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虎鲸

30082浏览    379参与
瑞霭

有的时候和别人聊起虎鲸,就像对牛弹琴,玉雕设计展示。做的东西很小众,别人因为喜欢虎鲸来买我很高兴,再低的价也卖,他像喜欢虎鲸一样喜欢这个作品,这是件好事儿,也是件幸事儿,很纯粹的初心。从查资料到动工,我做了四天,只得到50块的辛苦费,还不算电费,因为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做的。(已售了)我还想做点别的,是很奇怪的东西,可能不会有人喜欢,我喜欢就得了。

有的时候和别人聊起虎鲸,就像对牛弹琴,玉雕设计展示。做的东西很小众,别人因为喜欢虎鲸来买我很高兴,再低的价也卖,他像喜欢虎鲸一样喜欢这个作品,这是件好事儿,也是件幸事儿,很纯粹的初心。从查资料到动工,我做了四天,只得到50块的辛苦费,还不算电费,因为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做的。(已售了)我还想做点别的,是很奇怪的东西,可能不会有人喜欢,我喜欢就得了。

瑞霭

近日b站吸虎鲸上瘾,刻一个玉雕雏形,深夜蹲b站观察嘤嘤怪腹部(盯.jpg),嗷——₍₍٩( ᐛ )۶₎₎♪

虎鲸:哇,两jio兽,吸——

人类:虎鲸啊,嗷嗷嗷!吸——

近日b站吸虎鲸上瘾,刻一个玉雕雏形,深夜蹲b站观察嘤嘤怪腹部(盯.jpg),嗷——₍₍٩( ᐛ )۶₎₎♪

虎鲸:哇,两jio兽,吸——

人类:虎鲸啊,嗷嗷嗷!吸——

半眼之狼

它在微笑,它在笑……

神仙哥哥文笔爆炸。

为提里库姆写的诗《它在笑》真的感动到🐺了。

🐴的,这么好的文笔因为一个莫须有而离去了。

祝某公司不得🏠,早日倒闭。

说实话,看到最后“它在痛哭,它在哭。它离去了。”。真的有种心痛的感觉……

神仙哥哥文笔爆炸。

为提里库姆写的诗《它在笑》真的感动到🐺了。

🐴的,这么好的文笔因为一个莫须有而离去了。

祝某公司不得🏠,早日倒闭。

说实话,看到最后“它在痛哭,它在哭。它离去了。”。真的有种心痛的感觉……

成濑

鸭川海洋世界

千叶站坐外房线,晃悠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安房鸭川站。

出站是东口,立刻就能看到写有去海洋世界的巴士的时间与地点的牌子。

免费的接驳巴士在西口,就是在对面。建议动作快一些,发车时间应该是与电车到达时间调整郭,电车到达后十分钟左右车就要开了。

转身爬上人行天桥,下车就看到有巴士停在那里。车身有海洋世界的贴图。十分钟左右便到了海洋世界。中途有一站鸭川海洋世界旅馆,去的时候没停,回来的时候停了。

进馆之前别忘了看一下回程的巴士时间。最晚大概四点左右。

我提前在煤炉买了电子票,1450日元,比当场买的3000日元便宜了许多。一开始还在想万一是假票怎么办,结果还是顺利让我进去了。...

鸭川海洋世界

千叶站坐外房线,晃悠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安房鸭川站。

出站是东口,立刻就能看到写有去海洋世界的巴士的时间与地点的牌子。

免费的接驳巴士在西口,就是在对面。建议动作快一些,发车时间应该是与电车到达时间调整郭,电车到达后十分钟左右车就要开了。

转身爬上人行天桥,下车就看到有巴士停在那里。车身有海洋世界的贴图。十分钟左右便到了海洋世界。中途有一站鸭川海洋世界旅馆,去的时候没停,回来的时候停了。

进馆之前别忘了看一下回程的巴士时间。最晚大概四点左右。

我提前在煤炉买了电子票,1450日元,比当场买的3000日元便宜了许多。一开始还在想万一是假票怎么办,结果还是顺利让我进去了。

进入就能拿到地图,上边有表演的时间。比较紧凑,每个小时都有。

我进去以后马不停蹄,一个个看过去,中途在商店买了集章册,可以挂在脖子上的那种,看到哪里就印到哪里。

白鲸的表演主要是介绍,科普之类的,讲讲他们怎么发声,生活习性之类。白鲸会跟大家点点头之类的。以后马上就走海豚表演,同时有鹈鹕出来跑步。

中间我吃了个午饭,在虎鲸表演馆的下面。其他还有可以吃咖喱荞麦面的地方,不过没什么特色,我就来这儿了。这里说是日本唯一可以边看虎鲸边吃饭的餐厅。我点了三文鱼盖饭,还有海洋世界巴菲。

这个店比较怪,先让你坐下,然后让你自己去前台点单,然后给你个叫号器,让你自己去端。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他们家看起来像是高档餐馆,还有很多侍者来回走,然而他们好像只收拾,其他啥都不帮你。水在很里面的地方,自己倒水。

这个餐厅的饭,讲道理一般。在日本饭店吃的从来都是松软的米饭,可是他们家的米是锅底的那种有些硬的米。三文鱼好像也不是那么新鲜,盐跟橄榄油的味道很重。按照道理鸭川这个地方在海边,用新鲜的鱼不就得了嘛。不懂。

巴菲上面有一块虎鲸形状的饼干,商店也有卖。不过一卖一大盒,我就没买。巴菲还不错,不过反过来说能把巴菲做难吃的地方应该是没有的……

再说一下虎鲸,能看的小窗做成一个画框的样子,画幅不大。不过的确能看到,有四只。偶尔会游过来,大多数时间不怎么过来。

出来就敢去看虎鲸表演,前面会淋到水,八排比较安全,不过坐满了人。最好提前占座。在日本能看到虎鲸的地方还是很少的。

过了虎鲸表演馆,前面是海豹馆,还有海豚。大家都很快乐的样子。有一半在施工,不过下面能进去。企鹅之类的就藏在下面。也能从下面看到海豹。

出来再往前就是海洋世界旅馆,这样就逛完了。去商店边逛边等车。

最想买的是海豹的甜甜圈,不过三个一盒卖的,我吃不了那么多,带回去又怕巧克力之类的化了。

于是等车,回安房鸭川站。在车站附近逛了逛。西口有坐着等车的地方,里面有车站印章。出西口右手有观光案内所,里面的工作人员很热情的会帮忙讲解。里面也有印章可以盖。好像是展望台的。对面有一家书店,等车时可以消磨一些时光。

从车站走三百米左右有諏訪神社,走过去看看,似是无人。

打了个招呼,便踏上归程。

微生玖
唔……不想画帽子……

唔……不想画帽子……

唔……不想画帽子……

察界

照猫画虎图五lo主画的虎鲸和小尾巴qwq
大型动物真的太可爱了!!!!✌🏻✌🏻✌🏻

照猫画虎图五lo主画的虎鲸和小尾巴qwq
大型动物真的太可爱了!!!!✌🏻✌🏻✌🏻

三水

孤独

你知道鲸落吗?

科学家将鲸死去沉入海底称为鲸落。

一个鲸鱼的死亡,它的尸体能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上百年。

这是它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柔。

一鲸落,万物生。

(以上来自网络)

~~~~~~~~~~~~~~~~~~~~

我生长在一个被人类称为海洋的地方,深邃的大海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家,它有着残酷的地方,但大多数时候却具有独特的温柔。

母亲很早就教会了我如何在海洋里生存,我们总是要在海洋里和海面上不停交织地游动着,我觉得我很幸运,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两个如此截然不同的环境里毫无顾忌地生活着,就只是静静地生活着。

我喜欢浮在海面的时候,我可以在海面呼吸而喷出美丽的水柱,它在阳...

你知道鲸落吗?

科学家将鲸死去沉入海底称为鲸落。

一个鲸鱼的死亡,它的尸体能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上百年。

这是它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柔。

一鲸落,万物生。

(以上来自网络)

~~~~~~~~~~~~~~~~~~~~

我生长在一个被人类称为海洋的地方,深邃的大海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家,它有着残酷的地方,但大多数时候却具有独特的温柔。

母亲很早就教会了我如何在海洋里生存,我们总是要在海洋里和海面上不停交织地游动着,我觉得我很幸运,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两个如此截然不同的环境里毫无顾忌地生活着,就只是静静地生活着。

我喜欢浮在海面的时候,我可以在海面呼吸而喷出美丽的水柱,它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宛若珍珠,是大海里最好的蚌壳也生产不出来的剔透的珍珠。

我喜欢看看蓝天,它广远的就像我的大海一样,但它的颜色更浅一些,当我在海面浮动时,天与海之间,唯有一个我,我在这深蓝与浅蓝的交接点,我觉得我好像拥有了两个家,双倍的自由,双倍的快乐。

我还可以偶尔看到人类,一个很可爱的生物,他们小小的,会看见我发出惊喜的欢呼声,他们喜欢小心翼翼地接近我,或者等我去接近他们。他们会向我泼水,我喜欢这个游戏,我也会向他们喷水柱,有时他们来不及闪躲会被水洒一身,但他们也不会恼怒,甚至会笑的更开心一些,这时我甚至愿意让他们摸一摸我,他们的手热热的,我想,我总在大海里待着,身子总该会比他们凉爽一些,没有遮拦的海面上日光太过毒辣,我希望能让他们感到一丝大海的凉爽,大海给予我的温柔,我希望他们也能感受到。

广阔意味着自由,却有时候也代表着孤独。

我知道一个同类,人类叫它Alice,它总是沉默寡言地在大海里游荡着,它总是独身而处,不愿说话,像是大海里一个无言的岛礁,随着水波飘荡着。我想,他是孤独的吧。

~~~~~~~~~~~~~~~~~~~~

我喜欢称自己为深海里的歌唱家,我喜欢歌唱,大海太寂静了,总是需要一些声音为单调的寂静里抹上一些亮色,要不然,我也太过无聊了。

大海里的鱼儿总是成群地游动着,我却总是孤自的,它们觉得我太过庞大,觉得我太过沉默,我听到这话时总是委屈极了,我哪里是沉默的?我爱我的声音,我喜欢说话,却没有谁和我交流,它们总是好奇地接近我,又匆匆游过。我曾有过期待,也曾无数次尝试,但它们总是最后惋惜地从我身边绕过,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边:“它为什么不愿说话?”

我曾经绝望过,但当我独自在大海里游荡时却仍忍不住地渴望歌唱,我爱着我的歌声呀,它单调,却是在诉说着我的故事。

我愿意一生都用来歌唱。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Alice,它歌唱的频率是52赫兹,比其它鲸鱼的频率高一倍,没有同类能听见它的声音。)

~~~~~~~~~~~~~~~~~~~~

我知道一个同类,人类叫它叫Luna,它喜欢接近人类和他们玩耍,每当看到远方的小船,它都欢天喜地地游过去,在小船边跳离水面,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它确实也只是一个小幼崽,玩心很重,事实上,也正是这份玩心毁灭了它,它死在了船只的螺旋桨下。我想,当它最后一次闭上眼睛的时候,它是孤独的吧。

~~~~~~~~~~~~~~~~~~~~

我很小就远离了族群,我猜想可能是自己有一日太过贪玩游丢了,母亲一定很着急,但我也很无奈,当时的我太小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现在,我只是自己在这个小峡湾里生活,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个峡湾也不小,因为终究只有我在这儿,没有谁陪我聊天,陪我玩耍。有的时候一天过去了,除了吃饭,我好像也只能无聊地从这头游到那头,从海底游到海面。

但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群人类,他们很友善,他们喜欢架着小船来海面上陪伴我,我也喜欢跟随着他们的船只,带着他们观赏我的这片小峡湾。我尤其喜欢人类幼崽,他们可爱而稚嫩,看见我时眼睛里就像海面上的波浪,闪着粼粼的水光。我会翻过身,向他们露出我的洁白的肚皮,或者让他们抚摸我的额顶,我知道,他们喜欢这样,因为他们会笑的特别好看。我喜欢这些陪伴着我的人,他们让我不再孤独,他们抱有一腔善意而来,我也愿回报他们以我的善良。

但是,有一段时间,他们会在和我玩耍时突然脸上挂起忧愁的神情,甚至一段时间,他们消失不见了,我再也没能找到他们。我担心极了,我害怕他们是否遇到了什么危险,与此同时,又再度陷入了无言的孤独。

但后来,他们又回来了,并且声势浩大。

我开心极了,我在船只间快乐地游动着,我的朋友,上天保佑,他们又回来了。他们仍旧那么热情而善良,我也更加倾尽全力地与他们交流,和他们玩耍,我会发出“咯嗒嗒”的声音,我曾经以为那是人类的语言。

什么时候我才发现那其实不是的呢?

是我死去的时候。

我太贪玩了,太想更接近人类了,却一头撞上了一个螺旋桨,“咯嗒嗒”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原来是小船的声音呀。

这场顿悟终究是晚了,鲜血在海水里一下子蔓延开来,我想要再往上游一游,却只能看着自己沉入海底。那个人类一定很惊慌,我也很抱歉,为他留下了这样一个不怎么美好的回忆,我多么希望我们之间所有的相处都是最美丽的,但现实却这么残酷,它冰冷的就像深海里的水与寂静。

我缓缓闭上眼睛,却总还是有些不甘,我以为我曾经学会了人类的语言,我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最后却发现这一直是个对我而言美丽的误会。

我好想学会人类的语言......

(2002年,小虎鲸Luna闯入加拿大西海岸Nootka Sound,2006年,与人类陪伴5年的6岁的小Luna死于船只的螺旋桨。)

~~~~~~~~~~~~~~~~~~~~

我知道一个同类,它被人类叫做Tilikum,它一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海洋馆,我听说过那个地方,狭小,压抑,它在那个地方,我想,它应该是孤独的吧。

~~~~~~~~~~~~~~~~~~~~

讨厌,憎恶,恶心,一切我所知道的最恶毒的词用来形容这个地方对我来说都不为过,但一切的一切最后都化成了绝望。

我想念我的家人,我想念我的海洋,这个逼仄的空间对我来说就像一个牢笼,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类使我的呼吸困难,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觉得我病了,这个病来的莫名其妙却又合情合理,我变得暴躁,变得忧郁,我讨厌这样的自己,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生物,是不配再拥有自由了吧。

我曾经喜欢过的人类,看着他们我也提不起精神来,有时甚至会让我更加控制不住情绪,即使我知道他们眼里的是好奇,是喜欢,但曾经在大海里遇到这份好奇与喜欢时的激动现在都变成了厌恶。

我不知道自己哭泣过没有,因为在柔软的水里,悲伤显得无足轻重,它刚刚一出来就融化了,留下的只有迷茫的我。

我可能得抑郁症了,这可真糟糕,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还有更加糟糕的事情在前方等着我,三次特殊的经历,彻底把我打垮了。

第一次,我将驯养员Kelti拖在水里,她溺死了。第二次,流浪汉Daniel的尸体最后在我的背上。第三次,驯养员Dawn也因为我的发狂死在了水池里。

人类开始叫我“杀人鲸”,是呀,我杀了人,那些我曾经最喜欢的生物,他们小小的,脆弱的,却因我丧失了生命。我讨厌自己,这个发了疯的自己,我应该赶紧死去。

生活总算有一次如我心愿,我死了
在34岁的时候,我死了
我只经历了一个我海洋里同类不到一半的生命,我死了

但当我的身体沉入水底时我开心极了,是的,孤独,但又开心极了......

(1983年,2岁的虎鲸Tilikum被捕从而送到海洋馆接受残酷的表演训练,它还被当做海洋馆繁殖虎鲸后代的工具。由于Tilikum心理上多次的严重受创,它开始暴躁,最后付出了三条人命的代价。2017年,34岁的Tilikum离开了这个世界。)

~~~~~~~~~~~~~~~~~~~~

孤独,这个词语,和大海太相配了,海洋那么大,海洋里的生物谁能不孤独?但每当我在大海里徜徉时,我能看到海底与海面的世界,这里有太阳,有小鱼,有黑暗、晨曦与夕阳,有家人也有善良的小小的人类,我就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好美好。一生走来,好好坏坏看个尽,生生死死历个遍,孤独难免,幸福也难免。

我见过一个鲸鱼最后的结局,它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深海,母亲的怀抱,那不是孤独。

一生走过,归于母亲的怀抱。

这是个浪漫而温柔的故事句号。

奎硫平


养鱼。没钱没地儿就喜欢鱼√
(看了伊维菌素神仙的文来养鱼)

莫得地方给你宁充钱
看广告赚金币√
似乎是无限饲料(?)

百度收虎鲸养成√
(我当时这么搜真给我搜到差点没乐傻我)

我爱虎鲸√。


养鱼。没钱没地儿就喜欢鱼√
(看了伊维菌素神仙的文来养鱼)

莫得地方给你宁充钱
看广告赚金币√
似乎是无限饲料(?)

百度收虎鲸养成√
(我当时这么搜真给我搜到差点没乐傻我)

我爱虎鲸√。

Gorgons

【原创】共生

*很早以前写给某个活动的文


*时隔多年翻了出来


*LUNA 


——————————

他得到了一个海洋馆,尽管不是崭新的,尽管半夜会传出来滴滴答答的漏水声,尽管滑腻的地板不那么经常清洗。


但水质依旧澄澈,并且,这是他自己的海洋馆。


合同成交生效过后,他假装没有看到前主人如释重负的眼神,他也假装听不见家人对他的呵斥,他也假装没有得知女友因自己过于神经质而选择和另外一个人共度余生。

因为他已经被欢欣充满了整个胸膛。


大学选择了海洋生物研究学就让家里人十分反对,大学毕业拒绝了学校分配到研究所的工作,转而斥资买...

*很早以前写给某个活动的文





*时隔多年翻了出来





*LUNA 





——————————

他得到了一个海洋馆,尽管不是崭新的,尽管半夜会传出来滴滴答答的漏水声,尽管滑腻的地板不那么经常清洗。


但水质依旧澄澈,并且,这是他自己的海洋馆。


合同成交生效过后,他假装没有看到前主人如释重负的眼神,他也假装听不见家人对他的呵斥,他也假装没有得知女友因自己过于神经质而选择和另外一个人共度余生。

因为他已经被欢欣充满了整个胸膛。




大学选择了海洋生物研究学就让家里人十分反对,大学毕业拒绝了学校分配到研究所的工作,转而斥资买下破败过时的海洋馆,让家里人歇斯底里。

门票二十一张,随随便便逛一次超市开销都要比这大的多,但他不介意,他开下去这个海洋馆,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他二十五岁心里难以触及的梦想,前主人开出的价格和优待让他几乎把海洋馆当做自己的家。



因为伴随着海洋馆一起转手给他的,还有一只为表演而生的虎鲸,一个十三岁的小王子。

哦,还有一个打扫的阿姨。



前海洋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板一夜之间花钱打发了所有的员工,除了这个执意要自己留下来讨口活路的老阿姨。


他对海洋馆其他的生物无甚热爱,唯一让他上心的便是深二十多米的水池,和池里的虎鲸。

虎鲸池外有一个已经歪倒的铁皮牌子,上面写着虎鲸的名称:库姆



这让他联想到了那只有名的杀人鲸,提里库姆。




他大学就在一直跟着导师研究虎鲸,也曾经是学校里出名的校草,所有人都说他有一对澄澈不谙世事的眼睛,如同海豚一般透亮,如果只穿着白衬衫和普通的西裤,完全想象不到他潜水与海洋生物嬉戏时候的开朗模样。

就是这样一个人,毕业之后毅然决然的选择拒绝优待,追寻梦想。



他的导师毕生都在研究虎鲸,研究他们与人类之间的无限羁绊,从提里库姆到卢娜,每一篇论文的标题都围绕着“共生”,海洋与人类之间的共生,虎鲸与人类之间的共生。

他们始终都在坚信,虎鲸永远都不是没有感情的海洋杀手。

这让他甘心屈居于海洋馆的一隅,观察他的梦想。





前老板告诉他,他们已经将库姆训练到了一定程度,一单吹响哨子库姆就一定会出现在水池的边缘,这时候给他喂食就可以,并且,库姆的表演水平也很高。

他们把库姆夸的天花乱坠,欲盖弥彰。




深夜一点,正是月亮高挂于上空的时候,露天的鲸池洒满了泛着微波的月光,随着水面不断的波动,稀碎的光点,似乎这就是一个空池,池中之物早已随风消散。

他换好了潜水服,以防万一,他甚至背了氧气瓶。

哨子就挂在脖颈,库姆永远不会自己出现,他永远都在等待一声哨响。


水有些微凉,他静坐在池边,轻轻吹哨。



耐心等待。



池中不断波动的水纹预兆着库姆的出现,一颗巨大的头颅在远处的水面缓慢探出。

“我的王子,来。”他尽可能的让自己语气轻缓,在颇为空荡的鲸馆回荡起来,伴随着水滴的声响。

他拎起一条鱼,丢向库姆,库姆毫不犹豫的吞食,然后再次远远的躲避与观望。


与所有圈养虎鲸相同,库姆的背鳍是歪垂的,耷拉在右边。

他曾经试图与导师交流,能不能把库姆放归海洋。


“他不会在野外生存,这样做无非是在加快他的死亡罢了。”导师这样回答。






“哗啦!”


他下水了,缓慢的踩着水朝着库姆过去,库姆警惕后退,然后钻进水中,池水很黑,除了水面一点的月光,像是暗无天日的寒潭。

他努力的寻找库姆的方位,突然被顶着,离开了水面。

月光环绕着他,他们在为每一颗星表演。


库姆可能是认为,他在进行训练与驯养,它往常如何与饲养员做,如今也与他做了。

库姆发出细微的叫声,隔着胶质,他抚摸库姆的背鳍,和它光滑的外皮,库姆静静的停留在水面,他仿佛停留在孤岛,只与库姆为伴。

近距离接触到库姆,他这才发现,库姆身上难以愈合的伤疤,原来老板所说的驯养得当,就是毒打与折磨。


可虎鲸是相当聪明的生物。



“库姆,”他喃喃自语,闭上眼睛趴在库姆的后背上,“我希望你快乐,所以从今天起,你叫Luna,好吗?我的小王子,你从来都没有被抛弃。”

库姆又发出了细微的叫声。


月光倾洒下来,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是共生的。



Luna,也就是库姆,似乎渐渐明白了自己不用再被毒打,它是小王子,不是狐狸,不用被驯养。

它也偶尔会露出自己的肚皮,接受抚摸。





他决定陪伴Luna,于是他把自己的铁皮床搬到了Luna的池边,偶尔手伸出床外,Luna会笨拙又小心翼翼地顶一顶他的手,他的心脏偶然抽痛,一个本应该驰聘于海洋,令大白鲨都担惊受怕的霸主,现在却野性全失,拥有了不该属于它的温柔。

导师也会给他发消息,询问关于Luna的事情,他像个开心的孩子,发现了自己的宝藏。



渐渐的,他下水不再背着氧气罐,与Luna玩耍的时候也渐渐没有了戒备与防范,Luna就是一个孩子,不谙世事,似乎也不懂得血腥与厮杀。

Luna会学着他的模样,用它宽大的嘴吻轻轻的碰一碰他的额头,没人再逼着它表演,没人疑惑它弯掉的背鳍,它是属于天堂的虎鲸,拥有无数求之不得的幸福。


Luna也不会整日躲在深深的,漆黑的水底等待着喂食。


它会与背着氧气罐的他一同在池底嬉戏,在驮着他冲出水面,留下一串漂亮的水花。


那是相当快乐的一段日子,Luna第一次有了可能名为快乐的情感。





与往常一样,他睡着在铁皮床上,一声尖叫突然唤醒他,来自每月定期来清洗的阿姨,阿姨双手都在颤抖。

“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那个怪物会吃人!”


“Luna?”他的声音低沉干净。


“你居然还给这个畜牲起了名字!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海洋馆会那样低价的转让给你!因为之前驯养它的人被它夺取了双腿!”

“不是这样的,Luna有自己的苦衷。”他笨拙的向阿姨解释到,听到他的声音Luna从水面探出头,却在看到阿姨的瞬间又缩回水底。


阿姨怨毒的目光似乎在看他。


“听我一句劝,小伙子,你会吃亏的。”


他在阿姨走后跳下水安抚Luna,Luna似乎很害怕阿姨,“Luna,没事了,没事了。”他拍了拍Luna的额头,Luna再一次发出细微的声音,在空旷的海洋馆回荡。




后来他打听到,Luna为了反击自己之前的驯养员才出此下策,Luna不知道自己牙齿的咬合力有多大,同样也不知道驯养员是阿姨的儿子。

就像是提里库姆的残局,最初动手的,始终是人类。




他在那一晚,失去了Luna,失去了海洋馆,也失去了自己的双腿。




凌晨他沉睡在铁皮床上,阿姨偷偷摸摸溜进鲸馆,想要将他推进水中,想要看着Luna吃掉他,阿姨坚信Luna吃人的本性不会改变,却被Luna听到了响动,Luna不能离开水,于是它笨拙的用尾巴,把阿姨也带进了水里。

Luna学会了用自己的牙,却怎么也看不懂人心,它在对阿姨做出撕咬动作的时候,他恰好醒来,不会水的阿姨始终压制着他,也将他推向了Luna的口中,Luna停不下来,尖叫声伴随着血液在水中扩散,他隐隐约约听到Luna发出啜泣一般的声音,他的身体也一直被Luna拱着。


“别担心,Luna。”他温柔的笑了。



“救命啊!虎鲸吃人了!”是阿姨的叫声。






他在病床上醒来时,满目苍白,双腿失去了控制,护士犹犹豫豫的对他说,他永远都不能走路了。

“Luna呢?Luna怎么样了?”


“Luna?”


“我的虎鲸。”


护士打开了病房的电视机。



“今日一头雄性虎鲸被迫安乐死,据了解该虎鲸库姆有两次伤人与杀人的倾向,为了不延续提里库姆的惨剧,政府决定……”



水滴突然在被子上泅开,护士慌忙安慰他,“没关系,现在的假肢也很好用。”然后感叹,“到底是动物啊,不通人性,残暴!”




“我失去了我的梦想……”他沙哑回答,泣不成声。





“可惜了,这样帅的小伙子,以后就残疾了。”旁边床位的病人叹息。



他的眼前一片眩晕,他似乎看到他的Luna穿过厚厚的白墙,拱了拱他的手,朝着天际飞去,依旧是熟悉的声响。

“我的Luna……”他捂着自己的眼睛,泪水依旧通过直缝滴落到被子上。


他的Luna,是个笨拙又善良的小孩,提里库姆曾经也是,它们起初都不懂得厮杀。





再后来,他作为出名的海洋学教授回到了大学,他的导师替他惋惜,家人对他也依旧恨铁不成钢,如避蛇蝎一般卖掉了海洋馆,那个带给他Luna的地方。

他从来不讲解虎鲸,再也不研究虎鲸,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覆盖上了一层金刚石,永永远远的封尘起来。








“教授,你为什么从来不讲虎鲸?”四十岁,坐在轮椅上,他的学生这样问他,他指着多媒体的手停顿了一下。

“你们想听?”


“嗯。”


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揭开自己的伤疤。



“虎鲸,脊索动物门……”


眼泪却不由自主滴落在投影设备上,落下一片难看的水渍。




“我的毕生所爱。”




我的Luna,



我永远与你共生。







亦儿momo
胖虎真的好可爱啊

胖虎真的好可爱啊

胖虎真的好可爱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