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藏海花

10.3万浏览    2436参与
fairy1
圆梦我心碎藏海花,那个藏海花官...

圆梦我心碎藏海花,那个藏海花官宣海报真的让我不愿再笑

圆梦我心碎藏海花,那个藏海花官宣海报真的让我不愿再笑

kylin°
《西班牙大苍蝇》

《西班牙大苍蝇》

《西班牙大苍蝇》

瓶盖儿给我盖上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黎白-yy

观棋不语TXT等

我有

观棋不语,盗墓笔记续9,盗墓笔记1-9,南部档案,沙海,藏海花,灯海寻尸,重启之极海听雷,吴邪的私家笔记,幻境的TXT。

要的话给我发私信


我有

观棋不语,盗墓笔记续9,盗墓笔记1-9,南部档案,沙海,藏海花,灯海寻尸,重启之极海听雷,吴邪的私家笔记,幻境的TXT。

要的话给我发私信



鹿Jiao

从墨脱的风雪中走向人间

从墨脱的风雪中走向人间

sha黧廊dow

藏海花【妄想者】

作者:shadow

以稻米的身份去见证

遗憾终不会消失


我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一个没什么本事的社畜。

我不管自己怎么样,在别人眼里怎么样。

我管着一个人,几本书。

盗墓笔记。

一年两年,整整十年。

吴邪在等,我也在等。


我开始前往墨脱。

那时的西藏不见得有多落后,又算不上现代化。

我靠着面包车,牦牛,小拉车,十一号。

我先到达拉萨。

我开始向墨脱艰难前行。

我知道,他们在那里等着我。墨脱不同别的地方,长白秦岭西沙,它比这些地方都要更重要。

他们就在喇嘛庙里,等着我的到来。

张起灵会和吴邪一起,胖子在旁打趣,三人会立在大门...

作者:shadow

以稻米的身份去见证

遗憾终不会消失



我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一个没什么本事的社畜。

我不管自己怎么样,在别人眼里怎么样。

我管着一个人,几本书。

盗墓笔记。

一年两年,整整十年。

吴邪在等,我也在等。


我开始前往墨脱。

那时的西藏不见得有多落后,又算不上现代化。

我靠着面包车,牦牛,小拉车,十一号。

我先到达拉萨。

我开始向墨脱艰难前行。

我知道,他们在那里等着我。墨脱不同别的地方,长白秦岭西沙,它比这些地方都要更重要。

他们就在喇嘛庙里,等着我的到来。

张起灵会和吴邪一起,胖子在旁打趣,三人会立在大门之前,遥望我来的方向,他们在等我。

是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我背着沉重的背包,踏上归途。

那里是我的终极之地。

大雪纷飞,到处一片白茫茫的,这里是寂静的大地。是我的,所有和我一样人所向往的。

那座喇嘛庙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只有几人游历至此,只有几位上师。稍稍破旧的墙壁,斑驳了的壁画,嘎吱嘎吱的木门。每每阳光明媚之时,温暖打在雪被上,房檐上,枝桠上,兽脊上,木柱子上。

那时整件喇嘛庙就会是,圣徒最向往的地方。

人们组织我去,因为一年已进冬季,山中寒冷天气变化无常。我怎么会听?

和我一样心心念念的志同道合者怎么会听?我们不会停下,那里,是死也必须去的地方。

我踩着雪,忽视了鹅毛雪花飘飘的遮挡,我一路向前,望着半山腰上的,隐隐若现的建筑。

快到了

快了

接着

我脚下一空,摔进了雪泡里。

我拉不出来,那洞太深,雪太冷了。

我只能看见洞口一个小小的圆形蓝天。蓝蓝的,有些阴云。

我上不去了。

我会死在这里。

可是我不甘心,他们还在庙里等着我。他们还一直等我和他们一起上路。我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我也要参与进去啊!我和他们去了那么多地方,连尸蹩血尸都没能弄死我,我不该活活冻死在这里。

体温下降的很快,夜幕也逐渐降临。这山上没有固定的道路,想走哪里上山全靠自己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没有人会在冬季上山的。除了我这个赴约者。

我注定没法子再继续下去了。

我睡着了。

做了一场梦。

像似回光返照。

吴邪向我伸手,将我拉上去,可是我在雪洞里,看着自己被拉去,然后我还在下面。

我没有出去。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几人嬉闹,自己还在洞里。

我笑了。

我大笑起来。

这里没有别人,所以我笑的畅快至极。

有些狂妄自大,有些无知的窘态。

有些发疯,有些后悔。

我快死了,

我是妄想者,

妄想者在妄想。



未完待续,达到【粮票】即可解锁隐藏结局。





错点星

梦中人

随便写的、也不知道在写什么、隨便看看吧。!

搭配食用:《梦中人》王菲

——

张海客的生意有了起色,买了辆立标奔驰S,很商务。桃木内饰,黑色车身,后排还有两电视,漂亮得很。

吴邪坐在后排,把座椅调到最舒服的位置,舒舒服服躺着。

“别在我车里抽烟,熏得很。”张海客从后视镜看他,微微蹙眉。

吴邪刚把窗户打开,嘴里叼着烟,举着打火机正准备点燃,被他这么一说,手僵在半空中,视线转向后视镜看着张海客的眼睛。

“车载香薰是祖马龙的,快上千放那么两个月就没味道了,以后车还要接客户,要是留了满车的烟味,你出钱给我买香薰?”张海客说。

吴邪不差这钱,但他也不想就坐那么一次车、抽那么一次烟花快一千,......

随便写的、也不知道在写什么、隨便看看吧。!

搭配食用:《梦中人》王菲

——

张海客的生意有了起色,买了辆立标奔驰S,很商务。桃木内饰,黑色车身,后排还有两电视,漂亮得很。

吴邪坐在后排,把座椅调到最舒服的位置,舒舒服服躺着。

“别在我车里抽烟,熏得很。”张海客从后视镜看他,微微蹙眉。

吴邪刚把窗户打开,嘴里叼着烟,举着打火机正准备点燃,被他这么一说,手僵在半空中,视线转向后视镜看着张海客的眼睛。

“车载香薰是祖马龙的,快上千放那么两个月就没味道了,以后车还要接客户,要是留了满车的烟味,你出钱给我买香薰?”张海客说。

吴邪不差这钱,但他也不想就坐那么一次车、抽那么一次烟花快一千,不值。

“行吧,都听你张老板的。”吴邪叹口气,摆出副很遗憾的表情,然后把烟拿下来放回烟盒,把窗户关上,呼啸的风声停了,张海客也收回视线。

两人都没再说话,红灯,张海客把收音机关了,换了首歌。

「夢中人⋯一分鐘抱緊⋯接十分鐘的吻⋯」

「陌生人⋯怎麼走進內心⋯製造這次興奮⋯」

是首粤语歌,王菲的梦中人。

吴邪本来翘着腿看着窗外快睡着了,一下回过神来,就看见张海客似乎心情不错,放在方向盘上的手跟着音乐小幅度打着节拍。

“什么歌啊,还挺耳熟的。”吴邪问他。

“梦中人,王菲唱的,你听过?”绿灯了,张海客没看他,边踩油门边回答。

“应该很多年前听过吧…太久了,很难记起来,是不是一部什么香港文艺片的音乐啊?”

“重庆森林。”

“哦哦、对、重庆森林,金城武演的。”吴邪恍然大悟,当年他看这片子的时候也没怎么看懂,就记得金城武很帅,“没想到你爱看这种电影。”

“怎么,我看这种电影,而且最爱这部,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敢、不敢。”

两人都没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张海客的车上似乎只存了这一首歌,一直循环播放着。

吴邪真的很想抽根烟,要是这是他自己的车就好了,他爱怎么抽怎么抽,把皮革熏入味都没人能管他,不过他的小金杯确实已经被各种烟熏入味了,他想着。

不得不说,奔驰贵有贵的道理,但也可能是张海客车技好,一路上都开得很稳,吴邪头靠着座椅本来只打算眯会,结果一下就睡过去了。

如果是他的小金杯,他睡一觉肯定腰酸背痛全身骨头跟移位了似的。

张海客听后排没了动静,看眼后视镜,放慢了车速,把空调温度调高、风速调慢。

临下车前,张海客看他一觉睡醒迷迷糊糊依依不舍的样子,似乎有些无语,转过身来看了他良久,最后只吐出句:“换辆车吧,你那车都开多久了,开着不难受吗。”

吴邪打个哈欠,口齿不清回他句没钱、要不你借我点去换车呗?

张海客白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少抽多点烟吧,肺都黑了。”吴邪下了车,远远听见张海客开了车窗,在里边喊。

晚上吃完饭,和胖子肩并肩走着,吴邪突然开始哼歌,有些走调,发音也不大对,勉强能听出他哼的是什么我仿似跟你热恋过,和你未似现在这样近…

胖子迷惑地看着他,问他:“天真,你什么时候也爱听粤语歌了,居然还是王菲。”

这一切似乎是无意识的,吴邪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在哼什么,只是按着脑子里那段旋律哼的。

“今早开始爱听的,你别说,还真挺好听。”

回到家吴邪找了重庆森林的资源投屏开始看,他有点好奇到底好看在哪了,看一半就起了困意,坐沙发上打瞌睡。他梦见了张海客,梦里背景音乐是梦中人,头垂了下去突然醒了,发现电视机也在放梦中人。

「夢中人,這分鐘我在等,來製造心里興奮,心興奮。」

段子霖-

p1小孩好可爱。坐着睡着的小小哥好可爱。

p2、3、4第一次知道张海客是有泪痣的!!!!!小海客长得眉清目秀的真好看

p5是海客给吴邪讲述当年放野的时候和小小哥的故事,讲到了结尾。看原书的文字描述还好,漫画真的太有趣了。两张一模一样的Q版脸对望,还痛哭流涕的拥抱哈哈哈哈

p6哥你真的很帅*10000遍

p1小孩好可爱。坐着睡着的小小哥好可爱。

p2、3、4第一次知道张海客是有泪痣的!!!!!小海客长得眉清目秀的真好看

p5是海客给吴邪讲述当年放野的时候和小小哥的故事,讲到了结尾。看原书的文字描述还好,漫画真的太有趣了。两张一模一样的Q版脸对望,还痛哭流涕的拥抱哈哈哈哈

p6哥你真的很帅*10000遍

葫芦

不得不说,这个画风爱了


不得不说,这个画风爱了


错点星

样子

张海客来杭州处理些生意上的事,客户和他都不是本地人,对杭州不了解,张海客正好想起吴邪,在通讯讯录里划到他的名字,点开朋友圈上下看,都是些美好生活记录,什么狗啊、菜啊、山啊、水啊。

犹豫了会,他在输入栏里敲着“杭州本地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饭店,推荐下。”

那头的吴邪正抽着烟、和胖子遛狗呢,收到信息有些吃惊,思索片刻回了他几个饭店和景点名字,又附上句,多待几天呗,叙叙旧。

张海客看着电脑焦头烂额,指纹都快因为翻文件磨没了,烦躁地想回个无旧可叙,又愣了愣,删掉文本打了好啊。

张海客带着客户按照吴邪的路线晃了圈杭州,去了西湖那边,他顺着私心绕去了吴山居,吴山居门口有人摆摊卖矿泉水,20块一瓶,他心......

张海客来杭州处理些生意上的事,客户和他都不是本地人,对杭州不了解,张海客正好想起吴邪,在通讯讯录里划到他的名字,点开朋友圈上下看,都是些美好生活记录,什么狗啊、菜啊、山啊、水啊。

犹豫了会,他在输入栏里敲着“杭州本地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饭店,推荐下。”

那头的吴邪正抽着烟、和胖子遛狗呢,收到信息有些吃惊,思索片刻回了他几个饭店和景点名字,又附上句,多待几天呗,叙叙旧。

张海客看着电脑焦头烂额,指纹都快因为翻文件磨没了,烦躁地想回个无旧可叙,又愣了愣,删掉文本打了好啊。

张海客带着客户按照吴邪的路线晃了圈杭州,去了西湖那边,他顺着私心绕去了吴山居,吴山居门口有人摆摊卖矿泉水,20块一瓶,他心想不愧是吴邪,够黑的,于是一行人买了五瓶矿泉水,花了一张红票子,客户们看着张海客这大手一挥这冤枉钱就花出去了,面面相窥有些流汗。

晚上去吃饭,张海客喝了个烂醉,那些客户白酒红酒来回灌,张海客喝得快晕了,额上背上都是汗,脸一路红上耳根,强撑着保持清醒,直到正式签下合同才睡过去。

早上在市中心的酒店醒来,一开手机就看见吴邪的几条信息,吴邪说他最近闲得很,问他今晚有空吗,来楼外楼吃饭,小哥和胖子他们也在。

张海客回了个好,然后开始洗漱穿衣继续处理公务,几个电话拨出去,一下又天黑了。

张海客按着吴邪给的地址打车去了楼外楼,一推开门就看见吴邪胖子族长三人排排坐,桌上放了两瓶没开封的茅台,一看就是胖子带的。

“欢迎我们张海客先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近来如何啊!有没有交到漂亮女朋友啊!”胖子率先起身,带头鼓掌欢迎。

张海客鞠躬道谢,服务员引他到吴邪身边坐下,吴邪在回复古董群里的信息,一时半会才反应过来笑着打招呼。

席间聊了很多过去的事,吴邪问张海客生意怎么样啊,小张哥还需不需要族长振兴张家、香港深圳杭州广州到处跑的,是不是很累等等。

张海客挨个问题详细回复,嘴巴一刻也没停下来地讲话,还是老被胖子抓着灌酒,酒杯碰撞发出清脆声音,张海客昂起头喝下,喉咙火辣辣的,忍不住皱眉。比起茅台,他还是偏爱葡萄酒些。

不知道是谁提了句,张先生跟小三爷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啊,放人群里绝对分不清谁是谁,真好奇张先生原先的样子。

场子突然冷了下来,都没敢再说话了,张海客只是苦笑着摇摇头,回答说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大家只要记住我长得比吴老板帅就行了。

胖子连忙讲了几个笑话把场子暖回来,大家也没再聊这事了,张海客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有些醉了,手肘撑着不说话,望着透明的酒液,手里拿着筷子,但没夹东西吃。

“要不先走吧,你醉了。”吴邪附上他耳边,低声说。

他想拒绝,却已经被吴邪拉起来摇摇晃晃走出包间了,里面一片让他们慢走的声音。

有些下雨,他和吴邪谁都没带伞,张海客的衬衫被水淋透,露出底下的皮肤。

回到吴邪家,也没开灯,两人就静静坐在客厅,窗外时不时有闪电亮起。

张海客晕乎乎的,不想动、也动不了,思绪很慢,他定定地看着吴邪的脸,他发现吴邪好像老了点、沧桑了点,和以前不一样了。张家人能长生,他不会老、还有很久才会死,可吴邪呢,只是一个普通人,岁月会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他呆呆地伸手想去摸吴邪、摸他模仿了那么久的脸的身子,他想用手感受清楚吴邪的每一寸,脸颊的皮肤是什么触感、嘴唇是柔软湿润的吗、眼尾有没有皱纹、嘴周的胡子剃干净了吗、疤痕是白色的还是紫红色的。

吴邪正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像在擦一只落水狗,只不过这是一只叫张海客的落水狗、一只长得和他一样的落水狗。

不过这只落水狗也开始和他不像起来了,张海客看着比他年轻,还打了几个耳洞,把泪痣点了回来,像以前一样。

张海客去抱他,紧紧地抱着,吴邪愣住了,张海客力气很大,好像恨不得把他揉进身体里。

张海客的头发长了不少,发尾扎在他脸上痒痒的,但脸颊是光滑的,很明显早上特意刮了胡子。

吴邪推开他,张海客有些迷惑。

“让我看看你的脸吧。”吴邪说,很正经。

“你自己照照镜子也能看见。”张海客挪开了些,靠在沙发上翘着腿掏烟。

“不是我的脸,是你的脸。”吴邪往张海客那边坐去。

烟都被雨淋湿了,他踩起垃圾桶,把一整包烟丢进去,又从桌面上抽出一根吴邪的烟,点燃、深吸。

“照片都在海杏那,黑白的、我没有,我不爱拍照。”张海客眼睛湿了,他移开视线,看向窗外的电闪雷鸣,手微微抖动。

他很难想起以前自己长什么样、有什么口癖、字体什么样了,张海客能记起张海杏穿吊带热裤或洋裙皮鞋的不同模样,但关于他自己的东西都模糊了,它们都被吴邪所替代,几十年前某天,他疼得撕心裂肺被磨骨断腿彻底整容,他不再是张海客,而是作为吴邪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迷失了自己,难免是有些难过委屈的,但不得不接受。

张海客喝了酒体温升高,露出脖子上的藏语纹身,他扯掉领带,解开头几粒纽扣。

吴邪把他的脸拌过来,吻了吻那颗泪痣,吴邪的睫毛扫在张海客脸上有些痒,他的手一路下移,在纹身上停了下来,用一种极其轻柔、暧昧的力度抚摸着,吴邪和张海客的额头贴着,就这样听着对方呼吸静静相依。

“早点休息。”

吴邪起身去了厨房,为他煮了碗解酒汤端来,给他拿了浴巾睡衣,然后进了房间休息。

雨停了,乌云也散了,张海客摸着脸上的泪痣,靠着墙望着天空抽了大半包烟,嗓子哑得说不出话。

——

ooc致歉。感谢阅读。

错点星

出狱

2001年,张海客站在香港女子监狱门口,靠着路灯。天才刚亮,迷迷蒙蒙浮着雾,他的耳洞有些发痒,他忍不住伸手去碰,但抬到半空中又放下了。

他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无论痛痒滋味,他都认真体会并努力记下。

他还能是他的日子不多了,耳洞、身高、长相,很快都为了另一个人而改变。

他突然觉得自己可怜可悲又可笑。

他看了眼手表,又眯着眼看了眼监狱大门内若隐若现的灯,嘴上的烟快要烧尽,一截长长的烟灰就快落在手背上,他听见一阵脚步声,这才反应过来,深吸口烟又呼出,走到垃圾桶旁把那截烟灰抖落。

监狱大门敞开发出嘎吱一声,惊得墙上的鸟四散飞走。

两个女警跟在张海杏身后,张海杏拖着行李,笑得灿烂跟她们聊...

2001年,张海客站在香港女子监狱门口,靠着路灯。天才刚亮,迷迷蒙蒙浮着雾,他的耳洞有些发痒,他忍不住伸手去碰,但抬到半空中又放下了。

他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无论痛痒滋味,他都认真体会并努力记下。

他还能是他的日子不多了,耳洞、身高、长相,很快都为了另一个人而改变。

他突然觉得自己可怜可悲又可笑。

他看了眼手表,又眯着眼看了眼监狱大门内若隐若现的灯,嘴上的烟快要烧尽,一截长长的烟灰就快落在手背上,他听见一阵脚步声,这才反应过来,深吸口烟又呼出,走到垃圾桶旁把那截烟灰抖落。

监狱大门敞开发出嘎吱一声,惊得墙上的鸟四散飞走。

两个女警跟在张海杏身后,张海杏拖着行李,笑得灿烂跟她们聊天,女警们看起来也心情不错,用着粤语口音极重的普通话跟张海杏聊天,嘱咐着张海杏别再犯事,别回来啦,不想再见到她。

张海杏点头,黑发扎成个马尾,素颜,脸上的皮肤没有以前那么干净细腻了,额头下巴都冒了不少闭口,脸颊处有些起皮。

她一眼就望见了在门口张海客,嘴角快咧到耳根了,冲上去抱他。

张海客一愣,随后松手把烟蒂扔到地上,回抱她,他人就这样静静贴着,张海杏埋在张海客颈窝里,静静地。

“出来佐就好、唔好再入去啦。”张海客的声音轻轻的,手也轻轻地拍张海杏的背。

她们打了辆的士,先是去了张海客现在住的地方,算是很好的地方了,街坊阿姨提着两大袋子菜肉拐进小区,瞧见张海杏,打趣道:“哇,客仔,girlfriend啊?好靚喔⋯誒,仲同你有滴滴夫妻相!”

张海客在HK生活了这么多年,粤语已经说得和当地人一样好了,他摇摇头,然后上去帮阿姨提菜上楼,边走边聊天。

“唔係girlfriend啊梅姨,係我啊妹,前幾年在大陸有滴事要處理,宜家得閒先返黎。”张海客说,张海杏还愣在楼梯口,张海客望过去,晃晃头示意她跟上。

张海杏提着两大包东西进了张海客家,给她的第一影响就是:拥挤、但整齐。

张海客给她留了房间,有扇很大的窗户,阳光照进来,很温馨,床单是奶白色的,床头放了毛茸茸的熊娃娃,拉开衣柜,里面有块能推拉的镜子,虽然已经搬了家,但张海客把她的衣服全部洗又熨挂好了。

“你的衣服都过时了吧,下午去逛街?”

张海杏一听,激动地快跳起来,连忙点头称好。

只有一个洗手间,张海杏在里面洗脸护肤都花了快半小时,张海客坐在客厅沙发里看本港台,棕色沙发皮早裂了,露出黄色的海绵,动一下就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张海客想上洗手间,只得去隔壁家借。

张海客涂了个红唇,她的嘴唇饱满,正红很衬她,睫毛刷得又粗又长,眼线向上飞扬。

“哥,我好看吗!”

张海客盯着张海杏的脸,后退一步,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直到张海杏疑惑地皱起眉、努起嘴,他才展笑回句,我妹怎么样都好看。

“那走吧,我再约上几个女伴,才过了这么些年,电话之类的不会有什么变化吧。”张海客拿出她的手机,已经很老很老了,黑色壳开始变色,露出银色的底。当时他们也没钱去换新的,生意刚有些起色时,张海客准备送她,结果她进了监狱。

“不用了,今晚就当我们兄妹两个好好聚聚、好吗?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张海客按住她拨号的手。

张海杏买了好久身时兴的衣服,最后穿着低胸吊带、低腰喇叭裤和矮细跟尖头高跟鞋从商场走出来。

张海杏在张海客面前转了几圈,笑得比刚盛开的花还灿烂。

“我妹妹当然是穿什么都好看。”此时他们站在维多利亚港前,张海客靠着栏杆,手夹着烟,他也没有抽,只是让它静静燃着,烟缓缓往上冒,形成各异的形状,又被风吹散。

“我定了维多利亚港边上的西餐厅,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张海客把烟丢到地上,用皮鞋尖粘灭,张杏客往他身上粘,手揽在他腰间。

张海客把她的手拿下,十指相扣牵着,细细地轻轻地抚她的手背。张海杏其实变了点,张海客的手心和手指能感受到,她的手变得粗糙了,握刀导致的茧更厚更硬了,在监狱里这是不可能的,每个月给她送的、她最爱的护手霜的味道也完全闻不到。

他的面色不由沉了下去,他低下头,边走边想着,她是张海杏吗、还是早被调包了。

“哥…?在想什么呢,说来听听,是不是有嫂子啦。快说快说?”

“没什么,到我们了,牛扒还要六分熟撒玫瑰盐是吗?”张海客调整了下,扯起嘴角露笑。

他们面对面坐在靠维多利亚港的餐厅,晚上海风吹来,凉飕飕的,张海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停地搓手臂跺脚。

张海客把长袖衬衫扣子一个个解开脱下,露出里边单薄的白背心和手臂健壮的肌肉,手臂有好几道疤,胸肌若隐若现地撑起背心,显得有些紧巴巴的,和一众西装革履的西餐厅格格不入。

张海客把衬衫递过去,张海杏穿上,袖子长到她大腿,红唇已经被吃掉一半,妆容也有些化了,鼻翼脸颊浮着一层油光,但耳朵通红。

“谢谢哥哥,哥哥真好。”

“嗯,慢点吃,我把卡和钥匙给你、密码是你的生日,早点回家”

张海杏明显能听出来,张海客的语气变淡了,正欲挽留,张海客已经推开椅子起身走了,桌面上摆着一张银行卡和一串银色的钥匙,钥匙上贴了地址。

被发现了吗,我该怎么向他们交代。“张海杏”心想。

张海客漫无目的地走了很远,嘴里衔着烟,找了个安静地方坐下,脚边放着啤酒。机械打火机和拇指不断响起摩擦声,烟一下没了大半包。

他的思绪混乱,他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张海杏被调包这种想法被他深深埋在心里,他根本不敢去想,这就像是活生生从心脏里挖出一块肉来。

他叹了口气,踩灭烟头站来起来,晚上他没有回家,而是在附近开了个贵价酒店,那种他招待客户才愿意割肉开的房间。电视机里翡翠台正在播放新闻,优美的女声念着每日都差不多的新闻稿,窗外的维多利亚港路边有几盏路灯忽明忽暗,浴缸里的水已经凉了,他穿了件浴袍就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一夜无眠。

凌晨五点,天蒙蒙亮,手机铃声不断响着。张海杏给他发了无数条信息问怎么还没回家,是有事吗,还好吗,安全吗。

算了、别想了,等情况有变再说。

之后的三五天他眼前的“张海杏”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张海杏”一点区别都没有,大小姐脾气一成不变,生活习惯也是,他勉强放下不去想这件事情,就当是他太疑神疑鬼了。

她就是张海杏。

不如再逃避会,在大事来临之前。


SN2003fg

重温藏海花,内页真的是绝了,个人认为是设计最好看的一本。剩下的盗笔1是初中时候的,都已经被我和同学翻烂了。南部档案是高考前买的,那时候也没什么时间看所以很新,原来一起看盗笔的朋友也都分道扬镳各自为营了(唉)

挺感慨的还是,再看一遍《吴邪的奇妙冒险》来缓解内心的压力(?)

重温藏海花,内页真的是绝了,个人认为是设计最好看的一本。剩下的盗笔1是初中时候的,都已经被我和同学翻烂了。南部档案是高考前买的,那时候也没什么时间看所以很新,原来一起看盗笔的朋友也都分道扬镳各自为营了(唉)

挺感慨的还是,再看一遍《吴邪的奇妙冒险》来缓解内心的压力(?)

关辞彼岸

第五弹 藏海花


红蓝抱图自用

红蓝关他用(勿做拍肩礼)

第五弹 藏海花


红蓝抱图自用

红蓝关他用(勿做拍肩礼)

Grass carp
这剧我醉了,我的意思是牛逼...

  这剧我醉了,我的意思是牛逼

说一下,这剧要宣发没宣发,就连开

机都没微博,你说是徐磊当编剧我一

百个不信好吧,如果徐磊当编剧什么

的那选角肯定是往顶流那方面去的,

看看重启的宣发和选角再骂吧求求,

这剧徐磊估计也就一个挂名编剧

     再说一嘴如果真是有徐磊参与剧的

拍摄的话他绝对会大肆宣传,而且估

摸着有可能让他公司的艺人参与一点

(沙海,重启都有他公司的艺人,沙

海直接四个全齐)所以这剧大概率徐

磊就卖了个版权之类的,都是资本的

棋子罢了(我不是磊吹也不是磊黑)


  这剧我醉了,我的意思是牛逼

说一下,这剧要宣发没宣发,就连开

机都没微博,你说是徐磊当编剧我一

百个不信好吧,如果徐磊当编剧什么

的那选角肯定是往顶流那方面去的,

看看重启的宣发和选角再骂吧求求,

这剧徐磊估计也就一个挂名编剧

     再说一嘴如果真是有徐磊参与剧的

拍摄的话他绝对会大肆宣传,而且估

摸着有可能让他公司的艺人参与一点

(沙海,重启都有他公司的艺人,沙

海直接四个全齐)所以这剧大概率徐

磊就卖了个版权之类的,都是资本的

棋子罢了(我不是磊吹也不是磊黑)


小楼昨夜又东风

一些雨村和藏海花的AI印象画,灵感来自wb名为诡域诗丛的太太!

一些雨村和藏海花的AI印象画,灵感来自wb名为诡域诗丛的太太!

l’univers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