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虚无主义

712浏览    32参与
殷子虚

桂冠诗人登上时代封面

就在今天

大诗人殷子虚加冕桂冠

因消费主义大国光荣

他是第一个遵命者

诚恳皈依虚无主义

高声朗诵新婚姻法

亲切走到没有妈妈的孤儿中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慷慨发出九毛五红包

成功抢到了手气最佳

流行金曲陈述大正义

打火机用于点燃香烛

受难序曲必须被批判

知识分子是反智公知

你这个机灵的小可爱

今天的妆可真贵!

头顶荆棘乃今冬爆款

个人审美已打回原形

大自然环伺商业电影

对了,

千万戴好你的蜜蜡手串金刚菩提

到时候不能超度涅槃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就在今天

大诗人殷子虚加冕桂冠

因消费主义大国光荣

他是第一个遵命者

诚恳皈依虚无主义

高声朗诵新婚姻法

亲切走到没有妈妈的孤儿中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慷慨发出九毛五红包

成功抢到了手气最佳

流行金曲陈述大正义

打火机用于点燃香烛

受难序曲必须被批判

知识分子是反智公知

你这个机灵的小可爱

今天的妆可真贵!

头顶荆棘乃今冬爆款

个人审美已打回原形

大自然环伺商业电影

对了,

千万戴好你的蜜蜡手串金刚菩提

到时候不能超度涅槃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屈离

【脑洞·方思明·反转·楚留香传奇·(伪)哲学向】花非花

·只是脑洞,无关原著/手游剧情

·是清崖公子不是香帅,因为怕被打

·方思明心头白月光,但是三观不同,还是远远地心疼吧。


---------分割线----------

方思明看着那个一意孤行,渐渐融入迷雾的身影,忽而心痛,一绞一绞的暗痛,像是黑色海面下的暗流。

执迷不悟,愚不可及。

那位少侠,似是不可点醒之人。她终归是为那个虚情假意的清崖所骗,她不知道,她只是一粒当下有用的棋子。

至于曲终人散,棋子的命运,大多逃不离被弃吧。

方思明站在少侠的梦境中,感到一种荒诞与可笑。

梦中之人,又如何能被点醒?

来去祖师说,如是无缘,就作罢吧。...

·只是脑洞,无关原著/手游剧情

·是清崖公子不是香帅,因为怕被打

·方思明心头白月光,但是三观不同,还是远远地心疼吧。


---------分割线----------

方思明看着那个一意孤行,渐渐融入迷雾的身影,忽而心痛,一绞一绞的暗痛,像是黑色海面下的暗流。

执迷不悟,愚不可及。

那位少侠,似是不可点醒之人。她终归是为那个虚情假意的清崖所骗,她不知道,她只是一粒当下有用的棋子。

至于曲终人散,棋子的命运,大多逃不离被弃吧。

方思明站在少侠的梦境中,感到一种荒诞与可笑。

梦中之人,又如何能被点醒?

来去祖师说,如是无缘,就作罢吧。

他不信。

她分明是一个极有灵性的姑娘。有那双干净的眼睛的人,不可能固执到那般境界。他相信她能挣脱清崖的封锁与束缚。至少,他能让她看到一丝光亮,在她无境的绝望中。

哪怕她是块坚冰,也有会被焐化的那一天吧。

他恨清崖。

一切始那场船难。清崖先是救她的命,更别有用心地让她以为,方思明与朱文圭是她的宿敌,是欲置她于死地之人。再自作主张地送她投入名门正派,装出江湖义士的模样。然后,以诡计迫使她叛逃师门,让她在江湖上声名扫地,走投无路。

最后,清崖带着救赎者的荣光,居高临下地笑,对她说,她是有罪之人,世人之中,惟有自己能宽容她,保护她。如果她愿为自己生死效劳,自己愿给她指出前方之路,愿给她一方栖身栖心之所。

她看不清未来,她只知道,万圣阁是敌人,清崖公子是恩人。她只知道,应去江南茶馆饮故人的茶,听那人信口念几句小友,听那人说一番似是出于肺腑的话。

她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她为什么学会了武林绝学,仍学不会拥有自己的生活呢?

她为什么就不敢,或者说就没想过,究竟孰善孰恶呢?

方思明在她的梦境中徘徊,他听闻,在他人幻梦中的一切尝试皆如石沉大海,无有改变。

忽地,他笑了。

笑她,笑他,笑他们。



——————————END————————————————

后记:其实是一篇反思。

对自以为是的我们的反讽。









深红

190917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在开始讨论前我们必须将人分割,不能因为所谓人是统一整体的言论就放弃这种可能,更何况人确实是被分割的,其区别之大甚至让自反对者自身也感到惊讶。
虚无是什么?虚无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可以说是历史的虚无,也可以是人性的虚无和生命时间上的虚无。但对于个人来说,最大的虚无还是来自内在的虚无,要讨论内在,就务必将外在之物分离开来。
人内在的虚无可以分为三类:落空和丧失,盲目和麻木,对虚无的无能为力。
希望和希翼的落空是常有的事,人失去了充实的感觉,便会发现虚无巨大的空洞。但虚无的无形的,只是有形的东西的突然消失所产生的,而不是凭空出现的。要说大部分人之所以对这种虚无感到烦恼,大致出于对未来的视而...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在开始讨论前我们必须将人分割,不能因为所谓人是统一整体的言论就放弃这种可能,更何况人确实是被分割的,其区别之大甚至让自反对者自身也感到惊讶。
虚无是什么?虚无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可以说是历史的虚无,也可以是人性的虚无和生命时间上的虚无。但对于个人来说,最大的虚无还是来自内在的虚无,要讨论内在,就务必将外在之物分离开来。
人内在的虚无可以分为三类:落空和丧失,盲目和麻木,对虚无的无能为力。
希望和希翼的落空是常有的事,人失去了充实的感觉,便会发现虚无巨大的空洞。但虚无的无形的,只是有形的东西的突然消失所产生的,而不是凭空出现的。要说大部分人之所以对这种虚无感到烦恼,大致出于对未来的视而不见——当一个人不曾试想最坏的结果,那么就没有承受结果的能力——一来他没有与虚无抗争的预备、自然也无从谈起战胜虚无,二来他因为不曾试想虚无、便容易忽视存在、忽视充实而丰满的生活。
而更为可悲的是,在人不为存在而喜悦的时候,人渐渐的还失去了对虚无的悲伤和痛苦。人变成了麻木的人,他们的生命失去了延展性,就像在太阳下暴晒的橡胶。麻木比落空更为可怕,落空的内在的我对虚无的反馈,而麻木则是连内在的我也被虚无吞没。有许多人有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却在私底下做着不可见人的勾当;他们有什么病吗?他们没有生病,他们只是失去了能够掌控的本我,他们是最容易走上极端的人,不论是生的极端还是死亡的极端,对于他们并无区别。
在这其中,还有什么比自我的丧失还可怕的吗?有的。“真正的绝望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到来前的宁静。”没有什么比放弃思考更为轻松的了,但也没有什么是比思考更为愉悦的;有些人热衷于体验这生活中的一切、热衷于发动自己思考的能力去面对生活,但同样,看得越远的人越会发现真实的虚无,纯碎的虚无是无底的,越是渴求的目光越能到达虚无的深处——那些光也照不进的地方——但越是探求虚无的深度,越发感到恐惧。他们是在钢丝上跳舞的人,出于纯粹的对生活的热爱去拥抱生活,却也随时有着落入深渊的可能,往往越是技艺高超的舞者越会尝试挑战更高的钢丝,就这样他们一次次挑战,直到虚无的突然降临——那种最大的、不可避免的虚无,从人之诞生其就存在那里的虚无。

风墟

怎样对抗虚无主义?

让我们先从“抑郁症”这个话题谈起。

我们首先要理解,“抑郁症”并不是一个非常精准而明确的病理定义,它描述的其实是一些症状的集合。

即我们陷入了一种名为抑郁的症状状态,但是导致这种状态背后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有的抑郁症是生理性的,由于大脑激素分泌失衡,大脑的构造和生理状态就决定了你无法自控的会再看待问题的时候更偏向于消极面,并且你对诸如快乐,积极,满足等这些正向的情绪体验的能力受到了抑制。

同样值得开心的事情,别人可以发自内心的体验到真实的快乐,但是你并不能体验到,这就是因为你的大脑生病了。

有的抑郁症是创伤性的,由于早年经历了过于强烈、过于深刻的创伤,以至于导致了一种类似于肢体残疾...

让我们先从“抑郁症”这个话题谈起。

我们首先要理解,“抑郁症”并不是一个非常精准而明确的病理定义,它描述的其实是一些症状的集合。

即我们陷入了一种名为抑郁的症状状态,但是导致这种状态背后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有的抑郁症是生理性的,由于大脑激素分泌失衡,大脑的构造和生理状态就决定了你无法自控的会再看待问题的时候更偏向于消极面,并且你对诸如快乐,积极,满足等这些正向的情绪体验的能力受到了抑制。

同样值得开心的事情,别人可以发自内心的体验到真实的快乐,但是你并不能体验到,这就是因为你的大脑生病了。

有的抑郁症是创伤性的,由于早年经历了过于强烈、过于深刻的创伤,以至于导致了一种类似于肢体残疾的状态,就好比一个人小的时候出了车祸,长大后他就没办法走路了一样。

例子举的比较极端,但主要是为了让我们能够理解,过于强烈的心理创伤就像人的肢体创伤一样,某一部分的功能被彻底损坏,你就没办法再执行这一部分的心理功能了。

然而精神和肉体始终是有不同的,肢体的创伤有些是不可修复的,但是精神的创伤理论上不管再深都存在着被修复的可能——除非是狼孩,从小是被动物抚养长大的。

还有的抑郁是“思维性”的,这也是我们今天这篇文章要谈论的重点。

所谓思维性的抑郁,指的是由于你所思考的内容的特殊性,你所思考的这些内容本身,就会导致人陷入抑郁。

这一点其实并不难理解,如果一个人连续三天思考的内容都是“世界太不公平了,有的人一出生就衔着金钥匙,而有的人一出生就充满苦痛”、“我被喜欢的人抛弃了,好痛苦”之类的负面性的信息,那么这些内容本身就会让我们陷入痛苦,对吧。

而诸如“世界的本质”、“我是谁”这种类型的问题,和我们前面举得例子还有一个最根本性的不同,其不同之处在于,这类形而上的思考无形中塑造的是我们的世界观,是我们的价值观,是我们看待事物时潜在的基本出发点。

我曾经提出过一个叫做“本位价值标准”的观念,这里还可以化用一下,再提出一个叫做“本位思维出发点”的概念。

首先,这个“本位思维出发点”通常是隐藏的,我们多数时候并不会意识到它;或者说即便我们意识到了它,但是因为过去没有一个专门的“本位思维出发点”的名词用来形容它,所以我们无法清晰的去认知它。

我们对于同样一件事物的看法和评价不同,本质上是因为我们的“本位思维出发点”是不同的。

比如我和你同样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你说“哇这个小姐姐好漂亮!”我呢,就笑笑,内心毫无波动。

这种不同反应背后的原因是:我那个潜在的“本位思维出发点”认为一切事物都是无常的,变易的,终究都会归于虚无,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本质上也只是一团血肉,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所以我的内心对此毫无波动。

其次,“所有的本位思维出发点”在最大的层面上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绝对主义”上的,一种是“相对主义”上的。

当我们秉持“绝对主义”的视角去看待问题时,视角是宏观的,扩大的。就像你始终是置身于一个绝对客观的视角去看待宇宙,从巨大的宇宙去看待地球一样,这时候人类世界塑造的一切相对性的意义都会崩塌,一切都会变得渺小。

就好比你看到一个人时会认为他只是血肉的组合,看到美景时认为这也不过是大自然的各种元素不同的组合方式,喜欢上一个人时你会认为这不过是基因驱使的生物本能。

“绝对主义”的视角首先会让你在一定程度上变得“无我”,即很自然的会排除掉“自我”的立场和利益是客观分析事物,于是导致的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你对自己不重视了。这也就意味着,你很难“爱自己”;

其次,“绝对主义”的视角本身就会消除一切意义,会降低人的情绪强度,或者说会对你的情绪起到一种别扭的“中和”作用——对于积极的情绪,会把它解构,让积极的情绪很快消失;对消极的情绪,又会置之不理,认为不过是情绪而已;

你买个冰淇淋吃吧,刚感到快乐,潜意识里的评价标准就会告诉你,这样的快乐其实毫无意义,只是吃了甜食大脑分泌了多巴胺而已,于是快乐就被你解构没了;

你长期心情低落,但你并没有真正将此视为问题,你可能也会告诉别人自己不想心情不好,

但其实你的这种“本位思维出发点”就导致了你其实并没有将这视为真正的问题,你只是说说而已,或者由于习惯,由于本能也会在表面上把这当成一个问题,但是你内心里并不能产生真正的“这是一个问题,我要严肃的对待它”的感觉。

这种思考问题的视角里会让你认为“没有什么是真正的问题,一切都是历史的尘埃”。

所以在这种视角下,人是不可能真的解决自己负面情绪的,因为你没有这个动机。

最后,“绝对主义”的视角会令人丧失活力,丧失动力,变得懒惰。

即使是那些并非“本位思维出发点”就是“绝对主义”视角的人,也会偶尔思考这些“世界的本质”、“我是谁”之类的问题,我们之所以会思考这些问题,其实和我们对当前的生活不满意,或是对生活感到了厌倦有关。

秉持“绝对主义”的视角去看待事物的好处,就是能够将一切都解构,我们在心理上获得自己看到了本质,自己掌握了真理的快感。


解构了一切的好处,就是我们可以认为它们都是无意义的,从而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可以不需要去做什么,我们就可以什么都不用付出,什么都不用去努力争取。


心理不舒服了?想要的东西得不到?很简单,把他们都看作是无意义的,这样,心理的不舒服就不重要了,想要的东西就不想要了。


非常简单,我们从源头上就将问题给“解决”了——我们不需要做什么,不需要承受痛苦,不需要付诸努力,只要把一切都看成无意义的,那么问题就都不存在了。

其实这种“绝对主义”的看待事物的视角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是多数人并不能将这种视角彻底的贯彻到自己的生活中。

虽然理论很好,理论上在“绝对主义”上一切也的确都是无意义的,但问题是,我们的生物本能,我们的各种习惯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当你看到一个美女时,你可以将她解构为一团血肉,但是当这个美女与你同床共枕时,你仍旧会燃气性欲,并被这种欲望控制。

当你被喜欢的人抛弃你,你潜在的视角当然还可以把这解构为只是宇宙中的两粒尘埃向不同的方向运动了,但你被抛弃的锥心之痛仍旧是真实的,你只能从意识上解构一切,但是解构不了自己的感受。

在这里我还没有开始批判这种“绝对主义”的视角是错误的,我强调的其实是,如果你能够将这种视角通过长期的训练彻底融入你生活中的一切,那么你仍旧是一条汉子。

我所说的训练指的就是“修行”。没错,就是你所想到的那个佛教,道教里的修行。

佛教道教里的修行,其实就是让你秉持一种真理的认知,并反复重复这种认知,直至你无时无刻保持的都是这种认知,并且不会产生认知和习惯的冲突。

就好比佛教中有种修行叫做白骨观,就是通过重复的训练和想象,你将女人想象成剥离了皮肤,肌肉,筋脉等等之后只剩下一堆白骨。

通过重复的训练,使这种认识自动化,成为一个习惯,你看到所有女人时,意识自动迅速将她们转化成白骨,哪怕这个女人在床上诱惑你,你看到的也的的确确就是一堆白骨在搔首弄姿,所以你不会产生性欲。

你认为一切都是无常的,那么就反复训练这种思维,令你不仅仅只是在自己的世界观,在自己的逻辑里认为一切都是无常的,而是彻彻底底的在实际的感受中也是看到一切都是无常的,没有任何事物需要执着,所以当十个亿摆在你眼前时,你也不会心动,并且真的认为这十个亿和十拖拉机的卫生纸没有丝毫区别,这时候这种绝对主义的视角对你而言才是真实的,是彻底的。

你愿意按照这种修行的方法,通过训练将自己的看待事物的哲学视角给贯彻下去吗?

99%的人应该是不愿意的。

哪怕你认为自己愿意,那有可能是因为你还太年轻,还没有经历过社会的蹂躏。

为什么年轻人容易思考这些形而上的问题呢?

其实就是因为学校是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人没有经历过很多事物,你只是从网络上接触到了那些理你很远的概念,并想当然的认为它们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然而当你真的踏入了社会,才发现找工作那么不如意,薪水那么低,房租那么高,日子这么需要精打细算。

你以前会认为自己充满了智慧,一眼就把宇宙的真理望到了底;

你以前会认为自己并不在乎这些世俗生活的困难,认为凭借自己无上的智慧可以让自己对所有的困难和不顺利都心如止水的接受。

但是当你真的接受社会的蹂躏时,就懵逼了。

才发现将自己的承受能力、自控能力、看淡事物的能力想的太美好,一边无意识的继续着一切都是虚无的“绝对主义”的视角,一边又不断承受这一视角无法贯彻与现实、与自我之间的冲突,然后就抑郁了。

你想要改变自己,然而“绝对主义”的视角仍然根深蒂固。


因为你仍旧认为这种视角并没有任何问题,你认为它就是对的,它就是真理,甚至秉持这种视角本身还能够给你带来一些隐晦的优越感——看,我秉持的是真理,我看透了世界的本质。

其实这种所谓的“真理”只是一种错觉,而且并不稀奇,早在几千年以前,春秋战国时期的老子就提过了,释迦牟尼也提过了,近一点的尼采比你想的更彻底更严密最后精神崩溃了。

这种“绝对主义”的真理之所以并不稀奇,是因为这是一个只要人们对世界稍加思考,就必然会得出的结论。


不管生在哪个国家,哪个族群,哪个年代,甚至哪个星球,只要是有“意识”的个体,就一定会思考“我是谁”;

只要思考“我是谁”,就意味着一定要站在旁观者的视角上来看待自身;

只要是站在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就意味着我们假定的这个旁观者是客观的,没有偏见,站在一个宏观立场的;

只要这个旁观者是站在宏观立场上的,就一定会得出“一切意义都是虚无的”这个结论。

因为“意义”这个概念本身就意味着:它是一个只有在“相对主义”层面上才会存在的概念。没有相对的比较,没有相对所框定的范围,就没有“意义”存在的土壤。

我们将视角和范围框定在人类社会之内,不去管人类社会以外的事物,不去管地球,不去管太阳系,不去管宇宙,那么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才会有意义;

将考量的范围框定,才意味着这一范围内的事物有了相互比较的可能性;

但如果考量的范围是无限的,那么所有的事物都丧失了对比性,因为一切事物都在这个无限的视角下变成了同一个东西——渺小。

姚明比一个小孩大两倍,但是从地球的视角看,姚明和这个小孩都是渺小的尘埃;

太阳比地球大130万倍,但是从银河系的视角来看,太阳和地球都是渺小的尘埃;

盾牌座UY比太阳大45亿倍,但是从宇宙的视角来看,盾牌座UY和太阳也都是渺小的尘埃;

这个例子其实只是证明了,视角越大,事物就越会丧失自己的特性;

视角如果是无限的,那么一切事物的特性都会被抹平;

所有事物都丧失了特性,因而就无法构建出意义。

所以在这里我们强调的意思是:“绝对主义的视角会导致意义的消失”,这就是它自身的一种“属性”,就好比水和火这两种物质无法兼容一样,这并不是什么奇特的东西,也根本不算是什么真理。

我们秉持着“一切事物都是无意义的”这种视角去看待事物,就好比站在沙漠里说“这里没有水”一样,这只是一句废话,沙漠里本来就没有水,“绝对主义”的视角下也本来就没有意义。

因此我们秉持着“绝对主义”的视角去去过着自己的生活,就好比走在一片沙漠中念叨着“全世界都没有水”一样,这显而易见是错误的。

你见不到水是因为你走在沙漠中,你没有去海边;

你认为一切无意义,是因为你始终用“绝对主义”的视角来看待一切,而没有认识到“绝对主义”并不是一切,就像沙漠也不是全世界。

但是你们看了这个比喻,脑子还是没办法转过弯来是因为:你们的认知中仍旧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错觉。

由于“绝对主义”这个视角是无限的,你会想:世界上除了沙漠之外还有大海,这个当然我能够理解,但是“绝对主义”这个视角明明是涵盖了沙漠、大海等所有一切事物的,它有怎么能够和“沙漠中没有水”这样的比喻等同呢?

产生这种错觉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由于这种视角是“无限”的,它令我们会认为这种视角真的就涵盖了一切,而非只是理解事物的视角“之一”。

“绝对”的意思就是涵盖了一切,是最高的,最顶级的,不会再被其他的任何视角所超越、所包含。

但事实上我们理解事物的视角其实可以有无数种,绝对主义是其中一种,相对主义是其中一种,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精神分析是一种,量子力学是一种,命理学也是一种。

我们执着于“绝对主义”囊括了一切的“幻觉”,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囊括了一切的幻觉实际上恰恰意味着我们忽略了一切,忽略了一切真实的事物。

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你所看到的一切,这些全部都是真实的。只是你所采用的理解这个事物的视角本身将它们给抹去了。

就像从积极的视角看待一件事物会令我们感到快乐,从消极的视角看待一件事物会令我们感受到悲伤一样,问题不在于这个事物本身,而是在于我们理解这个事物的视角,积极的视角会令我们感到快乐,绝对主义的视角会令我们感到虚无,一定要明白,这是视角本身自带的属性。

不是一件事情令你感到快乐,而是因为你对它采取了积极的解释;

不是世界本身就是虚无的,而是你一开始就采取了一个会令你感到虚无的视角。

之所以要反复的来解释这一点,归根结底是为了令我们反思:“虚无主义”带给了我们什么好处,以至于明明这种感觉令我们并不快乐,我们却会执着于此呢?

这个答案需要你自己去挖掘,也许是获得了真理的幻觉,也许是以此来逃避别的真正的问题,也许只是把这当做一种令我们能够心安理得的不付诸任何努力的借口,也许是认为自己很有智慧的优越感。

你最真实的动机只有你自己清楚。

找到这个真实的动机,并且诚实的去面对它,然后你就会发现,所谓的虚无主义带来的痛苦,只是我们人类共有的一种愚蠢的习性的外在表现之一而已。

这个愚蠢的习性就是——我们愿意为了逃避真正的问题做任何事,不管这种逃避带来的痛苦是多么的得不偿失。



以上。

安静的番茄

关于魔咩咩的一点分析

今天偶然看了点魔咩咩的剪辑,一路2333,然后去扒三弦的访谈,看了很有感想。

魔咩咩是个虚无主义的人物,他的化身是蛾,蛾的意象来自于沉默的羔羊,里面提到有某些蛾,只以大型哺乳动物的眼泪为食,另一方面,蛾意味着转变,书中是性别的转变,而在魔咩咩身上,则是有意义向无意义的转变,他毁灭一切,不管是现实还是概念,在物理学上,像反物质,相遇,然后湮灭,留下的是什么也没有。你无法在魔咩咩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任何反应,他本身就是什么也没有,所以他的兴趣无法持续,任何人事在他眼里停留不过三秒,就会被分析,然后湮灭。所以他大部分时间是在自己陪自己玩,幸好他还有个副体,也可以说是个备份,赤睛,赤子的眼睛,可以说是...

今天偶然看了点魔咩咩的剪辑,一路2333,然后去扒三弦的访谈,看了很有感想。

魔咩咩是个虚无主义的人物,他的化身是蛾,蛾的意象来自于沉默的羔羊,里面提到有某些蛾,只以大型哺乳动物的眼泪为食,另一方面,蛾意味着转变,书中是性别的转变,而在魔咩咩身上,则是有意义向无意义的转变,他毁灭一切,不管是现实还是概念,在物理学上,像反物质,相遇,然后湮灭,留下的是什么也没有。你无法在魔咩咩身上得到任何东西,任何反应,他本身就是什么也没有,所以他的兴趣无法持续,任何人事在他眼里停留不过三秒,就会被分析,然后湮灭。所以他大部分时间是在自己陪自己玩,幸好他还有个副体,也可以说是个备份,赤睛,赤子的眼睛,可以说是一台监视摄影机,附带吐槽功能,我个人倾向于赤睛是魔咩咩本人的一部分,是他分裂的一部分人格和身体,他需要有这么一个镜子来映照自己,保持平衡,免得变成一个幽魂。

魔咩咩是个很奇怪的人物,他的存在本身没什么意义,活着也行,死了也行,也许造物主为了物种多样化产生了这么一个零,虽然什么都没有,好歹还挂个名字。他给世上带来的也只有毁灭,作为一个反派还是很合格的,何况魔咩咩很帅,演技一流,这就是他的存在意义,其他细节不用太在意

粥
从中学时第一次读到北岛的《一切...

从中学时第一次读到北岛的《一切》,再到后来的《青灯》,从来没有哪个诗人这样直接影响着我。文学塑造的人格总是充满缺失的,在这种无法更改的性格缺陷中发觉思考带来的益处,我是难以忍受孤独的,但我确实几无朋友,唯一的交情,远在他乡。反观这一段北岛的评价,虽然不足以说客观,可也不偏颇,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走别人的路,无意于自己,悲观,抑或虚无,都不是人生的真谛。

从中学时第一次读到北岛的《一切》,再到后来的《青灯》,从来没有哪个诗人这样直接影响着我。文学塑造的人格总是充满缺失的,在这种无法更改的性格缺陷中发觉思考带来的益处,我是难以忍受孤独的,但我确实几无朋友,唯一的交情,远在他乡。反观这一段北岛的评价,虽然不足以说客观,可也不偏颇,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走别人的路,无意于自己,悲观,抑或虚无,都不是人生的真谛。

Hephaestion

上帝已死


   史铁生、黑塞、奥勒留、尼采、叔本华、加缪、菲茨杰拉德、刘慈欣、苏格拉底,18-19读到过的文字突然都串在了一起,我甚至想到《星际穿越》,想到《流浪地球》。记下一些杂念,关于虚无与存在,荒诞与爱。

  社会价值量化了每个人,价值焦虑是现代人最普遍的焦虑,所有价值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虚无。打破虚无的第一步就是接受虚无,上帝死了,人类必须从虚无中自己创造意义。存在本身就是荒诞的,等你把它一层层剥开却发现里面是空的。

  世界是荒诞的,没有任何意义。人生也是荒诞的,加缪认为一方面人总是寻求存在的意义,另一方面存在没有意义。人类的追求注定是缘木求鱼,水中捞...


   史铁生、黑塞、奥勒留、尼采、叔本华、加缪、菲茨杰拉德、刘慈欣、苏格拉底,18-19读到过的文字突然都串在了一起,我甚至想到《星际穿越》,想到《流浪地球》。记下一些杂念,关于虚无与存在,荒诞与爱。

  社会价值量化了每个人,价值焦虑是现代人最普遍的焦虑,所有价值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虚无。打破虚无的第一步就是接受虚无,上帝死了,人类必须从虚无中自己创造意义。存在本身就是荒诞的,等你把它一层层剥开却发现里面是空的。

  世界是荒诞的,没有任何意义。人生也是荒诞的,加缪认为一方面人总是寻求存在的意义,另一方面存在没有意义。人类的追求注定是缘木求鱼,水中捞月。现代人的荒诞感是琐碎的,像流沙一样,谁要是用力击打,谁就会越陷越深。这样琐碎的荒诞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轻。

  加缪在《西西弗神话》的开头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在岁月长河中,人们逐渐形成三种不同的态度面对荒诞。

  第一种是寻求肉体上的自杀,选择这种具有美学色彩的悲剧结尾来对抗荒诞,是一种可耻但有用的逃避。

  第二种是寻求宗教的庇护,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杀。

  第三种便是加缪所主张的:抗争。他借古希腊神话的人物西西弗表达了这种观点。对永无止境的无效劳动,西西弗仍然投入激情,他蔑视神明,仇恨死亡。

  人生像是这样一个不断推石头的荒诞过程。其荒诞之处就在于人生本无意义,其全部价值都包含在推石头上山的过程中,即使知道结果一定是失败。

  幸福和荒诞就是大地的两个产儿。“当荒谬的人深思他的痛苦时,他就使一切偶像哑然失声。在这突然重回沉默的世界中,大地升起千万个美妙细小的声音。”在这种状态下,人的抗争是一种绝地逢生,一条通向荒谬之孪生兄弟——幸福的路。西西弗爬上山顶所要进行的斗争本身就足以使一个人心里感到充实。所以加缪在《西西弗神话》结尾写到:应该认为西西弗是幸福的。这时我才真正明白罗曼罗兰那句被用烂了的话:“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真正内涵。超越虚无,西西弗做到了,史铁生也做到了。

  “如果历史岁月不是由收获的时光组成,那么历史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残酷的影子,人在其中没有地位。谁若投身于这个历史,则是投身于虚无,而自身反过来也成为虚无。然而,谁若献身于他生命的时光,他所包围的房屋与世人的尊严,他便是献身于大地并获得收成,这样便可重新播种和养活他人。”

   加缪认同世界的虚无,但又超越虚无主义,同时并不排斥享乐主义。他说:人生越是没有意义越是值得过。正是因为没有意义,他才要创造意义。

    有无数思想否定现世,宗教许诺下来世的极乐世界,用现世的苦难换取通往彼岸的筹码,文艺青年也大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加缪、儒家不一样,他们都是真正的孤傲勇士。他们不向世人期许彼岸,而是转身走进人世的繁华,义无反顾。西西弗从一开始就知道石头终会滚下来,但他还是不停地去推。所以加缪说:反抗,孟子说:虽千万人,吾往矣。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对荒诞的抗争是人类不衰的主题。都说《麦田里的守望者》好,我只看到一个叛逆少年;都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伟大,我却感受不到了不起之处在哪儿。现在也许我能感受到一点了,无论是加缪的局外人,菲茨杰拉德的盖茨比,还是黑塞的荒原狼,都是那个孤傲的反抗者。

   神性缺失的背后是人性的崛起,这里没有神明,是人类自己从虚无中创造了意义。苏格拉底在会饮篇中指出了连通人性与神性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爱神。爱是人类最高贵的精神力量,爱让人具有神性,让神具有人性。是什么让每一个盖茨比和每一个哈勒尔站起来反抗这个荒诞的世界?是爱,是爱啊。

现代艺术商品目录
黑曜石喉舌

礼数之忧(节选)

(所謂「文明人」,是指人不以自己的爛瘡示人,是指人知道怎麼尊敬那千萬個世紀鑄造出來的高雅虛假,因為誰也無權讓人屈服於他自己的時刻……所有人身上都有一種世界末日的可能,但是所有人都在逼迫自己填平自己的深淵。如果每個人都讓自己的孤獨自由發揮,上帝就得重新創造這個世界,因為世界的存在,全賴於我們的教育和我們對自己的畏懼……而渾沌—就是拋棄人所學過的一切,就是成為自己……

(所謂「文明人」,是指人不以自己的爛瘡示人,是指人知道怎麼尊敬那千萬個世紀鑄造出來的高雅虛假,因為誰也無權讓人屈服於他自己的時刻……所有人身上都有一種世界末日的可能,但是所有人都在逼迫自己填平自己的深淵。如果每個人都讓自己的孤獨自由發揮,上帝就得重新創造這個世界,因為世界的存在,全賴於我們的教育和我們對自己的畏懼……而渾沌—就是拋棄人所學過的一切,就是成為自己……

老的惰

影片的主角,既不是“龙纹身的女孩”M,也不是“海边的曼彻斯特”的修理工C,而是某位虚无主义者的一番话。
那“妄语”的中心思想就是——没有什么能够永垂不朽。
属灵的如爱恨等放不开的执念会比属世的如钢琴房屋等摸得着的东西长寿,但仍将归于乌有。
所以,弗吉尼亚·伍尔芙小说《鬼屋》里的鬼夫妇找到了“苹果”或曰“宝物”,不再“折腾”。
所以,大卫·洛维电影《鬼魅浮生》里的亡魂C找到了M留下的纸条,迅速消失。
感到绝望?
显然虚无得不彻底吖。
接近尾声时,亡魂C“穿越”回过去,看到他和M曾经发生过争执。
死亡能终结幸福,貌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同样能终结幸福。
只不过,在C这里,死亡首先冲刺撞线。
你以...

影片的主角,既不是“龙纹身的女孩”M,也不是“海边的曼彻斯特”的修理工C,而是某位虚无主义者的一番话。
那“妄语”的中心思想就是——没有什么能够永垂不朽。
属灵的如爱恨等放不开的执念会比属世的如钢琴房屋等摸得着的东西长寿,但仍将归于乌有。
所以,弗吉尼亚·伍尔芙小说《鬼屋》里的鬼夫妇找到了“苹果”或曰“宝物”,不再“折腾”。
所以,大卫·洛维电影《鬼魅浮生》里的亡魂C找到了M留下的纸条,迅速消失。
感到绝望?
显然虚无得不彻底吖。
接近尾声时,亡魂C“穿越”回过去,看到他和M曾经发生过争执。
死亡能终结幸福,貌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同样能终结幸福。
只不过,在C这里,死亡首先冲刺撞线。
你以为(甚至C自己也以为)他是因爱等待,其实没准儿他是因歉意等待因不知等待什么而等待。

儒艮

死亡就像水消失在水中——遭逢博尔赫斯

本来今年的计划是看完伍迪艾伦的全部电影,写一写他,读完博尔赫斯的全部小说,写一写他。没想到看了一部《午夜巴黎》后我就懵圈了:这不是好莱坞版的王晶吗?然后我开始找那本传说中80年代王央乐版的《博尔赫斯短篇小说集》,由于版权问题已经绝版,感激万能的某宝,找到了影印本,12块5包邮。这影印本有个别页码错乱,笔记不好做,使我在读的时候颇有种手持《沙之书》的错觉,就像有一年在飞机上读《挪威的森林》,后面恰巧两个日本女生在叽里咕噜说话,使我感觉自己穿着隐形衣进入了别人的时空,只是漂浮在他们周围的一粒氧分子。

博尔赫斯的小说哲学味很浓,被称为“作家的作家”,中国的许多作家如王小波、格非、马原等都受他影响,他也...

本来今年的计划是看完伍迪艾伦的全部电影,写一写他,读完博尔赫斯的全部小说,写一写他。没想到看了一部《午夜巴黎》后我就懵圈了:这不是好莱坞版的王晶吗?然后我开始找那本传说中80年代王央乐版的《博尔赫斯短篇小说集》,由于版权问题已经绝版,感激万能的某宝,找到了影印本,12块5包邮。这影印本有个别页码错乱,笔记不好做,使我在读的时候颇有种手持《沙之书》的错觉,就像有一年在飞机上读《挪威的森林》,后面恰巧两个日本女生在叽里咕噜说话,使我感觉自己穿着隐形衣进入了别人的时空,只是漂浮在他们周围的一粒氧分子。

博尔赫斯的小说哲学味很浓,被称为“作家的作家”,中国的许多作家如王小波、格非、马原等都受他影响,他也被称为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开山鼻祖,乍读晦涩,再读惊艳,读完头脑混沌,有许多概念化的意象渐渐分解又渐渐成型,这些意象集中地表达了以下几个哲学主题——

一是世界的原型主义。

原型的概念最早发源于柏拉图的“理念论”(或者“形式论”),比如说,“人”的原型涵盖了每一个作为人的个体,“他”不具有他们的个性,他们死了,“他”不会死,“他”具有一般性和永恒性。荣格在《集体无意识的原型》中进一步指出:“原型是指人身上的上帝形象。”博尔赫斯的哲学思想显然是与他们一脉相承的,他说:“客体只有一个,这个无法分割的客体就是宇宙间所有生物的每一个,而所有这些生物就是神的器官和假面具。”由此他创造了一个简单又混乱的“宇宙”,它由原型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博尔赫斯十分推崇这个“一”,比如说,甲在A地丢了一枚硬币,乙在B地拾了四枚硬币,丙在走廊拐角发现五枚硬币,那么就可以说,甲乙丙的是同一枚硬币,他甚至断言,所有的人都是同一个人,所有的书都是同一本书,“一”是全知全能的。

这个宇宙的迷人之处在于:所有由“一”生发出的事物都是“一”的畸变,比如“二”和“三”夸大了“一”的缺陷,“五”的形状呆板,“八”比“一”要大一些,从“十一”开始内部出现衰变……总之,“事物重复增加,同时又倾向于自我湮灭”。它的另一个迷人之处在于没有人知道哪一个是“一”,它就像藏在一座浩瀚的图书馆里的代表所有的书的书。“在某个六面体的某个书架上,一定存在着一本书,它是其他所有一切书的完整缩本或概要,有一个图书馆员看见过它,说它是一个神的类似物。”

这种畸变构成了宇宙的基本面貌——混乱。

在《一个无可奈何的奇迹》里,博尔赫斯描述了一种蓝色的石片,它们增加、繁殖,或者奇怪地缩减,没有规律可言,它们蔑视数学和概率性的计算。在《不死的人》里,他描述了一种形状奇怪的建筑物,它的阶梯的长度和高度是不确定的,有大量没有出路的走廊,高不可及的窗户,反旋的楼梯,“它是无止境的,是凶暴的,是彻底地无感觉的。”

博尔赫斯原型宇宙的另一个特点是“重复”。

博尔赫斯很喜欢镜子、梦、图书馆和迷宫的意象,他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极尽“重复”的技巧,一方面这些意象在他的许多小说中重复出现,另一方面,它们在每一篇小说里都是以tens of thousands 的形式出现,就像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生出的影像无穷无尽。

“重复”又衍生出另一个宇宙意象——“无限”。

《巴别图书馆》用“书”指代“原型”,用“图书馆”指代“宇宙”,图书馆里卷帙浩繁的书都是原型之书的副本,原型之书永远都找不到,因为图书馆是无限的,他说:“这个图书馆是无尽头的,周期性的,如果有一个永恒的游客,从任何哪个方向穿过去,经过几个世纪之后,他会得到证实:同样的一些书籍,以同样的杂乱无章在重复(一次一次的重复,就会构成次序,也就是成为次序本身)。我的寂寞,由于有了这样美好的希望,竟然变成了快乐。”

关于世界的荒诞性有许多精妙的表述,博尔赫斯说这些畸形的变种只是“粗心大意和遗忘失察这两者偶然生下的孩子”,黑塞说“整个人类生活都只是一个大错误,是源初之母的一次剧烈而失败的小产,是自然的一次狂乱而严重失误的尝试”,卡夫卡认为这个世界不过是上帝的一个“恶劣情绪”而已,我们都“误入了其中”,因此也有人把博尔赫斯的这种“宇宙主义”称为“卡夫卡式的幻想主义”。

附带一提的是,博尔赫斯将这种原型主义运用到了极致,产生了所谓泛神论的效果。比如在《特隆,乌尔巴克,奥尔比斯忒蒂乌斯》里,他把一种很小又很重的圆锥体表述为神的形象,在《圆形废墟中》则把神的形象描述为一座半虎半马的雕像,“它不是老虎和马匹的丑恶变种,而是同时是这两种强有力的动物,也是一头公牛,一朵玫瑰花,一场暴风雨。”在《巴别图书馆》里则把神的形象说成一本书,“那些神秘主义者声称,他们在心醉神秘的时候,向他们显示了一间圆形的房间,里面有一本书脊连在一起的圆形大书,遍绕着周围的墙壁。这本圆形的循环的书,就是上帝。”

这种泛神论的另一种演变,是万事万物没有明显的界限,因为它们都只是“一”的不计其数的复制品而已。在《不死的人》里,博尔赫斯把迷宫比作“由各种语言混杂在一起的一团乱麻,一只老虎或者公牛的身体,千奇百怪地繁殖着的牙齿、器官和脑袋”,在《阿凡罗斯的探求》中,他说“《古兰经》是一种物质,可以变成人形,也可以变成兽形。”
这些神的形象,其实就是“原型”的各种表达。

二是世界的唯我主义。

博尔赫斯受叔本华的影响很大,所以他发明的宇宙带有鲜明的主观唯我主义色彩,就像作家创造了作品一样,“我”(主体)创造了世间万物,“我”不存在,世界就不存在。叔本华说:“人最直接理解的是自己的观念、感觉以及意志,外部世界只能够在与生活有关的那些方面对人们产生影响,人们是按照自己所看到的方式于其中的世界来塑造生活的。”博尔赫斯显然将这种思想发展到了极致。

在《圆形废墟》中,“我”通过做梦创造了“我”的儿子,他靠梦的构思,精细地创造了儿子的肺动脉、头发、心脏和肩膀,“我培育的儿子在等待着我,要是我不去,他就不存在。”在《的作者彼埃尔梅纳德》中,他说:“真正的历史,不是已经发生的事,而是我们认为发生了的事。”在《特隆,乌尔巴克,奥尔比斯忒蒂乌斯》里则写道:“人们把它们忘记时就失去一切细节。有一座门道,是典型的例子:一个乞丐望着它的时候,它存在;乞丐死了,它就消失了。有时候,几只鸟,一匹马,甚至挽救了一座露天剧场的遗址。”在《阿凡罗斯的探求》中,博尔赫斯写哲学家阿凡罗斯在探寻什么是“悲剧和喜剧”时,误把它们和中国的“戏”相混淆,于是他就消失了,博尔赫斯解释说那是因为“我不再相信他。”

博尔赫斯创造了一个叫特隆的宇宙,这是由成千上万的物理学家、地理学家、哲学家、语言学家集体“唯我”的产物,他们假想了这个地方,把这个地方的每一条山脉,每一个字母,每一座建筑,它的纸牌游戏和神话故事,都事无巨细地记录在一套叫做《一千零一夜》的百科全书里(《一千零一夜》的意象也在他的多部作品中反复出现),并且他断言,特隆的世界有一天将会取代我们的现实世界,世界就是特隆。特隆的唯我主义世界观参考了贝克莱大主教所提出的唯心主义观点,贝克莱认为世界是由一个巨大的心(mind)想象出来的,物质是不存在的。

博尔赫斯的唯我主义也衍生出另一个哲学命题:永恒。
《死亡和罗盘》里写道:“上帝有一个秘密的名字,其中压缩着它的第九属性:永恒——也就是说:对宇宙一切将来的、现在的、过去的事物的立即认识。”可见,这个“永恒”是通过否定空间和否定时间来实现的,他把宇宙看成是一系列思想的过程,对宇宙的了解,不是通过空间,而是通过连绵不断的时间,空间并不持续不断地存在于时间之中,而时间也不存在,“全部的时间已经过去”。

这种否定时间的观念,某种程度上也源自于博尔赫斯的“重复”理论,他虚构了一本叫做《永恒的辩论》的书,里面写道:“第二卷否认宇宙的一切事物构成一个时间的延续,人们可以获得的经验的数字并不是无限的,只要一次‘重复’就足以显示,时间就是欺骗。”另一本《沙之书》也是一本永恒之书,之所以叫做“沙之书”,是“因为不论是书还是沙子,都没有开始或者结束。”

之前写了一篇《降临》的影评,里面的逻辑也可以运用到这里来解释“永恒”。因为外星生物“七肢桶”的语言是一种无所谓始末的、圆环式、一气呵成的语言体系,是柏拉图式语言体系的原型,它决定了说话者不是按照线性思维来排列自己的语言,他在书写这种语言之前就已经知道句子的始末(或者说没有始末),就像光束在出发前就已经计算了所有的路径,并且选择了它的最短路径,学会了这种语言,也就学会了这种思维方式,一触见底,穿透未来,女主就是因为这个原理获得了预知未来的能力。博尔赫斯的“永恒”也是遵循这个原理,《阿莱夫》里做了非常精彩的描述:“在这个巨大无比的瞬间,我看见了数百万的精美的或者丑恶的行动,它们都占据着同一个点,既不重叠,也不穿透。”宇宙是一个“整体”,不再具有时空概念,它不具有维度观念和线性观念,它的状态很像电影《超体》最后所表达的那样——I'm everywhere(我,无处不在)。

博尔赫斯说他曾经有两次进入超越时间(timeless)的神秘时刻,存在于时间之外。他把这种状态在小说《另一种死亡》和《秘密的奇迹》里加以描绘。《阿凡力诺·阿雷东多》里,阿雷东多因为要设计一次谋杀而让自己与世隔绝,他体会到一种“没有时间的时间”。博尔赫斯写了一种因记忆力超群而无法入睡的人,他的徒子徒孙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则写了一种因失眠而丧失记忆的人,这两种人都缺乏时间的概念,无法区分一个时刻和另一个时刻的连续性,没有时间(timeless)便是永恒(timeless)。博尔赫斯把永恒和记忆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他唯我主义的一个侧面表现。

这种timeless的状态有很多种表达,比如文章第一节最后提到的“隐形感”,比如庄周梦蝶,比如有一首歌叫《姑娘,今夜我不想睡觉,只想睡你》,歌里唱道:“我的精神、灵魂和肉体,像从未存在过一样,飘散在风里;我的现在、未来和过去,像从未改变过一样,溶解在海里。”——既是“我”的丧失,也是“时间”的丧失。

三是世界的虚无主义。

前面说到的原型主义和唯我主义其实都只是引子,它们和虚无主义的关系就像土壤和果实的关系。“如果空间是无限的,我们也许是在空间的任何一点上,如果时间是无限的,我们也许是在时间的任何一点上”。许多人听说博尔赫斯大概都是源于那句“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但这句话恐怕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由原型主义出发,我们不过都是“一”的发育不完全的变体,这就造成了几个严重的后果:

一是“我”不重要。

在《神写下的文字》里,一个被幽禁的祭司最后发现了神的语言,这个重大发现可以改变历史,但他决定带着这个秘密让岁月把他忘掉。在《南方》里,达尔曼经历了重大疾病劫后余生,在回南方疗养的一个小酒馆里意外遇到几个混混挑衅,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接受他们的挑战,他在大病中恐惧求生,却因为这没有价值的意外主动去死。在《的作者彼埃尔·梅纳德》中,梅纳德要写一本已经存在的书(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为此他学习西班牙语,信奉天主教,忘掉自己身处的历史,成为塞万提斯,他写出了《堂吉诃德》,然而他否定它,把它毁掉。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个人的命运是极其偶然的,他们付出了巨大努力的事件都被当事人认定是虚无的,而他们在努力的过程中就已经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二是“对错”不重要。

我们知道总是存在一一对应的两样东西,一件是另一件的副本,副本生出第三级的副本……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个层级的副本,但正如伟大的物理学家所预言的那样,能量的总和是不变的,这个圆环循环往复总会回到起点,没有什么变化能违反它的旨意,它只是旋转,消磨掉它路径上每一个想标新立异的结点。

在博尔赫斯的许多作品中(《刀疤》、《神学家》、《死在迷宫里的阿本哈根·埃尔·包哈里》、《决斗》),对立者双方总是调换身份,当事人将自己想象成对方,以对方的视角来唾弃自己,同情自己,最后消灭自己,或者用卑鄙的手段杀死对方,以背弃的姿态来热爱对方,以毁灭对方的决心来向对方献媚。因为在博尔赫斯的哲学体系里,敌我双方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辩证统一之美,“所有的人都是两个人,而那个真的则是另一个,是在天上的那一个。我们的行为会投出一个颠倒的反影,因此,我们醒着的时候,另一个睡觉;我们私通的时候,另一个贞洁;我们抢劫的时候,另一个慷慨。死了以后,我们就会跟他合而为一,就会成为他。”他们或许有一幅坏心肠,但因为这能量守恒定律,我们根本无从去评判他,我们不知道作恶的是哪一个他,行善的是哪一个他,他在历史的哪一个阶段,他会不朽还是仅仅变成一个形容词,去形容一种历史现象——我们根本无从定义。

三是“现实”不重要。

第一,事物是原型的畸变,所以客观事物不重要;第二,宇宙是一个迷宫,所以真相不重要(不存在);第三,因为没有时间(timeless),所以认知不重要(“一切知识都是回忆,一切新奇的东西都是遗忘的东西”);第四,因为宇宙是完全的,所以未来不重要(没有未来)。在博尔赫斯看来,宇宙是不死的,永恒的,同时也是无意义的。

对死亡的改写,在博尔赫斯的许多短篇里都有表现,之所以能够改写,是因为我们是复制品,是“一场幻梦里的影子”,他的叙事也有很多不符合现实逻辑,王小波的《万寿寺》将这种写法用到极限,小说中总是说:“其实故事还有另一种写法”,然后全部重来,《交叉小径的花园》里写道:“我们并不存在于这种时间的大多数里,在某一些里,您存在,我不存在;在另一些里,我存在,您不存在;在再一些里,您我都存在。”宇宙是混乱的。

那么博尔赫斯认为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天赋之夜》中提到“真实世界的源泉是人的不灭的灵魂对理念世界的回忆”,所以重要的是“我”在其中的徒劳无功的“思想”,通过“回忆”来向“一”靠近,来证明神(原型)的存在。

在《神写下的文字》里,被囚禁的祭司用他不分日夜的漫长岁月来“回忆某些石刻的蛇的次序和数目,回忆一株药树的形状”,他通过这种思想活动占有了他所没有的东西,后来他悟出神就藏在豹子的斑纹之中,于是他开始学习这些斑纹的规律和形状,并最终发现了神的语言,实现了跟宇宙的结合(也就是找到了原型),这便是博尔赫斯所理解的活着的价值。梅纳德毁掉了《堂吉诃德》,因为《堂吉诃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创造”《堂吉诃德》这件事本身,“他们断定一切事业都是徒劳,决定生活在思想中,生活在‘纯粹’的沉思冥想中。他们造起了建筑物,就把它忘掉了。”作者用这些作品努力想要解构自己一手建造的虚无主义的宇宙迷宫。

所以,博尔赫斯的生命观与我们的常规观念也不同,我们生命的天数并不是以时间作为度量衡,以365天的面貌出现的,时间并不能像金钱用货币单位计算那样用天数来计算,因为不同的时间长短是不同的——可能是质量有所不同,或者颜色有所不同。按照博尔赫斯重复主义的宇宙观,这365天中的许多天都可以合并成一天,他把宇宙比之为一种密码,“其中并不是所有的符号都有价值,只有每隔三百夜之后发生的,才是真实的。法国一个小众电影导演在谈到票房问题时说过:“那些(高票房)电影的那么多个观众,其实都是一个人,而我的观众,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人。”我们应该跳出时间轴的线性思维来观看自己的生命样态,它不是一条直线,而是由每一个不重复的节点构成一个完美的、无限转动的、宁静的——如绕着行星转动的卫星一样宁静——的圆环。他在《一个厌烦了的人的乌托邦》里写道:“我们生活在时间之中,而时间是连绵不断的,可是我们要想法子生活得有点永恒的样子。”

有人用博尔赫斯的唯我主义来抨击他,说所有唯我主义的哲学家最后都放弃了自己的观点,这是非常可笑的。唯我主义只能存在于文学作品中,就像爱情只能存在于精神世界中。经不起现实的推敲,并不能否定它们的价值,更何况现实本身,都是博尔赫斯不屑去推敲的,全盘推翻的东西。

在《交叉小径的花园》里有两条线,一条是“我”要谋杀阿贝尔,另一条是“我”在阿贝尔家发现了祖父留下的一部文学作品和一个迷宫。博尔赫斯很好地让这两条平行线齐头并进,就像让我们的物理世界和精神世界平行前进一样,《死亡和罗盘》里写道:“这位编辑要谈凶杀案,而隆罗却宁愿谈上帝的各种各样的名字。”王小波说“我们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我们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博尔赫斯的小说会不知不觉地偏向“诗意的世界”,会让“诗意的世界”来覆盖“此生此世”,他用这种叙事方法想要告诉我们的大概就是这个,当然他在内容上想告诉我们的更多。

关于博尔赫斯所表现的现实和现实反面的东西,关于世界和原型的关系,有人借用鲍德里亚的摹本和拟像理论来打了个比方:博尔赫斯就是生活在模仿现实的摹本的世界中的人,而当前的我们,更多地生活在模仿无本之象的拟像世界中。博尔赫斯有一句话我非常非常喜欢,他说:“参见过宇宙的人,参见过宇宙的热烈意图的人,不可能想到一个处在微不足道的幸运或者不幸之中的人,虽然这个人就是他自己。”个体不重要,个体的命运将归于虚无,包括个体的宿命论的这一套虚无主义理论本身也将归于虚无,重要的是向“原型”,向“一”,向“纯粹”的无限靠近——有没有原型作为自己的信仰,是博尔赫斯与非博尔赫斯的本质区别。

最早萌生读博尔赫斯的念头,是从朋友那里听到他的那句“死亡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的作品中充斥着弗洛伊德和荣格派的心理学死本能,他在不只一部作品中说过类似的话:“如果荣誉、知识和幸福轮不到我,那就归别的人吧。但愿天堂存在,尽管我的地方是在地狱。但愿我被蔑视,被消灭,然而你的庞大的图书馆要在一瞬间,在一个人的身上,得到证明。”我想这才是他的死本能的真正含义。

我想这些才是博尔赫斯的图书馆和天堂的真正含义。

《秘密的奇迹》里,拉迪克在被处死前请求上帝再给他一年的时间来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作品,他说:“如果我是以某种方式存在的,如果我并不是你的一个重复或一个错误,那么我就作为的作者而存在吧,它既可以作为我的注明,也可以作为你的证明。”

霖霆
如何对抗人生的虚无1:改变。改...

如何对抗人生的虚无1:改变。改变自己的形体,外在环境,僵硬的模式。会有不同的人生体验。既然人生注定是虚无的,那就多一些体验吧。

如何对抗人生的虚无1:改变。改变自己的形体,外在环境,僵硬的模式。会有不同的人生体验。既然人生注定是虚无的,那就多一些体验吧。

雨中迁旅

人们反对虚无主义只不过是不愿面对内心的空虚。

人们反对虚无主义只不过是不愿面对内心的空虚。

雨中迁旅

教你如何辨别真正的虚无主义者

1,如果你身边有谁一直都说自己是虚无主义者,那么他一定不是,真正的虚无主义者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没有意义。
2,如果你听到有谁在大谈人生世界虚无论,那么他一定不是真正的虚无主义者,还是因为没有意义。
3,如果你看到有人抽烟喝酒颓废致死,那么他也不是虚无主义者,因为他有所在乎。
4,如果你看到有人每天欢快至极喜怒无常整天想着赚钱然后看着不花,对别人说的话好像没听见,除了不整洁没有什么坏习惯的人的话,恭喜你,你可能遇到真的虚无主义者了。

我干嘛写这些,又没有意义。
Fucking the whole world。

1,如果你身边有谁一直都说自己是虚无主义者,那么他一定不是,真正的虚无主义者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没有意义。
2,如果你听到有谁在大谈人生世界虚无论,那么他一定不是真正的虚无主义者,还是因为没有意义。
3,如果你看到有人抽烟喝酒颓废致死,那么他也不是虚无主义者,因为他有所在乎。
4,如果你看到有人每天欢快至极喜怒无常整天想着赚钱然后看着不花,对别人说的话好像没听见,除了不整洁没有什么坏习惯的人的话,恭喜你,你可能遇到真的虚无主义者了。

我干嘛写这些,又没有意义。
Fucking the whole world。

PLUTOPOWER

2016/5/13

已经是这个日子了,似乎在哪里有一些特殊性,是什么?不记得了,也有可能是我想象出来的。

医生担心我会有什么结束生命的计划。我没有。一点都没有,也不会经常做规划,顶多就是说一些狠话而已。医生不理解为什么我会感到无聊,她认为是我在压抑欲望,内化压力。我告诉她我感到局限,可预测性,和巨大的抽象的未知,她把这理解成冥王星落在命宫的影响。

“当个人体验由于共性被发现而变得普遍,人们就开始给它下定义。”

死亡是结束吗?死亡如果是结束该多好。不论怎么样,死后的存在与虚无就像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一样都是一样的,所以如果说糟糕的话也不是没有选择,选择根本就不存在呀,亲爱的。

局限存在于哪里呢?主要就是可预测...

已经是这个日子了,似乎在哪里有一些特殊性,是什么?不记得了,也有可能是我想象出来的。

医生担心我会有什么结束生命的计划。我没有。一点都没有,也不会经常做规划,顶多就是说一些狠话而已。医生不理解为什么我会感到无聊,她认为是我在压抑欲望,内化压力。我告诉她我感到局限,可预测性,和巨大的抽象的未知,她把这理解成冥王星落在命宫的影响。

“当个人体验由于共性被发现而变得普遍,人们就开始给它下定义。”

死亡是结束吗?死亡如果是结束该多好。不论怎么样,死后的存在与虚无就像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一样都是一样的,所以如果说糟糕的话也不是没有选择,选择根本就不存在呀,亲爱的。

局限存在于哪里呢?主要就是可预测性。当你更深入的了解他们,他们就变得可以预测了。再也没有惊喜、新鲜感可言。欢愉的事物少之又少,无趣让他们变得更少。我一直在批判,没有一个固定的对象。大概是这种做法带来的快活已经超越了其效应带来的。但这样的批判是不负责任的,我只能向内部探索,为了不当害群之马。为了保持一点可怜的自尊。

存在本身就是悖论。

今天,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有什么特殊之处?明天呢?以后?

存在本身就是悖论。

PLUTOPOWER

2016/4/6

需要从新建立认知模式。


很难再绞尽脑汁写出点什么东西,这个礼拜我的神经末梢异常不活跃,意味着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反倒是一件好事,平淡的、脱节的、平淡的生活。没有什么来自形而上的干扰,实际上,我已经懒得去想那些问题了。实际上,我什么也不愿意去想。


六六九二。八零九一。她说,这样更加方便记忆。“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她摇晃手里拿个没有把手的搪瓷(脏兮兮的墨绿色)杯子,“海王星和太阳重合在了同一点。太阳吞灭了海王星,而本身也染上了海王星的颜色。”她的儿子已经五岁了。


当她看向我,转过头来,在她的白色外套中的时候,她在看着几年前的自己。年轻又绝望。必须要建立新的认知模...

需要从新建立认知模式。


很难再绞尽脑汁写出点什么东西,这个礼拜我的神经末梢异常不活跃,意味着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反倒是一件好事,平淡的、脱节的、平淡的生活。没有什么来自形而上的干扰,实际上,我已经懒得去想那些问题了。实际上,我什么也不愿意去想。


六六九二。八零九一。她说,这样更加方便记忆。“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她摇晃手里拿个没有把手的搪瓷(脏兮兮的墨绿色)杯子,“海王星和太阳重合在了同一点。太阳吞灭了海王星,而本身也染上了海王星的颜色。”她的儿子已经五岁了。


当她看向我,转过头来,在她的白色外套中的时候,她在看着几年前的自己。年轻又绝望。必须要建立新的认知模式。她强调。


有时候我会特别恐惧,恐惧所有的东西。小时候我总有这样一种感受: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东西都是不可触摸的无意识,异常抽象。就像是在晚上八点的儿童游乐场躺在海洋球里看向黑色的滑梯那种巨大又不可名状的抽象。牧师说他要拜访我家(以便了解我读了什么)。现在那种感受又回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灵魂出窍的感觉,医生说又是人格解体。


我爸,在今天下午花了五块五买了一瓶药,并且热心的建议我每天吃九粒。有益健康,延年益寿。


后来我跟他们坦白了。困扰了我这么多年的信仰,我终于坦白了,在一个抑郁的夜晚。他们耸肩。“我们完全理解。完全尊重你的选择。”


好极了。【瞎眼已得看见】


我想起很多事情。在谈论爱情的时候,我的医生是这样描述的,无限的趋近,绝对的占有。但当我自己反思的时候,这样的一种肉体上的情感却不存在,我无法说服自己对客体的意识负责。你的意识太多了。我写给她。倘若当我开始感受到她冰山下的意识的时候,支撑的感情基础便会破碎……让我感到美好的不是她的意识,是我自己的意识,是我的存在,是她本身。


一些人物的形象破碎的从我梦境中闪过,我梦见在黑洞的周围旋转,被潮汐一样的引力束缚住。到了最后,我进入黑洞的内部。里面是一个狭窄的地下室,被灯泡点亮。在中间有一个女孩的坟墓。大概是我梦里的女儿。墓碑上用蜡笔歪歪扭扭的涂了几个字:“你来的太晚了。”我总是梦见女儿。


六六九二。八零九一。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抑郁的时间逐渐减少。我不再抑郁了,也不再逃避了。我已经全然的遗忘……我的灵魂在震颤,我的灵魂越来越轻盈,然后渐渐的离开了它的躯壳。(我写到)


——“不断高升。高升。高升。”

PLUTOPOWER

BABBLING, BABBLING, BABBLING

【Babbling】:无意义的嘈杂声音。Babbling词源,根据某一个业余的纪录片,巴比伦(Babylon). 罪恶。在巴比伦之后,就不再有真正的语言了。一些人张开嘴,吐出一些音节,不被理解。一些人张开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一把盐塞住了饶舌的奴隶的嘴。”

Babbling,存在的焦虑。Babbling,你们生而孤独。

在一本淡蓝色封面的情感管理书里说,每个个体每一天都产生上万个念头,只是由于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某些固定的事物,个体不能感知在他的脑浆里诞生又死去的信息交换。是气泡一样。最起先是一个白色的小圆点,然后膨胀,在液体的表面停留几秒钟就破碎了。啪。破碎了。

我在地铁。在牧师头头...

【Babbling】:无意义的嘈杂声音。Babbling词源,根据某一个业余的纪录片,巴比伦(Babylon). 罪恶。在巴比伦之后,就不再有真正的语言了。一些人张开嘴,吐出一些音节,不被理解。一些人张开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一把盐塞住了饶舌的奴隶的嘴。”

Babbling,存在的焦虑。Babbling,你们生而孤独。

在一本淡蓝色封面的情感管理书里说,每个个体每一天都产生上万个念头,只是由于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某些固定的事物,个体不能感知在他的脑浆里诞生又死去的信息交换。是气泡一样。最起先是一个白色的小圆点,然后膨胀,在液体的表面停留几秒钟就破碎了。啪。破碎了。

我在地铁。在牧师头头的办公室。在婴儿床里。在办公室。在夜晚的梦境中。在网络。在我自己的存在中。牧师头头:“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读波德莱尔。恶心啊,晚上我们在黑色的墙上写日记。这是中毒。这种感觉让人中毒,直到我发现了上帝。”

后来他又给了我一本书。我听见冰层碎裂的声音。书里写道。但我没有听见。毒液从我手上的血管(两条明显的青色线条)流过小臂,再流过腋下,脆弱的腋下,流到脖子上的动脉,一部分向下另一部分上升进入脑干。只有意识最多的年轻人才能够发现毒液的美妙。

“自杀是艺术的最高形态。”

卧轨的不可能性:十号线,地铁前有一层玻璃门,有效的阻止了卧轨的发生。

牧师头头谈起那个八九年的卧轨者。他的眼泪从面颊上滴下,只有一滴。到我的衣服上。一代人的痛苦,他说,这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痛苦。

下一站…我们到达了…We have arrived at…我们的本质。内心的空洞。内部的黑暗的旋转的让人绝望的存在的本质的漩涡。它们想办法填满它,用爱情,用物质,用信仰和虚无主义。隐约的,他们可以意识到自己是多么需要它的存在。迫切,饥渴的,犹如一只发狂的野兽,他们挣扎,但只是为了更加接近它。未曾有一个人直面内心的空洞,他们一边渴望着一边将利比多扔向无底的深渊。

“你永远无法接近黑洞,只是停留在一个不断接近不断接近的过程。如果你没有被洪水一样的引力扯碎的话。但是我担心这就是我们旅程的终点了。”

在行驶的地铁上,人们低头注视着逐渐扩大的网络,将他们交织在一起的网络。一个不存在的捕食者,我们都是网上的飞虫。蚊子,发出轻轻的响声,Babbling.

他们说的话你一句也听不懂。而你已经疲惫到不想再说话了。你的声带震动,发出了一些模糊的声音。这是你的痛苦。然后你又沉默了。痛苦不是用来被人理解的。左边的人扭过头,右边的人需要重新美甲(长出的新指甲让她的手指看起来古怪,像是得了某种疾病)。他们掏出耳机。他们带上口罩。他们出生,不断的出生又死去。他们出生。

死亡是必要的一部分,完成一个目的。证明存在的一种手段。究竟是我的哪一个部分消亡了呢?自由意志从来就不存在所以也不会消亡。我们都是恶心的,死是祝福。感谢上帝给蛆虫一个消失的机会。罪恶也许要更新换代。

…的意识。

我需要沟通。需要沟通。需要沟通。我痛苦的不得了,实在是无法忍受了。Blahblah Blahblah Blahblah Blahblah

明天又要去见心理医生。我真没什么可说的。下一站。上一站。我在。我不想见到她。不要与我争执,我拒绝…

“亲爱的,我不需要你的拯救。”她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