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虞姬

16万浏览    1819参与
小三
张良:我带师妹打王者的这件事...

张良:我带师妹打王者的这件事

红是虞姬的,蓝又是武则天的,我能怎么办。赚钱买圣杯咯。


抱歉很少画虞姬,上色很脏x。看故事看故事!

张良:我带师妹打王者的这件事

红是虞姬的,蓝又是武则天的,我能怎么办。赚钱买圣杯咯。


抱歉很少画虞姬,上色很脏x。看故事看故事!

司机小杞

【项虞】打酱油③

挂了,微博见。

挂了,微博见。

司机小杞

【项虞】打酱油②

文/小小小杞


八月中,虞姬已经开始上班下班了。

这天下午,她透过办公楼的玻璃墙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势,想起自己早上出门太急忘拿的雨伞,拿起手机给自家妈妈发了条信息,说她可能会晚点回去。

下班的时候雨小了很多,但她也不打算冒着雨走,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地待到七点一刻才下楼,反正明天是周末,可以休息。

刚出公司大楼,虞姬就看到项羽拿着伞立在大门右边等着了。

她刚要开口问,项羽就像会读心术般知道她想说什么,率先回答:“你给阿姨发信息的时候她正好在我家,阿姨提了一下,我听到了。”

虞姬耸耸肩,说不定他就是被逼着来给她送伞的。

项羽撑着伞,两个人一齐踏入绵绵雨幕。

路上的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沉...

文/小小小杞


八月中,虞姬已经开始上班下班了。

这天下午,她透过办公楼的玻璃墙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势,想起自己早上出门太急忘拿的雨伞,拿起手机给自家妈妈发了条信息,说她可能会晚点回去。

下班的时候雨小了很多,但她也不打算冒着雨走,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地待到七点一刻才下楼,反正明天是周末,可以休息。

刚出公司大楼,虞姬就看到项羽拿着伞立在大门右边等着了。

她刚要开口问,项羽就像会读心术般知道她想说什么,率先回答:“你给阿姨发信息的时候她正好在我家,阿姨提了一下,我听到了。”

虞姬耸耸肩,说不定他就是被逼着来给她送伞的。

项羽撑着伞,两个人一齐踏入绵绵雨幕。

路上的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沉闷,虞姬难得不自在地扭扭脖子看向别处。

项羽突然开口:“姐姐,我以为今天你会早点回来的。”语气有点微不可察的失落。

虞姬莫名其妙,她每天不都干完活儿才下班——虽然今天不是。

回到的时候发现项家那边开着门,很热闹的样子,她也被招呼过去,虞姬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包包,就被自己妈妈抹了一脸奶油,手上也被塞了一块奶油蛋糕。

“来,吃块蛋糕,今天项羽生日呢。对了,你有祝他生日快乐吧?”

虞姬扭头看向项羽,只看得到他越过客厅的同学朋友进房的背影。她看了看重新聊起来的两家大人,还有周围自顾自嗨的准大学生们,拿起纸巾擦了擦脸上的奶油,尽量透明地往项羽房间的方向挪,生平第一次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门没锁,里面只开了一盏小台灯。

虞姬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进而反手关上。

项羽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前。

她上前去,轻轻地把蛋糕放在书桌上,推到他面前,“生日快乐。”话里讨好的意味很明显。

项羽站起来面对着她,低着头,逆着光,虞姬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

“姐姐,我等了你好久。”声音里的委屈顿时让虞姬母性大发,来之前她已经在虞妈妈那里听说他为了给自己送伞等了几个小时的事了。

她像小时候那样伸手抱住他,本来还想拍拍他的头表示安慰,但是由于身高的差距只好作罢,改为揉揉他的后颈。

“是姐姐不好,今天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的手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放在眼前抹眼泪,而是环上了她的腰,紧紧地将她压向自己的怀里。

“我不是说这个,”项羽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声音瓮瓮的,“姐姐,我已经长大了。”

虞姬停在项羽后颈的手一顿,她的心里突然交错涌起两股奇妙的感觉,一种是强烈的预感,另一种是即将证实预感的惊悸。

下一秒,她的颈窝处传来令人酥麻的轻震,“所以你可以当我的新娘子了。”

果然,他说的是这个。


司机小杞

【项虞】打酱油①

文/小小小杞


晚饭前,项羽被自家的大人打发到对门家借酱油。

按了门铃,他安静地立在原地,视线无意识地落在门上某个不知名的花纹上,喉间的那句“阿姨好我妈让我来借点酱油”已经随时准备好往外蹦了。

却不想门打开后出现的是一张年轻清丽的脸。

“阿——呃,你好,我来打酱油。”

虞姬静静地看了他两秒,点点头,转身回屋。

虞妈妈很快就出来了,一如既往地热情招呼他,短暂的低气压过去,项羽总算觉得稍稍自在了点儿。

当他在自家的饭桌上看到对门家的母女时,才幡然醒悟为什么今天的晚饭这么丰盛。

两个长辈你一言我一语地商业互吹,聊完家庭聊单位,聊完单位聊孩子,聊完孩子又开始聊小区看门大爷养的那只...


文/小小小杞


晚饭前,项羽被自家的大人打发到对门家借酱油。

按了门铃,他安静地立在原地,视线无意识地落在门上某个不知名的花纹上,喉间的那句“阿姨好我妈让我来借点酱油”已经随时准备好往外蹦了。

却不想门打开后出现的是一张年轻清丽的脸。

“阿——呃,你好,我来打酱油。”

虞姬静静地看了他两秒,点点头,转身回屋。

虞妈妈很快就出来了,一如既往地热情招呼他,短暂的低气压过去,项羽总算觉得稍稍自在了点儿。

当他在自家的饭桌上看到对门家的母女时,才幡然醒悟为什么今天的晚饭这么丰盛。

两个长辈你一言我一语地商业互吹,聊完家庭聊单位,聊完单位聊孩子,聊完孩子又开始聊小区看门大爷养的那只狗。

项羽在赔笑的间隙好奇地瞥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虞姬,还记得两个人小的时候,虞姬带他一起玩过泥巴,他还因为要保护自己的新玩具不被抢走而挨了虞姬好几顿小拳头。

项羽自从上幼儿园起就没见过虞姬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所以项羽也不好意思贸贸然和她套近乎。

“——哎我家虞姬刚毕业,回来待几天就要开始上班啦!我听说项羽这回考得不错啊?”两位妈妈已经开始碰杯了。

“嗨也就那样吧,在家门口上大学,我也安心点。”

“那可不,省心。你都不知道我……”

在两个大人的交谈声中,项羽的视线再次转到对面虞姬的脸上,偏巧她的眼神也掠过来。

虞姬左手虚虚托着下巴,右手放在桌上,食指轻轻地敲着桌面,两个人视线相接的瞬间,她眨了眨眼,冲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继而转过头安静地聆听两位大人的谈话。

项羽心口一悸,回过神来却不小心在桌子底下踢到对面人的鞋尖,趁着她还没看过来,他赶紧起身接水缓解尴尬。

项羽接好水回到餐桌旁,还没来得及坐下,一只空杯缓缓推到他面前,“也帮姐姐倒一杯水吧,谢谢啦。”她的嗓音轻轻的,柔柔的,总让他有一种正在被蛊惑的错觉,即使不抬头他也能感受到此刻来自她的目光。

项羽顿觉耳背上的皮肤涌起一股灼热,喉头干紧,可是他又分明没喝酒。

——再过一个月,他才成年呢。

晚饭过后,项羽照例下楼扔垃圾,虞妈妈也推着虞姬让她一道下去走走。

虞姬慢吞吞地从沙发上起来,走到玄关处伸了个懒腰,回头看向还在发愣的项羽,嗓音软软的,带着点吃饱喝足后的懒意:“走吧?”

他赶紧跟上。

两个人绕着小区附近走了几圈,项羽时不时向虞姬介绍哪里哪里多了几栋建筑,哪里哪里的又建了新公园,离他们小时候经常去的那个公园也不太远。

虞姬时不时点头回应,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凉凉的晚风吹得她有点犯困了。

回到家门口,虞姬正准备开口道别,不料项羽突然开口问她:“姐姐以前答应过我什么,还记得吗?”

虞姬眯了眯眼,钥匙停留在锁孔外,似乎在回忆。

项羽低低地笑一声,“没什么,姐姐想不起来就算了。”说完径自开门进去了。

晚间虞姬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又想起项羽说的那句话。

“小男生一个,我能答应他什么啊。”她用指尖卷起几缕头发,看着墙上挂着的旧海报出神。

好在入睡前的最后一丝理智帮她回忆起来了。

小时候玩新郎新娘的游戏,项羽当新郎,虞姬嫌他太小,不肯当他的新娘子,回家的路上,小项羽委屈地抹了一路眼泪。

好像那个时候为了哄好他,说了一句什么话来着?

“……等你长大了,姐姐再给你当新娘子。”

沭荨

阴间法王瑶,被逼走对抗路真的离谱

边境突围我还有个单人模式第14没截出来,死于沙尘暴真的丢人,说不定能第一的。我老指挥员了,笑死,我五人模式也差点死于沙尘暴。

阴间法王瑶,被逼走对抗路真的离谱

边境突围我还有个单人模式第14没截出来,死于沙尘暴真的丢人,说不定能第一的。我老指挥员了,笑死,我五人模式也差点死于沙尘暴。

An.Z 栎音
给你们讲个沙雕诡异的故事。 开...

给你们讲个沙雕诡异的故事。

开局一分钟,有个沙雕在公屏发言。

当时打野的我都愣住了。

我:???

云妹玩家—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扁鹊玩家—妤:这人……有点故事。

给你们讲个沙雕诡异的故事。

开局一分钟,有个沙雕在公屏发言。

当时打野的我都愣住了。

我:???

云妹玩家—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扁鹊玩家—妤:这人……有点故事。

墨白
乱糊 摸个虞姬 怎么还没返厂啊...

乱糊

摸个虞姬

怎么还没返厂啊啊啊啊啊

乱糊

摸个虞姬

怎么还没返厂啊啊啊啊啊

BoATayS

虞昭

森之风灵&冰雪之华

加勒比小姐&幻想奇妙夜

霸王别姬&偶像歌手

凯尔特女王&精灵公主

云霓雀翎&凤凰于飞,孔雀和凤凰

虞昭

森之风灵&冰雪之华

加勒比小姐&幻想奇妙夜

霸王别姬&偶像歌手

凯尔特女王&精灵公主

云霓雀翎&凤凰于飞,孔雀和凤凰

BoATayS

虞离

森之风灵&幻舞玲珑

加勒比小姐&无限星赏官

凯尔特女王&蜜橘之夏

云霓雀翎&花间舞

虞离

森之风灵&幻舞玲珑

加勒比小姐&无限星赏官

凯尔特女王&蜜橘之夏

云霓雀翎&花间舞

猛猛哒伦伦

寒星千年之章第十章:救出我所爱(中)

【长篇小说】王者荣耀之寒星下的救赎 的番外?


超宏大脑洞世界观的千年之章?!

完善timi给的世界观?跟timi反着来,对着干的剧情?!

这只鸽子彻底放飞自我啦!


声明:

各位好,由于最近有小伙伴反映说,不太方便下载QQ阅读或者17k小说来看小寒星。那么今天呢,我先把寒星部分章节搬运过来,后续的章节会逐步全部搬运过来哦。

如果大家想快速看完【寒星下的救赎】完整版,请大家还是去QQ阅读17k小说看吧

而且首发也会在QQ阅读那边哦。

(其他网站皆为盗版哦,盗版没修改过错别字)


完整版寒星仅支持【QQ阅读,17k小说,创世中文网】,其余均为盗版!


千...

【长篇小说】王者荣耀之寒星下的救赎 的番外?


超宏大脑洞世界观的千年之章?!

完善timi给的世界观?跟timi反着来,对着干的剧情?!

这只鸽子彻底放飞自我啦!


声明:

各位好,由于最近有小伙伴反映说,不太方便下载QQ阅读或者17k小说来看小寒星。那么今天呢,我先把寒星部分章节搬运过来,后续的章节会逐步全部搬运过来哦。

如果大家想快速看完【寒星下的救赎】完整版,请大家还是去QQ阅读17k小说看吧

而且首发也会在QQ阅读那边哦。

(其他网站皆为盗版哦,盗版没修改过错别字)


完整版寒星仅支持【QQ阅读,17k小说,创世中文网】,其余均为盗版!


千年之章第十章:救出我所爱(中)

  就在片刻前……

  “大风来!”阿虞举起双弩,一点点碧绿的光晕汇集在她的弓弩上。周围霎时刮起了一阵阵风暴,风的力量顶住了掉落的树木,防止它们摔落而下。

  “大家快走!”阿虞急忙地号召,躲在身后的魔种群体道。随即,大量的魔种不停地飞奔着,迅速逃离这片森林。

  “喝!”但还没等魔种全部撤出,背后一众白袍神职者手持着刀刃,就像在捕捉猎物一样,追杀着它们。

  “哼!”阿虞冷哼一声,朝空中射出一发弩发箭,正中神职者们的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

  “呼,呼,呼!”阿虞喘了喘大气,双手通红,

  那一袭绿裙已是残破不堪,长长的浅棕发丝被灰土所沾染。眼神却依然坚定不移,死死地握住手里的弓弩。

  她不断地观察着周围,火光充斥,确认现场再无神使后,虚弱的娇躯终于支撑不住,便倒了下去。

  而在快要摔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她落入到了一个熟悉而结实的怀抱……

  “阿羽……”看见身后的男人,阿虞几乎控制不住情绪,娇躯愈发颤抖,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

  “没事了,有我在……”项羽心疼地望着阿虞,给予她十足的安心道,将眼前的人儿紧紧地搂入怀中。

  “我们的家……”阿虞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看着这周围所发生的,未曾想过昨天还枝繁叶茂,蓬荜生辉的魔种森林,眼下已被一片片火海所焚毁……

  她一个反手,同样紧抱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一滴又一滴泪珠顺着眼眶流淌而下,放声大哭道:“我们的家没了!都没了!一切都没了!呜呜呜!”

  ……

  另一边,玄武联合麒麟对上杨戬的战斗仍旧持续着……

  杨戬处于半空中,不存一丝思绪变化,高高在上地冷视着玄武与麒麟。攥紧手中的三首蛟。

  身旁那被实体化的金色眼球,被召唤出来的“第三只眼”,根源之目……

  紧接着,一道道激光随着根源之目的每一下眨动,如若死神的凝视般,不停地发射而出。

  遍体鳞伤的麒麟,颤抖着站在原地。竖瞳里闪过无数寒光,拼死守护着!全身再次光芒一闪,大量的花草树木听从她的呼唤,抵挡在跟前。

  “哪怕是死……”玄武咬着牙吐出这四个字,半趴在地上,用前掌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狼狈不已。

  那双紫金色的竖瞳看着自己最重视的青色身影,此刻的内心只剩一个念头!

  那一道道激光轻易地烧毁了这些脆弱的植物,还没等麒麟回过神来,一个庞大的身影用尽全身的力气,飞奔到她身前,随即一个转身用自己坚硬无比的甲壳硬生生地挡下这些激光。

  “轰——”这一道道激光也毫不留情地轰落在玄武身上,炙热而又摧毁力十足。宛若在下一刻,就能轻松将它那如岩石般的钢铁之躯融化一样。

  随后又是轰的一声,麒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玄武倒在自己面前。背后的甲壳出现了一丝丝裂痕,刻下一道道碎裂的纹路,全身快速地流下一滴接一滴的金色鲜血,紧闭着双眼……

  “玄!!!”麒麟就像发了疯一样地嘶吼着,整片森林都传遍了她这一声吼叫,四肢颤抖着,心犹如被万箭穿透般疼痛,肝肠寸断。犹如被激光轰倒的不是玄武,而是她。

  下一瞬,玄武缓缓地睁开双眼,虽已身受重伤,但仍努力挤出一丝淡笑道:“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做你身边最坚实的后……盾……”

  “你怎么这么傻,呜呜呜!”麒麟不停地痛哭着,低下头,安放在玄武的额头上,泪水也因此洒落在玄武的脸上。

  而漂浮在空中的杨戬,看见这一幕,骤然皱了皱眉,心中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顿时,在他的四周,再度出现一大批带刺的藤蔓,欲要夺其性命,否则便不会善罢甘休!

  “你竟敢伤害我的挚爱!!!”地面传来了麒麟的怒吼声。

  “我跟你拼了!!!”麒麟一个蓄力直接跃向杨戬,藤蔓除了发起攻势,形成一层接一层的阶梯,作为麒麟的踏板。一片片鲜艳的花朵在清风的吹动下,漫天飞舞。其中最多的,便是那一朵朵粉色的瓣麟花瓣。

  “小麒,不……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玄武,完全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势,便起身阻止已经丧失理智的麒麟,但此时的它哪还有力气可言,想要竭尽全力,却再也无法站起来。

  杨戬望着麒麟一步步的靠近,默默地抬起三首蛟,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因为在他看来,这只魔种无疑是在送死,但为何它还要执意如此……

  在这短短一刹那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是一名红竖发的少年,怀着满腔热血地看着他,手里抱着一只有点丑的紫色小犬,可不就是幼年的啸天犬吗?

  ……

  想起这些,杨戬咬了咬牙,曾以为无法动摇的心逐渐产生变化:“无论是人类还是魔种,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愚蠢,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安分守己,安然接受命运就好了!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谓的反抗,哪怕是飞蛾扑火,为什么……”

  他凝视着眼前这只不要命的麒麟,用力一挥动手里的三首蛟。一个横扫所产生的冲击波,轻松击退了麒麟与成群结队的藤蔓……

  “哇呀!”失去了支撑的麒麟在扛下这一道冲击波后,噗咚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小麒!!!”玄武无助地痛喊道。它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一步一步,极其缓慢地爬到了麒麟的身旁。

  “玄……”麒麟慢慢地睁开双眼,似乎并没有被身上的伤所影响到,眼神里只剩下了对爱人的情意。她伸出一肢,紧紧地握住了玄武的大掌。

  彼此的眼神中,只剩下浓浓的爱意,它们已经为魔种一族付出了一生……

  “就算是面对死亡,有你在就不怕……”两只神兽都互相紧扣着对方的手,没有任何一丝畏惧。

  “结束了……”杨戬那把冷到骨髓中的嗓音在它们的耳侧响起,却丝毫影响不了它们。

  悬挂在空中的根源之目再次眨动,释放出无数的激光,清理着战场。

  而正当杨戬一个闪身,就快要来到玄武与麒麟跟前时……

  “铛——”一把神秘的长枪,闪烁着一点点金色的光晕,拦住了三首蛟的去路,动弹不得。

  “杨戬大人,住手吧!”深邃而刚毅的湛蓝眼眸凝视着杨戬,金色的长袍在空气中飘动着,是帝俊!

  “太阳神冕下,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情……”杨戬迅速收回三首蛟,冷冷地说道。

  帝俊低头,充满怜悯地望着那两只魔种,明明已经遍体鳞伤,却仍旧相濡以沫。这实在令他敬佩不已,而又心痛如绞。

  “它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族人……”帝俊缓缓地说道。

  杨戬转过身,撇了帝俊一眼道:“比起这个……现在你更该关心你的弟弟和他的妻子……”

  此话一出,即刻让帝俊心惊肉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你现在赶过去,也许还来得及……”杨戬坚定地说道。

  “杨戬大人你……”帝俊的眼神中闪过几分震惊。

  “你说得对,不管是魔种还是人类,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生灵,不该被轻易涂炭……”杨戬的语气中带着一点情绪波动。

  他轻叹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走吧……趁现在还来得及,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不会再随意伤害魔种和人类……”

  帝俊咬紧牙关,再看了看身负重伤的玄武与麒麟,以及那些无辜惨死的魔种。但眼下他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他的血亲还在等着他……

  手中的金色长枪瞬间化为泡影,融入回帝俊的身体当中。紧接着,他拍动一下身后的翅膀,迅速向日之塔翱翔而去……

  而杨戬就这样站在原地,收回三首蛟,身旁的根源之目在一阵光芒下,重新回到了他的太阳穴上。他望着眼前这一片炽烈的火海,以及那一个个逝去的生命,心不由地感到一阵疼痛。

  是后悔?亦或是怜悯?多年来,他早以为已经被他抛弃的人类情感,非但没有消失,并且愈发的强烈,然而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微风一吹,杨戬的身影消失在了魔种森林中……

  ……

  回到现在……

  “麒麟大人,你振作点!”眼看着麒麟的昏迷不醒,还有她先前的悲痛与自责。青龙,朱雀及白虎也跟着揪心了起来……

  这一刻它们才真正理解到自己肩负的不仅是作为魔种守护者的责任,更是要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啊啊啊啊!”朱雀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啼叫。她恨自己,事到如今却仍然什么都阻止不了,更恨自己过去的一番任性!

  接着,朱雀将两边的火红羽翼张开至最大,四处的火焰竟开始被她所吸收!

  “朱雀妹妹?!”白虎看着她这一番举动,不禁被震惊道。

  “朱雀你……”青龙也同样万分震惊道。

  这丫头疯了吧!?贸然强行吸收这里所有的火焰,先不说她能不能承受得住,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但眼下已经无法阻止得了她的举动。

  随着一阵阵高昂的鸣叫,森林中的烈焰全数被朱雀吸入了体内。这一刻,她的实力也得到了全面的提升!

  火海消散,一切回归于平静,然而曾经那茂密繁盛的树林,却只剩焦黑一片,无一生机,再也回不去了……

  朱雀喘着一口又一口大气,弯动下身躯,洒落了几片火红的羽毛:“我感觉到了,无穷的力量……”

  “但是有点难受……”朱雀一阵难受道,宛若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随时要从她的体内爆发而出。

  “你一次性吞噬那么多火焰,肯定会觉得难受,如果控制不好,便会失控!甚至被烈焰所吞噬……”白虎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没事,本朱雀顶得住!”一滴火红的汗水从朱雀的眉额间流淌而下,但这滴汗水触碰到草木的那一刹那,那一小片草木瞬间被烧为灰烬。

  这番举动引得了白虎与青龙的几分欣赏,当年那只任性,整天就爱吵吵闹闹的小鸟似乎在这一夜间成长了不少……

  随后,白虎重新检查了一下麒麟和玄武的状况,解释道:“麒麟大人和玄武大哥需要通过吸收天地灵气,来恢复身体……”

  “既然是麒麟大人的托付,我们快去日之塔那边吧。”朱雀毅然决然地说道,她拍动着翅膀,向天空翱翔而去,顺带张嘴喷出了一点火焰。看来刚刚的大量火焰吸收,着实让她跟吃撑了一样难受。

  “麒麟大人,玄武大哥,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们所望的!等我们回来!”青龙在这时,也离开了原地,漂浮到天空上。

  ……

  黑夜渐渐退散,一颗寓意为黎明前最闪耀的星辰“寒星”,高高地挂在天空上闪耀着,丝毫不亚于月亮的光辉。

  同时同刻,在十座日之塔中的其中一座……

  被一群神职者戴上铁链的帝辛,仓皇地寻找着自己妻子的身影,呐喊道:“夫人!你在哪?!”

  “放开我!!!”帝辛想要努力挣扎开绑在自己身上的铁链,可奈何就是挣脱不了,硬是扯不断……

  “可恶,难道我和我的妻儿今天就要绝命于此了吗?”帝辛在心里面满是不甘道。他恨自己的弱小,从小在帝俊的庇护下,他总是过得安然无恙,就连他跟妲己相爱,哪怕是禁忌之恋,帝俊也从未反对过。而事到如今,他非但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儿不止,还拖累了哥哥一家。

  他真的很恨自己的弱小,他恨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

  难道作为一个变异的失败品,就真的注定弱小不堪吗?!

  这时,传来了一道娇弱的呼喊声:“夫君!!!”可不正是妲己吗?

  眼眶被泪水所填满,高高隆起的小腹,双手被铁链捆住,全身因过大的重量,导致她每走一步路都觉得吃力。

  “夫人!!!”帝辛拼了命地嘶吼道,他想要伸出手握住妲己,可却被一众神使所阻拦。

  而一些一直在这座日之塔劳作的魔种与魔道血脉,也看着这一幕,有些像是在热闹,又像是被吓到了……

  “那位不是一直居住在魔种森林的妲己吗?她怎么会……”有只魔种似乎认出了妲己的身份,再看看她那副身怀六甲的样子。

  “你看看她的肚子,天呐!她居然……”说到这,在场的魔种和魔道血脉都不由地捂住了嘴。

  人类与魔种本就被严禁结合,更别说是魔道血脉与魔种,这简直是犯了大忌中的大忌!而这狐狸魔种居然还怀着这样的孽种如此之久了,如今被发现,怕是要沦落为碎尸万段的下场了吧?

  也有人想过,这样不公平的法则,公理又何在呢?

  下一刻,帝辛与妲己,这对可怜的苦命鸳鸯,被强行带到了日之塔的塔顶上。

  两人被拴在了一起,绑在了日之塔的标志上。两名神使举着火把,随时准备行刑。

  而在这劳作的魔种与魔道血脉也在此时,被通通驱赶出了日之塔,为的就是让他们看到这一幕,并且深刻的记住!犯下滔天罪行的下场!

  与神作对,便只有死路一条!

  “妲己……”帝辛主动握住了妲己的小手,眼眶通红了起来。

  “辛……”方才还陷入恐惧的妲己,顿时因为被帝辛牵住了手,而感到了十足的安心。

  往下一看,距离地面足有几百米以上,可她却没有什么害怕的了……

  “别怕,有我在……”帝辛柔声道。而妲己则轻轻嗯了一声。

  是啊,只要有他在,哪怕是面对死亡,又有可怕的呢?

  “对不起……”帝辛痛声道。

  一滴泪珠滴落在了妲己的手心上,妲己闪过一丝心疼,轻轻地擦了擦帝辛脸上的泪水安抚着他,微微一笑道:“说什么呢?能跟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可惜我们未能看见我们那还未出世的孩子……”

  说到这,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闪过一丝泪光,露出几分自责与遗憾道:“孩子,对不起,没能让你平安地来到这个世界……”

  紧接着,随着一道白色曙光的空降,一个偌大的神影,凭空出现在他们跟前。

  她被白布蒙着双眼,让人看不清她的真面目,一袭简洁的白色长裙,手拿一个特殊的天秤,忒弥斯是她的名字。

  忒(te四声)弥斯(Themis,寓意为“法律”)

  “世界应有法则来约束,触犯法则的生灵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忒弥斯来到妲己与帝辛跟前,举起了天秤,执行着她认为公正的审判。

  而妲己与帝辛同时闭上了眼睛,身躯颤抖着,死死地握住对方的手。

  “等一下!”突然,一把磁性有力的嗓音打断了忒弥斯。一律阳光随着黎明的降临,洒落在日之塔上,映照着帝辛妲己二人身上,让他们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

  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身后燃烧着最炽烈的火焰,一身金袍与那金光闪闪的长发,如蓝宝石般的眼眸,气场外漏。

  “哥哥?!”帝辛与妲己异口同声地喊道,心里面是又惊又喜。

  “哥哥,你快走!不然你会受牵连的!”帝辛立刻劝阻帝俊道。

  帝俊就像没有听到帝辛的话一样,他挥舞着身后的翅膀,飞扬到忒弥斯跟前,请求道:“请审判神冕下放过我的弟弟和他的爱人!”

  “魔种和人类私通本就是大罪,何况那只魔种已经怀上你们太阳血脉的骨肉,一个血脉低贱的魔种又怎配生下高贵的太阳血脉呢……”忒弥斯不带一丝情绪,冷酷地说道。

  “执刑!”忒弥斯冷漠而有力地说出这两个字。

  随即,两名神使举起火把,就要动死刑的时候,帝辛与妲己的身躯也在不停地发抖,一滴滴冷汗流了下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灼阳瀚宇!”帝俊那威严满满的嗓音,持续响起。

  还没等这两个神使反应过来,噗的一声,他们的心脏猛然被一柄尖锐的长枪所捅穿。

  一滴滴鲜血沾染了日之塔的塔顶,曾经那金光辉煌的日之塔,就在这转念间被鲜血所染红。

  而在暗地里某一处,混在人群中的黑发神使——姜子牙望见这一幕后,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露出会心一笑。

  一切就如他一手布下的棋局,顺利进行着。

  “我这么多年来的屈辱与忍耐,却换不来我家人的平安与安逸……”帝俊那冰冷到极致的话音,传遍了整座日之塔和在场所有魔种与人的耳侧……

  他转动下手中的灼阳瀚宇,直指审判女神忒弥斯!

  方才与杨戬短暂交手的就那么短短一刻,并没有看清这把命名为“灼阳瀚宇”长枪的详细面目。

  整个枪身如黄金般通透,接近三米以上,太阳的标志随处可见。仿佛拥有浓郁的生命力一般。枪尖呈纯银与赤红相间,比一般的长枪宽了不少,却也锋锐十足。时刻闪动着金光与赤红的的光辉,吸食着那两名刚死去不久的神使,他们那鲜红的血液。

  血气方刚,让整把长枪汇聚出一点猩红,表现出它嗜血的欲望,借助太阳之力驱使。

  “帝俊,你可知道跟神作对的下场?!”忒弥斯大声质问道。

  帝俊脸色一沉,咬了咬牙,将多年来积攒已久的不满与悲愤通通宣泄了出来,破口大骂道:“管你什么狗屁审判神,伤我家人,都得死!”

  “哟!帝俊,我可不会让你妨碍我们的审判神冕下!”

  忽然,一把充斥着嘲讽韵味的嗓音进入了众人的耳侧。一团团紫红色的烟雾缭绕在空气中,笼罩了日之塔,也遮蔽了地面上大部分人的视野。

  烟雾渐渐凝聚在一起,幻化出一个人形,

  帝俊看见他后,抿紧唇,眼眸睁大闪过了代表憎恨的思绪:“蚩尤!!!”

  ——

  想快速看完寒星1,请到 QQ阅读  观看。

      寒星书友QQ交流群:577962035

BoATayS

虞蝉

森之风灵&绝世舞姬

加勒比小姐&猫影幻舞,为海盗小姐舞一曲

霸王别姬&圣诞恋歌,红红的很搭

凯尔特女王&异域舞娘,女王甄选舞姬

云霓雀翎&金色仲夏夜

虞蝉

森之风灵&绝世舞姬

加勒比小姐&猫影幻舞,为海盗小姐舞一曲

霸王别姬&圣诞恋歌,红红的很搭

凯尔特女王&异域舞娘,女王甄选舞姬

云霓雀翎&金色仲夏夜

BoATayS

欣赏的cp,女女第五波,北极圈

虞昭

婉离

伽乔

欣赏的cp,女女第五波,北极圈

虞昭

婉离

伽乔

小七

#程蝶衣

“   猛抬头 见碧落 月色清明。 ”

  不管有多久没看《霸王别姬》,可我始终忘不了他,他这一生啊,痴梦一场呐。


#程蝶衣

“   猛抬头 见碧落 月色清明。 ”

  不管有多久没看《霸王别姬》,可我始终忘不了他,他这一生啊,痴梦一场呐。

 

BoATayS

欣赏的三对cp,女女第四波

露娥,双月组

虞离,射手组

蝉昭,法师组

欣赏的三对cp,女女第四波

露娥,双月组

虞离,射手组

蝉昭,法师组

BoATayS

欣赏的三对cp,女女第三波

这一波是因为皮肤,我只要看对眼怎么都觉得可以配

虞蝉,霸王别姬和圣诞恋歌好配

花婉,瑞麟志和修竹墨客好像

娥昭,露花倒影和精灵公主好配

欣赏的三对cp,女女第三波

这一波是因为皮肤,我只要看对眼怎么都觉得可以配

虞蝉,霸王别姬和圣诞恋歌好配

花婉,瑞麟志和修竹墨客好像

娥昭,露花倒影和精灵公主好配

ByYue大白叶

百年前的稿子搬砖,

别骂了别骂了我不会画腹肌

(单子要求的

百年前的稿子搬砖,

别骂了别骂了我不会画腹肌

(单子要求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