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薄暮之国的希里斯

15浏览    1参与
晓戈

【黑魂3】逐日的余灰—第二十七章:不再孤独的旅途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小王子作为唯一一个愿意和灰烬聊天的BOSS绝不是因为他宅久了憋出话痨……)

 “距离第二次传火已经过了千百年,连葛温王都会变成个疯疯癫癫的家伙……不论是意志多么坚强的人,他就算没被烧成灰烬,此刻只怕也已经理智尽失。你拿什么去救他?“

洛斯里克用他那虚弱得察觉不出情绪的声音冷冷地道出了最残酷的事实,而太阳骑士似乎早已接受了这个结果,坚定地答道:

“我必须试试。“

“试试?你需要借助我的力量,前往初始火炉……但你却连个全身而退的计划也没有?”

洛斯里克轻咳了几声,像是又被逗笑了。他不禁寻思起这头脑简单的家伙是怎么打败那么多薪王还能一路杀到这里的...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小王子作为唯一一个愿意和灰烬聊天的BOSS绝不是因为他宅久了憋出话痨……)

 “距离第二次传火已经过了千百年,连葛温王都会变成个疯疯癫癫的家伙……不论是意志多么坚强的人,他就算没被烧成灰烬,此刻只怕也已经理智尽失。你拿什么去救他?“

洛斯里克用他那虚弱得察觉不出情绪的声音冷冷地道出了最残酷的事实,而太阳骑士似乎早已接受了这个结果,坚定地答道:

“我必须试试。“

“试试?你需要借助我的力量,前往初始火炉……但你却连个全身而退的计划也没有?”

洛斯里克轻咳了几声,像是又被逗笑了。他不禁寻思起这头脑简单的家伙是怎么打败那么多薪王还能一路杀到这里的。

“这……似乎并不是您需要担心的。“

“这当然和我有关。”

洛斯里克在洛里安的扶持下勉强站起身,微弱的声音里带着决不妥协的底线:“我必须确认这不是一个骗我离开大书库的圈套。就算你和盖尔已经找到了救世的方法,但黑暗之魂创造的世界里注定不会有所有人的位置。包括我们这群专门为了传火而创造出来的……”

为了传火而创造出来的工具。

洛斯里克终究没能说出那个词。

“离开初始火炉后,你们可以去古龙顶。那位王者一定会收留你们。”

骑士让克琳希德摘下了自己手上的金色指环,那枚戒指十分古老,但仍旧闪烁着太阳般的光辉……

这温暖的光辉令洛斯里克感到格外熟悉……他想起了早已下落不明的母亲。

“你怎么会有太阳王室的遗物?古龙顶的王者究竟是谁?”

“那位王者……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一位像太阳一样包容一切的神明。他本可以继承王位统治世界,却因为坚持自己的信念,反对传火之道而被驱逐出境,他的家族抹去了所有他存在的证明,甚至连他的神像和姓名也没能留下。即便如此……他仍在古龙顶维持着一片远离纷争的世外之地。”

太阳骑士对于那位王者的敬仰早已溢于言表,如果不是因为浑身被绑住,他恨不得立刻舒展双臂赞美太阳。

而洛斯里克则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洛斯里克王国的骑士大都信仰着太阳战神,擅长使用猎龙的雷枪,然而这个王国不仅有与龙并肩作战的传统,连同盾牌上也带着龙的形象。母亲曾告诉过他,这个王国的初代统治者是一位太阳一样温暖的王,他曾是猎龙战神,掌握驯龙的方法后传授给了骑士们。然而……他在一场大战后便乘着巨龙飞向广阔的天空,再也没有回来。每当洛斯里克追问起那位王者去了哪里,母亲的脸上都会露出忧伤的神情,就像阴云遮蔽了明媚的阳光。

再后来……父王沉迷龙学研究,疯狂地想要创造出一个完美的小儿子欧赛洛特,洛斯里克不知道父王为了诞下一个能传火的继承人对母亲做了什么。他只知道,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见过母亲……

大书库里有不少白龙公爵希斯的研究,有传闻中,那位公爵为了追求永生,曾丧心病狂地做了许多人体实验……其中公爵最为中意的实验对象,正是侍奉太阳公主的圣女……这位丰饶与恩惠的女神掌握着独特的疗愈奇迹,她会将这些奇迹分给她的圣女们。

而洛斯里克的母亲正好同样掌握着这种独特的力量。

 “你或许已经听说过,我的父王就是因为和龙扯上了关系,所以才变成了一个半人半龙的疯子。”

“因为先王研究的是白龙公爵希斯的遗产。我亲眼见过公爵书库那些令人发指的实验……但那位王者绝不会这么做。”

太阳骑士仰望着透过玻璃窗落进殿内的光,耳边仿佛又一次响起了风暴龙振翅的巨响……

“在乌拉席露等待的几百年间,吾友曾拜访过古龙顶,王者传授给他的知识和力量并没有把他变成一个怪物……龙化的影响也并非不可逆转。或许你身上因为龙化实验造成的诅咒也能在古龙顶找到解决的办法。“

“你的信仰使你盲目……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身上发生过什么。”

洛斯里克龙爪般的手深深扎进了祈祷长袍上的粗布,单薄的背脊在洛里安怀中颤抖。他感觉自己一定是被诅咒折腾到脑子有些糊涂了。

一个来路不明的灰烬为了一个无名薪王请他离开大书库,然后去找一个失去名字的神明帮忙解除诅咒。

而他居然产生了动摇。

太阳骑士提出的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过美好……好到他不敢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为了治疗他的病,整个王国都尝试过无数方法,但每次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明明已经将此地当作他们的坟墓,明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这个太阳骑士居然告诉他们并不需要蜷缩在这里等死……

他捂住了发黑的眼睛,就像在洞穴里困了许久,突然见到光芒一样……

他已经不敢去轻信。

“殿下,这风险太大了!你不能相信一个猎王者!“

克琳希德开始后悔自己把这妖言惑众的家伙带到王子们面前,然而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从骑士的言行中她找不到任何破绽——他不但交还了防火女的眼睛,让自己的防火女站在了灭火的立场,还去环印城刨出了神族谎言的全貌,现在,连生杀大权都交给了本应被他抓去传火的薪王。他如果不是世界上最高明的骗子,那一定是个绝无仅有的蠢货……

“如果我拒绝这个提议呢?“

小王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这位被五花大绑的灰烬,骑士挺起胸膛,不卑不亢地答道:“正如我之前所说,这是我和他的约定,我无论如何也会去往初始火炉。我希望借助您薪王的身份打开通往初始火炉的道路,之后不论您去哪里我都绝不干涉。这是避免流血的唯一方法。如果您不愿相信我,我们会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就凭……”

“还没搞清楚状况吗?如果这个蠢货真的想对你的王子们动手,你根本活不到现在。”

克琳希德刚要抬起匕首,一把魔法剑抵住了她的后颈。那个低沉的声音冷冷地警告她别动,随后将魔法剑绕到了她的脖子前,眨眼间,一发快剑精准地割开了太阳骑士身上的束缚。

克琳希德不会记错……这正是叔父为深渊监视者量身研制的法兰快剑。但这位魔法师显然不是和她师承一脉的巫师。男人的手上戴着一枚隐藏声响的戒指,这种东西来自彼海姆龙学院一个见不得人的组织。这些密探专门替龙学院做脏活,学的也是专门为卑鄙的暗杀而研制出的潜行魔法。而自己……身为大法师罗根继承人竟会被这种家伙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在阴沟里翻了船!

“居然被一个偷学魔法的麻瓜暗算……可恶……“

龙学院的密探虽然擅长暗杀,但按理说魔法造诣并不高,仅仅通过潜行深入王城很难。克琳希德想不明白一个平平无奇的密探是怎么得到叔父的秘术,又如何凭借魔法与潜行技巧神不知鬼不觉来到大书库。殊不知,将法兰卷轴交给密探的正是她眼前的太阳骑士——传火场那位多管闲事的灰烬大人。

”“龙学院早就和我毫无瓜葛了。放了他,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欧贝克老师……你怎么来了?“

太阳骑士对于魔法老师的到来有些意外,那位不苟言笑的魔法师哼了一声,板着脸严厉地训斥道:“还有脸叫我老师?每次都给我带一大堆稀奇的卷轴回来自己又不学!你到底是学不会还是不认真听?我可没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弟子!“

“今天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跑来救人的不止这一个吧。”

洛斯里克环顾了一眼空旷的大殿,伴随着一声轰鸣……沉重的大门被几个人同时推开,蛰伏在门外准备救人的暗月之剑,卡利姆骑士和不死队逃兵都一股脑闯进了宫殿——之所以说他们是来救人,是因为这群家伙直接奔向了那位灰烬,而非两位王子。

这可真是太稀奇了。

对他们来说这个灰烬的性命比抓薪王去传火还要重要。

洛斯里克竟略微体会到了洛里安不受重视的沮丧。

“彼海姆的密探,卡利姆骑士,亚诺隆德的暗月之剑,法兰要塞的深渊监视者……真是有趣,这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洛里安下意识地护在了洛斯里克身前,洛斯里克则像是在看戏一样打量着这帮来自三教九流,却为这个灰烬凑到一块的家伙,而一脸茫然的灰烬显然并不知道这群人竟会专程为他赶来这里……

“伊果……你不是守在伊琳娜身边吗?”

“那个女人吵着要来救你……为了让她安静点我就来了。”

卡利姆骑士依旧骂骂咧咧抱怨着圣女的啰嗦,又在看到太阳骑士捡到后带在身上的洛斯里克盲字圣典后陷入了沉默。

明明自己都不一定回得去……居然还没忘记给圣女带书的约定?

“希里斯?你不是去了亚诺隆德……”

隔着月光般的面纱,太阳骑士听见了一声释然的浅笑,女骑士的语气里早已没了往日那种苦苦支撑的沉重。

“在那之前……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回报那个多次无私帮助我,也帮助过那位公主的太阳骑士。这是我自己的意愿,无关于暗月骑士的职责。”

“霍克伍德,你不是要去古龙顶?”

“我在洛斯里克高墙上迷路了不行吗?”

苦大仇深的孤狼努力挤出一脸嫌弃的神情,“迷路的时候我救下一个小偷,他说看见你被绑走了……等我把他送回传火场,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几个硬要过来,所以我……”

所以霍克伍德就凭借自己生前对洛斯里克王国的记忆带着几个路痴从各种隐蔽的捷径飞快赶来了这里。

他可打死也不会承认这点。

“才分开多久你就被人绑走了……真是没用。”

“可你生前不是来过洛斯里克王国……怎么会迷路?”

新兵蛋子不适时宜的提问让霍克伍德气得憋红了脸,

“我什么时候说过……”

“谢谢你救了葛雷瑞特。”

霍克伍德认为自己已经心灰意冷到没脾气了。但这位灰烬的态度有时候让他恨不得一脚把这家伙踹起来。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三个薪王都被你摆在传火场了,最后一个你偏要白送?你…………该不会……“

霍克伍德咽下了自己的推测,但这个坦诚的傻瓜却率先开口全招了。

“我不是来抓他们去传火的。“

从传火场赶来的众人陷入了一片沉默。克琳希德和洛斯里克也同时确认了一件事——这家伙的确是个绝无仅有的蠢货。如果刚才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有撒谎的必要,那么现在……

脱离桎梏的太阳骑士缓缓站起身朝着几位伙伴走去。克琳希德或许是因为太过震惊,并未阻拦他。

“希里斯……帮我一个忙吧。如果你见到那位公主,请转告她,画世界即将焕发新生,她可以回到那里……或者去古龙顶寻找她的家人。她的哥哥或许还活着。

欧贝克老师……你可以去新的画世界,在那里你能继续研究魔法,招收许多好学生。在那里没有诅咒,也没有偏见,不会有人在意你不死人的身份。因为画家最心爱的爷爷正是一名不死人,她说过……希望爷爷在新的世界里能拥有一个温柔的家。

伊果……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带着伊琳娜一起去。她不再需要画地为牢,成为至死都不能离开篝火的防火女,她可以在那个童话般的世界里传授奇迹,给那里的人讲圣典里摩恩和圣女的故事……

霍克伍德……抵达初始火炉后,能否请你护送两位王子前往古龙顶?我忘了告诉你,古龙顶的王者其实不仅认识阿尔特留斯跟基亚兰,还见过法兰老狼小时候的样子。你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明,所以……“

“什么我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明……别开玩笑了。我不过是个抛下不死队独活的逃兵。队长他早就把你当成不死队的最后一员了!你……你其实是认识老狼的吧!到底谁才是他们存在过的证明啊?”

霍克伍德打断了这堆诀别一样的鬼话,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再提起不死队的事,更没资格对眼前这个蠢货大发脾气,奈何这个该死的新兵蛋子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他莫名地火大。

“他们的柴薪都被你摆在那里多久了?现在你火不传了,命也不要了……把我们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然后自己连后路也不留……你…………”

换作过去那头离群的孤狼,他绝不会说这些多余的话……

“你有什么难处……为何从不告诉我们?”

 

洛斯里克并不知道这样一个故事会如何收尾……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追逐太阳的路上,这位热心的骑士早已成为了照亮别人的太阳。

“你们全都要去初始火炉吗?”

小王子打量着堵门的各方势力,寻思着就算是伊鲁席尔那位恶名昭著的教宗门口也没这排场……这群人不出意外都准备陪太阳骑士一起去初始火炉寻找他的太阳。

太阳骑士对王子的反应有些喜出望外,他用颤抖的声音确认道:

“您……愿意接受这个提议?”

洛斯里克正要开口,洛里安紧握住他的手反复摇头,但小王子虽然身体羸弱,一旦倔起来连洛里安也拿他没办法。

“我并不相信你。但我信任我的王兄……逐日的余灰啊,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你们中途改变了主意……他会把你们通通碎尸万段。”

 

薪王的化身:不是单挑吗?怎么门口堵了这么多人?我又不是沙利万!不对,沙利万也最多只能叫两个,这……这里又不是红狮子祭典!这灰烬不讲武德,一群人打我一个老头子!!!

PS:其实双王子门口能召的只有老师和希里斯啦~伊果是猎龙铠甲能招的,至于灰心哥……那时候应该早就龙上头了……灰心哥和傲娇骑士纯粹是我私心要他们活到最后才改的啦!反正傲娇骑士和灰心哥确实凭本事进得了洛斯里克高墙~像索哥这样温暖的人,我还是希望他无私付出的善意终有一天能得到回报的……算是弥补一下游戏里的怨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