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蓝猫

83083浏览    2413参与
Antares绝不带薪摸鱼
呜呜不要赞了不要再赞了啊,有什...

呜呜不要赞了不要再赞了啊,有什么好赞的啊😂😂😂

呜呜不要赞了不要再赞了啊,有什么好赞的啊😂😂😂

烂人
超,还有张忘记发了 真的不会画...

超,还有张忘记发了


真的不会画福瑞…………

超,还有张忘记发了


真的不会画福瑞…………

蓝猫
既然我与哥哥已经宣誓为伯爵效劳...

既然我与哥哥已经宣誓为伯爵效劳,那便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伯爵消除困难

@Ciel·Phantomhive 

可最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希望哥哥不要出什么意外啊…

既然我与哥哥已经宣誓为伯爵效劳,那便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伯爵消除困难

@Ciel·Phantomhive 

可最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希望哥哥不要出什么意外啊…

烂人

最近童年回忆了下,发现b站上竟然有的看,摸了点(其实这人才看了9集)

最近童年回忆了下,发现b站上竟然有的看,摸了点(其实这人才看了9集)

不可回收の宇宙垃圾

【啸蓝】啸天是有灵性的

写了一个第一季十七集的前提线

真的好喜欢啸天呜呜

看看就好,基于原设定

有其他要素

新人报道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啸天!!!”菲菲一边跑着,冲着前面喊到“啸天你快停下!!!”

啸天似乎没有听到周围呼喊自己的声音,只是一直跑着

菲菲:“啸天!!快把蓝猫放下!!”

(啸天没有听见,一直跑着)

菲菲:“啸天!!你快停下!!”(停下脚步)

菲菲:“哎呀!!淘气你快点!!!在不快啸天都要跟丢了!!”

淘气:“菲菲。。你。。你。。你。。你慢点啊。。”(气喘吁吁)

菲菲:“慢什么慢啊,蓝猫还中着火毒呢,不追上啸天怎么救蓝猫啊!!!”

淘气:“那。。那也没你那么快的啊...

写了一个第一季十七集的前提线

真的好喜欢啸天呜呜

看看就好,基于原设定

有其他要素

新人报道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啸天!!!”菲菲一边跑着,冲着前面喊到“啸天你快停下!!!”

啸天似乎没有听到周围呼喊自己的声音,只是一直跑着

菲菲:“啸天!!快把蓝猫放下!!”

(啸天没有听见,一直跑着)

菲菲:“啸天!!你快停下!!”(停下脚步)

菲菲:“哎呀!!淘气你快点!!!在不快啸天都要跟丢了!!”

淘气:“菲菲。。你。。你。。你。。你慢点啊。。”(气喘吁吁)

菲菲:“慢什么慢啊,蓝猫还中着火毒呢,不追上啸天怎么救蓝猫啊!!!”

淘气:“那。。那也没你那么快的啊”(喘气)

(刚缓过来气的淘气抬起头,看了看菲菲)

淘气:“菲。。菲。。菲菲”

菲菲:“哎呀,又怎么了?

淘气:“啸。。。啸。。啸天”(用手指了指)

菲菲:“哎呀,我知道啸天,啸天带着蓝猫跑了,我们赶紧追他去啊!!!”

淘气:“不。。。不。。不是”(连忙摆手)

菲菲:“那是什么啊?!”

淘气:“啸。。啸天。。他。。”

菲菲:“啸天啸天,啸天到底怎么了?”

淘气:“你。。你看你后面”

(菲菲先是一愣)

菲菲:“哎呀淘气,都这个时候了还开什么玩笑啊!”(撇了眼淘气)

菲菲:“我让你说啸天!你让我看我后面??!”

淘气:“不。。不是。。真的,你快看你后面啊!”(疯狂指着后面)

菲菲:“我后面?我后面能有什么啊,不就是啸——”(生气扭头)

菲菲:“!!!!我的妈呀!!!啸天呢?”

(两个人的身后已经没有了啸天的影子只有空荡荡的草地,和环绕在他们四周的树)

淘气:“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无奈摊手)

菲菲:“你你你。。你不早说!!!”(连忙跑过去)

菲菲:“啸天!!!啸天!!!”

淘气:“这家伙。。。”(扶额头)

(此时的啸天躲在一棵树的后面,啸天探了探头,又看了看趴在自己背上虚弱昏迷的蓝猫)

菲菲:“啸天!!!啸天!!”

(听到熟悉的声音啸天后退了几步)

淘气:“啸天!!!”

淘气:“诶”(叹气)“菲菲,你确定啸天往这边跑了吗?”

菲菲:“我肯定他会往这边跑的,凭我菲菲的直——觉!!!!”(拍了拍胸膛)

淘气:“可是我们找了好久都还没找到啸天啊”

淘气:“要不我们去取定位仪。。”

菲菲:“嘘!!别吵!再找找!我已经感觉到啸天肯定就在这了!!”(伏地嗅了嗅)

(淘气摊了摊手)

(淘气和菲菲一棵树一棵树分排查,这片地方有限,在离啸天还有三棵树的距离)

蓝猫:“呃。。呃。。”(皱了皱眉头)

(啸天看了看背上的蓝猫,然后又看了眼快要靠近的菲菲和淘气)

菲菲(嗅了嗅)“我感觉到。。。我们离啸天已经很近了”

淘气:“真的吗?”

菲菲:“哼,我菲菲是不会错的,我们就在这里找,啸天肯定就在这”

菲菲:“啸天!!啸天快出来吧!!!”

淘气:“啸天!!啸天你快出来!!!”

(两个人在啸天周围的树林边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喊着)

(啸天后退了几步)

菲菲:“啸天!!啸天你快出来!!”

菲菲:“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就要。。打你了!!!”

(菲菲走到了啸天藏着的那棵树前面不远处,看着树冠疑惑的肘着下巴)

菲菲:“啸天!!你快出来吧,不然,我可就要打你了哟”(抑扬顿挫)

(菲菲越走越近,走着走着自己似乎踩到了什么)

菲菲:“嘶。。。嗯?什么东西,硬硬的”

(低头看去)

(红银相间的,踩上去硬硬的,还很长)

菲菲:“这个。。看上去,好像有点眼熟。。”(思考状)

菲菲:“好像在那里见过”(开始回忆)

(突然那个红银相间的长状物体突然开始移动)

菲菲:“!!!这这这发。。。发生。。什么了?”

(突然它甩向天空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菲菲:“哇啊————”(被拍飞到一边)

菲菲:“我的妈呀。。这。。这是什么啊?”(坐起)

淘气:“菲菲!!!!”(注意到这边的异动跑了过来)

淘气:“菲菲你没事吧?”

菲菲:“没。。。没事,就是刚。。刚。。踩到了什么东西?”

淘气:“踩到了什么??”

菲菲:“一个。。一个长长的。。踩上去。。硬硬的,然后。。然后颜色。。颜色是红色的。。还。。还会动!”(用手比划着)

淘气:“红色?硬硬的??还会动?”(沉思)

菲菲:“淘。。淘气,你。。你说。。我。。我不会是。。踩到。。踩到。。恐龙的尾巴了吧。。。”(咬着手指)

淘气:“恐龙的尾巴?”

淘气:“哈!我知道了!!!”(左拳锤了下右手手心)

菲菲:“知道什么?”

淘气:“就是那个啊,那个,有可能是啸天的尾巴!!”

菲菲:“意思也就是。。。啸天。。就在这里??!”(站了起来)

淘气:“嗯哼”

菲菲:“那我们快走啊淘气,再晚点啸天就要跑了!!!!”(一把拉住淘气的手,连忙跑过去)

淘气:“诶诶诶,你慢点啊!!!!”

(两个人走到刚刚大地震动的地方,荡起的尘土还未散去,弥散在周围,啸天依旧躲在树后时不时看着自己前方)

菲菲:“就是这里了,我刚刚就是在这里被一下子拍飞的!”(扇了扇周围的尘土,指了指树)

淘气:“看来啸天就在这里了,菲菲,我们找找吧”

菲菲:“好!!”

(两个人的步子很轻,而且从它的身后走了过来,所以啸天没有注意到他们,尾巴依旧甩来甩去)

菲菲:“嗯??”(竖起耳朵)

菲菲:“好像听到了扫尘土的声音。。,”(左右看了看)

菲菲:“声音好像是从那里传来的。。”(看向前方的尘雾)

(菲菲犹豫了一会,放慢了步子)

菲菲:“嗯。。进去看看吧”(走了进去)

(菲菲越走越深,周围的迷雾也越来越呛,越来越浓,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菲菲:“感。。感觉。。莫。。莫名。。有点。。有点害怕。。”(咽口水)

(不出意外的,他又踩到了什么)

菲菲:“!!!”(身体一震,看向了脚下)

(菲菲下意识又踩了几脚,听到了钢铁的声音后)

菲菲:“我。。我是不是。。。”(意识到事情不对)

(尾巴又一次一甩,再次拍向地面)

菲菲:“我的妈呀!!!——”(被拍到树上)

淘气:“又怎么了?菲菲?”

菲菲:“尾巴!!!尾巴!!!我又踩到了!!!我又——”(爬起来后,疯狂指着前面)

(淘气连忙捂住菲菲的嘴巴)

淘气:“嘘,我看到了。。。”

(淘气的眼神往上看了看,菲菲顺着视线也往上看了看,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

菲菲:“啸天!!!是啸天!!!”(指着啸天,嘴里支吾着)

淘气:“你别激动!我看见了!!!”

(淘气警惕的看了看啸天,在确认它没有注意到他们后,松了口气,眼神一瞟,看到了趴在背上的蓝猫)

淘气:“菲菲你看!蓝猫在他背上”

菲菲:“嗯嗯”(点了点头,然后掰开淘气的手)

菲菲:“那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救人啊!!!”

(菲菲满怀激动的就要爬到啸天背上,刚爬上啸天的腿)

淘气:“等等!”(一把将菲菲拉下来)

菲菲:“诶诶诶诶,哎呀——”(掉了下来)

菲菲:“淘气,你干嘛?!!!”(揉了揉屁股)

淘气:“你这样会被啸天发现的!!发现了的话啸天就又跑了!!”

菲菲:“嘶哎呦,那你说。。该怎么办啊???”(依旧揉着屁股)

淘气:“我们从他的尾巴上去不就好了吗?”

菲菲:“诶??”(看向啸天的尾巴)

菲菲:“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笑了笑)

菲菲:“那我们赶紧上去把蓝猫带下来吧”(指了指上面)

淘气:“嗯,走!!”

(菲菲一下子跳上啸天的尾巴,然后看了看啸天的反应,确认安全后,趴在尾巴上,靠着四肢缓缓移动着)

菲菲:“淘气!!快跟上!!”(朝后小声喊到)

淘气:“知道了!!”

(淘气也顺势爬上啸天的尾巴,和菲菲一样缓慢前进着)

(两个人一点一点向着啸天的背部移动着,啸天的尾巴时不时晃动,两个人为了稳定住自己,只好走一回,就要死死抱住尾巴,等到不再晃动时,再接着走)

菲菲:“淘气!!我看到蓝猫啦!”(指了指前面)

淘气:“嗯,你。。你加油!!”(抹了下额头上的汗)

(菲菲看到自己离蓝猫越来越近后,斗气值直接拉满,速度越来越快)

菲菲:“蓝猫!!你等我!我马上过来啦!!!”(加速)

(菲菲伸出手抓住蓝猫的尾巴)

菲菲:“呼!!烫!!”(吹手)

菲菲:“好烫啊!!”

(啸天突然意识到自己背上的重量有点不对劲 于是看了过去,好巧不巧 和刚抓住蓝猫的菲菲对上了眼)

菲菲:“啊。。这。。”(当场楞在原地,伸出的手也没有收回来)

淘气:“完。。。完了”(捂嘴)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两秒。。三秒)

菲菲:“啊。那个。。。嗨,你。。你好啊。。啸。。啸天”

(啸天跑了起来)

菲菲:“哇啊啊啊啊!!!”(重心不稳跌了下去,抓住了尾巴)

(淘气及时松开尾巴,跳了下去,跟在啸天身后)

菲菲:“我的妈呀!!我的妈呀!!救命啊!!”(眼睛紧闭,死死抱住尾巴)

(啸天依旧跑着,背上的蓝猫被颠的有了反应,手指微微动了动)

淘气:“菲菲,你快松手啊!!”(边跑边喊)

菲菲:“不不不。。不不行!!我我我。。打死。。。也不。。松手!!”

(淘气跑着朝前看,啸天的正前方有棵树)

淘气:“!!!!菲菲,小心!!!”

菲菲:“什么?”(微微睁开眼)

(一棵树出现在自己面前)

菲菲:“我——的——妈——呀!!!!”

(尾巴甩到了树上,菲菲和树来了个亲密接触,吃了一嘴的树叶)

菲菲:“呸。。呸呸。。咳咳,呃。。”(还没缓过神,下一个树枝就朝自己袭来)

菲菲:“呃啊!”(第一次被树枝打)

菲菲:“呀啊!”(第二次被树枝打)

菲菲:“唔!”(第三次被树枝打)

淘气:“菲菲!!!”

菲菲:“淘气你快想。。想办法让啸天。。啸天停下来啊!!”(被甩的眼冒金星)

淘气:“想办法??”(沉思)

菲菲:“你快点,我快。。我快撑不住了!!”

淘气:“有了!!!”(敲了下手心)

淘气:“菲菲!你先抓着,我一会就来救你!!”(拐弯跑)

菲菲:“诶!淘气!淘气!!!”(伸出手挽留)

(身后的淘气没了影子)

菲菲:“完了。。呜啊这下完了”

(菲菲跟着尾巴不停的翻转,有原本的双手抱着尾巴被甩的只能勉强单手拉着)

菲菲:“啸天啊!你。。你别跑了,我都。。都快被你甩出去了!!”(哭泣)

(啸天突然加速)

菲菲:“哇哇哇!我我我我。。我就说你两句你还。。你还提速!!”

(啸天跑到树林深处)

菲菲:“!!!怎么还是这??!”(看着树枝)

菲菲:“我的妈呀!!!!谁来救救我呀!!”(抱紧)

淘气:“菲菲!!我来救你了!!”

(淘气驾驶着及帝从前面冲了过来)

菲菲:“诶!淘气!淘气!快!我坚持不住啦!”(招手)

淘气:“看我的!!”(按下按钮)

(及帝喷射出冰水冻住了啸天的腿部)

菲菲:“哇啊!!——呃”(猝不及防,被甩了出去,撞到树干上)

菲菲:“总算。。。得救。。了”

淘气:“菲菲你没事吧?”

菲菲:“没。。没事”(比了个OK的手势)

(啸天朝天一吼,被冻住的双腿还在挣扎着,躁动的啸天试图通过喷火融化自己周边的冰来挣脱束缚)

淘气:“啊不好,冰快要融化了 啸天马上要出来了!”(看着啸天脚下的水蒸气)

菲菲:“淘气!!!”(站起来,跑到及帝跟前)

菲菲:“我来稳住啸天,你赶紧加固冰块,拖住啸天”

淘气:“你可以吗?”

菲菲:“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看我的”(拍了拍胸脯)

(菲菲走到啸天的跟前)

菲菲:“嗨!!啸天!!!”(微笑)

(刚刚还在挣扎的啸天听到声音后看向菲菲,吼了一声)

菲菲:“哇啊!!”(吓了一跳)

菲菲:“那个。。那个。。啸天哈哈。。别。。别紧张。。我。。我不会。。带走蓝猫的。。不会的哈哈”(直冒冷汗,双腿发抖)

(啸天放松警惕,歪了歪头)

菲菲:“哈哈哈,你。。你放心!我。。我不会带走蓝猫的!!你就放心吧!!我来就是想和你玩个游戏的!”

(啸天俯下身子看着菲菲)

菲菲:“啊。。那个。。那个。。啸天啊,我们来玩个游游。。游戏。。好不好啊?”

(啸天歪了歪头)

菲菲:“啊对,我和你玩个游戏哈哈!”

(啸天点了点头)

(“嘻嘻,啸天上钩了。。”菲菲坏笑着)

菲菲:“啊,咳咳。。”(清了清嗓子)

菲菲:“啸天啊,我们。。来玩个捉迷藏的游戏。。怎么样啊?”(抛了个媚眼)

(啸天歪了歪头)

菲菲:“啊。。就是,我藏你找的那种游戏,我躲起来或者。。你躲起来,我来找你的这种”

(啸天似懂非懂的抬起头)

(淘气看到啸天的注意力被吸引,趁机将快要震碎的冰面加厚了一些)

菲菲:“那好,我们开始吧!第一局我先来!你来找我吧”

(背过身去)

菲菲:“闭上眼睛,不许偷看哟”

(啸天乖乖低下了头)

菲菲:“你可千万不许偷看哟”

(菲菲偷笑了几声后,连忙绕到啸天的身后,试图再一次爬上啸天的背)

菲菲:“蓝。。蓝猫。。我。。我来救。。救你。。救你了”(努力往上啸天的腿上跳)

(手的距离仅差一点)

菲菲:“哼,我就不信了”(摩拳擦掌)

菲菲:“我菲菲还会上不去??”

(猛的一跃,还是没跳上去)

(结果一不小心踩到冰面上一下子滑倒了)

菲菲:“诶呦!!!”(屁股结结实实摔到冰面上)

菲菲:“嘶诶呦,疼死了。。”(揉揉屁股)

(啸天听到了声音,扭过头来,看见了吱哇乱叫的菲菲,两个人眼神又一次对视)

菲菲:“呃。。。。”(看了看啸天)

菲菲:“那个。。这。。这。。这次不算!!我都还没躲好呢,重来!!”(傲娇的扭过头去)

(啸天乖乖的转头)

(菲菲看了看啸天)

菲菲:“呼。。差一点就发现了。。”(松了口气)

淘气:“菲菲,我们得快点了!蓝猫的温度在升高了,再拖下去的话,蓝猫就会有生命危险了!”(看着屏幕担忧道)

菲菲:“哎呀,别催!我这不是快到手了吗?你就等着我把蓝猫救下来吧”

(菲菲再次一跳,爬上啸天的腿)

菲菲:“啸天没看到我吧。。”(探头看去)

(确认啸天没有反应)

菲菲:“呼。。蓝猫。。等着我!”(接着往上爬)

菲菲:“蓝。。蓝猫”(试图抓住蓝猫的手)

菲菲.“不行,还得再爬高点”(接着往上爬)

淘气:“菲菲!!!”(朝着菲菲喊到)

菲菲:“哎呀,别打断我,快要抓到蓝猫啦!!!”

淘气:“不是。。不是。。啸天!!啸天!”

菲菲:“哎呀,我知道啸天!!他不是还在——”

(菲菲和啸天又一次对视)

菲菲:“啸啸啸啸。。啸天!!”

淘气:“麻烦你下次能不能把我的话听完啊!?”(扶额无语)

(啸天看着爬上自己腿的菲菲还拉着蓝猫的手,朝天一吼)

菲菲:“哇啊!那个啸啸啸。。啸天,我我我我。。我是看。。蓝。。蓝猫。。太太太。。太难受了。。所以才。。”

(啸天晃了晃身体)

菲菲:“啸天你相信我。。我们。。我们再来一局。。好吗?哈哈”(尴尬的笑)

(啸天撇过头去,一脚踩碎了冰,跑了起来!)

菲菲:“哇啊!怎么又跑起来了啊!?!救命啊!?”(抱住腿)

淘气:“菲菲,小心啊!”(跟随着啸天)

(菲菲一个翻身,跳上了啸天的背,距离蓝猫还有一段距离)

菲菲:“呼,差点。。差点就没命了。。”(松了口气)

菲菲:“蓝。。蓝猫,我这就来救你!”

(刚准备站起)

淘气:“!!!菲菲小心!!!”

(啸天一个急转弯)

菲菲:“哇啊!!——”(被甩了出去)

菲菲:“哎呦,我的屁股。。又遭殃了呜呜”

淘气:“菲菲!你没事吧”(停到菲菲面前)

菲菲:“我没事,赶紧追啸天!!”(站起拍了拍土)

淘气:“嗯好”

(菲菲爬上及帝的背)

菲菲:“淘气我们走!”

淘气:“坐稳了!!”

(跑向树林深处)

(菲菲他们接着追啸天的同时,背上的蓝猫越来越感到燥热,火毒对他的侵袭也越来越深,意识也慢慢清醒了些)

蓝猫:“呃。。呃”(睁开眼睛)

(感觉自己在移动)

蓝猫:“啸。。啸。。。啸天”(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听到蓝猫的声音后,啸天停了下来,跟在他们后面的及帝也停了下来)

菲菲:“淘气你快看,啸天就在前面!?!!”

淘气:“奇怪,啸天为什么停了下来?”(思考)

菲菲:“先别管那么多,救蓝猫要紧!!走吧”(拍了拍及帝)

(及帝走到啸天跟前)

蓝猫:“啸。。啸。。”(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菲菲:“蓝猫!!!”

淘气:“蓝猫!!”

(啸天又跑了起来)

菲菲:“!!诶!!啸天!!你快停下!!”(伸手)

菲菲:“淘气!快点啊!蓝猫已经不行了!!”

淘气:“看我的!!”

(及帝释放出冰水,再一次冻住啸天的双脚,啸天动弹不得)

淘气:“好机会!!!”

淘气:“菲菲,看你的了,我的冰只能支撑五分钟,你要快点啊!!!”

菲菲:“放心吧!交给我了!!”

(菲菲从及帝身上跳了下来 跑到啸天的身后)

菲菲:“啸天。。我。。我拽你。。拽你尾巴。。你可。。你可千万别生气哈”

(菲菲爬上啸天的尾巴,缓慢前进)

菲菲:“终于。。终于。。终于爬到背上来了”(抹了把汗)

淘气:“菲菲,慢点啊!”

菲菲:“蓝猫。。蓝猫。。”(小声喊了喊)

(蓝猫没有丝毫反应)

(啸天开始躁动,摇晃身体)

菲菲:“诶诶诶诶!!”(失去平衡,开始摇晃)

淘气:“菲菲,稳住啊!”(冒汗)

菲菲:“我我我。。我的妈呀,差点。。差点就。。”(咽了咽口水)

(菲菲趴在啸天的背上缓慢前进)

淘气:“菲菲你快点!我快撑不住啦!”

(啸天周围的冰开始松动)

淘气:“菲菲。。 快点啊!”

(啸天震碎了冰块)

菲菲:“淘气!我救到了我救到了!!!”(背起蓝猫)

淘气:“菲菲小心!!!”

菲菲:“什么?”

(啸天喷出了火)

菲菲:“哇啊啊啊啊!!!”(被甩下)

淘气:“啊!菲菲!”(驾驶着及帝跑过去)

菲菲:“别管我,先接住蓝猫!”(将蓝猫扔了过去)

(及帝接住了蓝猫,将他安置在背上)

淘气:“蓝猫。。蓝猫。。醒醒啊。。”

(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淘气:“不行,再这样下去火毒会越来越深的,得抓紧时间排毒!”

淘气:“菲菲!菲菲!”(四周环绕)

淘气:“菲菲,你在哪??”

菲菲:“在你上面。。”

(淘气将挂在树上的菲菲拽了下来)

菲菲“走!我们快点去给蓝猫排毒!“

淘气:“嗯好”

(淘气他们快速离开,啸天看着他们的背影,朝天一吼快速追了过去)

菲菲“不好!啸啸啸。。啸天追上来了!”(往后看)

淘气:“菲菲 你和蓝猫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菲菲:“嘿哟喂,啸天,你别追我们了,我们是要去救蓝猫的啊!”

(啸天依旧紧追不舍,距离越来越近)

菲菲:“哇啊!怎么办怎么办?”(翻口袋)

菲菲:“有没有什么东西啊!”(快速翻口袋)

菲菲:“诶!有了!烟花!”(掏出烟花)

(啸天对及帝依旧穷追不舍)

菲菲:“哼!看我的厉害!”(攥紧手里的烟花)

菲菲:“看招!!!”(扔了出去)

(啸天喷出火焰,烟花被点燃,开始在啸天周围爆炸)

菲菲:“好耶!啸天控制住啦!”

菲菲:“这下失控了看你怎么追我们”

(啸天开始混乱 机体明显出现故障,电流袭身,脚步也不稳,嘴边喷射出微小的火焰)

淘气:“诶,奇怪?啸天他。。”

菲菲:“啸天为什么这次不故障了?”

(淘气将及帝收了回去,菲菲扶着蓝猫,他们看着啸天的反应)

菲菲:“啸天他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淘气:“他好像在忍。。”(思考)

菲菲:“忍?”

淘气“嗯”

(啸天的脚步缭乱,不停地吼着,但它始终看着蓝猫的方向)

(蓝猫的意识清醒了些

蓝猫:“啸。。啸天”(伸出手)

菲菲:“蓝猫,不要过去,啸天现在不稳定”(收回蓝猫的手)

蓝猫:“啸。。啸天。。”(担忧看着)

(淘气看了看啸天,又看了看蓝猫)

淘气:“我知道了。。”(走上前去)

菲菲:“诶!淘气!淘气!”

(淘气走到啸天脚下)

淘气:“啸天!啸天!”

(啸天艰难的低下头)

淘气:“啸天!我知道。。你是想救蓝猫。。对吗?”

(啸天没有回应)

菲菲:“淘气!”

淘气:“我知道,你害怕会伤害到蓝猫 所以你在忍着故障”

淘气:“你为了蓝猫,也在寻找治疗火毒的办法”

淘气:“但是啸天,我们也和你一样,担心着蓝猫,担心他体内的火毒会伤害他的身体”

淘气:“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们,把蓝猫交给我们,好吗?啸天?”

(啸天看着蓝猫,吼了几声)

菲菲:“啸天!你相信我们!我们会治好蓝猫的!”(将蓝猫护在身后)

淘气:“啸天,请相信我们!”

(啸天朝天吼了好几声,然后缓慢朝着蓝猫走近)

淘气:“啸天!停下!”

蓝猫:“啸。。啸天。。”

(啸天停了下来)

蓝猫:“啸。。啸天。。我。。。我知道。。你。。你看我。。看我难受。。想。。想帮我。。”

蓝猫:“我也。。我也知道。。你。。你一直。。担心。。担心我”

蓝猫:“但是啸天。。我希望。。你。。你可以相信。。相信淘气菲菲他们。。他们会治好我的。。”

淘气:“啸天。。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治好蓝猫的。。”

菲菲:“啸天。。”

(蓝猫推开了菲菲)

菲菲:“诶!蓝猫!!”

(由于火毒侵袭太深,蓝猫还是跌了下去)

菲菲:“蓝猫!!!”(上前扶住)

淘气:“蓝猫!”(同样扶住)

蓝猫:“啸。。。啸天。。”

(啸天走到蓝猫跟前)

蓝猫:“啸。。啸天。。你放心。。我会。。我会没事的。。”(艰难的微笑)

蓝猫:“淘气。。淘气和菲菲。。他们。。他们会有办法的。。就。。相信他们一次吧。。”

(啸天低下了头)

淘气:“放心吧啸天,蓝猫会没事的。。。。”(摸了摸啸天)

菲菲:“就是,啸天,我们一定会治好蓝猫的。。”

蓝猫:“啸。。啸天”

(啸天沉默了一会,回到了手镯里)

蓝猫:“呃。。。呃。。”

淘气:“蓝猫!!”

菲菲:“淘气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淘气:“我先去找块冰,给他降降温”

菲菲:“嗯。。好”



————end

碎碎念时间:最近看龙骑团真的虐死我蓝队,原谅我只看了第一季,我是真的喜欢蓝队,他和啸天是真的太好了呜呜


蓝猫
不知不觉间,距离伯爵来到哥哥这...

不知不觉间,距离伯爵来到哥哥这里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回程的火车上,梅林在座位上睡着了

我独自仰望着外面的天空

不知道哥哥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呢

好想快点和哥哥相聚啊…

@刘涛 

不知不觉间,距离伯爵来到哥哥这里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回程的火车上,梅林在座位上睡着了

我独自仰望着外面的天空

不知道哥哥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呢

好想快点和哥哥相聚啊…

@刘涛 

小丁追剧
虫子智斗蓝猫:《爆笑虫子之魔法坠》
虫子智斗蓝猫:《爆笑虫子之魔法坠》
单毅LEO
我们的口号是: “rua队长的...

我们的口号是:

“rua队长的毛————!”

听说加入龙骑小队的话可以玩个够(?)

每人私底下还会被队员送逗猫棒和猫薄荷

蓝猫:???

我们的口号是:

“rua队长的毛————!”

听说加入龙骑小队的话可以玩个够(?)

每人私底下还会被队员送逗猫棒和猫薄荷

蓝猫:???

恐龙仔看动漫
马姬被滑头医生变成蓝猫,黑暗中利爪抚摸侯默的脑门儿
马姬被滑头医生变成蓝猫,黑暗中利爪抚摸侯默的脑门儿
蓝猫
嗯……虽然不是很会表达… 可是...

嗯……虽然不是很会表达…

可是伯爵大人戴头花的样子真的很可爱@Ciel·Phantomhive 

嗯……虽然不是很会表达…

可是伯爵大人戴头花的样子真的很可爱@Ciel·Phantomhive 

酒酒Fla_

【蓝菲】绝不让你再倒在我身前(四)

菲菲吃着巴豆送来的早餐,没来由的觉得闹心,蓝猫他们执行的任务安全得很他没什么好担忧的,可能是噩梦的原因他就是觉得闷得慌。匆匆吃完饭后他就和巴豆说要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巴豆应了声好就去给啦啦帮忙,离开前还嘱咐菲菲注意安全别走太远。


菲菲就慢悠悠的绕着龙骑之家走着,附近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好看的紧,那也只是对于不熟悉这里环境的人来说。菲菲早就看腻了周围的景色,凭他到处乱晃的经验连湖对面有几棵果树都了如指掌。他就只是走啊走的烦了,找个湖边的大石头一坐,百无聊赖的往湖里扔石子,扔着扔着,目光就移向了空荡荡的右手腕,本该安稳戴着的翠绿手镯现在在啦啦的实验室,一遍又一遍接受扫描和......







菲菲吃着巴豆送来的早餐,没来由的觉得闹心,蓝猫他们执行的任务安全得很他没什么好担忧的,可能是噩梦的原因他就是觉得闷得慌。匆匆吃完饭后他就和巴豆说要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巴豆应了声好就去给啦啦帮忙,离开前还嘱咐菲菲注意安全别走太远。


菲菲就慢悠悠的绕着龙骑之家走着,附近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好看的紧,那也只是对于不熟悉这里环境的人来说。菲菲早就看腻了周围的景色,凭他到处乱晃的经验连湖对面有几棵果树都了如指掌。他就只是走啊走的烦了,找个湖边的大石头一坐,百无聊赖的往湖里扔石子,扔着扔着,目光就移向了空荡荡的右手腕,本该安稳戴着的翠绿手镯现在在啦啦的实验室,一遍又一遍接受扫描和检查,而带给他责任和陪伴的铃丰,陷入了沉睡。他动了动手指,有电流穿行在指尖——他现在只剩下异能和武器闪电棒——自保是绰绰有余,可如果说要加入大家的战斗还是在一旁打打气当拉拉队吧,菲菲思虑着自己的处境,他当然是担心铃丰的,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他真的只是隐隐约约会为大家感到心慌,说是大家,还是担心他的猫大哥。


谁让他总是那么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菲菲一想起那个总会挡在他身前的背影,就忿忿的难受,他握拳砸在了石头上,激起一阵灰尘。他和蓝猫共事最久,从刚入警队,猫大哥就处处护着他,他依赖于猫大哥的同时也打心眼里感激,后来活泼热情的他和队里朋友们打成一片,猫大哥还待他如初,他训练时也十分卖力,他要成为蓝猫的搭档,就不能拖他的后腿——而他是一定要成为蓝猫的搭档的,他当时那么想,他也为此努力,所以后来站到蓝猫旁边的人是他,一定是他,只能是他。菲菲自豪的想,可随即又失落了起来,不管他怎么努力,蓝猫都比他强一点,就是那一点,他怎样都追不上,所以他可以站在蓝猫身后,可以站在蓝猫身侧,就是不能站到他身前。他习惯了蓝猫保护他,蓝猫也习惯了保护他,从警队到搭档,从搭档到龙骑,他始终都没有资格和能力站在蓝猫身前为他抵挡伤害,他不是没想过,可他胆子小能力又不及蓝猫,就只能看着蓝猫的背影,心不安理不得的看蓝猫扛起责任。说到龙骑,菲菲嘴角扬起微笑,他觉得自己命中注定就要和蓝猫并肩作战一辈子,虽然蓝猫率先和啸天建立关系,可他后来也有了铃丰,他当时是害怕的,怕自己得不到龙骑的认可,和蓝猫有了鸿沟的距离,结果呢,他们都是龙骑队员了,菲菲幸福的想,龙骑给他带来了太多,虽然还是在蓝猫身后,但我们离得不远。


菲菲就这样左想右想,一会想起从前的战斗,一会又想到铃丰的状况,他就是不觉得自己会有问题——可他确实是有问题了。


他自己看不见,他的眼睛中有紫色的波纹激荡,逐渐扩散开;


啦啦发现铃丰手镯中提取的一点毒素在显微镜下颗粒活动的越来越剧烈;


歪歪按下面前的一个按钮,脸上浮现出笑容;


 土狼被派到龙骑之家附近潜伏,他还没看见菲菲,他在一片树林中穿行;


然后菲菲一抬头,在湖中心看见了蓝猫的身体,面朝水中,生死未卜。


他惊慌着尖叫着冲向湖中,异能失控,散乱的电流将他笼罩,菲菲跳入湖中,电流倏地不见。


他拼了命的向“蓝猫”游去,他身后好像有喊声,他来不及回头看,他不管不顾的往前游,他就快要够到蓝猫了,突然有双拦住他的腰,带他往岸边游去。菲菲扑棱着够蓝猫不到,愤怒的回头发现“阻止”他的人竟然是“土狼”!菲菲怒极,试图蹬开“土狼”,可“土狼”好像皮实了很多,挨了一脚居然只是简单松松手,随即又拽着菲菲往岸边游,倒是菲菲呛了几口水。


这边巴豆后怕的很,要不是他听到菲菲的叫声就赶紧跑过来,菲菲怕是要淹到水了。没错,菲菲眼中的“土狼”就是巴豆,而湖中也没有蓝猫,这一切都是毒素的影响使菲菲产生了幻觉,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所害怕的一切都会成为幻象来折磨他,而他所珍视的人则会被他看做敌人,随着时间推移症状会越来越严重,直到把他逼疯到死亡为止。


而菲菲并不知道,所以在呛的不行被拖到岸上之后,他用闪电棒狠狠的攻击了巴豆,然后他试图再跳入湖中。巴豆被电的迷迷糊糊却还是拽着菲菲的脚,“别去湖里啊菲菲,你打我干什么——”,菲菲一愣,低头看向巴豆,一晃神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他正疑惑,啦啦从远处跑来,菲菲看向啦啦,却把她认成了歪歪,同时湖那边传来“蓝猫”的声音——


菲菲觉得自己疯了,手足无措之下还是相信了自己的眼睛,于是电流袭向了啦啦和巴豆,他们惨叫着摔了出去。不远处树林中土狼看到发生的一切,暗自窃喜,老板的任务是给龙骑之家带来点破坏,好为他争取到后续行动的时间,可现在哪还需要他动手了嘛,这菲菲现在就是他的顶级助手,土狼嘿嘿笑着看戏,看见菲菲有些清醒了认出了啦啦和巴豆,他甚至不敢去扶起他们,在震惊和恐慌之中抱着头向自己所在的树林中跑来。


天助我也——土狼笑着搓了搓手,掏出了迷药布。

Tricoer

今天画的表情包,想要的都可以拿❛˓◞˂̵✧

今天画的表情包,想要的都可以拿❛˓◞˂̵✧

爱之蔓影视
超威蓝猫无所不能的秘密,给你带来全新体验
超威蓝猫无所不能的秘密,给你带来全新体验
名侦探蓝猫淘气

【57】原创同人——愿守盛世倾一生:穿梭机与黑手套的谜团

第五十七章:穿梭机与黑手套的谜团

深夜,玉蟾宫,主殿大厅。

雪儿、莫将、达夫人等相对而坐,刚刚把五侠送走的几人心情仍然很不平静。震惊与担忧之中,每个人仿佛都有话说,却又不知道如何提起。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第一个出了声。

“那个……”莫将问,“还记得蓝兔刚刚来到这里时,大奔他们所拉来的那个大家伙吗?因为当时我们的注意力全在蓝兔本人上面。后面遇到了明达郡那件事,所以我们快把它忘掉了——那个好像也是能够前往未来的工具!”

“对啊!”雪儿一跃而起,“他们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走!去看看!”

“可是我们要是走了玉蟾宫怎么办?而且那东西咱们也不会用啊。”达夫人虽然也很思念自己的夫君,可仍然有所......

第五十七章:穿梭机与黑手套的谜团

深夜,玉蟾宫,主殿大厅。

雪儿、莫将、达夫人等相对而坐,刚刚把五侠送走的几人心情仍然很不平静。震惊与担忧之中,每个人仿佛都有话说,却又不知道如何提起。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第一个出了声。

“那个……”莫将问,“还记得蓝兔刚刚来到这里时,大奔他们所拉来的那个大家伙吗?因为当时我们的注意力全在蓝兔本人上面。后面遇到了明达郡那件事,所以我们快把它忘掉了——那个好像也是能够前往未来的工具!”

“对啊!”雪儿一跃而起,“他们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走!去看看!”

“可是我们要是走了玉蟾宫怎么办?而且那东西咱们也不会用啊。”达夫人虽然也很思念自己的夫君,可仍然有所担忧。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一个人去好啦!”雪儿笑着答道,“……好吧开个玩笑。达夫人的担忧确实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有了那个,至少我们也能有所准备。”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传来,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外面已经火光大作。

一名紫兔快步进殿汇报:“启禀诸位,宫内仓库突发爆炸,目前我们正在全力控制火势,还请大家不要随意走动,注意安全。”

“怎么回事?”雪儿着急起来,她可不希望自己帮表姐照看的玉蟾宫出现任何纰漏。

“是……小蓝宫主(紫兔她们为了区分蓝兔和宫主而被创造的敬称)带回来的那件装置……突然爆炸了。”

“什么?!”

后来,在玉蟾宫众人的扑救下,仓库和其他物件被保住了,而蓝兔那台穿梭机却是被炸得粉碎。

……

“不过我可以跟你坦诚一件事,我制造了另外一起事件。”黑手套说。他指的是日辰市洪澜县虹猫家的那一起。

这倒是令潇潇感到意外。

“不过看起来我的目的并未达到就是了。”黑手套叹道,“否则你和那个女孩就不会是我这个计划的变数了,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潇潇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你难不成是想……毁坏那台穿梭机?”

“对。虽然那玩意儿并不怎么靠谱,我在炸毁那个仓库的时候心里也在打鼓,不过我在玉蟾宫的时候曾经注意过那台机器,发现一些基本原理和部件已经能够被正确运用在上面了,假以时日,完全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我在上面动了一些手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台机器应该已经没了。”黑手套称,“不过你的那台我还没来得及销毁,想必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不会把它放在一个很显眼的位置上,大概率应该会被藏起来,说不定啊,以后还可能会被当作文物呢。”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到这里,他显然有些愉悦。

不过潇潇却并没跟着他一起笑,而是皱眉思考者什么,突然,仿佛有一道闪电穿透脑海!

他先是低声呵呵,到后面竟是放声大笑起来,中间的时间并不长。

“这一切都被连起来了!”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宝藏一般,滔滔不绝,“首先,虹猫研究出了穿梭机,你要销毁它,便炸了虹猫家的仓库,可是他们先行一步把机器转移,我为了前往东晋成为了它的第一个使用者。我在东晋妥善放置了它,它在地下一千六百多年,一直没有被人发现,直到2008年它被当做文物发掘——这就是这台机器能够出现在虹猫,也就是发明人发明它之前的原因。之后,机缘巧合之中,蓝兔由于这台机器而与宫主交换身体并来到东晋,随后遇上了你,你再把它销毁。这就是一条完整的时间链条!”

“你去东晋,其实也是听说蓝兔与宫主身体互换并进行时空穿越之后,想找有关这台时空穿梭机的线索,抓我们只是顺便,是吧?”想通之后的潇潇还处于一种神经非常兴奋的状态,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有一些也是潇潇想主动问的)。

“是。”黑手套显得很诚实。

“那你变成啦啦的样子就是为了更好地抢夺童心号是吗?”

“这么说也没错,一开始我也没打算抢,只不过啦啦逃出去了,让计划变得棘手起来。”

“你抢夺童心号的目的也是销毁时空跃迁技术吗?”

“那倒不是,我只不过是想独占罢了。”

“那你为什么要独占呢?”潇潇还想追问却被打断。

“我说,我觉得我跟你说的已经够多了。即使咱们关系不错,你也要想一想咱们的身份和现在的情况,好吧?不然显得我很没面子。”黑手套用一句状似开玩笑的话语把这个问题轻轻拨开。

显然黑手套被问烦了,而且触及到了他的深层动机,估计没有回答的可能了。潇潇想,不过这些东西也差不多了。

而黑手套也是借此厘清了有关东晋时空穿梭机的线索和脉络。

看样子之后也进行不了什么有意义的对话了,潇潇转而聊起了闲嗑:“春节啊,春节可是个辞旧迎新的大日子。或许在你们眼里,不论是春节还是元旦,只不过是地球公转了一圈而已,不过对居住在地球上的我们来说可谓意义非凡。家家都会清扫屋子、购置年货,各个商场也会举行春节酬宾,每到这时商场里面都会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潇潇说话的时候,黑手套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和他对话,而是低着头,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潇潇从未见过他那样的神情,他印象里的黑手套或坦率直白、或骄傲自信,像这样的沉思与回忆他是第一次见。

节日,与商场吗?潇潇由于被虹老爷子送回了东晋,所以不知道发生在去年夏天的那起商场爆炸案,不过显然,黑手套现在的这一举动已经十分反常,或许会和他的深层动机有关。

而另一边,黑手套也马上回过神来,对他说:“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并起身关掉了电视。《难忘今宵》的音乐戛然而止。

至少这台晚会播送完了。

……

话说回来,当从东晋返回、隔离时的蓝猫也想起蓝兔遗留在东晋的穿梭机时,同样是吓了一身冷汗,幸运的是,在羊博士的请求下,梁欢之将其家传的传记带了过来——五侠来到现代的这段时间里,在东晋发生的事情是由达夫人记述的,其中对此也有记载。不过在此之前,关于“为什么明明已经被炸毁的东西却在2008年以较为完整的形态出土”的疑惑曾久久萦绕在他的心中,而通过这次与虹家的会谈,他们也推测出了和潇潇一样的结论。

此时,这只被吓出冷汗的猫,正在行驶中的童心号上,准备和啦啦会合。

前方已经能够看到奥茨玛的飞船了。确认身份、对接、安检一气呵成,啦啦——奥茨玛的公主、童心号的主人,终于再次登上了她的飞船。

这个时候,蓝猫忽的想起羊博士给的锦囊来,打开一看,颇有种忍俊不禁的意味,在笑声中直呼高明。

蓝猫将啦啦带到隔离舱外,舱内,肥仔早已等候多时,蓝猫叫啦啦进去,片刻后即出。

在会合后飞往黑手套秘密基地的时候,肥仔又专程跑来要走了啦啦的“手机”——奥茨玛人人都具备的微型智能设备,虽然被叫做“手机”,不过其远比地球上的手机要更加丰富和智能。不久,肥仔便将手机归还,并附赠了一张纸,啦啦问起上面的内容,蓝猫笑着,偷偷附在她身旁耳语一番……

临近基地,菲菲和巴豆他们已经先行出发前往预备位置。蓝猫一行也做足了准备,包括和地球与奥茨玛的实时通讯等。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

自春晚过后,这几天,潇潇一直在思索黑手套的深层动机。同时,他发现黑手套最近一直在房间里闭门不出,而且里面有时似乎会传出奇怪的声音,凑近偷听,能隐约分辨出是个女孩子的声音,蓝兔和宫主安安稳稳地在外面,除了她们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而且这个声音……

“该不会还在计划着偷梁换柱吧?”潇潇想着,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望向守着他们的少侠和宫主。

少侠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好,经常犯头疼。不过这是一个好迹象,当时由于植入芯片失败,所以黑手套仍然在给少侠用招魂引药丸,可是通过他的观察,黑手套来喂药的频率正在变低,想必是从东晋拿的药已经不多了。

潇潇仍能想起他们初遇的时候,明明只过去了一年多,但仿佛又很漫长。在星海医院确认身份、安排住处……

如果少侠真的能够自己恢复就好了,亦或是能够等到蓝猫他们的救援。

黑手套确实在模仿啦啦,不仅如此,他还黑入了奥茨玛的很多网站,搜集资料,甚至炮制了啦啦的智能移动终端。他认为,在地球那一次只是由于啦啦逃出,且地球作为蓝猫的主场,他们可以开展详细的调查,例如生物检测。对于这一次即将面对的第二次计划,他有着充足的自信。


藤椒星人没活路

【蓝菲】兜兜转转乌托邦(一)

*原标题:夏日处处有气泡


20:05


菲菲开启了又一个文档,他不确定自己这样重复的动作是否有意义,他只知道做,做下去,就会成功,一定会成功,好像这样重复人生就会达到设想的巅峰。


22:34


他起身去接了杯咖啡,他不喜欢喝这种苦的发涩的东西,对甜食的渴求几乎深入骨髓,他曾猜想过这是由于小时候母亲对自己甜食进量的过度控制,就像小时候对游戏渴望的小孩成年后一度跌入虚拟世界,缺爱的人长大后会对情绪无底线的索求。


23:23


他累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眼前自顾自发光的电脑屏幕开始变得飘忽不定,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但是耳朵里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大脑里就像有...

*原标题:夏日处处有气泡




20:05


菲菲开启了又一个文档,他不确定自己这样重复的动作是否有意义,他只知道做,做下去,就会成功,一定会成功,好像这样重复人生就会达到设想的巅峰。


22:34


他起身去接了杯咖啡,他不喜欢喝这种苦的发涩的东西,对甜食的渴求几乎深入骨髓,他曾猜想过这是由于小时候母亲对自己甜食进量的过度控制,就像小时候对游戏渴望的小孩成年后一度跌入虚拟世界,缺爱的人长大后会对情绪无底线的索求。


23:23


他累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眼前自顾自发光的电脑屏幕开始变得飘忽不定,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但是耳朵里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大脑里就像有根线死死绷住,让他这个过度操劳的布娃娃依然看似稳稳当当站在舞台上,他叫这根线为生活。


00:54


电脑屏幕,闪动的越来越厉害,像谁在笑话他的狼狈不堪,但他不在乎了。


01:03


菲菲身子一偏倒在了瓷砖地上,连同着转椅一并倒下,发出巨大的声响,手里原本攥着的鼠标被扔到地上,从他手中滑了出去,在离他的手不远处停了下来,菲菲最后闭上眼睛前,他的余光瞥到桌子上电脑屏幕散发下来的白炽的光,像是一轮没有温度的大太阳。



生活本该如此吗。



“过度疲劳。”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低头记录着什么,菲菲不知什么原因就是看他不爽,虽然人家是给自己治病的医生,按理来讲,“感激”才是他现在应有的心情。


相反他更感激站在床边皱眉的淘气,没了他这个好发小估计今天也就是自己强撑着去做各种检查。


他比这些倒更在乎钱财问题,钱在第一位,也应该在第一位,小时候贫穷到住厨房改造的公寓已经让他对“钱”这个字眼比谁都看重。至少应该是——钱,命,他。



…他。



“还有啊,你这肝已经出了问题了啊,”医生抬眼看了下在走神的菲菲,“年轻人得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知不知道,你这年纪轻轻就搞成这样,不要命了?”


淘气轻轻捅了一下菲菲,他不满地对上淘气的视线,淘气冲医生努努嘴示意他认真听。


“…一会儿我给你们开点药,然后住院一天观察一下。回去好好休息啊,别总是把钱放第一位。”不知道为什么,医生最后这句话让菲菲有些鼻酸。


等到医生走出病房,淘气礼貌地目送他离开以后,这才从一边拉出一张凳子坐下,打了个哈欠:“垮了吧?我之前和你说什么来着?”


菲菲慢慢往后靠,躺在了床上,看着医院表格状的天花板和有点积灰的条形吊灯,把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叠在一起,放在太阳穴边:“我菲菲,一生不赌不毒不嫖,遵纪守法乐于助人,自愿成为资本主义的阶下囚。”


“屁,咱们可是社会主义国家,你就是喜欢钱。”淘气总是有话把菲菲噎回去,菲菲只好自认吃瘪,这次也没回怼他,听到身边的床头柜上出现了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推测淘气拿了一个苹果,接着又听到削果皮声音,满意地笑了:“还是你在乎我。”


“你说那钱就那么重要,能让你命都不顾了。”


对,很重要。


要挣钱,这是菲菲从小到大唯一的想法,很多很多的钱。说他过早陷入了世俗的漩涡并不为过,他也会陪着妈妈翻翻找找破纸壳或者易拉罐,熟练地折叠或者踩扁。


菲菲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总觉得医院上面那盏吊灯随时会掉下来,吱吱呀呀的摇晃着,看起来就很危险。


“你这两天好好休息吧,争取早日退休享福去。”淘气这句话响起的同时菲菲也摸索到了手机,解锁便看到老板准假一周的消息,思索了一下关闭了手机。


“我妈前两年车祸去世的时候,我都没让她享着清福,多赚点钱给她烧纸还强点。”菲菲像没听到似的喃喃说出这句,他的脑海里又开始飞速计算这七天可以干什么省些钱。


“…你的医药费公司给你垫付了,跟你这样的人谈休息,白谈,”淘气赌气地削完最后一点皮,把它塞到菲菲手里,“水果我请的,坐起来吃。”


菲菲慢慢腾腾坐起来,手里有些潮呼呼的手感居然不是他意料之内的苹果而是一只梨:“怎么没买苹果?”


“吃梨祛火。”淘气十分淡定,像塞梨给菲菲一样把这个答案也塞给了他。


菲菲把梨凑到嘴边,“咔嚓”啃了一口细细咀嚼起来,感受梨汁在嘴里炸开后的感觉。


阶下囚什么的…


“资本主义的阶下囚确实太俗气了,”菲菲咽下梨的残渣望向在看手机的淘气,“生活的阶下囚怎么样?”


“如果你再说出一点类似的言论,我随时让你变成我的阶下囚。”淘气冷漠地如是说。




蓝猫打了个哈欠,继续缓慢地摇动手里的蒲扇。


旅游旺季在今年来的有些晚,也许是天气也许是经济,蓝猫不清楚。他只在乎今年的樱桃卖的怎么样,坐在路边乘凉看着路边的车流来往。


这里是大连,东北三省存在感数一数二的大连,但他并不在乎谁的存在感高低,他也是营生的普通人,一个为房租、水电和人际关系发愁的普通人。蓝猫自认这辈子他的出息没那么大,不过他不自认倒霉,至少他还活着。


他又摇了摇扇子,今天的太阳格外大,他在想要不上采摘棚里避避暑,不过一想到里面的潮湿还是打了个哆嗦打消这个想法。


这个采摘场少说也开了三年,客流量不好不坏就在那吊着,挣来的钱足够糊口——因为家里也就他一个人,不过说大富大贵还是差点。但他已经很满足,他很快就可以对生活的现状感到满足,有时像这样的夏天坐在树下吃一碗自己采给自己的樱桃,爽口甜腻的感觉在嘴里咬开的瞬间抿开,把樱桃核吐在草地上。哦对,还要喝一口经典的老汽水,感受着暑气一点点消散。


…突然想吃樱桃了,他想。


蓝猫打开手机,无所事事地发了条朋友圈后就把手机放回原位。


他不知道这条朋友圈会让他重新见到一位故人,不过一切就这么偶然发生了,就像他的夏天就该喝气泡水吃樱桃。




菲菲无意间在朋友圈刷到了一条朋友圈。


【夏天好热,采摘场好闲,我也好闲 [捂脸]】


他突然想到三年前蓝猫的采摘场刚刚开业剪彩的时候,他作为高中同学的身份回去了一次,有人还调侃菲菲高中时候暗恋过蓝猫的事儿,被菲菲狠狠拿吃的塞回去了。


不过一些如同青春伤痛文学的故事了,菲菲这样想。


怎么喜欢上的呢,也许是因为他是个缺爱的人。




【菲菲:喜欢男的正常吗?】


菲菲躺在床上,懒懒地给淘气发消息。


过了一会儿。


【淘气:你是0?】


【菲菲:有病去治。】


【淘气:开玩笑开玩笑。】


风扇懒懒地转着头,把凉风呼呼地吹满房间,菲菲穿着个北京小巷子的大爷经典服装躺在凉席上,撩开背心挠了挠肚子。


【菲菲:不是,我朋友。】


【菲菲:男的。】


【淘气:?哦。】


屏幕不再滚动。


【淘气:为啥喜欢男的。】


【菲菲:我哪知道,缺爱吧。】


【淘气:嗯,我觉得你就挺缺爱的。】


菲菲看着屏幕,后槽牙不自主地磨到一起。


【菲菲:我可幸福了。】


【淘气:信你我倒数。】


风扇晃动的咯吱声有些让菲菲心烦意乱。


【菲菲:对,我就是喜欢男的,我就是缺爱。】


【菲菲:满意了吗。】


【淘气:喜欢男的怎么了,喜欢男的又不是一定缺爱,这只是一种性取向。】


【菲菲:但我不是因为他是男的喜欢。】


【淘气:你这人就是…死鸭子嘴硬。】


【淘气:…你喜欢谁。】




【菲菲:我喜欢蓝猫,很喜欢。】


屏幕另一边的的淘气抿着嘴叹了口气,抬眼看了下外面烧遍天空的云彩,红彤彤的,像什么夏天独有的世界末日。


果然还是缺爱吧。




对于我来说,蓝猫是怎样的存在呢。


我不知道。


第一次和他坐同桌的时候就感觉他和别人不一样,写字潇洒自如,成绩拔尖,更重要的是温柔。


温柔,太适合他了,温暖坚毅,又内心柔软细腻,却天生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乐观派,属于考试失利了可以自己把自己激励到打了鸡血一样的程度。我很羡慕这样的精神状态,至少比我这种乐点极为地狱的混乱人类要好得多。


他很会照顾人,哦,很自然地照顾,不会让人感到难堪,像是出去跑了一圈回来满头大汗,恰好就看到了餐桌上摆着一杯水那样自然而贴心,一切很自然地发生又很自然发展下去。


说说我吧,年级中上游徘徊,天天被班主任逮着就说“这么聪明努点力肯定好”。我可不聪明,我爸说的,他说我最好别出生,他觉得我是个累赘。我说我也希望他早点死,然后那天晚上屁股疼的不敢上床睡觉。


我父母经常吵架,我不在乎,但我不允许我爸打我妈,小时候那是小时候,上高中后我仗着自己个子高就冲上去——挂个彩什么的。


蓝猫是第一个给我递创可贴的,我哪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多创可贴,反正我是看着他从书包里翻翻找找就掏出来了,也不问我是怎么受的伤——我班主任以为我和别的同学打架了,确实打了,同不同学我可不好说。他给我仔仔细细贴在鼻梁上,那么认真,一瞬间我以为他真的在关心我,对,我“以为”。


谁的关心会那么廉价,谁要就给谁,我当时趴在桌子上这样想,结果他和我说——


“受伤要记得处理,感染就不好办了。”


…是吗。


也许是我菲菲福大命大造化大,我才不在乎感不感染,或者就这样死了算了。


但他又和我说——


“心情不好可以多出去走走,或者我也可以听你讲。”


…好。


后来做了一年的同桌,其实这人还挺不错的,混熟了以后话和我一样多,虽然大多都说我说他在听。我和他出去玩了几次,他还能给我辅导辅导功课什么的。


我把我家里情况和他说了,这是第一次我和别人说我的家庭。


我说我不幸福,一点也不,妈妈为了养我成人不得不忍着我和那狗一样的爸,我每天还要在一片窒息的争吵中努力把今天的功课完成。我早就不会哭了,我猜这是什么另类的自愈,遮掩的话我能装出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就像你的伤口结了痂后就不会再流血,如果你不去扣弄它的话。


我记得那个下午,是高考完的暑假,我考上了理想城市的大学,这还得托蓝猫的福。


这是我去那个大学的前一天,而就在那一天的昨天,我爸妈刚办了离婚手续。


我说我解脱了,彻彻底底的解脱了,然后冲着天边的晚霞说了一大通,蓝猫就在旁边喝我请他的奶茶,喝到一半不喝了,咬着吸管听我讲故事。


等到我讲完了我才意识到说了怎样一大通的话我才赶紧点头和他道歉,结果意料之外看到他没有露出厌倦的表情。


他说,还好我这么就把心扉打开了。


不然的话会抑郁一辈子吗。


后一句他是带有玩笑意味的话,但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对蓝的发深的眼睛,那对如星空的眸子。


是的,我不但会抑郁,也许我会找个地方草草结束我这痛苦不堪千疮百孔的一生,一个在阴沟里不得不低头的虫子的一生。


但你是我可以仰望到的星空。


我说,你和我去的会是一个城市吗。


他沉默了。


他说,有缘分,哪里都是一座城市。


…什么海内存知己。


我嗤笑了一声,转身站起来不想再理他,但他还是跟了上来,像是知道我希望他来。



人潮汹涌,我们不是比邻。




【菲菲:在吗。】


这是时隔三年他第一次给蓝猫发消息,上一次的畅聊还是在高中毕业前。不知道给人家发“在吗”有没有很不礼貌还显得吊胃口,但…


【蓝猫:在。】


沉默。


【蓝猫:怎么了吗。】


【菲菲:没事,想叙旧。】


加油啊菲菲你莽上去好歹你还暗恋过他…


【蓝猫:好啊哈哈哈哈。】


【蓝猫:你开头吧。[破涕为笑]】


好吧我萎了。


聊什么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各自想谈的和能够谈的不过是一些家长里短…


勇一下吧。


【菲菲:说个你不信的,我刚出院。】


【蓝猫:啊…怎么了吗。】


【菲菲:过度疲劳,肝也出问题了。】


【菲菲:我是个失败的社畜[笑脸]。】


蓝猫不再回复了。


意料之内,菲菲几乎是很熟练地锁屏了手机,叹了口气把胳膊搭在眼睛上,手机被扔到一边。


果然。


提示音响起,他疲惫不堪地拿起那个手机,看到消息提示框——是蓝猫的消息。


【蓝猫:加油。】


当啷一声,又是一条。


【蓝猫:一定会好起来的。】


…奇怪死了,这个人。他坐起来盯着手机屏幕抹了一把脸,吸了一下鼻子——哭了,但这不是他现在想关心的事。


他哒哒哒地快速打字。


【你根本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每天为了赚钱我拼了命的干活,能省一口省一口,不工作一秒我都愧疚难当…想死又死不了,想活也活不下去,不如让我这么当个烂人算了。】


想了想,还是按了删除键,把这些自带黑气的小字一个个杀掉。


算了。


【菲菲:…累了。】


【菲菲:真的。】


【菲菲:你能懂那种…感觉吗。】


【蓝猫:如果让我凭心说,我目前不能和你做到完全感同身受。】


【蓝猫:但我理解你的苦。】




【菲菲:蓝猫,我想回家一趟。】


【蓝猫:你有计划吗。】


【菲菲:我想去找你,好吗。】


【蓝猫:来我这儿吧。】



——可以吗,可以有我的一个小小的藏身角落吗,可以不问我的疲惫只是告诉我“你需要休息吗”。



——可以,快回家来吧。





*我也不到能写多少但也快了,先放一段吧,写作业去了,然后是开学的跑路六天准备


想康评论的Ly

一个不那么热的弔图

本来想画后续的,有人看了再画吧

要怪就怪作文吧🌚

一个不那么热的弔图

本来想画后续的,有人看了再画吧

要怪就怪作文吧🌚

蓝猫
我会替哥哥清除路上的所有阻碍...

我会替哥哥清除路上的所有阻碍

即使拼上性命

@刘涛 

我会替哥哥清除路上的所有阻碍

即使拼上性命

@刘涛 

阿灵不是阿零

来点猫大哥~是这两天的产物啊哈哈

来点猫大哥~是这两天的产物啊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