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猫蓝兔武侠系列

657浏览    81参与
念微

【黑蓝,虹蓝】痴念

【一】

    黑心掌起,长虹剑断。

    蓝兔赶到时,薄薄夕光下只一个立着的人影,猎猎作响的大红披风刺的她双眼发疼。

    曾经无数次并肩而立的身影,曾经即使闭上眼也能清晰感受到的气息,早已在这苍茫天地之间消湮,风烟俱寂,不留痕迹。一袭白衫早已被血污得看不出颜色,失去生机的脸庞再也露不出温和开朗的笑容。

    凛冽痛意像是寒光利刃,刺的她几乎撑不住身子。她用力闭上眼,冰魄出鞘,复睁开的双眸比剑上雪光更冷三分:“你杀了虹猫,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

【一】

    黑心掌起,长虹剑断。

    蓝兔赶到时,薄薄夕光下只一个立着的人影,猎猎作响的大红披风刺的她双眼发疼。

    曾经无数次并肩而立的身影,曾经即使闭上眼也能清晰感受到的气息,早已在这苍茫天地之间消湮,风烟俱寂,不留痕迹。一袭白衫早已被血污得看不出颜色,失去生机的脸庞再也露不出温和开朗的笑容。

    凛冽痛意像是寒光利刃,刺的她几乎撑不住身子。她用力闭上眼,冰魄出鞘,复睁开的双眸比剑上雪光更冷三分:“你杀了虹猫,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黑小虎原本抱胸悠闲而立的身躯僵了一瞬,虎眸中金光暴涨,言语间不自觉带出几分危险的意味:“是吗?那就试试吧。”
 
    冰魄挽起一个漂亮的剑花,起手便是一个“冰天雪地”。六月飞雪,炎夏凝霜。寸寸冰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黑小虎脚下,他旋身腾空而起,一掌拍下,碎冰宛若晶莹的雪花,飞起后便消融,在阳光里无所匿形。

     数次战斗中,我从未战胜过你,只凭你心软,留下性命。只是如今虹猫既死,此身无用,即使身陨于此,我也必要为他报仇!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抱着必死的信念,蓝兔决然地纵身向前,蓄身一跃:“百凤回巢!”

    手下处处留情,换来的只是她一次比一次更不留余地的出招。虹猫于你,便如此重要,连身家性命俱可抛之脑后?说不清心里是恼怒还是痛楚更多一些,黑小虎一发狠,天魔乱舞出手,真气凝聚成球,在蓝兔的右肩轰然炸开。冰魄应声而落,水蓝的身影也高高摔落而下。

    蓝兔用力捂住伤口想逼回汩汩而出的鲜血,换回的只是一阵比一阵更剧烈的痛意。她强自压抑着喘息试图撑起身体,手臂却软弱的不堪一击,只能任凭身体再一次跌落在地。

    一双紫蓝的长靴映入眼帘。她抬起头,黑小虎站在她身前,逆光而立,神色莫明。她惨然一笑:“是我技不如人。杀了我吧。”

    黑小虎心中一震,双手紧握成拳,又无力的慢慢松开。你明知……你明知我无法对你下手,又何必总以这样的言语刺伤我?

    看出他心底犹疑,蓝兔抬头冷冷一笑,即使身受重伤跌落尘泥,依旧是那个冰魄剑主风华无双的凛然模样:“你今日若不杀我,来日,我必杀你为虹猫报仇。”

    虹猫,又是虹猫!他心下恼怒,一哂道:“那便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精神再无法撑起虚弱的身体。蓝兔眼前蓦地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二】

    醒来的时候,明亮的天光透过雕花窗桕,温柔地洒落在身上。蓝兔迷蒙地环视屋中纱幔锦帘,记忆回到慢慢清醒的脑海中,让她的脸色慢慢苍白了起来。

    虹猫……虹猫已经…

    明明身处炎夏,她却只感到渐渐弥漫上来的寒意席卷全身,让她蜷缩起身体用力抱紧自己。曾共同叱咤风云的时光在脑中如走马灯般一一回现,记忆里的欢声笑语放在如今更添几分凄凉。她紧紧闭上眼,生怕下一刻,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大腿外侧有异样的感觉。

    脑海突然清醒了起来。蓝兔慢慢伸出手,去确认那东西的形状。

    那是一把匕首。是虹猫亲自做成,于她十七岁生辰送出的礼物。

    触摸到的清晰的轮廓,将她心底混沌的悲伤一寸寸压下。她还有武器,她还有生命,她还活着,她还可以……报仇!

    这是如今的自己,唯一的心愿了。

【三】

    再次见到黑小虎是在两天之后。这两天她每日温顺地服药吃饭,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她必须养好自己的身体,健健康康,才能等到报仇那一天。她每日只是坐在窗边长久地凝望着那一汪清澈的水潭,仿佛里面倒映着曾经快意恩仇的时光。每当回忆里的温情柔和了她的眼角眉梢,她就用力握紧了袖中的匕首,冰凉清晰的触感让她的眼睛里渐渐漫上寒意。她以毫不留情的信念与毅力提醒着自己:

    报仇!

    黑小虎走进来时步子放得很轻,起码对于被下了化功散的蓝兔来说,应该是听不见的。他见她坐在窗边,夕光在她的侧脸洒下一层薄薄的红晕。她长睫宛若蝶翼轻轻扇动,漂亮的眼睛像水一样温柔。他恍惚间觉得她像是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温馨的感觉模糊地涌上心头,又被自己苦笑着打散:蓝兔从未对自己露出过这样温柔的神情吧?不,是有的。在他以虹猫的身份陪在她身边的时候。而事实上,那一丝仅有的温柔,也不过虚情假意。心底一丝阴霾,他大步走进了房间。

    蓝兔闻声回头,眼底的柔和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被满满的警惕与恨意取代。黑小虎心中一嘲,就知道会如此,却还是压不住翻涌而出的失落。

    “你来做什么?”蓝兔冷冷道。

    “这是魔教的地盘,我自然想来就来。”黑小虎抱胸笑道,手掌却微微用力,捏紧了自己的胳膊。

    如果……如果此时是虹猫,进入了她的房间,她会做什么?转过头来温柔的笑,唤一声“虹猫”,与他斟茶共饮,琴箫相伴么?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想象。

    “即便你废了我的武功又如何?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放弃杀你。”蓝兔语意冷冽,身形挺拔一如当日风姿。

    “我不是……”他想说自己从未想过伤害于她,废了她的武功,已经是父亲同意留她性命最后的底线。他想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同她一起练剑,时光漫长他可以陪她重新练起;他想说自他将她带回黑虎崖便日日前来看她,只是他毕竟心中有愧,只是静静站在阴影中,从来不敢出现在她面前,直至今日才压抑不住靠近她的渴望。只是当他直视她冰冷的眼,千言万语却都说不出口了。

    纵使他再多情真意切,再多苦衷无奈,她也从未放在眼里过吧?她所在意的人,从来都只有虹猫,不是么?妒火席卷上来几乎要将他吞没,他大步上前,右手捂住那只会对他射出冷冷视线的双眼,对着那只会对他吐出薄情言语的嘴唇就要吻上去。

    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他却突然顿住了。

    不,不……这是他最喜欢的人……他怎么能如此亵渎于她?

    黑小虎转瞬犹疑间,蓝兔眼中光芒一闪,袖底利刃直直刺出!多年习武的本能快于意识,黑小虎用力握住她持刃的手腕,力度大的近乎捏碎她的腕骨。匕首跌落在地,她下意识地痛哼一声,便死死咬住嘴唇不肯发出一丝声音。

    “你……”黑小虎愕然地松开手,先是一丝怒意,在望见她倔强的神色时却突然泄了气。罢了,罢了,这不是自己早就知道的吗?这不是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吗?

    “你今日若不杀我,我以后也一定会给虹猫报仇!”蓝兔毫不畏惧地直视他的双眼,坚定地道。
“……”黑小虎无言,默然看她半晌,突然起身走出了房间。

   “把这药给蓝兔宫主敷上。”

   “是,少主。”

【四】

    随后的日子一如既往,他时常来看她,她从未放弃复仇。
   
    她的信念好像坚定地从未变过,他却累了。

    父亲夙愿已偿,江湖一统。他身为魔教少主,众人阿谀奉承。而这从来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想要的只有一个人。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值得挂念的心思了。

    “你许我大婚一场,我任你千刀万剐。如何?”他走进房间弯下腰,直视他心心念念的容颜。

    蓝兔愕然半晌,冷冷笑开:“好。”

【五】

    魔教少主大婚,迎娶玉蟾宫主蓝兔,消息一出,江湖震动。千盏长明灯,从黑虎崖脚一路蜿蜒而上,照亮了漫漫长夜。

    新婚当日,他一袭红袍,带着冷傲的笑意从一众谄媚笑容中穿行而过。目光投向远方被侍女扶着向前的新嫁娘,他知道,那就是他心仪之人。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礼成的那一刻,黑小虎竟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满眼醒目的红好像渐渐模糊起来,周围各色脸庞也都失去了轮廓。

    只有自己身边的人是真实的。

    他伸出手去牵那人的手,感到蓝兔的手稍微缩了一下,就温顺的躺在他的手里。

    笑意渐渐加深。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神色有多温柔,令在场诸多宾客都匪夷所思地窃窃私语。

    而他也从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他只在意一个人。

    夙愿达成,他的心里应该是快乐无比的。只是这快乐却如此空洞,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永远不知餍足。

    能有多快乐,就能有多悲伤。

    只是,只是,

    这已经是我所能想象的,最快乐的时刻了。

    黑小虎遣散所有喜娘与侍女,珍而重之地揭下了蓝兔的喜帕。淡扫蛾眉,薄施粉黛,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依稀是初见时的模样。他眼底柔情万里,却在触及她冰冷神色时蓦地一痛。

    “……求你,”他抬起手去遮住她的眼,好像这样就可以假装它不存在,“别这样看着我。就一会儿。”

    心里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刺痛。蓝兔只觉得眼前的一切真的荒诞又悲哀。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为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却如此悲伤?她在心底无声的发问,复又紧紧握住袖中的匕首,冰凉的触感让她浮动的心思冷静下来。虹猫,虹猫。你别怕。我马上,就要给你报仇了。

    “蓝兔,你知不知道,我想这一天,已经想了很久了。”他絮絮叨叨地说,并不在意对方有没有回复。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为了同伴,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你救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我是魔教少主,从小我父亲就告诉我,我必须成为最强的人。从来都是我救别人,从来没有人救过我。也许是因为我太强了,也许是因为我是魔教中人,没有人愿意救我。”

    “蓝兔啊,人难道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吗?我是魔教少主,可难道我喜欢这个身份吗?”

    “从小我就想做一个大侠,行侠仗义,快意江湖。”

    “可又有谁问过我想要做什么?从来都是别人来告诉我,你该做什么,你必须做什么。”

    “什么是正,什么又是邪?凭何定正邪?凭何论确误?凭何断是非?凭何辨善恶?三界阡陌,六道百苦,哪有世人不无辜?”

    “非我所愿之事,我亦不为。我所求的,不过就是父亲平安喜乐,再遇见一个喜欢的女子,我们三人可以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难道是一个很难的愿望吗?”

    “它太平凡了。平凡的可笑。可是……这就是我……所求而不得的东西啊……”

      黑小虎的话音慢慢低了下去,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心口插着一把匕首。他淡然的笑笑,抬起手,想要碰碰那只看起来柔弱无骨,却可仗剑江湖的手,却终究无力地垂下了。

    蓝兔看着眼前慢慢失去呼吸的男子,不知为何,眼泪却突然落了下来。她想那天虹猫死时,是不是也是这样,清晰明亮的眼睛渐渐涣散,平缓绵长的呼吸渐渐停止,修长有力的手渐渐垂落?

    她仰起头闭上眼,轻轻唱起一支再没有机会对那人唱出的歌:

“心中想的,还是他……”

    眼前好像又出现当年初见,尚显青涩的少年躺在床上慢慢睁开双眼,她没有错过他明亮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任凭梦里,三千落花……”

    曾经策马同游,你将花环赠我,用玩笑般的语气许下一生诺言,却被我铭记于心。你的认真,我清楚地感受到。我从来不曾看错你一丝一毫的情绪。

“走遍天涯,心随你起落……”

    你以为我死去,天地同寿的光芒撼动寰宇。纵使是铁石心肠,也会为此动容吧?而我又怎会甘心眼睁睁看着,你在我眼前失去生命?

“看惯了长风,吹动你……”

    虹猫,等等我。我曾说过,即使是死,也想和你死在 一起。

    蓝兔反转匕首,用力刺向自己的心脏。

“英勇的头发……”

凭何定正邪?凭何论确误?凭何断是非?凭何辨善恶?三界阡陌,六道百苦,哪有世人不无辜? 这句是《自在唯我》的歌词。
这两天重温了虹勇和一些黑蓝的b站剪辑。真的很难过。每次看到黑小虎问“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蓝兔回答“正就是正,邪就是邪”的时候就想要替小虎问出上面那句歌词。小虎在为情黑化之前并不算邪吧,也是光明磊落的人物。唉,可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