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蓬芽

25258浏览    163参与
哇

小情侣,,!没饭吃好饿,,

自割腿肉,,但是感觉ooc,,

就是想看芽笑(👉🏻👈🏻🤤

小情侣,,!没饭吃好饿,,

自割腿肉,,但是感觉ooc,,

就是想看芽笑(👉🏻👈🏻🤤

風_染

诈个尸,发我嗑的cp,场景有参考

诈个尸,发我嗑的cp,场景有参考

许笙默

【复活!】

我,堂堂复活

重新开始写,估计会很烂,凑合看吧

————

在和朋友们聚餐完的第二天,暑假的懒觉才刚开始睡,并未定闹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振动起来,把头埋在被子里的蓬伸出手去摸自己的手机,困倦的他并没有去看来电信息,含糊不清的吐了句

“喂?”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女声,似乎是意识到蓬还没有睡醒便调笑般的回了句

“还没醒吗?你迟到了大概有...三个小时吧"

"诶——也就是说现在是——"瞬间睡意全无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的蓬看了眼表和手机长舒了一口气,回过神来语气带了些幽怨

“梦芽...又在拿我开玩笑啊”

“没办法,你太可爱了,每次都能上当”眼见得逞的梦芽停下了笑......

我,堂堂复活

重新开始写,估计会很烂,凑合看吧

————

在和朋友们聚餐完的第二天,暑假的懒觉才刚开始睡,并未定闹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振动起来,把头埋在被子里的蓬伸出手去摸自己的手机,困倦的他并没有去看来电信息,含糊不清的吐了句

“喂?”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女声,似乎是意识到蓬还没有睡醒便调笑般的回了句

“还没醒吗?你迟到了大概有...三个小时吧"

"诶——也就是说现在是——"瞬间睡意全无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的蓬看了眼表和手机长舒了一口气,回过神来语气带了些幽怨

“梦芽...又在拿我开玩笑啊”

“没办法,你太可爱了,每次都能上当”眼见得逞的梦芽停下了笑“说正经的,什么时候来找我”

蓬虽然已经醒了,但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敲打着自己的脑壳询问着梦芽指的是什么

“我说你啊,昨天喝那么点酒就能醉成这样啊”

“不是喝酒的问题...昨天发生太多事了...我没缓过劲”

梦芽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不由得脸一红,清了清嗓子催促着蓬起床

"总而言之你先起床,咱俩说好的今天要出门的。"蓬这才想起来昨晚和梦芽约好陪她逛街,起身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一下便出了门。

在水库碰面后,两人坐上电车向着商场驶去。

"那个,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蓬看着电车的天花板,对昨晚的记忆一片空白,于是向看手机的梦芽询问道,梦芽抬头瞥了眼旁边的蓬,毫不在意的说了出来

"没什么,就是你把我强吻了"蓬点了点头,随即察觉到了不对劲"嗯...诶?"

"诶什么?强吻啊,强——吻——"逐渐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蓬的耳根开始发红,好在播报的声音提醒到站,蓬才魂不守舍的被自家女友拉着手腕带走

来到之前怪兽出没的商场,蓬看着天花板愣了两秒钟,被梦芽又一次戳肾才回过神来"想什么呢"蓬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来那个时候你也是在这里,有点故地重游的感觉吧"

陪她来到女装区,蓬不好对梦芽挑的衣服进行评价,只好点点头或者回一句"好看"

梦芽在换衣服的空当,本来可以缓口气理清思路的蓬却遇到了店员过来推销活动

"今天办卡可以打八折哦,小伙子陪女朋友来的吧,参加这个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蓬被唬的一愣一愣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听到梦芽的声音又看向她,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吸引到了不少目光,蓬看了一下,把她推了回去

"这个不行这个不行"

疑惑的梦芽还是选择了之前挑的一条,解决了午饭,此时烈日正当空,在大街上手挽着手的二人又不想回家又不知道干什么。

"要不去酒店吧"梦芽半开玩笑的说道

"绝对不行"

"有什么不好啊,不过是早点登dua郎而已"

"总之不行"

"诶——但是昨天蓬君都对我做出那种..."

梦芽故意抬高了点声调,蓬见状赶紧捂住她的嘴生怕多说点有的没的

"哈哈哈,啊,不逗你了,说正经的,去干什么"

蓬掏出手机,在地图上尝试找到一个能消磨时间的地方

"去爬山吧"

————————

山上相对于市内还是很凉快的,虽然爬台阶爬的很累,但是只要达到山顶拍一张夕阳照耀下的纪念照,那也就值了 。

有些疲惫的二人继续向上走,梦芽抬头瞥见了一个神社,戳了戳蓬

"去求个签怎么样"

走完该走的流程,两人摸到了同样的签

"都是大吉...梦芽你许的什么愿"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出了神社的门梦芽如释重负,连走路都轻快了几分,不解的蓬也是快步跟了上去,终于是在太阳落山前爬到了山顶。

"找好角度...哦可以了"将手机举过头顶,两人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好了,那拿我的也拍一张"梦芽又和之前摆出相同的姿势"来,3,2,1...啵"在倒计时结束前梦芽的嘴唇贴在了蓬的侧脸上

——————

半刻钟后的蓬背着梦芽到了车站,因为戏弄成功而开心的梦芽没有注意到台阶,似乎是命中注定般又一次崴了脚。

两人坐上了深夜的电车,听着广播重复的报道着下一站的地名,似乎是有些疲倦了,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互相倚靠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梦芽醒了过来,眼前是一坨蓝色的毛球,把脸埋进去吸了一口气。

"和你上次用的不一样啊"

"诶,有吗"

总算是到了梦芽家,蓬将这位伤员放下"那我就先走了"在蓬转身的时候她突然握住了他手

"怎么了吗?"

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梦芽摇摇头

"不...没事,明天再见"

蓬还是一如往常,笑着点点头"嗯,明天再见"

ユウノ

这里也放下,是动画完结的纪念向双人立牌+公式书相关内容

不多说了 祝蓬梦百年好合👏💐

这里也放下,是动画完结的纪念向双人立牌+公式书相关内容

不多说了 祝蓬梦百年好合👏💐

HaRmless P.B.

【中长/蓬芽】lust… we dive into the boogie wonderland

  • 文章属半架空半剧情改/极度OOC警告

  • 大体的剧情延伸,魔改并加大化自「SSSS.DYNAZENON」第10話 留在心中的记忆,是什么?

  • 文中若存在任何不当行为,切勿模仿。

    大概算是2022年的新春贺礼,祝大家新年快乐!


分享音乐:

Childish Gambino - Redbone 


二零二二年的某月某日

还是很难相信,我们已经从原来的世界消失相当长一段时间了。自从那天目击到那次冲击性的「事实」以后,一切都变得失控了。

当我终于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为时已晚。

现在出自某种愧疚心理在照顾着「她」的我,基本上得要无...

  • 文章属半架空半剧情改/极度OOC警告

  • 大体的剧情延伸,魔改并加大化自「SSSS.DYNAZENON」第10話 留在心中的记忆,是什么?

  • 文中若存在任何不当行为,切勿模仿。

    大概算是2022年的新春贺礼,祝大家新年快乐!


分享音乐:

Childish Gambino - Redbone 


二零二二年的某月某日

还是很难相信,我们已经从原来的世界消失相当长一段时间了。自从那天目击到那次冲击性的「事实」以后,一切都变得失控了。

当我终于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为时已晚。

现在出自某种愧疚心理在照顾着「她」的我,基本上得要无时不刻要关注着她的心理健康,时而久之,偶尔也会难免地感觉喘不过气来。为了缓解压力,有尝试过不同的方式,也正是在那时开始学会了抽烟,十分地不巧,因为距离成年大约还相差不到一年左右,此刻的我想要合法买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出自各种原因,手头也没多少崇裕资金,每次从学校附近的不良少年那偷买的烟也得省着抽,而他们卖给那些未成年的日本烟通常比市价贵百分之十三到二十五左右,烟你不省着点抽,就会是烟在抽你,抽你的钱,还会抽干抽坏你的肺。

今天是兼职工作的发薪日,在我快要到家之前,确认四周没有多少人的情况下,我从刚买的进口万宝路香烟里抽出一根放在嘴里点燃,与那种廉价甚至还有可能是劣质的香烟不同,进口的果然就是不一样!然而从中提价18%的价格还是令人感觉有些难以承受,所以一年只会在临近生日的情况下去买。还有今天是吃火锅,因此买了青菜,金针菇还有其他材料,最重要的省时间秘诀莫过于清汤宝,撕开包装放上一两块到锅里煮会有十分浓郁的香味。

“我回来了。”将钥匙插进锁孔打开门,看到她安分地坐在小沙发上,我安心了一些。

“你回来了。欢迎回来。”她抬头看了看我,回应道。

“今天有没有好好吃药?咱们今天煮清汤火锅吃。”我把煮火锅的材料放在桌上,去厨房拿电磁炉出来,用得有些旧了,但也还算做能用,就没换新的。

将锅洗干净,盛水,放上两块清汤宝,盖上锅盖,等待着它的化开,在这期间不擅长找话题的我尝试开始跟她聊天:“额…那个,梦芽,虽然我本不该问的,就…你最近还会梦到她么?”

“蓬,你明明知道的,我他妈的当然会梦到她,几乎每一天都会梦到她。我的姐姐——南香乃,就这么从那高高的地方摔下来,事发当时除了我俩和死掉的她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哪怕一名目击者。而我也就这么亲眼目睹她坠楼……我吐了一整天,哭了一整晚,我就是忘不掉。”

“求求你,不要再试着…”

“够了,别再说了,是我不好。但我答应过你,有什么事我陪着你,直到天塌下来或者我意外死掉了为止。吃点东西吧…乖。”

“好……但你哪天在我受不了的时候,记得要仔细听我讲,好吗?”她问我能不能答应她,我说好。听言,她勉强挤出了些微笑,也没再多说什么,我将手伸前握住她的手继续说道:“我会好好听你讲的,梦芽。”

之后我将锅盖给拿开,放上青菜放上肉丸子在汤里煮。等待它煮熟的期间,我跟梦芽你看我,我看你。两人就这样互相对视,但谁都不开口说话,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一切我都清楚,或许会有人问,既然同居了那肯定是在交往对不对?但怎么说呢,不完全对。因为……


“离婚了,他们离婚了。”

“啊?”数个月前,那时她站在我租的房子门口,看着我说的第一句就是这令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好人,我当然放了她进来我家坐。

“蓬,现在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前阵子我爸妈正式离婚了,我感觉现在像一块烫手山芋一样被到处乱扔,所以思来想去就来投靠你了。可以吗?”

“那你是要在我家这里长住,对么?虽然我是没所谓的,但前提得是你父母不上门来把你带回去养。你父母上门了就得另说了。”

“嗯……我知道。”

“你的行李呢?先放一边吧。坐下来吃餐饭再跟我聊聊。”

在那之后我从她口中听到了很多事情,我从她那听到的是:因为姐姐的死,她的父母感情逐渐变淡,吵架冷战都是家常便饭,久而久之,父母总有一个越来越少回家,有时是父亲,还有时是母亲。她大概猜到了,他们之间可能在互相出轨,她没办法去问他们,所以也不能被证明她的猜想是正确的。当然一开始,只有我大概能猜到自从被不明怪兽所吞噬以后,发生了很多难以解释不合事理的意外展开,但问题是目前的生活除了些许的违和感,没其他能够证明世界已被改变的的证据存在。

刚开始同居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很不习惯。我跟梦芽不算情侣,我甚至还没有去跟她告白。在那以前,我们还在高中的时候,我跟她关系不算差,我曾经很多次会想起她,甚至做梦都会梦见她,有时在梦里她犹如天上坠落下一丝不挂的堕天使那样,而我是充满欲望十恶不赦的恶魔,在天上、人间、地狱三界轮回不停地向对方诉说自己的爱意,以男女之爱之名疯狂地交欢。在那之后,每当醒来之时,我总会一惊看着因梦遗而湿掉的贴身衣物产生出一丝轻微的罪恶感。而现在我与她同居了,却不如以前那般相处的自然了。

“蓬,蓬!”

“欸,啊?!怎么了?又割…”

“菜啊,煮的菜啊!在发什么呆?”梦芽有些不满的拿着筷子指了指锅里烧开的汤里四处翻滚的牛肉丸,我回过神来,赶紧拿起碗和小汤勺往锅里舀了几个肉丸,再夹上一片青菜装点汤到碗里。她也按着自己想要的去装上一小碗,将碗装满,我跟梦芽一起将碗筷放在桌上,双手合十。这是开饭前虔诚的仪式,在内心感谢着今天辛勤付出的自己,期盼着新的一天的到来,再无比认真地说上一句:“我开动了。”之后再动筷子,就仿佛这么做饭菜也会很快变得香甜。

“那么,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夹起一块咬过的肉丸,再浸上一点汤送入嘴里,在吃之前顺带沾上点香料。这么一煮确实味道很好,不禁觉得今天这一餐真的是选对了,然后她开口问我:“刚刚…蓬,你有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你刚来我这里住的时候,怎么说呢,第一次跟异性同居这么长的时间刚开始难免会觉得有些难以为情。”

“嘿嘿,蓬在之前没有交过女朋友吗?”

“并没有,我之前在男生当中算不上很受欢迎,上了高中才稍微有所不同。”

“是这样子啊。”

“没错,是这样子呢。那你之前有没有交过男…算了,当我没问。”

“没有,算不上交过男朋友,大概就跟某个男的有点暧昧而已。实际上我确实在高中之前也有喜欢过的男生,不过他最后跟另外一个女的在一起了。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我也就没再在意过了。”

“不过现在的学生是真的很早熟,蓬,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确实。”

“对吧,像才读高中没几年就交了好多个女朋友,还有约炮,还没发育几年上本垒的层出不穷,现在的学生确实很早熟。”

“……啊这,算了。梦芽,你说说,我煮的好吃吗?虽然在火锅底料上偷了懒。”

“还不错,明天打算吃什么?”

“谁知道呢,还没想好,明天再想吧。”

…………

其实她刚刚在吃饭的时候把在发呆走神的我给拉回来确实没啥问题,最近我也越来越爱沉浸在回忆里了,跟走不出心理阴影的她不一样,我有时会怀念以前那些大家都还正常的日子,也会回忆起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往,这没什么,大家谁还没个回忆黑历史的时候呢?我都有更不用说你们了。


“蓬,医生给我开的药已经快用完了。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一趟?”将火锅汤料和菜肴一起差不多吃到个底,把身体喂的饱饱的之后,轮到她洗碗了,在相当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她冷不丁的开口问我,我手指夹着烧到四分一的香烟,又狠狠地抽上一口将烟过肺呼出来:“我看看什么时候能够请个假带你去看医生吧,稍微再坚持一下吧,梦芽,最近学业繁忙…毕竟,你也休学快一年了,不知道能不能在临近期终参加升学考试呢。如果你能来就太好了。”

“我会努力的,到时候蓬,你要见证我的成长,千万不要忘了好不好,一言为定?”

“当然,一言为定。”

“好,多谢爹地。”她恶作剧般吃吃地笑,我听得怪不好意思的,刚抽进去的烟气不禁地呛了出来:“咳咳咳,操!瞧被烟给呛的…梦芽,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老爸级的存在吗?!”

“因为你现在比我亲生老爸对我还好啊,让我很有安全感。”她回头看我微笑着说道。

“算不上,算不上。”

“真谦虚啊,蓬。”她转过头继续专注在洗碗这件事上,我侧目看见她裸露出来的手臂,我不忍心继续看,便提醒她:“喂,梦芽,你手臂上遮挡的绷带要掉了,稍微挡一下。”

“咦?啊,你说这啊,因为勒紧手臂来洗有些不太舒服,就稍微拆开了一些,要我弄回去?”她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问道。

“也不用吧,大概挡一下就好了。稍等,我过去帮你弄好。”我走过去帮她绑好绷带,稍微放松了一些,不至于让它松松垮垮得一副要掉下来的样子,“谢谢你,蓬。”

“不用谢…欸,烟灰掉地板上了,我立马扫干净!”我走到靠垃圾桶比较近的地方,将烟灰弹进垃圾桶里,拿出扫把斗箕将掉在地上的烟灰给扫干净。

洗完碗筷,与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稍微休息一阵,便让她先去洗澡。因为租下来的地方建成有相当一段时间了,房内的水压有时候会不够,只够一个人洗澡,这时通常我都会让她先洗。而我会把今天的作业给做了,作业不多自己做,作业多赶不及就隔天找好兄弟的抄,这样不仅仅是为了很多时候得同时错开时间做两三份兼职的自己缓一口气,还是因为她的父母正是因她如今的状况争吵不断,离婚以后一开始还会象征性打点钱过来救济一下她,到最后眼见那笔钱越来越少,我都怀疑这一对不算合格的父母哪天会彻底地断掉她的抚养费,跟梦芽同居的我只好对她负责,承担起这个重任了。

…………


“我去学校了,你留下来好好地看家。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好。”她在看最近送报员送上门的杂志,头也不抬机械性地给我一个基本的回应。

我正准备关上门,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又回过头,把门打开继续说道:“经历过一次,我已经照常把尖锐的锋利的东西全部都收好了,还有天台上的门也锁好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听到了没有?”

她看杂志看得很是投入,以至于没有及时做出回应,我又加大嗓门再问一遍:“喂…梦芽,梦芽,南梦芽小姐!我刚刚说的,你听清楚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人了,我不会想不开的,你放一百个心好吧?!你再不去上学就要迟到了。”

“那么晚上见!”

“好,晚上见。”

…………


“哟,蓬!早上好,今天怎么气喘吁吁的,是不是家里那位又开始胡闹了……”总算是赶上地铁了,我久违的老友滨田在车厢见着我向我打起招呼,只是这家伙有时嘴巴没个把门的令人很是头疼。

“滨田,我求求你,行行好。她的事情可千万不要说出去,本来我压力就不小的了。”

他看了看我,继续小声说道:“你还没有把你那个小女友送回她父母那里去啊?都同居多久了,你不怕哪天她父母来找你算账?”

“我当然怕啊,可梦芽她自己说,她没有家人可依靠了。那我只好当一名大家长把她给收留了,再讲你也知道的,她那个情况…”

“是啊,不得不说她实在是有些可怜。如今她这种情况,她的父母都把她当做惹人厌的「牛皮藓」,谁都不想亲自抚养她,到最后竟然演变成让年龄差不多的同龄人去照顾一个「不安定」的异性,真是胡闹也得有个限度啊,可恶的大人们。”

“像这么讲,你也是个大人了啊,滨田。”

“麻中老弟,我也就大二而已,再讲了,我们最终都会成为我们所厌恶的「大人们」,但我们还有机会让自己不会成为被自己和他人「所厌恶」的大人们。能理解吗?”

“……虽然不能理解,但总觉得大概能共鸣的样子。”

“这样就好,我作为大你两岁的长辈,我也不求你现在就要理解我想说的这段话。就这样,你差不多该到站下车去上学了。有缘再见,麻中老弟。别忘了要好好照顾她,梦芽小妹她现在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依靠了,你明白没有?”

“我明白的啦,滨田,你放心吧。”

…………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落到这个田地?唔呃啊啊啊,好难受,被人,还是被自己喜欢的却说不出口哪怕一句喜欢的人,给狠狠掐着……要窒息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啊啊啊啊啊!”

“梦芽,你在干什么?是我啊,麻中蓬,那个现在在照顾你的男生啊!!”

她掐我脖子掐得更加用力了,“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你一定是把他给杀了肢解给冻在冰箱里,你这个变态杀人魔!快把蓬给我还回来!”

“我怎么会自己肢解自己,还把自己尸体给冻冰箱啊,你他妈快醒醒!梦芽,你这家伙,你一定是用药用过量了吧!!我他妈不是说过了,一定要按照医嘱用药吗?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你这样再用力掐着我脖子迟早会把我给杀掉的!你究竟明不明白啊,你这傻瓜!”

我再怎么让着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命给赔上,于是我在内心默念无数个对不起以后,便用力将她反过来压制在地上,死死地压着她的双手,不让她乱动。

“快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啊!!!你这杀人魔!!!把蓬给还回来,把我姐姐还回来…把我爸爸,妈妈还回来,把……呜呜呜呜呜呜啊……”

知道自己再也使不上力气,她抽泣着哭喊着把她曾经给失去的还回来,我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自从那头怪兽的出现,横行霸道地肆虐破坏着一切,将所有的事物都给吞噬一干二净,还有那些犹如幻梦一般将我们所囚禁的虚假,如果怪兽跟人类跟世间万物一样都有我们所能理解的「新陈代谢」,将我们吞噬再消化成它自己的养料,从此我们以及万物将变得不复存在,或许到了那时我们会变得更幸福吧?

不知过了多久,她好像也变得清醒了不少,看到自己和我被折腾到衣衫不整的样子,还有这次意外事件整出来的伤痕,她小声地问我:“蓬,你没事吧?”

“没事,也就差点被你当变态连续杀人犯掐死了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我已经原谅你了,就不用再说了。明天准备好,我请半天假带你去看医生。”

“慢着,你请一天假吧,蓬。”

“?为什么?”

“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的原因,在这件事之前,在你每次回来之前,我一个人被留在这里看家的时候,我总会感觉我活不长了……我快要被压垮了,已经断断续续治疗一年多了,也没多大好转,所以我一直在想,打算在我死掉之前,我想跟你抛开如今的关系,要更像恋人一样生活。”

“少开玩笑了,什么感觉活不长,别在这里说胡话了,不然给我滚出去!听到没有,你这混蛋!”

“……抱歉,梦芽,是我太过激动了。”

“不要道歉,蓬。是我讲了很过分的话,明明是我没考虑到你的处境,先伤害的你。”

“梦芽,答应我,下次能不能多考虑一下我说话,也多考虑一下自己可以吗?你刚刚这样子只会伤害那些真正在乎你的人,你知不知道?”

“…………知道。”

“那好,你想上午去看完医生以后去哪里玩?我陪你。”

“要不然明天下午,我们去迪士尼乐园吧?上午看完医生,中午吃完饭,一起去找家实惠便宜的旅馆睡个觉,逛完迪士尼,然后我们还有很多很多要想做的事……”

“迪士尼啊……那这样得提前预支下月的薪水了。”实际上迪士尼对我来说有点不太行,主要是消费水平对于我一个学生来说相对要高了。

“那去别的地方也可以的,蓬。”

“不了,我们就去迪士尼。你既然想去,那我们明天就去那。”

“真的??”她吃惊地望着我,眼里有了光。

“真的,带你看完医生,我们明天要去迪士尼。”我再一次坚定的回答她,她期待、欣喜的神情再一次向我展现无遗。

“好耶!!谢谢你,蓬!”她抱紧了我,这是她第一次出自高兴地拥抱我吗?说真的,好温暖,不想分开。

之后她开始规划起明天要做的事,期盼着明天的到来,而我给老师打完电话延假后,便开始点钞,数明天要带上的钱,借此外出的机会,转换一下心情。

…………


“南小姐,根据您的病情以及身心和精神健康来看,我不知道在这之前您究竟经历了什么以至于在治疗上出了问题,但我作为主治医师还是得提醒您,一定要注意按时服用药物且定期来医院参加治疗。依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部分药物可以适当加大用量。例如像一次一粒(片)可以改吃两粒(片)这样。”

“对了,这位小哥您是她的男朋友吗?”

“额……这个嘛…不是的。”

“是的,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欸?之前我带你来的时候,人家医生上次问你是怎么说来着——普通朋友?我还记着呢。”

“哎呀,上次跟这次不一样嘛……还是说被说你是我男朋友,你害羞了?”

“才没有啊!”

“哈哈哈!看来你们俩感情很好嘛,这样也不错,麻中先生,这样子对患者的病情改善也有好处。”

“非常感谢您,医生。”

“感谢您。”

“早日康复啊,南小姐。”

…………


“Hello,迪士尼,我来了!”她一路带跳小跑向园区大门口跑去,果然还是把她关在家太久了,平时就算同意让她出去,她也会顾及到我很少出门,一年难得几次能够陪她一起出去玩,她会高兴坏了也是情理之中。

我赶紧让她慢下来一些,女孩子摔倒了就不太好看了:“慢点,慢点!小心别摔倒了。”

“蓬,快点快点!”她抓住我的手就硬拉着往前,我笑了笑,便跟她来到了园区的大门。

“您好,要两张门票,我们还没满十八,是买青少年票还是成人票?喔,明白了。就我跟她两位,什么?情侣优惠?是我女朋友没错,要了,谢谢你。”

“走吧,梦芽。今天你就敞开心扉好好玩,OK?”

“Yessir!一切都听你的。”

“好吧,走!”

“蓬,蓬。”她用手指轻轻的点在我背上,叫着我的名字。

“怎么了?”我回头望向她。

“刚刚在医院不是不承认我们俩是「情侣」吗?怎么刚刚又要下情侣优惠呢?莫非蓬你…”

“……我就是为了省点钱而已,对,就是这样。”

“蓬你个死傲娇。”

“咦,我记得你昨天不是哭着说快把我给还回来吗?不仅出幻觉了,还说我是「杀人犯」把我自己给肢解冻冰箱里,那位是谁来着?”

“肯定不是我!”

“那也不是我,我是「杀人犯」。”

“你别记这个了,信不信我跟你急!”

“哈哈哈哈,好好好,不记不记。”

“讨厌你!”

…………


“蓬,星球大战主题场馆,去不去?”

“走。”进园区逛了一些项目以后,她指了指其中一家场馆,我抬头一望,星球大战主题场馆,我个人虽然不是忠实粉,但个人也对星战有点兴趣,因此决定要去看一眼。

场馆里面摆满了很多星球大战的周边,以及角色的人形立牌,甚至还有光剑的玩具,我拿着其中一把将开关打开,那手电筒状的头部亮起了红色的光,她也拿起其中一把光剑仔细观察。

“蓬,「I am your father」~”*

她拿光剑指着我,我一时也没搞明白她在说什么,反问道:“哈?”她见状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蓬,原来不知道这个梗啊,哼哼。”

“什么梗?”

“帝国反派Darth Vader对着正义一方,绝地的主角Luke Skywalker所说的一句名台词,正派Luke Skywalker一心向善,且坚信Darth Vader杀害了他的「父亲」,当他知道大反派是自己的生父以后,面对他堕入黑暗面的极力邀请,主角从高处跃下自杀,该场景后来被很多电影人致敬或者恶搞。”

“想不到你竟然还看《星战》,长见识了。”

“因为平时经常呆在家嘛,然后就看了不少电影来着。”

“那这些呢…?”

“这些是…那个是…”她仔细地跟我介绍场馆里她懂得的东西,不仅仅是知名角色,还有故事梗概和里面机器人叫什么名字都跟我一一解释,我心想,果然平时还是把她关在家里太久了,哪天有空多带她出来玩玩吧。

…………

“蓬,如果堕入黑暗面(Dark Side)能让你上天下地无所不能,轻易就能改变世界的走向,但会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你会屈服于黑暗吗?”

“……我说不好。”

“我也是,不过如果是我应该会轻易地妥协吧,因为我不是意志坚定的人嘛!如果我堕入了黑暗面,到时候我就要满世界的狩猎你了,然后你会跪在地上向我屈服,怎么样,还不错吧?”

“那我是要死在你的手上了?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大家都不要死。”

“嗯……确实是你能说出来的话呢,喔,出口到了。下一个地方打算去哪?”

“梦芽,你要不要跟米奇米妮这些人偶合张影?”

“欸!是哦,差点忘记了,合影合影。”

“蓬,快来快来!手机拿出来,快!”

“来了来了,来,笑一个,茄子!”

“茄子——Yeeeeeah!怎么样,照出来好看吗?”

“好看!再拍几张。”

咔嚓咔嚓咔嚓——为了拍在合影中换了不同姿势的她,拍了很多很多的相片,拍完以后她迫不及待地向我跑来,看我手机里拍的相片,成片的效果令她也有些感到惊叹。

“蓬,拍得不错嘛!没想到你这么会拍照。”

“因为其中一份兼职就是帮忙照相馆拍照片嘛,学着学着就会一点点了。”

“欸,这样啊。什么时候教教我?”

“下次吧,来,还有什么要玩的?我们去玩吧!”

“欸,这样啊。什么时候教教我?”

“下次吧,来,还有什么要玩的?我们去玩吧!”

“玩那个过山车吧!咱们走!”

“蓬,你会不会恐高?”此刻我跟她搭上了过山车,系好安全带,车体准备要启动了,启动前她问我恐不恐不恐高。

“完全不会。”其实还是有些怕的,但不是很严重,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我也是,好期待过山车能带我们爬到多高。”

“应该会很高很高,这个是整个园区最刺激的项目之一了。”

“开始动了……哇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

数小时后

“现在大概整个园区都玩了一遍了吧,有些意犹未尽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回家吗?蓬。”

“嗯,我们回家吧。”

从寄存处将存放的东西给取出来后,我提着医生上午刚给她开的药还有在园区里买的玩具和纪念品,她一路小跑小跳的走了一段路。期间还从我手上顺走几个袋子拿去提,走了一阵,我们来到某处人不多的地铁站,站在离黄线不远处等待列车的到来。

她看着车站内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突然开口道:“像新干线什么的,是我国的骄傲啊。”

“突然是怎么了?”

“你听我说,我想了很久,觉得是时候该做个告别了。我受够了,觉得这才是「摆脱这一切的」唯一的方法。”

“?少说这些不清醒的话,你的病情是不是又发作了?你稍等,我现在就拿药给你。”

“我很清醒,也很庆幸直到最后你跟我在一起。”她抓着我的手,之前绑在她手上来遮住自己用刀割的不少印迹手臂的绷带也不见了,而且抓得非常的用力,比往常力气大上了不少,死死地抓着不让我挣脱。

“蓬,跑起来!”

“你不会是想……?”

“没错,正是殉情。”

“来真的?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没有了,我受够了。”

“蓬,你到底要不要一起来?那边的安全员要追上我们了……”

“…………实话说,我不知道。”

“蓬,那就不管了,要好好的抓住我的手喔,三二一,跳!”

“蓬,我爱你。”


(全文完?)

结局和简单的后记,将另开文更。

HaRmless P.B.

【中长/蓬芽剧情向】Hunting Seasons (一)

  • 架空/OOC警告/算是未来的平行世界/结局会是NORMAL END?

  • 算是官宣半转型,问就是不想单纯再写日常恋爱撒狗粮了,现实的单身汉其实也写不到位这东西。不如借架空大前提构思些全新的剧情,或许还有点乐子。


CHAPTER 00

“莉莉小姐,下午好。又来替他扫墓了?”

“是啊,之前也说过,生前与他算是老相识了,他也帮了我很多。只是没来得及跟他说声谢谢。”

“啊,说起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呢!莉莉小姐你曾经有跟我提到这位英年早逝的警官先生呢。你瞧瞧我,真是老糊涂,年纪大了,感觉越来越容易忘事了!”

“没关系,松田太太,您今天是来给儿子扫墓的?”

“嗯,...

  • 架空/OOC警告/算是未来的平行世界/结局会是NORMAL END?

  • 算是官宣半转型,问就是不想单纯再写日常恋爱撒狗粮了,现实的单身汉其实也写不到位这东西。不如借架空大前提构思些全新的剧情,或许还有点乐子。


CHAPTER 00

“莉莉小姐,下午好。又来替他扫墓了?”

“是啊,之前也说过,生前与他算是老相识了,他也帮了我很多。只是没来得及跟他说声谢谢。”

“啊,说起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呢!莉莉小姐你曾经有跟我提到这位英年早逝的警官先生呢。你瞧瞧我,真是老糊涂,年纪大了,感觉越来越容易忘事了!”

“没关系,松田太太,您今天是来给儿子扫墓的?”

“嗯,我儿子被国家选召入伍,他在战场上不幸牺牲,现在已经是他走的第三年了。曾经的日本也分裂成了东西两半,还有中部那被割裂开的那一大块「三不管的中立地带」blah blahblah,什么都变了。”

“是啊,什么都变了。”

“话说,松田太太,一直陪在您身边那位护工呢?怎么没见到她?”

“她前阵子算是辞职了,也递了辞职信给我。她要去申请签证回西日本*看望在乡下的父母,估计要相当一段时间来等审批下来。其实偷渡也算是一种选择,但是一旦被对方执法部门或者盘踞在中部的那些黑道抓到,性命八成也难保了。只是现在她辞掉了这份工,我一时半会也没找着新的,拄着拐走路总归不太方便。”

“这样啊,欸,小心!我扶你慢慢走吧,松田太太。”

“好,好。谢谢你啊,你真善良。不然,你来做我的护工吧,莉莉小姐。”

“……额,松田太太,我考虑一下吧。”

“好,要记得尽快给我回复好吗?”

「实际上,我并不算得上善良。」她这么想是因为数年前的她与现在有些大不相同。

CHAPTER 01

“新人!做腻文书工作了没有?你的机会来了,上面决定了要把抓捕女盗贼「イナリ」的事情交给你了,案件整体还算重大,请你务必要顺利地完成。”迎面走来的壮汉将档案袋拍在被叫住的「新人」面前。

“是!长官,一定完成任务!但是长官,我有一个问题,请问我可以就案件进行询问吗?”新人站直身体,向他的长官敬个礼,礼毕之后斗胆向那位长官发问。

“当然可以,你问吧,新人。”他示意继续。

新上任的警官大概衡量了一下,问道:“上头能够指示我执行该项任务,我很是荣幸,但,是没有其他人能完成这项任务吗,我的意思是说,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新人很不正常。”

“新人,你是要我怎么解释呢?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个能够效忠国家,不丢日本警察颜面的大好机会。婆婆妈妈的像什么,命令都下来了,上头指定要你去,难道你要拒绝吗?你不想成为优秀的警察了吗?”

“没有,长官,十分感谢上头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负日本警…”「长官」他挥挥手打断新人的言语继续说:“我说你们这些菜鸟啊,不要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上头没有指定你,也没有指定任何人,只是要求我们搜查三课与搜查一课紧密合作的前提下,派人去解决这起事件。派你去,派谁去都可以,但效忠国家,不负人民确是实实在在的。”

“问题就在于派你去执行任务,以及你要去的地方,纯粹是一课,三课的精英警官全日本都认识,出自各种原因,他们一般都不会也不适合去。而你们这些新面孔不容易受人起疑,再也合适不过了。你跟其他警员要去中部,临近西日本边境的不受政府实控的地方——星夜城*。那里是什么地方不用我再多说了吧?那么,还有没有要问的,没有就回岗位赶紧准备执行任务。”

“是,长官!”

“好好工作。”长官皮笑肉不笑地叹口气,说道。

“是,长官!”

“麻中,上任一年不到,你还真就遇上个铁疙瘩,大麻烦了。你知道星夜城吗?很多在日本境内的海内外大型、巨型企业驻扎盘踞的地方,出自停战协议,星夜城地处「缓冲区」,废除了几乎所有日本现行的法律不说,东京方面也不能管,西日本那群大阪的极右疯狗也看不上。既然那些大老板保护费都缴够了,他们也没必要动手。治安方面,市中那一带还说得过去,但城市边缘,靠近俗称「三不管地带」那一片,治安一直都不太好。也可以说是非常乱了,总之千万可别死在那里了喔,Mr. 新人警官。”


次日,新上任的警部补麻中蓬跟带去执行任务的警员已经经由山梨搭乘客机直飞到静冈,到当地后再改为租车,将车开进了临近星夜城和俗称「三不管地带」边境不知名的宾馆门外,麻中警部补将租来的车给停好,然后与在身后的警员走进宾馆内,把警官证和日本驾照摆在前台,提示前台接待开房。

“您好,这位先生,两房两晚,共计330美元。”前台给出了一个比较难接受的价格,令在场的警官都难以置信。

“330…按现在美元转日元的汇率来算…那不是五六万多?有没有搞错,你这放其他地方也就三星级的水平,怎么那么贵?”

“你要是觉得贵,大可以去别的地方住,没关系,这还是优惠价了呢。这里本来治安就乱,不给附近那些地头蛇缴保护费,我们也难生存啊。靠近那一带而且还在开业的宾馆只有这一家。其中这花费的150不仅有个人保险,你们大概理解为就是打包进裹尸袋的钱就好,想也知道,东日本和星夜城所有的保险公司都不会为你们付任何赔金,但只要你们交了这份钱,就在死后,有裹尸袋装着带回星夜城与在星夜城火化尸体和埋葬的一条龙服务。除此还有财物保管,跟至多两位随叫随到的雇佣兵贴身保护和军用车接送前往新大和国(西日本)或者「三不管地带」,总之,算好的了。”负责登记身份信息的前台不禁叹气,耐心地解释给麻中警官与他带的警员们听。

“这附近一开始比较旺的时候,有三四家在开业的宾馆,现在除了我们这里,就剩对面不远的地方的那一家了。你看对面那家也不好过,以前惹到不知哪一群黑道,当晚死了三四个工作人员不说,老板娘也被他们带走,八成带到专赚中年男性钱的娼馆去卖春了,如今那老板还在辛辛苦苦赚赎金把人给赎回来呢,只是依我看是没有多少希望就是了。”另外一名前台补充道。

“啧…怎么办?要住下来吗?”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差点忘了提,对面住下来是两晚380,加押金40美元,跟刚刚报的价格一样都只收美元,这里只要美元是因为美元在哪大概都能用得上,2043年打版印刷的那一堆日元可不行,如今还在回收旧钞兑新,并来不及铺开,旧的贬值太快,你们这些年轻人可知道,二三十年前的一万円可以买一套游戏软件,在刚开战头两年,同样花一万円连米都买不起?”

“好,我付,我付就是了。到时候别忘了提醒我,这笔一定得记在账上让政府报销。”

“扫地的,赶紧去打扫303跟304房!好了,欢迎入住,尊贵的客人们。”


麻中警部补此刻正坐在床上仔细检查保养着枪械,其他警员则在清点其他同样携带上的装备,小心翼翼地捏住其中一颗.38的子弹观察着,身为警部补的麻中蓬无比希望明天不要有开枪造成无辜人士伤亡的事情发生。这次行动带上的装备不少,除了手枪和备用的子弹以外,还带上了警用冲锋枪,步枪跟烟雾弹和闪光弹以及新型的较轻薄防弹衣,仅仅抓个盗贼应该是用不上那么多的,但为了避免遇上需要紧急突围的情况,还是带上了这么多过来。

“好,同志们,现在清点完了武器装备,短暂的开个小会,首先我们要将那自称「イナリ」的女盗贼给抓捕归案,根据警方档案的情报,「イナリ」盗窃功力相对不算顶尖,但女盗贼「イナリ」从危机当中脱出的能力却是一流,我们要想抓住她并没有多少试错的机会。所以,当女盗贼行动的当晚,在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安保科办公大楼犯案的时候将她逮捕。”麻中警部补将警员们召集起来开了一场小会议。

“犯罪作案地点很可能会是在22F,48F和74F,事关股东和公司信誉最大的机密资料据悉就存在这三块地方,正如警部补来这里之前说过的,因公司内大部分股东都与政府人士联系紧密,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的高层得知这个消息也是立马通知了我们政府,一旦这些机密被当地的恐怖分子泄露到难以监管的Dark Web*上,恐怕会成为非常重大的紧急事态,刚刚休战不久的东西两方很可能又会因此重新开战。”其中一个警员接过麻中的话茬继续解释道。

“事件发展到这个地步,公安很可能也会插一手,我只希望他们能够手下留情,不要把本属于警视厅的活都给抢走了。”

之后麻中警部补与警员们就各种问题进行了讨论,然后看了一眼时间,是时候休息了,麻中警官向其他人说道:“额,先散会吧,很晚了,大家早点休息。刚刚也派人联系过驻扎在星夜城的情报员了,就目前为止城内没有发生任何重大的治安事件,暂时可以放下心来。能睡多一会,是一会了。”



离情报中提到的行动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来自东京的警察们正依据此前决定的指示就位待命,协助执法部门的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的安保人员同样也在其他地方严阵以待,在那些从东京远道而来的执法人员看来,一个本应负责城市安保的公司,如今会受到盗贼的外来袭击,从各种角度上看也是十分地微妙。随着时间越来越逼近行动的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他们无比认真地扫视现场,生怕遗漏什么致命的缺陷,依目前来看,就位的安排应该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只是能否就此一举逮住犯人了。

“警部补,看上面!”一位警员听到了刺耳的声音,便抬头一望,只见他们头顶上有一大块地砖掉了下来。警员们赶紧躲开从天花板掉下来的地砖,不约而同都举起手枪面向那片地方,等待着犯人依借其工具的外力降下第74层,根据之前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的职员率先提供给警视厅的信息,公司*的第22,48与74层是存放有机密文件的服务器间,其中74层以上直到第78层的天台为止的空间基本没有在使用,所以平常并不会引起其他人多大注意,但由于在案发之前有所准备,从一早在75层等待的安保人员闻声便开始攻坚,室内并没有任何人,74层同样也没有发现有人绳降的痕迹。

“哟,来自警视厅的各位在找我吗?或许你们很想知道我在哪,然后把我给抓起来吧?那么,我也要告诉大家,爱的捉迷藏游戏要开始了,先抓到者先赢!”在他们的周围有一阵女声响起,他们知道是谁,但四处张望寻找着目标的出现却不见人影,令他们很是烦躁。

“见鬼,这一层没找到人啊,你们拉两个人赶紧下48层!”麻中在四处张望寻找着女盗贼「イナリ」,下命令派几个人赶紧去找寻她的踪影。

“是!”

女盗贼「イナリ」依然继续向在场的警察喊话:“从东京远道而来,却要失望而归,实在是太可惜了,负责指挥的警官先生,看看机柜里的中控大荧幕吧,机密的文件已经在复制了。这些文件不久以后将会被我一一窃走,现在,我就藏身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你们的到来。快来,快来,还请千万不要让淑女等太久喔。哟呵呵呵…”

“怎么办,有办法吗?中村!”麻中指示队里擅长计算机技术的中村尝试解除对方对服务器的远程控制,中村撸起袖子,用双手比了一个系头带的手势以表示自己准备就绪,便开始操作中控,找寻软件的漏洞确认问题所在,“警部补,恕我先说明一点,理论上我不会保证这次能百分百成功,但我现在开始尝试解除控制,未来预期会受到影响的职工们,还请见谅。”

“警部补,我们人在48层,听到疑似目标的声音,正在排查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

“Mr. 麻中,除了刚刚回报的问题以外,75层未发现其他任何异常。”

“报告,22层一切正常。下一步该怎么做,请指示!”

怎么办…该冷静下来寻找突破点,一举拿下犯人逮捕回国才是重中之重。麻中虽是这么想,但此刻他并静不下心来。

中村尝试夺回控制权的时候,发现了服务器返回数据的现象不对劲,丝毫不敢怠慢地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他的长官:“警部补,复制文件的进度条似乎有一瞬间停了下来,我个人猜测有除了负责保卫信息安全的AI和女盗贼「イナリ」以外,还有第三股势力也在试图控制这里的服务器,或许是公安那边开始插手干预了。”

“了解了。既然公安参与进来了,我们就开始全身心投入去找寻「イナリ」,怀疑目标所在的每一块地方都不要放过!”


某地 由公安掌握的某大型服务器室


“技术小组,有关目标(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服务器集群「Typhoon E1」的攻击如何了?”某位警备局的官员就面朝大荧幕前的画面询问道,至于下一步该如何做,高层之前已经就秘密做出决定。

“对方所研发的AI解析到我们尝试操作覆写所有机密文件后,AI便开始自我尝试修复任何可被远程执行代码的漏洞,虽然我部调动的精英试图反制,依目前情形来看,收效甚微。”技术人员向官员报告覆写机密文件的行动收效不佳的事实。

“转变思路,立即停止尝试直接对服务器端进行的控制,改为将原本与公司内网相连的服务器连接到互联网。”

“难道说…是要用那个?是利用DDoS吗?”

官员点点头:“没错,刚刚我就将目前的情况紧急告知公安,公安现在已经向星夜城主管部门提出了要求,要求星夜城境内所有互联网公司临时性,且立即中断对株式会社イチバン·アームズ安保部的技术支援,将公司内负责防御网络外来攻击的AI「Xenos」置于孤岛当中。”

“能行吗,技术小组。我政府现查明日本全境所有的「肉鸡」足以实行一次威力不小的DDoS攻击吗?”

在场的技术人员听到官员的指示,稍微思考了一下,提出道:“长官,恕我直说,仅靠日本的技术可能会不够,到最后有可能需要邻国的支援。”

“邻国…是中国吗?有道理,他们政府内所掌控的那项细节为国家机密的「技术」或许可以做到。明白了,就此有关请求邻国支援的问题,我会想办法,政府那边的传达我会负责。我离开一下,还请你们继续先前的思路,尽可能拖延时间。”

“技术小组,一到我向政府传达完毕向中国要求支援的请求,你们就立刻开始攻击,令大量带宽一次性涌入目标服务器,一直坚持到中国同意我国的请求就行。”


“他妈的,这怎么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他们给的工具没有用啊…”

“真是麻烦啊,上头要我们几个四处去找盗贼「イナリ」,结果这上下几层几乎都翻遍了,也没见到有哪个可疑的人物在。”正在四处排查犯人所在的警员开始埋怨起一切。

另外一名警员跟着附和:“是啊,没错,她要是自己出来自首,让我们带回去就好了,少给我们警视厅,给搜查三课添麻烦!”

哼哼,果然来这里的搜查三课那些废柴抓不住自己,「イナリ」她这么想道,头稍微一抬不小心撞到了天花顶。一声很大的闷响从他们头顶上传来——

“欸疼疼疼…”

“什么人!是头顶上的通风管道传来的声音吗?”听到闷响的警员吃了一惊立马抬头向天花板看去。

“惨了,被发现了。赶紧逃!”真是不好运。

“侵入者,现在给你十五秒时间立刻下来,不然我们就开枪了。”其中一名警员(A)做出开枪的手势,枪口朝天准备瞄准。

やばい…走不掉…怎么办?她焦急地思考着,想要找个法子脱身。

“15,14,13…”另一名警员(B)开始倒数。

“慢着,不能再商量吗?”

“有什么好商量的?赶紧下来。刚才数到哪了?喔!想起来了,5,4,3…2!”

fuck…不带这么玩的吧,只能现身了,实在没办法了。

“慢着慢着,我不是说慢着了?两位警察大哥,你这倒计时有问题啊,怎么就一下子倒计时到5,4,3了?前面的数呢?”她从天花顶上跳下来,正对着两位警员。

“女盗贼「イナリ」,这里只有我们三课提要求的份,没有你反过来质问的权利!举起手来,乖乖投降!”

她举起双手作出投降状,那两位警员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她的举动是否值得相信,搜查三课警员A*让她把身上贴身的物品拿出来,她点点头照办,将一些贴身存放的盗窃的工具放在地上。

警员这时候才相信她是真的想要「投降」,于是一边举着手枪指着靠近她,一边将手放在无线对讲机上应对紧急情况。当他们靠得她非常近的时候,她果不其然地将其中一名警员击晕放倒,夺走了他的手枪,另外一名反应过来她在使诈,正要朝向她开火,她率先开枪打中那名正要开枪的警员的手腕把枪给击落,然后将抢来的警棍把另外一名警员也放倒。

“警部补,紧急报告,目标她在46…”

呯——这种情况她可不能放过。

“貴樣!你这家伙…逮住你有你好看的。”

“警官先生,如果我现在开枪射死你,你觉得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吗?”她冷笑一声,觉得很是不屑。

“你有种就开枪吧,你最好是逃的掉,因为袭警而且还杀害日本国的警察可是重罪。”

她没多说什么,开枪在他头边的地板打了一枪,便走掉了。

另一边,麻中与中村等人正在公司的73和74层进行巡查,当他听到他有警员被目标放倒了还被打烂了对讲机,从他佩戴的监听传来了杂音的沙沙声令麻中变得更加愤怒。

“我操你妈!杂音搞得我要聋了…中村,高桥,我们追!去46楼周围找!”

“是!警部补!”中村,高桥丝毫不敢怠慢。

“真是麻烦,任务看来八成是完成不了,是时候该放弃离开这里了,该得找地方躲一躲。”她如今在公司的第44层飞快地在人群中穿梭,不禁心里直暗骂同时也在四处找寻是否有避开追捕,脱出离开此处的大好时机。


数十分钟后 某地 由公安掌握的某大型服务器室


“情报员代号117(真名规避),总部有要紧事回报,政府那边通知我们,中国那边已经同意了我们的请求,他们需要一定时间准备,三分钟后会调动所有可用资源攻击目标集群。”此刻,警备局那边向技术小组通知中国已经同意日本方面的请求。

“是,长官!我会立马回报技术小组,十分感谢政府同意我们的任性请求。”

“技术小组,继续加强对目标AI「Xenos」的DDoS攻击,保持信心!邻国的救援很快就到!”被称作「情报员代号117」官员立即向技术小组报告了从总部那收到的情况。

“是!长官!话说真的想不到,令目标转为联网比直接远程提权要容易那么多。”

“或许是伪装成特定的IT管理员成功骗过了AI,毕竟是向目标注明正常维护服务器的名义连接互联网。”听了刚刚那句话,坐在附近的职业「Hacker」回应道。

“也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这么用,星夜城主管部门能答应临时终止对目标公司的技术支援,说真的轻松了不少。”


“闪开,快闪开!”似乎逃脱地太过顺利,「イナリ」她有些得意忘形,只要再努把力,很快就能彻底逃脱掉警方的追捕。

她现在已经到达了41层,因为想要在43层离警方够远的时候搭乘电梯,结果维修工在刚才就从远程锁住了电梯,只有职工和警方刷指定的ID卡才可以乘坐电梯,她并没有这东西,进不去只好作罢,她现在要找到每隔十层都会设置的总开关,手动解锁电梯直下第1层离开这里。

她快速的踩着楼梯台阶下楼,而如今40层就在眼前!顺利逃脱的希望要到来了!

“总开关,总开关……找到了。”拿出手机将数据线连上机器,尝试用暴力破解维修工专用的密码,借此提权以解开ID锁。荧幕上提示因密码复杂,使用最先进的算法破解至少要等上十五分钟,「イナリ」她没有办法,只好找寻能够躲藏的地方。

“找到了!目标在这里!”

“欸—?”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