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蛇朗

2286浏览    15参与
GanseblumChen

交易(螭/砚朗)⑶

*螭朗主,慎阅


  李郎又一次下山的时候,手里捧着一簇鹅黄明丽的金达莱。在灵山孕养下的植物绽发着独具一格的美感,就算折断了茎,颜色也依旧鲜活如昨,远远地就能以别有的灵气吸引到注目。

  

  身材高挑的男人候时已久,但并不介意小狐狸的姗姗来迟。李郎依旧身着俏丽的黛粉色韩服,时有花瓣从他的臂弯漫出,一步一留香,显得十分活泼,比起妖兽更像是精致的精灵。

  

  李郎适时停步,向国主举手送出花朵。螭龙压下那狭长的眉眼看着那若有仙气的赠礼,并没有立刻接受,而是矜端地背拢袖袂站立不语,直到小狐狸把手放下一些从花中露出脑袋。

  

  “你不喜欢吗?”

  

  “为什么送花给...

*螭朗主,慎阅



  李郎又一次下山的时候,手里捧着一簇鹅黄明丽的金达莱。在灵山孕养下的植物绽发着独具一格的美感,就算折断了茎,颜色也依旧鲜活如昨,远远地就能以别有的灵气吸引到注目。

  

  身材高挑的男人候时已久,但并不介意小狐狸的姗姗来迟。李郎依旧身着俏丽的黛粉色韩服,时有花瓣从他的臂弯漫出,一步一留香,显得十分活泼,比起妖兽更像是精致的精灵。

  

  李郎适时停步,向国主举手送出花朵。螭龙压下那狭长的眉眼看着那若有仙气的赠礼,并没有立刻接受,而是矜端地背拢袖袂站立不语,直到小狐狸把手放下一些从花中露出脑袋。

  

  “你不喜欢吗?”

  

  “为什么送花给我。”

  

  国主今日身穿一袭墨色戎装,布面装饰以鎏金条纹,纯银冶炼出的臂甲显得十足华贵,纵使是灵山上的花也看似与这位殿下格格不入。

  

  可小狐妖对人类国度中的君王并没有敬畏之心,他用小巧的手把花束好,再细声细语地回话。

  

  清润又绵软的嗓音,混杂在花香里慢慢流淌,就像露水结珠般温柔。

  

  “就是因为,你不开心啊。”

  

  “总是很悲伤的样子,孑然一身。金达莱盛开的景象会让我感到幸福,所以,也想让你看。”

  

  国主肃穆冷艳的面容在帽檐的阴影下显得阴沉,他听到这番话后忍不住嗤笑。李郎啊,为什么如此天真,你一只弃犬明明自顾不暇,还妄想把余热分给他人。

  

  一堆杂花,因为有了回忆的重量所以带来幸福。螭龙对此并不共情,他埋蔽在曾被剥皮剃骨的死沼中,再诞于瘟疫的绝望里,他本身就是一口腐烂的沼泽,在贪婪的作用下发酵。螭龙从不恃以自身的悲剧怨天尤人,只是仇视愚笨而幸福的人。

  

  感到幸福吗,那就把那份回忆焚灼殆尽吧。

  

  螭龙握住半妖的手将他拽进怀里,金达莱的花朵被扯得悉数掉落。李郎抬起那纯真的眸子看向男人,频频的私会让他不再畏惧接触,狐妖本身的体温略高,在男人的怀抱里仿佛慢慢被剥离热量。

  

  国主用他那纤白的手拾起一支花,将它別在了半妖的发鬓。

  

  “只有你能让我幸福。”

  

  真假参半的话语引得小狐狸红了耳尖。花朵对于螭龙来说过于乏味,他唯独想要活物的献祭。

  

  既然你想做圣人付出自己,那么李郎,我接受你。

  

  以吞食的形式。

GanseblumChen

交易(螭/砚郎)⑵

 *预警,螭朗主


      螭龙发现,半妖有个特质,就是轻信于人,亦或者说过于热忱,这是幼童惯有的品性。可仔细了解就会发现,李郎是空的,他澄澈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几乎就像未诞世的胚胎,没有成形的独立思想,甚至没有善恶观念,他极力迎合所有对他好的人,交付信任是最基本的邀宠行为。李郎就像可以被任意改变的玩偶,一个受制于人的傀儡躯壳。

  

  不过现在玩偶被占据了。

  

  李郎正在有意识地填满自己,通过李砚交给他的一切。半妖竭尽所能地投其所好,仅仅想要争取一个被爱的位置。滥情的神和他忠贞的慕恋者,可以确定...

 *预警,螭朗主



      螭龙发现,半妖有个特质,就是轻信于人,亦或者说过于热忱,这是幼童惯有的品性。可仔细了解就会发现,李郎是空的,他澄澈的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几乎就像未诞世的胚胎,没有成形的独立思想,甚至没有善恶观念,他极力迎合所有对他好的人,交付信任是最基本的邀宠行为。李郎就像可以被任意改变的玩偶,一个受制于人的傀儡躯壳。

  

  不过现在玩偶被占据了。

  

  李郎正在有意识地填满自己,通过李砚交给他的一切。半妖竭尽所能地投其所好,仅仅想要争取一个被爱的位置。滥情的神和他忠贞的慕恋者,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故事从起点开始就注定伸向悲剧。螭龙抚摸着少子如玉般的肌肤,引来一个战栗。李郎将信将疑地看着国主,似乎在辨认对方是否真的存有善意。

  

  螭龙平展开他那如弦般俊俏的眉宇,露出毫无瑕疵的温柔笑容,李郎登时被迷乱了思绪,失措地移开视线向那人手里的风筝看去。半妖仍然记得山神赠予他风筝的那个时刻,那时春水生烟,淙淙潺湲,和煦日光如流,投射在水面之上熠熠炯炯。

  

  几乎是他的整个世界。

  

  李郎伸出手去。

  

  “我会修好它的。”

  

  体现山主意志的风不会亏待李郎,总会携并他的纸鸢齐飞,将花香拂到他耳鬓,就连擦过发丝的风力也从未有过冒犯的时候。

  

  但那是以前。

  

  从某一天开始,山风恍若失去了它原本的奏感,变得喜怒无常。曾时刻温柔的风不再以他为重,甚至吹散了他最为爱惜的风筝。李郎知道,这是李砚的心思在转移了。他并不奢望什么,只懂得盲目信任,不断地催化自己开出足以取悦李砚的花朵,争取山神身边的一席之地。

  

  所以他会修好风筝,等李砚回头。

  

  男人用那如同可以明晰一切的眼睛欣赏着半妖的所为。

  

  螭龙已经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毁掉他了。

京墨

再次见到你II (螭朗/砚朗)

惯例碎碎念,预警指路前篇(就是上次那篇叫做名字还没想好的)私设,ooc,逻辑死&砚哥依旧还在打酱油(>ω<)

佐食BGM:(Mad Clown/金娜英 )再次见到你


——————正文分割线——————


“C!你XXX...啊!”被有意触碰到M感点的小狐狸崽子果不其然反射性的想要推开那个把自己抱在怀里的人。螭龙也没阻拦,从善如流地放开了手由着那个没了支撑的黑团子失去平衡栽了下去,甚至因为不小心压到了伤口还忍不住在地板上来回滚了半圈儿。


还是这么莽莽撞撞啊。掩住嘴角轻咳一声掩住差点冲口而出的笑声。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曾经朗...

惯例碎碎念,预警指路前篇(就是上次那篇叫做名字还没想好的)私设,ooc,逻辑死&砚哥依旧还在打酱油(>ω<)

佐食BGM:(Mad Clown/金娜英 )再次见到你


——————正文分割线——————


“C!你XXX...啊!”被有意触碰到M感点的小狐狸崽子果不其然反射性的想要推开那个把自己抱在怀里的人。螭龙也没阻拦,从善如流地放开了手由着那个没了支撑的黑团子失去平衡栽了下去,甚至因为不小心压到了伤口还忍不住在地板上来回滚了半圈儿。

 

还是这么莽莽撞撞啊。掩住嘴角轻咳一声掩住差点冲口而出的笑声。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曾经朗若明月的小小孩童已在自己沉睡的时光里长成了现在这个口是心非好像只会无恶不作的青年,但那仿佛像是已被他刻在骨子里的温善和稚气却丝毫未变。伸脚在人腰窝逗弄似的踢了两脚:“喂!我的小崽子,你还活着么?”

 

“谁XXX是你的小崽子!”一点就着的小狐狸果然不负所望的立马换上了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开始张牙舞爪。只可惜,站都站不起来的人在螭龙眼里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抬手屈指在人额间不轻不重的弹了下对方的脑壳,看着人和当初一样一脸仿佛不小心吞了个苍蝇似的表情,再次将李朗抱回怀里的螭龙语气里也忍不住带回了曾经的宠溺:“别闹了。乖,我带你回家。”

 

 

七百年前——

 

“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啊!”

 

“......”

 

原本正靠在某个不知名的山崖下小憩的螭龙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个叼着挺大的一枝金达莱花枝的仿佛从天而降且直接砸到了自己腿上的白色毛团子,蓬蓬松松的九条尾巴仿佛比身体都要大。伸手将这个明明是自己砸到了别人却好像是被别人占了他什么便宜一样瞪视着自己的小狐狸崽子抱起来打量,轻轻巧巧的并没有什么重量,所以也不知道刚刚这么一只小小的玩意儿究竟是怎么在嘴里挂着东西的时候还能发出那么高昂的叫声的。

 

“九尾狐的幼崽么?这么小就独自一只四处乱窜,是被谁抛弃了么?嘶——”半开玩笑的话音还未落,手里的小狐狸却就像被踩到了哪条尾巴似的吐掉了嘴里的花枝转头就在螭龙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两条后腿也像是要跳下来和他打一架一样不停地胡乱踢踹着。螭龙看着有趣也就由着它挣扎,反正大概还是没换过的小小乳牙咬的也算不上有多疼,只是扑腾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成效的小狐狸却是不干了,松开了嘴不再撕咬改成对着自己呜哇乱叫。无奈的螭龙只好转而将小小的狐狸崽子压进怀里用一只手臂圈住抱紧,看着摆出一副仿佛吞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似的表情的毛乎乎的小脸,轻笑着抬起另一只手屈指弹了人一个脑蹦:“别闹了。乖,我带你回家。”

 

七百五十年前——

 

“BT大叔!”

 

刚刚在溪边喝了口水的螭龙差点没被这句突然冒出的童音给噎个跟头。起身就看到了正从不远处的树林里挥舞着两把小斧子顶着一对儿白色狐耳的男孩朝自己直奔而来的。粉粉嫩嫩的韩服映衬着白嫩的肌肤,在绿茵茵的林丛中更是显得格外好看,只可惜终究还只是个顾头就顾不上脚的孩童,还没跑几步就被错综的树根绊了一个大大的跟头,倒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

 

白白看了对方一场笑话的螭龙也没顾忌对方的心态,毫不掩饰的噗笑出声。慢悠悠的晃到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崽子身前站定。看着人一脸憋屈的表情抱着受伤的膝盖抬手一如当年般赏了人一个脑蹦:“摔疼了吧。别闹了。乖,我送你回家。”

 

 

“谁允许你碰我弟弟的。”冷冽剑风勾回了螭龙飘离的思绪。侧头躲过带着明显比刚才更加狠戾的杀气的玄铁剑,后退两步离开了缓回来的老狐狸的攻击范围。已达到目的的螭龙并不想继续在这里与对方纠缠,便抱着李朗直接瞬步离开。

 

“李砚,从600年前你追着那个女人而抛弃朗儿的那天开始,你就已经输了。”

京墨

名字还没想好(螭朗/砚朗)

阅前碎碎念:

1.这是一篇日常跳女主剧情所以不算是看完全剧&没有任何文学功力并且逻辑残的低智po主的ooc小短打产物,还请谨慎入坑。


2.ooc的都如此明显了,私设自然也是会多如汪毛的。还请各位跳坑人士看完不要找po主来杠。杠就是你对但我大概是不会改的。


3.本文cp肯定是螭朗和砚朗没错,但在这一篇里老狐狸还连个打酱油的都不是。实在要算的话大概勉强能当是个拎空瓶的吧。


4.看到这里还没有点退出的坑友po主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并友情提示此文请接在第15集1:02:40秒后食用。之后的正剧剧情和第16集什么的…还请暂时就当它们不存在吧。


——————以下正文分割线...

阅前碎碎念:

1.这是一篇日常跳女主剧情所以不算是看完全剧&没有任何文学功力并且逻辑残的低智po主的ooc小短打产物,还请谨慎入坑。


2.ooc的都如此明显了,私设自然也是会多如汪毛的。还请各位跳坑人士看完不要找po主来杠。杠就是你对但我大概是不会改的。


3.本文cp肯定是螭朗和砚朗没错,但在这一篇里老狐狸还连个打酱油的都不是。实在要算的话大概勉强能当是个拎空瓶的吧。


4.看到这里还没有点退出的坑友po主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并友情提示此文请接在第15集1:02:40秒后食用。之后的正剧剧情和第16集什么的…还请暂时就当它们不存在吧。


——————以下正文分割线——————


“值得么?为了一个就算过了600年也不会选择你的人。”螭龙低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即使被划伤了腿却还想站起来阻拦自己的小玩意儿,在人即将爬起时又抬脚狠狠地踩在了对方的伤口上。看着和自己的年纪比起来大概还只能算是个幼兽的半狐崽子因疼痛而瞬间被染红了眼眶,为了不让软弱的哀嚎再次逸出口中而紧紧地咬住了下唇,螭龙难得地在心底感受到了一丝愉悦。收回腿退开了几步示意瞪视着自己的小兽看向那搂的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看吧,明知道你不可能赢得过我却还要你来送死的人,有分给你一丝一毫的关心么?”

 

“......和你有什么关系!”被戳中心殇的李朗暴怒地跳了起来,丝毫不管因剧烈动作而被撕扯的更严重伤口,捡起掉落的斧子向螭龙扑了过去。“从我哥身体里滚出来!”

 

“呵...自不量力也该有个限度。”李朗还来不及近身便被螭龙掐住脖子按在了墙上。看着人因失去了呼吸的能力终于没有办法再忍住已在眼中积蓄了很久的泪,螭龙满意的勾起了嘴角。在李朗彻底窒息前才松开了手,由着人跌坐地上喘息。“我说过。小崽子,你是打不过我的。”

 

“放弃你哥不是不可以,但我也没兴趣做亏本的买卖。”蹲下身挑起小狐狸的下巴,螭龙笑的仿如春日暖阳:“想要的话,拿你自己来换怎么样?”

 

“你!”过于亲密的距离让李朗反射性的想要将螭龙挥开,却发现不知为何丝毫动弹不得。抬眼直视着螭龙宛若寒霜的黝黑双眸,李朗忽地意识到,其实自己并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听似友善的疑问语气,也不过只是对方戏耍自己的一个劣质玩笑而已。

 

“......好。”大量的失X已几乎耗尽了李朗所有的气力。颓然地看着螭龙抬手抽离出了刚刚被李砚吞下的鳞片送到自己嘴边,没有丝毫挣扎地吞了下去,苦笑着等待螭龙占据自己的身体。留恋的望着已褪去鳞片不再痛苦挣扎的李砚,只希望自己失了神智后螭龙不会反悔,让这具躯体再伤了自己最爱的哥哥。

 

等了许久也未觉有青鳞浮现的李朗疑惑的转回视线看向螭龙,却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忽然靠近的人以吻封住了双唇。李朗呆愣地看着眼前放大的脸,震惊的忘记了该要如何反应。直到螭龙的双唇沿着侧颊滑至耳侧,并在后颈狠狠咬了一口后才被刺痛唤回了神志将对方推开。“你疯了吗?”

 

“很遗憾我清醒得很。”已达到目的的螭龙顺从的由着人力道退开,不知何时亮起的暗绿竖瞳满意地看着李朗颈间已逐渐浮现出的墨黑色蛇形烙印,探出舌尖舔掉了蹭在唇角的X迹。起身不顾李朗的挣扎一把将人抱了起来,似笑非笑地凑到人耳边轻语:“想要复活我的本体并不是只有抢夺别人身躯这一种方法。难得这么合我胃口的小狐狸崽子,就这么消失不就可惜了。”



啰嗦了不少但其实就码出了这么短小的一篇的TBC。

京墨

记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今天打开某鹅音的时候,发现首页给推荐了九尾狐的OST,忍不住就点进去了。打开之后看到第一首曲子叫做BLUE MOON,就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看的德鲁纳酒店的结尾里HOTEL DELUNA变成了一间由一位男性做主人的HOTEL BLUE MOON。然后就有了这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因人类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阴间也不能再单一的按照以前的标准来继续管理人类的身后之事。正义与邪恶也不能再能单纯的仅凭借一面之词加以评判,有罚就也要有赏。因此为了对应负责惩罚的冥界,神决定在人冥两届之间建立了一间负责完成愿望的HOTEL BLUE MOON...

今天打开某鹅音的时候,发现首页给推荐了九尾狐的OST,忍不住就点进去了。打开之后看到第一首曲子叫做BLUE MOON,就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看的德鲁纳酒店的结尾里HOTEL DELUNA变成了一间由一位男性做主人的HOTEL BLUE MOON。然后就有了这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因人类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阴间也不能再单一的按照以前的标准来继续管理人类的身后之事。正义与邪恶也不能再能单纯的仅凭借一面之词加以评判,有罚就也要有赏。因此为了对应负责惩罚的冥界,神决定在人冥两届之间建立了一间负责完成愿望的HOTEL BLUE MOON。于是还在轮回王兜兜里的我们的小狐狸崽崽就被神抓壮丁洗了记忆扔去酒店当了主人,负责完成Y灵的心愿。于是在某年某月某一晚的月光下,吃饱了有点撑突发奇想没等着Y灵上门自己跑出去抓的小狐狸崽崽就这么和路过遇见Y灵正准备顺手砍了的某老狐狸撞了个满怀。当然,没有记忆的小狐狸崽崽自然是不会对某一只一见到他就把他勒在怀里朗啊朗啊的叫个没完并上下其手四处乱摸的老狐狸有任何的好感,甚至还觉得此人大概指定是哪里有点毛病。但因武力值的差异小狐狸崽崽自然是打不过某只老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将只能从对方怀里逃出来,被吓到的小狐狸崽崽只能脚底抹油赶紧开溜,并成功的记恨上了这只害他首次出征就惨遭滑铁卢的老狐狸。

 

另一边书。终于遇到了小狐狸崽崽的开窍老狐狸自然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由着对方再次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于是一爪举着剑,一爪拎着Y灵脖颈子气场全开的千年老狐狸毫不犹豫的一jio踹开了管理局的大门。在悬衣翁震惊的目光下,靠着自己堪比城墙拐角厚度的脸皮及无所不用其极的耍赖手段成功的从夺衣婆口中得到了真相并拿到了所谓“HOTEL BLUE MOON专属阴间使者”(相当于剧里的S神一职)这一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职位之后,提溜着可怜Y灵风一般消失在自己眼前,徒留自己独自面对怒吼声可能都要掀翻远到看不见的房顶的老婆大人。

 

于是乎,有了G方认可的老狐狸自然是二话不说一秒不耽搁的入驻小狐狸崽崽的BLUE MOON。开启了自己和小狐狸崽崽鸡飞狗跳的新的篇章。至于在未来的某天,小狐狸崽崽是否会寻回失去了的记忆,又有谁知道呢?

 

至于私心打上的蛇朗TAG,大概是因为放下过往执念有了新的追求(小狐狸崽崽)但对老狐狸来说就是Y魂不散的螭蛇大人伪装成人,敲开了大门成为了所谓的人类经理人,开始了主职宠朗儿,副职气S老狐狸的新蛇生。至于为什么要伪装成人...嘛,脆弱的人类和老不S的不要脸狐狸,在看到小狗狗受伤都会忍不住哭红眼圈的朗儿心中,哪一个会更受偏爱,还需要明说么?

雨山羽

来点糖!!!


(在嗑真人的边缘来回折腾)

来点糖!!!


(在嗑真人的边缘来回折腾)

TriTium4
继续上次的摸鱼 来接作为螭的祭...

继续上次的摸鱼

来接作为螭的祭品新娘的弟弟的哥哥内心:这蛇叭叭了半天到底有什么疾病啊,不想给我们就打一架啊,为什么这个小笨蛋看到我还炸毛啊?不是有人类血统应该会聪明点的吗?和🐍生活了一段时间忘记自己是🦊了嘛???好气啊这合理吗? 

继续上次的摸鱼

来接作为螭的祭品新娘的弟弟的哥哥内心:这蛇叭叭了半天到底有什么疾病啊,不想给我们就打一架啊,为什么这个小笨蛋看到我还炸毛啊?不是有人类血统应该会聪明点的吗?和🐍生活了一段时间忘记自己是🦊了嘛???好气啊这合理吗? 

TriTium4
之前看到的某位姐妹写的朗儿是螭...

之前看到的某位姐妹写的朗儿是螭龙祭品新娘的文章,就摸了个鱼。


之前看到的某位姐妹写的朗儿是螭龙祭品新娘的文章,就摸了个鱼。


雨山羽
螭龙说这句话的时候好A呀! 这...

螭龙说这句话的时候好A呀!

这段是:绿汁大神抓社长,社长很害怕向螭龙求救,螭龙就说社长是他的东西不要乱来。

 那么小狐狸也是你的东西吗?

螭龙说这句话的时候好A呀!

这段是:绿汁大神抓社长,社长很害怕向螭龙求救,螭龙就说社长是他的东西不要乱来。

 那么小狐狸也是你的东西吗?

雨山羽

哥哥真的好家长呀,这段感觉螭龙就是隔壁邻居家的坏小孩,都把他弟带坏了。

最后:

呀!

这不是挺关心的吗?

能不能好好说话?

哥哥真的好家长呀,这段感觉螭龙就是隔壁邻居家的坏小孩,都把他弟带坏了。

最后:

呀!

这不是挺关心的吗?

能不能好好说话?

雨山羽
前言: ooc都是我的,你杠就...

前言:

ooc都是我的,你杠就你对。


剧中:

申周(新柱)有说过,能兼顾金钱和权力的狐狸有两种一种是祖业传承,一种是取代了别人的人生。


脑洞:

      李郎伤得很重,他被中年男人救后,一直在其身边养伤。

      李郎一面痛恨他自己是混血,导致重伤回复慢,而且法力也暂时失效。他一面又庆幸他是混血,没有露出狐狸的样子还能勉强维持人形。

      天下没有白吃的饭,谁都不例外,被抛弃的他更是...

前言:

ooc都是我的,你杠就你对。


剧中:

申周(新柱)有说过,能兼顾金钱和权力的狐狸有两种一种是祖业传承,一种是取代了别人的人生。


脑洞:

      李郎伤得很重,他被中年男人救后,一直在其身边养伤。

      李郎一面痛恨他自己是混血,导致重伤回复慢,而且法力也暂时失效。他一面又庆幸他是混血,没有露出狐狸的样子还能勉强维持人形。

      天下没有白吃的饭,谁都不例外,被抛弃的他更是如此。可是他不会谋生的本领。

      以前还可以靠法术骗吃骗喝,现在只能听命恩人的安排了。

     中年男人为螭龙在人世间经营生意获取金钱和消息。为了消息灵通,探听到公主转世。男人在人间开了多家高级妓院,院中的妓生有人也有妖,有男也有女,唯一相同点就是他们很年轻美貌。

     李郎因是混血,在其中很是特别,气质有少年人的青涩也有妖精的妩媚,面貌很是漂亮。

     李郎很聪明被安排在一家文院中接客,文院中的人或妖都是只卖艺不卖身的,来的也都是文雅的客人。李郎的棋艺不错,常常陪两班公子们下棋,在贵族子弟圈还是小有名气的。这样也能探听到很多有用的消息。

    李郎因为美貌被许多人喜欢,但是,他不陪客人过夜。开始还有不少人动过歪脑筋,都被蛇授意中年男人解决了。蛇对这只小狐狸很感兴趣。(可能弟弟的初夜给了蛇???)

    李砚为了找阿银的转世,到处买消息,在妓院中发现了李郎,他怕弟弟吃亏偷偷包下他,不准喝客人过夜,只准聊聊天下下棋。



图出自电影剧照

     

雨山羽

all郎脑洞(请看清cp,ooc预警)

(你杠你就对)

all郎

砚郎 

蛇郎 

第八集中中年男人说吸食人类的魂会看到他们的记忆和做噩梦。


     螭龙,邪神,背德之神。

     神是需要信仰之力。

     邪神引诱心有邪念的人,也保佑心有邪念的人,因为信仰使他有力量,永生不死。

     人是神的宠儿,可人总是心生妄念。九尾狐是自然的宠儿,心思却似动物般纯净。...


(你杠你就对)

all郎

砚郎 

蛇郎 

第八集中中年男人说吸食人类的魂会看到他们的记忆和做噩梦。


     螭龙,邪神,背德之神。

     神是需要信仰之力。

     邪神引诱心有邪念的人,也保佑心有邪念的人,因为信仰使他有力量,永生不死。

     人是神的宠儿,可人总是心生妄念。九尾狐是自然的宠儿,心思却似动物般纯净。

     九尾狐纯血种因为天道法则繁衍后代困难,百年不出一只。但是,九尾狐和人类却可以繁衍后代。只是,出生九尾的几率很少,多半没有成年就夭折了。能出生的九尾混血儿被作为繁衍纯血后代的工具,通常也是活不长的,当新生儿落地后,他们就会被杀掉。因为他们不过是神兽族瞒过天道而造出的投机取巧的工具。

     李郎有一半人的血统,一半九尾狐的血统。他本是献给山神的祭品,用于繁衍后代。

     山神的怜爱让他心生妄念。

     当小狐狸学会嫉妒,开始嫉妒公主和山神的时候,邪念的种子就已经在心中种下。螭龙闻着美味赶来。这里却有一只混血小狐狸,这是多么令人惊喜的发现。如果,自己和他繁衍的后代,是不是真正的龙,真正的神。

    

   好戏开始,剧本是谁在书写?是谁深陷剧情?是看戏的?还是演戏的?

   

   小狐狸被大狐狸重伤,螭龙的机会来了。

   小狐狸每次吸食魂魄后都会做梦,但是,不是噩梦是春梦。他不知道这样的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样的剧情,自己真是心思龌龊,怎么会想和哥哥做这样背德的事。

   梦中他和哥哥抵死缠绵,现实中两人又互相伤害。

   梦中的哥哥不是哥哥,是一条螭龙。


   编不下去了,等太太领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