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虔家县拟

188浏览    15参与
琳鸽

  p1、3是瑞金

  p2、7是兴国

  p4是江西

  p5是橙子…精(?

  p6是赣州

  (画得很烂求轻喷,都是女孩子,最后祝大家新节快乐!)


  p1、3是瑞金

  p2、7是兴国

  p4是江西

  p5是橙子…精(?

  p6是赣州

  (画得很烂求轻喷,都是女孩子,最后祝大家新节快乐!)


尺微

【章石】莲¹

*县拟bg,章贡×石城,书生和莲花精

*不是本地人,不涉三次,写得像oc😰

*第一次尝试古风,翻得很彻底()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一)


记得那年他进城赶考秀才,路遇暴雨,道上积着浑浊的水,一片泥泞,实在没法赶路。本以为附近不会有人家,但他的运气算是不错,遇见了一座破茅屋。惊雷落下,雨变得更大,他没有时间犹豫,抱着书本跑进了茅屋。书本被护得很好,身上的衣服却打湿了,冰冰凉贴着身子,还在滴水。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恐怕要在这里歇一晚了。


茅屋是被人丢弃的,梁上结了白密的蜘蛛网,地上落满了土黄的灰尘。他捡了一块布,过过雨水,略略收拾...


*县拟bg,章贡×石城,书生和莲花精

*不是本地人,不涉三次,写得像oc😰

*第一次尝试古风,翻得很彻底()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一)


记得那年他进城赶考秀才,路遇暴雨,道上积着浑浊的水,一片泥泞,实在没法赶路。本以为附近不会有人家,但他的运气算是不错,遇见了一座破茅屋。惊雷落下,雨变得更大,他没有时间犹豫,抱着书本跑进了茅屋。书本被护得很好,身上的衣服却打湿了,冰冰凉贴着身子,还在滴水。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恐怕要在这里歇一晚了。


茅屋是被人丢弃的,梁上结了白密的蜘蛛网,地上落满了土黄的灰尘。他捡了一块布,过过雨水,略略收拾一下,将上衣脱了晾在一旁;试图生火,可哪里都是阴冷潮湿,便放弃了。只希望明早不会有雨,他天不亮就起来赶路。


借着天光看书,竟入了神,再抬头,已经暗的看不清字。他抬抬手,坐得久,总觉得腰酸背痛,有些乏力,随意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就躺下和衣睡了。


这觉睡得实在不安稳,做了个落榜的噩梦惊醒过来,他觉得浑身都被压在一块重石底下,四肢动也动不得,头昏脑热,喉咙肿痛,想来是染了风寒。他掀起眼皮子,模模糊糊竟看见一位白衣的姑娘,不禁在心里叹息:病得这么严重,都烧出幻觉来了。


那姑娘走近,弯下腰贴了贴他的额头,细细的眉皱着:“……好烫。”


他看着一段白白的手臂停在眼前,柔软的掌心覆在额头,鼻息间嗅到清凉的幽香。断没有幻觉如此真实,想坐起来,但身体猛然发力却只是让他咳出声音。


姑娘轻轻抚着他胸前顺气,一边把他按下:“你烧得很厉害,好好躺着,不许再乱动了。”


他自幼便孤身一人,从来没有谁在生病时这样照顾他,更何况是一位未曾谋面的女子。那姑娘一身玉白,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绿色的丝绦,如同三月里抽芽的柳条,未施粉黛,唇红齿白,乌黑的发间插了一朵蕊黄色的小花,眉目流转,微微瞪过来,看得他说不出话。


姑娘从荷包里取出一颗圆润的莲子,抵住他的嘴唇,便化作一滴清凉的水流淌进了喉咙。不知是什么灵丹妙药,身上的不适一下便消减了大半。


“……多谢姑娘照顾。”他勉力站起来,低眼只看她青绿的鞋头,向前作揖,“我本是进城赶考,路遇暴雨,临时在这歇脚,谁曾想着了凉,如果不是姑娘,恐怕我明日定然赶不上了。”


“不必担心,你明日必定会中的。”


“承姑娘好言。”他直起身,依旧低着眼,“小生姓章名贡,不知姑娘芳名,家住何处?改日我必登门道谢。”


闻言,姑娘笑起来:“章书生,你要来我家?”


只因确实存了一份心思,章贡被笑得耳热,抿嘴呆呆地立着。


“我姓石,家住……”


青绿的鞋向章贡靠近,女子解下腰间翠碧的玉环²塞到他的手里。


“待你考上秀才,便可以来寻我。”




章贡睁开眼,看见天边泛起鱼肚白。


原来是梦。


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章贡看着小巧碧绿的玉环,一时不知如何作想,僵硬着身子像块木头。他弯腰拾起玉环,小心地用衣袖擦拭,细心吹掉上面的灰尘,挂在腰间,又取下来,塞到胸前的衣服里。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前后左右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背上书,才三步做两步离开了。






(二)




考试比想象中顺利,章贡以榜一的名声回归乡里。附近的乡镇都知道,在莲花池边有一位年轻俊秀的章秀才,尚未娶妻。


章贡所在的村子大多种莲,他也在自己的屋前挖了一片小池塘。每到夏季,白玉似的莲花便会从池塘里伸出绿色的茎,露出她嫩黄的蕊,随着风轻轻摇,似乎在听书生念书。


不过那是几月之前的美景了。章贡在画上落下最后一笔,轻轻把墨吹干,打算给镇上的刘员外送去。


他自回乡之后,一直留心打听附近的人家,每次去拜访,结果都不如人意。


——或许是他还给不起聘礼。


因而在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忙着,给富人家画挂画,替邻里人写对子,倒也攒下不少钱。那翠绿的玉环被包在一小片细布里,他随身带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看着它出神。


——或许是他并不门当户对。


于是冬日里没事做的时候,章贡又从认识的世家里借书,一看就会忘记吃饭。池塘的水早已干涸,露出池底黑色的淤泥与褐色的枯叶。章贡用冷冽的水冲洗腿弯厚厚的泥,白嫩的莲藕抱在怀里,不留神折断了一肢。他看着细细的藕丝吊着断藕孤伶晃荡着。


——或许她本就不愿见我,这玉环不过是用来取乐……




燕子回时,章贡又得了风寒,所幸并无大碍。只是不知为何,村里便飞起了“章秀才早已心有所属,相思成疾”的传言,即使寻不到是谁,也伤了许多姑娘的心。


惊蛰又过立春,塘里的水一汪汪地又蓄满了,如同一只明净的眸子。几个月过去,农事渐忙,村里人打趣的传言慢慢被淡忘,章贡将玉环枕在枕头底下,不再拿出来看。


他每日更勤奋地读书:“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窗外池塘里开出了几片莲叶,尖尖的深粉色的莲花苞从碧绿的水和碧绿的叶里冒出来,藏着一点玉白,吸引了数只蜻蜓低低地飞,透明的翅膀快速扇动,扇得人不免有些心烦意乱。章贡抬头,看见泼墨一样的云从天边压过来。


夏日的阵雨来了。人们把屋外的衣服、晾晒的笋干收到屋里,章贡将院里的书一塌塌搬回书架。风吹得门口的树歪倒在一起,雨帘把远处的山罩得模糊,还有几滴乘着风急急拍到了屋檐底下。对门的几片衣布挤作一团,堪堪扒着晾晒的竹竿。是李叔的院子,想必上山去了,家里没人。雨水已经倾盆而下,打在荷叶上发出声响。章贡忙跑过去替人收衣,却发现一踏出门,头顶的乌云便慢慢散开,透出阳光,衣袖上不沾一点水渍,仿佛撑开了一把云开雨霁的伞。章贡愣了愣,来不及多想,替人收了衣服回到家里,再看屋外,依旧是大雨倾盆。³




夜雨催人睡,点燃的蜡烛在玉环上罩了一层昏黄的柔光,章贡再次怀疑那夜模糊的记忆是否属实。他垂眸轻轻摩挲玉环光滑的表面,神色在烛光里看不明白。


待到烛灭灯熄,池塘里白绿的莲花便悄悄张开自己细腻的花瓣。




梦里浮起雾来,章贡不知何时来到一处塘边。只见那池塘密密地生了满塘深绿的田叶,层层叠起,好似在云中纷飞的绿萝,松松堆在一株株白莲的茎上,一直从他的脚下蔓延到视线所及之处。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雾中深处传来轻柔舒缓的声音,念词绵软,似吟似唱,由天边落到岸前,莲叶被轻轻拨起涟漪,探出一双手,一位女子坐在舟上出现在他的面前。


章贡认得,一下移不开眼:“石姑娘……”


女子在舟中低眉浅笑,捧起一株并蒂绿白的莲花挡住面庞,却问:“章书生,可认得这是什么花?”


章贡立刻收回视线,闻言又稍抬头:“自是认得……石城翡翠⁴,家中池塘里也有,只是未曾见过并蒂的。”


她越过花望去:“好看吗?”


分明是在问花,章贡却连身都侧过去:“……清丽淡雅,温婉婷立。”


池塘里发出鲤鱼高高越出水面的声音。


章贡再一抬眼,只看见莲花扑到面上来,而她在对他笑。


他目光定定,心尖发麻,险些失语。


“姑……姑娘,”章贡僵硬地作揖,“小生见君步步生莲,宛如出水芙蓉,想来并非凡人,应是天池里的白莲……鄙人一介书生,还请不要如此捉弄于我。”


眼见她弯弯的眉蹙起,像雨中起雾的绵山:“我不是什么天池里的白莲……怎么就捉弄你了呢?”






(三)




几乎是睁眼就感到懊悔,章贡一时失神,望着微微亮的窗外,略有怅然……不该那样说的。


又是几日,末伏也快过去了,池塘里的莲花已经开过几回,安静地在靠在一起,蜻蜓停在青青的莲蓬上,过一会儿又飞走了。


章贡吃过午饭,坐在门口的树下纳凉,下意识望去,寻不到塘里的白莲。


寒冷多雨的秋冬将要来临,到时若再想见如此绚烂的莲花,便又要等下一个六月了。可逝者如斯,也鲜少有人为最后一朵莲停驻——是时候准备过冬的柴火了。往年此时,章贡都习惯早早上山,多备一些柴,卖给富贵人家,补贴家用。


章贡不再看莲花池,眯着眼打量日头。高高的洁白的云堆在天上缓缓移动。


村子坐落在山岭之间,山上多竹,四季常青。热气攀不上去,正好叫人去砍些干燥的竹子放到寒气南下。山脚附近的地早有所属,于是章贡沿着坡上踩出的小道往山里竹林深处去了。


即便是村里的小孩儿也常常跑到山里玩耍,章贡自然对下山的路十分熟悉,可他背着两捆竹柴,第二次回到了相同的岔路口。


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上山,一条下山,中间被一块人高的山石隔开。章贡心生疑惑,取下柴刀在路边的竹上刻痕,继续往山下走去。


林中渐渐浮起一层淡淡的雾,湿冷的风把竹叶卷落到章贡脚下。熟悉山林的人便清楚,这是湿气在上浮,马上就要有雨水。章贡加快脚步,可眼前蜿蜒的小道仍然迅速地隐没在乳白色的雾气中,仿佛有意阻挡他的步伐。浓雾中的山岭成为了一座迷宫,把人悄悄地困在里面。


这条静谧的小道从未如此漫长,章贡心里不由得发紧——直到他再一次来到岔路口,在雾里看见梦中的女子。


她轻轻地靠在山石边,低垂着头。


章贡几乎认为自己还在梦里,但又清楚地否认。可现实怎会有女子独自出现在深山之中?一时恍惚,眼前的雾变得更浓,要把女子的身形隐秘。


“请等一下……!”章贡未曾多想便喊出口,腿脚也自动来到女子身边。


这回确是看得明白,她抬起头来,明净的眸子像夏日的莲塘。


章贡卸下刀柴,又盯着地面瞧:“石姑娘……为何在此处?”


好像早已料见章贡的到来,她只是看着他,轻声道:“雾太大了,我下山的时候踩到石子,崴了脚。”


章贡随着手指看去,裸露在外的一截细白的脚踝微微肿起来,有些发红;而另一只脚并无大碍,套了一只碧绿的玉脚镯。


章贡登时觉得怀里的玉环烙得他脑袋发昏心口发烫。


不远处,随手划的刻痕静静的留在竹上,他和自己说,寻常女子定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因而他这是寻到了自己的白莲。


章贡掩下神色:“一会就要下雨了,若是不嫌弃,我背姑娘下山吧。”


她安静地点头,伸出手搭上章贡的肩膀。


很难言语出这种感觉,像是植物的根茎自然生长攀附到身上,滑腻的肌肤让章贡感觉到诧异和羞愧。他毕竟算不上坚实的庄稼人,可女子的轻盈让他毫不费力,只觉得托了一篓子莲藕而已。


“章书生,似乎已经下起雨了。”


章贡回过神,细小的雨无声落到面庞上,凉丝丝的:“抱歉,是我来得晚。”


身上人不做声。


雾气丝毫未减,哀哀愁愁地游荡,雨水汇聚在叶尖,滴落到地面上,和着耳边一声轻叹。


必须要说些什么。


“姑娘可是有何心事?小生不才,但姑娘说什么我都愿意听的。”


“……我有一心上人,却不愿寻我。”


脚底的土路变得泥泞,章贡低眼小心走过。


“或是他寻不到罢。”


“他也总托词借口,不愿看我。”


章贡绕过一个浅浅的水坑。


“或是自觉口齿笨拙,恐有冒犯。”


那处刻痕又出现在眼前,天色也灰蒙蒙的,圈在颈脖上的手臂发凉,背上似乎比方才还轻了许多,像背了一篓子莲花。章贡顿了顿,继续走。


似乎是愿意说话了,即使雨势渐大,身上的人也毫不在意:“你可愿听我说一个故事?”


“姑娘说什么我都愿意听的。”


“……无聊时从话本里瞧来的……说的是一朵石城翡翠,日日在池塘里听书生念书,倒也生出灵识来。花开便舒展在风里,从窗外看书生写字;花落便沉睡在泥里,悄悄倾听书生过往的脚步。年复一年,她终于苦心化形,得以与书生见面,在赶考路上治好他的风寒,满心欢喜,成为伴侣……”


“书生能有这样的际遇,也是十人九慕。”


“这谁又说得清楚呢……”


章贡还想说些什么,但脚下泥泞不堪,险些滑倒,只得稳了稳,听身上人继续道。


“后来,白莲不愿对心上人有所隐瞒,当面变化原型,却不想书生惧怕精怪,大惊,夺门而出……再也没有回来,空留莲花独自凋零……”


大雨倾盆,雨水从面上留下来,模糊视线,寸步难行。章贡更加如履薄冰,生怕踩滑了脚。这时头顶突然撑开一把绿婉婉的莲叶伞,把雨帘遮蔽在外面。身上人伸出手替他将贴在额头的湿发理到耳后,手指冰冰凉凉,不做声响。


若是常人遇见如此怪事,早已毛骨悚然。但章贡只是无言,默默背着轻飘飘的女子,一同走在雨天的竹林中。


许久,他说:“书生太过迂腐,不值得那白莲如此。”


“何以见得,世人皆说精怪害人,只怕落在你身上,也与书生不二。”


再一次回到了岔路口,章贡寻了寻竹上的刻痕,无意中瞥见肩颈处搭着的白白的藕节。


雨点跃在圆圆的莲叶上,散开一片透明澄澈,流进章贡的心里。


他暗自笑笑:“精怪害人,可在我看来,莲听书识礼、治病助人,纯良聪慧,品性高洁,定然是天上的仙子。”


“什么仙子……”她的声音听起来失落又哀愁,“仙灵需是六根清净、无欲无求,她的心藕断丝连,只能是地上的精怪。”


章贡沉默片刻:“……她想要成仙吗?”


“……以前是想的。”


天气怪异,大雨磅礴,竟打起雷电。头顶亮起一刹闪电,在轰鸣声中映照出女子模糊的影子——在衣襟之上代替女子面容的,分明是一朵洁白的盛开的莲花。


“秀才,为何不怕我?”


走了许久不见出路,章贡便停下来,告诉她:“遇见你以前,也是怕的。”


话音方落,背上的女子的重量也一同落了回来,一晃神便发现已然站在山林脚下。



“后来呢后来呢?先生快给我们讲讲吧!”

莲花池旁边的学堂里,一群刚下课的小孩围着先生听故事。

先生笑了笑:“后来就像寻常的话本一般,书生和莲花精做了夫妻,幸福美满。”

梳着辫子的女孩撅撅嘴:“真没意思,我看那书生分明就是个登徒子,怎么好意思看人家莲花姑娘的鞋头?”

这时又有小孩跳出来:“我家里的话本可比先生的故事有意思多了。”

“我不信。”

“不信来我家看看不就知道了!”

……

先生站在门口望着孩子们嬉闹着归家。

屋里传出夫人的声音:“都是以前的事了,怎么还老翻出来讲……”

“想起来了,就讲讲。”

“有什么想的,女娃娃都说你是登徒子啦。”

“哈哈……那就是吧。”

先生走入屋内,玉环在腰间微微晃荡。




——————————

1  石城县是中国白莲之乡

2  玉环为莲的雅称,在古时也常做定情信物

3  民间有莲花仙为人避雨的传说

4  石城翡翠是莲花的黄绿色品种,并非白莲,此处是为情节稍作变动(如图)


耶比耶比~

都是关于虔家县拟的摸鱼~ꉂ(ˊᗜˋ*)

p1风水先生兴国(兴国三僚的风水文化真的很牛!)

p2是石城,实际中该景象不存在(俺们赣州就是下脐橙都不可能下雪)都是本人臆想(做梦总可以吧)

p3p4分别为瑞金和宁都(宁都那张有玩梗)

p5我流石瑞宁相处模式

p6脑洞来自群内老师ww

p7章石cp向(搞点我cp😋,虽然是烂饭就对了)

p8有意cp向(我cp真香www😭😭)

p9龙南帅哥(🌹🌹)

p10石城(非常潦草的摸鱼)


tag好冷,放点我做的烂饭暖暖(赣州人好香🤤)


都是关于虔家县拟的摸鱼~ꉂ(ˊᗜˋ*)

p1风水先生兴国(兴国三僚的风水文化真的很牛!)

p2是石城,实际中该景象不存在(俺们赣州就是下脐橙都不可能下雪)都是本人臆想(做梦总可以吧)

p3p4分别为瑞金和宁都(宁都那张有玩梗)

p5我流石瑞宁相处模式

p6脑洞来自群内老师ww

p7章石cp向(搞点我cp😋,虽然是烂饭就对了)

p8有意cp向(我cp真香www😭😭)

p9龙南帅哥(🌹🌹)

p10石城(非常潦草的摸鱼)


tag好冷,放点我做的烂饭暖暖(赣州人好香🤤)




耶比耶比~
(tag太冷了,来丢个我的小破...

(tag太冷了,来丢个我的小破画暖暖ww)

虔家县拟但是校园pa

让学霸章贡好好帮忙辅导作业吧

(章石cp向有)

(tag太冷了,来丢个我的小破画暖暖ww)

虔家县拟但是校园pa

让学霸章贡好好帮忙辅导作业吧

(章石cp向有)

尺微

【有意】喝酒

*县拟,上犹×崇义

*搞一点擦/边,单纯想看我CP贴贴,与三次无关

*无亲/亲,没上本/垒,为擦而擦,写成自己oc

*雷者点叉快跑!!!


米酒好喝捏服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

*县拟,上犹×崇义

*搞一点擦/边,单纯想看我CP贴贴,与三次无关

*无亲/亲,没上本/垒,为擦而擦,写成自己oc

*雷者点叉快跑!!!



米酒好喝捏服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

耶比耶比~

好,发出来炫一下(bushi)

樗妈咪送我的石城www,好喜欢,给大家表演一个什么叫做原地起飞(什)

后面俩张是我自己画的(喜欢ww)

好,发出来炫一下(bushi)

樗妈咪送我的石城www,好喜欢,给大家表演一个什么叫做原地起飞(什)

后面俩张是我自己画的(喜欢ww)

尺微

【有意】九分山

*县拟,上犹×崇义CP向,南康大余cb向

*废话好多,流水账

*乡村兄弟情()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写不动了,草草结尾


“九分山,半分田,半分道路、水面和庄园。”


崇义晓得,要在他这里生活下去,是很不容易的。何况他设县于战乱之后,即使生活安稳下来,也是每日粗茶淡饭。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会采山上的野果充饥。


许是大家都知道这里田地少得可怜,倒也没人愿意往他这处迁了。崇义不作他想,甚至觉得人少点也好养活。总之这零星的村落,靠半分田地与九分山林也不至于饿死。


崇义看着空空的米缸,心想好在先生不在他这久留,不然都不...


*县拟,上犹×崇义CP向,南康大余cb向

*废话好多,流水账

*乡村兄弟情()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毫不严谨

*写不动了,草草结尾





“九分山,半分田,半分道路、水面和庄园。”




崇义晓得,要在他这里生活下去,是很不容易的。何况他设县于战乱之后,即使生活安稳下来,也是每日粗茶淡饭。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会采山上的野果充饥。


许是大家都知道这里田地少得可怜,倒也没人愿意往他这处迁了。崇义不作他想,甚至觉得人少点也好养活。总之这零星的村落,靠半分田地与九分山林也不至于饿死。




崇义看着空空的米缸,心想好在先生不在他这久留,不然都不知道要拿什么招待。他平静地盖上米缸,望向窗外屋后青青的山。这时候山上的杏子、李子应当熟了,运气好或许还能摘些桃儿。夏季山林的天变得比猴脸还快,别看现在只有虚虚的白纱般的雾气缭绕在山顶,待天色晚些,说不准还会下起阵雨。崇义背上竹篓,戴上蓑衣斗笠,拿了把砍柴的刀便上山觅食去了。


崇义的住处离村落有些距离,因而附近的山也极少有人踏足,生怕从林里跳出一头凶恶的老虎把他们吞的骨头都不剩。意识体自然是不会死的,于是崇义能够放着胆子一个人进山,可本能的恐惧也仍然存在——毕竟被活吞了还是很痛的——但人不能不吃饭。


抱着民以食为天的觉悟,崇义一点点试探出较为安全的活动范围,安慰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倒也一直平安无事,胆子也日渐大了起来。他这里瞧瞧,那边看看,但凡遇见可以吃的都不嫌弃,一律往篓子里扔,杏子李子摘了不少,还碰上几种草药,挖了几颗竹笋。一路吃,一路采,肚子也饱了,篓子也满了,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仿佛有意迎合崇义此时愉悦的心情,有只鸟扑棱着翅膀飞起来,叫声婉转动听,在林子里悠悠荡荡。是什么好鸟哇?崇义抬头想看看,忽然眼前一亮,发现不远的山坡上生了一树红红的果子。他三两步走到山坡下,笑咧了嘴,心想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么漂亮的桃树给他遇见了。竹篓装满了,被放在山坡下,压着柴刀。崇义挽了挽袖子,扒着弯曲的枝干就爬上去,把斗笠取下来当做装桃的篮子。他乐不可支地摘下几个桃儿,扭了一个又大又红的,在怀里胡乱搓两下毛就往嘴里送,还没咬呢,肩上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碰他。这荒郊野外的,树上必然是有不少蛇。崇义一下就不敢动了,毕竟不知有毒没毒。他僵着身子,期望肩上的东西赶快走开,可他却觉得这东西离他的颈脖越来越近。被毒蛇一口刺穿脖子的想象几乎要让崇义昏厥,他一个不稳就要滑落——


“当心!”


那只“毒蛇”紧紧环住崇义的肩膀,把他拉回到树枝上——是人的手臂。


崇义抓着那只手臂,看着被打翻掉落在地上的桃子,缓过来的第一个想法是:桃子沾了泥洗洗还能吃。


“多谢你了。”崇义礼貌道,随后才转头看身后的人,埋怨道,“表哥,你也不出声的?”


上犹仍扶着崇义的肩头,替他拍干净衣服上的土:“刚想喊你,哪个晓得你就被吓到了。”


“你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哪个晓得你是蛇还是别的什么。”


崇义不愿理他,摘了几个桃干脆就下了树,把散落在地上的果子都拾起来。他背上竹篓拿好柴刀准备走。上犹跳下树来,怀里揣了几颗色泽饱满的桃,也一齐塞到了篓子里。


崇义挑了几个杏子递到上犹手上:“表哥,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上犹咬了口杏子,被酸得直掉牙:“嘶——最近不是才种完稻子吗?我们估摸着你的米没了,给你送点,我顺便来看看你。”


“……谢谢表哥。”崇义又把篓子里的桃拿出来,一个个在衣服上擦干净了递到上犹怀里,“山上的杏子一般都不甜。”


“也不必光谢我,”上犹塞了一个红桃到崇义嘴里,“米是大余家的,南康捡了点腊肉。”


桃子真是又香又甜,崇义咬一口,汁水就淌了一手,但听到有肉什么也顾不上了,连忙擦擦嘴:“有肉?真的吗?”


“嚯,你这馋猫,听到肉两眼发光。”上犹捏了捏崇义的鼻子,从兜里掏出一块汗巾,把他手上的桃汁一点点擦净了,“我来的时候先去了你家,把米都倒进缸里了,肉也在灶台上挂好了,等回去你可要请我恰饭。”


崇义乐得点头如捣蒜。


“说起来我还没去拜访过那两位兄长,”崇义把桃核扔得远远的,“现在又得了白食,也不知怎么回报才好。”


“我来了这么多回,也不见你说半句感恩的话,原来养了个小白眼儿狼。”上犹掐掐崇义的脸,“怎么,难道我就不是你兄长了?”


“疼——”崇义捂着面想反驳,却发现无话可说,憋红了脸,“……大不了,大不了多请表哥吃几顿饭嘛……”


“你说的啊,我可记下了。”上犹笑着看崇义哼哼唧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崇义把竹篓放下,看看缸里的米,再看看灶台上的肉,高兴道:“表哥,今晚煮白笋羹¹!”


“好嘞!”上犹洗净了果子,又帮崇义生好火。


“我上回去听先生讲座的时候和南康表哥打过照面²,可大余表哥我还没见过嘞,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崇义淘着米,还想着回报的事。


上犹一边剥笋,一边说:“南康和大余平日都有许多公务,加上住的也远,除了逢年过节,确实不会怎么走动,但他们还是很关照你的。”


“嗯。”


“你还不知道吧,当初是南康给你盖的房³。”


“嗯……?确实不知。”


“他盖完就走了,忙得很。”


“哇……好忙。”崇义把剥好的笋切成薄薄的笋片。


“这回我来看你,还是大余想起要给你带点米,不然你就等着饿肚子吧。”


上犹帮着切好了腊肉:“这肉也是南康自己晒的,平常我都吃不到呢。”


崇义感觉鼻头有点泛酸:“嘿嘿……那我还真有口福。”


腊肉笋片一齐倒进沸水里煮。


“好啦,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哪有哥哥会总念叨着要弟弟送礼的?”上犹添了几根柴火,火光把他的脸照得温暖又明亮,“下回去看看他们吧?”




吃完饭的功夫天色就暗下来,乌云饱含着水汽盖在屋顶和山头,树林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崇义望望天:“表哥,马上就要落雨了,要不你今晚留下来吧?走夜路也不安全。”


上犹考虑了一下:“行,左右我明天没什么急事,今晚就在你家打个地铺。”


“不行,怎么可以睡地上?”崇义阖上窗户,“落了雨地上都是寒气,睡一晚上肯定要着凉。你去睡床,我多拿点被褥垫着没事。”


“听哥哥的。”上犹皱起眉头。


“表哥,这是我家。”崇义不肯让步。


两人争执不下,上犹都要被气笑了。


一声惊雷猛然炸开,打断了兄弟俩的争吵。崇义噤了声,下嘴唇被咬得发白。


上犹在密集的雨点声中轻轻叹气:“好了好了,今晚我们一起睡。”




崇义爬上床,纳闷上犹怎么突然服了软。想起自己方才猝不及防被雷声吓了一跳——表哥该不会以为自己怕雷吧?


他转过身:“表哥,刚才打雷是太突然了,其实我不怕的。”


但这么一解释反而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上犹心里觉得好笑:“晓得了,快睡吧。”






——————————————


1 本地叫法,就是白笋炖腊肉。


2 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王阳明委南康县丞舒富创建学宫作为讲学场所,并亲临授学。


3 正德十三年,兴工筑县城,由南康县城舒富督办筑城及部署衙署等事物。

尺微

作客人家

*县拟,一点试水

*王守仁先生时任南赣巡抚,是因他设县,所以专门写了他,但其实先生也去了其他县

*有一点点上犹×崇义cb向,现在对其他县了解不深,不敢乱写(对手指)

*有不严谨的地方

*写完了感觉自己是守仁迷妹(哽住)


阳明先生喜静,尤爱山水竹林。


那日,先生携着他登观音山¹。纵然是南方,腊月的山岭也是高处不胜寒的。夜里点点白的细雪落在干枯的树枝上,在白日冻成晶莹的冰条,整座观音山便似乎只有黑白两色,如同水墨一般。先生已过不惑之年,仍精神矍铄,面颊红润,不久前平复了贼寇,步子里都是意气风发。


他是这片土地上新生的意识体,静静跟随在先生身后...

*县拟,一点试水

*王守仁先生时任南赣巡抚,是因他设县,所以专门写了他,但其实先生也去了其他县

*有一点点上犹×崇义cb向,现在对其他县了解不深,不敢乱写(对手指)

*有不严谨的地方

*写完了感觉自己是守仁迷妹(哽住)




阳明先生喜静,尤爱山水竹林。


那日,先生携着他登观音山¹。纵然是南方,腊月的山岭也是高处不胜寒的。夜里点点白的细雪落在干枯的树枝上,在白日冻成晶莹的冰条,整座观音山便似乎只有黑白两色,如同水墨一般。先生已过不惑之年,仍精神矍铄,面颊红润,不久前平复了贼寇,步子里都是意气风发。


他是这片土地上新生的意识体,静静跟随在先生身后,听他讲授一些道理。具体是些什么也不至于全然不记得,大体是论语之类的儒家经典,可现今却也不能一字一句地复述了。抬眼是茫茫的天,俯首是连绵的云,只有先生站在山顶的背影衣袂翻飞,如同石刻一般,印在他的脑海里。


“变盗贼强梁之区,为礼义冠裳之地,久安长治,无出于此。”²先生轻抚他的背,看悬在天地间的太阳,“吾望你‘崇尚礼仪’,讲信修义,取名为‘崇义’,可好?”




先生是大家,懂得许多,教他识字、读经,训以儒礼。他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³


那时崇义还有小孩子心性,在读书的时候总静不下来:“先生先生,人是母亲生育的,那我是从何而来呢?”


先生已然习惯了,头也不抬:“你原属上犹,之前的事在他的县志中均有记载,下回待他来看你时你可问他。”


上犹比他年长,许是本为一家人的缘故,崇义第一次见他便觉得亲切,寻常喊他“表哥”。他的表哥倒是不拘小节,也不十分在意形象,有时会着官服,干净体面;有时便戴着斗笠、穿着短衣就来看他。但也不愿失礼,知道先生要喝茶,每回不忘提一袋茶叶⁴。总之先生是很受用的。


上犹来看他时,常会提起往事,次数多了,崇义也就听得七七八八。显然,崇义问的并不是这个。


他又问:“那上犹又从何而来呢?先生,土地和人民总是在这里,可我们的形却是有区别的,这是为什么?”


先生放下书,带了点笑意看他:“能想到这一步是好的,但对于你来说又有些早了。”


他提笔写了三点一划,崇义凑过去看,赫然一个“心”字。


“你也来自人们的心。”




匪患平息,人们安居乐业,先生提出要为崇义置办一套新衣。到底没什么钱,只是买了匹质量较为上乘的布,素白一片。先生琢磨了半晌,说:“你有九分是山岭,那便画几座山吧。”于是大笔一挥,便是一副秀气的水墨画。思量一下,又添了几处竹林,袖口处又增了寥寥几笔浅淡的水纹。这样一身下来,倒也颇具儒家气质。




先生有德,这里的人都崇敬他。有一回他们在街边听到孩童在唱童谣,唱的是先生的功绩。先生谦虚,觉得有些过了,但也忍不住高兴,便聊起来。


“大多乡亲是客家人。”先生半靠椅背,放松下来。


“是的,近年来迁入赣南⁵,作客人家,便称客家人了。”崇义看着不远处嬉闹的孩童,露出微笑,“不过这么久了,这里早就成了他们真正的家。况且现在还有我。”


先生闻言就笑开了:“你说的不错。”


“先生的功劳我们没齿难忘。”


他却摆摆手:“身在异乡为异客,我不过也是个客人。”


崇义看着他起身离开。


“你,你们,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1 阳明山原称观音山

2 先生原话

3 先生在平乱之后悟出的道理,意在用礼仪破人们心中的贼。

4 上犹为“茶叶之乡”

明清赣南移民 



耶比耶比~

全都是低质量摸鱼

都是群里面已经有了的县()

谁能拒绝这样可爱的QQ人www

偷偷宣个群(夹带私货)

有兴趣的可以进来撒——

(于信CP向有)

溜了溜了


全都是低质量摸鱼

都是群里面已经有了的县()

谁能拒绝这样可爱的QQ人www

偷偷宣个群(夹带私货)

有兴趣的可以进来撒——

(于信CP向有)

溜了溜了


雲無岫
先随便设一下,备忘。 赣州•章...

先随便设一下,备忘。

赣州•章贡区♂

八境见图画,郁孤如旧游。

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

日丽崆峒晓,风酣章贡秋。——苏轼

爱莲说,但是黑莲花,黑长直,黑切白。

赣州经济核心,章江贡江交汇于此,故名章贡,三江六岸,千年不涝,境内有郁孤台八境台宋城墙福寿沟等。

总是似笑非笑,工作狂,为了盯投产经常睡工棚,常常需要派干部去其他县里分享经验。压力很大,但是没和虔抱怨过,希望能有人替自己分担点压力。

原本是说客家话的,几百年前被王阳明强行改了方言,说西南官话,十八县聚会的时候一脸懵听不懂自家人在说什么,和同被改了的信丰县抱团取暖(不是)

早期因为堵车厉害所以修了高架满足需求,结果被人...

先随便设一下,备忘。

赣州•章贡区♂

八境见图画,郁孤如旧游。

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

日丽崆峒晓,风酣章贡秋。——苏轼

爱莲说,但是黑莲花,黑长直,黑切白。

赣州经济核心,章江贡江交汇于此,故名章贡,三江六岸,千年不涝,境内有郁孤台八境台宋城墙福寿沟等。

总是似笑非笑,工作狂,为了盯投产经常睡工棚,常常需要派干部去其他县里分享经验。压力很大,但是没和虔抱怨过,希望能有人替自己分担点压力。

原本是说客家话的,几百年前被王阳明强行改了方言,说西南官话,十八县聚会的时候一脸懵听不懂自家人在说什么,和同被改了的信丰县抱团取暖(不是)

早期因为堵车厉害所以修了高架满足需求,结果被人天天拿来炒作城建拉踩,恨不得鲨了某些傻逼自媒体。

“为了博眼球不惜破坏人际败坏名声,把我架在火上烤,可恶至极。”

时不时会去虔家其他县蹭饭,年末休息的时候会去虔家其他县游山玩水。(为数不多的快乐日子)

美人攻,喜欢捉弄人,一肚子坏水。

目前在和南康区风风火火修高架,被宁都县承包了大半伙食,爱好是惹赣县区生气,喜欢去上犹县度假。

医药业持续加强中,新冠试剂盒研发者。

“呀咧,瑞金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我听不见———”

自有独立意识起就常年待在赣州身边,时常代虔行事,和虔有强烈的情感共鸣,对过往和现实感到悲伤,嬉皮笑脸下隐藏着忧郁。

责任重压,因为强大而常常让人忽视他年纪非常轻,单纯心理成熟。




耶比耶比~
还是群友点图,依旧很好玩 于都...

还是群友点图,依旧很好玩

于都有很多炸肉丸子都会放姜,但是信丰不会(其实我家也不会,而且我家好像没有炸肉丸子这个吃的...)

各地差异真的很有趣,尽管我们是一个市的()

于信cp向有,潦草也是真的潦草()

爬了爬了ヘ(;´Д`ヘ)

还是群友点图,依旧很好玩

于都有很多炸肉丸子都会放姜,但是信丰不会(其实我家也不会,而且我家好像没有炸肉丸子这个吃的...)

各地差异真的很有趣,尽管我们是一个市的()

于信cp向有,潦草也是真的潦草()

爬了爬了ヘ(;´Д`ヘ)

耶比耶比~

最近沉迷于县拟无法自拔()

p1来点平和虔东北,依次宁石瑞——

(可能在拍照,然后宁都作死地给瑞金头上比了个耶,等看到照片后被瑞金一记爆粟就是后话了——)

p2是于信,感觉这个真的很好玩,遂画之(可是高山青草奶真的很好喝~)

潦草,不必多说(扶额)

对,现在摆在我面前问题的是怎么把他们的cp定下来(?)

最近沉迷于县拟无法自拔()

p1来点平和虔东北,依次宁石瑞——

(可能在拍照,然后宁都作死地给瑞金头上比了个耶,等看到照片后被瑞金一记爆粟就是后话了——)

p2是于信,感觉这个真的很好玩,遂画之(可是高山青草奶真的很好喝~)

潦草,不必多说(扶额)

对,现在摆在我面前问题的是怎么把他们的cp定下来(?)

耶比耶比~
无意义,来点我觉得好玩的()...

无意义,来点我觉得好玩的()

先前和樗妈咪谈到过,觉得好玩(乐)(*´﹃`*)

六县是安远,会昌,寻乌,瑞金,宁都,石城——

随手发个摸鱼然后跑路()

无意义,来点我觉得好玩的()

先前和樗妈咪谈到过,觉得好玩(乐)(*´﹃`*)

六县是安远,会昌,寻乌,瑞金,宁都,石城——

随手发个摸鱼然后跑路()

耶比耶比~

老早就想画县拟了( *ˊᵕˋ)✩︎‧₊

依次是信丰  南康   石城(都是虔家县)

后面还会画其它的,只有大头因为我还没想好具体的设定——

@桑 好辣——(拍手手)( ˉ͈̀꒳ˉ͈́ )✧

老早就想画县拟了( *ˊᵕˋ)✩︎‧₊

依次是信丰  南康   石城(都是虔家县)

后面还会画其它的,只有大头因为我还没想好具体的设定——

@桑 好辣——(拍手手)( ˉ͈̀꒳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