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七同人

205浏览    2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1 00:08
山河即名

色授魂与,心愉一侧(虹蓝小甜饼)

  恬静的洋槐衔着春天的小尾巴悄悄探头,无声无息给蔚然青翠绣上清新素雅的间纹,素白的朵儿簇拥着笑吟吟缀满枝头,却被自林下卷来的剑风拽下,随风打着旋儿向中间汇聚,数道“匹练”汇成个硕大的泛着金光的白色花球,这种摘花不折叶的彰示施功者剑法高超,对剑气的掌控妙到巅毫。

  虹猫手腕陡转,长虹剑迸发出火红的剑光如炽盛的火烧云在槐花林上空翻滚,花球瞬间就被搅成碎末,在剑气的牵引下如一条浮香萦绕的玉带垂落。

  整石凿就的洁净池子里盛了一汪清冽山泉,槐花花末坠入浮在水面上,清香满浸,接着精细面粉倾盆倒下,池水震荡,还未平复又有一根竹竿插入转圈搅拌,将面粉和槐花末搅和均匀,一木盖子飞来沿着池沿颠簸了...


  恬静的洋槐衔着春天的小尾巴悄悄探头,无声无息给蔚然青翠绣上清新素雅的间纹,素白的朵儿簇拥着笑吟吟缀满枝头,却被自林下卷来的剑风拽下,随风打着旋儿向中间汇聚,数道“匹练”汇成个硕大的泛着金光的白色花球,这种摘花不折叶的彰示施功者剑法高超,对剑气的掌控妙到巅毫。

  虹猫手腕陡转,长虹剑迸发出火红的剑光如炽盛的火烧云在槐花林上空翻滚,花球瞬间就被搅成碎末,在剑气的牵引下如一条浮香萦绕的玉带垂落。

  整石凿就的洁净池子里盛了一汪清冽山泉,槐花花末坠入浮在水面上,清香满浸,接着精细面粉倾盆倒下,池水震荡,还未平复又有一根竹竿插入转圈搅拌,将面粉和槐花末搅和均匀,一木盖子飞来沿着池沿颠簸了数下最终被青石压的严丝合缝。

  经过一夜发酵,面团变地十分松软,虹猫三两下把它扯出掼在案板上,用劲揉了一会,拽下块刚刚盈手的面团捏成光滑的椭圆球,捏指作剑剪出两只长长的软乎乎的兔耳朵,散乱的剑锋雕出个蓬松的兔尾巴。

  虹猫托举着巴掌大的小兔子凑到眼前,伸手割出个三瓣嘴,将两个黑亮的荔枝核嵌到兔嘴上方,小兔子便灵动逼人起来。

  虹猫扫视一圈,对自己的手工制作很满意,于是接着进行工序,拿刷子蘸上野花蜜绕兔子全身刷了一圈,放进蒸笼里。

  腾腾袅袅的白色蒸气中,兔子身形膨胀,体表的蜂蜜色泽酥黄晶亮,笼顶掀开,热气还未四散,一只散骨节分明的手掌闪电般探入撤出,烫地在两只手来回倒了几下。

  虹猫对着新鲜出炉的兔子馒头吹了口气,掌心憨态可掬的小可爱配上晶黄的蜂蜜外壳诱得他喉结滚动,张嘴欲咬。

  ——

  人间四月芳菲谢尽,天门山顶的桃花却开地如火如荼,远而望之,绮红漫天浮艳仿若云蒸霞蔚。

  “百花蜜,灵芝,铁皮石斛……”虹猫在心里一样一样盘算着将成人高的麻袋塞地鼓鼓囊囊才勉强装完的山珍野味,一手领着袋子,一手提着食盒踩着树梢,如轻燕往天门山顶掠去。

  远远地盛烈浮郁的花海映入眼帘,虹猫几个轻点,两旁景物骢忽倒退,树树桃红如身著粉裙的仙侍衣袂飘然,款款而至,捧出笑颜迎接宾客进入云中仙宫。

  及至朱红大门,两名紫衣宫女越墙而出,报剑持了一礼。

  ——

  “虹猫少侠,日前我家宫主下山与从燕北慕名而来的李公子洽谈一批名贵云锦的价格,临行前嘱咐紫苑若是您与其他武侠来访,直接安置在汀兰院。”玉蟾宫的掌事女官紫苑引着虹猫穿过九曲萦回的跨湖游廊,向身侧的虹猫转达蓝兔的留言。

  “蓝兔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若是一切顺利,约摸能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宫。”

  ——

  望舒殿坐落在玉蟾宫后院,古朴宁静的屋宇隐在高大的梧桐和疏落有致木槿枝叶葳蕤层叠的绿云间。

  虹猫两脚合抱延伸的树枝,跟猴子似的倒悬在一扇久闭不开的轩窗,伸手轻轻一推,窗户打开,虹猫两脚勾中树枝轻轻一荡,身体跟鱼儿入水似的呈抛物线射入殿内。

  窗扇被劲风推地闭合,全程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虹猫单手撑地翻了两个跟头稳稳定住,从怀里摸出个银锈玉桂的月白色诃子,这是上次在伞房蓝兔为他挡箭时被擦伤肩膀,鲜血混着咸涩的雨水污了里衫,百忙之中,他匆匆给蓝兔包扎了伤口,将“诃子”洗净,用长虹真气烘干,可险变接踵而至让他应接不暇,偶有空暇,大伙兄弟都聚在一处,也不好把女儿家如此私密的物什展露人前,紧接着就是血魔疯癫丸的疯狂混沌与拼命压抑的嗜血欲望。

  辗转多处竟将它抛之脑后,等一切事了回到西海峰林的小木屋拆洗衣物时方在里袍内缝的小兜里翻出,这个小物件默默丝滑清凉在他手里如块烫手山芋烧地他面颊发热,反复思量多次,虹猫决定趁此走礼的良机偷偷潜入蓝兔的寝殿被它悄悄放入蓝兔的衣物中,如此便避免了两相尴尬。

  打开柜门,最上方醒目的东西牢牢攥住了他的视线——白衣堆叠,一双靴子卧在衣衫里。

脑袋凑近比划了下,发现靴子正合脚的尺寸。

  立马反应过来这是蓝兔给自己做的整套衣物,虹猫拿起靴子轻轻摩挲了下里料,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登时就想穿上试试,想到屋外值守的宫女,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回了原处。

(宫主缝衣)

  虹猫将月白诃子放进里衣堆后转身欲走,跃上窗台瞬间身形忽地顿住,他扭头看向柜门,踌躇片刻,最终跃下窗台。

  一件白色的细棉布短打加紧身裤,是江湖人士很稀松平常的行头,还有件祥云盘扣,广袖云纹玉锦袍,很舒适的休闲服装。

  虹猫轻手轻脚穿上短打,脚蹬皮靴,纵身跃出窗户,跟晨起咋咋呼呼的鸟雀似的喜滋滋绕树上下蹿了一圈。

  回到室内后,乌溜溜的眼珠一转,将衣服照原样叠好放回原位,仔仔细细抚平褶皱,确定与第一眼瞧见时别无二致才跃窗而出。

  ——

  夕阳残照天光晦暗时,蓝兔风尘仆仆赶回了宫。

  “宫主,虹猫少侠今儿个一大早就到了,一直在汀兰院等您。”

  “嗯,返程时碰上了一伙下三滥地流寇,和他们斗了好一阵才拿下,裙子被被划开了几道口子,我这就回寝殿去换套衣服,然后去见他。”

  蓝兔打开柜门一瞧,娟丽的柳眉微微蹙起:“我离宫的这几日,可有人来过望舒殿?”

  紫苑觑了眼自家宫主疑惑的面容,低头回忆起连日来的大小事务,犹疑道:“禀宫主,无人来扰,只今晨值守的宫女听到树间鸟雀起落腾飞的声响,较往常响亮些许。”

  蓝兔移步窗前,推开轩窗一瞧:古木寂寂,枝叶婆娑,恍惚间一道敏捷飒爽的影子攀枝荡曳,唇角不由自主翘起。

  汀兰院内,清波荡漾,月华粼粼,虹猫抱剑倚在灼灼花海中小憩,落英缤纷满衣襟。

  兰汤沐浴洗去疲倦的蓝兔分花拂柳掠至汀兰院时入目便是这般美不胜收的场景,碧玉菱纱飞花逐月缠住虹猫头顶的花枝猛地摇颤了几下,同时裙裾轻旋盈盈扶风而上。

  柔红泼雨簌簌而下,虹猫被强吻脸庞的瓣儿唤醒,睁眼便是蓝兔熟悉的笑颜,怔了一下,反手拎过从树干延伸出去的另一条曲枝上的食盒,揭开盖子,取出酣睡得慵懒的橘猫型馒头递至蓝兔嘴边:“我亲手做的,快尝尝好不好吃。”

  蓝兔瞧着虹猫黑的发亮的墨瞳,暗笑:真跟个献宝的孩子似的期待夸奖。

  低头看到卧在掌心的猫儿冒着腾腾热气,娇憨模样惹人爱怜,一时不知从何下嘴,这厢虹猫已经迫不及待地拿猫头擦了擦她温软的唇瓣,槐花的清芬混着蜜蜂的甜美沁人心脾,勾地她食指大动,张嘴咬上猫的眼睛。

  “好吃吗?”

  “松软清甜,好吃极了。”

  “那是,我虹猫做的。”虹猫意起扬扬地打了个响指,甚是自得。

  蓝兔满腔蜜意困在腹中,瞧着某人抱臂仰头嘚瑟的模样撇了撇嘴: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

  “看,红鲤戏莲”,饭后,两人并排沿着跨湖游廊漫步,一路上蓝兔饶有兴致地同他介绍玉蟾宫的奇妙景观。

  虹猫凑近一瞧,宫灯撑开的清冷光晕下,几条漂亮的红鲤在团团浑圆的荷叶间自由的嬉戏玩闹,朵朵睡莲仿佛恬静小憩的睡美人,在这喧嚣散去,万籁俱寂的静夜悄悄绽开妩美的容颜,丰泽的瓣儿蘸着皎皎月色扶风摇曳,时不时有红鲤跃起袭吻出浴美人。

  他却无心细赏此等妙趣,短暂的惊奇过后,思绪又飘到衣柜里的新衣上,憧憬蓝兔帮他穿衣系扣的情景,心里的欢喜如喷泉激射。

  行至游廊尽头,已靠近玉蟾宫宫门和望舒殿,只是它们分处垂直的方向。

  “蓝兔,时辰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虹猫看着分岔路口率先开口,想着蓝兔定会留他客宿一晚,所以听到珠玉轻碰般的悦耳脆响时,几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夜黑路险,一路上要多加留心。”

  虹猫愣怔了一瞬,很快“急中生智”,轻咳两声:“咳咳,蓝兔我忽然想起……我今日前来除了送些特产,还想向你借一下《彝海图录》。”他回想起不经意扫过书架时记下的书名,随口诌了个借口。

  蓝兔闻言暗道:果然是你这家伙。

  月上柳梢头,望舒殿内燃起了明灿烛火。

  蓝兔盘膝坐在绣架前给春江晚景图做最后的收尾,随着灵活的银针来回穿织,那深碧的潮水似迎面奔涌而来。

  她揉了揉发酸的皓腕,侧头睨了眼佯装认真看书的虹猫:“虹猫少侠,夜深了,再不走,可一夜不得安眠,明儿一早就得顶着两个黑眼圈练剑了。”

  虹猫随手翻着《彝海图录》浏览,目光却悄悄瞄向雕着精美的海棠缠枝花纹的黄花梨木衣橱,顾自暗暗郁闷:“蓝兔平日里那么温柔细致,怎么偏偏就忘了一针一线为他缝制的衣服。”浑然不察少女话语的尾音俏皮地翘起。

  但他不好开口索要,一旦开口,自己潜入望舒殿的事就暴露无遗了。到时蓝兔肯定会问起他偷偷摸摸钻进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寝卧的原因,虽说他们对彼此的情意心照不宣,但两人还未成婚,谈起那般私密的物什定会陷入尴尬境地。

  他不想暴露潜入望舒殿的行迹又想早早穿上新衣,一时进退两难。踟蹰片刻,选择旁敲侧击地提醒她一下:“蓝兔,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要紧的事?”顿了顿,为免太过突兀,接着补充了句:“关于我的”,话音刚落,恍觉加上后半句好像更突兀了。

  蓝兔眼皮都懒得抬:“呵呵,虹猫你这话说的好生奇怪,魔教既除,山河安泰,能有什么要紧事。”

  虹猫无言以对,只能慢吞吞朝门口挪去。不知身后某个奸计得逞地丫头睫羽忽闪,明亮的星眸流露出促狭之色。

  虹猫一只脚跨出门槛,脚兀地定在半空,扭头垂死挣扎:“确定没别的事了吗?”

  蓝兔险些忍俊不禁,好在低垂着的眼睑遮住了眼中真实的情绪,她强忍着笑意调侃道:“少侠今儿怎么跟新嫁娘出家门子似的一步三回头。”

  虹猫大囧,脸颊醺成红烧虾的颜色,逃也似的往外奔去,没走两步却被身后传来的调笑女声定住:“瞧你那傻样,好了,我逗你的,快进来试试刚给你做的衣服吧。”

  历经“一波三折”,虹少侠最终还是得偿所愿,美滋滋地系着云锦休闲长袍地扣子,轻嗅少女鬓发间的幽香,蓝兔帮他把领口处的盘扣扣好,眼睑稍抬,冷不丁问道:“对了,你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回来当面说,非得偷偷摸摸潜入我的寝殿。”

  虹猫惊地呆成蜡像,因着被蓝兔捉弄了一下午忽生“报仇”的念头,凑近少女脂玉般润泽的耳畔……

  ——

  后记:虹猫少侠如愿被蓝宫主留在玉蟾宫小住。

  虹猫定定看着桌上的鲜薄荷鲫鱼汤,薄荷粳米粥……,天门山后山一座壶型小湖,湖面终年浮冰,水尤清冽,故名冰壶。冰壶里的特产的鲫鱼肉质尤为鲜嫩,入口即化,名动江湖,也是虹少侠每次来玉蟾宫的次要目标。

  乳白色鲜汤和白腻中透着嫩粉的肉块勾得他口齿生津,可皱叶薄荷强烈冲鼻的味道像纤细的绒毛轻轻刮擦鼻道,刺激地他鼻梁褶皱,直想打喷嚏。

  虹猫脑中天人交战,竹筷三番几次凑近鲜美诱人的鱼肉,每次都是夹起顿上一会又垂头丧气的放下。

  蓝兔余光瞥见无功而返的竹筷,昨夜的羞恼一扫而光,顿觉唇齿间的汤汁鲜了几分,咕噜咽下一大勺。

  虹猫几经斗争,还是将筷子放在了碗上,将可怜兮兮的目光投向吃得津津有味的蓝兔,却不得蓝兔正眼,掏出出锅后舍不得吃,拿细绢裹住藏在袖里的小兔子,重重咬了一口。

 大家自行脑洞蓝蓝的反应😉

(喜欢的话,留下红心蓝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