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薰嗣

626万浏览    13262参与
All City

Reset

碇真嗣做了个梦,他梦到了渚薰。“我说不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才降生于世的呢,真嗣君。”他梦到了那天晚上,渚薰对他说的那句话。

可他看不清渚薰的脸,有一团黑色的马克笔线条挡住了他的眼睛。他那漂亮的、透着一股红得彻底的双眼。“我感受到了,来自真嗣的爱哦。”

“薰君……不要……”碇真嗣看见梦境中的自己坐在初号机里,边捶打着驾驶舱的玻璃,一边哭。

初号机的手里握住了渚薰。他们在哪里?在最终教条层中。

那个渚薰死去的地方。


………………………………………

“!”

碇真嗣从梦中醒来了。他发现自己还在床上,什么也没变。

他收回梦中伸出的双手,尽管前一刻,梦中的实感还未消散。但他还是紧了紧双手...

碇真嗣做了个梦,他梦到了渚薰。“我说不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才降生于世的呢,真嗣君。”他梦到了那天晚上,渚薰对他说的那句话。

可他看不清渚薰的脸,有一团黑色的马克笔线条挡住了他的眼睛。他那漂亮的、透着一股红得彻底的双眼。“我感受到了,来自真嗣的爱哦。”

“薰君……不要……”碇真嗣看见梦境中的自己坐在初号机里,边捶打着驾驶舱的玻璃,一边哭。

初号机的手里握住了渚薰。他们在哪里?在最终教条层中。

那个渚薰死去的地方。


………………………………………

“!”

碇真嗣从梦中醒来了。他发现自己还在床上,什么也没变。

他收回梦中伸出的双手,尽管前一刻,梦中的实感还未消散。但他还是紧了紧双手,握成双拳,再松开,再握住。

“是梦啊……”他喃喃道,但却又感到心脏剧烈跳动,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却真实存在。

为什么,会梦到这个呢……他心想,脑海里浮现出了前几刻的那些梦境。他梦到了渚薰,梦到了渚薰被自己杀掉的那一刻。心里惶恐而又不安。"我到底怎么了?"他问自己。

碇真嗣想起了那天,渚薰被自己杀掉时的那股恐怖与怨恨,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碇真嗣喃喃自语,他不愿意相信自己梦到渚薰的事情是真的。

很快,再度入眠。


………………………………………

"笨蛋真嗣,你醒了吗?"一声熟悉的呼唤传入碇真嗣的耳朵里。

"嗯!"他应答道,抬头望去。是明日香,她此时正站在床前。

"快迟到了!真嗣真是笨蛋啊!"明日香还是用那种惯用的表情和语气对他说话。

“什么啊……知道了啦……”碇真嗣有点委屈的低头说道,他现在还处在睡梦之中。

"快起床啦!真是的!"明日香走过来弹了一下碇真嗣的额头,对他说道。

碇真嗣只能乖乖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

"真嗣真是的,每次叫你起床都要浪费那么长的时间!"明日香嘟囔着嘴巴,一副不满意的表情。

"我......"碇真嗣不想解释什么。

"哼!"明日香冷哼一声,就离开房间了。

碇真嗣叹口气,跟了上去。

吃过早餐,二人一起前往了学校。


“今天要有转学生哦。”剑介转过头对真嗣说,“啊?”

很快,老师走了进来,“同学们,这位是新来的转校生……”

碇真嗣抬起头看过去。

—————“……渚薰同学哦,大家与他好好相处吧。”

?!

碇真嗣吓了一跳:渚薰?!

他不是……被我杀了吗?!

怎么会......

"怎么样?我们的转校生不错吧?"剑介笑着对碇真嗣说道。

碇真嗣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是挺好的!"

"哈哈,这样就好了嘛。"剑介拍了拍碇真嗣的肩膀,"我还以为你会反感渚薰呢。"

"不会啊,我很高兴认识渚薰。"碇真嗣笑着说。

......

"我叫渚薰,很高心能认识大家哦。"渚薰说着,脸上的笑容让班上的同学们都瞬间沉溺。

“好帅啊……”

“是啊……”

“哦对,我要和大家说一件事。”渚薰展露出一个像猫一样的笑容。

“我,喜欢碇真嗣同学。不对,是很爱他哦。我希望他能够获得幸福。”

“诶————?!!”

碇真嗣的表情僵硬了,这是什么情况?渚薰同学竟然向自己告白?他不会是疯了吧......

"渚薰同学......我......"碇真嗣想拒绝渚薰,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惊讶。他觉得有点尴尬,于是便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中,假装自己在睡觉。

"你不要害羞,我知道你是害羞的。"渚薰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我想试试这种恋爱感觉是怎么样子的,所以,我就直接向你告白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我。"

"呃......"碇真嗣抬起了头,看着渚薰的目光有点不自然。

"不会啊......我不介意的。"碇真嗣说道。

"真嗣同学,我喜欢你呢。"渚薰笑着说道。

碇真嗣的脸瞬间变红了。


"喂,真嗣,你在想什么呢?"放学后,明日香、绫波丽和碇真嗣三人同行。明日香带着一副调戏的表情问他。

碇真嗣立即摇头,他可不能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没什么啦……”

他正想开口说出自己记忆之中杀了渚薰的事,却被人打断了。

“嗨,真嗣君。”不知何时,渚薰居然出现在了碇真嗣的左边。“?!”“homo怎么会在这里?!”明日香和碇真嗣莫名的同步了动作,绫波丽倒是仅仅看了渚薰一眼,没多少表情变化。

碇真嗣有点惊讶,不知道渚薰怎么会来这里。

"渚薰同学,你是来找我吗?"碇真嗣对渚薰说。

"当然是找真嗣君了,不找你找谁呢?"渚薰微笑着,但是碇真嗣却从那笑容中察觉到了别样的气息。

"啊哈哈哈~~~"碇真嗣干笑了两声,"真的好巧哦......那个......真嗣君......我们先走了!"说完,他便拉着明日香和绫波丽逃也似的跑走了,留下身后的渚薰笑着看他们跑远。


"喂......"跑了不久,明日香甩开碇真嗣的手,抱怨着,"刚才怎么回事啊,你拉我跑什么啊。"

"那个......真的很巧啊......"碇真嗣说着,还是有点心虚。

"哼。"明日香撇了撇嘴巴。

"我说......刚刚......"碇真嗣欲言又止。

"刚刚怎么了啊?真嗣?"

“真嗣是喜欢渚薰吧?”绫波丽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轻轻的说出了声。

“?!”

明日香与碇真嗣再次同步。

“没有……没有这回事啦!!”碇真嗣羞耻的大喊一声。“诶——是吗?”明日香摆出一副戏谑的样子,贴近了碇真嗣的脸。

“——?!”碇真嗣吓了一跳,慌忙后退,“就、就是这样啦!!”说完,碇真嗣跑回了家,留下绫波丽和明日香二人。“真是懦夫啊……走吧,优等生,我带你去吃冰激凌!”“啊……好吧……”

什么啊……?!碇真嗣一回到家,就跑回房间窝在了被子里。

"啊......真是的,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会突然感到有点害羞呢?!"

他摸着胸膛,感受着那颗跳动的心脏,脸上露出一抹迷茫之色,心中暗暗疑惑。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钟,明月高挂在空中,月光照耀大地,让整座城市都显得那样朦胧。

"唔,好困啊……"碇真嗣打了一个呵欠,"好累啊……"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面的书本,准备继续读书。

"唉?这里怎么有张纸条?"忽然,他发现了放在枕头下面的纸条,便将纸条拿了起来。

这个纸条写着:"真嗣同学,你一定很无聊吧,今天晚上有空吗?不妨出去走走吧?"落款写着渚薰的名字。

"这张纸是哪里来的......"碇真嗣皱起眉头,他看着手中的纸条思考道:"难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已经好到可以约会了吗......可是......我......我......"

"算了,不管了......"碇真嗣摇头叹了口气,"去看看吧。"

他瞒着葛成美里和明日香二人,偷偷溜出了家。

"喂,你要去哪里啊?"明日香却发现了他,追了出来,一把抓住了碇真嗣的手,问道。

碇真嗣回过头,看着抓住自己胳膊的明日香。他不禁有些害羞了,不敢去看明日香的眼睛。

"碇真嗣,快回答我!"明日香见他不答话,急切地说。

"我......我只是去散步而已,散步。"碇真嗣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撒谎!"明日香撅着嘴,"我不信。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好逛的?去NERV看看那些电子设备或者墙壁?还是说去外面吹冷风,嗯?"

"真的是去散步。"碇真嗣重申了一遍。

"好吧,那么......是和渚薰吧?”明日香看出了他的伪装。“?!”

“没、没有这回事!”碇真嗣甩开明日香的手,红着脸跑走了。

屋外的空气很新鲜,月很美,但是碇真嗣没有观赏的想法。

他一路走,一路回想。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一切……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渚薰会再次出现?碇真嗣自己问自己,但是他不能解出答案。每当想起那一刻时,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刻,回到了渚薰死去的时候。初号机的手上沾着血液。是渚薰的。红的彻底、透彻。周围全都是水。在冲刷着血液。在冲刷着渚薰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啊……碇真嗣不停的质问着自己,渐渐的崩溃了。他哭了。他蹲在地上。蹲在无人的地方。是一棵树下。任凭眼泪流下来。

为什么要杀掉渚薰?因为他是使徒。为什么要杀掉使徒?因为他们危及了人类的存亡。那么渚薰有吗?或许没有。渚薰给予了自己温暖,给予了自己源自于他的没来由的喜欢不是吗?是的。他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意识,他本就是求死的,他本来就应该是前往死亡的,活下去的应当是拥有生存意识的人类。碇真嗣没有错,没有错,没有错。对吗?对吗?对啊,对啊,碇真嗣没有错,碇真嗣做的很好,碇真嗣是好孩子,碇真嗣很听话。

质问的问题好像没有了尽头,像个漩涡。


———“真嗣君?”碇真嗣停下了抽泣,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崩溃。

“……渚薰?薰君?”他的眼眶是红的,脸上还有泪,声音是哽咽的。顺着视线望去,是渚薰。他站在月光下向自己走来,表情亦如初见般温柔,带着一副漂亮的笑容,就像以前一样漂亮。

“别哭了。今晚月色很美,但如果真嗣君一直流泪的话,就不会美了,因为正是有了真嗣君的笑容,才会让月显得美丽啊。”渚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碇真嗣坐在树下,“因为有了真嗣君的微笑,才让月显得略有些美啊。”

“………”碇真嗣什么也没说。他害怕。他怕失去。他怕渚薰再次死去。是自己杀的。他只是抹干了眼泪,低垂着头。

“不用自责,你的行为是正确的,你做的很好。”渚薰轻轻的靠上了碇真嗣,后者被吓了一跳,大概是没料到渚薰会靠上来。“至少从Lilin的角度思考,你为了Lilin的存亡而战斗,终于结束了这一切,带来了和平。”

“……可是薰君呢?!你难道就这么死去了吗?!留下我……留下我一个人………吗………”碇真嗣再次流下了眼泪。懦夫、爱哭鬼、笨蛋、蠢货!………他一边哭,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

“……我在。”渚薰对他说。

“可你不是真的薰君,对吗?”碇真嗣看了他一眼。

“是,我并不是渚薰。亦或者说,我是渚薰,但我是另外一个。”渚薰对他说。“嗯……那么,你是哪个薰君呢……”碇真嗣闭上了双眼。“渚薰的头发更长一点,笑得时候样子很好看,不一样的,确实不一样。

“真相……”渚薰站起了身,一步一步走向月光下。碇真嗣抬起头看着他。

“真嗣君,你看。”渚薰在月光下,张开了双臂,摆出一个拥抱。很奇怪,碇真嗣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渚薰在瞬息之间变得很快。不,不只是渚薰,还有整个场景,似乎也变了。

渚薰像使用铅笔勾勒出来的人一样。又忽然变回了之前。但是也不一样。他脸上被黑色马克笔的笔迹挡住了眼睛。尽是杂乱无章的涂鸦。然后又成了不一样的那个他。渚薰好像忽然失去了全身上下的颜色可是又留着那双红色的眼睛。

场景里忽然涌上潮水。碇真嗣发现自己和渚薰被蓝色的海水包裹了。啊,不对,怎么会这样呢。他心想。他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第一人称的视野,双眼好像变成一个摄像头一样了,像素低而又不清晰。他看见自己不知何时站起了身,不知何时在向渚薰走去,但是走的很慢,因为海水附在他的双腿上,挡着他前进。

这是哪里?是他们相遇的地方。可是明显不大一样。不远处是地平线。地平线上是太阳。不知道是在升起还是在降落。不知道是在结束还是在重启。天使雕像变回了以前那个样子,碇真嗣没见过,但他敢肯定。那尊天使雕像,纯洁、美丽,像真的神一样,美而不容侵犯。

他终于走到了渚薰面前。

渚薰还是在变化,但是没那么快了。只不过是像崩溃的代码一样是不是闪一闪。渚薰不是刚才那个渚薰了。他是那个独属于碇真嗣的渚薰了。

“……薰君……”碇真嗣哽咽着,抱住了他。“真嗣君。”

“………薰君……薰君……”

“我很想你。”

“那就跟着那个渚薰吧,他会指导你的。真嗣君。”渚薰周身出现了一些残缺的代码。“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碇真嗣。真嗣君。”他说。“嗯。”碇真嗣回应了他。“我一定要再次见到你。薰君。”

“因为我喜欢你。”他们对视着,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渚薰笑了一下。很短暂。

潮水退去。

渚薰和渚薰,都不见了。碇真嗣回到了第三东京市。

他懵懵懂懂的走回了家。入梦。

但他第一次如此希望在梦里梦见人。


And......

蓝色林檎

什么是玫瑰

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阿多尼斯

什么是玫瑰

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阿多尼斯

不咸山晴
因为我早已找到我的蒙娜丽莎 在...

因为我早已找到我的蒙娜丽莎

在某个轮回中

只是作为普通中学生的真嗣 会不会爱上画中惊鸿一瞥的薰

因为我早已找到我的蒙娜丽莎

在某个轮回中

只是作为普通中学生的真嗣 会不会爱上画中惊鸿一瞥的薰

Ora

模拟小说家

自创元素

自动带入日语...单看中文真的好尴尬啊啊(bushi)

P1是设定介绍,p2开始正式叙事。

P1.

模拟小说家并不是一种小众的职业,单刀直入地说,它是帮助小说家寻回共情能力的职业;委婉点说,模拟小说家是故事创造者,是交织幻想与现实奇异针线的纺织者。

模拟小说家通过演绎小说家所写的内容,帮助失去共情能力的落魄小说家找回共情能力,写出文章,瓜分利益。所以诸位通过落魄小说家发布的的小说价值就可以判断一个模拟小说家的能力强度,另一个更加贪婪也更加有财富的落魄小说家也可以据此通过更高的利益竞拍优秀的模拟小说家,从而获得更高风险也更高资格的小说成名手段。

这很像赌博,也很像投资炒股。...

自创元素

自动带入日语...单看中文真的好尴尬啊啊(bushi)

P1是设定介绍,p2开始正式叙事。

P1.

模拟小说家并不是一种小众的职业,单刀直入地说,它是帮助小说家寻回共情能力的职业;委婉点说,模拟小说家是故事创造者,是交织幻想与现实奇异针线的纺织者。

模拟小说家通过演绎小说家所写的内容,帮助失去共情能力的落魄小说家找回共情能力,写出文章,瓜分利益。所以诸位通过落魄小说家发布的的小说价值就可以判断一个模拟小说家的能力强度,另一个更加贪婪也更加有财富的落魄小说家也可以据此通过更高的利益竞拍优秀的模拟小说家,从而获得更高风险也更高资格的小说成名手段。

这很像赌博,也很像投资炒股。不管怎么说,模拟小说家更像是一种演绎故事的工具。在利益的争斗场上,作为各路牌手手中底牌的模拟小说家,自然明白没有‘永远’的道理,他们混沌的世界观随着一位又一位新主人的到来而灰飞烟灭碾为尘土,像一面又一面镜子打碎后四散的晶莹渣滓,柔弱的尊严和所谓道德,在上帝的掷骰的粗重手指尖旋生旋灭。

所以说模拟小说家里没有天使。每一个小说家都明白这个道理。

 

P2.

  “盛夏...不对,应该是在夏至,”第一句就没有考虑好的我抬眼歉意的探了一眼坐在我面前的用低价赎来的,我的第一个模拟小说家。他仍然端端正正的坐在刚刚产生暖意的陈褐色橡木凳上,五指交叠呈金字塔状,淡红色的目光摩擦过我的鼻梁与脊背,最终稳稳当当地停留在我的双眼间。

“这是一个在涩谷的夏至,”我继续念道,“发生在电车轨道两侧水果店里的,两个少年的故事。”作为新手小说家,能写什么故事也是不言而喻了。我微微涨红了脸。毕竟在两个少年,尤其是他这般的美少年(这么说好像不太妙...)面前要谈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还是难以启齿。他的表情没有像我想的‘微微抽动’或者(像这样的人至少会诧异的,‘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白皙的脸上无半分风吹草动,见我停住了,才问我说,“我们继续?”

“恩恩...”正稿在我手里,像拼拼凑凑的破布。手写字迹让我感到莫名的熟悉与安稳。“两个少年一个住在电车的出程路,一个住在回程路,一个能在傍晚临摹城市上空绽放的烟花与橘蓝色焰火,一个可以在日出时目睹裹挟着灰尘的日光在町牌前起舞,每一个音符每一秒城市将醒的寂静都会成为上帝递送的最美好时光。”

“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谁也不会发现谁,想必是被电车割裂了来往,孤独闭锁了时光。

“直到日向夏菊和向日葵开满橘坡,在电车忙碌的叽叽歪歪中擦身的一个刹那,狭窄的空气间鸽群像烟囱里的烟一样滚滚升起,从一处摸爬滚打到另一处。他们开始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对着熙熙攘攘的电车‘你好’,第一次互诉对方的名字,第一次相约到一个空教室演奏大提琴,第一次听同一首歌,第一次炎炎日子里,空气溶解度极低,只溶解了对方的声音。

     “电车撕裂的错位时空与耽误的时被更多的时间弥补,像虹吸的两端终于到达一个平衡点。臭鸡蛋的蛋清与蛋液通过小孔混合成让人舒适的深米色。

     “住在夜晚的男孩爱上了清晨,他愿意第一次捎上自己的画架不是为了夜光而是为了太阳,可是约定的日期在夜幕下的霞光里被遗忘淹没。”

      “所以说,喜欢晨光的小男孩患有健忘症?”薰的手指和一朵干花在玩耍。“是的...”“那么,我大概是那个喜欢夜晚的男孩?”我低了低头。

       小说家的第一个故事往往以自己为主角,每个小说家往往都要经历自己亲自编造的故事。付了几十日币的小饮,演绎的第一个场景就即将准备就绪。

       这个季节没有向日葵。纤弱的蓝楹花树在盘根虬结的车水马龙间打落了大半。少数弱瓣像没奶的孩子般依附在根与泥土间。我们的演绎尘土,栈道和空教室间完成。我知道薰就是薰,不是那个‘喜欢夜晚的男孩’,他只是暂时成为了我笔下的薰,成为深爱着我那个薰君。

可是当他贴近我的耳朵,再次的,再次的告诉我说他就是薰的时候,我心里仍为之一震。无形的振动不是来自胸腔外的敲击,而是心本身好似在和薰君...共振。好像生来就是在同一段乐曲不期而遇的同一段旋律...不不不,不是的,薰是一个多么高明的模拟小说家啊,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烟花如期在他眼里绽放,他笑起来像极了薰。只是烟花没有办法让他的眼睛变得透明,烟火气息只会让红色变得深沉,自然而然的沉默的滋生。当然沉默也是薰,这就该是薰。

一切照常进行。

健忘是书中的真嗣回避的难言之隐,我知道虚假也是我常挂心中的借口之一。病因在无花木上开花结果,健忘症状的客观存在让薰再做多少也徒劳无益。就像我和书外的薰,雇佣者和雇主间即使有圣诞节的牡鹿玩偶,小熊和樱红的花,也仅仅是雇佣主和雇佣者。薰让我感受他的爱。

   

父亲总是责备我不够精明。可他明明也在寻找,同样作为模拟小说家的,我的母亲。他说受骗的是她自己

P3

小说的结局一纸呈递,薰接到稿子说很有意思。

果不其然好像又是稚嫩的浪漫主义那套类似的‘依依不舍的分别并留下下次相遇的悬念’式结局,我不想让薰失望,可是分别的确是我演绎后的第一感觉。如果什么东西很美好但是无福消享,那就离开。逃避和轻信。薰会知道这样的我有多软弱吧。

 

经典的樱花和十字拐角,经典的打开车窗,经典的香风簌簌,经典的‘你是谁’和‘一定会遇见’。,天气搭配得合适。暖阳下,演绎原原本本就是演绎。没有一丝多余和惊喜,历史被倒置重塑回夏季。

 

列车嗡嗡作响,邻座的老头拾起何年何月的报纸遮住眼睛。

墨绿色的窗帘拉起,绿荫和薰的眼睛不合时宜的重合在一起。这个时候不应该有长久的对视...不应该...这大概是薰演技最差的一场戏。

路牌和视网膜撞击。银牌黑字可以是一个个目的地,却永远遗忘在新印的小说里。

热乎乎的小说坦率的摊开在手心。让我一愣的是最后一页戏剧似的空白,像短暂电线的截断,设备的迅速瘫痪短路。

没有最后一幕...?

在下一站的路口有一个瘦高的白色身影。

这是回程路。


 我想我大概会喜欢模拟小说家薰为我编织的结局。      

 

 

 

 

 

 


韶光巡礼

眼泪淹没我cp(意义不明

后几p是其他衣服

眼泪淹没我cp(意义不明

后几p是其他衣服

た
Can you see? I...

Can you see?

I can be all you need.

Can you see?

I can be all you need.

鯨野于澤

因为这个月31号就截团了,试图在lof进行一个冲刺两百团的行动👉👈欢迎大家领养无盈利薰嗣棉花娃娃,对售不拆不逆,婉拒单推梦女拼对娃,娃娃是兔毛20cm正常体,拥有大耳朵大尾巴,目前价格是134r一对,两百团还有阶梯价💕

因为这个月31号就截团了,试图在lof进行一个冲刺两百团的行动👉👈欢迎大家领养无盈利薰嗣棉花娃娃,对售不拆不逆,婉拒单推梦女拼对娃,娃娃是兔毛20cm正常体,拥有大耳朵大尾巴,目前价格是134r一对,两百团还有阶梯价💕

翼行旅人

画了微博友友的脑洞(p2)

太菜了不会搞涩图(

画了微博友友的脑洞(p2)

太菜了不会搞涩图(

Qiule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