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蒸汽组

10898浏览    14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3 23:47
雾忧君

赤羽中心全员向
第四弹!
水与火
(发现脑洞三张画不下,就多画了一点]就当是拖更的补偿了)
至于会不会有第五弹……看大家的留言好了 ​​​

赤羽中心全员向
第四弹!
水与火
(发现脑洞三张画不下,就多画了一点]就当是拖更的补偿了)
至于会不会有第五弹……看大家的留言好了 ​​​

雾忧君
是水火和南北的四人约会,背景就...

是水火和南北的四人约会,背景就随便糊弄了○| ̄|_是在游乐场,有时间也想画一下在游乐场玩的短漫 ​​​

是水火和南北的四人约会,背景就随便糊弄了○| ̄|_是在游乐场,有时间也想画一下在游乐场玩的短漫 ​​​

Crystallize
当然我看评论肯定是只选一个了,...

当然我看评论肯定是只选一个了,我看哪个顺眼选哪个憋(所以别看我写了那么多标签)

当然我看评论肯定是只选一个了,我看哪个顺眼选哪个憋(所以别看我写了那么多标签)

holyyy

很久之前的搞的蒸汽组设定,就是内个保镖x大小姐
p2是因为自己太皮了导致自己保镖受伤
当事人十分悔恨,但是第二天该皮还是继续皮了⁽⁽꜀(:3꜂ ꜆)꜄⁾⁾ ​​​

很久之前的搞的蒸汽组设定,就是内个保镖x大小姐
p2是因为自己太皮了导致自己保镖受伤
当事人十分悔恨,但是第二天该皮还是继续皮了⁽⁽꜀(:3꜂ ꜆)꜄⁾⁾ ​​​

蔷薇星盆栽培养员🌟
-你的愤怒、就由我来平息吧。...

-你的愤怒、就由我来平息吧。


       温柔的海之声混杂在火焰的愤怒之中,就连鱼群也为此感到惋惜,但少女仍然执意如此、她愿与那烈火一同化为那空气中的雾珠。


灵感来自菲尼克斯的羽翼。

-你的愤怒、就由我来平息吧。




       温柔的海之声混杂在火焰的愤怒之中,就连鱼群也为此感到惋惜,但少女仍然执意如此、她愿与那烈火一同化为那空气中的雾珠。

 


灵感来自菲尼克斯的羽翼。

咕噜困

哈哈哈哈哈哈哈赤海is real!
小水母:一夜之间变成国服第一赤羽吹
(占tag

(为什么我发个微博截图比写蒸汽组热度还高,sad

哈哈哈哈哈哈哈赤海is real!
小水母:一夜之间变成国服第一赤羽吹
(占tag

(为什么我发个微博截图比写蒸汽组热度还高,sad

一只壳君

【南北组】【赤羽x海伊】微博800fo贺文

★意义不明的一篇文x

似乎不管是哪个年龄层面的学校,都会有这样一种存在。

——校霸。

洛天依看着眼前拦住自己去路的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无奈地叹口气。

“小妹妹,刚开学,咱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借两小钱来花花?”染着花花绿绿颜色头发的男生笑着,右手摊开,手心向上抖了抖。

才不会给你嘞。

洛天依将身后书包解下,抱在怀里,假意做出个给予的动作,却是趁对方不注意扭身就跑。

“可恶!站住!”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耳边的风也呼啦呼啦地刮着,转过几个角,绕过几个孤单的行人,身后的人总算是因为担心被人发现而不再追了。

“呼…呼…”

洛天依靠在学校外红漆的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未等她把气喘匀...

★意义不明的一篇文x




似乎不管是哪个年龄层面的学校,都会有这样一种存在。

——校霸。

洛天依看着眼前拦住自己去路的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无奈地叹口气。

“小妹妹,刚开学,咱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借两小钱来花花?”染着花花绿绿颜色头发的男生笑着,右手摊开,手心向上抖了抖。

才不会给你嘞。

洛天依将身后书包解下,抱在怀里,假意做出个给予的动作,却是趁对方不注意扭身就跑。

“可恶!站住!”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耳边的风也呼啦呼啦地刮着,转过几个角,绕过几个孤单的行人,身后的人总算是因为担心被人发现而不再追了。

“呼…呼…”

洛天依靠在学校外红漆的墙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未等她把气喘匀,目光随意一瞥身后,差点当场岔气。

完蛋,校服得洗了。

学校外的墙是前段时间为了迎接新学期刚漆上的,这会儿还没有完全干透,洛天依这一蹭,雪白的校服背后沾染了几点暗红色的漆。

“哎呀,这下麻烦了。”突然有声音自身边响起,洛天依回头看去,却被一只放大版的水母吓了一跳,定了定神再看,却又发现这只是个水母头饰。

这个头饰是不是有点大了?脑袋不会重么?

洛天依瞪着那只水母,发呆。

“喂喂。”有小手在眼前晃了晃,洛天依将注意力从水母上扯开来,看向手的主人。

是个小姑娘。

“我叫海伊,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么?”小姑娘笑得甜,虎牙呲咧着,笑得蓝色眸子弯成了月牙,里头似有盈盈波光,好似日光照耀下的碧蓝汪洋。

洛天依点了点头,“是的,高一。”

“啊!我也是高一的!”海伊的双眼更亮了,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兴奋,“哪个班哪个班!”

“我是A班的。”想到今早兴致勃勃地拿着分班表告知自己的某人,洛天依弯眸笑了笑。

“啊!我也是!”海伊伸手拍了拍洛天依的肩,“那你以后就跟着姐混吧!姐罩着你!”

啊?

洛天依眨了眨眼,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

“因为我比你大!”刚刚笑得甜美的小姑娘现下勾着唇角,下巴一扬,抬头挺胸,分外自豪。

洛天依低头看了一眼,又看一眼,最后将目光转到自己身上。

是比自己大。

“但是,我还是不能叫你姐。”洛天依点了点头,一脸认真。

“为什么!”海·大姐头·伊瞪着眼,鼓着腮帮子,一脸受伤,“我很强的!”

洛天依笑笑,没有继续说话,她将包背在身上,遮挡住那几点红漆后,往校门口走去,行了几步见海伊没有更上来,便又回头说道,“走吧,快上课了。”

海伊是个非常健谈的女孩子。

当然,健谈只是种好话,如果非要让洛天依找个更确切的形容,应该是聒噪。

从校门口到教室这一路,海伊喋喋不休的小嘴几乎将这所学校所有的八卦全给洛天依抖搂了一遍。

下到楼道里的扫地大妈,上到高坐办公椅的学校校长。

“啊对了,你刚刚来的时候,是被人追了吧?抢钱?”

话题突转,洛天依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那两个人不是本校的,只是借了本校两个校霸的名头而已。”说着,方才还一脸兴奋地絮絮叨叨的小姑娘撇了撇嘴,神情带了几分不屑,“不过没事!我很强!我可以罩着你!”

到头来还是念念不忘着要让洛天依喊她姐姐。

洛天依无奈地笑笑,想要说点什么,末了却想起了某人早上嘀嘀咕咕着说要陪自己到班上,以显示自己被她罩着的话来。

不管怎么说,要说找人罩自己,家里那个大小姐脾气的真校霸怎么看都比眼前这个咋咋呼呼又皮的不行的女孩子来的好吧?

似乎是因为真的与洛天依投缘,又或是班上没什么人会愿意这么安静地听海伊一个人的单口相声,洛天依就这么被海伊拉着成为了同桌。

“刚好身高也合适,是吧?”海伊冲着洛天依比了个wink。

洛天依笑笑,应下。

“哎哎哎,说到校霸,你知道嘛,这所学校真正的校霸是两个女孩子哦,”位子还没坐热乎,海伊便又凑了过来,状似神秘地说着,“而其中一个,是我妹妹。”

洛天依收拾书包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疑惑地看向身边的女孩子。

其中一个校霸她不仅认识而很熟,另一个…怎么看也不像是这家伙的妹妹的感觉吧?除了胸部的大小,年龄和年级怎么看都比眼前这个小皮孩来的大。

“哼哼,”海伊笑的得意,虎牙又呲咧出来,摇头晃脑的,“这件事啊,说来话长…”

听到这,洛天依默默撇开脑袋,作不愿倾听观。

“但是我会长话短说的!”见身边新认的“妹妹”似真有不愿倾听之势,海伊忙伸出双手,抓住了洛天依的胳膊,蓝色的眸子泪汪汪的。

洛天依颔首,示意她继续。

“我家在平行四界那边,那小区刚建好的时候,只有我和我老姐两户人家,”海伊鼓了鼓腮帮子,“她是第一户搬进去的,加上年龄比我大,所以她是我老姐,我认了。”

“然后!”小姑娘敲了敲桌子,神情愤愤,“我好歹也是第二户搬进去的,被后来的人叫姐姐没问题吧?但是!总有那么一个喜欢和我作对的妹妹,脾气暴躁还老喜欢动手动脚,明明是第四个搬过来的却丝毫没有先来后到的意识,叫我一声姐姐又不会掉块肉啊混蛋!”

身边的小姑娘看上去似乎真的很愤怒,但细究一下,洛天依却咂摸出一丝不对来。

动手动脚是怎么个意思?

“小时候玩游戏,那一片除了个三无少女诗岸,都喊她火妹妹来着,咱是水,水克火,怎么着我也该是她的克星吧?可是你知道她怎么说的么?”海伊看向洛天依,神色郁郁,但脸颊却有些微可疑的粉红,“她说要把咱烧干!烧干!好家伙…哼…哪有那种样子的烧干…”

洛天依越听越咂摸出不对来,说就说吧,您脸红啥?

还有什么水火的,中二少女?

那您应该是属浪的吧。

海伊还在絮絮叨叨着,洛天依已经在心里吐槽不下百遍了。

突然,身边的海伊止住了话头,双唇抿着,脸憋的通红,目光朝门口瞥一眼,又迅速移开。

洛天依看向外头,了然。

“海伊!有人找!”同班同学冲着班内大喊,而可怜的小姑娘在听到这声呼喊后,更是缩了起来,一个劲地想往洛天依身后藏。

这可不行啊。

洛天依皱了皱眉,伸手抓起海伊的手,将她牵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吧。”

“啊小天依你不知道她有多可怕的!我不去!”

眼前的小姑娘低声抗拒着,满脸委屈。

“可是你不出去,她如果进来了你不是会更惨?”洛天依觉得好笑,笑着掐了掐海伊柔软的脸蛋。

战战兢兢的小姑娘想了想,最终还是跟在洛天依身后走了出去,只是那步子迈的着实很是小心。

“赤羽姐。”洛天依牵着海伊的手走到门口,冲着来人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嫂子。”神色漠漠的人也冲着她点了点头,道。

所以这是什么奇怪的辈分啊?

洛天依面上表情垮了一瞬,内心吐槽着。

“阿绫怎么着也比你小一岁,你喊她姐可不太合适吧。”洛天依想了想,说道。

“没事,我们俩一直都是互相喊姐的。”说着,赤羽冲着洛天依笑了笑,“叙旧的话就不多说了,改天约你和绫姐去撸串。”

赤羽看了看洛天依身后露出的一个小脑袋,抬手指了指,“我是来找你身后那家伙的。”

洛天依闻言笑了笑,将身后藏的紧的海伊往前推了推,后者瞪着她,似是无声控诉又似是难以置信。

原来你是卧底!你怎么可以!

仿佛是在这样说着。

“赤羽姐…”被推到前头的小姑娘哼哼唧唧的,半晌才不情愿地从嘴里挤出个称呼,就是那小脑袋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

“嗯。”赤羽微微低头看着她的发顶,轻声应道,半晌,又抬头冲着洛天依点点头,抬手扯在了海伊的校服后领,准备将人拉走。

小姑娘慌了神,上下唇一碰,一连串的夸赞就从嘴里不要钱似地蹦了出来。

“赤羽姐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美丽大方温柔端庄…”

海伊狗腿中夹杂着哀求的声音渐渐远去了,直到那两人拐进无人的小角落后洛天依还站在原地无奈地抽抽嘴角。

半晌,虽然知道赤羽并不会对海伊做什么出格的事,但到底还是担心占据了上风,洛天依抬步向着那小角落走去。

才刚靠近那监控拍不到的地方,洛天依便听见几声奇怪的声响,霎时红了脸。

这声音她也熟的很,家里的大小姐成天扯着她假意要浅尝的亲亲时,最后总是会变成由大小姐本人主导的,蛮横的,品尝直至咽喉的深吻。

那个时候洛天依的呜咽声便也是这样的。

隐忍,羞涩,却又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欢喜。

原来小姑娘和赤羽姐是这样的关系啊。

洛天依恍然大悟,半晌,又红着脸,急急忙忙地转身回了教室。

海伊回来的时候,眼角和脸颊都红红的,双唇紧抿。

原来烧干是这种烧干。

洛天依看着海伊,忍不住笑出声,最后却在海伊瞥过来的控诉的眼光中立马收了笑容,抿起了双唇憋笑。

“咳咳,就,刚刚妹妹不听话,我去训了她一顿。”海伊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脸颊更红了。

哦哦,是这样啊。

洛天依“了然”地点点头,拼命压抑着上扬的嘴角。

“真的!你别不信!”

海伊还在咋咋呼呼着,洛天依却已经有些想念家里那个被自己拒绝接送的大小姐校霸了。

一会儿放学去找她吧?

这么想着,上课铃也正好打响。

开学第一天没什么内容,老师也不拖堂,布置了作业便离开了。

海伊收拾好书包留在原位,说是她的“妹妹”一会儿下课会来接她,便不与洛天依一道了。

洛天依笑着应下后便拎着书包上了高二年级的楼层。

乐正绫的班级正好下课,洛天依背着书包站在门口,有几个前头出来的学长学姐看了她一眼,很快又移开视线离去了。

洛天依听到那些人说着今天的校霸不知为何神色怏怏后,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啊天依!”大小姐终于走了出来,一见到等在门口的人,神色激动,单肩背着的书包都差点扔掉。

“走吧,回家。”洛天依牵着乐正绫的手,晃了晃。

路上,洛天依絮絮叨叨地问了乐正绫许多关于赤羽的问题,后者俨然被问的醋意大发。

“我也是校霸啊,你怎么光问她的事不问我的事?我要生气了啊!”

洛天依笑笑,她单纯是起了cp脑心思,甚至想将海伊与赤羽的事写本小说,书名她都想好了,就叫《我的校霸“妹妹”》。

“绫姐姐,”洛天依突然停下步子,扯住乐正绫的手,后者显然被这声称呼喊昏了头,也不再吃醋,乐呵呵地停下,洛天依狡黠地眨了眨眼,道,“磕水火么?”

“蛤?”

aubefleurs

最后一小时勉勉强强赶上七夕?

蒸汽组!我非常可以!她们好棒ପ(´‘▽‘`)ଓ♡⃛

(et构图有参考,仅做练习

最后一小时勉勉强强赶上七夕?

蒸汽组!我非常可以!她们好棒ପ(´‘▽‘`)ଓ♡⃛

(et构图有参考,仅做练习

Gemolg
看什么看!没见过穿别人衣服的吗...

看什么看!没见过穿别人衣服的吗!

看什么看!没见过穿别人衣服的吗!

流星

火海小日常——夜

*赤羽视角

       “哈啊~”

        起夜回来,我迷迷糊糊的拧开了房门。

        走到了床前,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床前摆着一双拖鞋。床头柜上,一只胖胖的小水母正趴在上面,轻轻起伏着。

        抛开为什么水母能在陆地上生活甚至还会呼吸这些问题,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走错房间了。

 ...

*赤羽视角

       “哈啊~”

        起夜回来,我迷迷糊糊的拧开了房门。

        走到了床前,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床前摆着一双拖鞋。床头柜上,一只胖胖的小水母正趴在上面,轻轻起伏着。

        抛开为什么水母能在陆地上生活甚至还会呼吸这些问题,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走错房间了。

        “真是,都睡糊涂了。”

        伤脑筋地揉了揉头发,我轻轻谈了口气,刚想转身出门,突然听到了海伊吧翻身的声音。

        不自觉地回到了海伊的床前,眼睛似乎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眼前看到的是海伊的恬静睡脸,一呼一吸,如同潮汐一般。

        “这丫头,平时那么跳,没想到,睡觉的时候还挺乖的。”

        悄悄靠近海伊的睡脸,轻轻用手指捏了捏嫩嫩的脸颊,又怕把她惊醒一般急忙缩回了手。

        就在我抽回手时,从手背突然传来一丝奇怪的触感,这个触感就好像是睡衣边的蕾丝......

        处于好奇,我把视线移向海伊的枕边,一件睡裙整齐地叠好摆在那里,上面还放着一件粉红色的......

        这丫头,不至于吧......

        心里暗暗想到,我轻轻捏住海伊被子的一角,缓缓的拉开......

         一丝不挂。

         尽管已过立夏,夜晚的空气还是充满了凉意。

        突然暴露在空气中,令光着身子的海伊娇躯一抖,将整个身子蜷缩起来。

        这样一来......海伊洁净光滑的后背展现在了我的眼前。和不久前才看到的尘尘的后背不同,海伊的后背更加柔嫩更加冰凉,像是水做的一般,弹弹的,滑滑的。再往下是可爱的小屁股......

        啊,不好,情不自禁地就开始摸了起来。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我急忙帮海伊把被子盖好,脸上的似乎开始往外冒出热气。

        揉了揉自己的脸,稍微冷静了一下。再次确认了下海伊的被子是否盖严实,我才转身准备向门外走去。

        “冷......”

        一丝有些发抖的可爱声音钻入我的耳朵。

        听穹姐说,下半夜好像要降温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要把她叫起来吗?但又不想打扰她休息。还有什么办法吗?不......不如......

        犹豫了一下,我叹了口气,把手伸向了睡裙。

        “胖次......还是算了吧......”

        我轻轻褪去睡裙,全身只留下了一块布片。

        夜晚空气袭上了我全身的皮肤,带来了丝丝凉意。将睡裙叠好,放在海伊睡裙的上方,我悄悄的钻进了海伊的被窝。

         轻轻地从后面抱住海伊。她的身体似乎绷紧了一下,随后又放松了下来。海伊的体质使她的体表温度比较低,而刚刚我掀开了被子,当我刚接触到她的皮肤时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尽管一开始,怀中的海伊还会不安分地扭动两下,但后来大概是习惯了,便平静了下来。我刚刚还十分激烈的心跳也慢慢平稳下来。大概是我的体温比较高,被窝里的温度渐渐升高了,怀里海伊的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

        我能感觉到丝丝困意缠上了我。我也索性不在硬撑着,轻轻闭上了眼睛。

         “小海蜇皮,晚安~”......

*海伊视角

        我大概是鬼迷心窍了吧,大概是鬼迷心窍了吧。但是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啊......

        今天晚上突然起意,决定试试裸睡。然而,为什么这么巧啊!!!

         半夜我被开门声惊醒了,大概是谁走错了房间吧,起初我并不在意,反正不管是谁,发现走错房间之后很快就会出去,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然而现实是,一时兴起,想看看来的是谁,于是我翻了个身,然后,往外的脚步声,停住了。

        停住了!!!

        我都能感受到我的心脏停止了一秒。

        随着脚步声回到了我的床前,我调整好了我的呼吸,将努力地将心跳放缓,放缓。

         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到一只手伸向了我的脸颊,还有手的主人那一头红色的短发。

         是你吧!赤草鸡!是你吧!

         脸颊被轻轻地捏着。正当我烦恼要怎么办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睡裙和胖次,就被我叠好放了我的枕边。

        完!蛋!了!

        以上就是我现在所面临的状况。

        正当我表面平静内心波澜万丈的时候,疑似赤羽姐的这位捏我脸的动作突然间停了下来。

        没等我疑惑什么情况的时候,被子被人拉了起来。

        从温暖的被子到充满凉意的空气,我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发出哀鸣。更何况,此时此刻,还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的每寸皮肤......

        我全身一抖,忍住了尖叫,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转向另一个方向。

        但是......

        这个赤草鸡竟然上手了!!!

        我感觉到后背上被人摸来摸去,但要我现在这副模样转过去叫她住手,我肯定会因为害羞心脏骤停的吧。现在我只能红着脸默默地忍受着。

        就在快要摸到奇怪的地方时,赤羽姐突然停下了动作,让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帮我盖好了被子,赤羽似乎转身离开了。

       放松下来的我才重新感觉到了丝丝凉意。被窝里的温度早已散去,冰凉的感觉让我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冷......”

        无自觉的呻吟出声,似乎被已经要离开的赤羽姐听到了。我在心里暗暗叫苦,但也没有办法。

         正当我绞尽脑汁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

        被子又一次掀开来,还未再感受到冰凉的空气,一具温热的身体已经贴到了我的背上。

        赤羽姐?!

        内心无声地大喊着。

        赤羽姐和我不同,因为体质缘故体温一直都比较高,这个时候对我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一般。赤羽姐的皮肤绷紧又有弹性,散发着热度。我和她的皮肤静静贴在一起,一丝丝热量温暖了我的身体,还有我的心。

        在赤羽姐的怀里,我一直提着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渐渐地,我又进入了梦乡。

        小羽姐,晚安......

        .......

*星尘视角

      和往常一样,我来到了海伊的房间,正打算叫她起床,但是......

      “哈啊......啊,尘尘早上好啊。”

        小羽姐打着哈欠向我说着早安,而且连衣服都没有穿。她边上,海伊似乎还在沉沉地睡着,两只手臂正环在小羽姐的腰间,和小羽姐一样也光着身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眼神的异样,小羽姐也清醒了一点,环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急忙想从床上爬起来想向我解释什么。

        但睡梦中的海伊却突然上前紧紧抱住小羽姐。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中,两具光溜溜的身体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赤草鸡,最晚真舒服啊,诶嘿嘿~”

        “别叫我赤草鸡!还有,别说让人误解的话啊!啊,尘尘,听我解释!!!”

        “海伊,小羽姐,早上好~”

         我露出了微笑,对面前的两个人道了声早安

         然后......

         “啪!”的一声关上了海伊房间的门。

         啊,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算了,回去再睡一觉吧。

        ............

 

—火又鸟—79°梦境麋药

“嘘(..•˘_˘•..) ”
是接力!!!
本来想画十指相扣的但是能力有限orzz
 

“嘘(..•˘_˘•..) ”
是接力!!!
本来想画十指相扣的但是能力有限orzz
 

小早川塵也

手书宣传,猜猜我是谁w

求弹幕评论,求求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9349281

手书宣传,猜猜我是谁w

求弹幕评论,求求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9349281

aubefleurs

是约的曲绘!
av69909600蒸汽组原创曲,超级好听!大家冲呀!

是约的曲绘!
av69909600蒸汽组原创曲,超级好听!大家冲呀!

雾忧君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听到她们的翻唱呀

昨晚听着紗痲摸的一个蒸汽组,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听到她们的翻唱呀

余果。

最近炒鸡喜欢五维介质
是蒸汽组_(:з」∠)_原图p2
几百年没用过p图软件差点不会扣图,十分粗糙,不喜轻喷_(:з」∠)_

最近炒鸡喜欢五维介质
是蒸汽组_(:з」∠)_原图p2
几百年没用过p图软件差点不会扣图,十分粗糙,不喜轻喷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