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薇拉·奈尔

25849浏览    686参与
薇拉·奈尔【限定Lady K】
oh!要来些糖果吗? 【晃动手...

oh!要来些糖果吗?

【晃动手中糖果、递给面前人】

这些糖果,可是美味极了!要尝尝吗【凑到人跟前、眨眼】

是的!这些都是我最爱的美食!

oh!要来些糖果吗?

【晃动手中糖果、递给面前人】

这些糖果,可是美味极了!要尝尝吗【凑到人跟前、眨眼】

是的!这些都是我最爱的美食!

薇拉·奈尔【限定Lady K】
回忆。 心中的无助。 每当想起...

回忆。

心中的无助。

每当想起她的恐慌。时间也无法洗去。

如果,能重来一次...


梦醒时分,一切,皆无法挽回,我曾后悔过,恐慌过,流泪过,可是

大错已犯,无法回到过去。

如果世间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忘记痛苦,忘记快乐就好了,我的目的就这样。

回忆。

心中的无助。

每当想起她的恐慌。时间也无法洗去。

如果,能重来一次...






















梦醒时分,一切,皆无法挽回,我曾后悔过,恐慌过,流泪过,可是

大错已犯,无法回到过去。

如果世间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忘记痛苦,忘记快乐就好了,我的目的就这样。

-谜穀-
香香…嘿嘿 我的香香…🤤

香香…嘿嘿 我的香香…🤤

香香…嘿嘿 我的香香…🤤

L.T.
有一说一 大丽花的头饰好有光泽...

有一说一 大丽花的头饰好有光泽…?

有一说一 大丽花的头饰好有光泽…?

颜婉清.

大家好,我是@薇拉·奈尔 的大号,最近小号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我十分感谢。

我想当语C呢,尤其是想当薇拉奈尔的语c,是因为我十分喜欢这个角色,平时也会开玩笑叫她老婆,我这个号本来是写文的,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差不多两个月前很无奈被迫停更了,人总不能闲着,于是我开了个小号。

第一次下决心好好当一个语c,我十分紧张,我去很多软件搜索了如何当好语C及如何当好薇拉奈尔语C,比如半次元百度小红书,我把有意义的东西都复制收藏在微信文件夹,如图所示。所以说,我不敢说自己是胸有成竹,但是我至少有备而来。

令我意外的是,我目前遇到的朋友们相对来说都比较友好,目前交际上的压力是没有的。......

大家好,我是@薇拉·奈尔 的大号,最近小号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我十分感谢。

我想当语C呢,尤其是想当薇拉奈尔的语c,是因为我十分喜欢这个角色,平时也会开玩笑叫她老婆,我这个号本来是写文的,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差不多两个月前很无奈被迫停更了,人总不能闲着,于是我开了个小号。

第一次下决心好好当一个语c,我十分紧张,我去很多软件搜索了如何当好语C及如何当好薇拉奈尔语C,比如半次元百度小红书,我把有意义的东西都复制收藏在微信文件夹,如图所示。所以说,我不敢说自己是胸有成竹,但是我至少有备而来。

令我意外的是,我目前遇到的朋友们相对来说都比较友好,目前交际上的压力是没有的。

关于动态,我语c号的动态基本上都是定时的,因为有时候灵感来了挡不住,所以我会定时到,第二天早上十点才发送出去,下午放学回来看一看反响,目前我所收到的热度和喜爱我都比较满意与欢喜。

关于ooc,我觉得我一般发动态应该不会有,但是如果最终还是出现了,还请大家提醒我。我很有可能在和人对戏时候ooc,所以呢还请大家多多谅解,我也会多多进步。

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废话太多了还有很多词不达意。

薇拉·奈尔

痛,痛。

不知道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小腹一开始只是略感抽搐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转身慢吞吞倒了一杯尚有余温的温水匆匆倒入口中。

它开始扭动,它开始撕裂。我捂着肚子,迫不得已狼狈地蹲在地上,好不容易缓解一点,我便向床慢慢地挪动着。

我终于躺在床上,我并没有到一个月的那几天,我也没有吃什么东西——我从来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可是肚子就是痛。

它又抽动了一下,不用看就知道,我现在肯定脸色苍白,我抱着肚子身体蜷成一团,结果那痛,愈来愈变本加厉,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我的五脏六腑无情地抓揉着,我眼中噙满了泪水——我不能哭,我不会向任何东西示弱。

那只无形的大手仿佛把我的内脏从身体中抽...

痛,痛。

不知道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小腹一开始只是略感抽搐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转身慢吞吞倒了一杯尚有余温的温水匆匆倒入口中。

它开始扭动,它开始撕裂。我捂着肚子,迫不得已狼狈地蹲在地上,好不容易缓解一点,我便向床慢慢地挪动着。

我终于躺在床上,我并没有到一个月的那几天,我也没有吃什么东西——我从来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可是肚子就是痛。

它又抽动了一下,不用看就知道,我现在肯定脸色苍白,我抱着肚子身体蜷成一团,结果那痛,愈来愈变本加厉,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我的五脏六腑无情地抓揉着,我眼中噙满了泪水——我不能哭,我不会向任何东西示弱。

那只无形的大手仿佛把我的内脏从身体中抽取出来,我感到喉咙发紧,双脚时不时抽筋般地蹬一下,我咬着被子,咬着枕头。

疼痛开始减弱,恍惚中,我想睡觉,于是我就睡了。

梦中我发现我从床上摔到了地上,我在地上缩着,发抖着,抬头便看到不远的梳妆台上摆放着我那高贵奢华精美的忘忧之香…忘忧之香!我强忍着疼痛,趴在地上尽力向梳妆台靠近,疼痛被我抛到脑后,我只想够到我的骄傲。

我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我竭尽全力趴倒在梳妆台前,我试着直立起身子,可不知为什么,每当我扶着梳妆台桌脚向上攀爬,疼痛的力量又将我拉了下去,我咬住嘴唇,低着头,尽量压低身子只伸出一只手向台上摸索,我摸啊摸,终于摸到了我的香水手柄,我一阵狂喜,顾不上保护,便将它从台上粗暴拉了下来抱在怀中,我蜷在地上,像是死过了一回。眼前一阵白一阵黑,我像一条搁浅的鱼儿,我像一条渴死的骆驼。

不知过了多久,我将香水从怀中抽出来,却一脸惊恐地发现,我竟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我被吓得不轻,我的香水怎么会变成匕首?!那把匕首散发着冷漠的气息,令人感到窒息,我神志不清地把它甩到地上,却不小心把我的左手手臂划伤。

血从我的伤口中流出来,我又难以置信的发现我的血液变成了白色的,我抬起手臂,血液顺着我的手指流到地上,变成一朵又一朵绚丽的白玫瑰,就在此时我的视线像是慢慢在褪色一般,眼前的一切颜色逐渐变成黑白,就像是复古风格的默片一般。我害怕极了,视线天旋地转,我站不稳。

我仰面躺在了地上,任由血不断从身体流出,不断变成玫瑰。我没有力气,我感到我身边多了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那个人慢慢靠近我,却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闭上眼睛,再也睁不开,那个人便走到我身旁蹲下,用冰冷的双手抚摸上我的眼睛——应该是个女孩子,我能感受到她手指的细嫩。

我任由她盖着我的眼睛,我们这个姿势似乎保持了很久,突然,一句略带悲伤的话语仿佛从远方传过来一样慢悠悠的飘进了我的耳朵。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

我彻底吓疯了,我用力的想去掰开她的手,却一点也使不上力气,我开始尖叫,大声尖叫,疯狂的尖叫,她急忙用另一只手捂住我的嘴,我开始挣扎,用力的挣扎,她紧紧捂住我的口鼻,使我的声音压在了喉咙底。

在我梦中记忆的最后,那个女孩捂着我的口鼻不肯放松,即便是我停止挣扎她也无衷于事——而我过于窒息而导致昏迷,不省人事。

薇拉·奈尔【限定Lady K】
香水,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能让...

香水,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能让人忘掉烦恼。

【昂首阖眸静闻香氛,面露满意之色】

不过,总有些社会上的粗人无法理解我的香水呢。【蹙眉渐显嫌弃】

那么,你又是怎么想的呢?【挑眉、微微期待】

我只是说说而已,不必回答了【轻笑】

香水,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能让人忘掉烦恼。

【昂首阖眸静闻香氛,面露满意之色】

不过,总有些社会上的粗人无法理解我的香水呢。【蹙眉渐显嫌弃】

那么,你又是怎么想的呢?【挑眉、微微期待】

我只是说说而已,不必回答了【轻笑】

薇拉·奈尔【限定Lady K】
夜安,近来有些过于劳累了,没能...

夜安,近来有些过于劳累了,没能及时回复大家是我的疏忽(笑)希望大家可以原谅。不过近日在庄园之中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不知愿不愿意聆听,可是有趣的很呢(坏笑)抱歉,有些失态了。

不过我想你不会在意的,对吧?毕竟偶尔放松一下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不错的嘛?


夜安,近来有些过于劳累了,没能及时回复大家是我的疏忽(笑)希望大家可以原谅。不过近日在庄园之中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不知愿不愿意聆听,可是有趣的很呢(坏笑)抱歉,有些失态了。

不过我想你不会在意的,对吧?毕竟偶尔放松一下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不错的嘛?


枭夏

今日份空调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这里36度太热了

今日份空调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这里36度太热了

有人矿业集团我今天问

P1是2018年画的(这是神马东西?)

P2了是2022年初画的😰

进步的实在是太小了

P1是2018年画的(这是神马东西?)

P2了是2022年初画的😰

进步的实在是太小了

飘落的花

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参赛完,伊索正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间出现的一本棕色外皮的笔记本吸引了他的注意。

虽说这不关自己什么事,但还是出于好奇还是捡起了那个笔记本,封面赫然显露着笔记本主人的名字“克洛伊•奈尔”

“克洛伊•奈尔?”伊索默默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名字,似乎庄园里并没有这么个人,与这个名字类似的,好像也只有“薇拉•奈尔”了吧。

“伊索•卡尔?”薇拉突然从身后出现,“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伊索只是十分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就当做是破罐破摔吧“一个不知主人的笔记本,不过你们姓氏一样,或许你认识她。”

“我看看。”薇拉将手伸过去,“这是我不小心丢掉的东西,只可惜她的主人.....

参赛完,伊索正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间出现的一本棕色外皮的笔记本吸引了他的注意。

虽说这不关自己什么事,但还是出于好奇还是捡起了那个笔记本,封面赫然显露着笔记本主人的名字“克洛伊•奈尔”

“克洛伊•奈尔?”伊索默默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名字,似乎庄园里并没有这么个人,与这个名字类似的,好像也只有“薇拉•奈尔”了吧。

“伊索•卡尔?”薇拉突然从身后出现,“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伊索只是十分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就当做是破罐破摔吧“一个不知主人的笔记本,不过你们姓氏一样,或许你认识她。”

“我看看。”薇拉将手伸过去,“这是我不小心丢掉的东西,只可惜她的主人...已经逝去。”

看着面前的人陷入了痛苦的回忆,虽然很想说一句话,但是他还是不习惯和活人交流,便想办法溜了,“逝者只是走向了往生,他们只是去往了比存在时所面临的世界更美好的世界,既是往生者的事物,还请细心保存。我先回去了。”说完后,伊索便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这是薇拉第一次和伊索说话,同时也是她第一次听到伊索说这么多的话,入殓师还是对逝者的事情更加关注吗。

唉,为什么要这么多嘴,万一又从字词之间引得他们不高兴,麻烦,恐怕也会接踵而至了吧,果然,和活人交往,真的很麻烦。

“她...真的会走往更好的地方吗?”身后传来薇拉的自言自语。

“会的。”

那是克洛伊的笔记本吗,那是真正的薇拉的;现在的薇拉原名克洛伊。明明是双胞胎,却无人在乎克洛伊,她替代了备受瞩目的薇拉,她将了最爱自己的人推向来深不见底的渊源。

...

“伊索先生很感谢你将我姐...妹妹的遗物还给我。”薇拉对着坐在一旁的伊索说。

“嗯,没什么。”虽然当薇拉说妹妹时,他感觉有一些奇怪。但毕竟能不发声就不发声,伊索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比赛结束后,我们可否聊一聊呢?”

“...可以。”

...

“伊索先生为什么会认为那些逝者是走向往生了呢?”薇拉端庄地坐着椅子上,裙摆也是十分平整地搭在大腿之上。

“因为这里...并不美好。”

“...”薇拉有些沉默。或许这是句实话,如果这里的善意更多一些,会不会她就不会冲动到误会了最爱自己的人呢,又怎么会做出令自己追悔莫及的事。

“薇拉小姐?”看着有些出神的薇拉,伊索还是叫了一声。

“伊索先生,你说往生者会有幸福吗?”

“会的。”

他直截了当地回答,那是肯定,也是抚慰心灵的舒畅,或许姐姐会摆脱这个肮脏的地方迎来新生。

一个人或许是自欺欺人,但是有人的想法一致,那便是共同愿景。

薇拉·奈尔
空闲时间,我找到了一个捏脸的软...

空闲时间,我找到了一个捏脸的软件。【兴趣盎然】

里面有很多模板,画的都很好看,我一时不知道挑选哪个,手指漫无目的的往下滑动着——一个双人模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心里一愣,等到回神的时候竟然已经点开了那个模板。

我开始调整头发、搭配衣服。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但是我就是知道。【笑笑】

我按着我心里的那个人的模样,去调整一切东西,我很想她,我想她也是。

渐渐的,两个人都成型了,虽然细节上不是很像,但是至少一眼能看的出来。

我想你们应该也看的出来,是谁?我已不必再多说了。

空闲时间,我找到了一个捏脸的软件。【兴趣盎然】

里面有很多模板,画的都很好看,我一时不知道挑选哪个,手指漫无目的的往下滑动着——一个双人模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心里一愣,等到回神的时候竟然已经点开了那个模板。

我开始调整头发、搭配衣服。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但是我就是知道。【笑笑】

我按着我心里的那个人的模样,去调整一切东西,我很想她,我想她也是。

渐渐的,两个人都成型了,虽然细节上不是很像,但是至少一眼能看的出来。

我想你们应该也看的出来,是谁?我已不必再多说了。

薇拉·奈尔

我是薇拉•奈尔,人们总将我和我的妹妹克洛伊弄混,不过这并不怪他们,我们原本就长的很像。

我是薇拉•奈尔,人们总将我和我的妹妹克洛伊弄混,不过这并不怪他们,我们原本就长的很像。

庈戌
来点薇拉的饭饭。给朋友画的无偿...

来点薇拉的饭饭。给朋友画的无偿。时之砂。

来点薇拉的饭饭。给朋友画的无偿。时之砂。

薇拉·奈尔

从我在前往庄园的路上起,我就已经知道,庄园是我唯一的归宿了。

从我在前往庄园的路上起,我就已经知道,庄园是我唯一的归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