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虫族女皇金

152浏览    8参与
B.F.L.沉欢

【all金】虫族6

虫族13


ooc劝退,今天瞎写上号


活动文


——


​“到底爱是什么?”


“爱就是为心上人无条件付出、牺牲,一心只想让她得到幸福、快乐!”


“错! 爱是霸占、摧毁、还有破坏。为了得到对方不择手段,不惜让对方伤心,必要时一拍两散,玉石俱焚!​


​——


​金发碧眼的男孩被禁锢着,佩利打着赤膊的身子肌肉分明,扎着双马尾的脑袋盖住了金的表情,从格瑞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金被扣住的手,和无力踢蹬的腿。


白的透明,黛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脆弱的不堪一击,被人死死地压制着,像极了垂死挣扎的蝶,翅膀挥舞出死亡的美感。


​他不由看呆了,呆愣在原地,...

虫族13


ooc劝退,今天瞎写上号


活动文


——


​“到底爱是什么?”


“爱就是为心上人无条件付出、牺牲,一心只想让她得到幸福、快乐!”


“错! 爱是霸占、摧毁、还有破坏。为了得到对方不择手段,不惜让对方伤心,必要时一拍两散,玉石俱焚!​


​——


​金发碧眼的男孩被禁锢着,佩利打着赤膊的身子肌肉分明,扎着双马尾的脑袋盖住了金的表情,从格瑞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金被扣住的手,和无力踢蹬的腿。


白的透明,黛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脆弱的不堪一击,被人死死地压制着,像极了垂死挣扎的蝶,翅膀挥舞出死亡的美感。


​他不由看呆了,呆愣在原地,背后的节肢攻击性的伸出却迟迟没有动作,他们的母皇在被人侵犯,而他却只是呆愣的看着。


“哼——啊”,从鼻头逼出的,压低的泣音,带着颤,尾音婉转,一直抖进了格瑞的心里。


金似乎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被人瞧见,从头到尾也只是沉默地挣扎,只在受不了的时候喘出来。


偏生就是这种带着怯意的,软糯糯的低哼,撩拨的佩利把持不住。


他本来只是想亲一下,没想干别的。


金这副被弄的乱七八糟的青涩模样,勾的他想多干点什么。


佩利向下吻去,啃在金的脖颈上,轻轻舔咬他的喉结,感受怀中人浑身都在哆嗦,没敢用力,他太脆弱了,像摆在玻璃橱窗后的瓷娃娃,姝丽易碎。


金无力的扬起头,企图逃过这侵犯,却只是把自己送了上去,细嫩白皙的皮肉近在眼前,有谁不会心动呢?


金的戚蓝眼睛被欺压的半开半合,盈着光的泪突然滑落,细碎的光洒在他脸上,那一抹脆弱的瓷白就撞进了格瑞心里。


心脏突然就漏了一拍。强劲的心脏变得不正常。银发的虫族轻轻抿唇,上前一步。


黑色的节肢挥舞出劲风,在插入佩利后颈的时候偏了一下,只是敲晕了他。


凝着雾气的蓝眼睛重启一般缓缓转动,映出一抹银白,冷着脸的发小看着自己,寒冰之下潜藏的关心让金倍感熟悉。


他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佩利,满心的委屈顿时有了倾泻的地方。


孤身一人来到异世,除了脸之外没有什么是熟悉的,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适应这个世界,他也很害怕,他只有十五岁,这种整个世界都被迫重组的感觉,这种要把人逼疯的孤寂感……


本来是可以装作不在意的,装作无事的样子笑过去的,可是被强行忽略的委屈在看到亲近的人后瞬间累计,一齐迸发出来。


就像是你在路上摔了一跤,跌了好大一个口子,你拍拍灰,没事人一样站起来继续走,知道有人看到流淌的鲜血询问你的时候,你才突然意识到疼一样哭嚎起来。


有时候,哭不是因为疼。


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么脆弱。


他抖着嗓子,哭腔打着颤飘进格瑞心里。


他说:“格瑞,我好想你。”


哭的凄惨的美人抬头,像极了被强行滋润的金盏花,花瓣零散,站着露珠,解救他的英雄居高临下,表情笼罩在阴影里,看不清晰。


真可怜……被弄得乱七八糟……


“嗯。”勉为其难,把你带回去好了。“跟我走。”


“嗯……”金抽抽搭搭的,觉得自己这副样子被发小看到了有些羞耻,后知后觉红起脸来,自己撑着床就要起来,却被佩利卡住,屏着呼吸试了几下未果,再次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格瑞。


湿漉漉的,可怜兮兮的,盛满羞耻的。


银发的虫族不为所动,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眼睛却游移在金通红的耳尖上。


盯——


耳朵像是掉进了颜料池里,噌的一下全红了。


害羞了?


“那个……格,格瑞。”见发小没有表态的意思,金发碧眼的小男孩难为情的咬唇,好半天才哼唧出一句:“我出不来。”(小声)


所以你帮帮我。


格瑞被他的潜台词逗乐了。鸢尾紫的眼睛轻动,黑色的节肢探出,颇为嫌弃地把佩利扒拉到一边。自然的张开手臂。

金:……?


他抬头仔细看看自家发小,嗯……没被掉包啊。


没想到,多年不见,你变骚了,不愧是你,格瑞。


格瑞挑眉,有些不爽,节肢挥舞,金发碧眼的可怜小美人就被圈到了自己怀里。


满足的趴在人脖颈,吸到一口迷幻的香味,回味无穷,给人以精神上的刺激,虫族母皇的信息素,格外吸引成虫。


抱着怀里的战利品,格瑞收敛气息,这次因为有金,他不能再用甲壳把自己包裹起来,只好利用节肢在偌大的将军府穿梭跳跃。


过快的速度让金有些招架不住,他下意识的攥住格瑞的衣领,格瑞见此,微微松开手,金感觉身子在滑落,惊的嗷呜一声紧紧抱住格瑞。


对,就是这样。


多依赖我一点,多喜欢我一点,只做我一个人的母皇。


金看着远去的房子,突然想起什么。


“那个……佩……。”


“闭嘴。”


“呃,好吧……”


——


将军府正门处,


两个绿发青年相对而立。


有着璨金瞳仁的泪痣青年抱臂站在一旁看戏,棋紫眼睛的,听着士兵一项项数据上报,拧眉。


“准备好了。他什么时候……”


一直表现的懒洋洋的维德舌尖划过上颚,轻轻开口,“这不是,来了吗。”


——


​金盏花话语:迷恋,守护与别离


开头引自电视剧《钟无艳》

B.F.L.沉欢

预告第二弹,我刚才没看见,啧

预告第二弹,我刚才没看见,啧

B.F.L.沉欢

今天份的虫族预告,挑战一下自我hhhh

今天份的虫族预告,挑战一下自我hhhh

B.F.L.沉欢

【all金】虫族4

★未来机甲虫族pa

★all金向,金受only,全员金警告!

★三岁文笔,六岁智商,OK?

——

08

【all金】【祖金维】《春宵一梦》3p/R


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没有听见声音。


维德现在,正在虫族母巢里,他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有些恍惚。


这是他从超能研究所出来后呆过的第一个地方,说到底,在他心里还是特殊的​。


只不过,如果是母巢的话,安特去了哪?


维德继续向前走​,越过一颗颗发着光的卵,接着他看到了这辈子都没法忘记的场面。


“金​?你在干什么!”维德惊叫出声,却发觉自己嗓子已经...


★未来机甲虫族pa

★all金向,金受only,全员金警告!

★三岁文笔,六岁智商,OK?

——

08

【all金】【祖金维】《春宵一梦》3p/R


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静默,是因为你没有听见声音。


维德现在,正在虫族母巢里,他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有些恍惚。


这是他从超能研究所出来后呆过的第一个地方,说到底,在他心里还是特殊的​。


只不过,如果是母巢的话,安特去了哪?


维德继续向前走​,越过一颗颗发着光的卵,接着他看到了这辈子都没法忘记的场面。


“金​?你在干什么!”维德惊叫出声,却发觉自己嗓子已经沙哑地不像样子。


(车我懒得补了,要是想看就加群吧)


——

​09

【祖金维】《春宵一梦》3p/R(续)

——

因为在梦里,时间好像流逝的特别慢,维德像极了不知疲惫的机器,热爱少女手办的他花样特别多。


“维德,哈……不要了,饶了我……哼”金奄奄一息地求饶。

“你在做什么?”

虫族洞穴的景象不知何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富丽堂华的景象,冰冷的声音传来,维德瞳孔微缩。


这是!​


​欲界仙都,冰冷至极的装饰,泛着金属流光的地面可以清晰地反射出人影,高嵩的柱子支撑起大厅的顶部。


不需要过多彰显权势的工具,仅仅一个玫瑰就足矣,这就是嘉德罗斯,人类最强​伪神造物的地盘。


​也就是金与蒙特祖玛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维德抬头,果然看见了​,穿越时间走来的严谨贵族——蒙特祖玛。


​他像是没有看到眼前一幕,不紧不慢的走来。

金此时也缓过神来,抬头看向蒙特祖玛,这个角度,维德看不见​金的表情,但他莫名的觉得金在求救。


求他的心上人把他从自己手里救出去。​


蒙特祖玛停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单膝跪下,他怜爱地吻着金的脸,抬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痕。


维德看着,觉得自己的心冷得要命,他感觉他像雪夜里孤身的行人,四肢都被冻僵一般失去知觉。


“要一起吗?”维德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


蒙特祖玛看了他一眼,轻轻颔首。


这是在干什么,把心爱的人推到别人怀里。​只为拉一人下水,证明并非只有自己有这种龌龊思想。


你看啊,你喜欢的人,也不过如此。


​——

10​


第二天,维德看到金的时候,面上一僵,他整理情绪正准备开口,就听见金说:“早上好,维德”


声音​充满活力,带着阳光的味道,这才是金。


维德抬手,回到:“早上好。”


原来,真的是梦。​


“……​。”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金不说话,维德也没什么反应。​


​“那个……维德,你知道为什么祖玛突然不理我了吗?”


最后还是金小心翼翼凑了过来。


冷着脸的酷哥一脸嫌弃,“我怎么知道?”


“哎呀,别这样嘛。”金为了拉近关系哥俩儿好的拍拍维德的肩膀,刚想再说什么,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维德一把接住金,看到他碧蓝的眼睛此时闭上,心慌的没法,这不应该是浑身充满活力的金身上应该发生的事。


他拦腰抱起金,快步向屋内跑去。


——


“怎么回事?”蒙特祖玛站在一边,看着正为金检查身体的维德,面上还是一副冰山样儿,看不出有担心的意思。


维德现在心情有些复杂。


怎么说呢?


面对情敌,还是刚一起干过坏事的情敌,梦里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可他还是记得很清楚,那种脑子一热做出的荒唐事,现在回想起来,维德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那只是一个梦,还是该悲哀那只是一个梦。


现在看蒙特祖玛一脸拽样,维德就不自觉想起梦里他也是这个样子,一遍又一遍,逼得金死去活来。


维德:emmm心情复杂。​


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是,“金怀孕了。”


​“什么!”蒙特祖玛难得出现了表情松动。


​“怎么会?你们虫族难道可以无性繁殖?”


“这个无可奉告。”​


维德此时也有些懵,他是改造虫,虫族的事情他说不定还没蒙特祖玛懂得多​。


可是他检测出的成果明明白白告诉他,金,他从出生就一直看着的母皇,在他眼皮子底下怀孕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金的身体,维德说不定也不会告诉蒙特祖玛这件事。​


​“现在当务之急,是金的身体。”维德也在赌,他在赌金的魅力,足不足以让蒙特祖玛站在他们这一边。


『该死,我这是在干什么?』​维德咒骂自己。


一个差错,他们都会死。


赢了,皆大欢喜,输了,蒙特祖玛会立即处置虚弱的金,到时候他也难逃一难。



……


久久的沉默,在维德不由怀疑​自己赌输了要凉的时候,他听到蒙特祖玛说:“我会负责的。”


声音一字一顿,很是认真。


维德不由松了口气,看来是赌赢了。



等等。


“你负个什么责?!”


——


维德:论自己绿自己这一点,我维某人还没怕过谁。


——​​

​11


——


​“你负个什么责?!”维德激动的声儿都变调了。


要负责也该是我才对,你是哪里来的小妖精,敢跟老子叫嚣。


蒙特祖玛还是木着脸,维德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深切的怨念,与此同时,今天他已经第n遍用一种难以言喻复杂无比像是看畜牲一样的表情看自己了。


维德:???这人有病?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你只需要明白,孩子是我的就好了。”​突破人设似的说出了一长串宣示主权的话,蒙特祖玛像有些不自在似的舔唇。


维德看他这个样子,​突然明白了什么。


“卧槽。”​感情这冰山也做春梦了,而且……


维德又一次感受到蒙特祖玛的视线,暗自唾骂:十有八九两个人做的是同一个梦,装的跟个人似的,不也是一只畜牲。


都是畜牲,凭什么他就幸运一些?两个都是绿毛谁也没比谁帅到哪去啊。难道……


维德的目光固定在蒙特祖玛那一头柔顺的头发上。


果然,还是因为发型吗?


“我出去做个发型。”


维德摔门而去,从要令人窒息的嫉妒中脱身。


 


——


等金醒来,看到守在自己床边的蒙特祖玛,没有什么比心上人关心自己更令人高兴了,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蒙特祖玛,里面盛满了欢喜。


蒙特祖玛与他对视,心里想的全是昨夜那双泛着水光的通红蓝眼睛。


怎么会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来呢?


等嘉德罗斯陛下回来,就向他请罪吧。


帝国元帅爱上了人类天敌,这绝对是下午茶的好笑料。


蒙特祖玛祖玛想了一下后果,自己应该会死去。


可是…『印加的勇士,没有保护不了伴侣的垃圾。』


『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就把你藏起来好了。』


……


——


金的怀孕和别人不一样,几天之内,他就大了肚子,然后产出一个卵,金看着跟放大版鸭蛋基本没有差别的卵,有些傻眼。


这是要闹哪样?我什么都没干蹦出来一孩子?!就这还不知道出来的会是个什么妖魔鬼怪,金有些想要把怀里黑绿配色的蛋扔了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在维德的拼死阻拦,和心上人答应会一起抚养孩子的承诺下熄了心思。


金看着从那以后一步不离跟着他,就怕他一时想不开扔了孩子的蒙特祖玛有些好笑。


祖玛真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呢,除了有点高,不喜欢说话之外,但还是愿意扶养这个并不属于他的孩子,啊,赞美蒙特祖玛,她真是个善良的人。


……


话说自从看到蛋的颜色之后,祖玛好像就更黏自己了,这是我的错觉吗?


——


日子一天天过去,金的蛋也孵出了一个金色炸毛的小家伙,跟金一样,也是出生就是拟人状态。


性格暴躁,胡搅蛮缠,还老是生气。


这是维德的原话。


反正金是没觉得这么粘人的额吉有什么烦人的,除了有时候会比较固执的不允许他见别人,只想让他陪自己玩之外都是听乖巧的,而那唯一的不乖巧,都被金归功到了小孩子缺乏安全感身上。


“金,我的。”佩利把头埋在金肩头,手搂在他腰上。


应该是基因异于常人,他长的很快,短短半个月就已经和金差不多高了。


旁边的维德眼角抽搐,『这小崽子,怎么看怎么不爽,一定不是我的种。』


他看向身旁的蒙特祖玛,还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只是眼睛死死盯着佩利搂在金腰上的手。


“切,装个什么鬼。”维德小声嘀咕。


“好了,约尔瑟,不要闹了。”金呼噜了把自己儿子头上的金毛,虽然有个儿子这种经历挺魔幻的,但是这种能让人燃起保护欲的感觉还是很上瘾啊。


佩利乖顺的低着头,任由小少年抚摸着他的致命点,在听到约尔瑟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松动了一下。


——


这种感觉挺神奇的,暖融融地被包裹住,放松的状态是佩利从来没有过的,从厄流区厮杀出来的人不会让自己毫无防备的露出后背。


他不是死了吗?


现在这是干什么?


身体被穿透的感觉来的太猝不及防,佩利只能看清杀他的是神近耀,那个独行侠一样的星际刺客。


再睁眼,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金头发的小子对他笑得一脸让人恶寒。


不过,从来不会生气,从来不会骂他,不会背地里嘲笑他,会关心他……会给他一个家。


迷茫的灵魂突然有了归途,甜津津的暖意温暖一身寒髓。


『是你先伸手的,我抓住了,就别想放开。』


金是,我的。


——


e10星系,格瑞看到被五花大绑的雷王星太子,难得有些恼他拖延了自己的时间。要不是外面突如其来的疯子,他早就回去了。


巢穴里传出消息,秋亲选的接生官把他们的母皇拐跑了。


半个月前,嘉德罗斯赶到战场上,二话不说拿着大罗神通棍直捅格瑞营地,见格瑞避过一击,立即兴奋的约战。格瑞不理,他就故意搞事,硬是把格瑞在前线拖了一个月。


连续半月高强度运作,没有得到休息的大脑阵阵刺痛,发出抗议。格瑞让别人先把雷蛰压回去,就看到丹尼尔传来信息,母皇在圣空星内部。


是那个疯子的地盘。


格瑞看向雷蛰,半晌开口:“全体撤退,把他带回母巢给母皇补给。”


这边虫族浩浩荡荡的撤退,嘉德罗斯眼见不对,也一路跟上。


e10星系,虫族的威胁暂时消退,人们欢歌载舞,一艘仿生飞行器却悄无声息地驶向了遥远光年处的圣空星。


——


格瑞:煞笔,老子没时间陪你耍,做你的圣空快乐猴,我要找老婆


嘉德罗斯:来打架来打架


雷狮:没有老婆头上还泛绿光的人没资格和我说话。


卡米尔:(拉围巾)大哥,其实你也……


佩利:……(抱住怀里的金)我的,都不许抢。


——


格瑞蓄力中,烈斩变成四十米的样子,修罗场搞起来。


——


作为嘉嘉和老雷的得力下手,祖玛和佩利为他们老大付出了太多,呼伦贝尔上的茂盛青草,多亏了他们呕心沥血地浇灌xd


——


祖玛少爷是个责任心特别强的人,他不会轻易许下承诺,金是他除了印加王族之外唯一担下的承诺。

沐川
让我们来揭露一下@B.F.L....

让我们来揭露一下@B.F.L.沉欢 的罪行!居然让我一个渣渣给她画车...... 

艾特一下见证人!@B.F.L.乱码 @B.F.L.咬人表达爱意 

非常草稿流!非常OOC!非常渣!非常懒!非常糊!不喜出门右拐!

谢谢_(:D)∠)_

我觉得我真的是全凹凸第一个画维德金R的热情.../望天。

让我们来揭露一下@B.F.L.沉欢 的罪行!居然让我一个渣渣给她画车...... 

艾特一下见证人!@B.F.L.乱码 @B.F.L.咬人表达爱意 

非常草稿流!非常OOC!非常渣!非常懒!非常糊!不喜出门右拐!

谢谢_(:D)∠)_

我觉得我真的是全凹凸第一个画维德金R的热情.../望天。

B.F.L.沉欢

【all金】虫族5

12


——

​未来机甲虫族pa

all金向,金受only

我喜欢的攻x香馍馍一样的虫族女王金

三岁文笔,六岁智商,OK?

——​


​当金再次看到维德的时候险些没认出来。


你谁?我原来的那个刺猬头小弟呢?!你给我整哪去了!


“维德,你这是怎么了?”金想笑又觉得不够道义,憋的很辛苦。


维德一脸不爽。

你这个表情什么意思!?老子为了让你高兴,卸了发胶已经很难了你还要我怎样?


他看着金脸上快要溢出来的笑容,就很生气。

“憋着。”


“哦好。”金瞬间严肃,下一秒又破功,哈哈大笑。

“哈哈,维德,你到底怎么了?哈哈,不好意思啊,哈哈,我就是忍不住,真...

12


——

​未来机甲虫族pa

all金向,金受only

我喜欢的攻x香馍馍一样的虫族女王金

三岁文笔,六岁智商,OK?

——​


​当金再次看到维德的时候险些没认出来。


你谁?我原来的那个刺猬头小弟呢?!你给我整哪去了!


“维德,你这是怎么了?”金想笑又觉得不够道义,憋的很辛苦。


维德一脸不爽。

你这个表情什么意思!?老子为了让你高兴,卸了发胶已经很难了你还要我怎样?


他看着金脸上快要溢出来的笑容,就很生气。

“憋着。”


“哦好。”金瞬间严肃,下一秒又破功,哈哈大笑。

“哈哈,维德,你到底怎么了?哈哈,不好意思啊,哈哈,我就是忍不住,真的很别扭欸,这样都不像你了,是因为什么啊?”


金笑的没心没肺,让维德感觉自己这几天的纠结像喂进了那个狗崽子肚里,一时气血上头,他抓住没心没肺的小骗子,无视他惊讶的表情,结结实实一口啃在他唇上。


初时激烈,在感受到怀中人的剧烈挣扎后,变得缠绵,那个难忘的夜,罕见的梦,倾泄而出的欲望,震彻心扉的痛,都通过一个吻传达过去。


『我不奢望你懂,我只是不想看你一无所知的在我心口跳舞。』

装备了剑刃的轻盈步子踩在最柔软的地方,疼的要命。

我的心房里只存有一个你,拜托​,别把它拆除。


维德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六下皆空的圣人,他是改造虫,可他的机械躯壳下也有一颗跳动的心脏,​里面满满的,只剩下一个人。


​“明白了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金已经在踩维德的脚了,维德索性放开他,手紧紧扣着金的肩膀,逼迫他正视自己,逼迫他对自己注定见不得光的爱情做出审判。


我生来就应该是泥里的,如果不曾见过光,眼中就不会含有热泪。

如果一定要失去,至少让我曾拥有过。


“喂,维德,”​金的话语唤回维德的思想,“如果说,是因为我的话,”他的声音很淡,没了平时的嘻嘻哈哈,只有去掉了伪装,才能让人感觉到他内心的锋芒。


背负了登格鲁星希望而来的少年,内心宛如明镜,很多时候,他只是不想懂。


“很抱歉,我不能回应你,你很好,但我不喜欢你。”肩膀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金发的少年看到对面的人一副要哭了而不自知的表情,踮起脚拍着维德的肩。


“别难过。”

维德低下头,看见金眼里的自己,轻轻地答应下来。


“嗯。”


——

“金,陪我玩!”一道影子窜出来,炮弹一样扛起金就跑。


金被吓了一跳,他在佩利怀里叫到:“约尔瑟,快放我下来!”


“不要。”已经长的快和维德一样高的金毛头上被金恶趣味地梳了双马尾,和记忆里的秋一样的发型。


金顺从的被佩利扛走,他认为他和维德都需要冷静一下。


维德很安静地站在原地,见金看过去,他也只是眯眼笑了一下,还摆手示意,他的口型微微动着,金刚想去辨认,佩利就已经把他扛远了。


他就看着,维德一脸笑容,和他越离越远。

……


——

跑动中,佩利脑后的辫子也跟着动,这让金想起了姐姐。


〔话说,我一开始出来,好像是为了找姐姐来着。


啊啊啊,最近这么多事,差点忘了自己来的目的。等会儿问问祖玛,如果她愿意的话,就和她带着佩利一起去找姐姐吧。


这算不算见家长啊,啊啊啊啊这种感觉又兴奋又羞耻。〕


佩利看着金变脸好一会儿了,他把自己的猎物扛回来后就把金放在床上,自己蹲在床边研究。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好喜欢好喜欢,比喜欢肉还要喜欢。


佩利的目光从金脚上巡视到脸上,多变的表情固然好笑,可金嘴唇上的红肿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小小的一只,金发碧眼的金坐在床上,面颊含春,凝着一抹红,嘴唇似乎被什么滋润过,泛着莹莹水光,眼神飘飞,带着点因为心虚而导致的小慌张,就这么一个抬眸偷走了佩利的心。


“喜欢,是我的。”低低的喃语响起,佩利在金难以置信的表情下一口含住金的唇允吸起来。


他像是在研究什么,吻的很认真,一寸寸啃噬舔咬过嘴唇,连边角也要固执的舔一遍,然后向里突破,摩挲过牙齿,细致的折磨金的上颚粘膜。


“呜——”金想要开口却被口中肆虐的舌头堵住,只能发出模糊的低音,敏感的位置被细细品味,背德的感觉刺激得他双目含泪。


要喘不过气了——

金现在的身体能够承受这种程度,但是以前的习惯,让他无法忍受这种理论窒息假想。


被紧握住的手无力地张合,金受不了的眨眼,眼眶里盈满的泪水顺着脸庞划过。


——

格瑞摸到圣空星内部后,拿着秋给的定位器,刚研制出来,以维德身上的特殊金属零件为坐标进行追踪。


在发现坐标定位在元帅府后,银发的虫族销毁定位器,变换为拟态,黑色的泛着金属流光的节肢从背后探出。


这个距离,已经很近了,足矣感知到他们的母皇在哪。


格瑞任由自身被黑色的物质包裹起来,节肢有生命一样运动起来,带着他在机械丛林里穿行。


就快到了——


已经很近了——


就在前方!

房间外,银发虫族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母皇现在很亢奋,除此之外,屋里还有另外一个虫族的气息。


是那个叛徒吗?

格瑞卸下节肢,解除拟态,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门。



……

“给我放开他!”


——

佩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格瑞:好大一顶绿帽子(芦荟式冷漠)。

——


恭喜金拿下双杀,故事也逐渐步入主线,下期就放f4出来溜溜。


​未完待续,去码生贺,归期不定,勿念。


大声告诉我昨天的肉香不香?​

我昨天真的只是单纯放个车,为什么你们一副股市开盘的亚子疯狂压cp,压了有什么用,我又不写(♡˙︶˙♡)。

以及那些说全都要的朋友,我记住你们了。

沉金才是王道啊你们懂吗?!

@B.F.L.咬人表达爱意 @B.F.L.酒酱 @B.F.L.月 @B.F.L.乱码 @芈荼颜白白 

B.F.L.沉欢

car

[图片]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多人选择最没搞头的瑞金。


我现在把完整版脑洞放出来。


1​雷金(彻底打开羞怯的他)羞耻PLAY,镜子

2瑞金(玷污高贵的皇)

​3嘉金(驯服抓来的俘虏)放置play,发情

4安金(陪着信仰共同沉沦)教廷play,十字架

5维金(濒临崩坏的心)强制爱

6祖金(一时的鬼迷心窍)祖金车补档

7雷德金(永远的童话王国)女装play,小公主

8幻金(失而复得的挚爱)黑化play,驯兽师

9爵金(背德关系的双重诠释)迷奸play,徒媳

10帕金(蛇蝎骗徒的独占欲)伪群p,猜猜我在哪?猜不出来的话,会有惩罚呢

11佩金(对光实施恶行)蒙眼play,...

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多人选择最没搞头的瑞金。


我现在把完整版脑洞放出来。


1​雷金(彻底打开羞怯的他)羞耻PLAY,镜子

2瑞金(玷污高贵的皇)

​3嘉金(驯服抓来的俘虏)放置play,发情

4安金(陪着信仰共同沉沦)教廷play,十字架

5维金(濒临崩坏的心)强制爱

6祖金(一时的鬼迷心窍)祖金车补档

7雷德金(永远的童话王国)女装play,小公主

8幻金(失而复得的挚爱)黑化play,驯兽师

9爵金(背德关系的双重诠释)迷奸play,徒媳

10帕金(蛇蝎骗徒的独占欲)伪群p,猜猜我在哪?猜不出来的话,会有惩罚呢

11佩金(对光实施恶行)蒙眼play,母子

12卡金(绝对理智的审讯)告诉我,爽吗?

13秋金(融为一体的血亲)最亲密,最残忍

14​丹金(诱哄稚嫩的王)微调教,骚话

15​耀金(暗处的眼睛)鬼压床

​16京金(午夜演唱会)夜间迷情,酒吧

17​安特金(好奇的玩乐心)多重场地变幻

18霍金斯金​​(双重快乐)冰淇淋play,食物

还有鬼金,女子组金​(后头写)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明明乱码已经剧透了,为什么不听从组织呢 


如果实在想看的话,不如你们给点力,我到时候作为粉福发出来?

@B.F.L.咬人表达爱意 @B.F.L.月 @B.F.L.酒酱 @B.F.L.乱码 

B.F.L.沉欢

【番外】安迷修:我,草

安迷修番外(有奖竞猜的奖品)


​草安x金


——


这是一位善良的孩子。


这是一位脆弱的孩子。


他有着白皙的皮肤,耀眼的金发,盛着圣光的眼睛,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安迷修为之着迷。


最要命的是,他的信仰,有最令人无法抗拒的灿烂笑容。


——


安迷修是一位中世纪的骑士,那时候,机器的轰鸣刚刚响起,资本家们因为其对立性不辨黑白的铲除教廷。


光辉的圣殿越发的破败,没有人再信仰神明,没有人在为了骑士道奉献自己。


昔时带着圣光的英雄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小小的安迷修不明白,他的师傅虽然脾气不好,却收留了他,护他性命无忧。


但就是这样的师傅...

安迷修番外(有奖竞猜的奖品)


​草安x金


——


这是一位善良的孩子。


这是一位脆弱的孩子。


他有着白皙的皮肤,耀眼的金发,盛着圣光的眼睛,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安迷修为之着迷。


最要命的是,他的信仰,有最令人无法抗拒的灿烂笑容。


——


安迷修是一位中世纪的骑士,那时候,机器的轰鸣刚刚响起,资本家们因为其对立性不辨黑白的铲除教廷。


光辉的圣殿越发的破败,没有人再信仰神明,没有人在为了骑士道奉献自己。


昔时带着圣光的英雄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小小的安迷修不明白,他的师傅虽然脾气不好,却收留了他,护他性命无忧。


但就是这样的师傅,被人高喊着魔鬼送上了审判台。


鲜红的,像血液一样的大火吞噬了师傅的躯体,安迷修心中的神明轰然碎裂。


如果世界有神明的话,那他在做什么呢?



安迷修拿起了双色的剑,那是脱胎于火中,由师傅的骨血淬出的双剑。


既然神明已然离去,那我就代替他,去守护我心中的正义。


最后的骑士带着最宽厚的笑容,审判最邪恶的罪犯。


异色的终结带来了恐慌,他被世人背离,没人需要他的帮助。


在又一次​打落了从背后捅来的刀尖后,安迷修歪头轻笑。


“这是怎么了?在下,不是一直在守护你们吗?”


“你这个恶魔​!”满面泪痕的少女崩溃哭喊,“你杀死了我丈夫!”


“可是,在下看到他和另外一位女士举止亲密…”


这是对所爱不够忠贞的表现,所有的不洁都应该被清洗。


这就是安迷修的正义。


“我不要你管!”


“既然如此,在下就满足您为所爱奉献的需要。”


“呃——”


双目大睁的少女和她死去的丈夫倒在了一起,两位挚爱相拥着离开人世。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意味不明的裂开嘴。


安迷修看着眼前感人的一幕,突然意识到,他的手太稳,这种事情,已经重复了千万次。


鲜血,已经不再会溅到身上。


他抬头,闻讯赶来的人们都在,眼里写满了惊恐与憎恶,从来都不是他以为的正义。


安迷修举起了剑,习惯了杀戮的手稳稳的向前推进,他这次,审判了自己。


“这个世界,没有在下想要的正义。”身体缓缓倒下,最后的骑士也不在了。


——


“维德,你快看!”


清脆的少年音响起。


安迷修没能想到他居然还能醒来。


是获救了吗?


应该没人会愿意救在下吧。


“这颗草好奇怪啊”


什么?!


“祖玛,这是你们圣空星的特色吗?”


安迷修“睁眼”,首先撞入眼帘的就是阳光,闪着光的男孩笑着,这种毫无保留的笑是安迷修此生没有见过的。


视野再度聚焦,面前金发的男孩拉着一个满脸不情愿的人,扭过头去和另一个人说话。


虽然没人理会他,但他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是很美好的一幅画。


这个画面,连带着男孩的笑,被定格在安迷修的心里,取代了他的正义。


从此,双剑安迷修,只为一人而战。


——


​安哥纯属于揪着教条,固执地走着自己的路,结果越走越歪,然后走火入魔。


这条路,一个人走太过孤单,一不小心就会行将踏错,所以我找了一个人陪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