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蔡尧

49571浏览    486参与
月面环形山

[军旅AU][srrx群像]狙击番外 猫和老鼠(十二)

不找借口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鸽了很久。

希望大家还没忘了那个军官证丢掉的蔡巧儿,以及这个事情真的不怪他。

————

“军官…呜…证?!”

如果不是高杨反应快,黄子弘凡这一嗓子,搞不好要把山上山下该招来不该招来的人,都给招来了。

蔡尧一脸认真地点头,“嗯。”

三个人都没敢往水库边人多的地方去,拐了一条小路扎进了没人的林子。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之前放哪儿了?”“不是规定必须放在书包夹层的吗?”…

黄子弘凡这边机关炮叭叭叭叭不停,巧儿居然不慌不忙把背包放下来当坐垫,舒舒服服的坐稳了才说,“那还不是怪你。你下午非得把衬衫脱了塞在我包里。”

5月的南京当然不算凉...

不找借口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鸽了很久。

希望大家还没忘了那个军官证丢掉的蔡巧儿,以及这个事情真的不怪他。

————

“军官…呜…证?!”

如果不是高杨反应快,黄子弘凡这一嗓子,搞不好要把山上山下该招来不该招来的人,都给招来了。

蔡尧一脸认真地点头,“嗯。”

三个人都没敢往水库边人多的地方去,拐了一条小路扎进了没人的林子。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之前放哪儿了?”“不是规定必须放在书包夹层的吗?”…

黄子弘凡这边机关炮叭叭叭叭不停,巧儿居然不慌不忙把背包放下来当坐垫,舒舒服服的坐稳了才说,“那还不是怪你。你下午非得把衬衫脱了塞在我包里。”

5月的南京当然不算凉快,但在山上气温还是偏低的,何况半夜4点被扔在野外,所以三个人除了贴身的T恤衫,都还多穿了一件衬衫保暖。下午几个村子轮番转的时候,黄子弘凡一则希望自己在不同的场合出现时的装束有点区别,二来也确实是热了,就把衬衫脱下来,先是在腰里系着,之后又软磨硬泡地塞进了蔡尧的书包。

高杨听得头晕,“等等等等,黄子,你的衬衫为什么要塞巧儿包里?”

“我的包里不是没收拾吗,乱七八糟的,一拉开,迷彩服,军用口粮什么的就在明面上,不是很麻烦…”

“你就不怕巧儿暴露?”

“所以我就没拉开大拉链嘛,我就塞在后面的…暗袋?是叫暗袋吧,那里面了。”

“反正就是放证件那个夹层,他把衬衫给我塞进去了!”

“夹层?那不是个夹层啊…它跟谁夹呀…等等!巧儿,你是把军官证放在那里了吗?”

蔡尧眨眨眼,“那不是个夹层,还有哪儿有夹层?那不是夹在人和包之间的一层吗”

黄子一脸不可思议,拉开自己那个确实乱七八糟的背包,指着原本设计用来保护笔记本电脑的内隔断层说,“你没发现这上面有一个暗拉链吗?拉开了正好往里面放证件啊!”

哦嚯,蔡迷糊同学确实没发现┐(´-`)┌

所以情况是,黄子弘凡把衬衫和蔡尧的证件塞在了一起,之后把衬衫拿出来的时候…大概也把军官证带出来,掉在哪儿了吧。


好!问题现在回到黄子弘凡一方。

“你是什么时候把衬衫穿回来的?”

“出了那个,叫王窑头还是什么的,反正是咱们要测绘那个村子的村委会,往车上走的时候…”

“需要测绘的村委会?那村里还不都是咱们的教官和武警?!巧儿军官证丢到现在,居然没有人摸上门来找咱们?听着不妙…”

“也许是我们丢的那个地方太隐蔽,还没被人发现呢?”

“咱们车就停在村委会门口,大马路上能有多隐蔽…我肯定是暴露了…”

“别慌,说不定是被什么牲口吃了呢!比如羊什么的,那村里羊挺多的…”

蔡巧儿刚才还只是有点沮丧,听见这话终于急了,“喂!那是我的军官证啊,怎么能被什么牲口吃了?!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高杨叹气,“真丢在那儿,我估计就被教官他们捡走了,人家搞不好正守株待兔呢。咱们现在回去,简直…”

“那不行。选训不过大不了被淘汰,我至少还能回501团去。军官证真丢了那事情可就大了!万一确实被羊吃了,我还不得背个处分…而且要是没丢在那儿呢?哥,你得让我回去找找!”

认识这么多年,没见过蔡尧手脚这么麻利。说话间已经换回迷彩作训服,把渔夫帽也摘下来套在黄子脖子上,终于把身份证放对了位置,把自己那份野战干粮也掏了出来留下,“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们俩不用跟着我。运气好我就原路摸回来,在水库边等你们。运气不好,暴露了也只暴露我一个。”

高杨气得一脚踹在黄子弘凡屁股上,“让你瞎说!”

黄子还想争辩两句什么,巧儿已经拎包起身要走。情急之下,高杨只能出声拦了一句,“测绘图纸呢?你原路回去不要紧,我们俩没有图纸,还不是得再去一趟!”

蔡尧大梦方醒,“对哦!”先摸了摸裤子口袋,疑惑了一会儿,抓抓头,才终于想起来什么似的把背包放下,从里面翻出已经叠好的牛仔裤,从屁兜里摸出一张餐巾纸,“给,草图。我估计比例关系还是不太准,不过参数我都标出来了,你俩参考着改一改吧。反正那个地方,黄子实地也去过了。”

说完,重新给背包做好防水,就跳下水库,跟两位战友挥手作别。


黄子看看那张已经揉得不成样子的餐巾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高杨抬腿又踹了他一脚。

“哥你别踹了,我错了…那回去跟我爸说,怎么也得给巧儿安排个好单位…”

高杨也不说话,咬着嘴唇目送了蔡尧一小会儿,终于忍不住,“巧儿,反了!往西,别往东…”


====

这段时间相信不少人都很焦虑,而且情绪很差。争取讲点轻松的故事吧,黄马虎和蔡迷糊,没头脑和不高兴。说点让他们不开心的事儿,让大家开心一下吧🤣

潇潇飞雪

我们巧儿长大了... ... 

变成了大人的样子,

关心世界与未来,

最重要的是,长大了的巧儿

依旧善良,依旧温柔,

依旧怂怂的,

也为属于自己的勇敢

而发声。

他长成了自己的模样,

有了属于自己的担当。

我们巧儿长大了... ... 

变成了大人的样子,

关心世界与未来,

最重要的是,长大了的巧儿

依旧善良,依旧温柔,

依旧怂怂的,

也为属于自己的勇敢

而发声。

他长成了自己的模样,

有了属于自己的担当。

xycandy2222
身高182的石凯和他“官方身高...

身高182的石凯和他“官方身高”180的好朋友巧儿

身高182的石凯和他“官方身高”180的好朋友巧儿

栗菲就要甜

祺哥(就是我闺蜜@薛祺不算甜 )在努力搞一篇群像文,在蔡巧儿那儿卡壳了,说少点感觉,我帮了个忙,她原文:“黄子弘凡也就高哥受得了你”,我改过的:“黄   子  弘  凡也  就  高  哥  受  得  了  你”

我们俩对视一眼,嗯,巧儿的感觉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为什么有了空格就那么有巧儿的感觉🤣🤣🤣

祺哥(就是我闺蜜@薛祺不算甜 )在努力搞一篇群像文,在蔡巧儿那儿卡壳了,说少点感觉,我帮了个忙,她原文:“黄子弘凡也就高哥受得了你”,我改过的:“黄   子  弘  凡也  就  高  哥  受  得  了  你”

我们俩对视一眼,嗯,巧儿的感觉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为什么有了空格就那么有巧儿的感觉🤣🤣🤣

xycandy2222
【一米八帅哥】与羔羊

【一米八帅哥】与羔羊

【一米八帅哥】与羔羊

葛东航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陆?小高杨?g7?星元?梅溪湖的都用一张脸吗?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谁!!!


—————————————————

悟了,合成图,王老舞的五官


这到底是谁?!

巧儿?山楂?小陆?小高杨?g7?星元?梅溪湖的都用一张脸吗?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谁!!!


—————————————————

悟了,合成图,王老舞的五官


于白好爱羊儿🐑

【彩虹山楂】避嫌

改编自本班cp日常

这学期突然俩人跟快be似的,可一节体育课让我们又磕疯了!

ooc预警

禁止上升!


          刘彬濠当然知道班里女生在磕他和蔡尧,还起了个cp名叫什么“彩虹山楂”?可蔡尧他就是个木头!根本看不出来刘彬濠言语行为中快藏不住的爱意,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和彬彬是最好的兄弟”。呸,谁想跟你做兄弟,我想当你男朋友。


          刘彬濠好无语,刘彬濠想给...

改编自本班cp日常

这学期突然俩人跟快be似的,可一节体育课让我们又磕疯了!

ooc预警

禁止上升!



          刘彬濠当然知道班里女生在磕他和蔡尧,还起了个cp名叫什么“彩虹山楂”?可蔡尧他就是个木头!根本看不出来刘彬濠言语行为中快藏不住的爱意,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和彬彬是最好的兄弟”。呸,谁想跟你做兄弟,我想当你男朋友。


          刘彬濠好无语,刘彬濠想给这根木头一个大逼兜!


          又鉴于蔡尧一个寒假跟失联似的,开学以后,刘彬濠彻底不理他了。可怜的巧儿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只得每天拉着石凯诉苦。


          石凯看着自家对象被刘彬濠拉走,只得乖乖被口口声声说自己一米八实际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蔡尧拎走。石凯含泪望天:你们小情侣吵架能不能不要祸害别人了!


          后来石凯和梁朋杰死话不搅和他俩了,巧儿课间只能坐在应位上,看着看不懂的物理题思考着为什么彬彬一直不理他,有灵魂的的巧儿最后也变得没有灵魂了。


          二人关系转折在体育课上,洪之先要求二人面对面拉手。蔡尧自然的把手伸过去、但刘彬濠像要避嫌一样只抓着他的袖子,二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主动。


          洪之光走过来看着他们只拉着袖子说:“弟弟干嘛呢弟弟,拉手啊,害羞啥啊。”说完就拉着刘彬濠的手覆上了蔡尧。


          蔡尧看着突然红了脸的刘彬濠,不解的问到:“彬 彬 你 怎 么 了 脸 那 么 红 ?”


           “太阳晒的。”


           “可 是 今 天 是 阴 天 啊 。”


           “闭嘴!”


          下课后蔡尧拦住要跑的刘彬濠,把他带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委屈巧儿像小媳妇似的控诉刘彬濠:“彬 彬 你 最 近 为 什 么 不 理 我 啊 ?”


          刘彬濠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你知道咱班最近在磕咱俩的cp吧?”


          “c p 是 啥 啊 ?”


          “…嗯,就是幻想咱俩之间的感情是爱情……”


            “可 是,”蔡尧打断他,“我 不 想 让 她 们 幻 想 了 ,我 可 以 和 彬 彬 有 爱 情 吗 ?”


          刘彬濠很幸福,他这颗小山楂终于也拥有自己的木头签子啦!




潇潇飞雪
啥也不说了... ... 本来...

啥也不说了... ... 本来还要发光哥庆祝妇女节的wb动态,结果发不出去,去湖里wb超话去看吧

啥也不说了... ... 本来还要发光哥庆祝妇女节的wb动态,结果发不出去,去湖里wb超话去看吧

刘项原来不读书    ⃒⃒⃘⃤

猜猜p1是谁?


这是什么亲父子亲兄弟,晰望村这基因可以啊(・ω< )★


谁说只有羊羊是亲生的,巧儿保准也是(太像了就是说)


p1的老王简直了, 三分像蔡尧,两分像陆宇鹏,两分像高杨,一分像星元,一分像山楂,一分像龚子棋,就是不像张超

猜猜p1是谁?


这是什么亲父子亲兄弟,晰望村这基因可以啊(・ω< )★


谁说只有羊羊是亲生的,巧儿保准也是(太像了就是说)


p1的老王简直了, 三分像蔡尧,两分像陆宇鹏,两分像高杨,一分像星元,一分像山楂,一分像龚子棋,就是不像张超

祈茵

会动的小吉😭

抖音:象山影视城

会动的小吉😭

抖音:象山影视城

繁七十四

【梅头脑村—过年好!】老王家篇

一些乡土文学,刚过年就构思好了,然后咕咕咕拖到现在才写完。


年关已至,梅头脑村为了做好防疫,年货集市也不似往年热闹。村口大榕树那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上放着一个大搪瓷杯,地上摆着一个大红色塑料外壳的热水壶,边上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姿笔挺,声音响亮:“出示一下你的的健康码和核酸证明。”


这是梅头脑村的村长,卡老师,江湖人称站王。在村口往那一站,好似关公断华容,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站王称号由来于此。


卡老师边上是鹅霸王。


梅头脑村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人口老龄化,防疫人手有些不足。鹅霸王是村头一霸,具有极强的战斗力和敏锐的嗅觉听觉,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


一些乡土文学,刚过年就构思好了,然后咕咕咕拖到现在才写完。


年关已至,梅头脑村为了做好防疫,年货集市也不似往年热闹。村口大榕树那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上放着一个大搪瓷杯,地上摆着一个大红色塑料外壳的热水壶,边上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姿笔挺,声音响亮:“出示一下你的的健康码和核酸证明。”


这是梅头脑村的村长,卡老师,江湖人称站王。在村口往那一站,好似关公断华容,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站王称号由来于此。


卡老师边上是鹅霸王。


梅头脑村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人口老龄化,防疫人手有些不足。鹅霸王是村头一霸,具有极强的战斗力和敏锐的嗅觉听觉,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知道(不是拉踩,但是这方面,鹅霸王真的比小黄狗靠谱多了)。卡老师在某天看到了大鹅随着边境军人护卫边关,防止偷 渡的新闻后,就蠢蠢欲动,想把鹅霸王拉进来。在观察了两周后,成功用圆白菜作报酬,雇佣到了村霸。


【老王家】


“巧儿,快来尝尝这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老好吃了,这山楂,都是从你三哥身上摘的!”周屠户端着一盆冰糖葫芦串从厨房出来,红红的果子,裹着晶莹的糖壳,缀着零零星星的白芝麻,是巧儿从小到大的最爱。


“对了,你回村后给你三哥打过招呼没?”盘在炕上的牧羊人顺嘴问了一句。


巧儿本来是家里排行老三的孩子,但是由于他小时候长得贼拉瘦弱,跟小鸡崽儿似的,周屠户两口子怕他以后不能跟他哥哥们一样有一米九,自卑,问了简佛爷之后,给巧儿认了个三哥,就村里那棵两层楼高的山楂树。


之后,巧儿出门,但凡路过那棵山楂树,都会喊声“三哥早/中午好/晚上好!”,带着少先队员的蓬勃朝气。


不负众望,巧儿最后很争气的长到了一米九加,具体多少,咱也不知道,孩子每年都在长个,一年一个样儿。


“唔…好吃…我赶明儿就去看三哥”不管什么时候,冰糖葫芦都很馋人啊。


“你今年工作咋样啊,有存下钱吗”周屠户也拿起了一串冰糖葫芦。


巧儿年初打算去南方推广东北大米,广告词都想好了“东北大米,颗颗分明,粒粒晶莹,我从一米吃到一米九”。结果人家南方稻子一年两熟,比东北大米有竞争力,巧儿自己又木木愣愣的,啥也没安利出去。


“嗐,可别说了,南方自产大米也不少,都是人吃惯了的老牌子,生意不好做啊”巧儿一脸愁容,不知新一年该何去何从。


“要不你去你二哥那公司做个保安,多少也是份活计。你二哥现在是金总,一副金丝眼镜,一身西装革履,老威风了。就是你那大哥,也不知道在捣鼓啥,一天天的,提着个行李箱进进出出,有时候还穿着个貂,眼睛边上涂了一圈墨水*,你说这墨水要是在他肚子里夺好啊。还有我们家羊圈里养了好几年的那只贼拉漂亮的羊,前些日子居然跟一小土狗看对眼了……”


“好了好了,下次再说下次再说,巧儿,走,把春联去贴了~”


热热闹闹的老王家开始过年了~




*俺没啥文学素养,有些地方觉得有意思就写了,请勿深究,谢谢🙏

*有些地方如果不对,提前说声抱歉

*眼睛边上的一圈墨水是海带君的烟熏妆

方仙莫茗

【武侠AU】来呀!捣江湖呀!

<<<<<预警>>>>>>

*武侠AU,有金庸古龙武侠梗在

*禁止上升真人

*朝代原型宋朝,沿用北宋时期对各地的称呼。与历史出入的地方都是架空。

 

十四回: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李琦自然是没有在雙雲酒肆讨到什么好,得罪了郑云龙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干脆直接来了王晰这里。


毕竟,王晰仗义;李向哲有钱哪像郑云龙那个铁公鸡似的抠门。


蔡尧呆呆看着在饭桌上狼吞虎咽的李琦,心有不解便问道:“琦哥,你一个人打三份工还穷的没钱吃饭吗?”


“...

<<<<<预警>>>>>>

*武侠AU,有金庸古龙武侠梗在

*禁止上升真人

*朝代原型宋朝,沿用北宋时期对各地的称呼。与历史出入的地方都是架空。

 

十四回: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李琦自然是没有在雙雲酒肆讨到什么好,得罪了郑云龙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干脆直接来了王晰这里。

 

毕竟,王晰仗义;李向哲有钱哪像郑云龙那个铁公鸡似的抠门。

 

蔡尧呆呆看着在饭桌上狼吞虎咽的李琦,心有不解便问道:“琦哥,你一个人打三份工还穷的没钱吃饭吗?”

 

“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听说过没有?钱是会花完的,当然是能多挣就挣;能多省就省。”李琦这样说着,又伸手去拿了一块烧饼。

 

王晰带着周深缓步走过来,相比起周深的神清气爽,王晰的眼周之下弥着一片淡青色。

 

李琦和着白粥咽干净嘴里的烧饼问道:“晰哥,你这是几天没睡了?眼圈黑成这样?”

 

王晰轻轻咳了下有苦说不出,周浅这几天晚上都要出来闹一下。他不但伤不得打不得还得小心提防周浅别一下就送他归西了,这觉睡的老刺激了。

 

王晰没有回答,周深反而闪着自己疑惑的大眼睛:“嗯?晰哥你晚上没睡好么?是因为我和你一起睡,你才没睡好的吗?”

 

“不关......”

 

“噗.......”王晰还没回答完,李琦倒像是听见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将嘴里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王晰,周深,蔡尧都自动的放下了筷子。

“我说你吃饭就吃饭,你往桌上喷什么呢?这别人还怎么吃?”

 

李琦看看王晰看看周深,最后只能自己消化这一早上的信息量;“我这一走两个多月都发生了些什么?”

 

王晰带着周深打算去隔壁李向哲家蹭早饭吃;没有回答李琦的问题。

 

李琦只能转头看向还坐在那里的蔡尧,蔡尧看了一会儿李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平静的说:“我埋了个孩子,没有能救下他。”

 

李琦听见这话,放下了碗筷。“蔡尧去读书吧,别跟着晰哥了。你还小.......”

 

“你们为什么每个人都让我去念书?念书能解决什么问题?能救得了那个孩子吗?还是能保护我自己?还是能帮我们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李琦想了想说,“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你看每年总有那么多人来岳麓书院求学,为的就是求得功名封侯拜相。”

 

“然后呢?”

 

“然后?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江湖之事大能多大?不过一刀一剑,严重点也就是灭门。看朝堂呢?重臣之言一字千金,那些大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吐息之间天下已经是翻天地覆。若能做到那样,风雨榭如何?契丹,西夏又如何?若我们在朝堂有人,就算王晰和阿云嘎都被那些人找到又如何?他们轻易敢动?”

 

“这些读书就能办到吗?就凭我?”蔡尧又问。

 

李琦笑了,他知道蔡尧是在认真思考他说的话;伸手向餐桌上拿起一个煮熟的鸡蛋。一边细细的剥开一边说与蔡尧听:“可能是你,也可能不止是你。梅溪书院也不止你一个江湖子弟,只要是能看出天下武林大同之势的都能为变成达成这个目标的棋子。这非一日之功,也非全凭一人之力。只是如今朝堂大势重文轻武,要想做到身居高位这还真的是只能读书才能做到的事。”

 

蔡尧好似懂了,接过了那颗剥好的鸡蛋。“这是...晰哥为什么要呆在潭州的原因?也是晰哥为什么要出钱做书院的原因?是为了让他们保护我们吗?”

 

梅溪书院坐落于岳麓山下,山上还有个百年书院。他们除了每年捡漏山上没收的学生更多的是接收来自于各门各派求学的少年。

 

大宋以武立朝,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在乱世中开辟出一番天地大业。而自前朝安史之乱后,武将日渐跋扈拥兵自重盘踞一方,后来更是造成了天下四分五裂,胡虏趁势而入觊觎汉家天下。

 

这些战乱,皆与武将权利过重有密切关系。太祖亲历战祸深以为戒,安定天下后便说过,“武将需用读书人。”这一句话,便让那些空有一身武艺的年轻人们报国无门。

 

李琦所说的武林大同之势,便是近几年武林盟在做的事情。制衡大的宗族门派,如少林武当,漕帮,丐帮等。在限制他们势力增长的同时给予收入可观的差事,渐渐收编他们的势力。而那些小门小派,更是在“禁武令”之下难以为生。

 

如今的武林盟说是武林之尊倒不如说是朝廷给这些江湖人留最后一点脸罢了。

 

一些江湖子弟便是要寻其他的方法来寻找出路,可以是参军入伍可苦熬十年,依旧是个大头兵还得受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号令。越来越多的武林世家开始选择了送族中少年去经商或者——读书入仕。

 

蔡尧慢条斯理地吃下了李琦剥的鸡蛋,觉得有点噎还喝了一口碗里头已经有点凉了的白粥。然后才道:“听说书院的伙食包给了雙雲酒肆?是不是去了书院读书每天就能免费吃到嘎子哥他们做的菜了?”

 

这回轮到李琦噎了下,心想:一群人苦口婆心劝你半天倒还不如酒肆里头那一口吃的。算了算了,反正他们的目的是劝蔡尧暂时离开风雨榭不用管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少年人就该如雙雲酒肆里面那几个男孩一样,开开心心,热热闹闹地享受少年时光。

 

话正式如此说,几日之后余笛,洪之光,简弘亦等人聚在书院一起整理这届学生名录时看到了蔡尧的名字都微微的一笑。

 

王晰这人能处,虽说算计一生,鲨||人无数。但对身边的人是真的好。

 

蔡尧本是他无意间救下的一个孩童,与他毫无关系。王晰将他救出来带在身边养大,教他识字授他武艺,到头来还要费尽心机劝他念书。

 

余笛看向写着蔡尧名录的纸张,眼眸里面了又暗好像写满了算计;所幸啊王晰这个人不是大宋的敌人而且目前契丹那边也想要他的命,否则这样的人的确怪难对付的。

 

想到这处余笛的头痛症好像又犯了,禁武令之下武将失去的不止是权利还有日渐消散的争斗之心。大宋年轻子弟都已经开始崇文轻武,可这对于宋朝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今天下局势看似以宋为尊,实则契丹野心勃勃,西夏在侧虎视眈眈,边患迭起而燕云十六州久未收复。大宋臣民虽上下一心都盼着能早日收回,可...好水川一役几乎全军覆没是浇熄了多少臣子的心头热血。

 

再看朝堂纷争,三冗成灾,积贫难控;冗兵,冗官,恩荫封赏。任凭当今官家自身再节俭自省也是阻止不了国库年年入不敷出。

 

在这样一无精兵良将,二无钱财粮饷;收复燕云十六州,平定边关更好似在痴人说梦一般。

 

彼时余笛,洪之光等人皆在六部任职褪去那一身青衫,樊楼偶遇之时也会说起心中所愿。

 

愿,天下大定海晏河清;愿失地收复国泰民安。

 

但这又谈何容易,满朝重臣皆是权贵;他们不过是末等青衣郎既无恩荫封赏也无世家倚仗朝堂之上人微言轻。想要凭借自身的一己之力改变如今局势实在是难于登天。况且,就算让他们几个去边关难道就能收复回燕云十六州了吗?他们自认论才学见地韩大相公,范大相公应是在他们之上,正在他们彷徨失意之时朝堂之上有一位被贬谪的大相公就为他们指出了一条名录。

 

一个人搬不动的石头,便可以叫多一点的人去来搬。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便可以叫多一点来做。书院从来都是宰府秧苗之地,如今官家尚文,官吏也看中出生师承。清贵虽多寒门意识不见踪迹。

 

世子秀才可以有先生教,可以考取功名。那那些贩夫走卒,农间地头的孩子就不配读书了吗?那些江湖之士就不能读书了吗?若是重文轻武,那武人入仕呢?唐时,不也有诗仙李白仗剑天涯的故事吗?

 

这一番话便是点燃了余笛等人心中的希望,这大概便是梅溪书院最早建立的初衷了吧。

 

然后如今这一点希望算是终于看到了可以实现的影子,洪之光将另外几张誊有学生名录的纸张递给余笛时,两人严重皆露出了几分喜色——江宁 方书剑;东京 张超;宿州 蔡程昱。

一个是江宁方候府的小侯爷,一个尚书大人的公子,另一个则是白马镖局的少主人。他们在等的秧苗终于是等到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这几章都是在交代一些背景,节奏有点慢。下面就要开始少年行了!

咱就是说...有评论吗?有想法吗?一起聊聊吧?


浔惘提青提
救命论尼克朱迪闪电和晰哥深深蔡...

救命论尼克朱迪闪电和晰哥深深蔡尧的适配性

救命论尼克朱迪闪电和晰哥深深蔡尧的适配性

MS_木杓

明天就要跨年啦!

彩虹妹妹蔡尧尧和山楂姐姐刘彬彬,提醒大家记得看春晚啊✌️

明天就要跨年啦!

彩虹妹妹蔡尧尧和山楂姐姐刘彬彬,提醒大家记得看春晚啊✌️

MS_木杓

彩虹妹妹和山楂姐姐给大家拜年啦

彩虹妹妹和山楂姐姐给大家拜年啦

繁七十四

梅头脑村——村民介绍(一)

《梅头脑村人物志》第一弹~


周屠户牧羊人晰:在一起的契机是,牧羊人觉得周屠户杀猪时刀利落,声响亮,和自己牧羊时的吆喝声是绝配。


赶猪人马大爷:因赶得一手好猪而闻名十里八乡,偶尔也会追着小土狗撵他。


老云家两口子:嘎子叔大龙叔,喜欢把一些各种生物领回家,然后就 忘到一旁 任其自由生长。老两口口头禅:叔是过来人~


廖大爷:爱盘核桃唱花鼓戏的大爷


简佛爷:会唱各种经,兴头来了,会拿着家伙什儿给廖大爷伴个奏,和个声儿。


拨号:村里刚通电话时来的接线员小伙儿,长得贼拉帅气


巧儿:村里个最高的男孩,但凡有人的东西(比如衣服、风筝、球什么的)...

《梅头脑村人物志》第一弹~


周屠户牧羊人晰:在一起的契机是,牧羊人觉得周屠户杀猪时刀利落,声响亮,和自己牧羊时的吆喝声是绝配。


赶猪人马大爷:因赶得一手好猪而闻名十里八乡,偶尔也会追着小土狗撵他。


老云家两口子:嘎子叔大龙叔,喜欢把一些各种生物领回家,然后就 忘到一旁 任其自由生长。老两口口头禅:叔是过来人~


廖大爷:爱盘核桃唱花鼓戏的大爷


简佛爷:会唱各种经,兴头来了,会拿着家伙什儿给廖大爷伴个奏,和个声儿。


拨号:村里刚通电话时来的接线员小伙儿,长得贼拉帅气


巧儿:村里个最高的男孩,但凡有人的东西(比如衣服、风筝、球什么的)挂树上了,都会第一时间找他帮忙够一够,毕竟要自己拿,那得爬树。


旺仔:老云家两口子在外闯荡时捡的小男孩,带着一些和村民不一样的口音。


洪太阳:下乡的知青,被分配到梅头脑村。很热心,经常会帮村里的老弱病残搬东西,偶尔还会兼职一下学校的体育老师。(因为喜欢校长)


余笛老师:村里学校的校长兼语文老师,曾经保家卫国当过兵,退伍之后想着做一名园丁,培育祖国的花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