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虹猫蓝兔七侠传拟人

18.2万浏览    2968参与
醉河

咱就是说俺确实不会画(背手离去

p2原图

咱就是说俺确实不会画(背手离去

p2原图

毛叽叽的毛毛仓库

《一寸见方》的烫色展示!


金色的!力量!


最后还是扔骰子(?)决定了烫金沙呢,胡里花哨胡里花哨∠( ᐛ 」∠)_


预售还在绝赞进行中哦——


《一寸见方》的烫色展示!


金色的!力量!


最后还是扔骰子(?)决定了烫金沙呢,胡里花哨胡里花哨∠( ᐛ 」∠)_


预售还在绝赞进行中哦——


余七星

虹蓝小剧场——【虹蓝春阁极北】

    喉咙如同火烧般,鼻子喘不上气来,小嘴微张,眉宇紧锁,每次呼吸都让喉咙有如刀割,伴随着阵阵咳嗽。

    “听话,喝了这药就好了。”温柔的声音在她的床际边响起,蓝兔端起那碗黑乎乎的药,轻吹药碗让其变得凉些。

    这孩子平时都准时去练武的,可今日迟迟不来,她担心遇见什么不测便匆忙赶来,没想到看见一地的湿衣服跟瑟瑟发抖蜷缩在床上的人儿,上去查看,只见她满脸通红,神智不清的。

    昨晚是下了场暴雨,难不成这孩子去淋雨了?...

    喉咙如同火烧般,鼻子喘不上气来,小嘴微张,眉宇紧锁,每次呼吸都让喉咙有如刀割,伴随着阵阵咳嗽。

    “听话,喝了这药就好了。”温柔的声音在她的床际边响起,蓝兔端起那碗黑乎乎的药,轻吹药碗让其变得凉些。

    这孩子平时都准时去练武的,可今日迟迟不来,她担心遇见什么不测便匆忙赶来,没想到看见一地的湿衣服跟瑟瑟发抖蜷缩在床上的人儿,上去查看,只见她满脸通红,神智不清的。

    昨晚是下了场暴雨,难不成这孩子去淋雨了?

    她缩进了被褥里,将身子连同被褥移到了床里,“宫主,我不喝。”

    蓝兔放下手中的药碗,扯了下床里的人儿,“怎么了?那小子又惹你生气了?”只有她心情不好时才会喊宫主,她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家儿子。

    “你告诉娘亲,娘亲去收拾他。”

    “哪有,我只是单纯地不想喝药。”她拽紧了被褥,摇头否认,

    蓝兔心知肚明,可没有拆穿她的谎话,随着她的话继续问道,“怕苦啊?”

    “忍忍就好了。”她闷闷出声,身子忽冷忽热让她直颤抖,昨晚只是脱了外衣,而里衣却是湿的,她就这样裹着冰冷的里衣躺了一宿。

    “到底怎么了?可以跟我说说吗?”蓝兔脱下鞋,盘坐在床上,轻拍了下她裹紧的被褥,看见了她这样,就好像看见了自己跟虹猫闹别扭似的。

    她不会大哭大闹,只会静静地躺在床上,默默的消化着一切,或者是躲在被窝里哭一场,哭过之后她依旧还是那个玉蟾宫宫主。

    “昨晚,他亲了其他姑娘。”

    她强忍泪水,简要地说了昨晚看见的一切,她亲眼看见了他在雨中吻了为他送伞的姑娘,亏她昨晚还好心地为他送伞。

    “不可能!”蓝兔极力否认道,她了解她的儿子,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她相信她的儿子,但也相信儿媳说的话不假,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你跟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难道你不了解他的为人吗?你觉得他是这样的人吗?”

    蓝兔反问,与其她劝解,不如让自家儿子来解释这事情。毕竟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深吸了口气,双手擦了擦欲流的眼泪,“不是,我累了,我想休息会,娘亲。”

    “唉。”

    蓝兔无奈地叹道,这小两口吵架也跟他们一模一样,不知是喜还是忧,

    “药,娘亲放在床边,你记得喝。”

    蓝兔起身离开了房间,转身时看见了正向院中走来的儿子,她疾步奔上前拦住了他。

    “怎么回事?”蓝兔厉声喝道。

    “怎么了?”被拦的人二丈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衣衫,娘亲这是怎么了?他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啊。

    “昨晚啊,你昨晚都干啥了你自己不知道吗?”气得她手指直戳他的胸膛,这记性真不知道随了谁,

    “昨晚……”

    他眼珠微转,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昨晚就那姑娘强吻了他,他毫不留情地给了一巴掌,再后来就被跳叔喊去比试,直到破晓才回来。

    “昨晚跳叔拉着我比试,说是想看看我武功深浅。”

    “你确定是这个吗?”

    “难道是……”他不确定地开口,心道不应该啊,昨晚那姑娘未碰到,他便一把推开了,

    蓝兔清了清嗓,“你亲了那姑娘。”

    “娘亲,你看见了?”他有些惊恐地看着蓝兔,不由咽口唾沫,难道是她看见了?

    “不是,不是娘亲你想的那样,我没有亲那姑娘,是那人抢吻我的。”他手忙脚乱地想跟蓝兔解释,急的脸通红,娘亲怎么会知道昨晚的事情?搞不好她也知道了?

    “别跟我解释,你最好跟她解释清楚。”

    蓝兔伸手指了房间的位置,里面那位可是为他伤心了一晚啊,这要是解释不清楚,怕是有他好受的。

    “她,知道了?”他惴惴不安地开口,果然还是被她知道了,这小丫头片子就不会冲出来问清楚吗,非要这样。

    “嗯。”蓝兔点头道。

    还没有等蓝兔开口,眼前的儿子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半开的小嘴尴尬地合拢,这轻功算是跟跳跳学了个十成十,刚说要不要跟她学两招哄媳妇的招数,省的走歪路。

    当初虹猫求原谅的时候,百试百灵。

余七星

虹蓝小剧场——【虹蓝上尧花溪】

    我,又梦见他了。这是第几次了?

    他,好像已经不常出现我的梦境中了。


    “您在想什么呢?蓝仙女。”一袭红衣长裙,身材矮小瘦弱不堪,上手捧着油纸馒头,蹦跶地走到了桥中。

    她就坐在桥面上,身后一把蓝白色的剑在光线下微微露出淡淡光芒,遥望远方的旭日初升,那抹红居如此遥不可及。

    “我叫蓝兔,不是什么仙女。”她侧头,耐心解释着,她已经许久未睡个好觉了,每每闭眼...

    我,又梦见他了。这是第几次了?

    他,好像已经不常出现我的梦境中了。


    “您在想什么呢?蓝仙女。”一袭红衣长裙,身材矮小瘦弱不堪,上手捧着油纸馒头,蹦跶地走到了桥中。

    她就坐在桥面上,身后一把蓝白色的剑在光线下微微露出淡淡光芒,遥望远方的旭日初升,那抹红居如此遥不可及。

    “我叫蓝兔,不是什么仙女。”她侧头,耐心解释着,她已经许久未睡个好觉了,每每闭眼便会回想起那一刻,现在她除了心跳,其他与死人无疑了。

    “你救我的时候,就像个仙女下凡般,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仙女。”她举起那馒头,言之凿凿地说道,要不是仙女,她怕是已经被那些恶霸打死了吧。

    “吃馒头,刚出炉的。”

    那馒头冒着热气,犹如拳头大小,她饥饿地舔了舔唇瓣,想着仙女还没有吃,要先让仙女吃才可以。

    蓝兔看得出来她很饿,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我不饿,你吃吧。”

    “可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她有些心急,将馒头推到了蓝兔的面前,仙女好像不怎么吃东西,有时候真的觉得她是'仙女'。

    “好歹您吃一点点吧。这馒头我排了半个时辰才买到的。”

    城南家的那馒头铺天天排队,简单的馒头偏偏就在他们的手下变得如此好吃,软嫩鲜香可口,小小的一个馒头也可以如此好吃她还是第一次知道。

    “你吃吧,我现在不饿。”

    桥上来往的人流逐渐多了起来,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见远处城门缓缓开启,她抬步向城门走去。少侠走后,她便将玉蟾宫交给了跳跳打理,而她独自一人漫步江湖。

    见仙女真的不想吃,她无奈地耸耸肩,拿起了油纸上的馒头,咬着馒头跟上了仙女。

    出了城门,两人继续向下个镇子前进,路上路过一片竹林时,竹叶沙沙作响,缕缕轻风吹拂着竹叶,两人并肩而行,

    她行过万里河山,便是为了最后的约定。她与少侠最后的约定便是走遍这江湖,寻得一片净土。


    “小蛮,你以后不必跟着我了,下个镇子我们就分道扬镳吧。”

    听到这话,她吓得馒头掉地也不知捡起,慌乱无措地跪下拉着她的腿,哭诉着,“仙女您这是要赶我走吗?”

    “不是。”蓝兔苦笑不得否认,在她的身边,生死难料,现在这乱世不就是想求个安稳生活。“带着我的玉佩,去陵香小筑,她们会安顿好你的。”

    蓝兔弯腰将紧紧抱着的小蛮扶起,拍了拍她膝盖上的土灰,温柔地看着小蛮,这或许就是小蛮最好的归宿。跟她颠沛流离,不值得。

    “可我想跟着仙女。”小蛮以为蓝兔在赶她走,不由鼻头一酸,眼泪横流下来,哭诉着。她好不容易才遇见仙女,仙女这是在嫌弃她吗?

    小蛮没有接过蓝兔手中的玉佩,哽咽的声音让人心疼,她迅速地将双手藏在了身后,狂摇头拒绝这一切。

    “想什么呐,我怎么会嫌弃小蛮,小蛮最乖了。”蓝兔柔和地抚摸着她的黑发,安抚着哭鼻子的小蛮,现在的小蛮让她好像看到了紫兔,不一同带着她,只是为了她的安全罢了。

    “可我就想跟着仙女。”小蛮眼眶湿润,泪水直打转,世间唯有仙女对她最好,她永远用这一生回报仙女。

    “哪怕会死,也要跟在我身边吗?”

    “小蛮这条命本就是仙女给的,为了仙女值得。”小蛮擦干了泪,啜泣不止,“就让小蛮跟着您吧。”

    小蛮又想下跪哀求蓝兔,蓝兔急忙拉住了她,“好了,算我怕了你了,那就跟着吧。”

    扭不过小蛮,蓝兔只好答应了她。

    “答应约法三章,我便带着你。”

    “没问题,别说三个,三十个我也答应仙女。”见蓝兔同意了,她破涕为笑,傻傻地露出了一抹憨笑,随意地擦干了眼泪,心中激动不已。

    “有危险,记得保护好自己。”

    “没问题。”小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仙女还是蛮关心她的。

    “你我是朋友,不是主仆。”

    “若是遇见了喜欢的公子,小蛮也要大胆尝试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

    小蛮目光呆滞,很明显没有听明白蓝兔最后两句话,可蓝兔没有解释,径直走向那旭日升起的地方。

    梦里有他,她何必在意真假,爱藏于心,人生若镜花水月,世间寻得一人真心,那便足够了。

小雁子爱吃鱼
昨晚做梦梦见了穿着这身衣服的跳...

昨晚做梦梦见了穿着这身衣服的跳美人,醒后回忆着梦中的造型和配色画了。

昨晚做梦梦见了穿着这身衣服的跳美人,醒后回忆着梦中的造型和配色画了。

虹七九点九分给低了
虹蓝同框!2022年了……你们...

虹蓝同框!2022年了……你们何时归来?

虹蓝同框!2022年了……你们何时归来?

U U

好几年没做总结,稍微排一下。


好几年没做总结,稍微排一下。


是勤劳的大橘吖(◦˙▽˙◦)
你永远无法抱起一只不想让你抱的...

你永远无法抱起一只不想让你抱的喵~(让大哥抱抱呗😗)

你永远无法抱起一只不想让你抱的喵~(让大哥抱抱呗😗)

萌荫面瘫
《折柳踏歌》插图解禁了!画了凤...

《折柳踏歌》插图解禁了!画了凤羽长街快乐虐菜的剧情!

掐掐小柳的柳腰嘻嘻

《折柳踏歌》插图解禁了!画了凤羽长街快乐虐菜的剧情!

掐掐小柳的柳腰嘻嘻

夏年煜离

是约的稿子!我太爱虹蓝并肩作战了!虹蓝锁死钥匙我吞了官配就是坠吊的!

是约的稿子!我太爱虹蓝并肩作战了!虹蓝锁死钥匙我吞了官配就是坠吊的!

余七星

虹蓝小剧场——【虹蓝柳月花朝】

    天灰蒙蒙的,细雨绵绵席卷而来,雨水滋润着山林枯树,雨下了许久天边才惊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云霄。

    泥泞小路上缓缓流下一滩血水,混着泥浆往山间细缝里流去。

    “你已经死了,无法在干预这世间。”

    “是啊,我已经死了。”

    他心里默念,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满身血迹的男人,凝望着那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庞逐渐失去血色,趴在他身上哭多伤心欲绝的人儿,他的手却...

    天灰蒙蒙的,细雨绵绵席卷而来,雨水滋润着山林枯树,雨下了许久天边才惊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云霄。

    泥泞小路上缓缓流下一滩血水,混着泥浆往山间细缝里流去。

    “你已经死了,无法在干预这世间。”

    “是啊,我已经死了。”

    他心里默念,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满身血迹的男人,凝望着那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庞逐渐失去血色,趴在他身上哭多伤心欲绝的人儿,他的手却不能替她擦去眼泪。

    “尽快跟我去转世投胎吧。”

    一团白雾在他的面前来回跑,虹少侠功德圆满,修身为贵人,千百年来离世的贵人寥寥无几,他算是最厉害的,竟能迎来天雷而终。

    男子若隐的身子漂浮在半空,眼前蓝兔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他的名字,摇晃着他的双肩希望他能醒过来,可他却不能上前安慰。雨越下越大,伴随着阵阵电闪雷鸣,淹没了她的哭泣。

    “能不能帮帮我…”

    男子咬紧牙关,痛苦地捂住了胸口,心如刀绞的痛仿佛要将他溺死,原来人死了还是会疼的。

    白雾直接拒绝了他的请求,“不能。”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天地定下的规矩,死后必要入轮回,天地万物皆如此。

    “这是命,虹少侠看开点。”白雾看着流下血泪的人,不由地感叹。爱之深刻,才能让鬼流下血泪。

    “我不后悔,但能不能再让我看看她。”

    他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了蓝兔的面前,雨水穿过他的身体,他看着蓝兔痴迷地抱着他的尸体,分不清是雨水泪水,蓝兔拼命地捂住他的伤口,嘴中呢喃着些话。

    他不愿看着这样的蓝兔,他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句我爱你。在他的印象里,蓝兔总是乐观开朗的,可在他死去的那刻,他才明白,原来蓝兔也会这般脆弱。

    白雾停靠在他的肩头,“你已经死了,她看不见听不见。你这是何必呢?早些跟我去投胎,便可忘记了这一切,重新开始。”

    “我想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

    他的血泪止不住地流,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为了保护蓝兔他在所不惜。只求兄弟们能好好照顾她,可他那颗心早就悬在蓝兔的身上,无法离开。

    白雾诧异地惊呼,飘在虹少侠的跟前,“你打算做个孤魂野鬼?”堂堂贵人竟然要沦为孤魂野鬼?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虹少侠,你想清楚了?沦为孤魂野鬼的话,你有可能永远无法转世,是永远。”

    白雾加重了最后那句话,将严重性如实地告诉了虹少侠,希望他能掂量清楚,可出乎意料,虹少侠只是擦了擦血泪,缓缓地走到了蓝兔的面前,此时的蓝兔安静地抱着他尸体,如同傀儡般目光呆滞。

    虹少侠深吸了口气,伸手想要擦去蓝兔的泪,手却穿过了她的身子,这一刻他才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想清楚了。请仙人帮忙。”

    “……”

    白雾无奈地叹息,爱真像是一种病,永远无法治愈。

是勤劳的大橘吖(◦˙▽˙◦)
“只要把剩下的大奔和跳跳也控制...

“只要把剩下的大奔和跳跳也控制住,我就大功告成了”

“只要把剩下的大奔和跳跳也控制住,我就大功告成了”

毛叽叽的毛毛仓库

原图p2


糊到只有水理我,然又是描改活,走了。

原图p2


糊到只有水理我,然又是描改活,走了。

津酒拾仟
虹猫蓝兔里边的 猜猜是是谁?

虹猫蓝兔里边的

猜猜是是谁?

虹猫蓝兔里边的

猜猜是是谁?

毛叽叽的毛毛仓库
哎呀,因为一些不可抗力一寸见方...

哎呀,因为一些不可抗力一寸见方下架了哦,不过该买的人都买了吧——还有想要的朋友吗,还有吗∠( ᐛ 」∠)_

哎呀,因为一些不可抗力一寸见方下架了哦,不过该买的人都买了吧——还有想要的朋友吗,还有吗∠( ᐛ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