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毒

19.1万浏览    1539参与
卡尔特克#398

大家好!!!!!!我来宣传自己摊位在CP25的无料惹!!!!!摊位号是【L30】!!!


购买摊位上舟游周边的老板就能领取啦!!图太多放不下!!!有老板想看看其他的可以去围脖儿搜 烂杰克 !!!!


谢过各位老板!!!届时我还会带一些空白袋坐摊!!!如果有老板all摊可以提供定制签绘服务233333 欢迎来【L30】看看!!


摊位应该是在舟游区!老板认准!【L30】


谢谢老板们!!!!!!!!!!!

大家好!!!!!!我来宣传自己摊位在CP25的无料惹!!!!!摊位号是【L30】!!!


购买摊位上舟游周边的老板就能领取啦!!图太多放不下!!!有老板想看看其他的可以去围脖儿搜 烂杰克 !!!!


谢过各位老板!!!届时我还会带一些空白袋坐摊!!!如果有老板all摊可以提供定制签绘服务233333 欢迎来【L30】看看!!


摊位应该是在舟游区!老板认准!【L30】


谢谢老板们!!!!!!!!!!!

EN

《鲸鱼,海洋,黑暗的终点》插图合集 & 作者杂谈


封面由于发过一次就不再单独发了(封面指路http://infrastruct.lofter.com/post/30b3ecda_1c6a313ba,画师 @Rien )。

插图指路(可以的话请关注下原画师吧!):

p1 by @老赛普特

“黑色。黑色。黑色。

就像湛蓝的大海被粘稠漆黑的石油所污染,格劳克斯眼中的海洋被令人恶心的漆黑物质吞没。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至深的黑暗。它仿佛有生命一般,散发着混沌与邪恶的气息,在它们宿主的双眼中扭曲着,蠕动着,让蓝毒感到一阵恶心。”...

《鲸鱼,海洋,黑暗的终点》插图合集 & 作者杂谈

 

封面由于发过一次就不再单独发了(封面指路http://infrastruct.lofter.com/post/30b3ecda_1c6a313ba,画师 @Rien )。

插图指路(可以的话请关注下原画师吧!):

p1 by @老赛普特

“黑色。黑色。黑色。

就像湛蓝的大海被粘稠漆黑的石油所污染,格劳克斯眼中的海洋被令人恶心的漆黑物质吞没。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至深的黑暗。它仿佛有生命一般,散发着混沌与邪恶的气息,在它们宿主的双眼中扭曲着,蠕动着,让蓝毒感到一阵恶心。”

http://infrastruct.lofter.com/post/30b3ecda_1c69948dc

p2 依旧by 老塞普特 

“火星,仿佛金色的碎片,飘啊飘啊,飘向海面,飘向星空的彼岸。”

http://infrastruct.lofter.com/post/30b3ecda_1c6bb944c

p3 by  @-KazN- 

“一股暖流涌进嘴中,柔软,温暖,如同她眼中那红色的太阳般,令人沉醉“

http://infrastruct.lofter.com/post/30b3ecda_1c706c034

———————————————

    好久不见,我是作者EN。

    从2019年8月13日开始,到11月15日的终章,这篇7万8千字的同人文算是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期间有幸得到了许多同好的帮助,也初次斗胆为自己的文约稿了封面与插图,总的来说虽然时间很短,而且因为是cp文的缘故并没有写出更宏大更详细的世界观,但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也算是学到了很多,在文笔上希望自己也有所进步。借此机会也认识了许多的朋友与老师,在这里再次感谢所有人对这篇文章、对我一直以来的帮助。

    这里先放上之前说了很久的问答——也就是Q&A环节。有很多未来的计划也会借此机会提到,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下去。

  • Q:想问老师心里鲸驹的相处方式

        A: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就如此有趣(笑)。说到相处方式,这里就先扯一下我对斯卡蒂与格拉尼两人的理解吧。在我看来这两人的差别就如同天空与海洋一般,一边是乐观的傻白甜,一边则是在黑暗的过去里不断挣扎的老战士?——饱经沧桑的骑士与不谙世事的公主,这么形容或许有点过了,但我对两人的理解便是如此。或许格拉尼其实知道世界的险恶,但还是选择用那种纯真的态度面对这一切……不管怎么说,她就像个小太阳一般,耀眼,温暖(这个形容来源于一个之前看过的条漫)。对于斯卡蒂来说,这份光芒可能就是她在黑暗中所苦苦追求的;但正因为在黑暗中前行了太久,当面对光芒之时,反而会觉得刺眼,觉得不知所措。所以,面对这个小太阳,斯卡蒂可能会躲着,但更多的是在暗中保护她——这份光明,对她来说也许太珍贵了,珍贵到她不愿让周围哪怕一丁点的黑暗玷污她。所以回到问题上,我心中鲸驹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斯卡蒂愿意为格拉尼挡下世界的黑暗,格拉尼则为斯卡蒂驱散她心中的黑暗——这就是我最爱的她们。

  • Q:最初为什么会决定写文

        A:怎么说呢?曾经我在b站当过一段时间的up主,也有过播放破10w的作品,但做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自己可能更适合写作吧,(因为视频文案经常被人夸写得好),当然视频出于某些原因在这里就不放出了,毕竟是两年多前的事情。我自己呢,也是个喜欢讲故事/听故事的人,脑洞也经常乱开,所以当我想到一个cp的梗后,就决定写成鲸驹的了。详细的会在关于灵感的问题里面说。

  • Q:这篇文的灵感来源可以透露一下吗?

        A:灵感来源有两处,一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斯卡蒂的满信赖语音:“当你经历漫长黑暗,终于浮出海面——睁开眼睛的刹那,灿烂星空蒂落眼眶,无垠波浪拂过面颊,眼泪和家的味道,都是咸的”。原本斯卡蒂实装的时候,她的造型并不吸引我,甚至《骑兵与猎人》的剧情在我看来也并没有那么出彩,以至于斯卡蒂的池子我碰都没有碰。但有一天,出于好奇,也是在朋友的安利下,我去看了斯卡蒂的资料,没想到一下就被这句话抓住了。我从这句话里读出了一种凄美感,一种在灾难结束后回望时,看到的是依旧美丽的银河,可银河之下的景色却再也回不到从前。悲怆,凄凉,无奈,却又美的令人窒息。所以当时就想以这句话发展一个糖——“眼泪和家的味道都是咸的,而你却是其中的一丝甜味”这样,现在写出来感觉无比中二的台词。于是就先脑补了结局的画面。这时候有人会问了,“所以是怎么写成7万字中篇的?”,这就要扯到另一个灵感来源,不过称作我的个人习惯也许会更合适——我喜欢先刀后糖。之前写的另一篇同人文也是,95%的篇幅都是女主被幻觉和过去折磨的半死不活,在最后的5%里让女主cp出来甜甜甜。不过这篇文里,傻白甜小马看着还是让人不忍心动刀,所以我稍微收敛了点。但归根结底,为了甜最后的几千字,硬是刀了几万字,回想起来,我也是有些佩服自己了(233)。

  • Q:还有什么后续的创作计划吗?

        A:之前有在lofter上放过一个卫星,有一篇鲸驹的🚗,当然脑补过的剧情还有芙蕾雅&恩赫莉娅的平行宇宙线(想给她们写个he)。虽说都有剧情的大纲,但很多细节都没有想好。手头上有一篇半原创的文正在写,目前定名为《雨祭》,有从萤火之森、君名、以及天气之子中获得一些灵感与设定,是一个bg恋爱向的文;另外一篇则是我从三月份就开始写世界观的大长篇,与魔法和科技的对立有关,甚至还用量子力学来解释了魔法(遇事不决量子力学,没毛病),但由于需要大量的背景资料研究,这里还在筹备阶段,短期之内不太可能写出来。如果对这篇兴趣足够的话,我可能会抽空放一部分世界观与设定出来。最后,我知道可能有人想问,《黑暗的终点》会出第二部吗?答案是不确定,但我的确为第二部留下了伏笔,最大的就是蓝毒在第五章里面的噩梦,以及暗示过的格劳克斯的过去。如果写的话,第二部的着重点应该会是格蓝,毒物组我还是吃的很舒服的,并且剧情上或许会更加克苏鲁。但目前并没有太多精力去准备,具体还是要看我的课业安排。不过大家请放心,目前还不打算断更,以后的故事也请期待哦。

  • Q:这篇是EN的第一部作品吗?如果不是的话,在之前有发表过任何作品吗?

        A:之前有提到过,自己在两年多前做过up主,那时也写过一篇半的碧蓝航线相关cp文,在那之前,如果非要再找的话……呃,初中时在贴吧写过的文?只不过当时能力有限,写的很玛丽苏,后来没活过一周就删掉了。但是碧蓝航线的文虽然发布过,这里就不提及名字了,毕竟是不同圈的作品,没有必要混在一起。但终归来说,写文还是很快乐的,后面我会努力写下去的。


    那么问答环节到此为止咯!感谢大家的提问!接下来由于期末考试我可能会消失三周的样子,之后的更新也可能会变的佛系一点,毕竟这学期在写文的同时也要兼顾两个写作课,压力着实有些大,为此提前向各位读者表示歉意。后面我会努力为大家带来更有趣的故事,也会尽全力描写我所想象的那些世界。

那么,我是EN,我们有生之年,再会。

EN.  于2019年12月10日

瞻末川九
“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呢?”“提议...

“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呢?”
“提议苹果派。”
“可行~等我把它搬到仓库里去我们就一起去吃叭!”
“我已经做好啦,我戴了手套......”
“真的吗!谢谢小蓝!!小蓝最好了!!!”
--------
你们也最好了
莫斯提马来了之后有人提自古红蓝出cp
我只想说先来后到(嚣张)
还是自己磕吧。。

“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呢?”
“提议苹果派。”
“可行~等我把它搬到仓库里去我们就一起去吃叭!”
“我已经做好啦,我戴了手套......”
“真的吗!谢谢小蓝!!小蓝最好了!!!”
--------
你们也最好了
莫斯提马来了之后有人提自古红蓝出cp
我只想说先来后到(嚣张)
还是自己磕吧。。

信鸮

挠头,想写蓝博(蓝毒和博士)

记一下,可能会咕

挠头,想写蓝博(蓝毒和博士)

记一下,可能会咕


途狸
蓝毒我爬墙回来了δδ

蓝毒我爬墙回来了δδ

蓝毒我爬墙回来了δδ

会欧的狗

蓝毒X博士(2)


occ警告 小学生文笔 蓝毒X博士


----------------------------------------------------

“我们罗德岛是一个制药公司,我们的药品用来帮助那些患有源石的同胞们。同时我们还为一些有源石病的人提供工作,让他们能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博士在这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向前走去。蓝毒在后面一边听一边走着。

这时,博士走向了了一扇门,上面挂着医疗部的标牌。打开门,蓝毒只见一个长了角小孩子拿着喷火器转头看向门口,在她的她后又一个一只手有羽毛的干员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睡觉。在她的桌子上还有一架小飞机。...

蓝毒X博士(2)


occ警告 小学生文笔 蓝毒X博士

 

----------------------------------------------------

“我们罗德岛是一个制药公司,我们的药品用来帮助那些患有源石的同胞们。同时我们还为一些有源石病的人提供工作,让他们能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博士在这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向前走去。蓝毒在后面一边听一边走着。

这时,博士走向了了一扇门,上面挂着医疗部的标牌。打开门,蓝毒只见一个长了角小孩子拿着喷火器转头看向门口,在她的她后又一个一只手有羽毛的干员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睡觉。在她的桌子上还有一架小飞机。“这里是罗德岛的医疗部,在那玩的是伊芙利特,是术士干员,那个睡觉的是赫默,是医疗干员。”话音还没落,伊芙利特就喊道“喂,博士,终于有新干员了吗,”说完转头就看向蓝毒“那个新来的,本大爷叫伊芙利特,来陪我一起玩吧。”

“诶,我吗?”蓝毒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跳。

“你不用理她,”博士笑道“她还是小孩。”

“哈?刚刚那句话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啊博士,再敢说本大爷是小孩子,信不信我烧你啊!”伊芙利特狠狠地盯着博士大声说道。

“伊芙利特!”在后面坐着的赫默似乎被刚刚那喊声吵醒了,她一下站了起来,像教育孩子一样对着伊芙利特说“别瞎吵,吓着新干员了。赶紧道歉!”接着她转向蓝毒说“不好意思,伊芙利特给你添麻烦了。我是里的一名医疗研究员,叫赫默。今后就请多指教”

蓝毒看向赫默说“我叫蓝毒,今天刚来罗德岛。今后还请你多多包涵。”

“对不起,新来的。”伊芙利特十分小声的对着蓝毒道了歉,但还是狠狠地盯着博士。

“对了,赫默,凯尔希呢?”博士问道。

“房间里。”赫默指了指远处的那扇门。

“谢啦”,博士一边走一边带着蓝毒走向了那扇门。

“咚咚咚”,博士敲了三下门

“请进”

博士打开了门走了进去,蓝毒就跟在后面。房间里摆在一张纯白色的桌子,桌子后是一位穿着淡绿色衣服和白色外套的女士正在埋头写字。

她抬头看了一眼博士,放下手中的笔说到,“哟,博士,终于找到新干员了啊。”

博士没有理她,对着蓝毒说“这位是凯尔希,是罗德岛的医疗部门的总管,同时也和我一样是最高管理者之一。”

“初次见面,尔希领导,我是蓝毒,今天是第一次来罗德岛。”蓝毒礼貌的道了声招呼

“叫我凯尔希就行,还有欢迎来到罗德岛。想必该说的你应该都听博士说了,就是等参观完之后来我这,我来给你做一个体检。新干员都要做的事,一会别忘了。”

“恩,好的。”

“那么,一会见。”凯尔希挥手向博士和蓝毒示意让他们出去,“我还有好多干员的身体检查报告没写呢。”

“那么,不打打扰你了,”博士说完就带着蓝毒走出了医疗部。经过赫默办公桌时,还看见伊芙利特正对着赫默坐在,听着赫默说话。

估计是在教育吧,蓝毒心想。

接下来,博士带她去了甲板,加工站等地方,接着他们来到了食堂。

“时间也不早了,我门就在食堂吃点东西吧。”博士说完,他们就走进了食堂。罗得岛的食堂不是很大但是十分的干净。与其说这里像食堂,不如说像一个餐厅,但里面几乎没有人。蓝毒看了看时间,发现早就过了饭点。博士和蓝毒挑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了下来。博士让蓝毒坐下自己跑到了厨房。蓝毒就在那里乖乖的坐下。过了几分钟,博士端着一盘热乎乎的汤面过来了。

“来,这是我们这的大厨古米做的。她在罗德岛是少数几能做好吃的饭的。来尝尝”

博士热情的的把面放在了蓝毒面前,蓝毒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唔姆,确实蛮好吃的,”说完蓝毒看了看博士,发现他的面前什么都没有。蓝毒看见博士一直看着自己吃,觉得不好意思,就问道”博士,什么都不吃吗?”

“啊,我的补充能量食物和你们不一样,而且我现在还觉得不饿。”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

吃完了饭,博士有带他去了自己的工作室,干员的训练师等一些地方,也遇到了遇到干员。最后他们来到了宿舍。放眼望去,罗得岛的宿舍是两座连在一起的环形楼,每幢楼都有七八层。

“这里是罗德岛的干员宿舍,你将来就会以狙击干员的身份在这里战斗,所以我也给你安排了一间宿舍。虽说是双人间,但实际上目前就你一个人住。”

“诶,狙击干员,可我还没有任何战斗经验…”

“不要紧,打着打着不就有了吗,我们罗德岛没有战斗经验的干员多了去了,一定没事的。”博士打断了蓝毒的话。

蓝毒犹豫了一下说“行吧,但是我只有一把威力不是很高的弩。”

“不要紧,交给火神改装一下就行。火神是我们这的重装干员,比较擅长铸造武器。她平时一般会在加工站呆着,你一会去凯尔希那顺便吧弩给她,就说博士让她改装强化一下。”

说话间,博士和蓝毒就来到了四楼的空房间。打开房间门,房间里的墙壁是清新的淡蓝色的,房间左右着一张白色双人床,只是下铺的床变成了桌子。桌子边还有一把塑料的深蓝色的椅子。正对着门的,是一扇窗户。与其说是一扇窗户不如说是一块像窗户一样的屏幕。蓝毒想窗户走去,点了一下便出来了许多图片,有海边沙滩的,热带雨林的,也有其他的风景。

“这是可以根据干员的喜好所调节的屏幕,用来帮助干员缓解心情的。这里的图片都是在真实的地方拍下来的”看到蓝毒走向窗户的博士解释道。

蓝毒把屏幕调成了天空的样子,毕竟蓝蓝的天空,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那我能先回一趟旅店把东西拿过来吗,博士?”

“当然可以,回来后别忘了去凯尔希那检查和火神那升级装备。”

“嗯,好的。”

“哦,对了,”之间博士在他的大衣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了两张卡,递给蓝毒,“这是你的房卡和干员卡,我差点都忘记了。那么就这样,我先回我的办公室了。”

 “那么,博士再见。”蓝毒说完就和博士走向了相对的方向。

回到了之前住的旅馆,又回到了被她一直当作中转站的房间。蓝毒收拾了行李,把房间进行整理,什么都没留下,仿佛没有人在这住过一样。蓝毒每次从这里开都会这么做,烦他也不是为了下一个旅人着想,她只是希望着自己不会再回到这个房间,没有在这住过,没有被别人排斥,一直有份稳定的工作。她离开了房间,走到了前台,把钥匙放在了桌上。老板看了一眼,问“还要帮你把房间留着吗?”

“欸,”蓝毒叹了口气说“留着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说不定又回来了。”蓝毒和老板道了谢后走出了小巷。她抬头望着天上的的乌云。乌云遮住了太阳,但是太阳光却依然从乌云的缝隙中透了出来。蓝毒向着罗德岛走去,天空中的乌云也越来越少。傍晚的余晖照在了罗得岛的大门上,蓝毒走了进去,回到自己房间。 

To Be Continued


我是来丢人的

屑博士来辽!
对没错叒是我。
没粮磕我要饿死了。奥利奥群主撒嘛北轲白毛控大佬你们人呢。粮都没了你们还在空空如也的粮仓上面跳极乐净土…【x】
p1 表情包遮p2的丑(免得直接放p2给人眼睛辣瞎)
p2 幼儿园小班格蓝(我可)(三年起步有期徒刑走起x)
p3 变小梗
p4 私设鸟人(x)刀客塔。【我√】

寒假咱天天搞格蓝√(包括群里那些大佬哦!)【要死就一起死,同生共死才是好兄弟x】(咱,是鸽手。)

屑博士来辽!
对没错叒是我。
没粮磕我要饿死了。奥利奥群主撒嘛北轲白毛控大佬你们人呢。粮都没了你们还在空空如也的粮仓上面跳极乐净土…【x】
p1 表情包遮p2的丑(免得直接放p2给人眼睛辣瞎)
p2 幼儿园小班格蓝(我可)(三年起步有期徒刑走起x)
p3 变小梗
p4 私设鸟人(x)刀客塔。【我√】

寒假咱天天搞格蓝√(包括群里那些大佬哦!)【要死就一起死,同生共死才是好兄弟x】(咱,是鸽手。)

咸鱼红今天画画了吗

昨晚两小时的屑画(。)
是深海组
画到后面越画越暴躁
p2单独把鲸鲨拎了出来

昨晚两小时的屑画(。)
是深海组
画到后面越画越暴躁
p2单独把鲸鲨拎了出来

言四季

博蓝の同人

   过于喜欢蓝毒而写的文,不喜勿喷,文笔渣,占tag抱歉,里面博士私设:直男,理智归零时做事风格会变化,但本人并不会记得失去理智是做了什么,不是太爱说话。此为上述。


 


  此为上篇,往下正文。


昏暗的房间内,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但,每到早上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响起。


  “嘀,嘀嘀,嘀嘀嘀........”


  我睁开了眼,熟练的伸出手,关闭了床头的闹钟,试图继续入睡,但一想起赖床的后果,身体没由来的涌起一丝寒意,便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甩了甩头,好快速清醒。


 ...

   过于喜欢蓝毒而写的文,不喜勿喷,文笔渣,占tag抱歉,里面博士私设:直男,理智归零时做事风格会变化,但本人并不会记得失去理智是做了什么,不是太爱说话。此为上述。


 


  此为上篇,往下正文。




昏暗的房间内,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但,每到早上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响起。


  “嘀,嘀嘀,嘀嘀嘀........”


  我睁开了眼,熟练的伸出手,关闭了床头的闹钟,试图继续入睡,但一想起赖床的后果,身体没由来的涌起一丝寒意,便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甩了甩头,好快速清醒。


  等清醒的差不多了,便下床,更衣,洗漱。将床铺整理好后,我走到了窗户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窗外耀眼的阳光似乎等候多时了,急不可耐的闯进了我的房间。


  看来今天会是很棒的一天。事实也确实如此。


  按照惯例,到了食堂后,先和在食堂各位干员互道了声早安后,便开始吃我的早点:几片面包,一个煎鸡蛋,一杯茶。


  老实说,看着别的干员早上就开始吃蛋糕之类的,我就很想知道她们不怕胖吗?而且甜的东西,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她们沉迷?


  虽然我很疑惑,但我也知道这些问题不能问,便只是加快了吃饭速度,然后捧着杯茶悠哉悠哉的离开食堂,向控制中枢走去。


  刚一进门,阿米娅先是跟我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将一摞摞文件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对我说了句:


  “博士,这些是上午的文件,交给你审批了哦,加油。”然后她就跑出去了。


  虽然我习惯了吧,但怎么说呢,每次看到这如山一般的文件,我就觉得头疼。但,又不能放着不管,毕竟我是罗德岛的博士。


  坐了下来,把茶放到一边,正准备办公,可控制中枢的门又被打开了。阿米娅从门缝了探出了头,对着我这边喊到:“博士,等下有个新干员来报到,简历之类的放在你桌上了,凯尔希医生让你先看简历。别忘了哦。”


  “嗯,我知道了。对了,这个....”我正准备询问简历上放着的报告是什么时,阿米娅却早就跑走了,门都没给我关好。


  虽然我有点郁闷,但没去多想,坐了下来,乖乖看着简历和报告:


  “姓名,嗯.....蓝毒,狙击干员,种族是....安努拉,在毒理学上有特殊天赋。除了射击技巧之外各项都是普通吗。大概了解了。话说,原来这份报告是凯尔希写的啊。”


  我翻开了那份报告,率先引人注目的,便是署名人那一栏的三个娟秀的字体:凯尔希。


  “嗯,脖子后的蓝色斑点花纹处是毒腺,干员可以控制自己的毒素,只是普通的触碰,而不是她的毒素流进血液里就不会造成感染......”


  正准备往下看,控制中枢的门被敲响了,我迅速放下了手中的报告,站起了身,对着门那边回复了声:“请进。”


  随着门被推开,一位美丽的少女走了进来,彬彬有礼地开始了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是蓝毒,想必您已经听凯尔希医生提起过我。那么,该如何运用我这“毒物”的能力,就交由您来决定了。”


  她有着一头樱色的秀发,两条短马尾安静的躺在她的肩头,那双眼睛,像是澄澈的蓝水晶,又像波澜不惊的大海,只要看上一样,便无法忘记,令人感到别样的平静。但平静的同时,我的内心中,却涌起了一股异样的躁动。


  “博士,一直盯着我看,是有什么事吗?”蓝毒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


“不,只是你的眼睛......很罕见。”


  “嗯?我的眼睛很罕见?这是在称赞我吗?”她眼神中的疑惑又多了几分,但也带着一丝期待和高兴。


  “嗯,是的,你的眼睛很漂亮呢。漂亮到....让人无法忘记。”


  “是,是吗?谢.....谢谢。”


  蓝毒的脸颊上泛起了点点羞红,透露出别样的魅力。


  我猛地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赶紧咬了一下舌尖,清醒了过来,清了清嗓子,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开口道:


  “咳咳,虽然有些晚了,但欢迎来到罗德岛就职,蓝毒小姐。接下来我会让人带您去处理诸如:宿舍,职位等问题......”


                                                               ——未完待续


冰皮悦饼

明日方舟A-Z(上篇)

#上篇(A-M)

#存在私设。比ooc,我还没怕过谁。

#涉及角色较多,组cp的只放cp的tag


A   autobiography(自传)

        回顾作为罗德岛博士的岁月,有必要大书特书的记忆绝对不在少数。从筹措资金建设基地到培养各有所长的众位干员,从剿灭整合运动到为消灭矿石病日夜奋斗,任何一项都值得花费大量的篇幅来记录。

        至于回忆录的扉页,一句话足矣。...


#上篇(A-M)

#存在私设。比ooc,我还没怕过谁。

#涉及角色较多,组cp的只放cp的tag

 

A   autobiography(自传)

        回顾作为罗德岛博士的岁月,有必要大书特书的记忆绝对不在少数。从筹措资金建设基地到培养各有所长的众位干员,从剿灭整合运动到为消灭矿石病日夜奋斗,任何一项都值得花费大量的篇幅来记录。

        至于回忆录的扉页,一句话足矣。

        “祝你们前路无阻。”

 

B   blunderbuss(铳)

        守护始于信仰,终于爱恋。于我而言,铳仅仅是象征,不要也罢。

 

C   coldwar(冷战)

        拉普兰德在伤人伤己的领域登峰造极,而德克萨斯则对口是心非这一技艺驾轻就熟。

 

D   death(死亡)

        与矿石病引发的战争相比,病痛本身的破坏力显得不值一提。

 

E   error(错误)

        对华法琳来说,生活中总会有令人开怀大笑的故事,如果没有,就主动创造一个。

        比如,故事的起因可以是“乌萨斯套娃”,经过自然是与白面鸮进行一场愉快的聊天,结果则显而易见——“错误发生!”以及“白面鸮遇到问题,需要重新启动。”

        真实的结果是华法琳又在桅杆上度过了阳光明媚的一天。

 

F   furry(毛茸茸的)

        得益于众多热心干员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潜移默化的疏导,红正在逐步适应罗德岛的环境,虽然沟通能力仍有待提高,但已不会对他人的靠近做出过激反应。

        即便如此,进驻罗德岛的鲁珀族干员们仍然是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毕竟满地的毛发清理起来过于艰难,而且半秃的尾巴也着实不太好看。

 

G   gospel(福音,信仰)

        拉特兰人与生俱来地崇尚平等、分享与信任。

        但总有人会忽略主的旨意,一边肆意挥霍来自主的恩惠,忙不迭地送出善与爱,一边吝啬地抢过所有的苦难与悲伤,不予他人丝毫。

 

H   hallucination(幻觉)

        经过初步诊断,医疗干员们推测幽灵鲨总是听到歌声的症状源于矿石病对神经系统、尤其是记忆功能的破坏,但之后斯卡蒂用确凿的证据证明事实恰好相反:这些歌谣传承自深海猎人的血脉,在曾经的无数个日夜里,由两人共同哼唱。

        无一例外,无一遗漏。

 

I   identity(身份)

        凯尔希一再强调自己首先是“罗德岛管理者”和“医疗项目负责人”,而非“矿石病感染者”或是“需要劳逸结合的普通工作人员”。 

 

J   jealousy(羡慕)

        蓝毒以为自己早已习惯孤身一人。

 

K   knack(天生的本领/癖好)

        作为一名天赋异禀并且活得够长的血魔,华法琳理所应当地在与血液有关的所有领域成为权威,“血先生”这一名号在学术界流传已有数百年之久。

        不过得益于最近数年在罗德岛医疗组的工作经历,华法琳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项特殊本领,或者说特殊爱好:

        罗德岛搞鸮大师。

 

L   lust(性欲)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之间有着频率颇高的亲密关系,但出于对他人的尊重,大家从不对这类隐私妄加揣测。更何况毫无根据的猜测往往也与真相相去甚远。

        毕竟除了原始的冲动,还存在很多合理的解释,比如报复、争执、安慰,以及纯粹的爱。

 

M   mythology(神话/错误的观点)

        泰拉世界有许多流传甚广但真实性有待商榷的传说:

        比如瓦伊凡的种族特性是暴戾、自负和风流多情;

        比如萨卡兹的行事准则是损人利己、不择手段;

        比如鲁珀族的标签是生性残忍,极度排外;

        比如,

        矿石病是天罚,是永远无法被治愈的诅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