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苏怡与唐明

538浏览    26参与
沐晓寒烟梦安然

白色強人番外

引子

“砰”

中槍的不是kennis,而是那名胖胖的男醫生。他在最後一刻挺身而出,保護了這位勇敢的女醫生。

軍人走後,kennis為他搶救,可他正中要害,再也無法為更多的病人創造奇蹟

這份工作真的很危險,不能再讓姐妹為她擔心了,kennis默默地想,向來獨立自強的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香港國際機場。

kennis拿著一個超大行李箱,拿出電話,剛想打給zoe,告訴她自己回來了,轉念一想,何不給她們一個驚喜呢?拿著電話的手又放下了。

  “司機,去xx路xx小區”那裡,是她和她最好的姐妹共同的家。

  開門,一切都沒有變,如原來般...

引子

“砰”

中槍的不是kennis,而是那名胖胖的男醫生。他在最後一刻挺身而出,保護了這位勇敢的女醫生。

軍人走後,kennis為他搶救,可他正中要害,再也無法為更多的病人創造奇蹟

這份工作真的很危險,不能再讓姐妹為她擔心了,kennis默默地想,向來獨立自強的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香港國際機場。

kennis拿著一個超大行李箱,拿出電話,剛想打給zoe,告訴她自己回來了,轉念一想,何不給她們一個驚喜呢?拿著電話的手又放下了。

  “司機,去xx路xx小區”那裡,是她和她最好的姐妹共同的家。

  開門,一切都沒有變,如原來般溫馨。她的房間十分乾淨,車鑰匙安靜地躺在床頭櫃上

  開著平日由蘇怡精心打理的車,去她曾經工作的地方找她的姐妹


明城北醫院🏥

一下車,直奔A&E,暴露了她的思念。她問Macy:“Macy,Zoe係邊度?”Macy認出了聲音的主人:“咦,係你,kennis你翻嚟啦?”

“噓🤫,細聲啲,我冇同佢哋講嘎。”“哦😯,佢係Common room度。”“唔該”

  Kennis走到Common room門前,敲了敲門。最熟悉不過的聲音傳了出來:“Come in”溫柔依舊。她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Jackie?你处理果個patient有啲麻煩,我已經接咗手同埋Call CTS仲有NES落嚟幫手。”“你睇睇我係邊個先啦,衰婆,我翻嚟啦!”Zoe猛的抬起頭:“Kennis,真嘅係妳?”kennis笑著說:「係啊,我同主任辭左職,唔會再走啦!」

蘇怡高興得哭了起來:「wu wu wu⋯⋯⋯妳個衰人捨得翻嚟啦?你知唔知我同阿yan幾擔心妳?你知唔知我同阿yan幾掛住妳?妳知唔知我等妳翻嚟等得幾辛苦?⋯⋯」kennis聽不下去了,輕輕抱著她,就像三年前她告訴她們她有心臟腫瘤一樣:「好啦,唔好喊啦,我宜家咪成個人企係妳面前囉!我哋上去NES搵阿yan啦!」Zoe擦了擦眼淚:「

阿yan仲係OT度,先上去CTS搵Ceci先。」kennis笑:「搵Ceci定係妳掛住唐明啊?」



CTS.

蘇怡走進唐明的房間:「衰佬,我冧我哋可以進行婚禮了喇!」唐明:「哈?你唔等Kennis啦?」(呆滯臉)「咳咳,好耐冇見!」唐明驚呆:「Ken⋯⋯Kennis,你⋯你⋯你翻咗嚟?點啊?有冇復發?你準備去邊度做?」「上次術後恢復良好,附近血管無栓塞,亦無再復發。至於我去邊度做,其實兩個月前慈愛嘅院長打過電話俾我,但係我唔捨得呢兩個衰妹⋯」「得啦,你個CON我幫你Keep咗三年,係時候交返俾妳啦,係呢?你同醫發局簽咗約未啊?Kennis眨眨眼睛:「梗系簽咗啦,一個月前我翻過嚟,專登去醫發局簽約。」Zoe嘟起嘴,十分不滿:「哦😯!你個衰女包翻嚟都唔話我知⋯⋯」「得啦得啦,yan仲有15min就出嚟啦,買杯coffee俾佢啦」Kennis拉起Zoe就走


「餵,阿yan,係Zoe,係,你依家落嚟一樓,我有個surprise俾你,唔,好啦,拜!」

  Zoe決定讓Kennis躲起來。

「喂,你又話有個surprise俾我嘅?」「妳睇,個surprise咪係你後面咯!」阿yan轉過身,發現「失蹤已久」的Best Friend站在自己面前了。阿yan跑過去,以身高優勢緊緊地抱住了她,:「程洛雯小姐,妳終於捨得翻嚟啦?今晚一於開咗我果支82年嘅Lafite慶祝依只衰豬歸隊!」Kennis看著久別重逢的好姐妹欣喜若狂的拉著她和Zoe,還在那裡講個不停,心裡又好笑又無可奈何。


夜,蘇怡家.

三個女生坐在餐桌前。

  其中一個叫Zoe的女生,搖著杯中的紅酒,飲之,輕歎一口氣,緩緩開口:「Kennis,我同阿Yan都好了解你,講,妳點解會翻嚟得咁突然?」

另外一個女生,搖了搖頭,苦笑:「係我翻嚟前一個月,有一次我差啲冇命,但係另外一個男醫生,卻為咗我而冇命。有人命傷亡嘅情況,我預咗。當初我冧住做無國界醫生嘅時候已久知道會好辛苦,亦好危險。你知道我唔係一個貪生怕死嘅人。淨係我冇冧到會有人為咗我而失去生命。當佢中槍果一瞬間我冧起咗三年前唐明同YT係點樣將差啲死咗嘅我救翻翻嚟。上天賜予我第一次生命,唐明賜予我第二次生命,男醫生給予我第三次新生,我能活到依家全靠佢地。我唔想再用我條命嚟賭博,翻香港,先係屬於我嘅Best Choice。」

三人沈默不語。

過了很久,Zoe起身,輕拍kennis的肩膀。

因為,她們知道,一向高冷的Kennis能把事情說出來,就代表她已經釋懷了。


A&E

「醫生⋯⋯我⋯⋯呼吸好⋯⋯困難」Dr.So一如既往的冷靜沉著:「我同你check過啦,冇大問題,氣胸,小事嚟嘅,等陣會安排同事嚟幫妳做心胸引流,好快會冇事,唔會痛,唔使驚!」,說完,輕輕地拍了下patient的肩膀表示安慰,轉身離去。

  「喂,依度係明城北A&E。」汪姑娘熟練地拿起電話,「琛哥,總部send咗五個TA傷者嚟我哋明城北,三個開放性骨折,一個肋骨折斷插入肺部,懷疑有內出血,另外一個頭部重創。」「收到,Call CTS NES 同埋骨科落嚟幫手。Zoe、Don、Macy、Roy、Jackie跟我出去收症。」

8分鐘後

Kennis下來收症,和Zoe一樣,她迅速進入工作狀態。在Kennis替patient檢查的時候儀器上出現了三條直線「嗶-嗶-嗶」「即刻進行CPR!」Kennis脫口而出。Zoe熟練地跳上床上「⋯⋯26.27.28.29.30!」「200 joule,充電完成,clear」Zoe縮開了手,速度極快。「⋯⋯28.29.30.」「200 joule,充電完成,clear!」儀器上終於出現了代表生命的曲線。「pulse 65,BP100/80,SPO2 88,暫時穩定落嚟。」

「OK,Send佢上CTS,我翻上去先,bye!」

30min後

Zoe上CTS找Kennis和某副院長。卻找遍了整個CTS也沒有找到兩人,德仔拉住她:「師母,Kennis準備入OT。」「吓?佢準備入OT?Kennis先啱啱翻嚟,手生咗咁耐都入OT?」德仔安慰Zoe:「冇事嘎師母,師父都係入面,我等陣都會入去,唔使擔心wo!我陪你去E-Word先啦!」

OT12

「Scalpel」不再無力的握著手術刀的手划過傷者的肌膚。

40min後

E-word裡的人笑了,kennis真的進步了啊。

Kennis輕輕呼了一口氣:「Close,4-O線。」唐明搶過她手中的4-O線:「縫合俾我依個副手做啦」「嗯,我出去先」開門,一個淺笑嫣然的女生等著她「哇!衰女包!你做咩進步咗咁多嘅?」「多謝。」這句話的風格很Kennis,簡潔明了。Zoe拖著她的手:「Sorry啊kennis,今晚本嚟係要同妳去食甜品嘎。不過啊副院長話我成個月都冇翻佢屋企,所以⋯⋯ 」Kennis下意識愣了愣:「哦😯,冇事,咁你幫我問唐明摞自體心臟移植手術果條片啦」「梗係可以啦,聽晚翻嚟陪你哋啦」蘇怡欣然答應。

A&E

眼尖的余湛琛一眼就認出了多年好友:「唐明?你唔係啱啱做完手術咩?咁得閒?唔使寫report?」「嗯?係啊,report kennis寫,我就係落嚟交份report姐。」說完,某只大狼狗伸著頭,四處張望。Macy看不下去:「阿唐明醫生啊,蘇醫生係Common room。」唐明死活不承認:「我都冇話要搵佢。」嘴上說不,手卻很誠實:「Zoe~走得未啊?」Zoe放下手中的平板:「得啦~得我換埋衫先。」

10min後 SY5388

唐明又開啟了他口花花的機能:「Dr.So,我只手唔知係唔係因為搾得手術刀太耐,好痛啊!只有你先可以醫好我!」蘇怡抬起頭:「啊唐明醫生啊,如果你唔舒服就入翻登記啦,我家落咗班啦!仲有,上次你係OT強吻我都未同你計!」唐明死皮賴臉:「好啦好啦,咁係我衰,我有報應,啊!我個heart好hurt啊,我要妳幫我人工呼吸!」蘇怡打了他一下:「咁我叫kennis落嚟幫你開胸好唔好?開車啦!」唐明只能好好開車😂

 等唐明把車停在自己家樓下的時候,發現蘇怡已經睡

等唐明把車停在自己家樓下的時候,發現蘇怡已經睡了。於是,一個詭異的大狗頭🐶悄悄地伸過去,偷親了蘇怡一下。這時候,sy5388副駕上坐著的人動了一下,嚇到唐明立刻把那罪惡的雙手縮開😂可是蘇怡並沒有醒來,唐明見此情景就幫她解開了安全帶,然後把蘇怡抱起來。偏偏在上樓的時候蘇怡醒來了,但是她沒有驚動唐明,只是把摟著唐明脖子的手緊了緊,臉上浮現出一抹甜笑。

 唐明很敏感:「蘇怡,你醒啦?」

 蘇怡並不想下來:「嗯⋯⋯你係唔係以後都會咁樣,我好怕你會變返以前咁⋯⋯俾我挨多陣好唔好。」

 唐明一手抱著她,一手開門:「依種咁無聊嘅假設性嘅問題Dr.tong我係唔會回答嘅。」蘇怡聽到此回答便放心地把頭埋在唐明懷裡。

 

A&E

下來交report的呂霭寧醫生順便看看姐妹:「喂呀zoe sorry啊今晚我要同~Y~T~去醫改討論會吖!今晚你同Kennis~去啦~,我下次先同你地去啦!bye-bye」Yan扔下這兩句話回NES了。,嘻嘻sorry吖」zoe打了1⃣️下yan的肩膀「你個衰妹,又放我飛機,得啦,有yt就唔使要我同kennis嘎啦!」「唉呀~唔好啦~sorry咯,下次我一定陪翻你哋好唔好,拜拜,我返上去NES先啦」這個衰妹,重色輕友,蘇怡如是想。

「zoe,你去處理room B嘅patient」「OK」Zoe立刻進入工作狀態。

「妹妹,啱啱🈶️同事幫你洗過胃,安眠藥已經無殘留。不過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嘅血液檢測報告係顯示你有懷孕嘅跡象,話俾醫生聽,你點解有咁樣做?」那個女生淡淡地說:「切,仲唔係唔想要,今次我整左幾次都仲係度,真係煩,咪冧住一死了之咯。我先20歲,仲要去Happy,我先唔想俾個b拖住曬」唉,又一個不愛惜生命的女生。蘇怡真的心疼:「妹妹啊,你聽醫生講啊,醫生唔會害你嘅。既然bb咁堅強,你做咩唔留低佢,有咗bb都可以去玩,而且你會覺得好幸福。你啊,都落咗幾次啦,依個bb可能是最後一個,聽醫生講,唔好再做一啲對自己、bb唔好嘅事。依種感覺醫生知道,我以前都有一個bb,不過⋯⋯⋯⋯我連佢係仔仔女女都未知,佢就離開咗我⋯⋯⋯」說到這裏,蘇怡嘆了口氣,雖然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自己也放下了,可當再次去觸碰,還是會覺得到一陣陣心痛⋯⋯女生微低頭,稍作思考:「好⋯⋯啦,我⋯⋯我會保護好自己同埋bb」蘇怡起身拍了拍女生的肩膀:「咁先啱,到時候生了記得話俾醫生知,我可以上產科探你,嗯?」「多謝醫生,係呢,傾咗咁耐,都未知醫生你叫乜名?」「我叫蘇怡,明城北A&E副顧問醫生。你可以叫我Zoe或者蘇醫生。」蘇怡對著女生笑了下,就走出了病房。

「Zoe?冧乜咁入迷?」下來交report的kennis拼命在蘇怡目前揮手「喂,做乜唔理我」蘇怡有點低落:「kennis,今晚Yan同埋YT去醫改咨詢會,你陪我飲兩杯,得唔得?」「OK,咁我返上去CTS先」觀察力敏銳的程醫生已經察覺到了什麼,匆匆趕向副院長的office。「喂,唐明,你老婆好似有嘢喔,佢叫我今晚陪佢飲兩杯,我驚佢會飲醉,你係出面等住我哋,OK?」唐明瞬間不淡定了:「哈?乜話,我即刻落去搵佢!」在還沒來得及衝下A&E的時候,Kennis已經淡定地攔住了副院長:「放心啦,我係佢啱啱離婚嘅時候都係咁過嚟嘅。佢唔係咁衝動嘅人,再講,A&E咁多嘢做,邊有時間俾佢做傻事。放心,我好了解蘇怡,我會睇實佢。」


「Zoe啊,有乜事你就講咯」在Zoe連續喝了好幾杯酒後Kennis終於忍不住對zoe說。Zoe終於停下倒酒的手,嘆了口氣,轉過來看著Kennis:「唉,宜家唔珍惜生命嘅patient真係越來越多了,今日我處理咗一個大細生命都唔珍惜嘅patient⋯⋯你知唔知⋯⋯我⋯⋯⋯點解會同唐明離婚?」

 「哦?講嚟聽聽?」kennis搖著手中的紅酒,饒有興致地看著Zoe。「我⋯⋯之前曾經有過一個小朋友⋯⋯⋯不過佢⋯⋯」Zoe欲言又止。「Zoe,你一定要講。你唔講你嘅心病永遠唔會好。全部講出嚟啦,你會舒服好多,乖啦」「我⋯離婚前半年曾經有過一個bb,我冧住,如果我將佢生落嚟,就算同唐明嘅婚姻再差我都會為咗佢保住依頭家⋯⋯但可惜⋯⋯上天並沒有俾依個機會我⋯⋯」Zoe眼睛紅了,躲在一旁「oncall」候命的唐明不淡定了,因為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還有一個孩子,只可惜⋯⋯他激動地就要衝上去,kennis用眼神壓住了他,示意他繼續聽下去。「 你⋯⋯唐明知唔知」「佢果時候淨喺識關心啲patient,我一直都想話佢知⋯⋯但係我又有幾次係見到佢⋯⋯⋯好彩琛哥唔係好似唐明咁⋯⋯如果唔係琛哥⋯⋯何止喺bb,連我都要命喪黃泉⋯⋯」說完,她又猛灌了一口酒,一大滴淚水從眼角湧出,滴進了酒杯裡。而後,她又像喃喃自語一般唸道:「其實⋯⋯我知道⋯⋯大家仲深愛住對方⋯⋯但係我哋之間的確有 問題⋯⋯離開幾年⋯⋯或者對大家都有好處⋯⋯」她的酒量一向不好,又喝了幾杯以後開始說起胡話來。「過嚟!」Kennis用嘴形示意唐明。唐明急忙趕過來,Zoe指著唐明:「你做乜喺度嘎⋯⋯你咁鍾意啲patient,唔好嚟搵我啊⋯⋯我要同你離婚啊⋯⋯走啦你走啊⋯⋯」Zoe喝多了可不是一般的難對付,Kennis和唐明連騙帶哄地才可以讓她給唐明抱上車。

  「我上去開門先,你等等抱Zoe入嚟。」嗯,非常好,Kennis的心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正所謂打鐵趁熱,嘿嘿嘿。折騰了好久,終於把醉酒後超級黏人的Zoe安頓好。她輕輕地關上房門,對唐明招了招手:「聽朝我早班,Zoe醉得太厲害,你批佢放假一日。」「嗯」「欸仲有,你之前喺酒吧聽到啦,Zoe以前幾受傷。你醫好咗咁多病人嘅心,我希望你都可以醫好Zoe。係咁多,講完。」Kennis一口氣把話說完,只留下還沒反應過來的唐明在原地。


  次日早晨。「Good morning!喂,Kennis尋晚YT個西裝look真係好靚仔啊!」「OK,stop!」滿眼冒桃心的Yan被忍無可忍的Kennis無情地打斷了。Kennis起身:「我去睇睇Zoe先,佢噚晚飲醉咗」「得啦得啦,我同你一齊去啦」打開房門,裡面空無一人。「奇怪啦,Zoe呢?」Yan一臉疑惑的問道。Kennis將兩手絞在胸前:「仲使問?冧都唔使冧就知道喺我老細拐走你姐妹啦!」「So,宜家間屋喺我哋嘎啦。」能讓Yan興奮成這樣的除了YT就只有Zoe的大屋了。「走了,估計今天收工就見到Zoe煮好飯等我 。」

     


  一束陽光從窗戶照到Zoe身上:「唔⋯⋯我喺邊度⋯⋯我好似喺唐明屋企?!!!」昨天晚上喝醉了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會在唐明家?Zoe疑惑不解。算了算了,先打個電話給Kennis吧。Zoe起身去拿電話,卻發現自己穿著唐明的睡袍,可能是昨晚屈著身體睡被,她感到渾身酸痛不已。走到桌前,一張淡粉色的心形便利貼映入眼簾。她伸手把這張便利貼撕下來:已經幫你請咗假,今日我要入OT同埋寫埋啲report,你自己食飯先。實在唔得可以叫德仔接你翻屋企。乖,自己可以睇下我啲書,你會感興趣。愛你的,唐明。「噗」Zoe忍不住笑出聲來。還是回家吧,免得又被某人圖謀不軌。Zoe想。

  終於到家了,還是自己家舒服啊。「喂,我哋Zoe醫生翻嚟啦~噚晚唐明係咪乘你之危啊~嘻嘻嘻~」「啊你個八妹,你係咪應該關心下你嘅YT.Yueng先」Zoe無奈地笑著說。Yan趕緊走到Zoe身邊:「都喺喔,今日我Day Off,又見唔到YT。唉~」「你淨係識得YT噶姐!」「又係你叫我關心YT嘅⋯⋯」Yan不滿地嘟著嘴說。「叮咚~」「等等先,我去開門。」Zoe起身去開門。「Kennis?你咁早收工!」「今日我做咗台大手術,我老細話俾我提早收工喔。喺呢,你噚晚俾唐明帶走咗?」「咪急啦,坐低飲杯水唞吓先。」「咪引開話題,快講!」「就係咯就係咯」「好啦⋯我今朝起身見到我覺住唐明件睡袍。喺咁多。」「喺咁多?」八卦的阿Yan問道「就係咁多。」「真喺冇嘢?」連Kennis也疑惑的問。「我就真喺唔知唐明對我做咗咩,你哋可以去問下佢」「OK,咁就唔講依個話題。宜家傾第二個話題,就喺你哋兩個都冇煮飯,我哋食乜?」「今晚當減肥啦⋯⋯」兩位小姐回答道。「大佬啊我今日好攰啊,聽日又要on call,唔食飯分分鐘死人嘎⋯⋯」三個女生繼續在客廳里打鬧。但這時的她們完全不知道,不久後,全國的醫務人員將會與新型冠狀病毒展開一場生死戰役⋯⋯

L-Tsy
L-Tsy
L-Tsy
L-Tsy
L-Tsy
L-Tsy
L-Tsy
L-Tsy
L-Ts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