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原姐妹

112浏览    5参与
Grunt

二十一.【近视】

(背景为两人婚后,芽衣接管学院)

    半夜一点。

     当芽衣第n次摘下眼镜揉着眉心时,柚子终于忍不住发声。

      “芽衣!休息一下吧,眼睛会吃不消的。”

       正揉着眉心的芽衣闻言,将抬起的手放下,一双淡紫色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刚刚出声的柚子,微眯眼脸,成功激起了柚子的鸡皮疙瘩。...


(背景为两人婚后,芽衣接管学院)

    半夜一点。

     当芽衣第n次摘下眼镜揉着眉心时,柚子终于忍不住发声。

      “芽衣!休息一下吧,眼睛会吃不消的。”

       正揉着眉心的芽衣闻言,将抬起的手放下,一双淡紫色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刚刚出声的柚子,微眯眼脸,成功激起了柚子的鸡皮疙瘩。

      “那个,芽......芽衣,要是文件多的话,我就不打扰了……你,你继续”柚子想起了上次打扰芽衣办公后结果第二天腿软了一天的事,赶紧支吾着试图逃离某芽衣的“死亡凝视”。

        芽衣:“......柚子,回来,我没在瞪你。”放下手中的文件,芽衣站起走到离柚子不远处,才继续说道:“我只是感觉看东西变得模糊了,刚刚要眯起眼才看得清你。”说完还抬手准备揉眼睛。

         柚子一看芽衣的手准备揉上眼睛,立马上前握住她的手,难得严肃的板着脸:“都说了别这么拼命了,老是看文件,眼睛不近视才怪。”说完还是心疼得凑近,在芽衣的眼皮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唔......”被偷袭的芽衣顺势往柚子的怀里缩了缩,轻轻蹭着柚子的脖颈,闭了眼,全然不顾两人此时还是站着的。

        婚后的芽衣偶尔会对柚子露出这么毫无防备的模样,而柚子也乐于接受芽衣这偶尔的撒娇。就像此时的柚子,一点儿也没有刚刚板着脸教训人的样子,反而失笑的拍了拍怀里人的脑袋,轻含住芽衣光滑的耳垂,用气音在芽衣耳边呓语:“听话,我们明天去一趟医院测一下眼睛吧。”不出柚子所料,芽衣的耳朵依旧是那么敏感。芽衣一边红着耳微微颤抖着躲避面前人的“骚扰”,一边迷迷糊糊地答应着“嗯……”

          听到想要回答的柚子发出愉悦的笑声,将人挪到床边,安顿好后关上了灯,四周终于归于黑暗。

———————-我是时间分割线————-

          由于昨晚睡得有些晚,所以当柚子牵着芽衣出现在医院大门时,已是九点半了。原本睡眼惺忪的芽衣在感觉到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时,慢慢恢复了平常那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冷漠脸。站在芽衣旁边的柚子看到芽衣清醒后便松开了牵着芽衣的手,同时在心里暗暗感叹芽衣的表情管理,手上挂号的速度倒是一点没变。

      终于等到俩人了,医生先叫芽衣去测一下度数。

      度数表前。

      医生随手指了一下最下方的字母。

     芽衣:“........”

     医生又往上指了稍微大点的字母。

     芽衣:“.......”

     医生又往上指了俩排。

     芽衣:“........”

     医生推了推眼镜,指了最上面的那个字母。

     芽衣:“.......啧”

     柚子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看见芽衣越来越黑的脸,心疼中带着一丝想笑。在芽衣的脸彻底变黑之前,柚子绕到了度数测量表前,对着芽衣的方向,悄悄比了个心。

     就在柚子以为芽衣看不见她的“心”时,柚子惊讶的发现芽衣用手捂住了脸,露出的一侧耳朵通红,很明显,芽衣看见了,关键是还看清了......

      莫名的幸福击中了柚子,震得柚子当场傻笑。于是,医生面前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两个女人,一个站在后面,不知在想啥的嘿嘿嘿傻笑;另一个站在前面单手捂脸,企图掩饰满脸通红。

       医生:“.......我好想上前一人给一脚啊……”

       当然最后芽衣还是配了副度数更高的眼睛,被柚子牵着走出医院,走在回家路上的柚子已经不再那么担心了,因为她已经知道无论芽衣视力有多不好,她仍能看清自己:以后啊,就让她来担任芽衣的眼睛就好了,她们还有好多风景没有看呢……

        牵着芽衣的柚子不知道,跟在身后的芽衣眼中,从来都只有柚子,哪来的其他风景。

———End————-

虎眠

相拥而泣

台上

她一袭黑袍 更像是在准备参加谁的葬礼

然而 她只稳稳的坐了下来

讲了她和她的故事

平淡无奇 她眉头都没皱一下

留下来一句 都是假的

她知道 是时候该忘记了

台下

众人唏嘘 一哄而散

只剩下了 细微的哽咽

只有她留下了 微低着头

一袭红裙 更像是在准备参加谁的婚礼

格格不入

台上

她 弓着腰 戏谑的看向她 

希望能透过红裙 直达内心

能留下来 只能说明

台下那个

她 也有故事

她猛地抬头 目光如...

台上

她一袭黑袍 更像是在准备参加谁的葬礼

然而 她只稳稳的坐了下来

讲了她和她的故事

平淡无奇 她眉头都没皱一下

留下来一句 都是假的

她知道 是时候该忘记了

台下

众人唏嘘 一哄而散

只剩下了 细微的哽咽

只有她留下了 微低着头

一袭红裙 更像是在准备参加谁的婚礼

格格不入

台上

她 弓着腰 戏谑的看向她 

希望能透过红裙 直达内心

能留下来 只能说明

台下那个

她 也有故事

她猛地抬头 目光如炬 对上她的视线

台上

她 本能的后撤 后背撞上了冰冷的靠背

冷的出奇 也热的难受

她赶紧握住桌上唯一的一杯冷水 

想克制自己的感情

然而颤抖的双手 水撒了一桌

台下

她缓缓走来

台上

她不安的环抱住自己

缩在了灰暗的角落里

她的步伐 越见清晰

她的眉头 越见狰狞

她知道她做事一向小心

就连讲故事 她也亦是如此

她骗了所有人 除了她

因为

她就是那个故事的主人公

天雷勾地火

轰轰烈烈 何来平淡可谈

面对世人 这个秘密 不可公开

她站在了她的面前

一袭红裙 刺的她 眼睛无不难受

一袭黑袍 她尽力 依旧望眼欲穿

她一身黑袍 本该是为这该死的爱情送上最后的葬礼

可惜

她一身红裙 刺穿了她的防护 她最后的倔强 也碎了一地

她总是那么任性

悲伤的故事配艳丽的红裙

高傲的灵魂配低俗的理念

“一走了之很好玩?” 

她别过了脸 不想记起她

气愤的语调配霸道的强吻

“骗你的”  

她掰过她的脸 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以为只有你小心翼翼”

“只有你会骗人 我也会啊 ”

哭腔里带着戏谑

她自顾自的抱着她 抱得甚紧 

“这次不骗你了 我一直陪你”

她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

她回抱她 回了一个久久的长吻

“你总是那么任性”

她褪去一袭黑袍

她的泪水随泛红的眼角滑落

                                           

Grunt

四.【逛超市】

“芽衣!你要不要吃这个啊?”柚子指着面前的一个模样奇怪的水果问身边的芽衣。

芽衣略略一偏头,看了那个水果一眼,然后冷静的那头撇开了。

“这样啊……那这个呢?!”柚子指着边上的水果问。

“......柚子”

“嗯?”这样的柚子让芽衣觉得对面的是一只大型的金毛。。。

“这个和之前的这个,有什么区别吗?”芽衣无奈

“唔~还是有的,这个叫凤梨,之前那个叫菠萝.....”柚子不确定的挠挠头

芽衣叹了口气,便推着车往前走了

“芽衣芽衣,你想吃鱼吗今晚?”

“嗯……好”

“老板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两条”柚子随即便对老板讲

芽衣忍住头痛,轻轻拉了拉柚子的衣角“其实,不用这么多的”

“...

“芽衣!你要不要吃这个啊?”柚子指着面前的一个模样奇怪的水果问身边的芽衣。

芽衣略略一偏头,看了那个水果一眼,然后冷静的那头撇开了。

“这样啊……那这个呢?!”柚子指着边上的水果问。

“......柚子”

“嗯?”这样的柚子让芽衣觉得对面的是一只大型的金毛。。。

“这个和之前的这个,有什么区别吗?”芽衣无奈

“唔~还是有的,这个叫凤梨,之前那个叫菠萝.....”柚子不确定的挠挠头

芽衣叹了口气,便推着车往前走了

“芽衣芽衣,你想吃鱼吗今晚?”

“嗯……好”

“老板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两条”柚子随即便对老板讲

芽衣忍住头痛,轻轻拉了拉柚子的衣角“其实,不用这么多的”

“那不行,你想吃啊~^_^”

“你们俩姐妹感情真好”老板看了看两人,慈祥地说

芽衣默默收回了拉着柚子衣角的手,退到一边等她买好

一路下来,柚子每走过一个专区,都要问一遍“芽衣芽衣......”

最后芽衣实在忍不住了,说了一开始就想说的话“柚子,你也考虑考虑自己啊,不光买我喜欢的菜啊,你也要买你喜欢的菜啊……你脸红什么?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呐芽衣,我喜欢的,你会给我买吗?”柚子兴奋地开口

“嗯”

“那我喜欢你,给我吗?”柚子的脸上带上了期待的神色

“唔~这....这个”芽衣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连带着脸上都起了红晕

“哈哈哈哈哈哈哈芽衣你好可爱啊”柚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芽衣的脸上出现了恼羞成怒的表情,四下看看无人,迅速拉过笑得开怀的某柚,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这是赠品”

最后,芽衣拎着一堆食材和一只熟透了的🦐柚子走出了超市

“嗯……超市果然还是一个人来比较好啊……”回去的路上芽衣默默的想

“嗯……果然超市还是两个人去比较好啊......”回去的路上柚子默默的想

———end———

Grunt

二.【换灯泡】

(背景芽柚两人大学时同居了)

“呐,芽衣!”来自浴室的柚子大喊

“怎么了?!”芽衣吓了一跳,快步走到浴室。

浴室里没有光传出来,同时柚子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灯坏掉了……”

芽衣的眉角抽了一下,说出口的却是“你先待着别动,我去找备用灯泡。还有......你别怕”说完自己的耳朵却先红了起来。

柚子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浴室里,幸好浴缸里的水是暖的,不然怕黑的柚子指不定要怎么抖呢……

过了一会儿,芽衣打着手电进来了。强光的照射让柚子有些许的不适,芽衣默默把光移到了天花板上。

“嗯……要是有个梯子就好了。”芽衣默默的想。

这是柚子拍了拍浴缸的边缘,对芽衣说“老妈买的这浴缸边缘还是挺宽的,芽衣...

(背景芽柚两人大学时同居了)

“呐,芽衣!”来自浴室的柚子大喊

“怎么了?!”芽衣吓了一跳,快步走到浴室。

浴室里没有光传出来,同时柚子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灯坏掉了……”

芽衣的眉角抽了一下,说出口的却是“你先待着别动,我去找备用灯泡。还有......你别怕”说完自己的耳朵却先红了起来。

柚子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浴室里,幸好浴缸里的水是暖的,不然怕黑的柚子指不定要怎么抖呢……

过了一会儿,芽衣打着手电进来了。强光的照射让柚子有些许的不适,芽衣默默把光移到了天花板上。

“嗯……要是有个梯子就好了。”芽衣默默的想。

这是柚子拍了拍浴缸的边缘,对芽衣说“老妈买的这浴缸边缘还是挺宽的,芽衣要不要踩在这上面?”

芽衣略一思索,便也答应了下来。

芽衣小心翼翼地站在浴缸的边缘,柚子在下面默默的给她打着光。

“呼~好了!”芽衣拧好灯泡后开心的对下方的柚子说,却不小心被柚子手中的手电筒照了一下眼睛,顿时一整眼花,脚底不自觉的滑了一下,整个人倾倒了下去。

这一下可把柚子吓坏了,手电筒都顾不上,张开手臂就要去扶芽衣,却忘了自己还在浴缸里。

“嘭!哗!”浴缸里的水由于芽衣的滑落激起一大片水花,连同柚子一起被砸进了水里。呛了好几口水的两人再起来时都愣住了。芽衣是穿着衣服进来的,但此时衣服全湿了黏在身上,让本来适应了黑暗的柚子在微光下看清了芽衣美妙的身体曲线。在黑暗的遮掩下,芽衣看不见柚子逐渐变红的脸以及渐渐变沉的眼,但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柚子的呼吸变重了!

芽衣下意识的想起身,但被柚子察觉其意图后一把拽了回来,这样一来,两人之间除了芽衣湿掉的衣服,可谓是一点阻碍都没有了。

静谧的气氛下,两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柚子在吻住芽衣前还在想“下次要不要把灯泡故意搞坏呢……”

——-end——-

Grunt

一.【放烟花】

“芽衣~芽衣~”欢快中带着暖意的声音在芽衣耳边响起,令原本闭着眼安睡的人睁开了眼睛,本能地寻找着喊名字的人。

“呐,芽衣醒啦!”柚子看见醒来的人高兴坏了。

“......怎么了?”许是刚睡醒的缘故,芽衣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暖意。

“快看外面!下雪了呢!”

“唔....是呢……”芽衣说着打了个哈切,坐了起来,被子自然下滑,露出的锁骨上点点红痕,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杰作。

柚子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看着芽衣的眼睛柔和了下来。

许是没听到回应,芽衣睁开半瞌的眼睛,发现了身边人的走神。

“唉芽衣你凑这么近干嘛?”突如其来放大的脸让柚子惊了一下,最近脸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芽衣~芽衣~”欢快中带着暖意的声音在芽衣耳边响起,令原本闭着眼安睡的人睁开了眼睛,本能地寻找着喊名字的人。

“呐,芽衣醒啦!”柚子看见醒来的人高兴坏了。

“......怎么了?”许是刚睡醒的缘故,芽衣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暖意。

“快看外面!下雪了呢!”

“唔....是呢……”芽衣说着打了个哈切,坐了起来,被子自然下滑,露出的锁骨上点点红痕,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杰作。

柚子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看着芽衣的眼睛柔和了下来。

许是没听到回应,芽衣睁开半瞌的眼睛,发现了身边人的走神。

“唉芽衣你凑这么近干嘛?”突如其来放大的脸让柚子惊了一下,最近脸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芽衣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娇羞的人,感觉和昨晚霸道的不是同一个人,什么都没说,下床去洗漱了,只是微微变扭的走姿仿佛在控诉着留在床上的那人的恶行。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在芽衣把工作都完成后,不知道何时消失的柚子又回来了。

“呐,芽衣,我们去放烟花休息一下吧!雪和烟花最配了!”柚子看着略显疲惫的芽衣轻轻的说。

“嗯?”芽衣不解地开口。随后就看见柚子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几束烟花。

芽衣看着柚子期待的脸,无声地叹了口气,随后说到“好吧……”还没说完便被柚子拉了起来,直往外跑。

两人跑到了略空旷的地方,开始摆弄着手上的烟花。

芽衣对手上的烟花不是很了解,毕竟她已经有好几年没玩过这个了……

似乎看出了芽衣的疑惑,柚子自告奋勇的帮她装好了。

点火。

“嘭!咻.....”看着在天空中炸开的烟花,芽衣入了神,有多久了,自己有多久没玩过烟花了......

柚子看着入了神的芽衣脸上的放松,终于轻松了一点呢……自从接手理事长的位置后,白天芽衣很幸苦呢,(晚上还要被自己闹)这么想着,柚子走上前搂住出神的芽衣,在她耳边轻轻开口“呐,芽衣,都说在盛放的烟火里可以看见喜欢的人呢,我刚刚就看见了芽衣你呢”出口的热气在芽衣耳边阵阵拂过,令本来就很敏感的耳朵顿时红了起来。

“嗯~”芽衣微微颤抖着回应了一声。

柚子继续在她耳边吹气“那芽衣看见谁了呢?嗯?”

芽衣颤抖的更厉害了,好半天才回了一句“你~”

柚子满足的亲了亲颤抖着的人,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看着眼前为她盛放的烟火,“芽衣辛苦了,爱你”

许是烟花的声响盖过了柚子的话,芽衣仿佛没有听见,只是嘴角微微上扬,身子往后倾了倾,整个人靠在柚子怀里,用只有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在心里说“我也爱你,柚子。”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