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薄荷箫箫

291浏览    32参与
薄荷箫箫
于是便载着那些希望驶向远方了。...

于是便载着那些希望驶向远方了。


免费粮票的答谢是原图对比

于是便载着那些希望驶向远方了。


免费粮票的答谢是原图对比

薄荷箫箫

"我也喜欢乡下的老鼠。"

                   ——《电锯人》玛奇玛


嗷嗷玛奇玛小姐那个气质真心模仿不来!轻喷轻喷

免费粮票赠礼是玛奇玛经典的神社跳大神(bushi)不过是穿外套的版本😂

"我也喜欢乡下的老鼠。"

                   ——《电锯人》玛奇玛


嗷嗷玛奇玛小姐那个气质真心模仿不来!轻喷轻喷

免费粮票赠礼是玛奇玛经典的神社跳大神(bushi)不过是穿外套的版本😂

薄荷箫箫
明天就去辞职,再做这个工作我会...

"明天就去辞职,再做这个工作我会疯掉的…哈哈…哈哈"

           ————《电锯人》东山小红


图片台词应该是"你们就是枪击肇事者?"但是上边那个是我认为最有个人特点的台词所以就用的那个。

"明天就去辞职,再做这个工作我会疯掉的…哈哈…哈哈"

           ————《电锯人》东山小红


图片台词应该是"你们就是枪击肇事者?"但是上边那个是我认为最有个人特点的台词所以就用的那个。

薄荷箫箫

之前设置错了再发一遍

19年的万圣敦


免费粮票答谢是自己画的小苹果🍎嘿嘿

之前设置错了再发一遍

19年的万圣敦


免费粮票答谢是自己画的小苹果🍎嘿嘿

薄荷箫箫
五条老师…… 单图混更! 是五...

"五条老师……"


单图混更!

五悠的私设万圣,我是虎子,五条老师是我的一个小学妹,喵~

"五条老师……"


单图混更!

五悠的私设万圣,我是虎子,五条老师是我的一个小学妹,喵~

薄荷箫箫
很好,我终于dei到一个小学妹...

很好,我终于dei到一个小学妹出五条老师了,很好,我单我儿子不能单!

是私设的五悠万圣节!(虽然已经过去一周了,万圣)

这妆容是刀是糖大家自己琢磨吧(手动狗头)

“这样伤口就愈合了吧,嘴角也要落只小蝙蝠嘛”

“哈哈哈好痒啊老师”

“唉——这时候不应该说‘老师技术真好!’的吗”


“啊,老师的眼睛!”

“这样就染上悠仁的颜色了吧,悠仁也是”

“……是啊”


“万圣节快乐”

“万圣节快乐”

很好,我终于dei到一个小学妹出五条老师了,很好,我单我儿子不能单!

是私设的五悠万圣节!(虽然已经过去一周了,万圣)

这妆容是刀是糖大家自己琢磨吧(手动狗头)

“这样伤口就愈合了吧,嘴角也要落只小蝙蝠嘛”

“哈哈哈好痒啊老师”

“唉——这时候不应该说‘老师技术真好!’的吗”


“啊,老师的眼睛!”

“这样就染上悠仁的颜色了吧,悠仁也是”

“……是啊”


“万圣节快乐”

“万圣节快乐”

薄荷箫箫

三月生出的樱花,努努力也是可以活到十二月的,对吧?


(服装是ed1的版本,文案有那么一咪咪夹杂私货,图片倒没有。这玩意哈姆雷特的,大家觉得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了,不喜欢我道歉哈)

三月生出的樱花,努努力也是可以活到十二月的,对吧?


(服装是ed1的版本,文案有那么一咪咪夹杂私货,图片倒没有。这玩意哈姆雷特的,大家觉得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了,不喜欢我道歉哈)

薄荷箫箫

“我又弱又派不上用场这件事,这段时间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但我会变强的,如果不够强,连自己的死法都选不了。就算没说,我也会让你承认我的,再等我一下。”


我的虎宝贝啊呜呜呜

(c服用的是ed1的版本)

“我又弱又派不上用场这件事,这段时间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但我会变强的,如果不够强,连自己的死法都选不了。就算没说,我也会让你承认我的,再等我一下。”


我的虎宝贝啊呜呜呜

(c服用的是ed1的版本)

薄荷箫箫
那么,在“我正在教这孩子各种事...

那么,在“我正在教这孩子各种事”之后事情会变得怎么样呢?

我只能说,名师出高徒(^з^)-☆


对,又是没有老师的五悠,毕竟我寡王没有小姐姐一起愉快玩耍(哽咽了嘤)

对,大半夜发疯,我感觉我大概也许可能马上就会后悔发出来!


ed1的虎妹(黄T恤蓝短裤

那么,在“我正在教这孩子各种事”之后事情会变得怎么样呢?

我只能说,名师出高徒(^з^)-☆


对,又是没有老师的五悠,毕竟我寡王没有小姐姐一起愉快玩耍(哽咽了嘤)

对,大半夜发疯,我感觉我大概也许可能马上就会后悔发出来!


ed1的虎妹(黄T恤蓝短裤

薄荷箫箫

可可爱爱的虎子,可可爱爱的虎妹~


ps服装是ED1

可可爱爱的虎子,可可爱爱的虎妹~


ps服装是ED1

薄荷箫箫
《青春期元气少女会学美女老师耍...

《青春期元气少女会学美女老师耍帅吗》


是虎子那似像非像的模仿秀呀!

没有五条老师出现的五悠23333(可恶我老家和上学的地方都没有小姐姐可以陪我玩cos)

虎妹真是世间珍宝,我没有虎妹万分之一的可爱!

顺便服装是虎子ED1的性转版本☆算是第一次比较正经的出cos有哪里不对还请海涵呜哇!

《青春期元气少女会学美女老师耍帅吗》


是虎子那似像非像的模仿秀呀!

没有五条老师出现的五悠23333(可恶我老家和上学的地方都没有小姐姐可以陪我玩cos)

虎妹真是世间珍宝,我没有虎妹万分之一的可爱!

顺便服装是虎子ED1的性转版本☆算是第一次比较正经的出cos有哪里不对还请海涵呜哇!

薄荷箫箫

【五悠】目标是去到垂直世界!

复健作呜哇我会尽力的!

五悠太香了完全控制不住啊但是好久没有正经写过什么了嘤嘤嘤,灵感也很碎片,希望可以表达清楚吧!

然后秉承着只要我不看漫画就不会被刀,只要同人看得多就可以摸索出大概情境以至于原作刀不会让我伤心!所以只看了动画呜哇,要是有出错的地方还请见谅!当然有朋友be bug我是很开心的啦~

目前文章还没和标题产生什么关系23333系列的话总会联系起来哒~(其实就是想不起来什么好标题了)

本篇内含咒灵🐯,后辈🐯,师🐯三款虎子,之后可能会开单线讲个人故事,结合起来看会更容易明白吧😖

虽然但是…可恶!只要是我写的就会ooc吧哭哭

总之这也OK的话那就开始了?(啊...

复健作呜哇我会尽力的!

五悠太香了完全控制不住啊但是好久没有正经写过什么了嘤嘤嘤,灵感也很碎片,希望可以表达清楚吧!

然后秉承着只要我不看漫画就不会被刀,只要同人看得多就可以摸索出大概情境以至于原作刀不会让我伤心!所以只看了动画呜哇,要是有出错的地方还请见谅!当然有朋友be bug我是很开心的啦~

目前文章还没和标题产生什么关系23333系列的话总会联系起来哒~(其实就是想不起来什么好标题了)

本篇内含咒灵🐯,后辈🐯,师🐯三款虎子,之后可能会开单线讲个人故事,结合起来看会更容易明白吧😖

虽然但是…可恶!只要是我写的就会ooc吧哭哭

总之这也OK的话那就开始了?(啊我好啰嗦)




         “不对…那个不……死亡”

         这声音也太不清楚了,虎杖悠仁下意识问“什么?”

         “什么什么啊!”坐在对面的白发少年把嘴一咧,肉眼可见的生气了。

         “叫、你、老、实、点,少给我添麻烦!啊真是,为什么我要监管一个粉毛土豆啊!”

         “什!就算仅仅是要求前辈监管我已经是麻烦了但是叫人土豆什么的也太失礼了吧!”虎杖悠仁带着束缚着自己的椅子不甘心的往前窜了窜。

        然后被扽了回去。

        “这就叫上前辈了好恶!”被叫前辈的人却明显故意的干呕着。

        什么嘛这个人是小孩子么……


         “虎杖悠仁。”

        “哦!”虎杖悠仁下意识的回答,然而手臂上立起的寒毛和自尾椎一路攀升的冷意顷刻间敲响警钟。

        是咒灵吗……可是怎么可能有咒灵能够进入咒术高专…虎杖猛的回头,走廊的人都不见了。

生得领域

        虎杖悠仁再次回身,一个人就站在他的不远处。脸上盖着护神纸,头上的斗笠罩着轻纱,穿着厚重而繁琐的衣物,装饰多的感觉走一步就会发出叮当的声响——是个古怪的人型咒灵。

        感觉超——棘手啊……虎杖捏紧拳头,绷紧身体思索现在的处境和脱出的可能性。

       “这不是完全没可能么”虎杖悠仁脸上裂开两条缝,化作的口和眼不安分的活动着“喂小鬼,不如早点换我出来,还省点力气”特级咒物纠缠着的阴魂不散的邪恶灵魂,两面宿傩转动猩红的眼珠嘿嘿笑着。

        “那么,怎么办呢臭小……”

        啪——手掌接触侧脸发出清脆的声响“你!”虎杖悠仁瞳孔紧缩,倒映着突然放大的白色护神纸。

        然而那个奇奇怪怪的人型咒灵仅仅是将宿傩扇了回去,并没有多余动作,甚至音色沙哑的和僵住身体的虎杖打了个招呼“你好虎杖悠仁,又见面了。”

       因为离得近所以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似乎很开心的虎杖悠仁:哎?哎哎?

……

      “有疑问的话,就呼唤我的名字吧。”咒灵说着,护神纸下的眼睛瞧向右边。

      “虎杖悠仁!”一双手狠狠的勒住虎杖的颈肩,用力将他向后一带,拔出了生得领域。


        “虎杖悠仁!不是叫你不要给老子添麻烦吗!”将虎杖拽出生得领域的人扣(四声)着他,双眼上下扫动“可恶,为什么会有特级咒灵进入高专…夜蛾他!”

        “我没事哦,悟前辈。”虎杖悠仁握住五条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前辈果然很可靠呢!”

        “咳,”五条悟别扭的红着脸“总…总之我先去找夜蛾……”

        “要叫校长哦悟前辈。”

        五条悟话语一噎“夜蛾…校长,这家伙终于老糊涂了,什么东西都能跑到高专来。”一边戳着虎杖的额头“你先去我寝室呆着,好歹比那些个菜鸟那安全,悠…悠仁。”

        “哦!”虎杖悠仁非常自然的接受了五条悟这样的安排。“晚上要吃锅吗?”

        发现虎杖悠仁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改变了对他的称呼,五条悟心头又冒出点点喜悦。这个家伙一边从喉头挤出一声轻哼,一边又毫不留情的拽过虎杖,像爆娇妈妈一样翻来覆去的改变主意“算了算了,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也不知道你那是什么奇怪体质,嘁。”

         乖乖的被顺走的虎杖悠仁半挂在高个子前辈身上发呆,那身衣服还是适合长发吧,但转念一想,哇,完全想不到“他”长发的样子啊!

        在脱出领域的一瞬间,大风骤起,蓬松的樱色短发挤在咒灵的斗笠下,被虎杖悠仁看在眼中。

         什么啊…被否认了呢。

         “所以说,你选择的并不是正确的死亡哦。早在你吞下第一根宿傩的手指时,你本身就已经是半个诅咒了。难道你认为,在吸收完全部二十根手指之后,你的舍利不会异变为新的咒物吗?要知道,仅仅一根宿傩的手指,就可以孕育出一只特级咒灵。”

        “你很清楚吧,虎杖悠仁,毕竟为此死过一次呢。”

        “这是个蛇吞尾的怪圈,你要活着打破它,你要活很久…很久。活的比爷爷久,比朋友久,比师长也要久,即便它令你痛苦。很可惜……”

        “这就是你应背负的诅咒。”

        “哈?照你这么说,我该怎么办?”虎杖悠仁当时什么表情呢,应当是把“我不信”写在脸上了吧。

        “去教书吧悠仁,当个好老师……”




      “老师……”

      “老师……”

      “老师!”


        虎杖悠仁看向拽着自己袖子的小孩,露出歉意的笑“抱歉啊,悟。老师刚才有些走神呢。”

        五条悟摇摇头“没关系的老师。”

        虎杖弯腰,把自己的学生抱起来“悟有什么事找老师呢?”“嗯,”时年七岁的五条悟虽然时常面无表情,却在望向老师时闪烁着眼中不易察觉的光芒,那是一双充满求知的眼“老师当年为什么要吃掉两面宿傩的手指呢?那个是剧毒的特级咒物吧……”

        “明明老师在这之前就是很厉害的咒术师了,为什么…仅仅是为了什么「拯救大家」吗?”

        虎杖悠仁,28岁,拥有远超常人的体魄和天生的预知类咒力,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其他咒术师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并且轻、轻、松、松。然而在他成为特级咒术师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中,吃掉了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

        本来是应该执行死刑的行为,在上面和虎杖悠仁会面后却不了了之。大概接触过虎杖的人都不会忍心他就这么死掉,况且他确认为宿傩的容器,而且虎杖死后大概再有个几百…甚至一千年都不会再出现这种程度的预知系了。

         上面还需要虎杖悠仁,这毋庸置疑。

         “啊…手指啊,老师想想。”虎杖点点自己的额角“怎么说呢,其实…确实不仅仅是「拯救」吧。”

        虎杖悠仁对着五条悟露出一个类似“想不到吧!”的灿烂笑容。

        “老师我呢,一直有种预感。我的学生,会很强!”

        “强到我想不出还能教给他什么,所以我也必须变得更强。明白吗,悟,我本身等价一根宿傩的手指,又吸收了20成为了21。”

        五条悟的头顶落下一只温暖干燥的手,熟悉的声音也轻轻的飘了下来“未来战力二十二根手指的悟啊,快成长吧。你一直,是老师的骄傲和希望啊。”


        老成的孩子沉默良久,突然问道“老师下午要做什么?”

        “下午?”虎杖挠挠头,看了眼时间“哦!原来下课了啊。”

        他把五条悟放下,想到了什么十分高兴的和他说“杰说硝子发现了一家超好吃的店!”

        和五条家主打了招呼,虎杖悠仁步伐轻快,在脑海里模拟着即将吃到的美味珍馐。走到五条家宽到可怕的正门前还回过身微微跳了一下给远处的学生打招呼,他知道五条悟一定可以看到。

        而远处的五条悟确实也轻轻的挥了挥手,虽然虎杖悠仁看不清啦。


         那双,可以赋予他正确的死亡。最强无敌的「六眼」。

          “杰,来接我吧。”

          “今天很高兴啊悠仁。”

          听着手机里挚友的声音,虎杖悠仁难掩笑意“嗯,很高兴!”




呜哇万分抱歉明明是五悠文却没有五悠贴贴摩多摩多!我的手它有自己的想法!

其实三只虎子曾出现在同一空间,大家有发现吗?

现在看真的很容易一头雾水的,我尽快码单线,都累到一个合集里,大家看着方便些。(呜呜呜之前家里装修,电脑还没安上呢,平板码字还是比不上键盘快啊呜呜)

或者先撸个简介什么的?

薄荷箫箫

【克莱迪拜】夜撫玛瑙

@沫上沙华劳斯请签收,咩~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本篇没啥感情线,私心打cp tag(捂脸)

意识流注意

名字来源于歌曲,歌词有部分贴合吧(主要是不知道起什么名惹头大)

OK了就开始叭!


       “你被他骗了,亲爱的小克莱尔。

       克莱尔抬起头,疼痛使他猛的回过神。他过长的头发被人,黑夜蔷薇,他的刀灵拽起。他抬起头,与刀灵离得很近,可以从刀灵略显疯癫的瞳孔中看到他自己——眼睛睁的大极了。...


@沫上沙华劳斯请签收,咩~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本篇没啥感情线,私心打cp tag(捂脸)

意识流注意

名字来源于歌曲,歌词有部分贴合吧(主要是不知道起什么名惹头大)

OK了就开始叭!



       “你被他骗了,亲爱的小克莱尔。

       克莱尔抬起头,疼痛使他猛的回过神。他过长的头发被人,黑夜蔷薇,他的刀灵拽起。他抬起头,与刀灵离得很近,可以从刀灵略显疯癫的瞳孔中看到他自己——眼睛睁的大极了。

        刀灵慢慢的勾起唇角,那红唇要比蔷薇鲜艳的多,已经趋近于玫瑰了“他就是一个伪君子,”刀灵的语调阴冷如蛇。“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他就是一个…伪君子。”克莱尔的眼神落在刀灵身后。不远处的地面惊惧可怖犹如地狱,那个人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擦刀的动作顿了顿,对他露出了微笑。

        一个十分优雅的不露齿的笑容,带着点宠溺和无奈。就像每一次克莱尔犯下错误后他的样子…迪拜尔·伊洛亚。

       明明脸上还沾着血不是吗……


       呼——

       克莱尔·布莱克自床上弹起,艰难的呼吸着。夜晚实在太寂静了,他清楚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如此粗重的喘息,他难道是噩梦醒来的孩童吗?!


        “恶心人的小家伙。

        唔…呕——克莱尔大脑一片空白,他捂着嘴跌跌撞撞的闯进盥洗室。真奇怪,那里怎么是亮着的呢?

        “可怜。”那为什么要露出嘲弄的神情?

         “可悲。”那就不要笑了啊迪拜尔,求你了。

         还有抚着劈开一半的脸,面色寒凉却语气温柔的“你好脏啊。

         呕——呕——


         克莱尔双手撑在盥洗池上,看着镜子里眼眶乌青的自己。嘴边还挂着些许涎水呢,他晚饭没吃东西,吐不出什么,只有水。但是他觉得这水也快吐完了,下次他就要吐胆汁了。克莱尔微嘲。

        忽然他从镜子里看到了迪拜尔。他正目含担忧的瞧着自己,还穿着自己买给他的凯蒂猫睡衣——那种少女又平价的东西,因为是自己送的,大少爷就一直穿着了。

        明明以前认为再温馨不过的情境…现在是怎么了呢?克莱尔的胃又有点不舒服了。他微微低头,有些发胀的脑袋闪过些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和它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对面的迪拜尔,不知道是梦还是幻境。他和自己这边的迪拜尔一摸一样,包括他习惯性小动作。他十分自然的微笑着,甚至提着刀向前走了一步“怎么会呢。

        迪拜尔伸出手“你就是你啊~”他的语调好像读诗的咏叹调,那么轻柔又不容置疑。

        克莱尔躲开了他沾血的手。


        克莱尔不着痕迹的躲开迪拜尔扶上他肩膀的手,连带隔绝了他关切的目光。“我没事。”

        迪拜尔放下手,克莱尔张口时他若有所思,然后重新挂起温柔得体的笑“时间不早了,我泡了蜂蜜牛奶,喝了就睡下吧。”迪拜尔转身走出盥洗室,不再试图触碰克莱尔了。


        盥洗室又只有克莱尔一人了。他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扑在脸上,他在心里警告自己,冷静。

        冷静。

        你还不知道那些只是黑夜的一面之词吗?只是他制造出来的“”象。


         可是…如果他真的问了,迪拜尔会回答什么呢?

         克莱尔很了解迪拜尔,所以他迟疑了,甚至有些拒绝继续描绘这个假想。

        他会回答什么呢?

        克莱尔喝下蜂蜜牛奶,走在走廊上。他又看了一眼面前关闭的木门,那是迪拜尔的房间。然后终于,转头打开隔壁,他房间的门。


         迪拜尔·伊洛亚?

         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并未开灯,他正对着门——那扇从沁鲁巴旦星传送过来的高级木材,他请了两人都欣赏的名家雕刻……迪拜尔的目光有如实质,穿过那门,落在那个路过的纠结挣扎的灵魂上…他盯着门。

        他盯着门。


作话:从克莱尔那理解刀灵是黑夜,但上帝角度可知黑夜正一点点变为死镰。所以称呼是不同的23333

然后就是,182(就是克莱尔)心底有这种感觉,他问现实的迪老板(迪拜尔)也会得到同样的回答,这是关键所在,他很清楚,所以更难过了。

18号答应沙华华的了,29没她提醒我绝对想不起来!被催了于是迅速摸了出来!!但是你看,我什么时候发上来的?30了都!!!

还有就是,本来信心满满,打完出来瞬间颓,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啊啊啊啊!



18号
18号

29号

薄荷箫箫

 @空间哀鸣 

用超轻黏土捏了个小杰克,不过白色没有了所以有颜色误差嘿嘿:-P  胸口的玫瑰是六一官图的

这次是第二次正经捏,小垃圾捏了5小时,总算还能看

我什么时候能成为手工帝昂……

 @空间哀鸣 

用超轻黏土捏了个小杰克,不过白色没有了所以有颜色误差嘿嘿:-P  胸口的玫瑰是六一官图的

这次是第二次正经捏,小垃圾捏了5小时,总算还能看

我什么时候能成为手工帝昂……

薄荷箫箫

看湖南卫视爱情歌会突然就哭了......

都说喜欢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盔甲,我生出了软肋,怎的她还未为我披上盔甲?

初恋总是刻骨的,初次暗恋也是如此。我还是忘不了她,七夕不快乐。

一点都不快乐!

看湖南卫视爱情歌会突然就哭了......

都说喜欢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盔甲,我生出了软肋,怎的她还未为我披上盔甲?

初恋总是刻骨的,初次暗恋也是如此。我还是忘不了她,七夕不快乐。

一点都不快乐!

薄荷箫箫

一件令自己吃惊的事……

爹妈去赴宴了,在家刚吃一口肉就来电话说忘带东西了再打电话时给送到小区门口。放下电话时就寻思再来电话前多吃一口是一口,当然也是真饿了,就站着吧啦饭……然后我就吃完了,正好擦完嘴来电话去门口送东西

我家的饭碗直径14厘米……我6分钟把饭吃完了……

这还是那个慢的我妈都训的我吗?!

一件令自己吃惊的事……

爹妈去赴宴了,在家刚吃一口肉就来电话说忘带东西了再打电话时给送到小区门口。放下电话时就寻思再来电话前多吃一口是一口,当然也是真饿了,就站着吧啦饭……然后我就吃完了,正好擦完嘴来电话去门口送东西

我家的饭碗直径14厘米……我6分钟把饭吃完了……

这还是那个慢的我妈都训的我吗?!

薄荷箫箫
郑叹是只猫。 我居然才看完大结...

郑叹是只猫。

我居然才看完大结局,惭愧。 
 
好久没fafa了小垃圾需要复建emmmm封面发型好难画我尽力了

郑叹是只猫。 
 
 
 
我居然才看完大结局,惭愧。 
 
好久没fafa了小垃圾需要复建emmmm封面发型好难画我尽力了

薄荷箫箫

【杰佣】驯化 (上)大龄单身男杰克先生是个冷血杀手

  • 主杰佣副园医

  • 你以为这是个严肃的正剧吗?不,其实是(不太好笑的)搞笑向√

  • 所以大家的性格都很微妙,请小心食用,祝用餐愉快


啊呃——

       吃痛的叫声传入医生艾米丽的耳中,她一挑眉头“艾玛?哪个臭男人敢动我家小可爱!”医生带着一身‘我是你老子’的戾气大步流星向声音发出地,结果刚在监管者身后的汽车探一点头便坐地上了。杰杰杰杰克?!心跳愈响愈烈,汗水打湿鬓发软软的贴在脸上,医生做了几组深呼吸,稳了稳心神又探出身。专心破译!园丁瞧见医生的身影,无声的做着口型。...


  • 主杰佣副园医

  • 你以为这是个严肃的正剧吗?不,其实是(不太好笑的)搞笑向√

  • 所以大家的性格都很微妙,请小心食用,祝用餐愉快


啊呃——

       吃痛的叫声传入医生艾米丽的耳中,她一挑眉头“艾玛?哪个臭男人敢动我家小可爱!”医生带着一身‘我是你老子’的戾气大步流星向声音发出地,结果刚在监管者身后的汽车探一点头便坐地上了。杰杰杰杰克?!心跳愈响愈烈,汗水打湿鬓发软软的贴在脸上,医生做了几组深呼吸,稳了稳心神又探出身。专心破译!园丁瞧见医生的身影,无声的做着口型。

      医·一秒怂·生迅速转身并同手同脚的向电机走去。哈…哈哈,这可是小可爱的要求呢,我怎么可能不听小可爱的。医生僵着手脚神经质的戳电机,她怕得要死,浑然不知身后流动的空气中隐藏着什么……

       啊-——

       至此,在场的四人无一幸免。

 

庄园内——

       医生处理着自己和园丁的伤,气得脸都绿了“不就是个姨妈红的骷髅干吗,他以为他老几 l ?@ ?@ ?@ ?@ rsds鄕⑴唾楬?"??f:\clr\bi”园丁安抚的拍拍医生的手,语气轻轻“看来是只未驯化的杰克,那么……”医生惊喜的抬头,询问道“他?”园丁笑了笑,算是认同了她的猜测.


于是……

     “萨贝达先生,请帮帮我们!”园丁双手合十望向佣兵所在方向。佣兵侧坐在窗沿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哦。”医生听了来精神了,双眼放光仿佛踏入了商场“很好,让我来搭配出战衣物!”佣兵瞥了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一眼,没去管。因为…“你这么大衣柜只放同一款衣服?!”惊了好么。园丁凑过来一看,衣柜中挂着一排佣兵所属团队的制服,数量可观“就某方面而言还真是厉害呢~”“不管他厉不厉害…”医生无奈的望着园丁“看来我们要…唉,艾玛。”园丁一打哆嗦,回想起曾一度被贫穷支配的恐惧“这可是孩子的奶粉钱,孩他妈!”医生握住园丁的手,坚定道“为了伟大复兴,孩他爸!”园丁手一转,回握住她“嗯,为了伟大复兴!”

       佣兵:……

       这两个人真的不是演(xi)员(jing)吗

 

那么,过了一段时间~

      佣兵抬头看看满脸期待的的医生,又低头看看手里的衣服,不确信的道“这是给我的?”明明拒绝都快写脸上了医生还是坚定的点点头“嗯嗯。”“我…”佣兵欲言又止“你先出去吧……”

      “ 好哦。”咔哒——

        门关上了“唉……”

 

另一面监管者区域——

      “哼了哼,哼哼,嘟嘟嘟噜嘟,嘟了嘟了嘟…”这是一间充满优雅气息的房间,每件家具都精心挑选、护理并且铺上了最甜美的玫瑰。男人坐在过长的餐桌边,一根手指缓慢的、一下一下敲着桌边“艾玛·伍兹,艾米丽·黛儿,都是老熟人了”他突然笑了,短促的却也是愉悦的,仿佛在为老友相逢而开心。笑完接着向下看“哦?”他停下敲击的手指“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Lucky Dog又跑回来了。”这个人最狡猾,一直藏在不为人知的某处,等到队友为他铺好路才会现身。再接下来…“奈布·萨贝达…”没见过的人“职业是,佣兵!”男人一下站起身,椅子倒了也不在意,他身形又细又长,形如鬼魅拉开堪比皇帝的巨大衣橱,喃喃“是个佣兵,没见过的小先生。我应该好好打扮,呼呼……”他想了想手伸进去捧出一顶假发,用总算还保持人类状态的右手抓了抓蓬松的小卷毛。恩,手感还是那么好。绅士杰克先生满意的笑了。

 


薄荷箫箫

腆脸发原创

姓名:艾丽西娅 · 巴比奇

年龄:28

职业:裁缝

简介:快三十的女人了,有自己的事业和爱自己的丈夫,家中收入不高但胜在幸福。那么,是什么让这个胆小的女人参加了这个诡异的游戏呢?


buff——

思念故人:电机的声音仿佛将她带回了那一晚。为了心爱的他努力的发送着信息解电机增速20%)但天资愚笨,她终于还是没能传送完全校准条缩短5%,并增加10%几率触发)

精神恍惚:她似乎看见了那个人,自那天后每晚出现在梦中的恶魔(与佣兵同场,翻窗、翻板降速10%)

心思细腻:当初她就是这样发现了心爱的他不告诉她的秘密(在场所有电机【无论解没解开】均显示在地...

姓名:艾丽西娅 · 巴比奇

年龄:28

职业:裁缝

简介:快三十的女人了,有自己的事业和爱自己的丈夫,家中收入不高但胜在幸福。那么,是什么让这个胆小的女人参加了这个诡异的游戏呢?


buff——

思念故人:电机的声音仿佛将她带回了那一晚。为了心爱的他努力的发送着信息解电机增速20%)但天资愚笨,她终于还是没能传送完全校准条缩短5%,并增加10%几率触发)

精神恍惚:她似乎看见了那个人,自那天后每晚出现在梦中的恶魔(与佣兵同场,翻窗、翻板降速10%)

心思细腻:当初她就是这样发现了心爱的他不告诉她的秘密(在场所有电机【无论解没解开】均显示在地图上,队友则50m范围内显示电机)

与爱同葬:她将那根为他做衣服的珍藏许久的尺子带走了(翻箱降速15%)


武器:裁衣剪(功能与空军—信号枪类似,不过使用方式是抛投)


ps:精神恍惚中提到的是雇佣兵不是小奈布,你懂我什么意思对吧?


模仿官方画的辣鸡手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