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蔡少芬

4629浏览    165参与
十二夜溟
晋哥娘娘是真幸福! 当然俺也有...

晋哥娘娘是真幸福!

当然俺也有对象也很幸福,但对象和俺没这么帅这么美啊!

晋哥娘娘是真幸福!

当然俺也有对象也很幸福,但对象和俺没这么帅这么美啊!

wei928

电视剧《甄嬛传》76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1920×1080。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UqnxQKbqfeV5pKj6VR7rQ 

提取码:8BN8

电视剧《甄嬛传》76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1920×1080。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UqnxQKbqfeV5pKj6VR7rQ 

提取码:8BN8

阿七七

古风美人之蔡少芬(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古风美人之蔡少芬(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创影新艺

运动型的蔡少芬,你见过吗?

运动型的蔡少芬,你见过吗?

趋果无间

蓝洁瑛
周海媚
郑佩佩
周慧敏
林青霞
邓萃雯
萧蔷
蔡少芬
洪欣
黎姿

蓝洁瑛
周海媚
郑佩佩
周慧敏
林青霞
邓萃雯
萧蔷
蔡少芬
洪欣
黎姿

X_NaCl
昨天夜里画完的,正好又看到那个...

昨天夜里画完的,正好又看到那个说蔡少芬这张照片简直富江本江的帖子,于是点了颗泪痣,画风我也往早古日系插画上靠。

昨天夜里画完的,正好又看到那个说蔡少芬这张照片简直富江本江的帖子,于是点了颗泪痣,画风我也往早古日系插画上靠。

今夜无人入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阿七七

古风美人之蔡少芬(PS:所有图片来源见logo)

古风美人之蔡少芬(PS:所有图片来源见logo)

贪婪

港圈剪辑er群宣876161006

不管是港影/TVBer或者是喜欢用粤语歌作为BGM的歌迷都欢迎加群闲聊!喜欢看港圈视频的也欢迎喔

不管是港影/TVBer或者是喜欢用粤语歌作为BGM的歌迷都欢迎加群闲聊!喜欢看港圈视频的也欢迎喔

Hyolin

记一个精分夫妇的脑洞

听着《是谁杀死知更鸟》的BGM,配前两篇暗黑系病娇少女芬的剧照,以及前一篇宛如大姐大带着小男友行街巡铺的路拍,产生了一个伪双重人格芬VS贴心保镖晋的脑洞。


热情奔放重义气的大姐大芬是社团太子女,在一次社团谈判的时候遭到暗算,被路过(并不是)的阿晋救下,阳光开朗小太阳芬成功吸引处于人生低谷内心敏感的武林高手晋的注意力,而小太阳芬发现阿晋不仅功夫了得,还有一把低音炮嗓音,能歌又善舞,这样的人白天能当她保镖晚上能给他表演(划掉),简直完美。于是两人开始谈恋爱。大姐大时不时带着帅气娇羞小男友招摇过市,并开启各种炫夫模式,频频闪瞎社团小弟的狗眼。


但是阿晋发现有时晚上的小太阳芬会变得阴暗病娇...

听着《是谁杀死知更鸟》的BGM,配前两篇暗黑系病娇少女芬的剧照,以及前一篇宛如大姐大带着小男友行街巡铺的路拍,产生了一个伪双重人格芬VS贴心保镖晋的脑洞。


热情奔放重义气的大姐大芬是社团太子女,在一次社团谈判的时候遭到暗算,被路过(并不是)的阿晋救下,阳光开朗小太阳芬成功吸引处于人生低谷内心敏感的武林高手晋的注意力,而小太阳芬发现阿晋不仅功夫了得,还有一把低音炮嗓音,能歌又善舞,这样的人白天能当她保镖晚上能给他表演(划掉),简直完美。于是两人开始谈恋爱。大姐大时不时带着帅气娇羞小男友招摇过市,并开启各种炫夫模式,频频闪瞎社团小弟的狗眼。


但是阿晋发现有时晚上的小太阳芬会变得阴暗病娇,跟平时判若两人,而且做事心狠歹毒不留余地。于是阿晋开始怀疑芬芬有双重人格。


实际上,暗黑病娇芬是小太阳芬的双胞胎,因为某种原因自小分离,经历各种变态苦难,最后成功返回香港,找到姐姐,发现姐姐日子过得阳光灿烂并且有能歌善舞(划掉)武林高手帅气小男友,内心羡慕嫉妒恨,在一次酒吧里偶遇阿晋,被阿晋当做芬芬,并发现了阿晋的强大脑洞,于是顺水推舟有意伪装成小太阳芬的第二人格。


emmm,在考虑要不要顺便带鬼眼出场。同样一身黑的鬼眼和暗黑病娇芬也挺配的。


Hyolin
大姐大带着小男友行街巡铺 站...

大姐大带着小男友行街巡铺


站芬晋也是没错的咯



大姐大带着小男友行街巡铺


站芬晋也是没错的咯

Hyolin

就连吐槽也是狗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396200/?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46961499&share_medium=iphone&bbid=9ac952c6bc9ca4d8549b9f682e305525


我广东话算说的挺好了,但是说错一个字她可以笑我好几年。你看她一句普通话里有几个字是标准的,还不准我笑她。哈哈哈,来自晋哥哥的吐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396200/?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46961499&share_medium=iphone&bbid=9ac952c6bc9ca4d8549b9f682e305525


我广东话算说的挺好了,但是说错一个字她可以笑我好几年。你看她一句普通话里有几个字是标准的,还不准我笑她。哈哈哈,来自晋哥哥的吐槽。

假装是一只隐形的喵
木魅

交错人生7

就在他说完的当口,门突然就被一股力量给冲的四分五裂的,床上的两个人开始不约而同的屏住了自己呼吸,豆豆现在虽然眼睛闭着,嘴巴也紧紧的埋在雪鹰的肩膀里,还紧紧的抱住他,不过那股慑人的寒意还是穿透了她的衣服刺入她的骨髓,在这三伏天里竟然冷的像是进入了冰窖一般。
只听见一阵错乱的脚步声慢慢的走了进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如同泡沫一般向两个人的五官袭来,浓重的就连屏着呼吸都感觉得到,然而雪鹰现在的脸也差不多是铁青的铁青的了,不要忘了他还身负重伤呢,都快命不久矣了还要承受这样的煎熬。那血奴是闻着乱葬岗那里新鲜的人血味儿追踪而来的,然而它其实看不见任何东西,全身上下就如同一条大水蛭一般,用着沾了水的布紧紧的裹着...

就在他说完的当口,门突然就被一股力量给冲的四分五裂的,床上的两个人开始不约而同的屏住了自己呼吸,豆豆现在虽然眼睛闭着,嘴巴也紧紧的埋在雪鹰的肩膀里,还紧紧的抱住他,不过那股慑人的寒意还是穿透了她的衣服刺入她的骨髓,在这三伏天里竟然冷的像是进入了冰窖一般。
只听见一阵错乱的脚步声慢慢的走了进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如同泡沫一般向两个人的五官袭来,浓重的就连屏着呼吸都感觉得到,然而雪鹰现在的脸也差不多是铁青的铁青的了,不要忘了他还身负重伤呢,都快命不久矣了还要承受这样的煎熬。那血奴是闻着乱葬岗那里新鲜的人血味儿追踪而来的,然而它其实看不见任何东西,全身上下就如同一条大水蛭一般,用着沾了水的布紧紧的裹着,头部的地方只露出一个鼻子和一张嘴,在已经变得乌漆墨黑的小房子里格外的渗人,更别说他还时不时的从喉咙里溢出几声阴厉的叫声,他凑着鼻子似乎是在循着味道找它的猎物,可是,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血奴奇怪的扭了扭脖子,慢慢向前走着搜寻着。
豆豆几乎现在又害怕又要憋气,简直就快要崩溃了,就在这时,豆豆似乎发现雪鹰的心脏跳动略微奇怪,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有力了,豆豆慢慢的睁开了一只眼睛,偷偷地打量着雪鹰的脸,天哪,这,着铁青的脸色,豆豆这时被吓了一跳立马睁开了她的两只眼睛,并且用手搭住了雪鹰的脉搏,脉搏的跳动时缓时快,这分明就是要受不住了,是啊,他才刚刚从阎王殿里被拉出来,就又要去见阎王了,豆豆这时几乎急的快哭出来,该怎么办啊,但就在这时, 雪鹰的手慢慢的在她的手心里滑动着,似乎在写着什么,‘竹筒,转移,呼吸’,豆豆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立马就猜到了他在写什么,这也许就是人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会潜力爆发吧。
豆豆慢慢的坐起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脑子开始有点晕了。在黑暗中,那黑漆漆的人影像鬼魅一般四处游荡,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如此可怕的怪物,脚都在打颤,但是一想到床上的雪鹰硬是压下了心中的这份恐惧,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安慰自己没事的,然后慢慢的轻轻的走向了屋子的角落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个人脸上就凝聚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豆豆因为平常一直在打理房间,所以什么东西在哪里几乎是一清二楚,就算是黑暗中也是难不倒她的,那根竹筒是她从山上竹林子砍来的,就是用来烧火用, 没想到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在艰难的拿到了那根竹棍后,豆豆慢慢的的向着窗口走去,用竹筒将窗户戳了一个洞,筒的一段伸向窗外,而另一端啧用自己的嘴巴对准竹筒狠狠的吹了一口气,因为用力过猛,反而将自己的舌头给咬破了,那血滴在了竹筒里,沿着竹筒的内部慢慢的滑落到了屋外的草地上。
那血奴依旧是在呲呲的闻着人味儿,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它已经开始烦躁,就在这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人味儿,还伴随着新鲜血液的味道,它高兴的大叫了一声立马冲了出去,豆豆抓紧了机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竹筒扔的远远地,看着那怪物被竹筒吸引而去,豆豆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她还是很聪明的没有立刻张开嘴巴,反而拿起茶水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终于冲淡了那股血腥味儿。
然后她立马跑向床边,不出意外地,雪鹰已经进入了休克的状态,然而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呼吸,就这样一直坚持着,她的心似乎这么被触动了,感到酸溜溜的,然而此时不能容她多想,她也顾不得一切了,她拿出随身的银针,手脚麻利的在雪鹰的各个部位插上,最后在他的头顶的死门穴位置插上了,反正现在都死得不能再死了,情况还能比现在更糟吗?做完这一切后她又吻上了雪鹰的唇,这次是为了渡气,每渡一次气,豆豆都要抬头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呼气,渡气,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也不知过了多久,雪鹰终于从刚才那残青的脸色中慢慢回复了过来,当然了, 会这么快有效,不仅是不断的及时的渡气,还是因为豆豆在渡气的过程中,忘了自己舌头还有伤,那一滴滴的血就这么落入了雪鹰的嘴里,混合着他的唾液一起被咽了下去,就在这时,屋外不远处传来了公鸡的打鸣声,‘喔喔喔~~~~~~~’
眼看着已经快要清晨了,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清晨,那独有的冷冽空气混合温暖的阳光一点一点的破开云层,慢慢的洒向大地。豆豆眼看着这男人再一次被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顾不上满头的汗水和快要因为缺氧而头昏脑涨的自己,抱起膝盖就这样靠着床边大声的哭了出来,哭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哭什么,是在哭好不容易的劫后余生,还是在哭自己那孤苦无依的漫长岁月,就像个孩子般,不停地哽咽着抽泣着,用袖子抹着自己的脸,但依旧还是止不住那泪水落下,此时的她,满脸的汗水泪水还有鼻涕,丑的不能再丑了,雪鹰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温暖的阳光下, 有个像孩子般哭着的女孩子,脸上尽是脏不拉几的,表情也是难看到不行,但是,就这么个样,竟成了他以后岁月中再也抹不去的记忆。


木魅

交错人生6

看了看周围昏暗的灯光,没想到就这么一会的时间,自己竟是睡着了....
多少年没睡过了,没想到在这一个破草庐里竟是睡得毫无戒备,竟然连这个女人进来了也不知道,不妙啊....雪鹰四处望了望重新打量了下这间屋子,审视了下自己现在的处境,让还沉浸在刚在的梦里的脑子清醒了下,他挣扎着爬起,却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也不能做的废人了,骄傲如他怎么能容许自己这么狼狈,但是用尽了力气,却发现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豆豆看着他如此拼命的样子,也看不过眼了,一把扶住他的肩膀,将他轻轻的扶起,然后把枕头竖了起来让他靠在枕头上,这一切做好后,豆豆看着这男人满脸的汗水,又叹了口气准备去拿条帕子将那汗水擦一下,但又想到,这货等会就...

看了看周围昏暗的灯光,没想到就这么一会的时间,自己竟是睡着了....
多少年没睡过了,没想到在这一个破草庐里竟是睡得毫无戒备,竟然连这个女人进来了也不知道,不妙啊....雪鹰四处望了望重新打量了下这间屋子,审视了下自己现在的处境,让还沉浸在刚在的梦里的脑子清醒了下,他挣扎着爬起,却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也不能做的废人了,骄傲如他怎么能容许自己这么狼狈,但是用尽了力气,却发现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豆豆看着他如此拼命的样子,也看不过眼了,一把扶住他的肩膀,将他轻轻的扶起,然后把枕头竖了起来让他靠在枕头上,这一切做好后,豆豆看着这男人满脸的汗水,又叹了口气准备去拿条帕子将那汗水擦一下,但又想到,这货等会就要洗澡了,还擦什么脸,便也不再做任何动作了。
此时已是戌时(夜间八点),说起来这山脚下也就她一个住户,当然了在不远处还是有个村子的,不过住的人不多,平时也很少往来,此时在黑夜的衬托下,这间燃着烛火的小草庐显得孤零零的,而且现在还是盛夏,所以一到晚上有不少的虫子在低鸣。
现在这两人在干嘛呢?对,洗澡,但是洗澡肯定要脱衣服是吧,好,脱衣服,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雪鹰四肢尽断,连拿杯水的力气都没有,怎么脱衣服呢?所以两个人正大眼瞪着小眼,定定的看着对方,豆豆现在心里是一片纠结‘这可怎么办,难不成白天吻了他还不够还要帮他脱衣服帮他洗澡啊!哎呀,豆豆你笨死了,以后他的吃喝拉撒睡都得你来负责了!天哪,该怎么办啊,我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捡了个大麻烦回来,笨,笨,笨!’这心里想着,边用小拳头用力敲着自己的脑袋,一旁的雪鹰面上非常淡定,但是心里也在打鼓,虽说吧一个大男人被看看也没事儿,但是,终究还是很别扭的。
然而就在这两人各自在心里纠结时,屋外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鸣叫声,忽高忽低的,声音还特尖锐,听得人一阵鸡皮疙瘩,雪鹰心想‘不好!是血奴,必是自己这一身血让这些家伙闻到了才寻觅而来’,以前的他虽然和血奴同是逍遥王手底下的杀手,但是他从来自诩不是和这一些怪物是一伙的,自己虽然残忍但是终究还是人,而那些家伙,他们虽然还有人的样子,不过已经是行尸走肉的怪物了,这时,豆豆听到这声音觉得很奇怪,她还觉得是什么夜猫子或者什么狐狸之类的了,毕竟这荒郊野外的也见的多了,她就从小这么长大的也不会害怕,但看着雪鹰愈发凝重的神色还当他是怕了呢,冷哼了一声准备出去看看,赶跑那些讨厌的动物,当她正要开门的时候,雪鹰突然喊了一声,声音和他之前那颓废不已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别出去!外面的东西你是应付不来的,快点把灯灭了,然后把你的衣服盖在我的身上最好遮住我身上的血,最后你躺在我旁边尽量的屏住呼吸,知道吗?!!’
豆豆愣了下,还没见过这样子的他呢,看来事情真的不简单,先不管外面是什么,反正还是先听他的吧,豆豆立马用最快的速度将蜡烛吹灭,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盖在雪鹰的身上,将有血的地方遮的严严实实,最后躺倒在床上,外面的鸣叫声似乎越来越近,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那凄厉的鸣叫声就像风一样围绕在自己的耳边,豆豆虽然从小胆子就大,但这样的事情还真没碰到过,心里就如同塞了一个小鼓一样,咚咚作响,就快要从自己嘴里跳出来一样,不一会她就出了一生冷汗,不过听着耳边雪鹰的均匀呼吸声,和似有若无的体温,慢慢的竟是平静了下来,她扭过头小声问道‘喂,什么时候开始屏住呼吸啊?’
然而就在她问的当口,屋外的声音突然一阵拔高简直吓得人肝胆俱裂,发丝倒竖,豆豆一阵支持不住一下紧紧抱住了身边的雪鹰,将自己的嘴巴埋入了雪鹰的肩膀,来止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她的眼睛闭的紧紧的,身体开始剧烈的发抖。在她突然抱住他的一刹那,雪鹰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立即恢复了过来,他将嘴凑到豆豆的耳旁非常轻的说到‘就现在,你深呼吸一口气,等外面那些东西进来后就立马憋住,明白吗?一定要憋住,否则今晚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