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蓝胖子

12.2万浏览    1041参与
良介开箱
活了二十几年我才知道这个叫蓝胖子!
活了二十几年我才知道这个叫蓝胖子!
疯狂的提琴吃梨

挂个人QWQ

[图片]
[图片]
咱就是说已经被无语死了



咱就是说已经被无语死了

乐遥Elinor
时代会变,愿你们的友谊永恒不变...

时代会变,愿你们的友谊永恒不变

祝我们永远的、最好的队长生日快乐


时代会变,愿你们的友谊永恒不变

祝我们永远的、最好的队长生日快乐

      

       

       

    

    

     

    

          

    


某宸爬墙中

关于蓝胖子,关于Gr

我想为我们的过去哭上一场,即使眼泪的含义读不出来。


我可能算是认识蓝胖子比较早的人之一吧。


因为我喜欢空军,所以对第二赛季的人榜榜一是打空军的印象格外深刻,但是他直播的垃圾画质多次劝退我。

深渊一,大家为了娱乐组建,蓝胖子拉着训练赛,结果夺冠,解散。

蓝胖子为了深渊二继续搜刮队友,最先想到的是F4,但是沐木叉鸡和六哥一起,蓝胖子来晚了。

但是他还有猫子,猫子拉来了567,567拉来了马克,马克拉来了皮皮限,我这儿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马克和皮皮是深渊一和gr决战的ve,马克来gr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我说过要带你夺冠,就肯定要赢一次。”


深渊二的gr组建了,爱丽是在蓝胖子一...

我想为我们的过去哭上一场,即使眼泪的含义读不出来。



我可能算是认识蓝胖子比较早的人之一吧。


因为我喜欢空军,所以对第二赛季的人榜榜一是打空军的印象格外深刻,但是他直播的垃圾画质多次劝退我。

深渊一,大家为了娱乐组建,蓝胖子拉着训练赛,结果夺冠,解散。

蓝胖子为了深渊二继续搜刮队友,最先想到的是F4,但是沐木叉鸡和六哥一起,蓝胖子来晚了。

但是他还有猫子,猫子拉来了567,567拉来了马克,马克拉来了皮皮限,我这儿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马克和皮皮是深渊一和gr决战的ve,马克来gr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我说过要带你夺冠,就肯定要赢一次。”


深渊二的gr组建了,爱丽是在蓝胖子一次喝醉(?)打电话叫来的。

当时各大平台还有排名奖金,所有人对第五人格的追求其实都是为了钱。而他们红教堂四号机一个人练了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




蓝胖子真的爱gr,他有着热血澎湃。


Gr从最低处一步步往上爬,电竞小说一般的夺冠。之后爱丽退出,一茶主动进入。一茶退出,拉来了F君。


深渊三。

“抽疯,我们守住了”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我当时就想你肯定会守护住大有作为的。”

他的前队长哽咽了,看着现在的星。


手伤,年龄,挫折。

马克溜鬼优秀稳定,蓝胖子救人稳健有着优秀的大局观思路,伍六七是队伍羸弱位和补位,而猫子却是最容易忽视的一位选手,但他是gr队伍中最稳定的一个选手,也是第二指挥,同时也是大家吵架的沟通桥梁。


深渊四,他们退役了,留下了皮皮一个人。


职业赛场压的人喘不过气了,Gr没有了支柱。



一年后“我们最好的队长”回归了。

似乎是不服老一般,他不服输般,和被签订阴阳合同的zb一起回归。他缓缓的,用着最后的倔强来诉说存在,讲述曾经和想念,他只是想继续和gr站在同一个位置,告诉他们,我不是弱点。


但是他已经老了,电竞选手的年轻有几年呢?蓝胖子献给了gr,他的一腔热血也留在了过去。


我是念旧的人,也会感叹世事无常。

什么叫顺其自然?无能为力与不甘。



我想不到蓝胖子如何用他单薄的脊背支持自己走这么远,举起奖杯。我想不到当他成为了Gr的代名词时他缓缓带着自嘲说“我不上了,我们gr没有弱点了”


深渊五的周年庆短片中雀舌为各位端上菜肴,把深渊这封信展开,介绍着属于他的时代——著名世界冠军,蓝胖子。


最后用一句话来收笔吧。


“我蓝胖子,三冠王。”

灯火光影处

【时钟倒退庚子年】

•就是说,已经被最新一期深渊情报局刀得死去活来,决定把刀也分给你们

•内含5HS和老Gr,穿越流

【假如时光倒流 我能做什么】

1

“神级约瑟夫呜呜呜就是说5hs我的超人。”

“在直播间,心脏病看出来了,还好最后一局四杀了。”

我突然惊醒。

2020年,吗?

我摸索着房间里的灯,手伸出去却是抓了个空。终于摸索到了开关,我一把按开。

灯光亮起的瞬间我愣在了原地。

是的,这是我的房间,乱七八糟的袜子,扔的到处都是的马克笔,插着一朵干花的陶笛,但是又那么陌生,摆在桌上的台式电脑(用来上网课)和大大的红色耳机,一摞口罩——还有电子闹钟,它显示——...

【时钟倒退庚子年】

•就是说,已经被最新一期深渊情报局刀得死去活来,决定把刀也分给你们

•内含5HS和老Gr,穿越流

【假如时光倒流 我能做什么】

1

“神级约瑟夫呜呜呜就是说5hs我的超人。”

“在直播间,心脏病看出来了,还好最后一局四杀了。”

我突然惊醒。

2020年,吗?

我摸索着房间里的灯,手伸出去却是抓了个空。终于摸索到了开关,我一把按开。

灯光亮起的瞬间我愣在了原地。

是的,这是我的房间,乱七八糟的袜子,扔的到处都是的马克笔,插着一朵干花的陶笛,但是又那么陌生,摆在桌上的台式电脑(用来上网课)和大大的红色耳机,一摞口罩——还有电子闹钟,它显示——

2020年。

深渊的呼唤,三。

2

我还是不太能接受我穿越回了两年前这个事实,打开钉钉早读的时候都有一种魔幻现实的感觉。机械地复述着英语单词,我的思绪开始飘散。

约瑟夫。是的,我想起来了,是深渊三八进四的那场天王山之战,那场我根本不敢看哪怕一眼直播的比赛。只记得晚上打开贴吧,看到滚动刷新的消息,看到大家一起庆祝5hs进入四强,并且互开玩笑说“可以准备准备冠军了”。

我看得心酸。

记得当时,我还真的期待过奇迹呢。可是,来自两年之后的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结果,知道大家说得像玩笑其实在心里已经当真的那些美好的期盼,其实从未发生过。

最可悲的不是曲终人散,而是明知道要曲终人散,还要配合不明就里的其他人,做着肥皂泡泡一般的梦。

3

早读和第一节课的空隙里,我打开了贴吧。尘埃落定,5hs、Gr和Ace的粉丝混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接下来的比赛情况。

“我感觉还是Gr的胜算大,人队不弱,瓜皮又那么强。”

“确实,话说Gr再夺冠就是三个冠军了。”

“自信点姐妹,我直接三冠王。”

三冠王……

那个夏天。

军工厂。

远程二连炸。

38s守墓人。

救不下来的三重余韵。

蓝震子。

三罐亡。

我没说话,一个已经知道结局的人不该更不能剧透。

我没法告诉他们,至少到我那时,这就是Gr的最后一个冠军了。

我更没法告诉他们,猫子早早离开,567mkk双双断开连接,蓝胖子去了CT又被淘汰,曾经的虎牙Gr战队已经不知换过了几个版本,七七八八,再看一看,只有皮皮限还站着原地。

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沉默。

不是说新Gr不好,我也很喜欢兜兜和空老师,只不过总是放不下,伤感于走的走,散的散。

明知电竞吃的是年轻饭,明知不可能天长地久,可是还是天真地幻想着,幻想着从一而终的感动。

我还记得,2020年夏天,Gr粉丝已经由恨铁不成钢到佛系的时候,有人说:

“我真的无法想象,一年或者半年后,一群我不认识的人穿着Gr的队服打比赛。”

我当时一笑,心想这也太悲观了。

没想到,美梦自刎,而噩梦成真。

4

大课间我打开LOFTER,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右启的同人文。

我有多久,没见过,这两人的名字………

怀着悲壮的心,我点开了文章,是篇刀子,大致情节是:深渊三5hs亚军惜败,队伍解散,几个人就此别过。几个月后,已经属于不同队伍的零之启和右某人以及他们的新双排队友四人撞车,两个人在tt里无言,再说不出亲切的话语,只有冰冷的手机屏幕上,撒玛拉和金靴,机械而呆板地一遍又一遍地做着修机的动作。

“呜呜呜妈咪是刀”

“没事!文章越虐现实越甜!”

没事。

没事。

我回复:

“右启永不谢幕!”

瞎说。

自己骗自己,非要做一个人的演员。

一种割裂感油然而生,那个2020年的,十六岁的,怀着天真的憧憬的自己,和2022年的,常年泡在瓜吧,熟知每一个主播大大小小的劣迹,是睡粉还是骂人的自己,在这一刻,终于相遇,但是,决然地又分开。

5

我没再说什么。

打开游戏,我买了个当时被人看不起的邦邦,开始匹配练习炸弹。

以后它会很强的。

6

躺在床上,我望着天花板,房间里所有正常的东西在黑色的笼罩下都扭曲成恶魔的模样。

怎么,两年过去,就这样了呢?

【讲好的话 怎么说着说着就算了呢】

【说好的路 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呢】

【那群执着地要平分奖金的少年呢】

【是啊 在哪呢 他们都在哪呢】

【右某人】

【你直角拉球的名场面我们一直记得啊】

【零之启】

【你闪现掉洞的场景我们从未忘记啊】

【小绝神】

【都说你是小绝望可我记得小绝神啊】

【蓝胖子】

【红教堂那38万的一枪会不会被遗忘啊】

【皮皮限】

【刀刀致命的红夫人会不会就此别过啊】

【就这样 循着记忆与现实的分界线走了很久呢】

【你看那太阳西升东落 河水倒流 蒲公英正从远方飞回呢】

【于是我又看见 九死一生后的你们 满脸欢喜 走出赛场】

【于是我又看见 遗憾离开后的你们 满脸疲惫 走出赛场】

【也许分别是个命中注定吧——】

【有人要继续学业】

【有人年纪大了】

【还有的人话都不说一句 就走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让我们这些人】

【时时回想起 时时不忘记】

【时时问一句】

【“怎么,了呢?”】

7

醒来已是2022年。乌鸦从窗外飞过。

呱,

呱,

呱。

(完)


米粒儿动漫
有人上门给蓝胖子送聘礼了
有人上门给蓝胖子送聘礼了
拳叔二次元
哆啦A梦的青之泪 我们的蓝胖子又失恋啦
哆啦A梦的青之泪 我们的蓝胖子又失恋啦
身抚

“昔日的队友,今朝的对手”

“恭喜Gr卫冕冠军”

“昔日的队友,今朝的对手”

“恭喜Gr卫冕冠军”

🌸果果手作


哆啦A梦 机器猫 蓝胖子~

是大熊的它啊🍀


哆啦A梦 机器猫 蓝胖子~

是大熊的它啊🍀

大脸猫
觉得自己失宠了,要打蓝胖子
觉得自己失宠了,要打蓝胖子
叶墨白

【第五赛事】来自一个旧时代残党的信

2022年了我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hello,有人看到吗,这里是一只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旧世界残党一枚。今天,我想和你们讲讲那些来自远古时代的事情。希望大家别说我太唠叨啦。


2019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玩了一款叫做第五人格的游戏,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和朋友一起开黑的乐趣,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和这个游戏不得不说的三生三世就此开始了。


也是2019年的某一天,我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推动下不自觉地打开了b站的第五人格赛事直播,从那个时候起,我和比赛就此结缘了。


2019年的比赛当然没有现在那么正规化和职业化。说起来你们不要笑我,我甚...

2022年了我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hello,有人看到吗,这里是一只从2022年穿越回来的旧世界残党一枚。今天,我想和你们讲讲那些来自远古时代的事情。希望大家别说我太唠叨啦。

 

2019年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玩了一款叫做第五人格的游戏,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和朋友一起开黑的乐趣,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和这个游戏不得不说的三生三世就此开始了。

 

也是2019年的某一天,我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推动下不自觉地打开了b站的第五人格赛事直播,从那个时候起,我和比赛就此结缘了。

 

2019年的比赛当然没有现在那么正规化和职业化。说起来你们不要笑我,我甚至找不到第五人格赛事官方的录屏,那时候呀,全靠粉丝用爱发电,于是经过我在直播间日日夜夜的摸爬滚打,我找到了一位可爱的小姐姐——五角羚。

 

这位小姐姐就堪比现在众所周知的牛肝菌女士一样,在那个时候,是一代第五赛事迷的信仰,她会把每场比赛都完完整整地录下来,想要看比赛的复盘?找她一定有!

 

这几乎是那个时代第五赛事迷悄悄咪咪的共识啦。

 

咳咳

 

我又偏题了。

 

其实写这封信的主要原因,是我在2022年的现在,没错,3年后的我居然还在关注第五人格赛事,被一群从坟墓里蹦出来还愿意打第五比赛的“老不死”们给震撼到了。

 

2022年的深渊五,有8支民间队伍参与,你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民间队伍嘛?我以为是的,直到我看到了ct的蓝胖子和执笔,at的零之启,诺希,小绝神,瑟瑟。

 

我该说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

 

也不是没有过质疑,但是又有种说不清楚的开心,就有种,你看你看,这群以前打比赛的人现在还在打的献宝情感。

 

总而言之,心情复杂的像个统计图。

 

但是这种心情在看到他们打比赛的时候,又逐渐转变了。

 

ct打weibo

 

在我眼里映出来的是itc的堂哥,小汪,和gr的蓝胖子,xgi的执笔。

 

当我又一次看到蓝胖子在监管者手下无伤掏的时候,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颤了一颤,看到执笔最后跳了地窖时,我沉默了。

 

呐,有人记得吗?

 

其实当年老gr的蓝胖子,也曾经是一个让所有监管者看到就觉得头疼的佣兵,一手护腕用的出神入化,在还没有职业化的那个时候,我就有看到过蓝胖子一个护腕从小屋门口弹到地下室里面去的场面了。

 

那个时候,救人位还很少,没有可以遁地的守墓人,没有可以催眠的大副。

 

itc的空军,gr的佣兵 5hs的前锋

 

是救人位里亮眼的星星。

 

呐,有人知道吗?

 

在很久很久的以前,我看到过一个很秀的调香师在赛场上活跃。

 

那个调香师在一场比赛里秀了当年还是福蝶的阿福好几个板,穿着斑马纹的蓝皮调香师,在月亮河公园里的鬼屋附近,硬生生让我这个不粉这个战队的人记了这个场景3年。

 

在那个时候,打调香师的人有太多太多啦。

 

itc 忆蒹葭 调香师,xgi 执笔 调香师

 

在那么多人中间,我就记住了他们。

 

是他们把调香师打出了调香师的荣耀,甚至让我一度以为会有人把调香师扳掉。

 

。。。。

 

reborn打at

 

我看到了好多的熟人。

 

at的零之启应该是大家最熟悉的一个了吧。是啊,人屠双皇零之启,5hs的零之启,真的是,实在是,太眼熟了。

 

我来谈谈我是怎么对5hs产生好感的吧。

 

说实话,我一开始真的对这个队伍都没有什么记忆点诶。

 

可是后来。

 

这支名字叫做5hs的队伍在深渊二的舞台上实在是,太耀眼了。

 

呐,你们知道吗?

 

5hs有个叫做右某人的前锋,他在前锋还没有灵敏度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拉着一颗球90度垂直拉进了地下室。

 

5hs的三人小团队,卡住了月亮河的滑梯,卡住了里奥的回忆的二楼,卡出了我们的心中那份惊艳。

 

5hs的小房鸭,又帅气又骚,只有一手绝活梦之女巫,却拿着这一手女巫在当年打穿了所有人类。

 

5hs的小绝,在当年也被凉哈皮尊称过一声小绝神,也曾经四杀过gr。

 

at的第三局瑟瑟上场,一定要拼四杀的局

 

司机一句我很久没见过这么勇的瑟瑟了,我直接穿越时空回到当年的xgi。

 

呐,有人知道吗?

 

在以前参赛选手既可以当监管又可以当求生的时候

 

我实在忘不了xgi在一名求生咕了比赛之后,有一名选手既当求生又当监管,还硬生生带着队伍走进了决赛圈。

 

也是在那一刻起,我从没有那么想过at能打赢这场比赛。

 

。。。。。

 

当我看到最后那个地窖的时候

 

输了

 

心里感觉闷闷的,又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一比赛乐子人,乐子人怎么会那么难受?民间队伍打不过职业这不是正常吗?我又不粉at里任何一个人?qy那么帅他的队伍赢了不是挺好吗?

 

。。。。

 

我懵了很久。

 

懵懵地去翻录屏,懵懵地听着b站的歌曲,懵懵地埋着头抄学习笔记。

 

直到我看到有评论说堂哥和蓝色急的恨不得穿过去替瑟瑟做最后的选择

 

那一刻,我像是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哭了出来,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为什么难过的原因,为什么明明知道今天比赛的结果还是一场不落的看完的原因。

 

原来,原来一直意难平的那个人,是我啊。

 

是我太想看到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些人拿下一场胜利,是我下意识里想看到这些老将还能在赛场上拿分,是我。。。。。

 

是我这个旧时代的守墓人,在2022年的3月,还在怀念着3年乃至4年前的那批人。我太想念他们了,想念到不在意粉谁,我只是很单纯,很纯粹地怀念着他们这群人,怀念着那个我第一次爱上看比赛的夏天,怀念着墓地里的一切。

 

我想他们能在第五赛事这个平台上再一次上场

 

我想他们能在这里再打一次游戏

 

 

我实在是太想他们了

 

我也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

 

 

你们好呀,我是一个来自2019年的旧世界残党,在2022年的3月,在深渊五的预选赛上,我发现我依旧死性不改地爱着那个早已沉入海底的名为老版本的墓地,依旧热爱着当年的那群少年们。

 

 

诶,你问我为什么那么不甘心啊?

 

。。。。。。

 

因为我明明见过这群人最好的样子啊。

 

 

end

 

 

 

 又是一次深夜码字,我真的实在太意难平了,又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今年是2022年


咒术师和红蝶又上比赛了


我重复看过xr橙子那局小丑起码10次以上


完完整整看完了gr皮皮限邦邦和女巫局


我也知道他们打的局都是奇迹


但我真的想看到奇迹发生



有些意识流有些不知所云抱歉

 

 

 

 

 

 

 

 

 

 

 

 

皮皮是小羊

哆啦A梦情侣头像

是自用的情侣头像,有和我们一样喜欢蓝胖子的宝子吗🥳🥳

喜欢可做头像

哆啦A梦情侣头像

是自用的情侣头像,有和我们一样喜欢蓝胖子的宝子吗🥳🥳

喜欢可做头像

Relax楊仔
收到蓝胖子开心一整天
收到蓝胖子开心一整天
糖糖戏说
两滴墨水打架,造就一副价值千万的名画《蓝胖子》
两滴墨水打架,造就一副价值千万的名画《蓝胖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