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蔓尼菲科

530浏览    14参与
Abisso

刚打完游戏

呜呜呜我的曼尼菲科

他那么骄傲

耗尽全力伸出的手

我还来不及握上他的手……

[图片]
[图片]
[图片]

呜呜呜莱西

最后一局我打的这么差劲你还说打得不错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格里魔拉你真的超棒!!!我爱你们全员!!!


垃圾P03!!!你还是永远去当一个白鼬吧!!!!!

刚打完游戏

呜呜呜我的曼尼菲科

他那么骄傲

耗尽全力伸出的手

我还来不及握上他的手……





呜呜呜莱西

最后一局我打的这么差劲你还说打得不错








格里魔拉你真的超棒!!!我爱你们全员!!!


垃圾P03!!!你还是永远去当一个白鼬吧!!!!!

某只猞猁猹猹

【邪恶冥刻植树节24H/12:00】


还是整活,我得好好想想为什么我天天都在脑这种东西……


上一棒:  @ 雪月


下一棒:       @GGOLD 

【邪恶冥刻植树节24H/12:00】


还是整活,我得好好想想为什么我天天都在脑这种东西……


上一棒:  @ 雪月


下一棒:       @GGOLD 

某只猞猁猹猹

【邪恶冥刻植树节24H/3:00】

是法师塔四人的壁纸!!!

上一棒: 是我

下一棒: @犹弦子 

【邪恶冥刻植树节24H/3:00】

是法师塔四人的壁纸!!!

上一棒: 是我

下一棒: @犹弦子 

某只猞猁猹猹
发现一张古早黑历史摸鱼 发了好...

发现一张古早黑历史摸鱼

发了好了不然落灰了更发不出来(啥啊)

发现一张古早黑历史摸鱼

发了好了不然落灰了更发不出来(啥啊)

空心汤圆

墓碑

格蔓cp向

很短很短。题文无关。有bug。ooc无逻辑自嗨。

以上OK↓

-

「您就没有想要追寻的事物吗?」

熔岩法师扶了扶对她而言有些大一号的巫师帽,小心翼翼地将目光投向坐在她身旁的蔓尼菲科。她提问的声音极小,语气中又带着藏不住的好奇,似乎很怕自己措辞不当引起面前人的不悦。而蔓尼菲科闻言却未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往面前惨白的画布上添了一笔新的色彩。

熔岩法师以为自己真的说错了话,于是她乖乖闭上了嘴,屏息凝神又专注地看着蔓尼菲科作画。

一笔,两笔,三笔——她看着他轻易地勾勒出了一个属于女人的侧颜,画布上的人脸上有着鲜艳的妆容,夸张却不失漂亮,只是她头上骷髅状的发卡略显诡异。

「出去...

格蔓cp向

很短很短。题文无关。有bug。ooc无逻辑自嗨。

以上OK↓

-

「您就没有想要追寻的事物吗?」

熔岩法师扶了扶对她而言有些大一号的巫师帽,小心翼翼地将目光投向坐在她身旁的蔓尼菲科。她提问的声音极小,语气中又带着藏不住的好奇,似乎很怕自己措辞不当引起面前人的不悦。而蔓尼菲科闻言却未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往面前惨白的画布上添了一笔新的色彩。

熔岩法师以为自己真的说错了话,于是她乖乖闭上了嘴,屏息凝神又专注地看着蔓尼菲科作画。

一笔,两笔,三笔——她看着他轻易地勾勒出了一个属于女人的侧颜,画布上的人脸上有着鲜艳的妆容,夸张却不失漂亮,只是她头上骷髅状的发卡略显诡异。

「出去吧。」

对方突然的开口让熔岩法师一惊,她只得在心底暗道自己不该随意发问,连忙起身鞠躬说着「失礼了」然后飞速拉开门小跑着离开了。

想要追寻之物?蔓尼菲科细细咀嚼着这几个字,原先眸中旋转着的浓烈颜色变得黯淡。

他盯着面前的画像。

一点也不像——这不像她。

无论是眉眼还是唇形,无论是饰品还是衣物,他倾尽全力描摹记忆中对方的模样,绘制出来的画像却与想象中的相去甚远。

不该这样的。

蔓尼菲科略显焦躁地将画笔摔在地上,他伸出手,毫不怜惜地撕毁了画布——然后丢在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蔓尼菲科起身,他拿着钥匙拧开了上锁的抽屉,伸手轻将静静躺在柜子中已然泛黄的信纸拿出。

他将指尖落在了纸张右下角——那是署名Your Grimora的地方。

然后——

蔓尼菲科看着于署名下方的「XXX」沉默着。

属于他的想要寻回之人已经消散得干干净净,甚至连记忆都已经随着永恒的时光变得模糊。而似乎还有着温度的、曾为他带来了爱意的吻的旧信纸或许是最后的慰藉。

没有人会给代表死亡的神明立一个墓碑,也没有人愿意给一位悄无声息逝去的小姐办一场哀悼会,就连神明也不愿为她多垂眸。

蔓尼菲科也绝不会给消散于风中的格里魔拉送葬。

时间指针急匆匆向前走着的世界抛弃了过往的神,蔓尼菲科小心翼翼缩在因故障暂停了的指针与指针的夹角处,专心致志地描画他那只预言之眼亦无法窥见的、属于格里魔拉的未来。

-

蔓尼菲科想起了她笑着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我会在世界尽头等你。」

——END——

*用在书信末尾中的三个X(即文中出现的XXX)读为kiss,意为「随信寄给你的三个吻。」

*本文的蔓尼菲科和格里魔拉都是神明。神明不愿多垂眸这句里的神明指的是同为神但没出场的莱西和P03。

*本文中蔓尼菲科不愿意相信格里魔拉的死亡,他拒不承认,所以格里魔拉死亡那一天蔓尼菲科静止了自己躯体的时间。于是蔓尼菲科本身或许就可以等同于格里魔拉的墓碑了。←这个是临时想到的,写的时候没想到所以文中没体现(草)

*谢谢阅读><

空心汤圆

施加魔法吧

孤独巫师向。无cp。

短的不行,题文无关,ooc无逻辑,别骂我。

以上ok↓

-

孤独巫师做了个梦。

蔓尼菲科死去了,死于他的手中。

-

孤独巫师哭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已经在一片永无止境的黑暗中哭过无数次。但他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哭泣的啜音,感受不到泪珠滚下脸颊的湿润。

无用功罢了。

蔓尼菲科——!他拼尽全力地大声喊叫着。

放我出去!他不知疲倦般一字一句地念着。

他听不见自己疯狂的叫喊,亦确定不了自己是否真的将这些原本的他认为大不敬的字词吼了出来,他只能靠喉间细微的痛感获得自己仍旧活着的认知。他不清楚自己究竟被囚禁于黑暗了多久——孤独巫师嘶叫着,他甚至爱上了带着撕裂感的...

孤独巫师向。无cp。

短的不行,题文无关,ooc无逻辑,别骂我。

以上ok↓

-

孤独巫师做了个梦。

蔓尼菲科死去了,死于他的手中。

-

孤独巫师哭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已经在一片永无止境的黑暗中哭过无数次。但他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哭泣的啜音,感受不到泪珠滚下脸颊的湿润。

无用功罢了。

蔓尼菲科——!他拼尽全力地大声喊叫着。

放我出去!他不知疲倦般一字一句地念着。

他听不见自己疯狂的叫喊,亦确定不了自己是否真的将这些原本的他认为大不敬的字词吼了出来,他只能靠喉间细微的痛感获得自己仍旧活着的认知。他不清楚自己究竟被囚禁于黑暗了多久——孤独巫师嘶叫着,他甚至爱上了带着撕裂感的痛意。

他叫喊着的内容从请求逐渐变为了命令式,最后已然变成奄奄一息的挣扎。

你听不见我的声音吗?他喊。

为什么要对我不管不顾?为什么不放过我?他说。

我要杀了你。他喃喃自语。

-

孤独巫师做了个梦。

他以燃尽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亲手杀掉了蔓尼菲科。鲜艳的颜料四处喷溅,将原本漆黑的世界渲染上新的色彩。原本在他眼中高大不可侵犯的身影倒在地上,脱离于蔓尼菲科手的毛笔摔成了半截。

我逃出来了吗?他想。我逃出那片黑暗了吗?

-

咔哒。

是囚禁之锁打开的声音。

——END——

碎碎念:标题来源于煮果一首“甜曲”的歌词。

我真的想不出标题了啊!?!!!

Green magic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某只猞猁猹猹 原创 

格x蔓注意自行避雷

已授权代发

所以评论视为对原创作者所讲

某只猞猁猹猹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是情人节格蔓向的手书[所以是你和我]发个截图好了

由于爸妈原因下不了软件,一直没有办法导出到

想看的要不加我q吧社恐人发完估计就只能就删好友很抱歉

麻烦来个人告诉我怎么转plz 设备是iPad网页版用剪映剪的救命

QQ私

哇真不愧是你老福特手书发不出来

是情人节格蔓向的手书[所以是你和我]发个截图好了

由于爸妈原因下不了软件,一直没有办法导出到

想看的要不加我q吧社恐人发完估计就只能就删好友很抱歉

麻烦来个人告诉我怎么转plz 设备是iPad网页版用剪映剪的救命

QQ私

某只猞猁猹猹

*ooc预警 大量怪cp预警

*是群内故事会的产物,制作粗糙请见谅

*cp为格蔓 P莱 轻微对西 攻受无差,其他请一律当做友情向

*照相机为群内二设,是非常话唠的可爱相机

*有哪写错了务必告知我呃呃呃呃呃呃呃


10.31  晚上五点

这是万圣节的晚上,照相师正呆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的桥上。他的好搭档兴奋地在他身旁转着圈:“哇哦!我了个大相机啊!真是一场大雪!”照相师只是静静地悬浮在那里,注视着缓缓下落的夕阳。“这样寒冷的天气我可从没见过,我的好搭档!这简直要把我的螺丝都冻掉了!”照相机转回了照相师的面前,左右摇摆着,似乎在等待好搭档的回应。照...

*ooc预警 大量怪cp预警

*是群内故事会的产物,制作粗糙请见谅

*cp为格蔓 P莱 轻微对西 攻受无差,其他请一律当做友情向

*照相机为群内二设,是非常话唠的可爱相机

*有哪写错了务必告知我呃呃呃呃呃呃呃


10.31  晚上五点

这是万圣节的晚上,照相师正呆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的桥上。他的好搭档兴奋地在他身旁转着圈:“哇哦!我了个大相机啊!真是一场大雪!”照相师只是静静地悬浮在那里,注视着缓缓下落的夕阳。“这样寒冷的天气我可从没见过,我的好搭档!这简直要把我的螺丝都冻掉了!”照相机转回了照相师的面前,左右摇摆着,似乎在等待好搭档的回应。照相师仍是静静地矗立着,似乎在忍受着搭档的喋喋不休。忽然,他轻轻按动了照相机的快门。随着“咔嚓”的声响,照相师接过了那张照片。里面的夕阳刚刚没入河流,散发着淡淡的橘红色。晚霞环绕在夜空,被染上了一抹绚丽的颜色。

嗯,一张好照片。


10.31  晚上六点

这仍是万圣节的晚上,钟声回荡在天空之中。孤独的小巫师独自一人坐在法师塔的顶楼,享受着只属于他的狂欢。由于万圣节的缘故,蔓尼菲科难得地允许了他们三位学徒获得短暂的自由——就是不能离开法师塔罢了。此时此刻,他正兴高采烈地触摸着寒冷的雪花,心中的惊异与满足之情宛如一飞冲天的火箭,在空中炸成火红色的烟花。他争分夺秒地将手中的雪花捏成了一个球,随即兴高采烈地在塔顶堆起了一个由几颗玛珂作为五官的雪人 。完成这一切的他满意地观赏着自己的作品,按耐不住心中喜悦似的飞奔下楼想展示给另外两位看看。钟表不紧不慢地走着。在万圣节彻底过去,天边那抹黎明出现之前,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10.31  晚上七点

同样是万圣节的晚上,死亡冥刻者别出心裁地带上了骷髅面具——虽然那说白了就是她手下的一颗头骨——来到了法师塔。塔外寒风阵阵,她缩着手轻叩大门,门似乎早有准备一般打开了。蔓尼菲科毫不意外地站在门口。格里魔拉对着开门的魔法冥刻者笑着说:“Trick or Treat!”

蔓尼菲科只是愣了片刻,随即拿出早已准备妥当的玛珂状糖果,却被格里魔拉轻轻推开。她不顾蔓尼菲科惊异的神色,在他脸上轻轻一吻:“Trick.”


10.31  晚上八点

依旧是万圣节的晚上,P03抱着嘲笑他那没人陪着过节的老对手的心态来到了莱西的树林。显然,他对自己万圣节的装扮十分满意——尽管他只是让屏幕显示了一个不屑的鬼脸而已。这里冷的厉害,哪怕是机械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风。紧赶慢赶,P03来到了小屋前。在播放了一段敲门的音频后,莱西打开了木门。木门内炉子正旺,透出温暖的橘红。莱西被突如其来的冷风吹了个正着,但仍上下打量着P03那被寒风吹着的机械屏幕 “蠢货,看来你的人缘差到连过节都没人来理你了……”P03还没说完,莱西便将一颗仍残存着手心温度的机械糖果放在了P03的机械臂中。正当P03惊异于那温暖的糖果时,他抬起机械屏幕,只看见了莱西那温和的目光:“Happy Halloween.”


10.31  晚上九点

还是那个万圣节的晚上,同样无人问津的蘑菇小屋里,菌学家正呆坐在木椅子上。这里不比莱西的小木屋,寒冷的风肆无忌惮地在屋中呼啸,为了对抗严寒,菌学家只得缩得更紧了一些。鲜有人光顾的小屋、一次次失败的实验、再加上恶劣的天气,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们沮丧。菌学家的大头低垂着,似乎想将脖子缩进衣领里避寒。小头只是看着,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同样将头贴近了大头。他们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一同等待着那春天的降临。


10.31  晚上十点

时间仍然停留在万圣节的晚上,望着另一端刚刚送走P03正检查着烛火的莱西,女人拉了拉头顶的绒帽。看着对方脸上残留着的淡淡笑容,她也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甚至为此做过了不少次排练,哪怕如此,她仍旧紧张得出了汗。屋里木柴烧得正旺,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散发出燃烧所独有的焦味。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对方,忽然从他背后窜出,同时双手扯住眼皮,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吓人的鬼脸,期待着他大吃一惊的神情。

只是,对方没有反应,只是安静地打理着桌上的烛台。

女人呆愣了几秒,带着略微有些歉意的神情缩回了手,坐到了莱西对面的椅子上,依然微笑着看着他。正如同当年作为挑战者时一样。


10.31  晚上十一点

这nm还是万圣节的晚上,趁着P03难得外出,大型机器人们聚集在了一起,从工厂的传送带正下方摸出早已藏好的几瓶烈酒,凑到了一起。加班已经加到电脑快冒火花的档案保管员小姐提议,试试人类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当轮到一位bot时,这位bot需要向一位冥刻者讨要糖果。没讨到的bot需要一人干掉一整瓶生命之水——说不定还混了些其他乱七八糟的酒水。其他bot们虽有些担忧,但新游戏的新鲜感很快冲淡了不安的意识。他们答应了下来。

事实证明,这个担忧并不是多余的。当未完成被转动的酒瓶对准时,他问出了困扰他的问题:“机……机械们不被允许离开机托邦,我……我是不是只能……只能向伟大的科技冥刻者讨糖?”bot们这才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们便找出了解决方案:直接喝!伴随着酒瓶叮铃哐啷的碰撞声,月色渐浓。

等到我们敬爱的科技冥刻者回来时,他只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照相师用机械臂强撑着身体才勉强在桌子上立住身形,照相机则倒在桌边,还压着照相师辛辛苦苦拍摄的夕阳照片;乖乖早已不省机事地瘫软在了桌上;未完成屏幕着地地趴着,手里的酒撒了大半;档案保管员左手握着酒瓶,放声高喊到:“我整理完档案啦!!!!!!!!!!!!!!!”

P03关上了机托邦的大门。


10.31  晚上十二点

这仍是万圣节的晚上,窗外树枝的剪影伴着清冷的月光照在桌前。挑战者端坐在电脑前,对着自己的飞天松鼠和潜水蜂巢叹气。对面的人看不出有任何的心情变化,只是冷冷地盯着牌局。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蜡烛幽幽闪着光芒。挑战者在一边的道具里选了又选,直到他再次看向牌局时,才发现了异常:对面的出牌区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尸蛆。挑战者很确定,他没有进行过任何操作。这让他冷汗直冒。传说,万圣节里,鬼怪会重回人间。一时间,挑战者心中回忆起无数个玩过的恐怖游戏,尽管玩了许多次,挑战者依然不寒而栗。他啪地一声关闭电脑,嘴里重复着一个f开头的单词,望向了窗外阴森的新月。挑战者静静等待了几分钟,确认无误后,转头打开了电脑。电脑闪出一系列的报错,随机直接黑屏,仿佛下一秒边要冒出股股青烟。挑战者强忍住内心的恐慌,又一次关闭了电脑。第一秒、第两秒、第三秒…第300秒。挑战者屏气凝神,电脑附近传来的细碎声响从未停止,就连门外的乌鸦不合时宜地叫了两声。

挑战者在心中倒数,随即转过头来。在他布满恐惧的瞳孔中倒影出一片狼藉的桌面,东西似乎有人刻意破坏过似的东倒西歪。同时,电脑发出最后一声轻响,便彻底没了动静。挑战者颤抖着摸向电脑,手指甚至按不动键盘,只留下了轻轻的撞击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屏幕重新亮起,熟悉的小屋映入眼帘。挑战者没有放松警惕,仍死死盯着屏幕。忽然,一声钟响回荡在房间中,惊得挑战者抓紧了椅子的扶手。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十二声钟声响过,挑战者瘫软在自己的椅子上,很快困意便席卷而来,势不可挡。挑战者努力睁开眼睛,只看见仿佛有一只手伸向自己……那只手伸出了屏幕,慢慢地向前伸来。见挑战者已经昏将过去,那只苍老的手只是放下了一张纸条,随即一切骤然陷入黑暗。

灯被关上了。纸条上写着“Trick or Treat.”

某只猞猁猹猹

1p 鲜花配美人

2p 这句话戳死我了熔岩法师小姐姐一生推

3p 群友要的湿身破三,我直接升级沉底

4p5p 格蔓相关,很雷

(另:果然还是叫熔岩法师比较好听)

1p 鲜花配美人

2p 这句话戳死我了熔岩法师小姐姐一生推

3p 群友要的湿身破三,我直接升级沉底

4p5p 格蔓相关,很雷

(另:果然还是叫熔岩法师比较好听)

某只猞猁猹猹
“我从鸦群里抢回我的眼睛。”...

“我从鸦群里抢回我的眼睛。”

“乌鸦很喜欢闪亮亮的东西。”

(是从歌词里得到的灵感滤镜好牛我不配)

“我从鸦群里抢回我的眼睛。”

“乌鸦很喜欢闪亮亮的东西。”

(是从歌词里得到的灵感滤镜好牛我不配)

某只猞猁猹猹

【邪恶冥刻圣诞20h/12:00】

是圣诞节屏保!

抱歉只会儿童画,拉低接龙质量了dbq(泪目)

把人生第一次自主发饭饭(我终于会用网页版了)和人生第一次语擦献给邪恶冥刻——

上一棒: @Momochi 

下一棒: @DH?


【邪恶冥刻圣诞20h/12:00】

是圣诞节屏保!

抱歉只会儿童画,拉低接龙质量了dbq(泪目)

把人生第一次自主发饭饭(我终于会用网页版了)和人生第一次语擦献给邪恶冥刻——

上一棒: @Momochi 

下一棒: @DH?


空心汤圆

他爱我吗?

蔓尼菲科向

ooc捏造剧情第一视角无逻辑别骂我

舞同人舞2k6,蔓尼菲科你真蛊

(我没捉虫。可能有病句什么的。)

剧情第一视角骂粘液法师孤独巫师啥的纯剧情需要。别骂我。我还挺喜欢学徒们的。

全文总结:警 惕 单 恋 警惕自己pua自己

-

蔓尼菲科有几个学徒?

一位被茅刺穿脑袋的女人,一名被变为一团粘液的法师,一个被剥去五感的巫师。

以及还未接受试炼的我。

学徒有几个蔓尼菲科?

只有他。

-

我是属于蔓尼菲科的孩子。

这里的学徒都是属于蔓尼菲科的孩子。

但只有我是特殊的,我被他——我被蔓尼菲科赐予了名字。

那位尊贵的、崇高...

蔓尼菲科向

ooc捏造剧情第一视角无逻辑别骂我

舞同人舞2k6,蔓尼菲科你真蛊

(我没捉虫。可能有病句什么的。)

剧情第一视角骂粘液法师孤独巫师啥的纯剧情需要。别骂我。我还挺喜欢学徒们的。

全文总结:警 惕 单 恋 警惕自己pua自己

-

蔓尼菲科有几个学徒?

一位被茅刺穿脑袋的女人,一名被变为一团粘液的法师,一个被剥去五感的巫师。

以及还未接受试炼的我。

学徒有几个蔓尼菲科?

只有他。

-

我是属于蔓尼菲科的孩子。

这里的学徒都是属于蔓尼菲科的孩子。

但只有我是特殊的,我被他——我被蔓尼菲科赐予了名字。

那位尊贵的、崇高的神曾站在我的面前,用那双漂亮的双眸看着尚且稚嫩的我。当初的我太过无知愚昧,不但没有低下头去表明敬意,还反而将溢满崇拜和爱意的目光直直投进了蔓尼菲科的眸中——那双眼睛太过梦幻,鲜艳的绿和活泼的粉搅拌流动。年幼的我看不懂他眸中是否曾包含过复杂感情,但我想他那眸中色彩太过纯粹,那其中或许真的空无一物,又可能是他藏的太深太好,将翻涌的情感全部收进秘宝箱也不一定。

我被蔓尼菲科注视时近乎失神,毕竟我毫无防备——我绝不会对蔓尼菲科设防。就像被拽进了空洞的漩涡,触不到底也望不见来时路,只是沉沦其中。

「amo。」

最后我是被低沉的干哑声音拉出幻境的。我尚且来不及对自己的失礼行为道歉便听见他的一声叹息。

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甚至忘记去思考蔓尼菲科那句amo是什么意思,恐慌着张了张口想道歉却说不出话。而蔓尼菲科却什么也没说,也没像我想象中一画笔夺去我的生命,只是伸出了他干枯的手臂揉了揉我的红发。

「你叫作amo。」

我怔愣着点了点头,短路的脑袋努力思考着amo这个词的意义,甚至忘记道谢。蔓尼菲科倒没像我一样呆住,平淡地对我下了逐客令,我便僵硬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楼层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蔓尼菲科给予了我姓名。

-

其他学徒都尊称蔓尼菲科为「大师」。

我不喜欢那么叫。一是我讨厌和别人共享对蔓尼菲科的称呼,二是我幼稚的私心让我想要成为特殊的那个。但我不敢当着大师的面——我甚至不敢当着他人的面喊出这个名字,我只能在心里一遍遍默念,将这几个字母刻印在我的心脏上,幻想着有一天我能够在他人都称呼他为大师时,光明正大地喊他一句蔓尼菲科。

我想成为最被蔓尼菲科关心的那个最优秀的学徒,我想成为他手中最强力的卡牌,我可以为了蔓尼菲科付出一切,只要能让我永远呆在蔓尼菲科身边。

和我一样同为学徒的她们都是这么想的,我清楚。但我相信只有我自己能做到这些——我必须做到这些,并且是做到最好,做到让大师能在看见我时有那么哪怕一丝的夸奖之意——那便是属于我的胜利。

他最得意的门徒应当是我,而不是给了机会也不中用的粘液法师,陷进痛苦难以自拔的女法师,更不是除了刺激别无所求的孤独巫师。

陪在大师身边的必须是我。

我爱他,我们都爱他。我们生来就爱他。

他是我们的神明。大方,宽容,却又在试炼中异常严苛,但没关系,因为他是爱我们的。

蔓尼菲科是爱我们的。他照顾我们,锻炼我们,有时甚至会跟我们聊上几句。他太温柔。

他会不会唯爱我多一点呢?

他会不会在绘制卡片时想起我呢?他会不会期待我成为他的卡牌?他会不会精心准备属于我的试炼?他会不会——

-

爱意会滋生嫉妒。

我知道的,我从来都知道。或许我不是唯一一个被赐予名字的学徒,或许我不是蔓尼菲科最重视的那个,或许我不是蔓尼菲科门下最得意的门生,或许我不是蔓尼菲科心中天平沉向的那一方。

所以我差些烧掉了粘液法师的那幅恶心的画。

他那样信任我,甚至在我夸了那幅画好看时高兴地说我和他是朋友。

“你喜欢它吗?你看的好认真!”

他不会知道我为什么看的这么认真的。

画中的粘液法师好扎眼。

好扎眼、好扎眼,怎么可能。蔓尼菲科怎么可能真的那样对他。

我不发一言地回到了自己的楼层。粘液法师该感谢我的,不然现在他恐怕会更加痛苦。

-

我从不畏惧试炼,也不畏惧疼痛,更不畏惧「挑战者」。

但我畏惧他,我畏惧蔓尼菲科。

我怕他,怕他丢弃我,怕他不认同我,怕他不曾爱过我。

但我总会在这时想起当时,蔓尼菲科揉了我的头的那时,蔓尼菲科原谅了我的冒犯的那时。

这足以证明他爱我了吧?

他爱我吗?他必须爱我。

他是博爱的神,而我是芸芸众生的一个。

他爱我吗?

-

我又见到蔓尼菲科了,因为我的试炼开始了。

我几乎掩饰不住瞳孔中的兴奋和期待,我不敢动作,只能垂着头偷瞄蔓尼菲科。他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沉默着,然后拿出画笔。

「别让我失望。」

跳跃的火舌窜上我的裙摆,我的瞳孔倒映出了橙红色的火焰。顷刻间我便被炽热火焰袭击全身,我的每一寸肌肤都燃烧了起来,高温烫到我差些失声尖叫——但他还没走,我绝不能这么丢脸。

我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很丑陋?我扭曲的痛苦表情会不会吓到他?我暴露无遗的丑态会不会让他厌恶我?我烧焦的味道会不会很难闻?

但这是蔓尼菲科为我选择的试炼。他会体谅我吗?

我跪倒在地,全身的水分被蒸发殆尽,我几乎感受不到我的身体的存在。疼痛,疼痛,无穷无尽的疼痛和高温炙热,好难受,好痛苦,但这是他赐予我的礼物。

蔓尼菲科的身影先是虚化,然后消失,光明离我而去,他只给我留下了一片无穷尽的抹不开的黑暗。

而我是这暗夜中唯一的光,以燃烧我的生命为代价。

-

我战胜挑战者了。

我战胜了,我赢了。我不知道我在高温中挣扎了多少天多少个月多少年,或许该感谢彻骨的疼痛让我根本思考不了其他事。我的大脑仅能容下蔓尼菲科四个字支撑着我坚持。我不记得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要经历这种酷刑,但我记得他,我记得蔓尼菲科。就像是指南针一般,即使脑海中他的身影已经模糊不清,蔓尼菲科依旧引领我坚持下来。我只记得他,我日夜念着这个名字,期待他能够给予我回应。而今天我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他是什么样子的?

我赢了面前的挑战者,我成功了。蔓尼菲科会出来迎接我吗,他会温柔地笑着夸奖我吗,他还记得我吗,他会以我为荣吗。

「你做的很好。」

冷冽的声音响起,比记忆中唤过我姓名的嗓音似乎要更淡漠。但无所谓了,我几乎是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向蔓尼菲科的。我跪在他的脚边,期待他能结束我的痛苦,让我跌进支撑我多年的温柔乡。

「你有成为我的卡牌的资格。」

我身上的火焰被熄灭了,而我几乎失去了触觉,但无所谓。

我被认可了。我被蔓尼菲科认可了,我被他认可了。

“蔓尼菲科……”

我扯着沙哑难听的嗓音说出他的名字,说出让我魂牵梦绕多年,成为我信仰的名字。

「我原谅你的无礼。」

我宽容的神明——

我猛地伸手,扯住了他——蔓尼菲科的手感摸上去是粗糙的树叶般。我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我太久没见到他了,我好想念他,我忘记了太多事了,我只记得蔓尼菲科,我爱他,我爱他,他爱我吗?

“您爱我吗……?”

「松手。」

我得寸进尺,用两只手臂围住了蔓尼菲科,任由头也埋在了他的树叶中。我干涸的手似乎刮伤了蔓尼菲科,我能感受到——在他的内部,有什么液体顺着我长长指甲划出的伤口流了下来。

我好想他。我忘记了他的身影,我忘记了他的声音,我忘记他的眼睛,我忘记了他的所作所为。我只记得我经受那样的痛苦全是因为他。我在等待他的出现。

我在等待蔓尼菲科能够救我。

“您…爱我……”

「我不会破例第二次。」

您会的。您必须会。请您包容我。

「你是我优秀的弟子。松开。」

为什么,为什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松开。一点也不可以吗。啊,好吧。

「你做的很好。」

我将要如愿以偿了。

-

蔓尼菲科是我的神明,是我们的神明。

-

他从未说过一句爱我,他从未说过我是他最优秀的弟子,他折磨我,他看我痛苦挣扎,他看我痴情看我毫不掩饰的爱。

他什么都知道。他可是蔓尼菲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他总是沉默。

他爱我吗?

我将带着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永眠。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