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蕾昴

4593浏览    13参与
hitoriiiiii!

【蕾昴】蛋黄酱与爱

是为世界第一可爱的昴君写的生贺

烂文笔共烂俗一色,ooc与沙雕齐飞

黑喂狗


【蕾姆】

您好,来自昴君故乡的客人,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请帮助蕾姆一起为昴君制作故乡的蛋糕吧。


☞【乐意之至】

【但是我拒绝】


【蕾姆】

那么就从烤制蛋糕坯子开始吧。


【蕾姆】

村民送给昴君的鸡蛋,奥托大人带回来的面粉和油,弗雷德里卡买回的牛奶,与蕾姆对昴君满满的爱意混合在一起~


获得【饱含蕾姆爱意的生日蛋糕坯子】x1


【饱含蕾姆爱意的生日蛋糕坯子】

在这特别的一天里,边境伯宅邸的万能女仆为她所倾心的英雄制作的蛋糕坯子,饱含了女仆小姐的浓厚爱意。


【蕾姆...

是为世界第一可爱的昴君写的生贺

烂文笔共烂俗一色,ooc与沙雕齐飞

黑喂狗



【蕾姆】

您好,来自昴君故乡的客人,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请帮助蕾姆一起为昴君制作故乡的蛋糕吧。


☞【乐意之至】

【但是我拒绝】


【蕾姆】

那么就从烤制蛋糕坯子开始吧。


【蕾姆】

村民送给昴君的鸡蛋,奥托大人带回来的面粉和油,弗雷德里卡买回的牛奶,与蕾姆对昴君满满的爱意混合在一起~


获得【饱含蕾姆爱意的生日蛋糕坯子】x1


【饱含蕾姆爱意的生日蛋糕坯子】

在这特别的一天里,边境伯宅邸的万能女仆为她所倾心的英雄制作的蛋糕坯子,饱含了女仆小姐的浓厚爱意。



【蕾姆】

昴君故乡的生日蛋糕似乎要在上面抹上奶油呢,蕾姆准备了两种奶油,请您挑选一个吧


☞【优质奶油】

【看起来似乎不是奶油的奶油】


【蕾姆】

蕾姆也觉得该选择这个更好呢!


获得【看起来似乎不是奶油的奶油】x1


【看起来似乎不是奶油的奶油】

边境伯宅邸的万能女仆为她的英雄特制的奶油,不过虽然是奶油,但为什么是黄色的?


【客人】

蕾姆小姐,我似乎选的不是这个……蕾姆小姐!?


【蕾姆】

将奶油抹在蛋糕坯子上,用刮刀尽可能涂抹均匀吧,蛋糕的卖相也是很重要的。


☞【阻止蕾姆】

【逃离现场】


【客人】

蕾姆小姐!这个怎么看也不是奶油!


【蕾姆】

接下来要放些水果做装饰呢。


☞【阻止蕾姆】

【逃离现场】


【客人】

这个是蛋黄酱吧?怎么看都是蛋黄酱吧!已经是致死量了快住手啊!


【蕾姆】

最后在周围一圈挤上花朵形状的奶油,为昴君特制的生日蛋糕就这样完成了!


获得【散发着不详气息的生日蛋糕】x1


【散发着不祥气息的生日蛋糕】

再优质的蛋糕坯子也无法抵御致死量的蛋黄酱,连蛋黄酱狂热爱好者看见都会大惊失色,如果用这个蛋糕去攻击邻国的一位九神将大概会有奇效吧。


【阻止蕾姆】

☞【逃离现场】


你匆匆逃离了现场,并衷心祝福那位同为穿越至异世界的老乡一切安康。






菜月昴其实是非常感动的。


在来到异世界之后,他就根本不记得有生日这么一回事了,异世界的历法和他原本世界的历法差了不少,他在宅邸的时候随便用手机上的日历推了推自己的生日告诉蕾姆后,就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曾经只有父母会牢记着他的生日,现在离开了父母身边,可以说是连菜月昴自己都不会在意的生日。


所以当结束了一天的仆人工作后,看到蕾姆端着蛋糕进来,脸上带着甜到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心动的笑容说着生日快乐时,昴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涩了,急需要眼泪润一润。


但当蕾姆带着蛋糕靠近的时候,昴倒吸一口凉气,凉气中混杂着浓郁的蛋黄酱味道。不需要品尝一口,光是吸一口蛋糕周围的空气都感觉喉咙要烧起来了。


“那个……蕾姆小姐?”


“嗯,蕾姆在哦。”蕾姆歪了歪头,脸上笑意不减,感觉不是再开玩笑,是真的打算重现蛋黄酱浴场一样的闹剧。


蕾姆略带骄傲地挺起了胸,自从那一日被昴开导后她就较以前自信了不少:“这是蕾姆为了庆祝昴君的诞生日特制的蛋糕,用了特制的奶油和蕾姆对昴君的爱意做出来的,请务必慢慢品尝!”


这个看起来就散发着不祥气息的蛋糕慢慢品尝绝对会死人的吧!?


昴非常想这样跳起来指着蛋糕大声吐槽,但又不能辜负蕾姆的心意,温柔可爱的女孩子的心意辜负掉是要遭天谴的。


男人靠勇气,豁出去了!


几乎是赴死一般,昴用叉子叉住一小块蛋糕,手发抖着往嘴里送去,脑内反复催眠着自己,这是蕾姆带着爱意做的蛋糕,怎么能让可爱的脸上露出伤心的表情。


闭上眼,在迎接超浓郁版蛋黄酱灼烧喉咙冲击大脑的瞬间,口腔里充斥了另一种甜蜜的味道。


有巧克力,草莓,不腻口的奶油,松软的蛋糕,还有可以由味蕾感受到的,制作者的心意。


昴眨了眨眼,像是不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机械般咀嚼着品尝着。“昴君,蛋糕的味道如何?”蕾姆半眯起眼,仔细欣赏着昴因为这份意外惊喜而呆滞的样子,她的英雄无论什么样子都非常迷人。


“蕾姆……”


昴回过神来,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不同于平常打着哈哈的放松样子,他无言直视着蕾姆,锐利的眼神让蕾姆为自己小小的恶作剧感到了一丝慌乱。


“昴……昴君?”


“……”


“非常好吃,蕾姆,”昴认真地做出了评价,表达了感谢,“谢谢你,蕾姆,从以前开始的各种事情都是。”


这次轮到蕾姆一瞬间的恍神了,对方的眼神和自己的眼神交错,像一把火烧了起来,点燃了她的脸颊。白嫩的肌肤迅速爬上了大片大片的红色,完全出卖了蕾姆此时的心情。


蕾姆低下头,抿着双唇,双手拨弄着胸前的蝴蝶结,试图掩饰自己此时的无措,现在这副慌乱的样子可配不上女仆的身份。


想牵住他的手,亲吻他沾了奶油的双唇,品尝他口腔中的甜蜜,看他因为突然的亲密举动慌乱的样子,让昴君与自己染上同样的心情。


“昴君,太狡猾了。”蕾姆喃喃道,埋怨般盯着昴,看他打着哈哈的样子,和刚才的认真严肃判若两人。


“是蕾姆先捉弄我的嘛,一比一了!”


“作为对狡猾的昴君的惩罚,请把蕾姆做的两份蛋糕全部吃掉吧!”


“哎!?”


闻言,昴做作地捂着脸发出了哀嚎的声音,从手指间的缝隙观察蕾姆的神情,在对视的一瞬间,一齐笑了出来。


蛋糕,甜蜜,与爱意。


这是蕾姆为菜月昴生日献上的全部礼物。


“生日快乐,昴君。”

托特

【【re0手书/雷昴】悔恨的讯息-哔哩哔哩】 https://b23.tv/WhTYN9T

悄悄丢个链接‪∠( ᐛ 」∠)_

【【re0手书/雷昴】悔恨的讯息-哔哩哔哩】 https://b23.tv/WhTYN9T

悄悄丢个链接‪∠( ᐛ 」∠)_

托特
堆堆旧图 动态有参考

堆堆旧图

动态有参考

堆堆旧图

动态有参考

托特

被雷姆抱着跑的猫猫

嘶哈斯哈斯哈斯哈康康这个圆润的猫猫pp

被雷姆抱着跑的猫猫

嘶哈斯哈斯哈斯哈康康这个圆润的猫猫pp

hitoriiiiii!

【蕾昴】睡颜

cp:蕾昴(贝亚子是可爱的灵魂伙伴)

ooc无可避免,文笔差我尽力改

(斯君的睡颜,超可爱——————


贝亚特莉丝平日里睡眠不算深,半夜有点动静都可能被惊醒,不过她的入睡速度也不算慢,往往惊一下,睁开眼看看,睡意涌上来又很快钻进昴的怀抱里睡着。

可自昴与双胞胎中的妹妹从帝国回来之后,贝亚特莉丝少见的失眠了。

鬼族双胞胎中的妹妹蕾姆,一年多以前失去了记忆和存在,最开始昴和贝亚特莉丝都还记得她,只是从禁书库出来之后,世界上记得她的只有昴和夺去她记忆与存在的罪魁祸首了。

一年多的时间,昴对这女孩的重视大家都看在眼里,说完全不嫉妒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已经习惯昴不专一的心了,作为可爱与大度...

cp:蕾昴(贝亚子是可爱的灵魂伙伴)

ooc无可避免,文笔差我尽力改

(斯君的睡颜,超可爱——————





贝亚特莉丝平日里睡眠不算深,半夜有点动静都可能被惊醒,不过她的入睡速度也不算慢,往往惊一下,睁开眼看看,睡意涌上来又很快钻进昴的怀抱里睡着。

可自昴与双胞胎中的妹妹从帝国回来之后,贝亚特莉丝少见的失眠了。

鬼族双胞胎中的妹妹蕾姆,一年多以前失去了记忆和存在,最开始昴和贝亚特莉丝都还记得她,只是从禁书库出来之后,世界上记得她的只有昴和夺去她记忆与存在的罪魁祸首了。

一年多的时间,昴对这女孩的重视大家都看在眼里,说完全不嫉妒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已经习惯昴不专一的心了,作为可爱与大度并存的完美大精灵,贝亚特莉丝选择宽容对待了,只要这女孩别抢走昴右手的所属权就还有得商量。而当她的记忆与存在全部恢复时,贝亚特莉丝才想起那称为“极端”也不为过的爱意,那绝对足以与昴的重视相匹配。

现在,贝亚特莉丝正因这浓烈的爱意而无法入睡。

“昴君的睡颜——”

蕾姆正半蹲在菜月昴的床前,近距离观察他的睡颜。如果视线有力量,昴现在的额头上大概已经开了个洞。想到这里,贝亚特莉丝害怕地再往昴怀里钻了钻,紧闭着双眼装睡。

不可否认昴的睡颜可爱至极的事实,贝亚特莉丝也不止一次悄悄起来观察昴的睡颜。白天时梳上去的额发和凶恶的眼神稍微弥补一点天生五官的稚感,而现在额发放下,眼睛闭起,很难让人觉得这是个已经成年的人。

 

贝亚特莉丝喜欢在昴入睡后用手指拂过他的睫毛,看着他因为痒蹙起眉头的样子,然后笑着说:“真是一副蠢样。”随后怀着不知名的安心感入睡。

“明明是男孩子,却长得这么可爱,昴君真是太犯规了……”

——是的,贝蒂也有同感。

贝亚特莉丝在心中默默赞同了她。其实昴的脸是很普通的脸,初次见面就觉得这张脸上的五官是多么平平无奇,自己会期待对方是“那个人”绝对是一个人四百年孤独疯了,竟然寄希望于这种毛头小子身上。贝亚特莉丝曾幻想那个人或许有英俊的面容,或许有极高的魔法天赋,或许有超常的战斗本能……不过昴不是那个人,菜月昴只是菜月昴就足够了。

正当贝亚特莉丝沉浸于与昴契约那日的回忆时,周围空气中玛娜的流动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贝亚特莉丝皱着眉头悄悄看了蕾姆一眼。

——鬼化

鬼族的特性,借由角吸收周围的玛娜,增强自身的战斗力,但情绪也会变得难以控制。

还是低估了这女孩了,看睡颜看到情绪失去控制,这爱意也太恐怖了吧!?

贝亚特莉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微小动作被蕾姆察觉到了:“贝亚特莉丝大人,您醒着呢吗?”

“……”

“贝亚特莉丝大人?”

贝亚特莉丝垮着脸,小心地掀开一角被子坐起身来,冲着蕾姆比了口型:“太大声了,双胞胎中的妹妹。”

“抱歉,贝亚特莉丝大人,蕾姆实在难以控制自己……”蕾姆怀着歉意小声道,额中央鬼角的光芒也渐渐黯淡下去。

 

“别说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了,现在这个点连魔兽都不会起来吧,佩特拉可都是太阳快升起来才起床开始工作的啊?”

 

“是呢,但毕竟要趁昴君和姐姐大人还在熟睡时看着他们的睡颜振奋精神,早点起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呢。”

 

“哈?”

 

贝亚特莉丝一脸像是被雷劈过的样子看着确实有在困惑着的蕾姆,这女孩并没在开玩笑,而是认真到不能再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光是认真地发表这种像言论就很恐怖了啊!

 

“雷姆沉睡的一年时间工作都推给了姐姐大人和昴君,现在必须重新开始努力工作让他们二人能够更多的休息呢,“雷姆沉思着什么,像是确认了一般点点头,”今天也要为了昴君更加努力地研制新的蛋黄酱料理才行!“

 

等等,女孩,你刚刚若无其事地把那句危险发言略过去了吧!

 

“那么,贝亚特莉丝大人,真是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雷姆先行去准备早饭了。“

 

“哦,哦……“

 

贝亚特莉丝呆滞着看着雷姆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脸上有着沉浸于恋爱与亲爱之中的幸福,在昴来之前这个女孩可不会再她姐姐以外的人面前展现这种笑颜。

 

贝亚特莉丝叹了一口气,放松身体,落回昴的怀抱之中,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之前作为签订契约的精灵,要好好帮助昴吸收多余的玛娜才行。

 

虽然双胞胎中的妹妹变了不少,不过也不是什么不好的改变就是了。

 

“是因为昴呢……“

 

“呼——“

 

“真是一副蠢样呢。“

 

这么说着,贝亚特莉丝怀着安心感再次入睡。

 

 

——————————————

 

“贝亚特莉丝大人,请尝尝雷姆新研制的蛋黄酱料理!“雷姆眼中闪烁着让贝亚特莉丝几乎无法说出拒绝的期待的光芒。

 

如果是平常,贝亚特莉丝只会说着“仅限这次哦“,然后稍微尝试一下。

 

但是——

“你也给贝蒂差不多一点,差几粒盐这种用量没有必要让贝蒂再尝一遍啊!“

 




hitoriiiiii!

【蕾昴】无题

※前半段路人视角

※cp:蕾昴(私设七章失忆蕾和昴昴回到露格尼卡之后)

※斯君的女装,权能级别的强力!
※我就是想竭尽全力夸赞斯君的女装

※太久没写文了,是复健,所以ooc又文笔差还扯淡 (所以大概过段时间又会设成个人可见)


眼前是一位有着罕见发色的优雅女性。


黑发黑眼,这在露格尼卡并不多见,听闻这种特征在南方的流民里出现的较多,但显然她并不属于这一类。


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属于贵族女性的优雅,谈笑之间便能勾走人的心魄,除肤色以外几乎笼罩于这位女性身上的黑色为她增添了不可言说的神秘感。“不心动是不可能的吧”这么想的大概不止我一个,围绕在她...

※前半段路人视角

※cp:蕾昴(私设七章失忆蕾和昴昴回到露格尼卡之后)

※斯君的女装,权能级别的强力!
※我就是想竭尽全力夸赞斯君的女装

※太久没写文了,是复健,所以ooc又文笔差还扯淡 (所以大概过段时间又会设成个人可见)



眼前是一位有着罕见发色的优雅女性。

 

黑发黑眼,这在露格尼卡并不多见,听闻这种特征在南方的流民里出现的较多,但显然她并不属于这一类。

 

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属于贵族女性的优雅,谈笑之间便能勾走人的心魄,除肤色以外几乎笼罩于这位女性身上的黑色为她增添了不可言说的神秘感。“不心动是不可能的吧”这么想的大概不止我一个,围绕在她身边的其他男性贵族,大抵与我抱有相似的想法,故而纷纷举着酒杯接近。她笑着推辞,说自己并不擅酒,稍稍垂下眼帘露出了值得人怜爱的眼神,便将递来的酒一一推辞了去。

 

直到宴会过了大半,社交的场合基本结束,我才有机会接近那位女性。

 

她正与身边的以为蓝色短发的少女交谈,后者身材娇小,刚刚男性贵族围在旁边,我甚至没注意到那位女性身边有这样一位同样相貌出众的少女。

 

不过少女的眼神目前似乎,算不上和善。

 

“那个,雷姆小姐?”黑发女性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位少女的肩膀,“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从刚刚开始你就不太高兴的样子?”

 

“怎么会,不过是正常的表情而已,肯定是你的错觉。”被称为雷姆的穿着与发色相同颜色礼服的少女背过身去,很明显是不高兴的样子。

 

“不雷姆你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表情吧,我记得你连闻到酒味都会不舒服,是这个原因吗,你要实在难受我带你回房间休息一下,这里我自己也没关系的。”

 

啊啦,那位雷姆小姐的眼神似乎更加阴沉了,看起来相当不妙的样子呢,她再说下去对方估计就要发火了。

 

作为一名出色的男性,此刻理应替心仪的女性排忧解难——这么想着,我鼓起勇气拿起两杯葡萄汁走上前。

 

“您…您好!”

 

真丢人,我紧张到开始结巴了,高脚杯中的葡萄汁都要随着我手的晃动洒出来了。

 

她们两人看见突然出现的我稍微睁大了眼,大概没想到用于谈论合作事宜的宴会后半还有人来找她们吧。名为雷姆的少女退一步到她的身后,双手交叉在前,浅鞠一躬。

 

“您好,请问可以询问您的名姓吗!”我第一次询问心仪陌生女孩的名字,耳根都在发烧,我仿佛能预想到对方眼底会流露出的嘲弄。不过我替她解了围,还问到了名字,这两点对于我恋场初战足够成功!

 

“夏美·施瓦兹。”

 

夏美小姐右手覆在胸口的蝴蝶结缎带上,她的眼尾本是上翘显得有一点凶的,那让人心动。现在与常态不同,眼中的温柔与本身眼型的反差牢牢抓住了我的心。从未有这样一个人,从相貌,到声线,到礼节与细微动作都能让我如此沉迷。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我自愿折服于这种感觉了。

 

夏美小姐值得我用那么多美好的词去赞美她。

 

我是家中的次子,与家中事务无关的普通闲散贵族,我本讨厌这个身份,现在我无比感谢这个身份,它让我在这场宴会中能够与夏美小姐交谈更多,不需要在乎其他的什么。

 

我与她的交谈无比愉快,直到我无意间瞥见雷姆小姐。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幼时老师讲露格尼卡历史时曾提到过的一个极为强大的亚人种族——鬼族。

 

此时雷姆小姐的额头中央闪着诡异的光,似乎压制着什么似的,在她周围散发着足以让人双腿打颤的鬼气。这一刻我大概理解了,夏美小姐不需要我去解围。无论她身后的雷姆小姐有着多么恐怖的压迫感,对于夏美小姐来说,那都是无害的,可以保护着她的温柔力量。

 

对于一个闲散贵族来说,比起恋情更重要的是性命,我目前还没有为了好感极高的女性冒生命危险的打算。

 

我打着哈哈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悄悄在远处观察着她们。

 

直到宴会结束,我都没能再说上话。

 

后来我悄悄调查了关于夏美·施瓦兹这个人,只听说她曾与边境伯一同出现于一个宴会,并卷入杀人案风波之中,其他的,家世也好个人信息也好,一概不知。

 

 

 

 

 

 

 

 

 

 

 

“你对女装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兴趣,我听姐姐大人说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其实算上来到露格尼卡之前那次,是第五次。”夏美·施瓦兹——现在是菜月昴,正一点点卸掉女性的妆容,换回自己平常那件穿惯了的黑橙配色的运动服。最开始的运动服早就毁坏的差不多了,现在穿的是失忆前的雷姆为他缝制的其中一件。

 

雷姆沉思一会,开口道:“意思就是你确实对女装有特殊的兴趣?”

“没有!”昴超大声反驳,“绝对——没有!”

 

“不过这样很可爱吧,至少比平常的我可爱多了…”

 

雷姆失去了曾经十七年的记忆后,目前最熟悉的就是昴与拉姆,她的心自然能发现这句话背后藏不住的自卑感。面前的少年,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样子,实际上比谁都来得敏感脆弱,稍有不慎就会有什么话伤害到他。哪怕没人指责他的弱小,他也会反复惩罚自己。

 

雷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直言,抑或是装作没听到,哪个会更适合一点?

 

如果是失忆前的她,会怎么做呢?

 

银发的半精灵说雷姆被昴称作心中的“一等星”(尽管一等星有四颗)。

 

少年的契约精灵说昴只有在和沉睡着的雷姆独处时才会暴露脆弱的一面。

 

少年曾在她记忆的起点露出那样脆弱的表情。

 

或许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许她又知道。

 

雷姆用右手轻压昴的头部到她的肩上,手指一下下穿过他细软的黑发。英雄一个人承担着那么多人沉重的期待,至少现在,哪怕并非过去的她,也想给这个脆弱到极点的英雄一个可以肆意依靠的地方。

 

——这是“雷姆”的特殊之处。

 

昴最开始还僵硬着身体,随着雷姆一次次温柔的抚摸,慢慢闭上眼睛,靠在了少女的肩膀上。少女的肩膀柔软却坚强,无论何时都是他可以依靠的地方。

 

睡意渐浓,昴枕在雷姆的膝上,听着对方温柔的话语,暂时放下了一切防备。

 

“雷姆。“

 

“嗯。”

 

“一直以来,有雷姆在,真是太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胸腔之中,那颗心脏因为昴的话语在加速跳动。以前的自己,也是怀抱着这种让人头脑都变得不清醒的情感吗?雷姆暂时无法知道。不过她相信着,在不久的将来,她可以找到这个答案。

 

“因为你是我的英雄——你这么说过的啊。”

 


芝士红茶蛋糕

【蕾昴】今天晚上可以吗?(中)

蕾昴 今晚可以哦~


Snumary:蕾姆向不知为何有些排斥love love的昴发出了邀请,但她并不知道昴拒绝她的理由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Notes:怠惰线if,gb车车,ooc,脱离角色原型。本篇还是没有车,下篇可能会有吧(颓废)

被屏/蔽到绝望,我们w.l.d见


——————


1


刚踏上门口玄关处的地板,眼前一花,一道亮蓝色的身影直冲冲地撞进了昴的怀中。


在摇摇晃晃着站稳后,昴手忙脚乱地将扑倒在自己怀中的蕾姆扶正,怀中塞着小瓶药剂的位置被硌到钻心的疼。


蕾姆则在衣服中不断耸动着鼻子,微微眯起眼睛的探究神态,看得昴心中...

蕾昴 今晚可以哦~


Snumary:蕾姆向不知为何有些排斥love love的昴发出了邀请,但她并不知道昴拒绝她的理由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Notes:怠惰线if,gb车车,ooc,脱离角色原型。本篇还是没有车,下篇可能会有吧(颓废)

被屏/蔽到绝望,我们w.l.d见



——————


1



刚踏上门口玄关处的地板,眼前一花,一道亮蓝色的身影直冲冲地撞进了昴的怀中。


在摇摇晃晃着站稳后,昴手忙脚乱地将扑倒在自己怀中的蕾姆扶正,怀中塞着小瓶药剂的位置被硌到钻心的疼。


蕾姆则在衣服中不断耸动着鼻子,微微眯起眼睛的探究神态,看得昴心中一阵发虚。这种奇奇怪怪的药可不能被蕾姆发现呐,不然会产生误会。


“…昴君身上有甜甜的,其他女性的味道。”


不知为何,从蕾姆望向胸口藏有药剂的方向中,昴感受到一丝冰冷彻骨的杀意,他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绞尽脑汁地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说辞。

芝士红茶蛋糕

【蕾昴】今天晚上可以吗?(上)


Snumary:

蕾姆向不知为何有些排斥love love的昴发出了邀请,但她并不知道昴拒绝她的理由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Notes:

怠惰线if衍生同人,非常规,gb车车,ooc,脱离角色原型,非自愿性描写。


“今天晚上可以吗,昴君。”

不安紧张地搓揉折磨着衣角的少女,轻声询问,面前身穿藏青和服的少年。

“最近积压的太多,今天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差点就要克制不住出了洋相。”

被自己珍爱的妻子,眼泪汪汪地可怜眼神和期待的眼神望着,如果这都能拒绝的了!
昴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推脱的我才是问题最大的家伙啊。”

“反正最近的工作完全不顺利,还没找到新工作之前——”

手指抓挠着榻榻米的动.........


Snumary:

蕾姆向不知为何有些排斥love love的昴发出了邀请,但她并不知道昴拒绝她的理由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Notes:

怠惰线if衍生同人,非常规,gb车车,ooc,脱离角色原型,非自愿性描写。


“今天晚上可以吗,昴君。”

不安紧张地搓揉折磨着衣角的少女,轻声询问,面前身穿藏青和服的少年。

“最近积压的太多,今天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差点就要克制不住出了洋相。”

被自己珍爱的妻子,眼泪汪汪地可怜眼神和期待的眼神望着,如果这都能拒绝的了!
昴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推脱的我才是问题最大的家伙啊。”

“反正最近的工作完全不顺利,还没找到新工作之前——”

手指抓挠着榻榻米的动作表达着昴内心的纠结与摇曳不定,但昴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的回答是,当然没问题,放马过来吧!”

“放嘛过来?”

蕾姆不解地歪了歪脑袋,轻轻地扬起嘴角。

“昴君又在说蕾姆不知道的方言吧?”

“不过蕾姆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昴君排斥和蕾姆做爱呢?”

“哈哈…这个嘛。”昴打了个哈哈,没有回答,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口喝完后,微凉的茶水让他稍稍冷静一点,放下后叹口气。

感觉自己最近的叹气越来越多了,昴想着,又叹了一口气。

在确认关系的情况下不进行love love的行动当然是不可能的啊,更何况有着可爱温柔气质的绝佳美少女,蕾姆,是自己的妻子。

如果,异世界的鬼族美少女,没有男性的阴/茎就更好了。

“昴君不想告诉蕾姆的事情,蕾姆也不会强硬地要求哦,只是蕾姆希望,这些事情不会影响到昴君的心情呐。”

蕾姆起身上前拍了拍昴乱糟糟的头发,与发色相同的碧蓝眼眸笑得眯了起来。

“想吃什么吗?辣味和刺激的不行哦。”

面对妻子的贴心关怀,昴无能地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后,任由蕾姆顺着自己的头发摸溜好一阵。

“可恶,这种小事,绝对难不倒我——”

内心翻滚着不甘心到,想要原地打滚的昴握紧拳头。

“呃啊啊——等我回来蕾姆!我去准备一下!”

说完这句话的昴,带着强烈的不甘和别扭心冲出了家门。

挥手目送着昴的蕾姆,在门口提醒着。

“嗯呐,记得早点回来吃晚饭哦。”

——


wland  577448


水木

有谁站蕾姆攻男主受

啊,男主真的我好喜欢,我心目中的男受。软软的善解人意又不女性化,并且好心疼他。死那么多次只为了当初施加善意的女主。其实……艾米莉亚,唉我知道不是她的错。但是蕾姆这种武力值高为了男主奋不顾身相信男主一切并鼓励男主的模样,爱了爱了。

有没有人写这对啊啊啊,cp就叫蕾月吧,我不会承认是因为好听

啊,男主真的我好喜欢,我心目中的男受。软软的善解人意又不女性化,并且好心疼他。死那么多次只为了当初施加善意的女主。其实……艾米莉亚,唉我知道不是她的错。但是蕾姆这种武力值高为了男主奋不顾身相信男主一切并鼓励男主的模样,爱了爱了。

有没有人写这对啊啊啊,cp就叫蕾月吧,我不会承认是因为好听

林夕上小又

if线好绝。剧情好强啊啊啊虽然昴君很惨但是我就是喜欢他惨的样子(?)溺水线真的,有强大战力连国家都不敢惹却严重缺乏安全感满是黑眼圈要靠硬币决定他人生死的肃清王昴君,虽然中二但是好帅啊可恶!让拉姆掐死自己又用橙色围巾掩饰掐痕什么的好带感(虽然真的很虐。傲慢线也好黑好帅,又惨又可悲的样子太戳我了,相比之下主线的昴是真的小天使。总之我觉得设定上昴君的情商是真的高,每次看他和杀过他的人谈笑风生开玩笑的时候都觉得他情商高到恐怖,真的相当会说话,总是若无其事地说一些让我感到恐惧的玩笑话……长月老贼虽然总是虐昴君但是总是能满足我奇怪的癖好,果然我不是正常的昴厨(……)if线虽然黑但是精神不正常的昴就很帅啊!...

if线好绝。剧情好强啊啊啊虽然昴君很惨但是我就是喜欢他惨的样子(?)溺水线真的,有强大战力连国家都不敢惹却严重缺乏安全感满是黑眼圈要靠硬币决定他人生死的肃清王昴君,虽然中二但是好帅啊可恶!让拉姆掐死自己又用橙色围巾掩饰掐痕什么的好带感(虽然真的很虐。傲慢线也好黑好帅,又惨又可悲的样子太戳我了,相比之下主线的昴是真的小天使。总之我觉得设定上昴君的情商是真的高,每次看他和杀过他的人谈笑风生开玩笑的时候都觉得他情商高到恐怖,真的相当会说话,总是若无其事地说一些让我感到恐惧的玩笑话……长月老贼虽然总是虐昴君但是总是能满足我奇怪的癖好,果然我不是正常的昴厨(……)if线虽然黑但是精神不正常的昴就很帅啊!我觉得黑化变强不是原本能力的问题,而是没有良知道德底线被突破后可以不择手段地释放出本该有的能力,洗白弱三分是因为有道德在束缚所以不会干出格的事,乍一看主线昴很弱可是他最后和莱茵哈鲁特交好了,反正各有各的好我全都要!!

顺带把re0番外补了,蕾昴真的好磕!!!gb的理想模式!不管昴君说什么都支持,制作昴最喜欢的蛋黄酱,雪雕也要做成昴的样子,还在昴睡着后看他的睡颜,喜欢黏着昴还喝醉了会把昴的名字说三遍……痴汉型就真的好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