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虞美人

40925浏览    1089参与
零崎双识
寒假玩的好累( ̄ε(# ̄)总于...

寒假玩的好累( ̄ε(# ̄)
总于把这张画完了
但能不能过shen是个问题(・・)

寒假玩的好累( ̄ε(# ̄)
总于把这张画完了
但能不能过shen是个问题(・・)

.NeKo.

咕哒子被捆绑高能

作者又和上篇一样


凤凰社出版

Neko汉化(只是碰巧名字一样)

咕哒子被捆绑高能

作者又和上篇一样



凤凰社出版

Neko汉化(只是碰巧名字一样)

热夏

虞美人(下)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悠扬的歌声划过夜空,悄悄飞到心爱的人儿耳畔,低喃着,要唤醒这辗转反侧后浅浅入睡的人儿,再就着力度叩开他的心扉。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风吹树摇影,影动携三人。低吟得到回应,孤寂清幽院落,李煜举杯吟唱,对影恰成三人。

“李煜?你怎么在这?”月光照射着赵光义朦胧的睡眼,让眼前的月下美人也变得朦胧起来。

“光义,你许诺要我活着,我来找你履行诺言了……”歌声戛然而止,不轻不重如枕边低语的声调从李煜薄唇轻跳出,舞动着钻进赵光义的耳朵。

“朕,是在做梦吗?李煜他,明明已经被朕赐死了!你是谁?”赵光义惶恐地指着面前的人儿道。可他...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悠扬的歌声划过夜空,悄悄飞到心爱的人儿耳畔,低喃着,要唤醒这辗转反侧后浅浅入睡的人儿,再就着力度叩开他的心扉。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风吹树摇影,影动携三人。低吟得到回应,孤寂清幽院落,李煜举杯吟唱,对影恰成三人。

“李煜?你怎么在这?”月光照射着赵光义朦胧的睡眼,让眼前的月下美人也变得朦胧起来。

“光义,你许诺要我活着,我来找你履行诺言了……”歌声戛然而止,不轻不重如枕边低语的声调从李煜薄唇轻跳出,舞动着钻进赵光义的耳朵。

“朕,是在做梦吗?李煜他,明明已经被朕赐死了!你是谁?”赵光义惶恐地指着面前的人儿道。可他,真的是他啊!

梦境过于真实,真实得让他想就这样流连于梦中,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这样一辈子,但那只会是余生的奢求。

李煜微笑着,用最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赵光义,如看着自己倾尽一生换取的毕生至爱,思索着该用怎样的情绪,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言语,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

或许也只有这洒满院落的月光,虞美人悄然绽放,孕吐出鲜艳的花瓣,散发出迷人的芬芳时,这两人才如凡人一般,抛开一切世俗,认真感受对方的温度。

“李煜,你,后悔了?”

“也许,是为了让自己不后悔……”

赵光义抬起被月光打湿衣襟的李煜,像托起一张薄纱,他与其说是粗暴的,还不如说是急不可耐地将李煜抛到床上,床身摇晃,支起床帘的木杆也跟着摇晃。

像剥开的荔枝,摘去一瓣两瓣的红皮,晶莹剔透的果肉在月光下闪耀的乳白更加诱人。

有蝉儿在窗外叫得喧嚣,一只两只齐唱着这七夕牛郎织女重聚之欢,唤来晚风吹拂,摇得树枝疯狂晃动;呼来鸟儿栖息,羽毛轻掠过树梢,抖得树叶“哗哗”地叫。

有虫儿倚伏在凹凸不平的树干上,准备奋力爬上树顶,要沿着这纹理分明的躯干,在树端寻找一处可以安睡的地方,不断地寻找,不断地促足,不断地迂回。

在某处不起眼的一隅,那皎洁乳白的月光喷洒满叶片,虫儿决定在此,吐丝成茧,羽化成蝶,翱翔天际。仿佛冗长的年岁就在此凝结成茧,铸成永恒……

“朕,想娶你,想封你为后,想你一辈子都幸福……”赵光义对酣睡在枕边的人儿低语着。睫毛横穿的视野隐约晃动着,嘴唇学着月牙,勾成眉眼弯弯的样子。

“那,就娶我吧……”

烛火舞动着火舌,贪婪地吞噬着空气,为的是使自己发挥最大所能,发光,照亮印在红墙上晃动的两个影子;发热,温暖两颗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的心。风儿飞翔太久,也终于停下脚步小憩,蝉声叫嚣得累了,也调低音量低唱着,月儿见夜深了,抱着飘荡已久的云朵酣然入睡。

“饮下这杯合卺酒,你以后便是朕的人了。”赵光义举杯笑着,眼角的水珠也笑得迷人。

“皇上,别胡说……”李煜侧过红着的脸,也缓缓举起酒杯。

酒樽拭肩,双手交环,两个男人将酒杯推到对方跟前,仿佛路经千百光年,再交叉,送到自己唇边,才惊觉不过咫尺之间。琼浆沾湿唇边,沿着咽喉烫过,汇聚于心,于对彼此的思恋溶成永恒……

所谓永恒,不过一瞬……

“怎么了?煜,你不要吓朕!”赵光义紧紧抱着在自己怀中疯狂吐着鲜血,并逐渐蜷缩的人,这个刚成为自己妻子的人。

“对不起,我果然,是个窝囊废啊……亡国之仇,我怎么,怎么报在你身上……”李煜伸出被鲜血染红的手指,轻轻抚上这让自己心醉不已的侧脸。

“哥,你真的决定要以死殉国?”

“这可是,皇上的旨意啊!”

“哼!明明是你自寻死路,哥,活着,能卧薪尝胆,李唐复辟指日可待啊!但一死了之,就什么都不可能了!”

“少自说自话了,李唐复辟,我?别开玩笑了,那家伙说的对,我根本不是当皇上的料啊!”

“哥,你也是那么想的吗?那好,你可以一死了之,但,你至少还能报南唐灭亡之仇!”

“什么意思?”

“这杯酒,要喝的人,不会是哥你……”

“你,你要我……我做不到……”

“哥!你在犹豫什么!你一心求死,但死后,你要怎样面对列祖列宗!你认为自己没有治国之能,不愿意去对抗宋国,那复国之任自然要落到我的肩上,杀了宋国君王,宋国群龙无首,南唐复辟,指日可待啊!”

“好……”

赵光义看向倒在一旁的酒杯,懊悔与悲恨交织着盖在心头,如积雪般堆积着,融化后也难以忘却。撕心裂肺的痛觉麻痹了全身的神经,奋力张开嘴却喊不出一丝声音,所有都被死亡吞噬得一干二净。只得深深抱紧怀中逐渐流逝的生命……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拖鸟

虞美人•故情

房檐四角天高远

深巷人家院

夜寒独影月徘徊

暗换流年不觉故人还


莫说往事空怀念

久去不相厌

书信还与付知音

字字情深不忘旧时谊


房檐四角天高远

深巷人家院

夜寒独影月徘徊

暗换流年不觉故人还

 

莫说往事空怀念

久去不相厌

书信还与付知音

字字情深不忘旧时谊


玄林er
虞兮虞兮奈若何 肝不动了 我就...

虞兮虞兮奈若何


肝不动了

我就是菜

虞兮虞兮奈若何


肝不动了

我就是菜

羽毛锁链急募中
是老芥 不是涩图但是被屏蔽了我...

是老芥

不是涩图但是被屏蔽了我好悲伤.jpg

是老芥

不是涩图但是被屏蔽了我好悲伤.jpg

今天咕咕了吗

“项羽大人,新年快乐”

(啊啊啊啊抽不到老芥只能想想了(´;︵;`))


“项羽大人,新年快乐”

(啊啊啊啊抽不到老芥只能想想了(´;︵;`))


Xenobia

肝到了这两位,魁扎尔和虞美人,都是两红两绿一蓝卡牌,都是光炮,虞美人白值低了点(可是她好看呀)

肝到了这两位,魁扎尔和虞美人,都是两红两绿一蓝卡牌,都是光炮,虞美人白值低了点(可是她好看呀)

子无瓯
我佛了,被屏蔽两次我只能发改色...

我佛了,被屏蔽两次我只能发改色的局部图了,,

我佛了,被屏蔽两次我只能发改色的局部图了,,

hide on cloud
虞美人是我届不到的女人

虞美人
是我届不到的女人

虞美人
是我届不到的女人

懒得喘气
想要的都有了。 ~(^з^)-...

想要的都有了。

~(^з^)-☆一步到位

想要的都有了。

~(^з^)-☆一步到位

旅辰

所以今天是怎么回事,都是单抽出货,非洲人偷渡?


我爱政哥哥!

所以今天是怎么回事,都是单抽出货,非洲人偷渡?



我爱政哥哥!

泠鸢珞

艾蕾&虞美人&泳装莉莉丝

是个画渣,只会临摹

渣渣线条,不喜勿喷


艾蕾&虞美人&泳装莉莉丝

是个画渣,只会临摹

渣渣线条,不喜勿喷


无顾-倾顾伶-川崎咲-要是我搞得到我白月光让我跟他姓都成

虞兮虞兮

是卑微高三的定时(因为不知道2.3什么时候会开所以定了浙江高考的那一天)(是这样,诸位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刚考完一天的三门选考 对 一天 整整一天 刚好今天考的三门 就是我选考的三门)(我好惨一女的x)

就常规许愿写啥出啥吧x

ooc ooc ooc

以下


“进入战斗模式……前辈,请下指令!”

走廊转角处有一队影子缓慢前行,玛修警觉地停住脚步,竖起巨盾,将藤丸立香掩在身后。

大约是藤丸立香的判断失误,对手比她想象中的强太多,歼灭第一小队花费的代价巨大,连续三位从者退场,后排的虞姬和兰陵王自动补入的时候很明显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

是卑微高三的定时(因为不知道2.3什么时候会开所以定了浙江高考的那一天)(是这样,诸位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刚考完一天的三门选考 对 一天 整整一天 刚好今天考的三门 就是我选考的三门)(我好惨一女的x)

就常规许愿写啥出啥吧x

ooc ooc ooc

以下



“进入战斗模式……前辈,请下指令!”

走廊转角处有一队影子缓慢前行,玛修警觉地停住脚步,竖起巨盾,将藤丸立香掩在身后。

大约是藤丸立香的判断失误,对手比她想象中的强太多,歼灭第一小队花费的代价巨大,连续三位从者退场,后排的虞姬和兰陵王自动补入的时候很明显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虞姬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嫌恶地踮着脚绕过一地的尸体与血泊。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膈应我是吗?”

等离开到彻底闻不见血味之后虞姬松开手怒气冲冲地质问藤丸立香。中国异闻带可以说是毁在她(虞姬)手上但同时也是毁在她(藤丸立香)手上,藤丸立香如今竟然还把她带来这电子空间里异闻带的残骸,除了羞辱虞姬想不出第二个词语来形容这行为本身。

“我没想过这一点。”

藤丸立香漠然回应,虞姬被她这样的态度气得柳眉倒竖,眼看就要破口大骂,兰陵王息事宁人地拉开她,而唯一顾忌正事一直警惕前方动静的玛修重重地把盾顿在地上,罕见地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别吵了两位前辈!第二波敌袭……来了!”

“你果然就是为了膈应我。”

无论虞姬愿不愿意,她是这里三分之一的战斗力这件事不可否认,她看见那队熟悉装扮的侍卫,掣出双剑脚尖一点就冲杀上去,兰陵王站她身侧,刚巧看见她抛下那句话后磨了磨牙,露出了一个颇带狰狞含义的微笑来。

血光乍起。


“长恭!”

兰陵王被一个侍卫打穿胸膛,灵核露出在那个血洞中,散着盈盈的白光。虞姬眼见兰陵王吐出一口血来,尖叫一声手中双剑刹那间暴起,将她面前那个挡路的侍卫削成三截,再一记连击将兰陵王面对的那个侍卫也捅个对穿。虞姬甩掉剑上穿着的那具尸体,兰陵王倚在她臂弯,侧脸看了一眼正奔上前来的玛修和藤丸立香,闭上眼笑了一下。

“Master……你要小心。”

兰陵王退场在虞姬怀里,对于他最后那一句话中的master指的未必是她这一点藤丸立香很是有自知之明。虞姬漠然看着同样的从者在几乎是同样的地点在她怀里退场第二次,抬起手来吮去指尖鲜血,随即抛下藤丸立香和玛修自顾自向前,指尖那抹血色逆着食道向上爬进眼眶。

“你们要是打算撤退就趁早,我不保证后面压阵的对手我能解决。”

一行三人绕过回廊行至中庭,后殿里亮着灯火,在黑夜里很是有几分威严的气势。殿门被侍女们拉开了,殿内的烛光照亮了压阵的地方。

项羽。

“趁早滚吧,没赢面的。”

虞姬提剑站在中庭的南方,项羽从北面的后殿里一步一步走下来,惨白的月光照亮真祖与英灵的残像,虞姬轻而又轻地微笑,将手中鸳鸯双剑的雌剑掷在青石的地砖上,只提着雄剑去迎她久违的帝王。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虞姬赤足而行,火焰舔不上她玉白脚踝,她天生一把好嗓子,口中唱着后世人编奏的一段戏腔。

“――大王啊。”*

虞姬将雄剑横上细颈,剑锋泼出一腔鲜血,她以这样自残的方式解放宝具,血如雨下的同时藤丸立香拼尽全力赌上一道令咒。

“什么时候也轮到你对我用令咒了?”

虞姬那一记自刎不仅割断了血管还割断了气管,然而藤丸立香仍然听到她尖刻的回答,以及拔高之后走音而凄凉的念白:

“――大王啊,免你牵挂!”*

虞姬的唱白皆用中文,藤丸立香没听懂,只是从她柔肠百转的唱腔中知那不是什么好词调。通讯里达芬奇冷静分析这把说不定有戏,倒是已退场的兰陵王乍听得那一段唱腔,眼中有不可明说的、过于了然的悲哀。

――免谁牵挂?

――免妾牵挂。

――虞姬,你可悔?

――妾随大王,生死无悔。


虞姬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躺在迦勒底宿舍里的床上了。还算她藤丸立香有点良心,虞姬深陷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着,眼见着下一秒就又要睡过去,然而一点细微的香气探入她的气管里,一瞬间扯住了她的意识。

她的房间里没有这样的味道……那她在哪里?

“醒了?”

虞姬听出那样温和的声音是出自谁之口,于是她将那点紧绷的神经放松,放任对方用微凉的手背来探自己的额头。

“还好,我还当你伤得那么重,又是一副连命都不要了的架势,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醒不过来。”

没发烧。兰陵王比对了一下,松了口气,然后抱怨道。

“我有这么想过。”

虞姬回答他,目光放空,眼前只有茫茫的一片刺眼白色。

“活着的可能性总比死了大。”

兰陵王突兀地道,虞姬转头去看他,然后闭上眼睛。

“你说的是什么,希望吗?还是未来?……反正我都看不见。”

虞姬答道,她睁眼所见是飞雪连天长风呼啸,闭眼所见是赤野千里茫茫业火碧血溅江东,对于她来说死在电子空间里模拟出来的清明月色中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善终了,因为那样她至少还能死在她的王的面前,无论那是不是一个虚幻的残像。

“为什么?”

兰陵王问,但是没有回答。

睡着了。

“总看得见的。”

兰陵王说道,仍然坐在床边。被子里虞姬翻了个身,把一把长发铺满整个枕头。

不要紧的,总看得见的。

来日方长。


*摘自京剧《霸王别姬》唱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