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蒸汽组

9393浏览    136参与
五叶草
是戴了口罩的蒸汽组。 大家一定...

是戴了口罩的蒸汽组。

大家一定要戴口罩啊!

是戴了口罩的蒸汽组。

大家一定要戴口罩啊!

未有刹那

蒸汽组的小日常

海伊:赤草鸡

赤羽:嗯。

海伊: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赤羽:嗯。

海伊:万丈高楼平地起

赤羽:嗯。

海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赤羽:嗯。

海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赤羽:既然你都懂,那倒是动动笔啊

海伊:我就是写不下去了,才一直在说名言激励自己的嘛……

赤羽:还有多少?

海伊:好多……

赤羽:我看看……好像还真挺多的……

海伊:对吧,那个笨蛋魔鬼老师……

赤羽:那题目我帮你抄,填就你自己填吧……

海伊:哇,赤羽姐你真是个好人!

赤羽:………你快动笔啦!

海伊:赤草鸡

赤羽:嗯。

海伊: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赤羽:嗯。

海伊:万丈高楼平地起

赤羽:嗯。

海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赤羽:嗯。

海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赤羽:既然你都懂,那倒是动动笔啊

海伊:我就是写不下去了,才一直在说名言激励自己的嘛……

赤羽:还有多少?

海伊:好多……

赤羽:我看看……好像还真挺多的……

海伊:对吧,那个笨蛋魔鬼老师……

赤羽:那题目我帮你抄,填就你自己填吧……

海伊:哇,赤羽姐你真是个好人!

赤羽:………你快动笔啦!

未有刹那

潜规则?【绫尘】【蒸汽组】

那一天,海伊不小心透过她姐姐星尘的门缝,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星尘正被她公司的总裁乐正绫压在身下,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星尘是海伊的姐姐,也是乐正集团旗下的一名歌手,星尘出道之后一直都是不温不火,但那位新总裁乐正绫上任之后就对星尘关爱有加,给星尘安排了很多资源,星尘迅速地走红了起来,接着五维家的经济也逐渐变得宽裕了起来。姐妹们都很开心。只有海伊觉得不对劲……

海伊担心过很多次,她怀疑她姐星尘是不是被潜规则了,因为她看那个绫总裁就不像个好人,而姐姐星尘却从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每次都在自己面前说乐正绫多好多好,这让海伊很不爽。每次乐正绫和星尘走在一起时,海伊都时刻注意不让乐正绫对星尘动手动脚。乐...

那一天,海伊不小心透过她姐姐星尘的门缝,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星尘正被她公司的总裁乐正绫压在身下,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星尘是海伊的姐姐,也是乐正集团旗下的一名歌手,星尘出道之后一直都是不温不火,但那位新总裁乐正绫上任之后就对星尘关爱有加,给星尘安排了很多资源,星尘迅速地走红了起来,接着五维家的经济也逐渐变得宽裕了起来。姐妹们都很开心。只有海伊觉得不对劲……

海伊担心过很多次,她怀疑她姐星尘是不是被潜规则了,因为她看那个绫总裁就不像个好人,而姐姐星尘却从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每次都在自己面前说乐正绫多好多好,这让海伊很不爽。每次乐正绫和星尘走在一起时,海伊都时刻注意不让乐正绫对星尘动手动脚。乐正绫想和星尘坐一起时,海伊就赶紧挤到两人中间把她们隔开。

海伊千提万防还是没防住,没想到在自己买个酱油的时间里,她姐姐就被那个人面禽兽给玷污了!

海伊站在门前气得手发抖!她最喜欢的姐姐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太多,而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吃干抹净。不甘的泪水顺着海伊的脸颊滑落……

这事还没过去几天,赤羽也说要去乐正集团当歌手,并且非常开心地把签约合同拿出来给大家看。

海伊像炸锅了一样大喊着不准去!跳上桌子一把夺过赤羽的合同就往外跑!

赤羽就震惊了,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急忙追着海伊想要拿回自己的合同。

因为胸太重跑不快,所以海伊没跑多远就被赤羽追上了!

赤羽夺过她手里的合同就是一顿臭骂!而海伊却一个字都没反驳赤羽,赤羽觉得今天的海伊很奇怪,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又验了验温度,一切正常啊?

这时海伊对着赤羽大喊:我看见了!星尘姐被潜规则了!

太过震惊的赤羽停下了动作,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海伊。

这是海伊压抑了许久的情感终于决堤!一把抱住,趴在她肩上哭得稀里哗啦,字不成句地抽泣着:你去那里……也一定会被……潜规则的……不要去……

赤羽才明白,原来海伊是在担心自己……

这让赤羽感到很开心很温暖。

但又很尴尬……

因为星尘没有被潜规则,本来就是星尘喜欢乐正绫,自己追求的乐正绫……

星尘看海伊对乐正绫很不满,她怕海伊不开心才让大家瞒着她的。

所以其他姐妹都知道绫尘在交往,只有海伊不知道,还把这个当成了潜规则……

赤羽搂住海伊,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原来这个家伙也有这么天真可爱的一面嘛。

之后姐妹们和星尘一起向海伊解释了老半天,才让她相信星尘没有被潜规则。

cyc_粟仓

我流all赤羽

赤依蹦迪组基友向

夹杂一张直男赤习习【?】

南北组要素注意

我流all赤羽

赤依蹦迪组基友向

夹杂一张直男赤习习【?】

南北组要素注意

未有刹那

玩一下微博的王妃梗

“海伊姐姐,赤羽姐姐已经被你关在水池里三天了……”

“肯道歉了吗?”

“没有……你在池里养的水产都被她煮熟了……”

“海伊姐姐,赤羽姐姐已经被你关在水池里三天了……”

“肯道歉了吗?”

“没有……你在池里养的水产都被她煮熟了……”

未有刹那

蒸汽组

关键字:海伊生理期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1793653.html?weibo_id=4457684755065649

关键字:海伊生理期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1793653.html?weibo_id=4457684755065649

未有刹那

如果海伊是姐姐赤羽是妹妹

这里是哪?海伊迷惑地望着四周,全部都是空白一片。

“……姐姐,海伊姐姐”

穿着粉色连衣短裙的桃红长发小女孩,正抱着自己的大腿,鼓着腮帮子眼泪汪汪地抬头看着自己。

“啊……赤羽……妹妹……”

小赤羽擦了擦眼泪,肉嘟嘟的小脸颊上重新露出笑颜,她用柔软的小手牵起海伊的手,带着海伊走过开满各种鲜花的小路,推门进入尽头的小木屋。

“海伊姐姐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小赤羽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海伊环顾小木屋,只模糊地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东西木制的家具,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手机玩多了,有些看不清周围……海伊用手揉了揉眼睛,想尽量看清楚些……

“海伊姐姐……”

小赤羽双手别在背后,扭...

这里是哪?海伊迷惑地望着四周,全部都是空白一片。

“……姐姐,海伊姐姐”

穿着粉色连衣短裙的桃红长发小女孩,正抱着自己的大腿,鼓着腮帮子眼泪汪汪地抬头看着自己。

“啊……赤羽……妹妹……”

小赤羽擦了擦眼泪,肉嘟嘟的小脸颊上重新露出笑颜,她用柔软的小手牵起海伊的手,带着海伊走过开满各种鲜花的小路,推门进入尽头的小木屋。

“海伊姐姐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小赤羽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海伊环顾小木屋,只模糊地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东西木制的家具,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手机玩多了,有些看不清周围……海伊用手揉了揉眼睛,想尽量看清楚些……

“海伊姐姐……”

小赤羽双手别在背后,扭扭捏捏的,好像在藏着什么。

“嗯嗯”海伊微笑着摸了摸小赤羽的头,柔软的头发手感格外舒适,让海伊有种像摸着喵星人一样的轻飘飘的治愈感~

“这是我存钱新买的杯子,之前打破了海伊姐姐的杯子,对不起!”

她很努力地想找到和之前一样的杯子,但跑遍了整个小镇的商店都没能找到……这已经是小赤羽所能找到的最可爱的杯子了,她不知道这个杯子会不会让自己最喜欢的海伊姐姐原谅自己……小赤羽低着头把小兔杯子举过头顶,小小的双手微微颤抖,她不自觉地闭着眼,紧张地等待着海伊的回音。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海伊接过小赤羽手中的杯子,白净光滑的陶瓷杯有着厚实的重量,上面印着粉色的小兔兔,非常可爱,海伊觉得这个小兔兔和眼前的小赤羽莫名地有些相像,她仿佛能看到小赤羽的头上长着一对毛茸茸的粉色兔耳朵。啊!不是仿佛,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小赤羽的头上有两只粉色的兔耳朵……明明刚才好像还没有啊!

“谢谢你呀,我很喜欢”

小赤羽像是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重新变得柔软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攀到海伊的大腿上侧身坐下,小赤羽稚嫩的小白腿贴着海伊柔软的大白腿,然后把小小的身体靠在海伊的胸口,柔软的桃色发丝蹭了蹭海伊脖颈,蹭得海伊直发痒,小赤羽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海伊的怀里,看起来非常安心,甜甜的奶香味窜进海伊的鼻尖,让海伊的大脑变得飘飘忽忽。海伊不自觉地就拥紧了小赤羽的身体,小小的身体抱起来甚为舒适,海伊的心都被这无与伦比的舒适感填满了。

“那海伊姐姐现在原谅我了吗……”小赤羽软软糯糯的声音直击大脑,然后传递至海伊身体的每个细胞,让她全身都酥了起来。

原谅!都可以原谅!不原谅她不是人!

这句话差点就要从海伊嘴里漏出来,抑制她漏出来的是她身为姐姐的威严与形象。

“嗯怎么办才好呢”海伊想要再捉弄一下怀里的小赤羽,她的目光随着小赤羽晃来晃去的粉色小兔耳朵不断地飘来飘去。

小赤羽发现了海伊姐姐的意图……她竖起自己的小耳朵送到海伊的手边,小脸也被一点点地染红……

“那……今天就破例让海伊姐姐摸摸我的耳朵……”

海伊用手轻轻地揉捏着小赤羽的耳朵,被捏住的瞬间,小赤羽的口中不禁漏出了令她害羞的声音,她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个声音更是刺激了海伊的大脑皮层,她的兴致变得更加高涨了!索性从开始的轻轻揉捏,变成用手握住小赤羽的粉色耳朵上下磨蹭着手心。毛茸茸暖乎乎的触感让海伊欲罢不能!

海伊有些粗暴的触碰,让小赤羽的脸颊变得好似滴血般赤红,一直忍耐着使她的眼睛都被泪水模糊了。

“………海…伊姐姐……轻点……哈…啊……有点痛……”

“都快吃午饭了海伊怎么还没起,小羽,你去叫一下海伊吧”

“好”

赤羽推开海伊的门,只见睡梦中的海伊露着奇怪又恶心的笑容,口水还淌了一枕头……看得赤羽一阵哆嗦……

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梦啊………

“起床啦海蜇皮……”

海伊还是沉沉地睡得像头猪一样。

赤羽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她靠近海伊耳边,轻轻地叫唤:“海伊姐姐,起床啦”

海伊猛地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抱住赤羽,蹭的赤羽满脸口水:“赤羽妹妹,海伊姐姐最喜欢你了~”

“谁是你妹啊!恶心死了。快点起床吃午饭啦!”

刚才那话居然被听见了吗?好想去死!赤羽赶忙跑到洗手间,用凉水冲了冲自己红得快滴血的脸。

海伊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是梦啊……

现在想想哪里都很奇怪……

不过,实际上那不是梦,而是另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海伊只是碰巧在睡觉的时候穿越过去了。

未有刹那

赤羽想和海伊搞好关系。慎入。【蒸汽组】

赤羽视角。


赤羽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妹妹海伊,

她一直想和海伊搞好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

海伊一见到她就像见到鬼一样,

明明她已经把说话的声音放得非常温柔了……

她想了各种办法,比如送礼物啊,

给她好吃的啊,带她去玩啊……

能讨女孩子欢心的全都试过了……

赤羽努力了很久,关系还是很差……

唉……


海伊视角。


听说五维家领养了很多孩子,

但海伊逛完一圈都没发现一个小孩的踪影。

有点奇怪,不过没事,

因为现在开始自己就要过好日子了~美滋滋~


后来她才知道五维家一直在收养女儿的理由……

但晚了……

五维家的独生女赤羽是个精神分裂,

一到晚上就会变得像一...

赤羽视角。


赤羽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妹妹海伊,

她一直想和海伊搞好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

海伊一见到她就像见到鬼一样,

明明她已经把说话的声音放得非常温柔了……

她想了各种办法,比如送礼物啊,

给她好吃的啊,带她去玩啊……

能讨女孩子欢心的全都试过了……

赤羽努力了很久,关系还是很差……

唉……


海伊视角。


听说五维家领养了很多孩子,

但海伊逛完一圈都没发现一个小孩的踪影。

有点奇怪,不过没事,

因为现在开始自己就要过好日子了~美滋滋~


后来她才知道五维家一直在收养女儿的理由……

但晚了……

五维家的独生女赤羽是个精神分裂,

一到晚上就会变得像一头野兽,

海伊逃也逃不掉。

她白天就和正常人一样,

好像完全不知道晚上的事……

稚嫩的海伊已经被赤羽侵犯凌辱了N次,

不管精神还是身体都受到了无法恢复的伤害……

现在她看见赤羽就开始条件反射地发抖,

她想逃跑,但无处可逃……


今天的赤羽也在为了和海伊搞好关系而努力着。 

雾忧君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听到她们的翻唱呀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听到她们的翻唱呀

未有刹那

神明的游戏【蒸汽组】【南北组】

有一个脑洞,cp是南北组和蒸汽组,实在太多了,就随便大概简略地写一下设定。对,设定那么多就是想让她们补魔。

=========分割线=========

这是神明的娱乐游戏。被神明选中的人会拥有特殊能力,主要分两种人,一种是拥有战斗能力战斗姬,一种是拥有补魔能力的补魔姬。战斗姬必须和补魔姬组合才能长久的战斗下去,分开的话,补魔姬没有战斗能力就容易被杀死,战斗姬没有魔力战斗也会被杀死。

被选中的人会被迫与其他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才可以远离战斗重新过回安稳的生活。

补魔的原理是通过两人的灵魂接触传输魔力,常见的是接吻,传输力最大的是H。但不同组合可能会有不同的其他方法。

补魔姬的自身容量大...

有一个脑洞,cp是南北组和蒸汽组,实在太多了,就随便大概简略地写一下设定。对,设定那么多就是想让她们补魔。

=========分割线=========

这是神明的娱乐游戏。被神明选中的人会拥有特殊能力,主要分两种人,一种是拥有战斗能力战斗姬,一种是拥有补魔能力的补魔姬。战斗姬必须和补魔姬组合才能长久的战斗下去,分开的话,补魔姬没有战斗能力就容易被杀死,战斗姬没有魔力战斗也会被杀死。

被选中的人会被迫与其他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才可以远离战斗重新过回安稳的生活。

补魔的原理是通过两人的灵魂接触传输魔力,常见的是接吻,传输力最大的是H。但不同组合可能会有不同的其他方法。

补魔姬的自身容量大小决定了她能给多少个战斗姬补魔,个人意愿和魔力纯度特质可以决定她给谁补魔。

战斗姬也是差不多。

战斗姬觉醒时会拥有能力,很容易被发现,补魔姬只能通过与战斗姬接触看有没有魔力才能知道。基本两人碰一下对方的手就知道了,这是常用的检测方法。

洛天依就不是被专门检测出来的,而是某天走在路上一个人碰到她,然后那个人就自爆了……

洛天依是非常强大的补魔姬,不管容量还是质量都能称得上是一绝。除了乐正绫,没有人能用她补魔,其他低等级的战斗姬光是牵到洛天依的手就有被爆体而亡的危险。

乐正绫拥有无与伦比的战斗能力,机关曾多次让她与其他补魔姬配对,但没一个人能给她补得进魔力,基本上还没开始,补魔姬的力量就被吸空,连站都站不起来。机关在她身上耗费了太多,他们无论如何都想找到能给乐正绫补魔的人,这么强大的能力绝对不能浪费。之后洛天依和乐正绫相遇了。只是被充了一点的乐正绫就强到可怕……让人不敢想象她充满会是什么样子。

洛天依和乐正绫怀抱着希望,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两人一起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一路打败其他组合到达最高位后,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


赤羽是非常强大的战斗姬,但她绝对不想和别人接触,也不要别人的补魔。

空有一身技能却不愿使用,这让机关很困扰。

海伊听说当补魔姬有很多钱拿,就去参加了补魔姬测试,结果还测出魔力了。

海伊美滋滋地到机关内部,发现站着一整屋的补魔姬,而这些补魔姬居然全都是为赤羽一个人准备的。

机关宣布,只要谁能让赤羽接受她的补魔,就给她1000万的赏金!听得海伊口水直流。

但一个个轮着来,挨到海伊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机关安排海伊和赤羽出去增进感情,赤羽一脸冷冰冰的,只有海伊一路叽叽喳喳不知道讲了些什么。

就在赤羽想要快点回去的时候,突然一个流星锤直冲海伊砸了过来,一声巨响,海伊回过神时发现自己被赤羽抱在怀里,刚刚站的地方陷下去一个大深坑,房顶上站着一个拿着流星锤面目狰狞的红发双马尾女生。而且很狂的样子,那就是所谓的战斗姬吗……好可怕……还没等海伊怕完,赤羽一把火就把她烧的骨灰都不剩了。

接下来又跳出了四五个女生,攻势很猛烈,但依旧都被赤羽一招秒了。

战斗机自己也会恢复魔力的,就是很慢很慢,一旦用完,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恢复魔力。

这些小喽啰对赤羽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同等级别的再对付几十个赤羽也是绰绰有余。她不想继续消耗魔力,拉着海伊的手准备回机关。牵海伊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全身变得很舒适,其实这时候海伊的魔力就已经一点点地渗入赤羽的身体……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跳下一位嘴角长的美人痣的长发红衣少女,赤羽很厌烦,想要快点解决掉她,却没想到,下一秒,自己就被眼前这人的威压震得无法动弹。

赤羽从未试过这样的战斗,她拼尽了全力,而对方却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机关明明有说过自己是最强的,但这个少女不知道比自己强了多少倍!

赤羽被打得遍体鳞伤趴在地上,画面太过血腥,海伊吓得腿都软了,这简直就是单方面施暴啊!!!她想逃,但想起刚刚赤羽有救过自己,她试着动起了她的油嘴滑舌。

棕发少女颇感兴趣地停了下来,想看她下一步要做什么。

海伊蹲下抱住浑身是血的赤羽,听说补魔是这样补的,我也没办法!海伊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坚定地贴上赤羽的唇,瞬间!蓝色的光芒包围了赤羽的全身,她身上的伤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着!

一股暖流涌入了赤羽的每根血管,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再次睁眼时只见一个人腮帮鼓鼓地贴在自己眼前,吓得赤羽哇地就把海伊推倒地上滚了两圈。自己居然被补魔了!

但这不是现在该在意的,重要的是打倒这位棕发少女!再次交手时,乐正绫感觉到赤羽的力量远超刚才,她欣慰一笑,这两个孩子,可以期待,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赤羽不解,这人到底来干嘛的,打一半又不打了,是因为害怕自己了吗?只有这个不可能……

她连忙扶起路边的海伊,给她拍了拍灰尘,看见她身上的擦伤赤羽有些愧疚,自己连一个小女孩都保护不好,于是她就一路抱着海伊回到了机关,海伊自己能走,但她觉得这样的赤羽莫名帅气,于是也就装作受伤小鸟依人了一下~~

机关人看到赤羽抱着海伊就已经够吃惊了,听说赤羽被海伊补魔了就更加震惊了,多年的难题居然就这么解决了!

赤羽和总长说了今天的遭遇,前面总长还很淡定,但听到那个嘴角长痣的棕发女孩事情之后就开始浑身颤抖………

她到底是谁……这个疑问一直在赤羽心头萦绕……


另一边。

“天依,刚刚的打斗你看到了吧”

“嗯……不要让她们步我们的后尘……”

因为就算打赢所有人,游戏也不会结束,神明只会选人再次开始……而洛天依和乐正绫就是上届的胜者。

这次她们的目标已经不再是那毫无意义的第一名,而是——弑神。

未有刹那

【蒸汽组】梁祝小脑洞

梁海伊×祝赤羽(迷惑预警)


梁海伊和祝赤羽两人相互爱慕,


然而同窗三年都没发现对方是女扮男装。


毕业之后梁海伊处处暗示祝赤羽自己是女孩子,想让祝赤羽娶她,


才暗示了一半,祝赤羽就被家人带走被逼与马文才成亲。


一脸懵逼的海伊这才知道,


原来祝赤羽也是女儿身。


梁海伊深知这个世界女女相恋是不被允许的。



于是梁海伊求她万能的哆啦尘梦拿出如果电话亭,创造出只有同性才能成亲的...

梁海伊×祝赤羽(迷惑预警)


梁海伊和祝赤羽两人相互爱慕,


然而同窗三年都没发现对方是女扮男装。


毕业之后梁海伊处处暗示祝赤羽自己是女孩子,想让祝赤羽娶她,


才暗示了一半,祝赤羽就被家人带走被逼与马文才成亲。


一脸懵逼的海伊这才知道,


原来祝赤羽也是女儿身。


梁海伊深知这个世界女女相恋是不被允许的。



于是梁海伊求她万能的哆啦尘梦拿出如果电话亭,创造出只有同性才能成亲的世界。


然后梁海伊很顺利地就和祝赤羽结婚了~

因为那个时代没有同性生子技术,所以人类灭亡了。

人类灭亡就不会有哆啦尘梦,前后相悖,所以又恢复了原来的世界。

到了原来的世界,梁海伊又求哆啦尘梦,然后历史重复上演,


水火在一起→世界灭亡→世界恢复→水火不能在一起→求哆啦尘梦→改变世界规则→水火在一起……无限循环~


反正水火要在一起,世界多灭亡几次也无所谓的~

未有刹那

【蒸汽组】白蛇传小脑洞

白蛇伊×许赤羽

白蛇伊和许赤羽洞房花烛夜的时候,

沉醉的白蛇伊一不小心没收住自己的蛇信子,

蛇信子直插许赤羽的喉咙,

呛得许赤羽眼泪汪汪,

她赶紧施法让许赤羽睡着。

昨晚的梦对许赤羽来说过于真实,

于是醒来后,

她再三亲吻白蛇伊,

多次确认后才放心,

自己老婆舌头没那么长~

不然差距太大自己可能会在老婆面前抬不起头的…… 

白蛇伊×许赤羽

白蛇伊和许赤羽洞房花烛夜的时候,

沉醉的白蛇伊一不小心没收住自己的蛇信子,

蛇信子直插许赤羽的喉咙,

呛得许赤羽眼泪汪汪,

她赶紧施法让许赤羽睡着。

昨晚的梦对许赤羽来说过于真实,

于是醒来后,

她再三亲吻白蛇伊,

多次确认后才放心,

自己老婆舌头没那么长~

不然差距太大自己可能会在老婆面前抬不起头的…… 

未有刹那

【蒸汽组】攻略之路漫漫~

赤羽隔壁来了个新住客叫海伊。

她怀疑这个海伊是有意针对自己,

她脑子可能有毛病!

一天到晚都做些让自己发火的事!

赤羽一看见她连脑阔都疼。

不知道为什么海伊老是缠着赤羽,


而且不管赤羽对她发多大的火,

生多大的气,

第二天海伊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笑着我行我素。

赤羽觉得海伊一定是心怀不轨,

所以处处提防她,搞得赤羽心力交瘁!满肚子怒火!

她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海伊这家伙!


海伊并不是有意的,

她一心想和赤羽搞好关系,

却因为自己太过笨拙并且急于求成而屡屡出错……总是惹她生气……

甚至很多时候海伊自己都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惹赤羽生气的……

因为海伊实...

赤羽隔壁来了个新住客叫海伊。

她怀疑这个海伊是有意针对自己,

她脑子可能有毛病!

一天到晚都做些让自己发火的事!

赤羽一看见她连脑阔都疼。

不知道为什么海伊老是缠着赤羽,


而且不管赤羽对她发多大的火,

生多大的气,

第二天海伊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笑着我行我素。

赤羽觉得海伊一定是心怀不轨,

所以处处提防她,搞得赤羽心力交瘁!满肚子怒火!

她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海伊这家伙!


海伊并不是有意的,

她一心想和赤羽搞好关系,

却因为自己太过笨拙并且急于求成而屡屡出错……总是惹她生气……

甚至很多时候海伊自己都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惹赤羽生气的……

因为海伊实在是与世隔绝太久了……

赤羽对海伊吼叫发火不是一次两次了,

其实海伊也会受伤,

她经常因为赤羽的责骂而躲在墙角,

一个人默默哭泣,

但第二天就会重新满脸笑容地去面对赤羽,

因为前世,赤羽曾不止一次抚着海伊的脸对她说:最喜欢海伊的笑容了……


前世的海伊体弱多病,

走多了会喘,笑多了会咳……

声音大了也会咳,吃饭快了还会吐……

说话只能轻声细语,吃饭只得细嚼慢咽……

她从没体验过像普通人那样在外面全力奔跑,大声欢笑……每当看到其他孩子玩耍的样子,都令海伊无比羡慕……

海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床上度过……

日复一日,她不知道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直到有一天,海伊的父亲带了一个孩子,叫作赤羽。

那是海伊的父亲和其他女人所生的孩子。

海伊对父亲和那个孩子并没有什么怨恨……但她也没有和那位赤羽友好相处的打算……她只想像从前一样,一个人静静地呆着,然后,静静地死去。

但是赤羽却总是自顾自地闯进海伊的庭院,

和海伊说很多话,带很多好玩又新奇的东西和她一起玩,天天变着法子逗海伊开心。

海伊不明白赤羽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即使讨好她这个将死之人也没什么好处啊……

在海伊的再三追问下,赤羽才和很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回答: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那日赤羽在府内玩耍,一片粉色的桃花飘落至赤羽的鼻尖,赤羽拿下花瓣放在手中随性揉捏,花瓣使赤羽想起,她曾听说过父亲有一位女儿名叫海伊,海伊自小体弱多病,最爱桃花,所以父亲在她所住的庭院内种满了桃花。赤羽一时好奇,便走入了那片桃花林,越是深入,就越是觉得这里美得不像人间。一阵暖风拂过,粉白柔嫩的桃花瓣在庭院内随风缓缓飘落,深林满簇的桃花树下一位蓝发少女正抬头注视,少女有着倾世的容颜,但她看着桃花的眼神中却满是哀怜,少女纤柔娇弱的躯体隐约透着一股病弱的美,仿佛下一秒那位少女就会随风飘散,离开人间。那一瞬间赤羽的心脏前所未有地跃动,久久不能平静。

海伊很不理解……自己和赤羽都是女孩子,而且还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怎么想这都是有违天理的事情………但,被别人这样说喜欢,还是第一次……这让她胸口感到暖暖的……大概,暂时维持这样也不错吧。

因为赤羽的告白,海伊比以往更加注意赤羽了……虽然她自己也没发现,只是觉得赤羽身上好多优点,和赤羽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的回忆都被赤羽的身影占满。

本对生命毫无迷恋的海伊变得想要活更久,她想和赤羽做更多的事……但是,身体不允许。海伊的身体状况一直在恶化。

赤羽四处奔波为海伊求医看病,却没一个治海伊病的,赤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逐渐衰弱走向死亡,她对海伊说着鼓励的话语,同时也是在鼓励自己……

万策尽矣的赤羽在偶然间,遇到了一位自称能包治百病的道士……

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还剩一丝希望她就会全力去救海伊。

道士说,海伊作为人的寿命已尽,救不了。

但如果将她变为非人之物,就能得救。

只不过代价是,一命换一命。


赤羽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的命献给了海伊。

海伊得知此事后哭得声嘶力竭。

第二天,海伊也死了。

不过是作为人的海伊死了。

重新醒来后海伊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水母。

道士把她养在池塘里,

并告诉她500年后赤羽会重新转生,

只要海伊潜心修炼变成人形,

还可以与赤羽再续前缘。


回到开头。

海伊,加油~

装个病弱的样子说不定就能早点攻略赤羽哦~

雾忧君

赤羽中心全员向
第四弹!
水与火
(发现脑洞三张画不下,就多画了一点]就当是拖更的补偿了)
至于会不会有第五弹……看大家的留言好了 ​​​

赤羽中心全员向
第四弹!
水与火
(发现脑洞三张画不下,就多画了一点]就当是拖更的补偿了)
至于会不会有第五弹……看大家的留言好了 ​​​

未有刹那

第一次的小片段。【蒸汽组】

被海伊压在身下的赤羽异常地乖巧,她们两人都深知,能共同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有多么不易。


海伊软绵的唇在赤羽的身体由上至下,虔诚地落下如同雨滴般轻柔的吻,她不想漏掉她身体的任何地方。


当海伊如获至宝般用手指轻轻勾开赤羽那丝绸顺滑的内裤时,可爱的颜色占据了她的视网膜,让她不禁在脑内发出了感叹:“原来赤羽姐的这里和她头发一样是桃红色啊”


海伊低头亲吻那片桃红,柔软的毛发蹭得海伊嘴角发痒,让她又忍不住用脸颊蹭了蹭那里。

实在太过羞耻,赤羽弓起腰身想要制止海伊的这种行为:“停下……”


然而赤羽不知道,她被情欲浸染得略带沙哑的软绵声音听起来是多么诱人……


“不要,今天随我喜欢可...

被海伊压在身下的赤羽异常地乖巧,她们两人都深知,能共同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有多么不易。


海伊软绵的唇在赤羽的身体由上至下,虔诚地落下如同雨滴般轻柔的吻,她不想漏掉她身体的任何地方。


当海伊如获至宝般用手指轻轻勾开赤羽那丝绸顺滑的内裤时,可爱的颜色占据了她的视网膜,让她不禁在脑内发出了感叹:“原来赤羽姐的这里和她头发一样是桃红色啊”


海伊低头亲吻那片桃红,柔软的毛发蹭得海伊嘴角发痒,让她又忍不住用脸颊蹭了蹭那里。

实在太过羞耻,赤羽弓起腰身想要制止海伊的这种行为:“停下……”


然而赤羽不知道,她被情欲浸染得略带沙哑的软绵声音听起来是多么诱人……


“不要,今天随我喜欢可是赤羽姐你自己说的,说话算话哦~“ 

未有刹那

海伊感冒了【蒸汽组】

“咳咳…咳……赤草鸡……”

海伊感冒好几天……姐妹们轮流请假照顾她,今天轮到赤羽。

在一旁看手机的赤羽听到声音就立即来到海伊的身边,温柔地询问:“怎么了,渴还是饿”

“我想要快点好起来……”

海伊没了平时的皮劲,现在说话的声音软糯得像一摊水……这样的她,不禁让赤羽有些心动……赤羽稳住内心的动摇,掖了掖海伊的被角。

“………已经打过针了,多休息一下会好快点……所以你先睡觉吧。”

海伊不顾赤羽刚盖好的被子,把手伸到外面拉住赤羽的手腕。

“听说把感冒传染给别人,就会好……所以……赤草鸡……我可以传染给你吗……咳咳……”

“……怎么可能……再说要怎么传染……”

海伊招了招手,示意赤羽...

“咳咳…咳……赤草鸡……”

海伊感冒好几天……姐妹们轮流请假照顾她,今天轮到赤羽。

在一旁看手机的赤羽听到声音就立即来到海伊的身边,温柔地询问:“怎么了,渴还是饿”

“我想要快点好起来……”

海伊没了平时的皮劲,现在说话的声音软糯得像一摊水……这样的她,不禁让赤羽有些心动……赤羽稳住内心的动摇,掖了掖海伊的被角。

“………已经打过针了,多休息一下会好快点……所以你先睡觉吧。”

海伊不顾赤羽刚盖好的被子,把手伸到外面拉住赤羽的手腕。

“听说把感冒传染给别人,就会好……所以……赤草鸡……我可以传染给你吗……咳咳……”

“……怎么可能……再说要怎么传染……”

海伊招了招手,示意赤羽靠近,

赤羽弯下腰凑近海伊的脸,越靠近越是感到自己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接着就被海伊环住了脖子,重心不稳的赤羽为了防止压到海伊,赶紧用手趴在床上撑住自己的身体,两人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对视着。

在如此近的距离看着这样娇弱的海伊,赤羽不禁吞了口唾沫……海伊朦胧一笑,贴上赤羽的唇,接着用自己柔软的小舌轻轻舔舐撬开赤羽的贝齿。呆住了的赤羽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她小心翼翼地探试着用自己的舌迎接海伊的,湿润柔软交缠在一起,久久不愿分离。

“把我的感冒拿走吧……”

海伊那充满了诱惑雾气朦胧的蓝瞳汪汪地注视着赤羽,看得赤羽精神恍惚……

“嗯……”

你说什么都好。


之后赤羽只隐约记得那天海伊身体的每个地方都烫得令人失智。




因为第二天她们两个都发烧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