一刻,不知怎的,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我不再需要生活在黑暗中,可以一个人,静静地想念我的爱人和那些最美的时光。

 

我也曾是少年,有过青春期最美好的时光,可那一年发生的一切让我不再能拥有少年般的随性人生。没有人知道,那个改变了我们三个人一生的雨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第二天我一醒来,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惨遭杀害,一个被指认为凶手。呵,怎么可能呢?他那么爱她,甘愿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陪伴在爱着别人的她身边,一腔汹涌的爱意不能宣之于口是怎样的痛苦,一想便知。我只知道,从那天以后,我再也不配拥有快乐。

 

可你出现了,即便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你像她,但又不是她。她看着我时,是小心翼翼甚至略带讨好的。你不一样,你看着我时,眼里是带着光的。那是我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东西。见到你,好像当年那个无所顾忌的阿贾又回来了。喜欢上你一点也不难,就像鱼儿永远贪恋大海的怀抱一样。我一直觉得,那是我偷来的两年,似乎是老天给予我的礼物,让我得以以一个全新的身份遇见一个和我无比契合的灵魂。

 

偷来的人生,自然是不能长久的。那个凌晨,我被上帝送回了原本的人生,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那本来就是我的人生,我该回去好好经历的。

 

可是,好像是带着些不甘心的吧。所以我拼命努力,去成为能够站在你身后的男人,是的没错,现在的我就是一个连站在你身后默默守护你都需要竭尽全力的人。还好,兜兜转转我还是回到了你身边,也许这就是所谓吸引力法则吧。即便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我最想留住的还是在你身边的这些日子。

 

我记得郝机长和你去过的每个地方、发生的每一件事,那是我重新成为阿贾的十几年里唯一的念想。我无法改变历史的走向,我只能默默祈祷。请让那一天来的,再晚一些。

 

可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我怎么能让你坠入黑暗呢?你应该一辈子与光作伴,明媚如初。至于这些亟待解决的污糟之事,我来。


反正我这辈子早在黑暗里安了家,既然如此,何须惧怕黑暗?

只是苦了你,一天之内,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从大喜到大悲——

真是对不起啦,我的爱。

对了,别信那个韬乘务的鬼话,你的人生就应该自己好好经历,不必费心这许多周折。怀表送给你只是因为它让我们有过那么美好的两年,所以它应该成为我们之间的信物,仅此而已。

你永远不必冒险,安心等我回来。

只要你还愿意,我就不会放弃你。

Forever love

辞屿.

/补南北单人的明信片+峻纬单人的贴纸+小齐单人的微博板头 一起放在这里啦.

/涉及占tag的话 致歉.

/🈲二改/商用.

/二转表明出处呦.

/做成实物就随意啦.

/抱图吱声鸭.


补图 

/感谢喜欢.♡

/补南北单人的明信片+峻纬单人的贴纸+小齐单人的微博板头 一起放在这里啦.

/涉及占tag的话 致歉.

/🈲二改/商用.

/二转表明出处呦.

/做成实物就随意啦.

/抱图吱声鸭.


补图 

/感谢喜欢.♡

辞屿.

-南北纬钧的明信片.

/涉及占tag的话 致歉.

/南北的样机图在合集的下一个帖子里 放不下了 哭哭.

/微博@辞屿Ciyy 可以存原图.

/九明的今晚做 有时间的话再做cp向的一起发.

/🈲 二改/商用  二转表明出处.

/抱图做成应援物的话随意.

/抱图吱声鸭.


后续补图 


♡感谢喜欢.

-南北纬钧的明信片.

/涉及占tag的话 致歉.

/南北的样机图在合集的下一个帖子里 放不下了 哭哭.

/微博@辞屿Ciyy 可以存原图.

/九明的今晚做 有时间的话再做cp向的一起发.

/🈲 二改/商用  二转表明出处.

/抱图做成应援物的话随意.

/抱图吱声鸭.


后续补图 


♡感谢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