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虐美人外传b

65648浏览    971参与
_我执

【车卞】淤青

*没看过正传,文笔不佳,人物角色的刻画若ooc望包涵

*外传37话后的故事


*

  车宇靖夜里到家时,客厅里依旧一如往日地没有亮灯。


  入冬后的夜色总是在这座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里攀升地迅速,这会儿只剩片浮华的城市灯火寥寥地透过客厅里几扇价值不菲的落地玻璃窗。

  车宇靖动作很轻地给门落了锁,没见着桌上有酒瓶,转而又去捡地下折了页的书,直到窸窣着收拾好了沙发周围的一圈,他抿了抿唇,终于还是狼狈又小心地坐在了卞旻浩的面前。


  卞旻浩睡着时终于袒露出一种摘去尖锐的柔软,车宇靖却不再敢贸然伸手去碰他刘海的发尖。驯养人在猎物面前落了个全盘皆输大概是件足够荒谬又令人发笑的荒...

*没看过正传,文笔不佳,人物角色的刻画若ooc望包涵

*外传37话后的故事



*

  车宇靖夜里到家时,客厅里依旧一如往日地没有亮灯。


  入冬后的夜色总是在这座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里攀升地迅速,这会儿只剩片浮华的城市灯火寥寥地透过客厅里几扇价值不菲的落地玻璃窗。

  车宇靖动作很轻地给门落了锁,没见着桌上有酒瓶,转而又去捡地下折了页的书,直到窸窣着收拾好了沙发周围的一圈,他抿了抿唇,终于还是狼狈又小心地坐在了卞旻浩的面前。


  卞旻浩睡着时终于袒露出一种摘去尖锐的柔软,车宇靖却不再敢贸然伸手去碰他刘海的发尖。驯养人在猎物面前落了个全盘皆输大概是件足够荒谬又令人发笑的荒唐事,车宇靖直到这会儿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卞旻浩确实有种近乎相悖的别扭情感。


  ——大概像不忍心遍体鳞伤的雀鸟为了重获自由频频冲撞坚固的牢笼,因此总觉得自己应该忍痛放手。却又到底放不下手中囚禁的铁链,于是哪怕死皮赖脸也想在人心上讨来一个长久的归宿。


  车宇靖扪心自问并不是位大度且无私的圣人。

  相反地,他的身体里涌动着太多成长失败的卑劣基因,于是互相折磨也好,相互救赎也罢,那会儿的他妄图自私的把人留下,哪怕维系他们之间感情的是如履薄冰的同情与垂怜。

  二十多岁的车宇靖并不清楚要在如今的卞旻浩面前拿出怎样的姿态,他只是不安地坐在与人一尺之隔的沙发前,对着尚且没有将他孤单抛下的卞旻浩,心中默念了一句多谢。

  

  

*

  “…哥?”

  几乎是车宇靖开口的瞬间,卞旻浩就条件反射般掀开了眼,房间里有种近乎让人窒息的昏黑,借着窗外透进来的稀薄光亮,他瞧见了车宇靖脸上明显有些紧张的担忧神态。


  “…哥去卧室里睡吧,”车宇靖见他醒来,继续轻声细语道,“我把卧室里的暖气开大了点,要是哥在沙发上睡一夜的话怕是会感冒…”

  讲这话的时候,车宇靖依旧惴惴不安地睁着双充满希冀的眼,卞旻浩无声的望着他,总觉得下一秒就能从这人的眼睛里瞧见一汪湿淋淋的泪。他们的关系像自从再回到这间房子后就变得颠倒过来,曾经视他为玩物的车宇靖如今卑微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百般讨好地对他捧出颗迟来的真心,像个在感情里摸不清门路于是处处碰壁的愣头青。


  卞旻浩对这样的车宇靖感到陌生而不知所措。

  他的身体与心理好像个丢失零件后艰难运转的破废机器,只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就要竭尽全力,于是总是再无暇去顾及车宇靖那些敏感而脆弱的小心思。死寂一般的长久沉默里,他麻木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选择略过车宇靖径直走向了卧室所在的位置。


  车宇靖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却又在卧室的门前生生止住了步子。


  卞旻浩听见他在自己身后絮絮念念,声音颤抖,却始终远远地只是从门外传来:“哥如果夜里觉得热的话可以再把暖气关小一点…床头我放了杯水,窗户…”


  “喂!车宇靖?”

  卞旻浩有些不耐的回头看他,却见这人一脸委屈模样的止步于门外,像个遭主人遗弃的可怜流浪狗,被叫名字的瞬间立刻顶起了双通红的眼圈。


  他不知道车宇靖正在自己的小孩子心性里学着长大,这阵突如其来的情绪也只是在懊恼为何自己总也做不来一件让卞旻浩顺心的事。卞旻浩沉默着看他兀自整理了会儿情绪,转而后退一步打算重新回到客厅。

  “…哥早点休息吧,”车宇靖沮丧低声道,“有什么事一定要叫我,好吗?”


  卞旻浩看着车宇靖明显落寞的背影,头痛到不知要怎样讲话才好。

  明明方才还道出在沙发上睡一晚大概率会感冒的叮嘱话,现在却要不顾自己身体的打算回到客厅里。明明追上来那会儿还敢讨价还价一番第四重要的位置,现在却又卑微到再也不敢开口向他争取。


  “车…车宇靖,”于是卞旻浩最终主动开口妥协道:“过来睡。”

  

  

*

  又一次感受到车宇靖在自己身后的动作时,卞旻浩终于无奈叹了口气,睁眼道:“车宇靖,你还不睡吗?”


  车宇靖这会儿又像个幼稚园里被两颗糖块就给哄好的半大孩子,被卞旻浩那句主动挽留的话哄得很是心满意足,他的声音里依旧盛着低沉的笑意,听见卞旻浩问话又有些局促但欢心的轻声回答他:“这就睡了,这就睡了,哥让我来床上一起睡,真好呢。”


  卞旻浩没再说话,他为车宇靖嘴上这样直白的感情而感到迷惘,却再迟钝也能察觉出这其中或许裹挟着车宇靖笨拙却诚挚的情意。

  这会儿身后人的胳膊抬起来,动作很轻地,试探着环住了他的身体。


  卞旻浩身体一僵,大半睡意顷刻间醒,却也难得没再反抗,只是保持着这样僵硬的姿态,在黑沉的房间里,听见车宇靖在自己背后依旧小声地讲话:“…真好呢,谢谢哥。”

  卞旻浩迟迟地嗯过一声,闭上眼,最终道,睡吧。

  

  

FIN.

:个人感觉外传的故事已经刻画的十分饱满,激情摸🐟时反而觉得自己对这对cp的解读太过片面,希望没有让读到这里的您太过失望。

:《淤青》大概是因为,伤痕会随着时间最终消失不见,祝愿。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铜仁女
  好适合车总和哥)

  好适合车总和哥)

  好适合车总和哥)

溏心芝士

带的是婚戒💍和老师嗑了同一对cp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私稿仅供展示,禁二改二传、头像、商用或者自印

带的是婚戒💍和老师嗑了同一对cp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私稿仅供展示,禁二改二传、头像、商用或者自印

uaa

成年人真的很累,别再虐他们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呜呜呜小情侣赶紧甜甜蜜蜜好吗

呜呜呜小情侣赶紧甜甜蜜蜜好吗

下雨路滑摔倒自己爬

第37章 取悦

    【本章为隐藏章节,要香香完整版wb搜,下雨路滑摔倒自己爬】

  因为车宇京是一早去的庆尚北道,办完事后又马不停蹄自驾到了釜山,一整日的奔波,加上一整晚的双人运动,他终于在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感觉到了疲惫,以至于没能完成最后一轮的暴行。


  当卞閔浩被          的时候,身后的人的动作却开始缓慢了下来,最后竟然抱着他没了动作,还发出了沉沉的呼吸声,甚至都没有从他    退出去。


  “真的是彻头彻尾的疯...

    【本章为隐藏章节,要香香完整版wb搜,下雨路滑摔倒自己爬】

  因为车宇京是一早去的庆尚北道,办完事后又马不停蹄自驾到了釜山,一整日的奔波,加上一整晚的双人运动,他终于在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感觉到了疲惫,以至于没能完成最后一轮的暴行。


  当卞閔浩被          的时候,身后的人的动作却开始缓慢了下来,最后竟然抱着他没了动作,还发出了沉沉的呼吸声,甚至都没有从他    退出去。


  “真的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吧…”卞閔浩一动不动地躺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他轻轻拿开对方绕在胸口的手臂,将自己从泥泞的纠缠中剥离出来。


  退开一些距离后他翻过身,车宇京的睡脸就这么入了眼帘。


  这个带着16分之1异域血统的俊美男人,正闭着眼睛静静地侧身睡着,手臂肩颈上,完美的肌肉弧线如微缩的山峦,随着呼吸稳稳起伏着。


  几缕柔顺的发丝掩映着长长的眉稍,室内偏冷的微弱光源把它映照得如同雪原上的剑锋。


  卞閔浩迷茫的视线飘渺不定,从他放松微阖着的薄唇,慢慢掠过漂亮笔直的鼻梁线,最后停在他的长睫毛上。


  这样无害的表情,让卞閔浩凝神望了好一会,渐渐无法对焦,也使得他忘了想去洗澡的意图,脑中纷乱的意识渐渐被睡意带走。



  【总是被他这样用力抱着…男人之间为什么也可以这样呢……最可怕的是我竟然开始习以为常了。】


  【好困……车宇京……你……】

  

————

  


  临近中午时分,车宇京翻了个身,却只抱到一团冰冷的被褥,他不安地睁开眼睛。


  “哥。”车宇京闭着眼睛喊。


  房间里寂静无声。



  他只得睁开眼睛,看到西周空无一人。


  莫名的恐惧又上了心头,他急忙拿起手机拨打卞閔浩的电话。


  


  不料手机的铃声却在床边响了起来,他回头一看,发现卞閔浩的手机居然放在床头,他拿起手机按下挂断键,却发现屏幕上有一条英文短信。


  “Min,关于我们上次的谈话,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车宇京捏紧了手机,却没有打开手机,他早就默许卞閔浩设置了手机密码了。


  ”滴”


  卞閔浩开门走了进来,一头汗花脸色红扑扑的,头发湿哒哒地被薅到额后,身上还冒着热气,车宇京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哥去哪里了!怎么手机也不带?”车宇京光着身子从床上跳下来,一脸的的恼火和醋意。


  卞閔浩撇见那           ,联想到被它支配的恐惧和快乐,不由自主地别开了了视线。


  “做什么大惊小怪的,去跑个步都不行吗,你快把裤子穿上吧。”


  裤子?车宇京呆了一下,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运动后的红润脸颊更红了,他把袋子放在桌上说道:“饿了吗,你没吃早饭,垫垫肚子吧。”



  “啊?啊!谢谢哥,是什么啊?正好我饿了!”


  “牛肉饼。”


  

  车宇京拿出一块牛肉饼,心情高兴起来,顺手把手机递给卞閔浩:“哥,米迦勒为什么给你发短信,他让你考虑什么?”


  卞閔浩一愣,忙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很快又关上屏幕:“没什么,是和我妈妈有关的事。我去洗一下。”


  车宇京皱起了眉头,几口就把卞閔浩买的牛肉饼吃光,然后走到浴室门口不让他关门。


  “嗝,哥现在也学会隐瞒了吗?到底什么事。”


  车宇京为了说话,吞得有点太快了,但是毕竟是爱人亲自买的美味牛肉饼,虽然有点噎着,但是实在是太好吃了。


  “啧!”卞閔浩不爽地把汗湿的衣服扔到洗手台上:“怎么老是纠缠不休的,都说了是和我妈妈有关的事了。”


  “具体什么事,他要你考虑什么?”车宇京的整个人卡在浴室的玻璃门上,卞閔浩要进去只能面对面贴着他挤进去。


  “上次不是说了吗,他有我妈妈的线索,建议我去纽约找一找。”


  卞閔浩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从什么角度考虑,他出乎意料地做出了取悦对方的动作——紧贴着车宇京的     穿过窄小的浴室玻璃门。


  他汗湿的    就这样缓缓从车宇京      蹭过,两人的   也来了一次     。


  不敢直视车宇京的眼睛,他一进门扭过头打开了花洒。


  车宇京果然没有继续追问,好像在回味刚才的一秒快活,只是狐疑的眼神还在追踪着自己的所有物。


  “哥,米迦勒这个骗子的话你也信,你不准……”


  “好了!我要洗澡了!”卞閔浩心虚地喊起来,出于尽快转移话题的目的,他故意当着车宇京的面         。


  果然,见色起意的车宇京马上决定把米迦勒这个煞风景的话题延后讨论了。


  车宇京眼睛              ,吞了口口水:“哥我也一起洗可以吗?”


  “我说不可以有用吗。”卞閔浩感叹地瞟了一眼车宇京。【我这算是知道这家伙的弱点了吗?】


  

……

  ……

  ……



  “那你,你走,我自己来。”他忍着火气    着说。


  “哥生气个什么劲啊,我只是暂时…”


  

  

  

  

  

  ……

  

  

  

  浴缸的温水满满当当,随着卞閔浩的上下浮动,如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地翻涌着,溢出了缸体,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嗯………嗯……好像大海…”


  


  “哥在说什么…”


  “像……恩……恩……像海浪的声音。”卞閔浩闭着眼睛说。


  


  “哥想去看海吗?这里离海云台只有17公里。”


  


  


  “想…你带我去…嗯…


  


  每一声都是因为车宇京。


  


  

  


  车宇京的手在他腰上,环绕着他,是铁链捆住了囚徒,也是一根安全带守护住他,让他高速行驶在另一条不曾预想的路上。


  车宇京的牙齿咬住他的耳朵,像捕兽夹夹住了豹子,威胁着他。


  卞閔浩知道,他是可以挣脱的,最多血肉模糊。


  可车宇京呢,会不会松开卡进他血肉里的利刃,然后直接扎进自己的心脏?


  


  他跑不掉,也不想跑。


  


  

  


——————




下雨路滑摔倒自己爬

第38章 海云台的海

  韩国八景之一的海云台在东南沿海的水营湾内,距离釜山东北约18公里,因为气温低的缘故游人并不多,所以不管站在哪里都能毫无遮挡地观赏整片清澈的如同暗蓝色宝石的大海。 


  两人在蜿蜒2公里的白沙海滩上踩着绵密均匀的海沙,慢慢走着,时而比肩时而前后, 


  “哥为什么突然想看海呢?”


  车宇京突然想到他们那一次在酒店的阳台看过一次的海,和酒店卫生间的那扇通往地狱与噩梦的门。


  回忆纷至沓来,心脏也隐隐痛了起来。


  


  卞閔浩不知道车宇京的想法,心情出奇地好,他转头看着海的最远端,脚步向海浪涌来的方向走了几步。


  ......


  韩国八景之一的海云台在东南沿海的水营湾内,距离釜山东北约18公里,因为气温低的缘故游人并不多,所以不管站在哪里都能毫无遮挡地观赏整片清澈的如同暗蓝色宝石的大海。 


  两人在蜿蜒2公里的白沙海滩上踩着绵密均匀的海沙,慢慢走着,时而比肩时而前后, 



  “哥为什么突然想看海呢?”


  车宇京突然想到他们那一次在酒店的阳台看过一次的海,和酒店卫生间的那扇通往地狱与噩梦的门。


  回忆纷至沓来,心脏也隐隐痛了起来。


  


  卞閔浩不知道车宇京的想法,心情出奇地好,他转头看着海的最远端,脚步向海浪涌来的方向走了几步。


  


  车宇京猛地上前拉住了卞閔浩的手。


  


  “不要往海里走…”车宇京的眼神里有莫名的恐惧。


  


  卞閔浩莫名其妙:“呀!你怎么回事,照照镜子,嗯。”


  


  “我怎么了?胡子没刮罢了?”车宇京摸摸下巴。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卞閔浩说。



  “唔……要说担心的话……”车宇京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卞閔浩没有等他,朝前走去。


  


  “那个,哥会不会离开我?哥眼睛里就只看着我好不好?”


  车宇京忧心忡忡地看着卞閔浩,喊道。


  


  此时两人的周围,霞光嶙峋的天色与波光粼粼的海面交接,海滨风光如美如壁纸。


  车宇京却如眼盲一般,被一个忧郁的男人的身影占满了整个世界。


  于是再看不清这世间,千姿百态的事物,纵使周身万紫千红繁花似锦,也勾不起他半点风花雪月与悲欢苦乐。


  他的心只攀附在那一人身上,那人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他喜悦癫狂,一举一动都能让他忧心忡忡。


  他又如失聪一般,再听不清这世上那些间关莺语,笙歌艳舞。


  耳中只有那人的一声轻唤,哪怕是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都像神使的邀约之音,游响停云。


  


  “不会,不好。”卞閔浩回过身,微微一笑。


  “哥说不会离开我……?”


  “我早就说过了吧?”卞閔浩看着很不对劲的车宇京无奈起来。


  “早就说过?那不是被迫的吗?”车宇京的眼里燃烧着玫瑰色的火焰,期待地盯着卞閔浩。


  


  “不是因为苦涩的意志而汇合在一处的水,称之为海。”


  卞閔浩突然想起奥古斯丁的《忏悔录》里的一句话,便开口念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想想…”卞閔浩笑了,


  


  


  车宇京眼底一片赤红,口干舌燥,他觉得疲劳又乐此不彼,因为他每天都再一次深深地爱上这个人。


  他想重回母亲子宫,在出生之时,洗净前世身上的肮脏尘埃。


  他想重新认识这世界的一花一木,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初识日月,首听风声。


  然后,在某个从未到过的地方,


  第一次遇见彼此,


  不再茫然四顾,不再游移试探


  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里,


  坚定奔赴向他,


  去学着爱和被爱




  卞閔浩没有继续走,他立定在原地,回首疑惑地看着车宇京。


  


  海风吹起了他前额的墨色刘海,他微眯缝右眼,他不知道的是,那一瞬间他在车宇京眼里是何等身长玉立,姿容无双。



  谁在黄金海岸,



  谁在烽烟彼端


  


  在回望的那一刹那,无端的感慨轰击着两人的心。


  


  灵魂对撞出等离子火花。


  


  车宇京上前几步搂住卞閔浩的腰身,用虔诚赴死的心情狂热地亲吻着他,如亲吻基督王冠上的荆棘。

tomato
片段赏析: 卞闵浩看着眼前人坚...

片段赏析:


卞闵浩看着眼前人坚定的眼神 ,觉得自己有几分恍惚 ,只能呆呆的看着车宇景向自己靠来直到自己感受到后颈被温柔的抚弄 ,紧张的情绪泛起又被醉意扰乱 。他半推半就的接受了眼前人的亲吻 。


那是一个算不上温柔的吻 ,浓烈的酒气弥漫在唇齿在又挤入鼻腔。


卞闵浩已经忘记了反抗 ,默许的做乱的手掌 。说不上是酒后乱性还是借酒行欢,在酒精的作用下神经持续的分泌着多巴胺 ,麻痹了卞闵浩长久以来的抗拒和别扭 。


温热的手掌


下流的挑拨


耳边的告白


无一不...

片段赏析:



卞闵浩看着眼前人坚定的眼神 ,觉得自己有几分恍惚 ,只能呆呆的看着车宇景向自己靠来直到自己感受到后颈被温柔的抚弄 ,紧张的情绪泛起又被醉意扰乱 。他半推半就的接受了眼前人的亲吻 。


那是一个算不上温柔的吻 ,浓烈的酒气弥漫在唇齿在又挤入鼻腔。



卞闵浩已经忘记了反抗 ,默许的做乱的手掌 。说不上是酒后乱性还是借酒行欢,在酒精的作用下神经持续的分泌着多巴胺 ,麻痹了卞闵浩长久以来的抗拒和别扭 。


温热的手掌


下流的挑拨


耳边的告白


无一不在提醒他今夜的结局 ,好像在隐隐的期待着接下来即将面临的暴行 ,这种想法又激起了卞闵浩的羞耻心 。

巴嘎牙路

深夜四刷碎碎念

 对我来说,这部作品真的很好。语言匮乏了。可能和我个人有关,我觉得这个外传b很甜。真的很甜。最后看到he,即使我都看了三遍了,还是哭了。它的剧情并不是非常戏剧化,甚至显得很顺其自然,所以我并没有带着耽美文学的套路来看它,个人和两个男主的经历都共情了。只能说有时候现实比艺术作品更离谱。车的性格和他的成长环境必然离不了联系,我和他之间有点相似,但好在我的情况并没有他极端,所以没有像他一样像将溺死之人般疯狂的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卞。最开始起劲看下去是因为我上学的时候也对一个男生产生过想法,原因也是看到了他哭。当时我和他起了争执,周围很多人看着,我当时确实有点咄咄逼人有点吓人。但他明显理亏,又要面子。竟......

 对我来说,这部作品真的很好。语言匮乏了。可能和我个人有关,我觉得这个外传b很甜。真的很甜。最后看到he,即使我都看了三遍了,还是哭了。它的剧情并不是非常戏剧化,甚至显得很顺其自然,所以我并没有带着耽美文学的套路来看它,个人和两个男主的经历都共情了。只能说有时候现实比艺术作品更离谱。车的性格和他的成长环境必然离不了联系,我和他之间有点相似,但好在我的情况并没有他极端,所以没有像他一样像将溺死之人般疯狂的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卞。最开始起劲看下去是因为我上学的时候也对一个男生产生过想法,原因也是看到了他哭。当时我和他起了争执,周围很多人看着,我当时确实有点咄咄逼人有点吓人。但他明显理亏,又要面子。竟然哭了,我打死也想不到。我觉得他就像在作弊,火气一下子就下去了。拿纸巾给他擦眼泪,哄他。一瞬间好想亲亲他。我觉得我疯了。后来我见到他时总是故意诋毁他,拿他的把柄到处宣扬。几乎是已经成为一个敌对的状态了。当时的我太不懂事,其实我这样矛盾的行为也许是想引起他注意,但又羞愧于自己的心思,于是选择了攻击他。太不懂事。我觉得我只有现在几乎快要把他忘了,才能正视我的这种情愫。他有些地方很像卞。他当时作为学生并且家里条件一般,但非常爱慕虚荣。可能和学校环境有关,他对于鞋子的牌子特别讲究,即使穿系列里最便宜的球鞋,也要穿这个牌子的鞋。而且会注意其他学生的鞋子,在看到鞋子贵的人的时候会直接说出来:好有钱。他和他的室友曾坦言过:我就是喜欢盯着别人的鞋子看。

  我其实当时把他当笑话看。周围的所有朋友都把他当笑话看,也许是为了不被朋友看出我的心思,我嘲笑他嘲笑的最起劲。我现在还在后悔我当初为了合群都做了什么事情啊,我也在讨好一些会对我虚情假意的人。我也需要一些简单的灵魂,像卞一样,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嗯。同时哭得很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