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蓝色监狱

79.1万浏览    9865参与
青青
我我拼命画,hhh元宵节真好,...

我我拼命画,hhh元宵节真好,放假一天哎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黑名!!

我我拼命画,hhh元宵节真好,放假一天哎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黑名!!

阿言
家中军火商生意 流浪六七年被接...

家中军火商生意

流浪六七年被接回家,学习与继承能力远超家中弟弟

自由/束缚两选一,姐姐将前者给予弟弟

并声称:没有在足球界闯出什么名头,就滚回来换位

足球能力:緒方和凪的足球都属于天才天赋型,只是一个从小开始,一个是开始三个月

性取向:女>男

生日:326

目前身高:175

目标:找到自己的心流


家中军火商生意

流浪六七年被接回家,学习与继承能力远超家中弟弟

自由/束缚两选一,姐姐将前者给予弟弟

并声称:没有在足球界闯出什么名头,就滚回来换位

足球能力:緒方和凪的足球都属于天才天赋型,只是一个从小开始,一个是开始三个月

性取向:女>男

生日:326

目前身高:175

目标:找到自己的心流



并生

【无cp】铛、铛…铛、铛

✎cb向半全员(洁/玲/凪/千/蜂/杏/绘/助)

✎突发小品/单元剧 (要素过多/还请注意)

✎标题玩了弹丸梗(感谢友情出演黑白Kuma)


“铛、铛…铛、铛——发现尸体喽!”

我恨不得一脚踹翻那只黑白色的玩具熊,或者能够堵住那张吐露恐怖“毒液”的通道也好。

「父神」或许并不在意我这样的「小棋子」的祈求。没有人来阻止,黑白玩具熊肆无忌惮,“经过一段搜查时间后,将召开「班级审判」!”


天呐,谁能来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睁眼后,我就出现在了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还好,有个黑发的少年亲切地帮助了我,带我从不断反弹着数十个足球的房间里脱出。

他那双蓝色...

✎cb向半全员(洁/玲/凪/千/蜂/杏/绘/助)

✎突发小品/单元剧 (要素过多/还请注意)

✎标题玩了弹丸梗(感谢友情出演黑白Kuma)


“铛、铛…铛、铛——发现尸体喽!”

我恨不得一脚踹翻那只黑白色的玩具熊,或者能够堵住那张吐露恐怖“毒液”的通道也好。

「父神」或许并不在意我这样的「小棋子」的祈求。没有人来阻止,黑白玩具熊肆无忌惮,“经过一段搜查时间后,将召开「班级审判」!”


天呐,谁能来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睁眼后,我就出现在了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还好,有个黑发的少年亲切地帮助了我,带我从不断反弹着数十个足球的房间里脱出。

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真漂亮,也让我格外思念平静生活里的晴朗天空……我一定要逃出这个鬼地方,回到我自己的日常中去!

我和自称“洁世一”的少年结伴寻找出路,他说他也是一睁眼就面对了这番困境。“我的同伴应该也在这里,找到他们,协力脱出的可能性更大。”

我选择相信他的主张,或者说,我也只能相信了。一无攻击力,二无防守力,队友不嫌弃我累赘就已经很好了。


然后,我们被黑白熊暗算,两个人都被关进了一间密室。

密室正中,躺着一具尸体。


如果这是噩梦,请求神明把我敲晕。

而不是让那只恶心人的玩具熊循环播放“铛、铛…铛、铛,发现尸体喽!”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我胆战心惊地偷偷观望洁的反应,他看起来还是很冷静,尽管有些颤抖,看得出他在竭力控制情绪。

然后,我就听到——“国王女仆!是哪个蛋包饭狼子野心,居然篡位……我 不 会 替你报仇的!”


就在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我所经历的并不是《以为是罗曼史,结果是怪谈*》,而像是《飞越疯人院*》

……我还能出去吗?


接着我来到了头顶蓝天的球场。

这个转折来得猝不及防,我尚未反应及时,脚下就倏地一空,意识回笼后已经身处弹力网上了。

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设计构造的……

洁没有跟上来,他大抵还留在“国王女仆”身边处理“后事”……话说我忘了问他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了!

在心里自责着不谨慎之处,我继续沿路走着。

在下一个拐角,会不会遇到什么人?

没有。

那么再下一个拐角呢!

还是没有。

我开始腻烦了,穿过空无一人的球场后,走在漫长的走廊上,狭窄的空间令我喘不过气。

……要回头吗?

回到那个开阔的绿色球场?

我有些心动,只是在脚就要转向之时,又停住。


从小我就听过一个传说:走在看不到尽头的隧道里,不可以回头,过程中无论看见奇怪的“生物”、戴面具的人等等都要继续「向前」,直到终点重见天日*。

否则?……幸运的话,就只是回到入口处,如果「幸运」的话。


我又不敢回头了,只好硬着头皮低头向前。

走啊——走,走啊——走。

一双球鞋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

求人人不至,不求鬼来到……千万不要啊。

颤颤巍巍地,我打了个哆嗦不敢抬头。

“你……放心吧,这里没有那种黑白色的机械熊。”

听起来是英气的少年音,那么,也许是人类?

我做了下深呼吸,挺胸仰首,对上了紫发少年投来的视线。

……是人类没错。没来由的,支撑我一路走来的恐惧感褪去,我不禁腿一软就要跌坐在地。

“凪也过来吗。正好,介绍一下,我是玲王,他是凪——”

我没有听清玲王后面的话。

因为我正在逃命。

逃离自后方的妖怪之镜——如果我了解百鬼传说,或许会认出那是名为“云外镜*”的妖怪,不过也有可能认不出,时代变化,同种妖怪之间也逐渐出现了形态差异,其一便可分为「异色*」或称「闪光*」。

但我已经顾不上「那」到底是什么了,无视掉玲王的呼喊,我自长廊折返。

仍然是漫长的走廊,不过这一次许是恐惧增强了肾上腺激素后作用的效果,我很快便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广袤球场。

空无一人。

我走到了球场中央,仰天,高空无云,却澄澈得仿佛水镜,隐约倒映着绿色的球场草皮……

猛然间,寒意蹿上了脊背。

我一个失力,坐到了草皮上,而手触到了什么冷冰冰的东西。

僵着脖子,我用余光看到了那具尸体。

“铛、铛…铛、铛——”

那是我自己的尸体。

可我还活着才对,呼吸、心跳,全部都很正常。

那么,我是谁?




“「你」……还好吗?”


你没有做出反应。

千切豹马和蜂乐廻相视无言,而这时,跟随在二者身后的帝襟杏里上前说,“它还有「Hp」残余,要对它使用「治愈术」吗?”

闻言,蜂乐表示了支持,“赞同!多个助手就能尽快找回洁和国神了。”

对于让一头「似乎临近报废的白色机械熊」加入队伍,千切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投了赞同票。

于是,帝襟高举起了被称作「赫斯提亚」、但不知道从哪个片场借来的权杖。

“愿广袤大地上,薪火相传,聚集的祈愿将成为新生的闪耀之星,化作光芒闪耀的道路吧!*”

召唤词言语中的魔力由无形到有形,缓缓以微光的形式融入了你的体内。

你醒了。

魔术很成功。

你已经不是机械白熊了*。

你握紧拳头,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进化」的界限,此后都可以消耗一定量的“Lp”使出「火焰龙卷*」、或者一口气用光全部“Lp”发动「白色吐息*」!

你很感激赋予你新生机会的三人,因而,你与新的伙伴一起踏上了目标“逃出生天”的冒险。

一路闯关解谜打Boss——而后,你们即将到达“魔王城”的大门前。

门前立着牌子:


比分0:0,局面胶着,你与门将1对1,而此时有队友就在你的右手边……在这种情况下,能毫不犹豫地射门的疯狂之人,请通过这里。


你见到了熟人。

他先你们一步,进了那扇门。

那是洁世一,你最初的“同伴”。


然后,你与现在的同伴们一起走进了魔王城。

在城里,你见到了魔王。

「凝视深渊者,将成为……」

你唤出了他的名字。你都回想起来了,那也是“你”曾经的名字——

“绘心甚八。”


曾一度成为亡灵,但从地狱爬回、再度站回这片战场的王者,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这不是孩子气的执拗抗争*。

蓝色的长梦结束,一望无际的天空还待飞鸟展翅翱翔。



「黑白色的足球滚动,彻底拉开今夜这场命运之战*的彩炮与幕布!」

“综上所述,就是我策划的“蓝色监狱”宣传广告文案,目标是让不知道“蓝色监狱”计划的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来!”

新人助手桑(3天脚伤恢复完好)如此,向绘心介绍道。

“驳回。你这是欺诈,而且黑*熊出场就要准备额外的预算了。”帝襟杏里很是严格。

助手桑又看向绘心,希望这个似乎只对足球感兴趣的怪才教练放宽限制——“这不归我负责。但……”

闻之,助手桑眼睛里亮起了光。


“驳回。”



——  End  ——


备注//

*《以为是罗曼史,结果是怪谈》(同名漫画)

*《飞越疯人院》(同名电影)

*“隧道传说”:是我用L5的妖怪手表2里,延延隧道改编的,事实上存不存在类似的传说我也不知道 (如有雷同,传说在先)

*异色、闪光:是宝可梦老梗 设定。特殊特效、不同颜色的同类宝可梦

*云外镜。妖怪传说的一种。(剧情里“我”之所以急着逃跑,是因为害怕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本来面目,是自我保护的心理机制在起效)

*“集いし愿いが新たに辉く星となる。光差す道となれ!シンクロ召唤!飞翔せよ、スターダスト·ドラゴン!”自《游戏王5D's》游星

*你醒啦,你已经是个…(不清楚出处,但也老梗)

*火焰龙卷/白色吐息,分别是“闪电十一人”中豪炎寺/白龙的技能

*孩子气的百/年/战/争 (neta自同名曲)

*命运之夜,neta自“FSN”


☆关于可能没人在意/可能有人较真的剧情部分:“凪也过来吗?”这句

(自金城老师的采访/想和哪位角色成为朋友)

“玲王的话会带我去不同的地方吧。不过,这样的话凪也会跟过来?(后面是有关蜂乐的部分)”

这里是cb向,所以,好友好耶


——  ——

(这篇是突发奇想的作品)

(还有篇cb向 但 刚 新建文件夹完成)


(・ω・)ノ感谢你看到这里!

谢谢包容了放飞自我、玩梗过多的作者

总之,如果你看得开心就好!

凌云徴

蓝锁乙女 自私的旁观者(其他结局)

*女主有名字,可代入

*女主毕业于暗杀教室,有人物偶尔涉及剧情

*人物ooc有,原创有


本篇涉及过多三人行,可接受就往下滑吧!


洁世一x你x蜂乐回——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和幼驯染还有玩伴在一起什么的,之前是真的没想过。但他们两个太了解你,且他们又是要好的搭档,三人同意又觉得没什么那就一直持续这种关系。让快乐加倍不好么?最爱的人、最熟悉的搭档相互陪伴相互扶持,不必在意他人目光。


  “这个好吃……”你对面前这新品冰淇淋表示赞赏。

  “我尝尝~”蜂乐回凑到你旁边,你舀了一勺送到他嘴里。“唔,味...

*女主有名字,可代入

*女主毕业于暗杀教室,有人物偶尔涉及剧情

*人物ooc有,原创有


本篇涉及过多三人行,可接受就往下滑吧!





洁世一x你x蜂乐回——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和幼驯染还有玩伴在一起什么的,之前是真的没想过。但他们两个太了解你,且他们又是要好的搭档,三人同意又觉得没什么那就一直持续这种关系。让快乐加倍不好么?最爱的人、最熟悉的搭档相互陪伴相互扶持,不必在意他人目光。


  “这个好吃……”你对面前这新品冰淇淋表示赞赏。

  “我尝尝~”蜂乐回凑到你旁边,你舀了一勺送到他嘴里。“唔,味道是不错啦!”

  “织理你别吃这么多冰,快到那个时期了,吃点热乎的好。”洁世一替你买回章鱼小丸子,他熟稔的用签子扎起一个吹了吹,喂到你嘴边。

  “嗷呜~~谢谢世一。”你吃着章鱼小丸子有些享受,把冰淇淋扔给蜂乐回就跑到竹马那去吃小丸子。





凪诚士郎x你x御影玲王——宝物、钻石、拥有者


  帝襟织理作为交换生来到了凪和玲王的这所学校,恰好与玲王还是同班。面对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你请这两位前锋要好好关照自己,毕竟你之前在蓝色监狱没少给他们开小灶。他们本人表示会照顾你的,却不料最后把你照顾到床上去了。


  “所以今晚吃什么啊……织理、铃王。”凪写完作业就瘫在你家的沙发上。

  “要出去吃吗,这个点外面的餐厅虽然有很多人,但VIP应该有优先权。”玲王看着手机上的店铺思考状。

  “现在天气冷,不是很想出门……吃寿喜锅吧,暖洋洋的。我记得冰箱里有还很多食材……”还在预习的你提议。

  “不想出去……今晚干脆也在织理你这里住下好了。”懒鬼凪发言。

  “凪你真的很狡猾,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一定要送你回去!”玲王说。

  “等下记得进来厨房帮忙哦。”你说。

  “噢……”“好的。”得到两人的回答,侧面证明了你调教有方。






凯撒x你x千切豹马——对美的抵抗力为0



  千切在一次练习结束后撞到了织理和凯撒在更衣室的欢爱,他很惊讶但没有出声,定定的站在那里不知不觉的听着你那甜腻的叫声到结束。之后梦里的身影总是你,对此他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渴望,对你出手了。


  “织理等一下要去喝些吗?”比赛结束后,千切看着你问。

  “可以啊。”面对同学的邀约,你点头应下,转头对火包友凯撒说了几句就和千切离开了。


  “千切君也想加入我们吗?”你拿起一根薯条看着对面的红毛说。“我知道哦,上次和凯撒做被你发现了,千切君也是喜欢我的吗?”

  “……”一下子被对方挑明的千切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对你的心意是肯定的。“对,我喜欢你。”

  “我和他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哦,各取所需罢了,只是这样你也能接受吗?”你手中的薯条蘸上番茄酱,送入口中。

  “我喜欢你,记住这一点就好了。”千切豹马看着对面这个如慵懒猫咪的女人,说道。

  “嗯、一起来玩吧~”你喂了一根薯条给他,千切欣然接受,甚至暧昧的用舌头碰了碰你的指尖。


“哈?深藏不露啊,赤色的家伙…”

“少说废话,蓝玫瑰。”

“好棒呀,你们……”








糸师凛x你x糸师冴——什么叫兄弟战争啊?



    糸师凛在看电影,但他根本看不进去,无暇影片是否恐怖只在意为什么他大哥会跟过来坐你旁边一起看电影,明明是自己先邀请你,也是自己最先遇见你。

  你在苦恼,上次偶然遇见糸师冴,替他解围后发现这个大郎被下药了,见他长得还不错帮了一下忙……事后一脸正经的告诉自己他会负责。

  这场电影,只有糸师冴一人真正在看。


“要不三人在一起?”你小心翼翼的提议,然后兄弟俩都没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去吃晚餐吧!”你拉起他俩的手臂朝西餐厅前进。


  兄弟俩有什么好见外的?








士道龙圣x你x二子一挥——吵死了!


  织理以为士道和凛在同一球场就会吵架,没想到他和二子做对手也会吵架。碍于自己在旁边观赛,他们没有大打出手。

  “你们再吵,以后都不来看你们的比赛了。”忍无可忍的你威胁道。

  他们两个马上安静,下场该擦汗的擦汗,该喝水的喝水。




“刘海小子不是挺有能耐的吗?怎么,不行了?”

“闭嘴,害虫先生!”

“你们吵架别拿我来泄恨啊、哈……”










黑名兰世x你x冰织羊——可爱与性感



  那个像瞧宠物的眼神怎么回事啊……织理。


  被两人问到自己是否喜欢他们时,你是这样回答的:“冰织君/黑名君我都很喜欢,你很可爱哦~”


  够了,可爱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看到我们不一样的一面吧。黑名和冰织联合起来,为了让你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为了让你不再对其他男生露出那样的笑容,为了让你只属于我(们)。


  “我和黑名君还可爱吗?”冰织羊撩开你被汗浸湿的刘海,问道。

  “当然!可得我喜爱……”这些都是你放任让他们做的,不然会这么顺利?

   “油嘴滑舌……”黑名兰世的鲨鱼牙亲吻过你的肌肤留下痕迹。










无法触碰的真·你·实



问:喝了姑姑和姑父孩子的满月酒后醒来和十几个男人睡了该怎么办?

答:都是帅哥的话就一挑多吧,前提是体力足够的情况下。


  每天陪两个人,上下午换班,晚上一起,周日休息。





  “结束了?游戏体验感不错啊……”你看着电脑屏幕的最后一个结局和附赠的ED,每一个可攻略的男人都心甘情愿的被女主织理套上锁链,音乐进行到尾声,一张特别的CG便收集到了——女·玩家·主手里攥着那些可攻略的男人的链条。


  感觉像遛狗一样……你内心吐槽。


  点击屏幕回看游戏CG,感叹洁世一不愧是blue lock的亲儿子,三人结局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该做游戏攻略给各位扮演帝襟织理(名字可自由更改)的小可爱们了~









——————————————————


这波你在大气层hhh


正文就此结束啦!接下来开观影体!回顾完暗杀教室再写联动




千里
有人约的拼贴 知道了一部运动番...

有人约的拼贴

知道了一部运动番让我看看_(:з」∠)_(帅的嘞)

有人约的拼贴

知道了一部运动番让我看看_(:з」∠)_(帅的嘞)

我真的不想画画
  偷偷摸个qq人,想定制无底...

  偷偷摸个qq人,想定制无底座摇摇乐玩儿ww

  偷偷摸个qq人,想定制无底座摇摇乐玩儿ww

开心机车侠
虽然但是,非常潦草的摸鱼 问就...

虽然但是,非常潦草的摸鱼

问就是千切瘾犯了🤤🤤🤤

虽然但是,非常潦草的摸鱼

问就是千切瘾犯了🤤🤤🤤

Meet Mars
“好闻吗?什么味道的,世一。”...

“好闻吗?什么味道的,世一。”

“闭嘴!”

 ……

  

摸一点情人节准备的图(abo设定)完善完14号再发。

还有一个世一生日企划已经腿完,到时候在发发。

“好闻吗?什么味道的,世一。”

“闭嘴!”

 ……

  

摸一点情人节准备的图(abo设定)完善完14号再发。

还有一个世一生日企划已经腿完,到时候在发发。

洁世一属于蓝玫瑰

先舔一舔洁洁的美貌prprprprprpr

马狼真的是够了,凪都忍不住要骂他笨蛋,国神也是笑骂他是独裁国王


等着吧你就🌚🌚

给你一点小小的“洁世医”震撼

先舔一舔洁洁的美貌prprprprprpr

马狼真的是够了,凪都忍不住要骂他笨蛋,国神也是笑骂他是独裁国王


等着吧你就🌚🌚

给你一点小小的“洁世医”震撼

elsound
世一の愛馬が 凯撒的毛色太想让...

世一の愛馬が

凯撒的毛色太想让他搞点偶像番paro……虽然洁要素很少但确实是洁凯撒((

世一の愛馬が

凯撒的毛色太想让他搞点偶像番paro……虽然洁要素很少但确实是洁凯撒((

羨
『彼此間豪無察覺』 作者:品...

『彼此間豪無察覺』

作者:品 twi@_hako_hako_hako

自漢化侵刪勿轉

『彼此間豪無察覺』

作者:品 twi@_hako_hako_hako

自漢化侵刪勿轉

林津

【藍色監獄乙女】沒本事不要當網路酸民

※糸師冴單人

※第一人稱,只有活在對話裡的哥哥

※沒邏輯,隨便寫寫純粹自娛


認識糸師冴,是錯誤的開始。  

喜歡糸師冴,是第二項錯誤。  

因為被這份情感沖昏頭而跟著去了西班牙,則是目前為止最不正確的選擇。


童年第一次見到糸師冴,即使待人冷漠,我還是被對方那張臉給吸引了。


美色當前扛不住這點還能用見識不夠多自我欺騙,不過熱臉貼冷屁股就只能是腦子進水。


「煩。」

「白癡。」

  

這是那八年聽得最多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我無法不佩服自己,竟然能在那張欠揍的嘴下生存那麼久,實在不可思議。


八年,其中JK寶貴的三...

※糸師冴單人

※第一人稱,只有活在對話裡的哥哥

※沒邏輯,隨便寫寫純粹自娛





認識糸師冴,是錯誤的開始。  

喜歡糸師冴,是第二項錯誤。  

因為被這份情感沖昏頭而跟著去了西班牙,則是目前為止最不正確的選擇。

 

童年第一次見到糸師冴,即使待人冷漠,我還是被對方那張臉給吸引了。


美色當前扛不住這點還能用見識不夠多自我欺騙,不過熱臉貼冷屁股就只能是腦子進水。

 

「煩。」

「白癡。」

  

這是那八年聽得最多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我無法不佩服自己,竟然能在那張欠揍的嘴下生存那麼久,實在不可思議。

 

八年,其中JK寶貴的三年被我浪費了三分之二的時間在一個嘴臭上面,屢屢回憶起來我都想掐死當年色慾薰心的自己。

 

「──說了這麼多,當初分手的理由是什麼?」身為聽眾,夏目姑姑聽我嘮嘮叨叨這麼久,冰塊已經徹底融化在咖啡裡,用微微不耐的眼神示意我最好講重點。  

「幹嘛這麼急,醫生不是應該對病人要有耐心嗎?」 

「前提妳得是我的病患,但妳不是,而且我的休息時間要結束了。」

 

好嘛。 

我用食指彈了一下玻璃杯,上面倒映出我糾結複雜的模樣。


「首先得澄清,我們沒交往過。」


可是,我跟糸師冴到底又算什麼關係,青梅竹馬?父母朋友的孩子?認識的人?

  

我喜歡他這點無庸置疑,但對於一直待在身邊的我,他從不回頭,總是面無表情地走在前方,始終沒有做出任何表態。  

耗盡了八年,我根本沒搞懂過那個足球狂熱份子在想什麼,可能以前腦子裡裝的是糸師凜跟足球,而現在多半還是糸師凜跟足球吧。

  

也或許是他根本不在乎吧。

 

「假設如妳所說,糸師冴真的不在乎,那為什麼會吵架?」

 

喔,這件事就簡單多了。

  

在西班牙踢球的時候,冴見識到國外遠比自己強大的球員們,最後決定改變夢想,想要成為最厲害的中場,塔巴蒂先生──就是冴的經紀人認為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但是凜無法接受。 

上次回來日本,那對兄弟就因此吵了一架,冴這個做哥哥的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把自己弟弟嘴臭一番,凜大受打擊,整個人都不好了。

  

至於這件事跟我的關聯嗎……我就是勸了一下,叫他好好說話,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弟,不要那麼沒人性。

  

結果那混帳居然反過來嗆我不要多管閒事,妳聽聽這還是人說的話嗎,因為實在太可惡太過分了,我一氣之下揍了他一拳,朝他大喊一句「那就不管了」後速速離開現場,避免他事後報復。

 

「妳、揍了糸師冴?」  

「厲害吧。」我驕傲地抬起頭,「可不是隨便誰都能辦到。」

 

欣賞他的人很多,想必渴望揍他的人也不少,不過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輕易接觸到糸師冴,平時沒什麼人敢接近他,萬一不小心被狂熱粉絲亂碰他只會滿臉嫌棄叫你滾。

  

那拳下去,可以說是解了部分怨氣。


當下是很生氣難過,儘管是單方面的付出,他話也不必講得那麼難聽吧,嘴巴是用來溝通不是拉仇恨,單論這點來看冴真的是沒有一點改變。

  

但時間久了,看開以後那些痛苦就不像當時那樣難以承受,我現在才能以如此輕鬆的態度面對那些過往。

 

「妳特地找我出來,就是為了分享妳打人這件事?」  

「不是主要原因,但算是前情提要。」

「說真的,趁我還可以好好說話的時候講重點。」

 

夏目姑姑警告性的笑了一下,我趕緊拉住想要起身的她,小心翼翼的開口問出今天最主要的來意。


要不是這個原因,我也不想來面對在醫院工作的姑姑。

 

「我就是想問問……妳有沒有認識的律師可以讓我諮詢?」剛說完,夏目姑姑不明所以的挑起眉,果然還是要全盤托出,我嘆了一口氣,從包裡撈出文件夾擺到她面前。


「妳被告了?」姑姑拿出裡面的文件,表情由狐疑轉為不敢置信,「妳做了什麼?為什麼對方要告……」


後面的話消音了,我就知道她已經看到關鍵字。


說實話,不光是她,就連我自己都沒料到有天會被人家告。

 

被糸師冴告。


 

至於原因,不是因為打人,而是罵人。


離開後為了圖一時爽,我便在網路論壇隨便打下幾句「糸師冴真的不行」、「不如他弟」這類的留言。

 

一周後,我就收到律師函了。 




****

哥哥太好看,扛不住

老梗,基本上走一個哥哥火葬場的喜劇,祝福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