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84933浏览    1945参与
Nola Parkinson

这几张是收集的图啊

超喜欢这四张画的,神仙作画

这几张是收集的图啊

超喜欢这四张画的,神仙作画

Radiante

2020年打算换个画风😳

最近画了好多天使哈哈哈还有好多没画完的

再上一节关于巴洛克罗马的课。我好喜欢bernini啊太美太美了还有botticelli。还读了失乐园于是脑子里全是天使恶魔啥的😂😂😂

12月份开始做了自己的网站卖印刷品,终于有点经济独立开始的感觉了好开心!!

戳我的网站!

2020年打算换个画风😳

最近画了好多天使哈哈哈还有好多没画完的

再上一节关于巴洛克罗马的课。我好喜欢bernini啊太美太美了还有botticelli。还读了失乐园于是脑子里全是天使恶魔啥的😂😂😂

12月份开始做了自己的网站卖印刷品,终于有点经济独立开始的感觉了好开心!!

戳我的网站!

画渣喵—NIMO

这两个憨憨太可爱惹!!!

这两个憨憨太可爱惹!!!

狗哥

人鱼先生1

之前的被封啦,以后大概发图片

人鱼先生1

之前的被封啦,以后大概发图片

梁燕语多

干嘛非要向不相干的人证明

孩子学校的期末语文试卷,作文题目是:最高大的金字塔顶端,只有两种动物到达过:老鹰和蜗牛。让学生据此拟题写作文。


我忽然来了兴趣,以蜗牛为主角写了个小故事,特别简单,特别直白,没什么冲突,也不曲折,但我喜欢。


以下正文


绿洲上住着好多蜗牛。其中一只长的和其他蜗牛都不一样:他的壳上有一块斑点。蜗牛们都觉得很丑。有斑点的蜗牛很委屈:有斑点怎么了?有斑点的壳难道还不能住蜗牛了?缩进壳里照样遮风挡雨,睡觉也挺香,没碍着什么事呀?但是别的蜗牛不管,除了当面对他冷嘲热讽外,还不许他靠近绿洲水源附近那几株最富水份和营养的鲜嫩植物。他们粗暴地称呼...

孩子学校的期末语文试卷,作文题目是:最高大的金字塔顶端,只有两种动物到达过:老鹰和蜗牛。让学生据此拟题写作文。

 

我忽然来了兴趣,以蜗牛为主角写了个小故事,特别简单,特别直白,没什么冲突,也不曲折,但我喜欢。

 




以下正文

 

绿洲上住着好多蜗牛。其中一只长的和其他蜗牛都不一样:他的壳上有一块斑点。蜗牛们都觉得很丑。有斑点的蜗牛很委屈:有斑点怎么了?有斑点的壳难道还不能住蜗牛了?缩进壳里照样遮风挡雨,睡觉也挺香,没碍着什么事呀?但是别的蜗牛不管,除了当面对他冷嘲热讽外,还不许他靠近绿洲水源附近那几株最富水份和营养的鲜嫩植物。他们粗暴地称呼他为斑,似乎在时刻提醒他的低牛一等。


 




斑对这个名称却不反感,毕竟这是身体的一部分,他坦然接受。但是不能靠近水源就有点不开心。毕竟绿洲边际紧挨着沙漠,植物中水份不如中心地带多,叶子都干巴巴的,对于一只蜗牛来说,环境有点恶劣。

 

这一天,斑正对付一株蔫巴巴的石菖蒲。叶子太干了,口感一点都不好。他正在边吃边吐槽,就看见一个奇怪的,形似巨大蜗牛的家伙呼哧带喘地游移过来。斑楞住了:两头是圆绳,中间鼓起个大包,有点象壳,却没有漩涡状纹路,难道是变异后的巨型蜗牛?

 

“嗨,”斑带劲了,扔下嘴里的干叶子冲那怪物打招呼,“你,你?”

 

他想问你是个什么东西,又觉得不礼貌,你了半天,说,“你好啊?”

 

“一点也不好!”那家伙说话有股别扭的咝咝声,“不消化,撑的慌,想喝点水,再找个阴凉地方休息会儿。”

 

斑怀疑地盯着对方身体中段的巨大球形鼓包:“你吃了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颤巍巍地,“你会不会是只大个儿蜗牛?”

 

“蜗牛?”那家伙尽量睁圆细长的眼睛,“你可真够傻的。”

 

“那你是什么?”

 

“我是一条蛇!”蛇努力想把身体盘起,并高高昂头,但失败了:中间的球状凸起阻碍了他的行动。

 




“蛇?”斑缩了缩脑袋。他没怎么见过蛇,偶尔有几次,也只捕捉到蛇灵活游移的背影,还从来没见过行动这么笨重的蛇。“你吃了什么?石头吗?”他有些好笑地问。

 

“鸵鸟蛋!”蛇没好气地回答,“我们不吃石头!”

 

“鸵鸟蛋好吃吗?”斑问。

 

“没尝出来。”蛇吐了吐舌头,似乎在咂吧滋味。

 

“你吃蜗牛吗?”斑问。

 

蛇上下打量着斑,“不吃!”

 

“为什么?”

 

“个儿太小,不够塞牙缝的。”蛇嫌弃地说。

 

“有道理。”斑点点头,放心了。

 

蛇挪着吃力的身子往水源中心蹭,斑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你慢点走!”他喊着,“我带你去我最喜欢的绿草下休息,清凉舒适,低头就有水喝。”

 

蛇很高兴,说:“你对我真好,咱们做朋友吧。”

 

“好啊。”斑使劲点头,“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

 

“可是,我并没对你有什么好啊?”蛇困惑地说。

 

“你是唯一一个和我说了这么久的话,没有说我长的丑的生物呀。”斑开心地说。

 

“呃?”蛇这回仔细瞅了斑好一会,才说,“你就是一只普通的蜗牛啊?没特别好看,也没特别丑。”

 

“喏,”斑指着壳上的一块深灰色斑点,“这里有一块斑点,很丑,和别的蜗牛都不一样。”

 

蛇笑起来,“很特别,有点像我身上鳞片的形状。你是一只与众不同的蜗牛!”

 

斑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说法,心中充满感激:“谢谢你,虽然是安慰,但我还是很开心。大家都叫我斑,以后咱们就是好朋友了。”

 

“谁安慰你了,”蛇不耐烦地说:“你有块挺好看的斑点,这是自然的眷顾,有什么可安慰的?”又说:“不过我就是蛇,没有名字。”

 

“好的。”斑心情很好,“跟我来,蛇,咱们顺着苔藓往前走。”

 

然而他们没走几步,就被拦住了。蜗牛首领站在一片高大的芦荟叶子上趾高气扬地说:“丑家伙,你不被允许进入绿洲中心,何况还带了这么个奇形怪状的外来家伙。”

 

“他是我的朋友!”斑急切地说,“他是蛇,我想让他在这里休息一下,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那可不行!”首领干脆地说:“丑家伙的朋友也这么难看,哪里有一点蛇的样子?我们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什么?”斑问:“你们要把我们赶走?”

 

蛇咝咝笑起来:“我不信一群蜗牛能把一条蛇赶走。”

 

“我们已经联合了绿洲里的大部分动物:骆驼、蝎子、沙晰、鸵鸟和黑秃鹰,我们一致认为斑不应该留下。而你,”蜗牛首领居高临下看着蛇:“你既然和斑做朋友,那也和斑一起滚远点。”

 

“这究竟是为什么?”蛇不明白,“只因为他有一块斑?他难道不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和你们一样吗?”

 

“不一样!”许多蜗牛同时回答。

 

蜗牛首领缓缓说:“斑天生带有丑陋的斑点,是造物主为他的无能打的标记。不然,为什么别的蜗牛没有?”

 

“你们这些愚蠢的蜗牛!”蛇被蜗牛们奇葩逻辑气的不轻。

 

斑轻轻低下头:“蛇,别说了,我走。”

 

蛇不理他,大声说:“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蜗牛!”

 

他冲一脸鄙夷的蜗牛首领嚷着:“看见远处那座金字塔了吗?我听人类说,那是世上最高大的金字塔,塔顶还有一颗珍贵的红宝石,是神的恩赐。你们信不信,斑可以爬到金字塔尖,拿到那颗宝石。”

 

蜗牛首领嗤笑说:“行啊,如果斑能做到,我们就承认他是最厉害的蜗牛。不仅欢迎他回来,我还会让他做首领。”

 

“就这么说定了!”蛇站在斑的身旁气势汹汹地说。

 



 

三小时后。

蛇一步三扭,斑喘着粗气走出了绿洲。

 

“咱们往北走吧,我知道那里有条地下河,可以让我们喝个够,简直渴死了。”蛇甩两下尾巴,行动吃力。

 

“不是……去金字塔吗?”斑不解,“怎么换方向了?”

 

“说说而已,怎么能当真呢。”蛇嬉皮笑脸。

 

蜗牛立时站住:“那怎么成?说了去金字塔就得去。”

 

“难道你以为你真能爬到塔尖,拿到宝石?”蛇狐疑。

 

“不能。”斑叹了口气,“我大概还没走到金字塔脚下就已经渴死、饿死了。”

 

“那你还去?”

 

“总要有个目标嘛。”蜗牛故作轻松地说,“反正我们也无处可去,没准这一路会很有意思呢。”

 

“你真是个憨憨。”蛇摇头叹息。

 

 




金字塔虽是目之所及,但对于一只蜗牛来说,还是远的超出了银河系。两个朋友结伴而行,谈谈说说,倒也快乐。他们只在清晨和傍晚赶路,每天走不了多远。午间太热,蛇会在沙子里钻出个洞,下方就有潮湿沙子,蜗牛贴在蛇身上,透过沙子的空隙呼吸空气,还能咂吮沙子里的水份。

 

蛇吃下去的鸵鸟蛋慢慢消化了,中间圆圆的鼓包逐渐变小,变软,直至消失,差不多花了十天。蛇行动灵活起来,但也饿了。

 

“我有时真想吞了你”

 

这是半夜时分,天气晴朗。他们很幸运地找到了几株芦荟。这时斑正趴在芦荟叶子上大嚼。听到蛇这样说,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啃叶子。

 

“怕了吧!”蛇故意坏笑。

 

“那你吃啊!”斑慢条斯理说,“能管饱吗?”

 

“不能!”蛇沮丧,忽然闪电般伸出信子卷到一只飞过的蚊子,“聊胜于无,”蛇咽下蚊子,哼哼唧唧说,“这样的蚊子再来八百只。”

 

蜗牛不答,静夜中只听见他啃叶子的极轻微的沙沙声。

 

这样的对话经常出现,通常蛇会后半夜独自出去觅食,在凌晨凉爽的风中打着饱嗝回来。

 

有时蛇嫌蜗牛走的太慢,会让斑爬到自己身上,背着他走一段。他们有时很安静,两三天都不怎么说话,有时又为一些无聊的话题说个没完。

 

有一天蛇蜕皮了。斑睡醒后吓了一跳,以为蛇死了,在蛇蜕旁哭了好久,后来被猫在一边的蛇的狂笑打断了。

 

“你是真的傻!”蛇下了定义。

 

斑生气地冒了个鼻涕泡。

 

 

又过了几天,他们遇到了出发以来最大的灾难——沙漠的黑风暴来了。蛇被风沙吹起老高,又重重摔下。斑拼尽全力紧紧扒在蛇身上才没被摔开。

 

“往坡下滚,”斑在风暴中大叫,“那里有一群骆驼,他们那里肯定最安全。”

 

蛇翻滚身子,带着斑滚下坡。坡下一群骆驼正躲在背风处休息,静静等待风暴过去。蛇稀里哗啦摔到了驼群中,叭嗒一下瘫软在地。

 

“打扰了。”蛇有气无力地对着面前一张探到上方的的骆驼脸说,同时扭动身子,躲开了对方喷出的小雨般的唾沫星子。

 

“别乱咬就行。”骆驼慢悠悠地说。

 

“谢谢。”斑有礼貌地说,并注意到这群骆驼不是绿洲来的。他们更沧桑,应该是赶过很远的路。

 

“谁在说话?”探着头的骆驼没注意到斑。

 

“是我背上的这只傻蜗牛。”蛇拿尾巴指指斑。

 

“蜗牛?”骆驼有些惊奇,“沙漠深处居然有一只活着的蜗牛。”

 

“多亏了我的朋友。”斑实话实说。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骆驼嗓门大起来,周围的几只骆驼也转过头,好奇地往这边打探。

 

“我们要去前边的大金字塔。”蛇回答。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去看看。”斑不想说太多。

 

“我们要证明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蜗牛!”蛇却据实相告。他看看不远处还呼啸着的风暴,觉得时间还早,就把斑被蜗牛首领赶走的事告诉了骆驼们。

 

“这么一看,”领头的骆驼说,“这只长斑的蜗牛还真挺丑的。”

 

“他不丑!”蛇不乐意。

 

“等风暴停了跟我们走吧,带你们一程。”骆驼首领冲蛇翻着白眼,“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爬金字塔。”

 

 

风暴停止后,骆驼果然背着蛇和斑上路了。

 

“我们今天就能到金字塔脚下喽。”蛇有些兴奋,“到时我要大吃一顿庆祝。‘

 

”我要唱一首歌向骆驼们表示感谢。“斑也很开心。

 

等了半晌,也没声音,蛇问:”你不是唱歌吗?怎么不唱?“

 

”不会唱。“斑无奈。

 

”我来!“蛇没好气地说,接着就张嘴唱:”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咝……“

 

”真难听。“骆驼直撇嘴。

 

”我觉得好听,这是什么歌?“班高兴地问。

 

”这是咝咝歌。我们蛇兴奋时都这么唱。“

 

“不许唱!”另一只骆驼受不了了,“不然就扔你下去。”

 

蛇立刻闭了嘴。

 



 

他们在骆驼背上睡了一觉,一睁眼就看到了金字塔。

 

“真快。”斑羡慕地看着骆驼们的大长腿。

 

“切!”一匹马听到了,不满地打着响鼻。

 

蛇带着斑从驼背上溜下来。“谢了啊。”他俩对骆驼们表示感谢。

 

“这都不算事儿!”骆驼首领说,“难得遇见这么无聊的两个家伙,我们也开眼界了。”

 

呃……,蛇和斑不知该怎么回答。

 

 

不过很快他们就道了别。蛇美滋滋地捉了只沙鼠吃了,还给斑找到了几株多汁的仙人掌。

 

吃的饱饱的两个家伙躺在金字塔脚下看星空。

 

“其实这样生活也很好。”斑突然说。

 

“我也觉得。”蛇附和,“那还上不上金字塔?”

 

“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斑无所谓地说。

 

 

离开绿洲有几十天了,一路上也艰辛也危险,也欢乐也有趣,有困境也有朋友,多么完美的生活!连每天都看的星空都比绿洲里看到的更有意境。

 

第二天他们还是向金字塔攀爬了。斑说不是为了塔尖的红宝石,只是,闲着也是闲着。

 

他们很快发现了向上攀登的乐趣:塔边缝隙里有细微的苔藓,塔的中下部分还时不时有蚂蚁来来去去。

 

“你们在这里忙什么?”斑问蚂蚁,“这里又没吃的。”

 

“你不也在这里?”蚂蚁没好气,“难道你有吃的?”

 

“有啊,有我吃的。”蛇伸出信子粘了几只大个的蚂蚁送进嘴。

 

“啊~,有妖怪!”蚂蚁们惨叫着,排着队急急忙忙跑走了。

 

“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蛇吐着信子咝咝说。

 

 

也不知又过了几天,蚂蚁越来越少,直到完全消失。前几天还常见的麻雀也不飞来聊天了。太阳晒的火辣辣,斑和蛇都热的口干舌燥。

 

“你在这等着。”蛇让斑钻进一处被风雨侵蚀出的小洞里,“我下去找吃的。”

 

“那得多久啊?我们爬到这里也得有好多天了吧?等你下去再回来,我就只剩壳了。”斑不乐意。

 

“我是一条蛇!”蛇再次申明,“我的爬行速度是每小时10-15公里。咱们上来慢是因为你速度慢,所以,你担心什么?我不到半天就能一个来回了。”

 

“哦。“斑有点丧气,”那我等着。“他把身子缩进壳里,只露出一对眼睛,”我还真是没用。“

 

”嗯,“蛇肯定地叨叨着,”你还不好吃,有壳,不管饱。“他转身离去,哈哈笑着说,”还最与众不同,认死理,能吃,倔强,运气好。“

 

斑在蛇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仔细想了想,觉得蛇说的没错。自己是没什么天份:走不快,个头小,脑子笨。可似乎,运气真挺好。虽然在绿洲生活时倍受冷眼,可现在都不一样了。他,斑,一只有着灰色斑点的平凡蜗牛,竟然此时此刻在金字塔上端感叹牛生!这一项就足以震憾蜗牛界了。不管最后有没有爬到塔尖,自己已此生无憾了啊。

 

又过了几天,斑和蛇终于爬到了塔顶。蛇一刻不停地在塔尖游来游去,说:”看,没意思吧?我都上来几十次了,没看到宝石啊?别说宝石,一颗小石子儿都没有。人类果然都是骗子。“

 

斑到没所谓,他小心地找了个缝隙把自己安顿好,防止大风把他刮跑,这才慢慢说:”不管如何,咱们做到了。“他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来,”有点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蛇笑起来,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滑了下去,继尔又很快爬上来,”那咱们走吧,下去吃顿好的庆祝……“

 

正说着,头顶飘来一片阴影挡住了光。

 

斑和蛇一起仰头看,一只老鹰悠哉地飞来,落在蛇旁边休息。

 

“帅啊!”斑感叹。

 

“嗯嗯。”蛇往后退了一段,离老鹰远一点,有点害怕。

 

老鹰着实漂亮,伸开近三米的双翼,丰厚密实的羽毛,坚毅果敢的轮廓线条,一飞冲天的王者气质都令蛇和斑自惭形秽。

 

“放心,这会儿不饿,不吃你。”老鹰看透了蛇的畏缩,又盯着斑:“一只小蜗牛!你咋上来的?”

 

“爬上来的呗。”斑翻白眼,“没翅膀我们还不活了?”

 

“不,不”老鹰解释:“我只是没见过能爬这么高的蜗牛。”

 

“你常来这里?”蛇听到老鹰不吃自己,踏实了不少,声音也大了,“那塔尖的宝石是你拿走的?”

 

老鹰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大笑:“听了人类的鬼话了吧?哪有什么宝石。只是太阳下山时,在塔下看塔尖,某个角度,太阳的位置正好处于塔顶上,看起来像颗宝石。”

 

蛇泄了气,对斑说:“你不能拿着宝石向绿洲那帮家伙证明了,这样的话你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斑语气轻快:“我找到了最喜欢的生活方式,也做到了以前从来想象不到的事情,还有什么遗憾呢?”

 

“可是,绿洲是你的家乡。”蛇低声道。

 

“但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斑继续保持开心,“我以前害怕离开绿洲,是因为对未来的无知,因无知而恐惧。现在我知道,没有绿洲我活的更精彩,那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那咱们就这样结伴旅行吧。”蛇高兴起来。

 

“当然,没有你我连这塔都下不去。”斑回答。

 

“不过,还是好想看看那帮自以为是的家伙知道你爬上塔尖以后目瞪口呆的傻样子啊。”蛇感叹。

 

“何必要向不在乎我的人证明什么呢?他们爱怎样想就怎样想,与我何干?”斑忽然全都看开了。

 

“你们说的挺热闹嘛。”一旁老鹰哼哼着,“金字塔而已,很了不起吗?我每天来个十七八回的不叫事儿。”

 

“闭嘴!”斑和蛇齐声说。

 

老鹰却笑了,“开个玩笑!我知道对你们,尤其是对于一只蜗牛来说,这可算得上奇迹。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挑战,过几天我要飞跃雪山,那里的温度、环境更加恶劣,希望我有小蜗牛这样的坚持和运气,一次成功!”

 

“一定会成功的。”蛇说,“你可是老鹰啊,有大翅膀!”

 

“还这么帅!”斑尖声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鹰大笑。

 

 

日影微斜,太阳渐沉。塔下的市集上,人们指着金字塔大叫道:“快看啊,红宝石!”

 

人们纷纷叩头膜拜,塔顶上只有三个剪影:威风凛凛的老鹰,盘卷昂首的蛇,还有边上,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蜗牛。

 

 



 

 

 

 

 

 

 

 

 

 


月🌙

黑白配!~

最近喜欢上爬宠呐~訥大眼睛bling  bling的(⁎⁍̴̛ᴗ⁍̴̛⁎) ~    呆萌呆萌的><

୧((〃•̀ꇴ•〃))૭⁺✧爱了~

黑白配!~

最近喜欢上爬宠呐~訥大眼睛bling  bling的(⁎⁍̴̛ᴗ⁍̴̛⁎) ~    呆萌呆萌的><

୧((〃•̀ꇴ•〃))૭⁺✧爱了~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一条蛇爬过一根锯子,被割伤了,...

一条蛇爬过一根锯子,被割伤了,它很生气,转身咬住锯子,结果把自己的嘴割破了。

蛇愤怒了,它认为是锯子在攻击自己。

于是它用整个身体缠住锯子,用尽全身力气想令其窒息,最后,它被锯子锯死了。

​到死蛇都不知道,害死它的不是锯子,而是自己的坏情绪。你控制不了情绪,它就会吞噬你。

一条蛇爬过一根锯子,被割伤了,它很生气,转身咬住锯子,结果把自己的嘴割破了。

蛇愤怒了,它认为是锯子在攻击自己。

于是它用整个身体缠住锯子,用尽全身力气想令其窒息,最后,它被锯子锯死了。

​到死蛇都不知道,害死它的不是锯子,而是自己的坏情绪。你控制不了情绪,它就会吞噬你。

草叶无味

蛇蛇🐍就是外表不受人喜欢,身体太过柔软,但是它们戴上帽子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๑• . •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蛇蛇🐍就是外表不受人喜欢,身体太过柔软,但是它们戴上帽子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๑• . •๑)






兔子是总受

守宫们的增肥工作很成功,就算是季节性拒食后的橘子也涨了不少。绵绵偶尔闹了一周的拒食,导致这次的体重没有飙升😂

蛇我就喂的有点慢了,涨幅不是很理想,特别是雪男,2个月才5g😅,不可以觉得晚两天也没事了。哪吒现在停在一个我喜欢的数字,耶

两个月的时间:

臭宝  70→78g

雪音  52.5→67g

橘子  46→57g

绵绵  72→76.5g

梅林  28→54.8g

香月  54→70g

雪男  9→14.1g

哪吒  ...

守宫们的增肥工作很成功,就算是季节性拒食后的橘子也涨了不少。绵绵偶尔闹了一周的拒食,导致这次的体重没有飙升😂

蛇我就喂的有点慢了,涨幅不是很理想,特别是雪男,2个月才5g😅,不可以觉得晚两天也没事了。哪吒现在停在一个我喜欢的数字,耶

两个月的时间:

臭宝  70→78g

雪音  52.5→67g

橘子  46→57g

绵绵  72→76.5g

梅林  28→54.8g

香月  54→70g

雪男  9→14.1g

哪吒  240→271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