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622浏览    177参与
陈茶

楚然

短篇一发完。没什么预警。有sp情节f/m。并不是爽文。

————————————


仔细想想,我在国外的这几年来并没有很认真的记录过自己的生活。很多次觉得一个阶段告一段落的时候,我都有很多的话想说。大段的语句混乱的在我脑子里面飘来飘去,但是当我想要写的时候却怎么也开不了头。通常是,刚写了一句话剩下的内容全部不翼而飞,记忆变得像眼前的空白文档。这种感觉在毕业后的几个月达到顶峰,我只好放弃敲字改用纸笔,却最终写了一些我自己都不想再去看的东西。当然我也不想这么矫情,但是年纪大了,总觉得事情有些力不从心。


楚然微信上问我能不能来看我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意外。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曾经...

短篇一发完。没什么预警。有sp情节f/m。并不是爽文。

————————————


仔细想想,我在国外的这几年来并没有很认真的记录过自己的生活。很多次觉得一个阶段告一段落的时候,我都有很多的话想说。大段的语句混乱的在我脑子里面飘来飘去,但是当我想要写的时候却怎么也开不了头。通常是,刚写了一句话剩下的内容全部不翼而飞,记忆变得像眼前的空白文档。这种感觉在毕业后的几个月达到顶峰,我只好放弃敲字改用纸笔,却最终写了一些我自己都不想再去看的东西。当然我也不想这么矫情,但是年纪大了,总觉得事情有些力不从心。

 

楚然微信上问我能不能来看我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意外。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曾经和他有关的一些片段又飞进我脑子里。我看着对话框的界面想了想,打了几个字说行吧。但是机票住宿自理。楚然很快回复一个哭泣的表情说姐,总得管几顿饭吧!我回了一个字,可。他立刻又说那我睡你家地上行不行?我又回了一个字,滚。他沉默了十几秒,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凶。

 

我在机场见到楚然的时候简直震惊。我老远看到一个黑黑的高大的青年坐在加航柜台前,导致我围着转了好多圈都不敢认。他最后朝我招手,我才终于难以置信的表示,少年你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他用黑了好几个shade的方式让我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物是人非。我捏着他的脸说你怎么回事,曾经白皙的清瘦的少年去哪了!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姐,我这不是这几年爱上了户外运动。我踹了他的屁股一脚说你以后涂防晒!他躲着说知道了知道了。

 

去停车场的路上他跟在我后面。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我有好几次停下来看他,仿佛从前的记忆和当下的生活混成一团。楚然说你在看什么?我说你长高了。他煞有介事的点头道那是,而且我还长大了。

回公寓以后我给他看这些年的照片讲这些年的生活还是很欢乐。从第一年住的公寓到global leadership的旅行,从实习搬家到毕业工作,我讲这些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些年原来真的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其实到最后基本哪里也没有去成。我说你大老远从多伦多跑来就待2天半,好歹也是出次国搞得像坐动车去了躺北京一样。他说其实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看看你就好。于是我们大部分时间居然都待在家里看快乐大本营。他说你居然也看这种大众娱乐节目,我和我妈都以为你闲暇时间也只会读历史看易经。我说我哪有那么超脱,人生都这么艰难了,还不看点轻松的东西娱乐娱乐 。

后来我们边吃饭边看武媚娘那一期的猜词游戏几乎笑死。我莫名的想起很多年前楚然还每天在我家学雅思的时候,有一天吃完饭看电视发现全是日本海啸的新闻,不断重复放映巨浪冲垮房屋的画面。我躺在沙发上跟正在剥桔子的楚然说自然真是让人畏惧。他把剥好的橘子塞进我手里,说是啊,但是你更让我畏惧。我眯起眼睛问他你昨天的单词背好了吗?他一抖说姐你让我喘口气,你昨天把我打成那样,我走回家已经是奇迹,还怎么学习。我说打你难道不就是因为你不学习?打完还有了正当理由继续不学习?他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我腿边,说姐,我这就去学习。

 

有朋自远方来,我也不能把人只关在家里。最终我还是带他去city park的雕塑公园转了转。楚然说sculpture这个词还是你教我的。我说我教了你那么多东西,那还记得这些细节。我让他去NewOrleans著名的那个狗雕塑那里去照个像, 他说我都黑成这样还是不要了。我说反正在自己手机里留个念,也没有人看。他才勉强走过去让我用他的手机照了张照片。我看他和那只蓝色的狗不知哪里有点相似,不禁笑到手抖。他在远处喊你笑什么啊!我说没有,就是画面太美。我突然想起我带第一个班遇到他们这些学生的时候,第一堂课其实紧张的要死。课间休息的时候楚然还有其他好几个男生来跟我聊天。我看他戴了一只金光闪闪的表,和班上其他青涩少男少女格格不入,颇有暴发户一般的成熟气质。于是我问他说你上大学?他一脸震惊说我才十五岁!我瞬间就乐了。他气恼道不许笑!样子像是被欺负了又不能反击的小孩子。

 

没想一晃就很多年。他站在厨房门口问怎么样,我现在是不是很有成熟的魅力。我说对,你不仅成熟还很黑。他说你真是时刻都要欺负我。他垂着眼睛的样子让我又想起第一次打他的情形。那天他来VIP中心上课迟到了近半个小时。我等他等到几乎抓狂,害怕他在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正要给他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才看见他垂头丧气的进来。我满心怒火,吼他怎么才来!也不知道打个电话!他低声道姐,我打不到车。我说你这是什么破理由?!然后就把他连推带踹的赶去了墙边。


那时正值盛夏,VIP教室里有一把黑檀木的折扇。我合起扇骨狠狠的朝他的屁股抽下去,也不记得打了他多少下。楚然伏在墙上微微发抖,后来就小声抽泣起来。我没有想到会把他打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也不敢转过身来,只是呜咽说姐,我以后不会了。我看着他突然心生怜悯,问道你为什么迟到?他抽泣着说我父母说好要送我的,后来工作忙又回不来了。他说着说着又哭起来,哽咽道姐,他们一直这样不管我。我那时想摸摸他的头发但是最终没有,突然明白了楚然为什么总是待在VIP学习中心。家境优渥又没有人管的孩子,也只能待在我这里了。

 

带楚然参观学校,我顺便也回了一趟商学院。我说这是图书馆,这是我吃饭的地方,这是我们开会做项目的地方,这是我们的教室…… 感觉好像MBA的那段时间还没有结束一样。走到Audubon park 的时候突然下起很大的太阳雨,我们站在大榕树下面避雨,湖上方的雨滴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我说怎么样,这可不是时刻都能看到的景象。我们这十二月依然温暖如春,简直就是King'slanding。 楚然一脸羡慕说是啊,加拿大简直就是北境,雪都能把人埋了。雨停后我们在Willow的PJ喝了杯咖啡。我吐槽现在的工作,他吐槽加拿大的学校坑爹。我说你在大学有没有好好学习?他点头道有的。姐,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


天快黑开车回家做饭,他在路上问我这几年生活如何?我说学校里很好啊。起码校园的环境还比较亲切。我第二年一直在downtown上班,那会没车得坐学校的校车。我几次下课晚了一点跑出来的时候校车就开走了。我在后面追司机也没有看到我。结果前面一个黑大哥看到我跑就把车拦住了,跟司机比划说there is a girl running for the shuttle。我当时真是觉得内心好温暖。

我开车没有看见楚然的表情。只是感觉他若有所思的说对啊。

 

最后那晚送他回宾馆。我开车的时候他突然拽了一下我的袖子,然后叹了口气。我问怎么了,他说看到你过得不错我就放心了。我妈说像你这样的人容易孤独。我说这么多年了,你别老把我当成多牛逼的人物。我就是个平常人,能过平常的生活就满足了。他说你在我心里一直都不是平常人啊!他沉默了一会,说你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去加拿大?我被前方的车灯晃的有些失神。我想说你为什么不快点长大和我一起来美国?但是我没有说出口。我在宾馆门口停下,说楚然,我们有不同的路。

 

我回家以后开了在costco买的sparkling wine。因为要送楚然回宾馆一直都没有机会饭前喝。我边喝边给他发信息说美国之行如何?招待的可还周到?他很快回说怎么这么客气啊。吃得非常好。我笑笑继续喝酒。他几分钟后突然发微信说姐,你这些年过的很不容易吧。

我想说没有啊。却看着手机突然哭出来。


———————

@青团小朋友想看虐。淡淡的虐一篇送给你。

Soda_M

嘘!快藏起来!不要被发现了!

嘘!快藏起来!不要被发现了!

菜孃孃的作业号

我从来不曾否认

妈妈,我从来都不曾否认,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过于脆弱


文字在我的手心咔嚓咔嚓揉成饼干屑


我只能把脆弱让渡给别的更弱小的东西


妈妈,我闪躲过暴力,斥责,独眼的洋娃娃。


妈妈,最后就连我也成了那个洋娃娃。我枯槁的胸腔燃烧着潮湿的木料。


妈妈,我过于脆弱,世间的一切好像都让我过敏。我惧怕阳光,风,流水,还有尚未停下的汽车。一点点的波动瓦解了我。


我从不否认我是个脆弱的小孩,妈妈。当我走过街道的时候,那两记耳光其实并没有打到我。妈妈,我飞走了,你看不到吗?我只是个做错事又耿耿于怀的小孩。我游荡于酱料铺和台球厅的篷布前。


妈妈...

妈妈,我从来都不曾否认,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过于脆弱



文字在我的手心咔嚓咔嚓揉成饼干屑



我只能把脆弱让渡给别的更弱小的东西



妈妈,我闪躲过暴力,斥责,独眼的洋娃娃。



妈妈,最后就连我也成了那个洋娃娃。我枯槁的胸腔燃烧着潮湿的木料。



妈妈,我过于脆弱,世间的一切好像都让我过敏。我惧怕阳光,风,流水,还有尚未停下的汽车。一点点的波动瓦解了我。



我从不否认我是个脆弱的小孩,妈妈。当我走过街道的时候,那两记耳光其实并没有打到我。妈妈,我飞走了,你看不到吗?我只是个做错事又耿耿于怀的小孩。我游荡于酱料铺和台球厅的篷布前。



妈妈,我也不过是个卑劣的小孩。我偷走姐姐的绢花,拿到学校里炫耀。



我逃课,翻过围墙在街上跟踪迷路小猫。



我考得不好,你的眼泪滴在我泛红起印的手背上。



我在文字里溺亡



我从高高的山坡滚落下去,一些爱看热闹的石头也欢呼着随我一起坠落。



妈妈,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并无怨气



我体会过狂喜和痛楚,有人曾温柔亲吻我脸颊,我穿过华丽的衣服,把糖纸一张一张叠在膝上。



妈妈,你怀着我的时候,产生过强烈的排异反应。草原的夏天,你终于生下我。我躺在被小花和蚊虫环绕的草甸里,面对世界不知所措。草叶温柔掉落在我的脸上,于是我就委屈地大哭起来。


?

听闻小姐治家有方,余生愿闻其详。

听闻小姐治家有方,余生愿闻其详。

归云a

藏(春)

*藏的衍生同人

*BG,设定架空

*BGM《藏》


  晚风吹来带着初春的凉意,轻轻拂起了女孩的裙摆。

  女孩叫江晏,她正在从书院回家的路上。 

  江晏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微微泛红,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同书院的男孩,却没有看见她所盼望的身影。

  “唉,你们可知道杨家那小子要去洛阳啦!”

  “何时启程啊。”

  “也就这些日子,我猜应是二十。”

  “虽然他读书不怎么样,但做生意倒是有一套。也算是有出息,没想到哟。”

  江晏听了那几个男孩的话,气得直跺脚。 

 ...

*藏的衍生同人

*BG,设定架空

*BGM《藏》


  晚风吹来带着初春的凉意,轻轻拂起了女孩的裙摆。

  女孩叫江晏,她正在从书院回家的路上。 

  江晏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微微泛红,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同书院的男孩,却没有看见她所盼望的身影。

  “唉,你们可知道杨家那小子要去洛阳啦!”

  “何时启程啊。”

  “也就这些日子,我猜应是二十。”

  “虽然他读书不怎么样,但做生意倒是有一套。也算是有出息,没想到哟。”

  江晏听了那几个男孩的话,气得直跺脚。 

  “怪不得今天没来书院。”江晏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跑起来,“杨修远你好样的!”

  今早江晏来到书院后,见杨修远的位子没了他的痕迹,心中一阵失落。“什么嘛......”

  她本想下学后去看望杨修远,以为他生病被隔离了,没想到...... 

  “哼,不去看他了。”江晏改变脚下的方向便回家去了。 

 


  翌日,王先生看着发呆许久的江晏,直接拍了她的桌子,“江晏你想哪家小子啊?你看你这心游神晃的样子哟!”

  江晏小声嘀咕:“我才没有想杨修远那混蛋呢!”

  王先生年纪大了也没听清她讲什么,说了她几句,便放过她了。

  她望向中庭还未舒展的青梅,心中一阵苦涩。

 


  江晏回家路上一直想着某人,竟不知不觉走到了杨家门口。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就被叫住了。

  “什么风把我们江姐姐吹来啦?”一个男孩跑出来一把揪住了江晏的辫子。

  江晏涨红了脸,伸手去打男孩,口中骂喊道:“杨修远你个混蛋!放开我!”

  杨修远不怒反笑,“丫头你先说说,为什么来我这?”

  “我......我只是路过!”江晏涨红了脸,说话也不利索了,“听...听说你要去...去洛阳了。我送你一本...一本全唐诗集!”

  杨修远原本没指望得到回答,听到江晏要送他全唐诗集,笑得更灿烂了。

  “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一首歌谣吧。”杨修远放开手中的辫子,“蒹葭【xia】苍苍,白露为霜......”

  “你个文盲,是蒹葭【jia】!”江晏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读都不会读。

  “我才不是文盲,莫笑我荒唐。我还来不及背牢,就和你分享啦。”杨修远看向江晏,对她眨了眨眼睛,向她解释道。



  “......杨修远记得给我写信。”女孩落下这么一句话,便消失在了夕阳里。

  男孩看向远方,沉默不语。


【春】完


我来组成裆部

这是作者听《藏》这首歌自行脑补的一点小东西

他这月就要去洛阳了吧…  哼!关我什么事 整天就知道欺负我  洛少爷这样想到 他收敛心思 默默地盘腿坐好等待先生来授课  今天教的是蒹葭  只听先生念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洛少爷不禁出了神:大片的芦苇绿油油的  清晨的露水也变成白霜  萧忆情就站在河对面 一袭长发 一身白衣 美极了  我忍不住想逆流而上去追寻他   可是道路阻碍了我 我又顺流而下寻觅  仿佛他就站在下面湖的中央  水打湿了他单薄的白衫 ...

这是作者听《藏》这首歌自行脑补的一点小东西

他这月就要去洛阳了吧…  哼!关我什么事 整天就知道欺负我  洛少爷这样想到 他收敛心思 默默地盘腿坐好等待先生来授课  今天教的是蒹葭  只听先生念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洛少爷不禁出了神:大片的芦苇绿油油的  清晨的露水也变成白霜  萧忆情就站在河对面 一袭长发 一身白衣 美极了  我忍不住想逆流而上去追寻他   可是道路阻碍了我 我又顺流而下寻觅  仿佛他就站在下面湖的中央  水打湿了他单薄的白衫  隐隐约约透出白嫩的肌肤  萧忆情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呼喊着他的名字“阿洛!”洛少爷兴奋的正想朝他奔去  可是萧忆情的声音却变了 变成了教书先生的声音

“阿洛!”

“阿洛!”

先生用戒尺敲了一下少爷的头

“啊?哦!”少爷一下子站起来  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先生“最近怎么总是出神? 将今日的功课抄写十遍”

少爷:“是…”

“为何一定要去洛阳?”萧忆情有点生气

“这…是老爷的意思…”吴管家看出了少主的不悦

萧忆情迈着大步去了府主的书房

“爹!为何我一定去洛阳”

萧府主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竹卷 “这是我和你母后商议后的结果  你还小  虽然咱们家世代行商  不过我和你母亲还是希望你可以考取功名”

“可是…”萧忆情说不出话   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更努力更优秀

萧府主转过身“爹知道  你放不下洛家那小子嘛  爹这不是也为了你好吗 萧洛两家是世交 你学更多的知识以后也好帮扶一下他们嘛”

“…  我知道了 爹”萧忆情低下头 道理他都是明白的

“而且又不是一去不返   待中秋 重阳这些日子你便回来看看  你母亲也舍不得你走  一说起这事儿她就哭的不行”萧府主拍了拍萧忆情的肩膀

“萧忆情!萧忆情!萧——忆——情——!!!”萧忆情听到窗外有人在呼喊他

萧忆情知道是谁   于是将窗户撑起来探出头

萧:你怎么来了?

洛:怎么啦?我不能来啊

萧(嘴角扬起):那你要来我自然是拦不住你

萧(笑容消失):阿洛 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洛(小声):我知道 你半个月后要去洛阳了嘛  我听我娘说了

萧:这次一走便是几个月 你…

洛:…

萧:你要好好念书

洛:…  哼!要你寡!

萧笑道:本来脑子就笨   再不努力点念书  以后洛叔叔可就真把你卖给我了

洛(脸红):我…我爹才不会呢   哎呀! 我知道了(小声)  我会好好念书的

萧忆情看到洛少爷娇羞的样子心中甚喜  他从窗户翻出来   上下打量着少爷 

萧:这才几天不见  长高了嘛

萧忆情靠近洛少爷  摸了摸洛少爷的头  再反观洛少爷  他是被萧忆情突然的靠近吓得愣在原地   脸从额头红到了耳朵根  太近了  近到能闻到一点萧忆情身上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

洛(一把推开萧的手):你干嘛!真是的 我走了 懒得理你

说完便红着脸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 真是的  突然靠这么近…

萧忆情发现窗边有一本唐诗集  应该是洛少爷落下的

萧大喊道:阿洛!你的书不要了?

洛回过头:我不要了 你要的话就拿着吧随便你

洛少爷才不会告诉萧忆情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本诗集

半月后 城门口

萧忆情安静的等着洛少爷   尽管他已经迟到了一个时辰   这时候从远处跑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洛少爷一路狂奔  顾不得什么形象  生怕再慢一点萧忆情就走了

走近后

萧:你跑这么急干什么?

洛叉腰蹲在地上:我…我怕…我怕你先走了

萧:说了会等你嘛  看你累的

说着便就着自己的袖口给洛少爷擦汗  这时的洛少爷感觉快喘不过气了  脸上也分不清到底是跑太久的红晕还是面对萧忆情的羞涩

洛:好了!萧忆情  路上小心

萧:就这么放我走了?

洛:不…不然还干嘛

萧:那…

洛:等等   上次给你看的唐诗集  你给我背一首诗吧

萧(轻笑):好~  蒹葭(xia)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洛:哈哈哈哈哈哈  是蒹葭(jia)!

这时旁边的马夫:少主  再不走可出不了城门了

“嗯!好”

萧忆情说罢又转过头“那下次回来我再背给你听?我得走了 想我就写信给我”

洛:谁…谁会想你啊 你…你快走吧

夕阳下洛少爷看着马车走远   自己也转过身往回走 心里有些不痛快  嘴里慢慢背出了诗“蒹葭(xia)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没有蛀牙

“藏不住的最是意味绵长”

“藏不住的最是意味绵长”

白七

太好听了叭!!!吹爆我笙!!!

太好听了叭!!!吹爆我笙!!!

德小布

画的一些贺图。

画的是12月份的贺图。

好多太太都发完后我才想起来要补完。

难得的家里的电脑坏了在学校摸的两幅作品。

啊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了好丑啊这些画!

啊这个月真的好累我真的要累死了。

啊我好菜。

画的一些贺图。

画的是12月份的贺图。

好多太太都发完后我才想起来要补完。

难得的家里的电脑坏了在学校摸的两幅作品。

啊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了好丑啊这些画!

啊这个月真的好累我真的要累死了。

啊我好菜。

廉价玻璃杯

《藏》#1

        不用嘴去说,不用眼神去传递,不用肢体动作去表达,人们脑中冒出的每一个想法都不受阻碍地冲破那锃光瓦亮的大脑嘣,显示在自己的头顶。

        “除了老死不相往来,我们还未曾寻找到其他隐藏自己内心想法的途径。”荧屏里的记者,嘴被挡在有线话筒黑色海绵垫的后面,他头顶闪烁着“快切断相机,我绷不住了。”的气泡,以行色匆匆的人群和拥挤的气泡为背景,屏幕在轻轻晃动之后切断了电源。

        拜其所赐,犯罪率大大降低,内心那点小九九明目张胆地显示在头顶的羞耻度,...

        不用嘴去说,不用眼神去传递,不用肢体动作去表达,人们脑中冒出的每一个想法都不受阻碍地冲破那锃光瓦亮的大脑嘣,显示在自己的头顶。

        “除了老死不相往来,我们还未曾寻找到其他隐藏自己内心想法的途径。”荧屏里的记者,嘴被挡在有线话筒黑色海绵垫的后面,他头顶闪烁着“快切断相机,我绷不住了。”的气泡,以行色匆匆的人群和拥挤的气泡为背景,屏幕在轻轻晃动之后切断了电源。

        拜其所赐,犯罪率大大降低,内心那点小九九明目张胆地显示在头顶的羞耻度,可比脸上写“我是坏人”还要刺激一点。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倒是没那么容易维系了,甭管是有血缘的没血缘的,联络频繁的还是好久都见不到一面的,通通败给了实时更新的想法。从看不惯对方的裙子颜色款式,到各色帽子高高戴起,甚至意图不轨的示好,在光天化日之下都一览无遗…甚至精心准备的小惊喜都被一眼看穿,连期待都不被允许。别说是暗恋,一闪而过的欣赏都被当成示好,张扬地挂在头顶上,就差本人直接冲到面前来一些实际操作了。

#1

        “听说只是这里的人头顶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应着瓜子壳开裂的声响,少年嘴唇上下开合。好像没有人仔细去听他有讲什么重要信息,纷纷仰起头盯着他头顶泛着微微荧光的气泡——“这么说肯定能镇住他们,我多厉害啊!”——刚刚贴紧的嘴角微微上扬,化成一支满墨的水笔,写着“自命不凡”四个字。

        气泡在昏暗的房间上空闪了闪,逐渐暗淡。“你们就不能有点反应吗?!”字幕跟音频同步,少年有点怒了,高涨的愤怒配上稚嫩的脸庞倒是更想让人戏弄一番,“从记事起这破东西就长在脑袋顶上,上个街脑内想法都跟巡回演出一样,路边方便的小狗都在嘲笑我……”,气泡闪了一下又暗下去。

        房间内好像没有实用的照明工具,黯淡的钨丝灯努力传递着光和热,它更像是烘托这微妙气氛的装饰,还不如“各怀鬼胎”的每个人头顶的气泡亮的厉害。

        西南角落墨绿色空油桶上蹲着个男孩。黑发一股股扭紧了垂下来,左耳骨上两个小银耳环,耳垂上带着一对小锁形状的耳饰,薄嘴唇微微呡起,精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有半张脸大的太空眼镜,平光镜片保护着一双深邃浅棕色眸子,单眼皮,又稀又短的睫毛,还挂着黑眼圈。紧身T字背心塑出他精瘦的上半身,数不清多少口袋的宽松工装裤在裤腿部分紧紧束起,一只深色马丁靴踩在油桶边缘,另一只垂在半空中微微摇晃。

        他跟所有人都不太一样。

        他头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有不断更新的“……”,气泡明暗变化不大,在这一整个小剧场里成了一个静物。

                  

          “平凡”男孩拍桌站了起来,快到口边的“不凡”想法都被“插队”的委屈和不甘心挤到了后面。头顶闪着“我拍的手好痛”这句话,泪光涟涟。

        房间里的少年少女都看向他,神色各异,头顶上不断切换着不同的想法。

        “小哭包樊樊,今日流泪达成1/1。”

        “谁不是这样长到现在这么大的,就他敏感了。”

        “樊樊是水做的吧……泪水做的,咸咸的那种。”

        “他刚是不是说有人跟我们不一样……外面?我长这么大可没去过外面……”

        “樊樊不哭,好心疼哦。”

        “我饿了,这无聊的座谈会什么时候取消……”

        “油桶上那个叫什么来着……他好闷哦。”

        “好困……”

        …………

       樊樊看着这些跳动的对话框,哭得更盛,“我哭起来都吸引不了你们的注意,还怎么好好讲重要的事情!”他纤细的胳膊抬起来蹭掉了还挂在脸颊的眼泪,“散了散了,还开什么座谈会,各回各家吃饭去吧。”

        这话的回音还没有从昏暗小房间逃出去,人倒是散了一半。

        男孩抬起头,正好跟又一次泛起泪光的樊樊对上了眼,头顶上的气泡换成了一句“啊乖樊樊,怎么又哭啦?”。双手插兜走到樊樊旁边说“走,回去我下厨,给你开荤,吃饱就开心了。”

        “他们都不听我讲……”樊樊收了收情绪,“我看书的时候,看到书上说外面的人和我们不一样,头顶没有这样那样花里胡哨的东西,生活的地方紧挨着边界……”

        男孩眼睛眯成一条线,安安静静地听着樊樊的碎碎念。看到樊樊头顶的气泡写上了“好耶,今天能开荤!”的字样,嘴角向上扯了扯,温柔地看着樊樊。

古老小镇娟儿

最近在听古风歌
徐梦圆、双笙、温莨,三位大大一起合作的,很棒👍👍👍

最近在听古风歌
徐梦圆、双笙、温莨,三位大大一起合作的,很棒👍👍👍

热衷于膜牛的千晰

藏住不说,最是意味绵长

藏住不说,最是意味绵长

原来是研子啊咕

藏[原创/根据歌曲的衍生耽美]


 原曲是双笙和徐梦圆唱的,这里是听过少爷和仙儿的版本写的。
 温柔儒雅攻(陆思珩)X傲娇炸毛受(阿洛)
 设定皆为十八岁。

“蒹xia苍苍,白露为霜。”陆家公子名为陆思珩,他的心上人便是他的同窗好友,名为阿洛,全名也不曾有人提起,大概是家族从不外露吧。
 “文盲!是蒹葭jia!”阿洛嘲讽的样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夸张一点说笑声可以传到金陵城外。
 “才不是文盲,我是刚学了这首,想分享给你,多谢阿洛前几日送我的诗经。”陆思珩笑。
 他总是这么温柔对谁都是,但是如今他眼里只有阿洛一人。
 他早就知道阿洛本名为甚,但是也不曾提起,
 ...


 原曲是双笙和徐梦圆唱的,这里是听过少爷和仙儿的版本写的。
 温柔儒雅攻(陆思珩)X傲娇炸毛受(阿洛)
 设定皆为十八岁。



“蒹xia苍苍,白露为霜。”陆家公子名为陆思珩,他的心上人便是他的同窗好友,名为阿洛,全名也不曾有人提起,大概是家族从不外露吧。
 “文盲!是蒹葭jia!”阿洛嘲讽的样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夸张一点说笑声可以传到金陵城外。
 “才不是文盲,我是刚学了这首,想分享给你,多谢阿洛前几日送我的诗经。”陆思珩笑。
 他总是这么温柔对谁都是,但是如今他眼里只有阿洛一人。
 他早就知道阿洛本名为甚,但是也不曾提起,
 掺杂着的猜想和事实。他觉得这样叫他,会显得更为亲近。
 前几天在阿洛口中得知,他家本是商人要前去洛阳做生意,归期未知。
 “今天先生又批评我了,我们一会儿去城外走走吧。”阿洛瞅见陆思珩脸色不大好,不知缘由,但是散心的话心情总是好的。
 “莫不是这几日我生病没去书院,阿洛太想我了,以后我一定会每天都去书院,不惹阿洛分心。”
 “少自作多情!”
 “都怪阿洛生得好看,惹我太喜欢。”
 “还好意思说!前几日不是有个姑娘找你吗!”阿洛声音又提高了几度,差点引来隔壁人家的大狼狗,他可是最怕狗的,耳朵一红,便小声说,“就是那个姑娘,长得还挺好看的。”
 “哦?哪家姑娘?”
 “哦我想起来了。”陆思珩又说,“就是那个眼镜很大,很白净清秀的姑娘吧。是有点漂亮呢。”
 “你还说!”
 “阿洛不是想听吗?那个姑娘说你生得好看,说时间还很多,说想认识你。这年头主动的女孩可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你!……你怎么说的?”
 “我就说她没机会了,说你要回洛阳了。而且她又如何能勾搭有夫之夫呢?”
 “!什么有夫之夫?!才没有有夫之夫!”阿洛气急败坏,“明明是找你的。”
 “哈哈哈哈哈……走罢,城外有我藏的梨花秋酿,等你从洛阳回来再一同品尝如何?”
 “阿珩……你要知道……我……”
 “罢了罢了,你先去洛阳吧,你只管在那边好好学习,我会给你写信的。不要太想念金陵。”
 “当然!……我会想你…们的!”
 ————————————————————
 阿洛亲启:
 举头望明月,莫要太思乡。
 上学堂要勤恳。
 洛阳的风景一定是好的,带到家中无事,我定去洛阳寻你。
                                       陆思珩
 ————————————————————
 陆思珩启:
 你说的话,一句都没有听,
 只盼你来洛阳。
                                      洛
 ————————————————————
 “阿洛。”
 “你真的……来的真晚!”
 “阿洛带我游玩一下洛阳可好?”
 “好。”
 “阿洛,这么晚来真抱歉。”
 “知道就好!过几日玩够了,我们回金陵喝那坛酒。”
 “中秋节自然是要回家乡的。”
 “一起赏月品酒看灯。”
 “好”
 ————————————————————
 中秋佳节。入秋的凉风吹进金陵。夹杂着两人的谈笑风生,今日便要去灯会了。
 不曾想又碰见几个当时的同窗,原本与阿洛约会的二人时光便成了十个人的同窗聚会。
 夜深,聚会散去。
 “今日来的八个同窗里面有以前喜欢阿洛的那个漂亮女孩呢……”陆思珩斟酌到,“真是好看。”
 “胡说!你又在瞎说什么!她明明一直在看你,话题也一直与你聊,怕是我走了这段时间你们一直私会吧!”阿洛气急败坏道。
 “我心尖上的人,你不会不知道是谁吧?”陆思珩笑道,“小少爷莫要太耍小孩子脾气。”
 “我怎么会知道!”
 陆思珩轻笑几声,“这样太可爱了呀……”
 “罢了罢了,我说与你听。”
 “他的名字叫洛袔呢。”

怀中喵喵喵✨
“斟酌着开嗓 她好生漂亮”最近...

“斟酌着开嗓 她好生漂亮”
最近喜欢的单曲循环🔅
刻不了章那就自己给自己做素材叭!

“斟酌着开嗓 她好生漂亮”
最近喜欢的单曲循环🔅
刻不了章那就自己给自己做素材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