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勇改

づ断桥下の尘埃落定い

长痕篇01. 波澜起(已修)

那少年松散地睁着狭长的丹凤眼,略长的深棕碎发遮在眼帘前,留下片面黑色阴影。


他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放下薄唇边的酒杯,在面前悠悠摇动,转了转轻佻的眼珠,定睛于台上。


“话说,那长虹剑主终于从冰湖中解出,步云轻踏风中接力,踏雪无痕使出便只留残影,出现在湖畔上。”


客栈酒楼里鱼龙混杂,吵杂喧嚣的吆喝声甚至都要掩住台上正说书的灰袍人。


“还未来及神医询问他伤势,便立刻与刚刚赶到的六人共奏鸣曲,助那只乌鸡小凤,度化成凰。”


“哈哈。”听到此处的少年轻笑一声,可唇角却不见笑意,在阴影下泛着白光的眸子里融入了坚冰,“...

那少年松散地睁着狭长的丹凤眼,略长的深棕碎发遮在眼帘前,留下片面黑色阴影。

 

他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放下薄唇边的酒杯,在面前悠悠摇动,转了转轻佻的眼珠,定睛于台上。

 

“话说,那长虹剑主终于从冰湖中解出,步云轻踏风中接力,踏雪无痕使出便只留残影,出现在湖畔上。”

 

客栈酒楼里鱼龙混杂,吵杂喧嚣的吆喝声甚至都要掩住台上正说书的灰袍人。

 

“还未来及神医询问他伤势,便立刻与刚刚赶到的六人共奏鸣曲,助那只乌鸡小凤,度化成凰。”

 

“哈哈。”听到此处的少年轻笑一声,可唇角却不见笑意,在阴影下泛着白光的眸子里融入了坚冰,“他总是这样……”

 

说书人的话到此,突来一个青涩嘹亮的少年声,打断了他。

 

“唉等等!我记得长虹剑主在被冰封寒湖前后,受了严重内伤,难道他就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吗,还有心里奏曲?”

 

这声音格外尖细,但仍能听出这又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少年,竟压住了吵杂的酒肆,这里顿时间一片安静。

 

那人听此,也是一脸戏谑地看向那个少年,单手支着头静静地听下文。

 

“长虹剑主真的是这样毫不在乎自己的人吗?我觉得你的唱本该不会掺了假吧?”

 

“噗哈哈哈……”

 

一段时间后从四面八方传来阵阵不羁放纵的笑声,引得那个少年不自在地羞红了脸,大声质问:“喂!你们都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我问的是事实,论谁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不管不顾啊?”

 

身旁的一个敞乳壮汉又豪爽地大笑几声,拿起面前的酒碗来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酒滴,说出的话有些答非所问:“小子,你刚来的吧?”

 

那少年一听,像是被猜中了什么,磕磕绊绊地答道:“呃、是!我父亲让我出门历练,这是我初入江湖……”

 

“呵,”那人突然打断了他,在这片安静中显得格外清晰,引得紧邻的人们都转过了头。

 

他又抬起桌上的酒坛斟满酒碗,转了转轻佻的语气,那声虽不大但足以听清:“难怪这么不知所谓。”

 

那少年一怒之下直接拍案而起,大声质问:“喂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面不改色地反问一句,“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

 

“你这个贵府公子不会不懂吧。”

 

少年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对方,只得羞着脸乖乖坐下,耳旁听着一些人好不遮掩的嘲笑。

 

可恶!这个长虹剑主,他到底有多少能耐能让这么多人都信服?

 

我一定要探清楚你的底细,让大家看看!

 

他视线放在了方才的那人身上,暗自攥紧了拳,努力平静了神色,再次定睛台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就在少年一旁的那人用余光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尽管微不可查,也依旧印在眸中。

 

哦?是又想干些什么幼稚的游戏了吗。

 

那人饮尽了碗中的酒,深邃的眼睛弯了弯,带着许些笑意。

 

那就让你先玩一玩吧。

 

他站起身来,呼喊小二结了酒钱,径直走出酒楼大门,丝毫不在意仿佛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的狂妄少年。

 

大街上熙熙攘攘,小铺前的吆喝声和说笑声混杂在一起,每当温和明媚的晌午便是百姓们闲逛放松的繁闹时候。

 

待他出了酒楼,环顾四周弄清了方向后,刚刚前行的脚步被一群凶神恶煞的混混拦住。

 

“喂!你就是那个让我们少爷出丑的可恨家伙?”领头的一人持刀询问,高高昂起的脸表露着这人的狂傲。

 

他不语,转过身来欲直接离开。

 

“唉别走啊!我们少爷让我们好好教训一下你,县老爷的儿子你也敢欺负?”

 

平静地看着他们,眸子危险一眯,看来是来找茬的。

 

右手腕微动,身体里浓厚的内力在运起凝聚,待他欲抬起手来要先下手除之时,一道清远醉人的嗓音淹没在了这阵被掀起的清风,持刀的几人毫不在意地一刀砍去。

 

“等等——”

 

 

什么?!

 

那人不可置信转过头去,意料之外地看到了一抹熟悉无比的身影。

 

近在咫尺的距离和熟悉的声音不允许他现在就使出全力避开,只好硬着头皮干愣着,看着锋利的刀刃不断划近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慢了几倍似的。

 

啪——

 

待飞虹入眼,持刀的手因吃痛而脱手,锋利无比的刀直接掉在了地上,捂着手的领头人直接愣住了。

 

待刚才的那阵清风吹来此处,那声模糊的嗓音也终于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黎筱!”

 

原本流顺雅致的动作猛地一滞,他顺声寻去,日思夜念的迷人身影终于清楚地出现在眼前——

 

白衣翩翩,公子美如玉;

长剑铮铮,少侠世无双。

 

黎筱悄悄收了内力,换了一副干净面孔,看着那淡然从容的白衣纯真无比地痴笑一声:

 

“又是你救了我,宸虹!”

 

名唤宸虹的清秀少年应了一声,拉过黎筱细细打量了一翻,“黎筱,你没事吧?”

 

他又傻嘻嘻地答道:“都有你救我了,我还能有什么事啊。”

 

“真是的,少夸我了。”听他瞎话连篇,宸虹也无奈地轻笑一声,又转了语气问道,“方才我见你好像要出招,怎么突然愣住了?”

 


黎筱好似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清澈透明的眼底好像什么都能看清。

 

他 挠了挠头,“哎嘿嘿,这不都好久没见到你了,一听见你的声音,我就突然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嘛。”

 

 

“谁让我们宸虹少侠翩翩公子,潇洒如风,我这不被我偶像迷住了吗……”

 

 

宸虹听此,素雅的金色眸子突然乱了分寸,头上本是耷拉的柔嫩猫耳猛地竖起,身后轻轻摇晃的橘尾一瞬间绷直,整个人根本就是一只受惊的猫儿。

 

“黎、黎筱!”他白皙的皮肤上不可控制地染上了绯红,怒嗔地训斥一声,“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了!绝对不准!”

 

可委屈了黎筱,虽前几句倒真有拍马屁功夫,但大多数也都是真,更况且这最后一句话可是只真不假。

 

“好好好,我的宸虹少侠。”

 

意料之中的可爱诱人反应让黎筱不禁玩心四起,但又顾忌这是在街上人多眼杂,而且也怕宸虹真的生气也只好暂且作罢。

 

这时的透明干净的眼睛弯着还带着明显笑意,转眼间却在一个看不到的角落暗了下去。

 

你这个勾人心魄的猫儿,绝不能让别人看到了。

 

虹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