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薰零

26662浏览    176参与
Patient

最后一张想到的是约会计划结束后零尼见到薰尼时的oioi——

老年人很寂寞,要抱抱,哭给你看。

233

最后一张想到的是约会计划结束后零尼见到薰尼时的oioi——

老年人很寂寞,要抱抱,哭给你看。

233

Patient
薰只露了一只手 哈哈哈☆ 都不...

薰只露了一只手

哈哈哈☆

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薰只露了一只手

哈哈哈☆

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OOP

猫咪 

根本不会画猫咪

猫咪 

根本不会画猫咪

有一颗水

占tag致歉,淡圈回血,出点儿冷cp本,走闲鱼。基本是全员,3A,零受向的本,还有一些其他的cp。具体索引见下


【图一】全员,3A向


【图二】晃零


【图三】凛零,薰零


【图四】英零,其他一些零受


【图五】英宗(已全出)


【图六】星北,翠弓,阿多晃,晃真,mika宗(已出)涉英



想要的小伙伴可以私信联系,联系前麻烦大家阅读一下最后一张图里的【必读】内容,鞠躬。

占tag致歉,淡圈回血,出点儿冷cp本,走闲鱼。基本是全员,3A,零受向的本,还有一些其他的cp。具体索引见下


【图一】全员,3A向


【图二】晃零


【图三】凛零,薰零


【图四】英零,其他一些零受


【图五】英宗(已全出)


【图六】星北,翠弓,阿多晃,晃真,mika宗(已出)涉英




想要的小伙伴可以私信联系,联系前麻烦大家阅读一下最后一张图里的【必读】内容,鞠躬。

江行寄远

【薰零/雷安】跨圈直男相关cp

ooc归我,归我,跨圈自嗨产物

我的点真的好奇怪,薰零的时候喜欢看直男薰被吸血鬼前辈根本不自知的撩冲击的魂不守舍开始怀疑自己喜欢的是不是可爱的女孩子。

被阳光照射难受的时候年长的吸血鬼也会扒着小辈撒娇[好热~……快要死了……能麻烦薰君帮吾辈买瓶番茄汁吗?]。某直男看着在棺材里摊成一滩的吸血鬼越发觉得[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又硬又老的吸血鬼]结果flag插的哐哐响,看着自家老大喊转校生小姑娘和转校生一起行动的时候惊觉自己醋的不是吸血鬼而是转校生,看着可爱的女孩子和老谋深算的吸血鬼说说笑笑恨不得抓着吸血鬼问他你到底什么意思,把我掰弯了又不负责。

然而几番试探后发现人吸血鬼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作为学...

ooc归我,归我,跨圈自嗨产物

我的点真的好奇怪,薰零的时候喜欢看直男薰被吸血鬼前辈根本不自知的撩冲击的魂不守舍开始怀疑自己喜欢的是不是可爱的女孩子。

被阳光照射难受的时候年长的吸血鬼也会扒着小辈撒娇[好热~……快要死了……能麻烦薰君帮吾辈买瓶番茄汁吗?]。某直男看着在棺材里摊成一滩的吸血鬼越发觉得[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又硬又老的吸血鬼]结果flag插的哐哐响,看着自家老大喊转校生小姑娘和转校生一起行动的时候惊觉自己醋的不是吸血鬼而是转校生,看着可爱的女孩子和老谋深算的吸血鬼说说笑笑恨不得抓着吸血鬼问他你到底什么意思,把我掰弯了又不负责。

然而几番试探后发现人吸血鬼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作为学院里最年长的老爷爷对所有人都是这般照顾,作为“吸血鬼”也对所有人都是这般“撒娇”,自己根本不是特殊的那个。自暴自弃的直男开始反追反撩老人家,奈何人年龄大见识多,套路通通不过心,反倒恼羞成怒的一发直球一下击中要害

在一起过后吸血鬼隔三差五撩火,“直男”不甘示弱妄图反撩回去却屡屡失败,唯独在床上的时候才能抓着吸血鬼脆弱的腰仗着年轻气盛欺负老人家。

雷安的时候喜欢看直男安被艹,要不知不觉沦陷发现自己提的最多最在意的已经不是美丽的小姐而是某恶名昭彰的海盗团头子,在大赛活下来「小姐」里已经没有需要骑士保护的公主了,公主已经自己拿起宝剑屠龙,反倒是恶龙和骑士整日针锋相对但又诡异的保持平衡

紧张刺激的大赛带来虚假的信息素分泌,过多的费洛蒙让骑士头昏脑胀怀疑自己爱上了恶党,海盗发现了这个秘密怀着恶毒又隐秘的心思调戏勾引骑士却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两人你来我往的周旋试探谁都不愿意先低头认输

安迷修也曾撞见过受伤的雷狮但是骑士精神不允许他乘人之危反倒救了雷狮,声称等你养好伤我们再战,于是海盗也贯彻恶党身份抓着落单受伤的骑士欺负,被问恩将仇报时回答说安迷修你也太天真了,我们可是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鶸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然后把可怜巴巴的骑士摁着艹。

事后两人再见面打的更凶了,恶党想再品尝一下骑士的滋味,骑士恼羞成怒一心干掉恶党,旁人看着只能感叹一句:他们又干起来了

飛機雲

手是薰的【强调】
我觉得这张算零薰也可,但是最近觉得薰零也不错

手是薰的【强调】
我觉得这张算零薰也可,但是最近觉得薰零也不错

白夜日零

公开的秘密

刚修完,这次写了不少字呢...

有4w多字哦

fw

bdy  2vqt

这次用了pdf,不知道怎么样呢

刚修完,这次写了不少字呢...

有4w多字哦

fw

bdy  2vqt

这次用了pdf,不知道怎么样呢

甜兜

这是一个看板双面钥匙扣的印量调查!
因为单款30个起做所以我想统计一下通贩会不会凑够30对 还会有一部分可能麻烦星星老师带去年底的cp展场贩 总之如果通贩能凑够30对那就太好了因为场贩不打算做很多…价格大概一对25 应该不算贵…?
有需要的太太直接评论排!我统计一下!!
谢谢大家支持!!!如果有需要看板新年挂件再贩也可以排!

这是一个看板双面钥匙扣的印量调查!
因为单款30个起做所以我想统计一下通贩会不会凑够30对 还会有一部分可能麻烦星星老师带去年底的cp展场贩 总之如果通贩能凑够30对那就太好了因为场贩不打算做很多…价格大概一对25 应该不算贵…?
有需要的太太直接评论排!我统计一下!!
谢谢大家支持!!!如果有需要看板新年挂件再贩也可以排!

是near哒!

活动结束,赶紧拼了张图♪
我永远喜欢看板组❤

活动结束,赶紧拼了张图♪
我永远喜欢看板组❤

梦之咲文春汉化组

【梦之咲文春汉化组】
#偶像梦幻祭##零熏零##零薰##薰零#
这周汉化的是れむにる老师的零薰零本《おれが攻め!》关于ud的二枚看板的攻受之战!堵上男人的荣耀【雾】最后能够获得主动权的人会是……?!!
(ps:零薰,薰零均有限制级画面)
【严禁二次上传【资源链接见评论

【梦之咲文春汉化组】
#偶像梦幻祭##零熏零##零薰##薰零#
这周汉化的是れむにる老师的零薰零本《おれが攻め!》关于ud的二枚看板的攻受之战!堵上男人的荣耀【雾】最后能够获得主动权的人会是……?!!
(ps:零薰,薰零均有限制级画面)
【严禁二次上传【资源链接见评论

最初的13颗星

(性转)薰零

注意:ooc,剧情无,还有尴尬的外貌描写,性转
后续有ntr,所以不能接受的看这一段就可以了,至少能当做单纯的419
暗沉的灯光渲染着暧昧的气氛,光线懒洋洋的洒下来,沾染在比起喝酒更看重聊天的人群身上,使得彼此的眼神交流中蒙上一层诱惑的白雾,暗示意味明显至极,零舌头轻点过下唇,掠夺不小心附在那上头的番茄汁,眼睛看了周围一圈,最终锁定了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俏笑着和旁边的男子谈天的金发女人。她的皮肤很白,就像冰淇淋的奶油一样,似乎散发着甜美的香气,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背后,泛着像是金色的丝线那样光芒,更吸引人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金色的眼睛就像海里的漩涡,有着塞壬的歌声指引,将人心甘情愿的卷进深不可测...

注意:ooc,剧情无,还有尴尬的外貌描写,性转
后续有ntr,所以不能接受的看这一段就可以了,至少能当做单纯的419
暗沉的灯光渲染着暧昧的气氛,光线懒洋洋的洒下来,沾染在比起喝酒更看重聊天的人群身上,使得彼此的眼神交流中蒙上一层诱惑的白雾,暗示意味明显至极,零舌头轻点过下唇,掠夺不小心附在那上头的番茄汁,眼睛看了周围一圈,最终锁定了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俏笑着和旁边的男子谈天的金发女人。她的皮肤很白,就像冰淇淋的奶油一样,似乎散发着甜美的香气,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背后,泛着像是金色的丝线那样光芒,更吸引人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金色的眼睛就像海里的漩涡,有着塞壬的歌声指引,将人心甘情愿的卷进深不可测的冰冷深海,葬身于温柔的大海的怀抱。啊,她看过来了。零嫣然一笑,举了举手中盛着红色粘稠液体的杯子,远远望去像极了血液,金发女子唇角勾着,点了点头,原本悬空的鞋跟落了地,她先是和服务员说了两句,然后面前的男子说了些话,才向着零的方向走去。“你好?”她边说边在零的旁边坐了下来,眉眼间充斥笑意,就像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好友,“你好。”零把酒杯向她的方向倾斜了些许,“要尝尝吗?”女子凑上前闻了闻,便挑了挑眉,流露出对零的一丝好奇,“你来酒吧喝番茄汁?”“不行吗?”零的疑问让她没了言语,她耸了耸肩,把服务员刚刚放下的香槟拿了起来,“能喝吗?”零同样耸了耸肩,把番茄汁换成了香槟,两人酒杯轻轻相碰了一下,看着对方小抿了一口,浅尝即止,“我叫羽风薰。”“吾辈朔间零。”“吾辈?”薰一边把酒杯放回了桌上,一边凑到了零的眼前,使得零看清了她脸颊泛着的红色,“好奇怪的口癖,向老年人一样。”或许是醉了?零看见薰微鼓起脸颊,像个小孩子一样用小动作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这是吾辈的习惯罢了。”零把酒杯往桌上一放,便扶住了往自己方向倾倒的薰,手指底下的皮肤有些微热,“薰君?你很容易醉?”“并不。”薰顺势抱住了零纤细的腰肢,将自己的脸埋进零的胸部,双眼抬起狡黠而清明的看着零的面容,她的微笑染上一丝得意,“是你的双眼令我沉醉。”

后续,有NTR

未設定

[薰零]观月

羽风薰x朔间零

一时兴起

朔间零刚从棺材中爬起来,就看到羽风薰站在窗边。
 
他揉揉眼睛,是不是吾辈看错了?明明今天下午组合怎么也召集不齐成员,薰君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让小狗循着气味找也毫无踪迹,最后只能草草练习半小时了事。
朔间零勉强撑着身体练习着,结束后立刻躲回棺材里倒头就睡,连叮嘱小狗下次要提前抓好薰君都忘记说。结果还没睁眼,就闻到这空气中有一丝不属于自己、又非常熟悉的甜蜜气味,他将信将疑,不敢确定,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是薰君还是幻影。
 
“诶,你醒啦……朔间さん。”
那人转过头,一脸其实也不是很震惊的表情。他看到朔间零又揉了揉眼睛,有些关切的:“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羽风薰x朔间零

一时兴起



 
朔间零刚从棺材中爬起来,就看到羽风薰站在窗边。
 
他揉揉眼睛,是不是吾辈看错了?明明今天下午组合怎么也召集不齐成员,薰君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让小狗循着气味找也毫无踪迹,最后只能草草练习半小时了事。
朔间零勉强撑着身体练习着,结束后立刻躲回棺材里倒头就睡,连叮嘱小狗下次要提前抓好薰君都忘记说。结果还没睁眼,就闻到这空气中有一丝不属于自己、又非常熟悉的甜蜜气味,他将信将疑,不敢确定,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是薰君还是幻影。
 
“诶,你醒啦……朔间さん。”
那人转过头,一脸其实也不是很震惊的表情。他看到朔间零又揉了揉眼睛,有些关切的:“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不是,是吾辈年纪大了怀疑自己视力衰退了……吾辈真的没看错吗?这个时候最不可能出现在轻音室的人,出现在这里,最不可能出现在轻音室的东西,也摆在眼前。
“薰君,那是望远镜吗?”
 
羽风薰手中正在摆弄的,是不知从哪里带来的天文望远镜,总之绝对不会是葵兄弟或是小狗拿过来的就对了。是小型的天文望远镜,放大倍数不高,但用来业余观测绰绰有余,在月光下泛着金属的冷光。
 
“对啊。好可惜呢,明明今晚和女孩子约定好一起观月的,谁知道她突然和男朋友复合了……天台上锁了进不去,一想到朔间さん这边的观测角度也很好,就擅自进来了。……你不介意吧?”
 
“……吾辈不介意。”
 
朔间零看着他,有些想皱眉,又有些想释然。没办法,他对他,还是无法掌控,行踪也好想法也好,虽然是个想做到就能做到的好孩子,但却总是和熏风一样漂浮不定,让人放不下心。他暗暗给自己打气,不行,吾辈再怎么说还是组合的队长,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有气势的教训他一下!于是他又开口:“薰君,下次训练……”
 
“朔间さん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话题被糟糕的打断了。他盯着羽风薰,对方的表情被窗外投入的光柔和,竟显得有些诚挚。朔间零不好再责备他,只好气呼呼的站起来,走到他身边。
 
看什么呢?首先先熟悉一下器材吧。他弯腰,闭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凑到目镜上,再把望远镜往下打——啊,看到的是学校,夜晚散步的街道,安静的花园露台,空无一人的礼堂。他还看到了凛月,看到了晃牙,他们两个人在操场上,和其它的几个同班同学一起,热热闹闹的样子。虽然隔了很远,但每个人的表情都看得很清楚,看得清楚懒洋洋逗弄着他人的凛月,看得清楚大吼大叫发脾气的晃牙。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那甜蜜气味突然逼近,薰君的声音和呼吸都突然落在耳边:“要不要我教朔间さん怎么用?”
 
羽风薰说,先对准天空,用寻星镜找到月亮,嗯,看到了吗?应该就在那里噢。然后旋转调焦旋钮,慢慢放大……已经看到了,但是还不够近吗?那我换一个高倍目镜……现在看到了吗,朔间さん?
 
他的手覆在他的手上,嘴唇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廓,身体也紧靠着。朔间零有些喉咙发干,他想说,薰君,不要那你对付女孩子的那一套来对付吾辈啊?
 
然而身体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着对方的行动。
 
羽风薰还在说着什么,虽然近在咫尺,他却感觉有些听不清了:刚刚在楼下就看到好多人也准备观月啦,都快凌晨了还那么闹腾,我实在受不了,只好来朔间さん这边了。诶,你问我为什么大家都要选择今天观月?
 
朔间零在目镜里看到,满月逐渐染上深红,如果只是用肉眼观测,看起来就像残缺一样。
 
羽风薰的气息在耳边:“今天是百年一遇的月食啊,朔间さん不知道吗?”
 
 
不知道。
不知道月食。不知道你不会出现。又不知道你会出现。
不知道你做这一切的缘由。
不知道熏风为什么在此处停留。
 
 
羽风薰说:“真不愧是百年一遇的景光……今晚月色很美呢。”
 
 
 
不过现在全部知道了。
 
 


 
 
 
“那薰君什么时候才能百年一遇的来参加组合训练喏?”
“诶——下次、下次啦。”
 

END.

gamekennkyuu

CP21 Day1-2 摊宣 【O78-79】

这次双日都在,9号上午约9点到场、10号下午2点撤退~
欢迎各位来玩(不嫌弃的话交换本子无料都可以> < 私信这个号或者本体 @栗子做的蛋糕  都行~)


以下包含凛泉小说本×2、薰零♀+泉凛♀无料、海洋生物部set等。

多图,流量预警!

◇原作:偶像梦幻祭

◆无差别同人站收藏主页: 点这里


【小说本】


新刊:


刊名:You and beautiful world
CP:凛泉
作者:晓月千秋 
封面:Bacco
Special thanks:BelmX、月白(排名不分先后)
规格:A5/50P/全年龄
价...

这次双日都在,9号上午约9点到场、10号下午2点撤退~
欢迎各位来玩(不嫌弃的话交换本子无料都可以> < 私信这个号或者本体 @栗子做的蛋糕  都行~)


以下包含凛泉小说本×2、薰零♀+泉凛♀无料、海洋生物部set等。

多图,流量预警!



◇原作:偶像梦幻祭

◆无差别同人站收藏主页: 点这里


【小说本】


新刊:


刊名:You and beautiful world
CP:凛泉
作者:晓月千秋 
封面:Bacco
Special thanks:BelmX、月白(排名不分先后)
规格:A5/50P/全年龄
价格:15


7月新刊:

刊名:片翼之蝶
CP:凛泉
作者:晓月千秋 
封面:Bacco
Special thanks:BelmX
规格:A5/40P/全年龄
价格:15


【无料薄本】

刊名:Romantic comedy
CP:薰零(♀)、泉凛(♀)
△ 先天性转,OOC注意
字数:1w
规格:A5/16P
文:晓月千秋
封面:bacco

领取方式:CPP收藏此本/lofter摊宣页面点心出示
由于成本较高,双日派发数量不多,领完为止,CP后会公布全文



【海洋生物部徽章+明信片set】


图:bacco
徽章3枚+明信片一张
价格:15/set

【朔间兄弟亚克力挂件+明信片】




【无料卡贴】


图:bacco
可指定图片,每人限领一张



※全部本子印量不多,场贩余本带回通贩,无料场贩only

紙鶴紙鶴嚼嚼

不知道幾百年前的圖了...紀念薰尼十連就來,除了晃牙(。
細節是什麼我不知道啊(裝死)

P2很混的小後續,是我答應薰尼十連來就讓小蒲公英跟他約會,現在蒲公英跑了只好由零來代替──薰尼我是愛你的下次卡池還是要來哦,不要不愛我(薰尼:啊啊啊啊啊──)

欺負直男真好玩。

不知道幾百年前的圖了...紀念薰尼十連就來,除了晃牙(。
細節是什麼我不知道啊(裝死)

P2很混的小後續,是我答應薰尼十連來就讓小蒲公英跟他約會,現在蒲公英跑了只好由零來代替──薰尼我是愛你的下次卡池還是要來哦,不要不愛我(薰尼:啊啊啊啊啊──)

欺負直男真好玩。

风月劫尽

【零中心伪全员向】青空(朔间零生贺)

老零生贺。无特定CP,微贵乱,私心薰零,但并没有多少感情戏。

零主角(虽然前期看不出来),可能看上去会像all零all。我游人物太多,我做不到记清楚我游所有剧情,也不能保证形象都把握好,OOC预警。如果有严重的与原作中的性格矛盾请务必告诉我。

机战相关,奇幻涉及,随便写写,没有逻辑,不懂科学,物理苦手,战斗场面几乎略过,全文如同流水账,极其无聊请慎入。

不能接受角色死亡或者角色发动战争、角色在战争前提下杀人的请别看下去。不是谁家黑,也懒得黑谁。

原本是想用高达背景的,但觉得自己对其研究太浅薄不敢亵渎,于是自作了设定。致敬高达系列,设定有参考,经典剧情台词或许出没。

更新缓慢,可能会坑...

老零生贺。无特定CP,微贵乱,私心薰零,但并没有多少感情戏。

零主角(虽然前期看不出来),可能看上去会像all零all。我游人物太多,我做不到记清楚我游所有剧情,也不能保证形象都把握好,OOC预警。如果有严重的与原作中的性格矛盾请务必告诉我。

机战相关,奇幻涉及,随便写写,没有逻辑,不懂科学,物理苦手,战斗场面几乎略过,全文如同流水账,极其无聊请慎入。

不能接受角色死亡或者角色发动战争、角色在战争前提下杀人的请别看下去。不是谁家黑,也懒得黑谁。

原本是想用高达背景的,但觉得自己对其研究太浅薄不敢亵渎,于是自作了设定。致敬高达系列,设定有参考,经典剧情台词或许出没。

更新缓慢,可能会坑,大纲写完了,如果不想写了会简略描述一下后续。

以上。

=======================================

【序章】


梦咲帝国拥有这星系中最美的天空。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之间流行起了这样的说法。科技进步至此,星系内的旅行对于少数人来说已经不再是梦想,但归根结底这个星系中适合并已有现存人类居住的就只有这ES星球一个罢了。每当人们说起帝国或是来到这里旅行,总是会提起这里的青空,就好像从明明与帝国接壤的莱恩王国踏过边境,所看到的景象就会立刻有所不同一样。

不论是否有所不同他都已很难去确认它了,如今他所能抬头仰望的只剩下黄昏和夜晚那褪去蔚蓝换了颜色的穹顶。而那些或多或少曾与他有所关联的传言,也已经在时光流逝中渐渐远去,只留下记忆中的清浅痕迹,似乎轻轻一抹就会消失不见。

这个国家总能与浪漫攀上些关系。比如这苍穹,又比如帝国的版图现如今是颗心脏的形状,却在东侧沿海的地区突兀地缺了一块,硬生生造出了皇都毓京的港口,也成就了三面环海的连滨城。而国内河川丰络,就像是人心脏上的血脉,生生不息地搏动着,昭示着帝国的昌盛与繁荣。

这是人类知识范围内最强大的国家,也本曾可能成为千年来最好的时代。

——为了把和平留给地面,前朝的领导者们决定将战场转移到太空,他们研发了宇宙中航行的舰船,建造了让部分人能够在星球外生存的宇宙特区。

遗留迄今的一项工程是所谓天梯,或者说通天之塔。普通人渴望去往宇宙之中,却又无法仰赖消耗昂贵的军用舰船,于是前朝许诺了这座塔,尝试着让人们可以自由地,像旅行一样地离开地面,前往遥远的太空。

他们将和平留在地面,却又希望能够将其带往天空。

这座塔便坐落于帝国的地理中心,也是帝国西北山脉以外地势最高的地方,甚至这座城市都因此而改了名字叫塔城,因为它必将成为帝国的灯塔,通往宇宙的阶梯。

“Amazing! 这里是你们的日日树涉!”许久只有今日新闻翻来覆去播报的电视里突然传来令人难以忽略的声音,像是音量骤然增大了几分,却又并没有谁碰过这屋里的遥控器。

电视画面是有着月光般发色的男人,他的容貌无可挑剔,但张扬的过分,就像他的声音一样,明明音色悦耳,却因其夸张而平白让人有些望而生畏。

“今天也是充满爱与惊喜的一天!猜猜我要带给塔城的大家什么消息?”帝国改朝换代以后,新皇执行了区域限制法令,每个地区的媒体都相互独立,塔城是其中最小的区域,只包含了塔城一座城市。在塔城之中,人们看不到其他地区的新闻和媒体,就算是在网络上,塔城中生活的平民也无法与塔城以外的人交流,无法接收塔城新闻和帝国指令以外的消息。

人们生活在自己的区域里,在这里出生,也将在这里死去,若是离开了家去往别处,便无法与家人联络,直到他决定回来,或者家人决定追随他去。

一切像是回到最原始的时候,偏偏人们安于现状。

人民不知道那道法令,只以为国家更严格地划分了地域。地区内学习工作有着远超过去外地打拼的福利,人们便也不再渴望离开家乡。网络上骤然减少的信息因为其总量的富余而让人难以察觉,在中央铁路的自爆炸案之后,人们不再信赖铁路系统,却又常常因为航空业在帝国政府手中高昂的价格而望而却步。

为什么要出门呢?

人们已经无从与外地的朋友结识,不再需要背井离乡为了生存而挣扎,只有热爱旅行的人还坚持着离开故里,却又多是离开国境,去往接壤的邻国,或是偏僻的,本就与家乡无从联络的外海群岛。

人们不再记得西北山脉的巍峨,不再记得西京旧址的传说,不再记得潇湘城的风沙,也不再记得午岸连滨的海。

天梯依旧缓慢地施工着,就好像没有什么能影响它的进程。然而世人已经不再期待它的完成,只有塔城的居民还偶尔会讨论起这座似乎永无尽头的通天之塔,和与它紧密相连却又好像永无法企及的,青空。

帝国的偶像日日树涉带给塔城的惊喜是一场毫无征兆的演唱会,就在不久之后的周六晚上。

前朝搭载于宇宙舰船之上用以太空战争的机甲在如今已被逐渐发扬光大,由战争的机器变成了帝国和平与强大的象征,其中最富盛名也最强大的那一台机体天照的主人,因其突出的外表、优秀的歌喉演技和皇帝的宠爱被推崇为这些机甲部队的代言者,高高在上的,完美无缺的天才偶像——日日树涉。

他似乎什么都很擅长,除了有时候表现得颇为浮夸以外似乎毫无缺陷,人们总谈论他会不会就是传说中比基因改造的产物强化人还要特殊的天人,生来就拥有常人永不会得到的天赋与命运。

皇帝放任了这个说法,大概他自己也这样想,或者他希望人们去这样思考。毕竟就算是平庸的大众,也偶尔会有着和人上人相似的观点与企望。

就像不需要他怎样费力去引导,那些被塑造成人形被寄予希冀不要让人民恐惧的机体就已被习惯性称为了SIMA。

在那之前,它们曾有另外一个更完整的缩写名叫作——

SIMAMU。


白夜日零

邂逅(薰零)

反正是文不对题的。

没了

我说没补

反正是文不对题的。

没了

我说没补

白夜日零

来录Drama吧!(薰零)

羽风薰X朔间零

很喜欢写短打,每次写长篇都让人觉得疲倦,所以那个长篇有缘再见

这次也是短打,三个多小时还是很不错的成果呢

希望薰p不要打我,感觉写的薰,有点恶趣味。

其实也还好?

总之避雷,看的开心就看,不开心就关

滴滴

我不想补了。。

羽风薰X朔间零

很喜欢写短打,每次写长篇都让人觉得疲倦,所以那个长篇有缘再见

这次也是短打,三个多小时还是很不错的成果呢

希望薰p不要打我,感觉写的薰,有点恶趣味。

其实也还好?

总之避雷,看的开心就看,不开心就关

滴滴

我不想补了。。

iYneeee

狐薰很可爱啊QWQ
对话是这样的23333
薰:你欺负我,欺负我,你还欺负我吗?
零:吾辈错了,吾辈再也不了,薰君你快轻一点啊……

狐薰很可爱啊QWQ
对话是这样的23333
薰:你欺负我,欺负我,你还欺负我吗?
零:吾辈错了,吾辈再也不了,薰君你快轻一点啊……

未設定

[薰零]灯下夜祷



你松手,把他放倒在床上,那人立刻陷进如同云朵般蓬松柔软的棉被里,嘴角还遗漏出几句低哼。
夜很深了,浓重得化不开,像是劣质啤酒,呛人得很。方才随手一打,只开了床头一盏微弱的灯,这也正好,只留得灯下飞舞的灰尘,而看不清任何人的神色。
你已经累极了,恨不得也倒头就睡去,刚刚从庆功宴上下来,一身甜的腻的,奶油蛋糕果汁汽水的味儿,还掺着别人的香水气。你想洗个澡,又舍不得此刻的一分一秒,揉了揉发痛眼角,你手下意识地往床上一撑,也立刻陷进去了。
你垂着头,脖子酸痛了也不顾,你盯着那好看的面容,很难再说出一字来。
自小你就厌恶他人强求,总说,在家里装腔作势就够累了,好歹让在学校就做做自己吧?于是他说好,放任你,给你自...



你松手,把他放倒在床上,那人立刻陷进如同云朵般蓬松柔软的棉被里,嘴角还遗漏出几句低哼。
夜很深了,浓重得化不开,像是劣质啤酒,呛人得很。方才随手一打,只开了床头一盏微弱的灯,这也正好,只留得灯下飞舞的灰尘,而看不清任何人的神色。
你已经累极了,恨不得也倒头就睡去,刚刚从庆功宴上下来,一身甜的腻的,奶油蛋糕果汁汽水的味儿,还掺着别人的香水气。你想洗个澡,又舍不得此刻的一分一秒,揉了揉发痛眼角,你手下意识地往床上一撑,也立刻陷进去了。
你垂着头,脖子酸痛了也不顾,你盯着那好看的面容,很难再说出一字来。
自小你就厌恶他人强求,总说,在家里装腔作势就够累了,好歹让在学校就做做自己吧?于是他说好,放任你,给你自由,偶尔说两句好听的哄你回来,你自知是些无趣的小手段,却又装聋作哑,装乖卖傻,纠纠缠缠,直到今日。
你因为送同路的女高中生,见过梦之咲的清晨,也因为翘了课在天台睡觉,见过梦之咲的黄昏,最终你只是因为昼伏夜出的吸血鬼,才得以见识过梦之咲的漫漫长夜。
然而这种事又实在是不值一提。你和他,所发生过的,就算是在满天繁星之下,清风朗月之间,也不值一提。那些实在太小了,真的太小了,细微又琐碎,不是忠诚的追随,不是长久的陪伴,只像是银河中的一粒星子,空气中的一阵气流,太小了。
灯还亮着,昏黄的,不明亮,除了桌角的几本书,和飘着的细弱灰尘,什么都照不亮。你以前学过一个词,Le lucermaire,法语吧,或许是,你已经忘记怎么念了,意思倒是记着,意境美得很——灯下夜祷。
而现在又能向何祷告,又为何祷告?眼前的不过是灰尘罢了。而你,也不过是秉烛夜游的旅人,已经为谁停留了预计的片刻,终归还要启程。
今夜你到底还是见识了,他与别人的羁绊,终究是比你要深许多倍的。你想起之前看到过的,大卫芬奇的,他说有时候觉得好笑……在记忆中占据很小一部分的人,居然忘不掉。你借此自省,又觉得是自嘲,最后放弃,因为你认定,这心绪,并不是如此就能疏解。
你还在胡思乱想,他却许是睡着了,又许是没有,眉心微微皱着,不知进了怎么样的梦。你听到他说话,大概是梦呓,鲜少见他如此毫无防备,你情难自己,不由得俯下身,凑到他唇边去。
你听到他喃喃的,有你的名字。你便一下忘了所有爱恨,只是笑,低声应了一句,朔間さん。
你说没关系,毕业之后我们就会在一起,两个人在一起——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已经在Le lucermaire——你说,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的。


END.
发生在返礼祭结束那夜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