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虹黑

15.4万浏览    240参与
风起时

【黑逗/虹黑虹】什么?魔教少主他倾国倾城(二)

        章二


  还没睡醒就被敲开了门的姚青被吓了一跳,但一见来人,他这心就放下了一半,拱了拱手,“恭迎夫人,少爷。”


  “齐堂主,虎儿就拜托你了”


  啊?这是什么情况?


  姚青惊疑不定地抬起头,却见白梨一脸郑重,而旁边的小虎少爷打扮的如此瑰丽,不会吧,不会真是他想的那样吧?


  “说好了去后山玩的,你不会是睡昏头了吧!”,黑小虎冲他挤了挤眼。


  “哦哦,对哦,少爷赎罪,小的这就陪您去后山玩。”,姚青刷的摆开手中带着尖刃的铁扇,“夫人请放心,小的一定保护好少爷!”...

        章二


  还没睡醒就被敲开了门的姚青被吓了一跳,但一见来人,他这心就放下了一半,拱了拱手,“恭迎夫人,少爷。”


  “齐堂主,虎儿就拜托你了”


  啊?这是什么情况?


  姚青惊疑不定地抬起头,却见白梨一脸郑重,而旁边的小虎少爷打扮的如此瑰丽,不会吧,不会真是他想的那样吧?


  “说好了去后山玩的,你不会是睡昏头了吧!”,黑小虎冲他挤了挤眼。


  “哦哦,对哦,少爷赎罪,小的这就陪您去后山玩。”,姚青刷的摆开手中带着尖刃的铁扇,“夫人请放心,小的一定保护好少爷!”


  “那就拜托齐堂主了。”,白梨捏了捏小虎的鼻子,“那娘先走了。”


  “母后早些回来。”


  待白梨走后,姚青笑着凑上前,“少爷啊,咱们真要去后山玩吗?”


  “不了。”,黑小虎瞥了眼对方手中的铁扇,他着实有些羡慕——果然,他还是想学武。


  见黑小虎转头就走,姚青抬脚便跟上去——万一对方出了事,这责任不得担在他身上,他可不想丢了堂主的位置,“少爷,您去哪?等等我啊!”


  想独自下山的黑小虎一点儿也不想被跟着,但此时的他根本不是姚青的对手,便只好默认对方跟在后面,反正此行也只是为了给母亲准备礼物。


  姚青一路跟着黑小虎,但越更越心惊——他本以为黑小虎是个只会扑到母亲怀里的小少爷,谁知这人竟知道这条密道,还轻易破了连他都头疼的迷阵!


  啧啧,看来是用这个小少爷升官儿时,得小心不要被他瞧出破绽了。


  另一边,洛虹视角。


  “麒麟,太好了,爹爹要我们去金鞭溪带些酒菜回来,我们可以出去玩啦!”


  被麒麟带着穿梭在林中的洛虹东瞅瞅西看看,想着很快便能到达金鞭溪,去看看山下的市集、茶摊是不是像话本子里说的那般有趣,然而快一个时辰了,他还没见到一个人影。


  “麒麟,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洛虹捋了捋麒麟的毛发。


  麒麟哼唧两声。


  洛虹却似听懂了一般,“你说我太着急了?可能吧,一直呆在西海峰林中,我总想见见外面的人嘛!”


  他话音刚落,麒麟便像右边的那条小路拐去,这让洛虹惊讶了一瞬,“诶?麒麟,你去哪儿?!爹爹给的路线不是这样啊?”


  突然,麒麟与他们所在道路垂直的一条山道口停了下来,还摇头摆脑的示意他往这条山道上看。


  洛虹抬眼望去,却远远对上一双墨色眼眸。那人身着烟雾般淡紫色的半臂长衫,月白银纹附着轻纱的里衣,一头乌发用镶紫鎏金冠半束起来,鬓边的两缕头发也分别用银扣束好,耳边戴着紫玉制的莲花耳坠,腰间除了玉佩外,还系着一跟泛着银光的九节鞭。


  好漂亮的人,洛虹暗暗惊叹,这就是话本子里说的女扮男装吗?


  眼看就要到山道上了,却被一个奇怪的橙发少年堵住了路口,黑小虎皱眉盯着那双澄澈的眸子,“你是何人?为何挡我的道?”


  瞧这跋扈的态度,绝对是哪家偷跑出来的大小姐,洛虹正打算逗她一逗,却被突然冒出的青衣人打断了。


  “少爷,我们赶快回去吧!夫人出事了!”,姚青将刚从黑鹰爪上取下的字条递给黑小虎。


  “什么?!”,黑小虎扯过字条,凝眸一看便皱紧了眉头,转头就往山上跑去。


  而黑小虎刚跑出几步,两侧的树林间就飞出了几发冷箭,直冲他而来。


  “小心!”,还没来得及跟上黑小虎的姚青一手甩出铁扇,一手甩出回旋镖,试图分侧挡掉直冲黑小虎而去的冷箭,虽说他很清楚这为时已晚。


  可令他惊讶的是,黑小虎竟跃至空中,抽出腰间的九节鞭,将冷箭甩成一打,直朝路中间的黑衣人掷去,瞬间扫倒了一片。


  “漂亮!”,姚青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大概是感觉放箭没用,树林里的黑衣人都蹦了出来。三十几个啊,那还是有胜算的,姚青摸出了身后的剑,还故意喊了一句,“少爷,我来帮你啦!”


  黑小虎压根没余力嫌弃这个不着调的堂主,他的内力已经所剩无几,若不是带了袖箭和眩晕散,他大概早已葬身此地。


  站在山道上的洛虹从一开始就想去帮那两人,只是麒麟一直咬着他的衣角示意他离开这里。僵持间,洛虹突然瞥到树林中闪过的冷光,糟了——不及细想,洛虹割断衣服下摆,朝那边赶去。


  右臂被划伤,腰间也被划了一刀,这群家伙在武器上喂了毒,黑小虎只觉视线有些模糊,行动也迟缓起来,跟近处的敌人缠斗已让他难以招架,所以当冷箭飞至他眼前时,他竟无力挡下


  结束了,黑小虎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母后啊,这就是没有力量的下场……


  两秒过去了,为何……黑小虎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澄澈的颜色——那个橙发少年正挡在他身前,其脚下正是那几枝冷箭的断枝。


  那便是他们的初遇。




        注:

        名字设定

        洛虹  泠蓝  窦雨 谢灵枢  姚青 齐渊  划掉的部分是化名,其余名字不变。

       年龄设定  

       逗逗年龄比少主小4岁,少侠,跳美人各比少主小一岁,其余不变。


  

风起时

【黑逗/虹黑虹】什么?魔教少主他倾国倾城(一)

     

       黑小虎中心,大概是少主成长史?有少主风云录、逗逗外传等要素,cp看标题。幼年剧情大改,虹七主线微调。


       以下正文。


  7岁那年,黑小虎躲在假山后,看着正带他表哥练功的父亲。


  眼看着父亲对其眉开眼笑,还不停夸赞,黑小虎不禁后退了一步,脚却正好搭在一小截树枝上...

     

       黑小虎中心,大概是少主成长史?有少主风云录、逗逗外传等要素,cp看标题。幼年剧情大改,虹七主线微调。


        

       以下正文。


  7岁那年,黑小虎躲在假山后,看着正带他表哥练功的父亲。


  眼看着父亲对其眉开眼笑,还不停夸赞,黑小虎不禁后退了一步,脚却正好搭在一小截树枝上。想了想,他一脚踩了下去。


  “哪个不长眼的?”,被打断了对话的黑心虎十分愤怒。


  父亲的怒吼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父…父王……”


  黑心虎撇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虎儿,鬼鬼崇崇地干什么?”


  “没…”,黑小虎全然没了刚刚踩断树枝的气势。


  “我看小虎弟是想跟我们一起研习武功吧!”,豺锋又笑着添了一把火。


  “他?”,黑心虎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待黑心虎走后,豺锋邪笑着从木桩上跳了下来,“小虎弟呀,你不是想跟我一起学习武功吗?”


  黑小虎警惕地往后跳了一步,“滚开!”


  “可是大家都知道你的身体无法习武啊~”,豺锋步步紧逼,仗着体形的差距一下便扣住了黑小虎手腕。


  “放开我!”,黑小虎没能挣开,反倒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要不要锋哥哥教你两招啊?”,扼住对方的呼吸后,豺锋舔了舔嘴角,仔细一看,他这小表弟长的还真不错,啧啧,这眉眼,若是长开了…


  “豺锋,你在干什么?!”,一进院便看到这一幕,向来温柔的白梨也怒了,“你好大的胆子啊!”


  “白…白婶婶,我只是跟小虎弟开个玩笑”,豺锋吓得赶紧松开了手。


  “咳、咳…”,终于落地的黑小虎忍着喉咙的疼痛,心中的愤懑让他想再冲上去与之打一架,但对上母亲担忧的眼神,他又放弃了这一举动,上前两步扑到母亲怀里,“母后…”


  白梨摸着小虎的头,安慰着,“虎儿 娘在这儿…”


  “下次再让我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绝饶不了你!”,白梨怒视了豺锋一眼。


  “侄儿不敢”,豺锋赔笑道。


  待两人走后,豺锋啐了一口。此时有意投到他麾下的猪无戒冒了头,拍起了马屁,“豺少爷莫气,夫人也就神气这一时了,小虎少爷无法习武,将来——这教主之位必定是您的!”


  “承你吉言!”,豺锋阴侧侧一笑,待他继承了教主之位,还不是想如何便如何!


  两年后,白梨住处。


  院里的梨花开了,琼纹银波,雪堆云涌,一阵风吹过,便摇摇曳曳的飘落了几朵。


  黑小虎拂开书上挡住他视线的梨花,轻哼一声,“美则美矣,可太弱小了!”


  “噗,虎儿啊,你怎么跟一朵梨花置气?”


  看见母亲手中的丹药瓶,黑小虎立刻拉长了脸,“母后,还要我吃这药啊”


  “虎儿,听话,娘希望…”


  “希望我能过平安的日子,母后,我都会背了…”


  “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调皮了。来,把药吃了,晚上做你爱吃的红烧排骨。”


  黑小虎这才不情不愿地把药塞进嘴里。


  第二天,天还没亮,黑小虎便被白梨拉了起来,要换上母亲指定的衣服,还要任由母亲捯饬,每到这时,黑小虎就希望自己能有个妹妹。


  头上似乎被戴上了什么,眼睛上也被抹了玉影,直到耳朵也被挂上耳坠时,他再也坐不住了,“母后,戴这些做甚!我又不是女孩儿!”


  白梨赶紧止住了他的动作,“虎儿,今天可是花朝节,你就戴上吧,待会儿娘亲要下山,要跟着去吗?”


  “下山?”,黑小虎来了兴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改了主意,“不了,母后,我跟齐渊约了去后山玩。”


  “那个救你回来的孩子?”,白梨有些犹疑,自那次之后她没见虎儿和那孩子有过什么来往。


  “对,要不我这就把他喊来?”


  “不必那么麻烦,娘送你去找他好了。”


  注:黑小虎五岁时,曾偷偷下山却遭遇暗杀,好在碰上逗威夫妇,而雪心看到黑小虎腰间的雪花玉坠后便扯着逗威救下了他。


       跳跳将其接回黑虎崖,也因此被升为堂主。(逗威夫妇得知了跳跳的真实身份。)



         

鸦岗村道
占tag致歉 群已建好,大家可...

占tag致歉

群已建好,大家可以入群来一起嗑CP

占tag致歉

群已建好,大家可以入群来一起嗑CP

鸦岗村道

占tag致歉

家人们,要不咱建个群一起来磕CP?

家人们,要不咱建个群一起来磕CP?

风起时

【黑逗/虹黑虹】什么?魔教少主他倾国倾城(预告)

  一个预告。


       黑小虎:你活腻了是吧,这写的什么题目,快点给本少主改了!


  笔者(迅速顶锅盖溜走)


  虎年嘛,就是要搞少主~至于为何组这么邪教的cp,那只能怪六奇阁那段和少主外传里,让我get到这两位的cp感了。


  ——魔教少主和正道神医,比如正赶路的逗逗见财(鸡腿)起意救下了偷跑下山遭遇刺杀的少主,啧啧,我已经脑补一大段剧情了。不过,考虑到咱们神医还小,所以这条线偏温和,偏友情向,不会有限制级的东西。


  至于虹黑线嘛,反正少主成年了,来点刺激的也没关系。毕竟咱们少侠虽然性...

  一个预告。


       黑小虎:你活腻了是吧,这写的什么题目,快点给本少主改了!


  笔者(迅速顶锅盖溜走)


  虎年嘛,就是要搞少主~至于为何组这么邪教的cp,那只能怪六奇阁那段和少主外传里,让我get到这两位的cp感了。


  ——魔教少主和正道神医,比如正赶路的逗逗见财(鸡腿)起意救下了偷跑下山遭遇刺杀的少主,啧啧,我已经脑补一大段剧情了。不过,考虑到咱们神医还小,所以这条线偏温和,偏友情向,不会有限制级的东西。


  至于虹黑线嘛,反正少主成年了,来点刺激的也没关系。毕竟咱们少侠虽然性格好,但其骨子里是很刚强的,而少主,性格先不提,他是偏有掌控欲的,所以这种配对会更有张力,当然,也会比较虐。可能会加个青梅竹马的笔友式设定。


  本文其他cp:跳蓝、奔莎、双达。


  看完剧本后:


  逗逗(手一抖,差点把鸡腿掉地上):——和黑小虎?这剧情真没问题?……算了,就当多了个病人(供应鸡腿的)吧


  虹猫(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看到最后耳朵都红了):前面还好,但这后两段也太……黑小虎居然愿意演?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者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先找個時間...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者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先找個時間。 對於黑子來說,我覺得兩位都是他不同方面的理想型, 但是從同年或者年長的接待方面改變的話 就是年齡差構成的這個美味的三角關係了。 總之,覺得自己跟虹村前輩是一樣的,連那個赤司君都變得有點中學生的樣子了,我那樣幻想了一下。 那麼下次還可以再見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謝謝。


(为了控制在三篇内所以删除了副页,文字已经补在文中。)


若侵权,可以立刻删除。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者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先找個時間...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者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先找個時間。 對於黑子來說,我覺得兩位都是他不同方面的理想型, 但是從同年或者年長的接待方面改變的話 就是年齡差構成的這個美味的三角關係了。 總之,覺得自己跟虹村前輩是一樣的,連那個赤司君都變得有點中學生的樣子了,我那樣幻想了一下。 那麼下次還可以再見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謝謝。


(为了控制在三篇内所以删除了副页,文字已经补在文中。)


若侵权,可以立刻删除。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钝行老师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

【虹黑奇迹黑】强人所难(34P)(完)

作者:鈍行ビリア/さつこ

汉化组:悠爱同萌


作钝行老师的话①:

有奇迹黑/虹黑要素✓

没有聪明完美的赤司君✓


作者钝行老师的话②:大家好我是钝行。 謝謝這次入手了「強人所難」。 非常感謝。 覺得還是維持現在的關係也會幸福的赤司君 好像對在前輩位置上的虹村隊長突然的行動意外地十分慌張… 這樣的故事,這次也是因為時間原因吧 慌忙地就精束了故事……。 可能這之後主將夾心的戰爭就會開始吧不是嗎…。 有機會我還想再好好地畫畫主將夾心。 在這之前我想要先找個時間。 對於黑子來說,我覺得兩位都是他不同方面的理想型, 但是從同年或者年長的接待方面改變的話 就是年齡差構成的這個美味的三角關係了。 總之,覺得自己跟虹村前輩是一樣的,連那個赤司君都變得有點中學生的樣子了,我那樣幻想了一下。 那麼下次還可以再見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謝謝。


(为了控制在三篇内所以删除了副页,文字已经补在文中。)


若侵权,可以立刻删除。如图片顺序错误可以提出我可以修改。

木青

两相欢(10)

黑小虎想永远躲下去。只是,世上没有永远。

逗逗来信说,他有一对友人,他们那有株快成熟的忧草,可以治他的那些旧伤,让他去他们那里疗伤。

若是单治病一说,倒是好事,只是信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对友人是夫妻,女子从医,男子习阵。两人隐居于山林,居所周边有阵法,常人无法进入。

接下来写的约莫是解阵之法了。只是……

至于路,虹猫认得,到时候让他带你过去就好了。祝你好运。...


黑小虎想永远躲下去。只是,世上没有永远。

逗逗来信说,他有一对友人,他们那有株快成熟的忧草,可以治他的那些旧伤,让他去他们那里疗伤。

若是单治病一说,倒是好事,只是信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对友人是夫妻,女子从医,男子习阵。两人隐居于山林,居所周边有阵法,常人无法进入。

接下来写的约莫是解阵之法了。只是……

至于路,虹猫认得,到时候让他带你过去就好了。祝你好运。

                                                                               逗逗

早上狂跳的眼皮……果真不是什么好事。他想,从前千方百计想多见一面,如今倒是想释然,怎的却又撞到眼前?

不过,吐槽归吐槽,到时还是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

至于病,他早就看淡了,左右不大影响生活,也便随他去了。

木青

《得意尽欢》预告

  • 虹黑

  • ooc

  • 双重生

  • 私设

  • 更新时间不定


注:

  • 两人生前互相喜欢,但是,互不知道(没错,又是这样)

  • 避雷:会有为了掩饰身份的女装

  • 可能,虹猫会有点黑化(划重点:可能)

  • 开始更新:《两相欢》完结之后


  • 虹黑

  • ooc

  • 双重生

  • 私设

  • 更新时间不定


注:

  • 两人生前互相喜欢,但是,互不知道(没错,又是这样)

  • 避雷:会有为了掩饰身份的女装

  • 可能,虹猫会有点黑化(划重点:可能)

  • 开始更新:《两相欢》完结之后


木青

两相欢(9)

第二天清早,黑小虎就走了。

本就是因几人相聚不易,于是多留了几日。现如今,他若是再留下去,只怕这心,是平复不下来了。


昨晚,他辗转反侧,却是如何也睡不着。

于是,倚着墙,那么坐了一晚上。

他想了很多。

或许一开始,就是自己的自欺欺人——无论是大奔救自己出山,还是莎莉送的孔明灯……亦或是如今蓝兔的云墨糕——他的心里是有过猜想,只是……怕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怕这是假。所以,他宁愿保持现状。


不要再想了——他埋首于臂间,如往常一般。

(为什么这样?你喜欢他)

不,不是,他恨我,他应该恨我……

(你忘了?你们和解了)

和解?是,是和解了……可那血海深仇,真的能轻易就放下吗…...

第二天清早,黑小虎就走了。

本就是因几人相聚不易,于是多留了几日。现如今,他若是再留下去,只怕这心,是平复不下来了。


昨晚,他辗转反侧,却是如何也睡不着。

于是,倚着墙,那么坐了一晚上。

他想了很多。

或许一开始,就是自己的自欺欺人——无论是大奔救自己出山,还是莎莉送的孔明灯……亦或是如今蓝兔的云墨糕——他的心里是有过猜想,只是……怕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怕这是假。所以,他宁愿保持现状。


不要再想了——他埋首于臂间,如往常一般。

(为什么这样?你喜欢他)

不,不是,他恨我,他应该恨我……

(你忘了?你们和解了)

和解?是,是和解了……可那血海深仇,真的能轻易就放下吗……

(……几年了,你知道的,他们都放下了。若非打算放下,当初何必和解)

……呵……说服自己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有用,怎会拖到现在。不过白费口舌,何必呢。


那道声音消失了,如往常一般。

而他,继续呆坐着,直至天光破晓。于是起身收拾。


他决定躲回他那小破屋。反正,先前不也是这么过的。


蓝兔总嫌虹猫怂,却不知道这还有个更怂的。


萦绕的眼镜
一起拍照! (彩蛋里有不同角度...

一起拍照!

(彩蛋里有不同角度的……

一起拍照!

(彩蛋里有不同角度的……

木青

两相欢(8)

“那你找吧,我先走了”

“嗯”


等到黑小虎走远后,虹猫才回到厨房里,把那碟云墨糕放进温架里。合上架面,他却立在那架前不动,而后,低头倚架面,神色隐去。良久,只苦笑一声“傻子……”

余音散在夜色里,散了夜中凉风,散了夜中月光,独独散不去那听者的思绪。


刚刚,黑小虎没走。因为他的怀疑,也因为虹猫那活像拿来搪塞人的借口。自然,这其中也有他对自己敛息和隐匿的自信。


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黑小虎僵立于阴影处——他不是恨我吗?他……不是喜欢蓝兔吗?怎么!


——————————

下划线是心理描写(怕写的太乱看的不是很清楚)

这章有点少。因为码上一章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就码...

“那你找吧,我先走了”

“嗯”


等到黑小虎走远后,虹猫才回到厨房里,把那碟云墨糕放进温架里。合上架面,他却立在那架前不动,而后,低头倚架面,神色隐去。良久,只苦笑一声“傻子……”

余音散在夜色里,散了夜中凉风,散了夜中月光,独独散不去那听者的思绪。


刚刚,黑小虎没走。因为他的怀疑,也因为虹猫那活像拿来搪塞人的借口。自然,这其中也有他对自己敛息和隐匿的自信。


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黑小虎僵立于阴影处——他不是恨我吗?他……不是喜欢蓝兔吗?怎么!


——————————

下划线是心理描写(怕写的太乱看的不是很清楚)

这章有点少。因为码上一章的时候,本来是打算就码到那,但是后面想想,好像卡在那不大合适,不上不下的,所以就把剩下的一起发了。

木青

两相欢(7)

黑小虎翻窗而出,刚落地,便被那窗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窝”话音未落,便被虹猫捂住了嘴。

“唔唔,唔,唔唔唔”

虹猫?我!你干嘛!

黑小虎瞪大了眼,看了看虹猫的手,又看了看虹猫,示意他放开自己。

“呃,真是抱歉,我只是怕你叫出声”虹猫尴尬的把手放下。

“我”黑小虎一时语塞,感觉浑身上下泛着痒,想和虹猫打一架,把他打成猪无戒——以报二犯之仇。可是他知道,他打不过……何况他一个偷翻来的,底气都不足……

“哦,没关系,意外意外,理解理解”一个莫得感情的回答机器。

只是奇怪,“你大半夜的,来这干嘛?”他又挑起话题,而不是借机遁走。

“白天的时候,东西落这了,这会想起来,过来找找”

“...

黑小虎翻窗而出,刚落地,便被那窗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窝”话音未落,便被虹猫捂住了嘴。

“唔唔,唔,唔唔唔”

虹猫?我!你干嘛!

黑小虎瞪大了眼,看了看虹猫的手,又看了看虹猫,示意他放开自己。

“呃,真是抱歉,我只是怕你叫出声”虹猫尴尬的把手放下。

“我”黑小虎一时语塞,感觉浑身上下泛着痒,想和虹猫打一架,把他打成猪无戒——以报二犯之仇。可是他知道,他打不过……何况他一个偷翻来的,底气都不足……

“哦,没关系,意外意外,理解理解”一个莫得感情的回答机器。

只是奇怪,“你大半夜的,来这干嘛?”他又挑起话题,而不是借机遁走。

“白天的时候,东西落这了,这会想起来,过来找找”

“你刚过来?”

“啊?嗯”

“哦”他刚刚闻到了云墨糕的味道,在虹猫身上,不是错觉,确实是虹猫身上的。那么问题来了,虹猫在撒谎?为什么?





木青

两相欢—番外—自白

我是虹猫,也是他们口中的长虹剑主、七剑之首,是蓝兔口中的可怜人——可怜我无勇无谋。

她说,这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妥当,却也相符。

我喜欢一个人——真是俗套的开头。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第一次见面,又或许是在那一次次交锋中。所以,“一见钟情”这个词可能不太适合。

像极了话本里头的——他的父亲害死了我的父亲,而我……报仇了。他也葬身在雷区。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他被救了回来;再后来,我们和解了。


可,如你所听,我们之间的交集淡薄的很,我的感情,就像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事实也是如此。

和解前,我们敌对,是绝无可能;和解后,我却还是不敢吐露。

这是蓝兔说的无勇。


我害怕...

我是虹猫,也是他们口中的长虹剑主、七剑之首,是蓝兔口中的可怜人——可怜我无勇无谋。

她说,这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妥当,却也相符。

我喜欢一个人——真是俗套的开头。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第一次见面,又或许是在那一次次交锋中。所以,“一见钟情”这个词可能不太适合。

像极了话本里头的——他的父亲害死了我的父亲,而我……报仇了。他也葬身在雷区。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他被救了回来;再后来,我们和解了。


可,如你所听,我们之间的交集淡薄的很,我的感情,就像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事实也是如此。

和解前,我们敌对,是绝无可能;和解后,我却还是不敢吐露。

这是蓝兔说的无勇。


我害怕和解是表面,害怕他还恨我……

所以我骗了他——救他出山的是大奔,背他去找逗逗的是跳跳,买孔明灯的是莎丽,送他竹剑的是达达,做云墨糕的是蓝兔……

蓝兔因此骂我无谋。


他们说我迟早会后悔的,什么都不说,他怎么知道?

可我早做好准备——看他娶妻,生子,过余生。

这样的结果,对我来说,足矣。多了,求不得;少了,怨不得。



萦绕的眼镜

上课的摸鱼~~

感觉挺喜欢少主抱膀(ⅹ

上课的摸鱼~~

感觉挺喜欢少主抱膀(ⅹ

木青

两相欢—番外—云墨糕

•时间点:小时候(开始)

某次虹猫出去玩,发现了正躺在石上大睡的黑小虎。

当时年纪都还小,虹猫将黑小虎误认成了猫。

两人认识之后,打打闹闹的,玩了一下午。休息时,虹猫就把自己做的云墨糕分给了黑小虎。

因为云墨糕还剩蛮多,那时虹猫就让黑小虎带了点回去路上吃。但回到家时还有剩余。

他母亲尝了,试着做,竟与虹猫那糕有八九分像。


后来,他们有再见过几次,却也只是几次——黑小虎一家搬走了。


黑小虎渐渐长大,白梨却去世了。

他决定修炼,所以他忘了虹猫——为了洗去杂念,忘了小时的大部分记忆。


后来黑小虎又再一次尝到了云墨糕。

这次,他以为是蓝兔。

可……是虹猫。


他以...

•时间点:小时候(开始)

某次虹猫出去玩,发现了正躺在石上大睡的黑小虎。

当时年纪都还小,虹猫将黑小虎误认成了猫。

两人认识之后,打打闹闹的,玩了一下午。休息时,虹猫就把自己做的云墨糕分给了黑小虎。

因为云墨糕还剩蛮多,那时虹猫就让黑小虎带了点回去路上吃。但回到家时还有剩余。

他母亲尝了,试着做,竟与虹猫那糕有八九分像。


后来,他们有再见过几次,却也只是几次——黑小虎一家搬走了。


黑小虎渐渐长大,白梨却去世了。

他决定修炼,所以他忘了虹猫——为了洗去杂念,忘了小时的大部分记忆。


后来黑小虎又再一次尝到了云墨糕。

这次,他以为是蓝兔。

可……是虹猫。


他以为是虹猫像母亲,可却记不得了是母亲像虹猫。




————————

好像感觉表述上有点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改会好一些。

解释一下:没有要把亲情和爱情作比较的意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