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蜂擎

11635浏览    20参与
刘浪在流浪

脑洞……

当漂移拿刀架在大黄蜂的脖子上说只有我看出狗狗眼不过是伪装时,大黄蜂明显有局促甚至飘忽的眼神。


他在顾虑什么?


答案OP啊。


大黄蜂是想扮猪吃老虎(?)

当漂移拿刀架在大黄蜂的脖子上说只有我看出狗狗眼不过是伪装时,大黄蜂明显有局促甚至飘忽的眼神。


他在顾虑什么?


答案OP啊。


大黄蜂是想扮猪吃老虎(?)

刘浪在流浪

居然有这个TAG……

还有人吗??

就想问问有没有人磕真人世的啊?风流轻狂小年轻×严肃腹黑中年人(?)

这CP就是北极圈中的战斗机啊……

还有人吗??

就想问问有没有人磕真人世的啊?风流轻狂小年轻×严肃腹黑中年人(?)

这CP就是北极圈中的战斗机啊……

陆-DMTS

是篇无脑甜文(||๐_๐)

……现在有两篇没写完的我实在是想先赶紧写一篇所以这篇超短的小看官老爷们就先看着


很ooc对不起——

欢迎挑错(因为真的着急发出来所以可能会有错别字什么的)

两只崽已经在一起之后啦(•̀⌄•́)


-


红蜘蛛正心里骂着你个炉渣的大黄蜂追着我打干什么然后被一炮轰到了墙上……


十三个地球时之前……


救护车听到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你不应该这么久才回来的,要知道霸天虎会……擎天柱?”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正有些烦躁转过身来的救护车看到擎天柱从环路桥里瘸瘸拐拐走回来,在基地的地面上就倒了下去 “擎天柱你怎么了!”


……


擎天柱猛的起身醒了过来,突...

……现在有两篇没写完的我实在是想先赶紧写一篇所以这篇超短的小看官老爷们就先看着


很ooc对不起——

欢迎挑错(因为真的着急发出来所以可能会有错别字什么的)

两只崽已经在一起之后啦(•̀⌄•́)




-


红蜘蛛正心里骂着你个炉渣的大黄蜂追着我打干什么然后被一炮轰到了墙上……


十三个地球时之前……


救护车听到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你不应该这么久才回来的,要知道霸天虎会……擎天柱?”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正有些烦躁转过身来的救护车看到擎天柱从环路桥里瘸瘸拐拐走回来,在基地的地面上就倒了下去 “擎天柱你怎么了!”


……


擎天柱猛的起身醒了过来,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条件反射的眯了眯光学镜,大黄蜂从地上跳起来,手足无措的让他躺下,这时他才感觉到传感器传来的痛觉,救护车在一旁看着数据板,“呃……我没什么事我只是……”救护车打断了他,但又像是专门说给大黄蜂听一样,“当然没事了只不过就是变形齿轮差点烧毁”擎天柱闭上发声器,扭头拍了拍大黄蜂的手臂然后默默开始为医官手里的那块数据板祈祷“左臂几乎完全断开只有那些主电线连接着” 数据板是无辜的……擎天柱默不作声的继续想“腰部和右腿电线一部分烧毁一部分损伤”那个数据板已经出现若隐若现的裂痕了 “背部机甲几乎脱落”  “那个……”擎天柱看着已经快抗不住的数据板开口试图让那个数据板至少完整地出现在操作台上“而且你的左光学镜甚至出现了成像模块的问题!”……擎天柱看到那块数据板碎成了几块,浅绿色的光亮慢慢黯淡下去,大黄蜂听完之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擎天柱

“呃……不是等下bee你听我说”

“beep”嗯

“这只是意外”

“beep”嗯

“我没想到霸天虎会埋伏在那儿”

“beeeepbeep”你是独自去的

“呃……”

“……”大黄蜂很心累,自从擎天柱和他成为火伴之后他更加深刻意识到了如果擎天柱总是这样独自解决危险的任务那他不一定就还能看到没有回归火种源的擎天柱了“……beep”……他渣的

“什……”擎天柱听到大黄蜂爆粗口之后整个机呆住了,“bee,不要说脏话” 


后来大黄蜂知道了是红蜘蛛带着一队士兵偷袭擎天柱


再后来就是之后的任务因为擎天柱受伤,在救护车的要求下不得不留在基地

大黄蜂通过环路桥和隔板、阿尔茜和千斤顶来到报应号上,他在清理杂兵时刚好遇到了四处逃窜的红蜘蛛,在被大黄蜂追着掰头雕接着一拳打到他的光学镜上之后红蜘蛛又被他追着挨了好几炮接着被一炮轰到了墙上,接着从墙上掉下来,趴在地上尖声表达不满——“他渣的大黄蜂你中什么病毒了?!你他渣的追着我打干什么!”

“beep”你活该

大黄蜂敲了敲音频接收器,光学镜毫无波澜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红蜘蛛

“什么??!我没招你没惹你也没炸你们的基地我他渣什么都没做啊!!”

“beeeeeep”你偷袭擎天柱来着

大黄蜂一脸鄙夷的表情看着红蜘蛛,你以为我会信你什么都没做?

“那是老铁桶让我去的他他渣的说他要亲手杀了擎天柱结果等半天他才来我他渣差点被擎天柱打到回归火种源!!!”

“……”空气突然静止

“beepbeep?”……控制室在哪儿?


……然后报应号的控制室就被大黄蜂用千斤顶的手榴弹炸了


老铁桶视察能量矿开采回来后……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把红蜘蛛叫过来!!!!”



-


“什……”擎天柱听到大黄蜂把报应号的控制室炸了之后震惊到几乎发声器失灵,“……他还追着红蜘蛛揍了一顿”救护车无奈的说道


大黄蜂回来的时候救护车认真的给他做了一次全身检查以确保他真的没有喝合成能量液



-


已经是深夜了,大黄蜂拉着擎天柱到了一个可以看清星星的高处他晃了晃腿扭头看了看擎天柱腰部还有没愈合的电缆“beep……beeeeeep?”那个……身上还疼嘛

“不疼”

“beeeep?”光学镜呢

“有点”

“……beep”(表达难过)大黄蜂就只是安静的与他对视

“……怎么了?”擎天柱拍了拍大黄蜂的肩膀,大黄蜂歪了歪脑袋“beepbeep?”可以亲一下嘛?擎天柱愣了一下“当然可以”他刚要弯下腰,大黄蜂站了起来,这样大黄蜂比他高出一些,他稍微低一点头,戳戳领袖的脸,很轻很轻地亲了亲他的左光学镜 

不用抬头,最炽热的星火存在于彼此的眼中



回到基地后,大黄蜂趴在充电床上抱着擎天柱的腰,戳戳这里碰碰那里,最后在变形齿轮的位置亲了一下

以这样的状态,七个地球分后…

“呃……bee?”擎天柱现在完全被抱住,对此他有些窘迫,有点不理解且不知所措,现在他的右手被大黄蜂握住,左肩还在隐隐作痛

“beepbeep”

“呃怎么了吗”

“b…beepbeep……”不…不能亲嘛……

“当然可以了”擎天柱看到大黄蜂瞬间难过下来的表情又瞬间开心起来,“beepbeep?”真的嘛?

“嗯”

然后就被堵住嘴了

“唔!……”


第二天来叫两个机起床的阿尔茜表示真闪瞎她光学镜了


擎天柱还没醒,大黄蜂又亲了亲领袖的头雕,“……bee?”

“beep”咋啦

“……”又睡过去了

“……beepbeep?”……又睡着了?




End.叭


我写的不好而且打字还慢思路不清晰有的地方要卡好久就是大概就是前后只有一点关联因为真的扛不住了中间还睡着了一次大概就是小红和老铁桶打的擎天柱重伤然后大黄蜂打了小红炸了报应号的控制室(完全就是报复  

之后是蜂仔心疼,一边贴贴一边光明正大(毕竟得到允许了)的抱着啃(……经历过,脑袋会发懵)其实算是烂尾叭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对不起꒦ິ^꒦ິ


我我我我也想和Op贴贴(´╥A╥`)

蜂擎那种感觉我写不出来,大家凑活看叭对不起啊我文笔实在是烂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努力把这个感觉写好的!!文笔真的烂的离谱QWQ……

sangGE桑ge

【蜂擎蜂周边】🥺🥺🥺

是跟岩老师工作室合作的周边,在lof发一下宣传


PS:群里是方便没有zfb又想买周边的朋友后续上新也会在群里最先通知

如果不想加群的也可以直接用tb购买这样🥺🥺

【蜂擎蜂周边】🥺🥺🥺

是跟岩老师工作室合作的周边,在lof发一下宣传


PS:群里是方便没有zfb又想买周边的朋友后续上新也会在群里最先通知

如果不想加群的也可以直接用tb购买这样🥺🥺

sangGE桑ge
尝试透视(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

尝试透视(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

————

现在突然意识到bee是不是  没这么高来着!!

尝试透视(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

————

现在突然意识到bee是不是  没这么高来着!!

SetMeAlight
看完了08,脑了个梗没时间画,...

看完了08,脑了个梗没时间画,只能先涂个鸦缓一缓😮‍💨

看完了08,脑了个梗没时间画,只能先涂个鸦缓一缓😮‍💨

SetMeAlight
寻找一下bop的感觉……

寻找一下bop的感觉……

寻找一下bop的感觉……

小青花永

卡车兄弟的烦恼(上)

私设柱子的火种替换到了领袖之证刚开始未升级的那个型号的机体里

柱子没有死亡哦,没有死亡(>﹏<)

千通,蜂擎关系已确定    冲云霄,救护车客串


擎天柱发现大黄蜂自从那场由威震天被星辰剑穿透火种为终点的战斗结束后,年轻的侦察兵就变得没以前那样好动活泼了,他意识到了伴侣的变化却转而被迫马上投入到宇宙大帝发起的另一场企图毁灭新生的塞伯坦星的战争中,但当由他领导所带来的胜利的晨光再次铺满经历过打斗而显得壮美的母星时,铺天盖地的待办事项席卷而来,有时过度的忙碌让辛勤的领袖有种脑部模块因为高度运转所产生的大量数据都混杂在一起的错觉,想要跟伴侣...

私设柱子的火种替换到了领袖之证刚开始未升级的那个型号的机体里

柱子没有死亡哦,没有死亡(>﹏<)

千通,蜂擎关系已确定    冲云霄,救护车客串


擎天柱发现大黄蜂自从那场由威震天被星辰剑穿透火种为终点的战斗结束后,年轻的侦察兵就变得没以前那样好动活泼了,他意识到了伴侣的变化却转而被迫马上投入到宇宙大帝发起的另一场企图毁灭新生的塞伯坦星的战争中,但当由他领导所带来的胜利的晨光再次铺满经历过打斗而显得壮美的母星时,铺天盖地的待办事项席卷而来,有时过度的忙碌让辛勤的领袖有种脑部模块因为高度运转所产生的大量数据都混杂在一起的错觉,想要跟伴侣谈一谈的想法也被不小心清理出了脑部模块。


刚从重伤中恢复的通天晓,哦,不是,是刚刚完全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通天晓,在救护车不在时擅自离开病床处理累积的事项而被愤怒的医生训斥了一顿。


“谁允许你在没有医生的准许时就离开病床的,通天晓,你还没好利索,给我回到病房去!!!”


副官拿着刚到手里的数据板,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只到自己庞大胸甲前面的救护车,相当严肃地试图求取协商的可能性。


“现在的塞伯坦星需要处理的事务很多,领袖需要我的帮助,况且我空闲的时间已经太多了,我需要回到塞伯坦星的建设工作当中去。”

“yep,yep,你别想跟医生找借口,我……”


“blablabla 。”


倚靠在旁边建筑物上的千斤顶拍了拍自己头雕旁有些唔鸣的声音接收器,走向两个同伴。


“你的话还是那么多,大夫。”

“千斤顶?你在这里干什么!”

“喔哦!放轻松大夫,别像个喷火的机关枪似的无差别攻击,小心CPU老化。”


原本就因为有一个逃逸病房的过于固执的病人而感到芯塞的救护车因为光学镜前痞得不能再痞的前雷霆救援队队员对自己嘴欠的评价气的有些脑鸣。或许我真的会CPU提前老化,他无力地想着,声音也放低了一个分贝。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千斤顶?”

“接我们的副官去工作,塞伯坦星的前线待办事项可离不开他。”


放汽车尾气,明明是你个厚金属面罩的炉渣离不开“我们的副官”。


医生抽搐了一下光学镜,就眼看着千斤顶离着通天晓越来越近,手已经摸到了副官的腰上,好像还有想往下移的趋势。不过兵痞子没有成功,因为救护车爆发了。


“普神啊!你个变态马上给我滚!”

“收到,我们可以走了,长官。”


通天晓看着下属行云流水的进行回复带着自己转头就走感觉处理器都有点卡壳,这其实挺常见的,之前他因为对于苏格兰短裙定义的疑惑处理器就卡壳过一次,那之后连带着因为他的提问也卡壳了一下的擎天柱在自己身上和福勒特工身上来回转动的光学镜带着少见的茫然和迷惑,这倒是挺特别的,可能是因为领袖的伴侣不常让对方困惑且惊讶吧,以前他还担任着雷霆救援队的指挥官时就经常在面对着桀骜不驯的千斤顶跟迫击炮一样的嘴时处理器卡壳,也免不了在训斥过他看到对方倔强强硬的白色背影时叹气,现在千斤顶是他的伴侣,对他的态度跟以前可以说是完全不同,但现在他的处理器还是会因为兵痞子的话而时不时卡上一卡,而那多半都是些耍流氓的话。


“别忘记及时补充能量!不许让他工作太长时间!”

“全听你的大夫,这事你说了算。”


千斤顶朝身后的救护车随意地摆了摆手,还没来得及跟通天晓说上句话就接收到了隔板的通话请求。


“嘿,老千,我这里有堆烦人的虫子,你来练练刀吗?”

“等着,小隔,我马上就去。”


千斤顶看向旁边从刚开始就没说过话的通天晓,原本就上挑着的磁性尾音就越发放肆没有规矩,像齿轮一样的银色线条勾勒出兵痞子独特的光学镜,带着调侃意味地屑屑地勾起带着伤疤的唇。


“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老通,你何必对我板着张公事公办的脸。”

“注意你的言辞,士兵,现在你的任务是第一位的。”


千斤顶不可置否地撇了撇嘴,好吧好吧,本来他也没想过面前的这个“长官”能说出点什么让他心猿意马的话,反正刚才也占过便宜了,等充电时再想法子慢慢来吧,毕竟他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冲着通天晓理直气壮地喊“我想拆你。”,不是说他做不出来,只是如果他拆了个病号可能会被救护车追着打,要知道大夫能因为这事跟他对骂一整天,那就太得不偿失了,况且他的伴侣才刚从下线状态转为上线,这几天还是顺着点对方会比较好。


千斤顶站直了合上战斗面罩,规规矩矩地说:“请批准我进行外出任务,长官。”


“批准。”


通天晓看到对方这么老实,说实话,挺惊讶的。但现在显然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件事,副官看着手里的数据板微皱起眉头,他必须马上开始处理这几天堆积的事务了。


或许晚上充电时我可以跟他谈谈。


通天晓想着。


擎天柱现在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重新修复塞伯坦星中度过,“领袖从不参加派对”,这其实意味着擎天柱不会参与到与其他任何汽车人们一起玩闹或放松地笑谈中,他需要保持温和但威严的形象,领袖模块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微调着他的内部情感模块的数据代码,帮助擎天柱在他所统领的汽车人面前能够更加冷静和稳重———那是复兴塞伯坦星所需要的,但对于伴侣亲密的相处时间就未免显得有些太过苛刻且无情。而最近这段时间,擎天柱能感觉到他的侦察兵总是将自己的光学镜对准到自己的背部装甲上,作为领袖,擎天柱早就习惯了他人的注视,却唯独是对于伴侣的凝视有些许不自在的芯情,原因可能大概是每当他顺着大黄蜂的视线转身回看对方时,明黄色小机子像蓝色蜂巢块一样的光学镜就会活跃地转动起来,他甚至都能看到侦察兵过分甜蜜且爱慕的微笑,大黄蜂有时还会友好地向他挥挥手,擎天柱就会从伴侣的内线接收到一两条信息。


你好,擎天柱领袖,你没必要害羞,我很开心能注视你。


一向以对下属平易近人著称的领袖温和地对着大黄蜂笑了笑,然后默默地移开了自己的光学镜,任由机体的散热口不断地翻滚出温度越来越高的气体。


你还好吗?擎天柱?

……是的,我很好,谢谢你的关芯,大黄蜂。


但事实上他有点糟糕,是指自身机械体温的快速上升和CPU变得有些缓慢的运转速度。


我应该和他谈一谈。


优秀的领袖又想起自己之前淹没在繁忙事务中的想法,不过这次他的态度更坚定。


大黄蜂这段时间确实在有意识地在战斗招式,思考方式上效仿他的领袖,他也确实开始显现出那些相当宝贵且果断的品质,明黄色小机子比起刚与擎天柱见面时显得更加成熟可靠了一些,他的能力与成长在和巨狰狞交涉时可见一斑,早在地球上还在与霸天虎抗争的时期,大黄蜂就已经和擎天柱结为伴侣,那时小蜂比现在要更活泼好玩些,他在众多的汽车人中性格绝对称得上是乖巧可爱,很少有同类能不在面对着黄色小机子像蓝色蜂巢块一样的光学镜时败下阵来,

但他却又拥有可以和倍受爱戴的他的首领相媲美的勇气,这也才使得大黄蜂能够向擎天柱表达充斥在自己火种内长久明亮的爱意,尽管年轻的小侦察兵想把这个特殊的时刻留给他们重新回到塞伯坦星时,他有足够的耐心,却再也抑制不住在面对领袖时火种燃烧跳动地如此雀跃,而擎天柱对他小芯翼翼的爱的默许和细微的温和回复无疑抹除了大黄蜂最后一点顾虑。


“很感谢您做出的妥协,殿下,我先告辞了。”


大黄蜂向着站在前方的冲云霄行礼,声音清朗明亮,巨狰狞一族的王只是冷哼了一声,有些戒备地盯着眼前不卑不亢的明黄色汽车人,他的性格可没有他所说的话那样过分忍让,虽说也没有强势到要与自己战斗的地步,但年轻的战士所展现出的魄力还是让他有所防范。


注意到大黄蜂转换到汽车形态离开领地,玄铁和天猫才从大墓地里走出来,两只巨狰狞幼生体翅膀都还没完全长开平时也没什么脑子经常被冲云霄按在地上揍,对于野兽幼崽来说,能和站在权力顶端的领袖结为伴侣的汽车人一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最近两小只被教训乖了点现在比较听王的话了。


天猫甩了甩尾巴,张大满是尖牙的嘴巴打了个哈欠,和玄铁一起趴到冲云霄的脚边迷起眼睛犯起了困。经过和擎天柱的协商,巨狰狞可以拥有本来就属于他们的一部分资源最富足的领地,但是因为领地荒废了许久,原本的能量矿也需要再次进行挖掘才能使用,最近两个幼崽一直在挖矿运矿,平时也经常打闹一天下来过剩的精力就消耗地差不多了,又因为年纪都还小所以会突然犯困,以前冲云霄还没找到他们两个时,午睡休息是不被允许的事,如果被发现了总是要被红蜘蛛用电击棒狠戳,进食时没有提高警惕还会被汽车人发现,回去又省不了一顿教训,说实在的,挺烦的。


冲云霄转化成野兽形态趴在了地上,低头嗅闻了几下熟睡状态的两只原生体,看向大坟墓底部,其他子民的骸骨早已化为了粉末再也找不到了,可能全塞伯坦星就只剩下他和玄铁,天猫三只巨狰狞了,虽说这两只还不到一岁的幼体傻是傻了点,憨是憨了些,有时候做事还不过脑子但好说歹说也是他的血脉,规矩是要立的,护短是要护的,孩子不听话怎么办?打一顿就是了。



糖浆淋在齿轮上

【擎蜂无差】”命运让我们在危难中相爱。“

1.上次发出了这篇的一个片段。感谢 @柒夜的小心   @唐雪·凌 两位小天使的留言和评论,这个故事也送给你们。

2.tfp背景,有参考联合宇宙的设定。

3.无攻受暗示,清水无差。

4.有一句话威震天/奥利安过去式提及。

如果能接受,那么我们开始。

————————————————————


1.

大黄蜂从不感谢战争,他说任何对苦难的歌颂都是刻薄的暴行。但他也因此常常怀念一些时刻。这些珍贵的时刻散落在漫长战火中,闪烁着微小的光芒。

而比起把它们形容为废墟上开出的花,或者对春日的期盼,

他更愿意称其为:...

1.上次发出了这篇的一个片段。感谢 @柒夜的小心   @唐雪·凌 两位小天使的留言和评论,这个故事也送给你们。

2.tfp背景,有参考联合宇宙的设定。

3.无攻受暗示,清水无差。

4.有一句话威震天/奥利安过去式提及。

如果能接受,那么我们开始。

————————————————————


1.

大黄蜂从不感谢战争,他说任何对苦难的歌颂都是刻薄的暴行。但他也因此常常怀念一些时刻。这些珍贵的时刻散落在漫长战火中,闪烁着微小的光芒。

而比起把它们形容为废墟上开出的花,或者对春日的期盼,

他更愿意称其为:

这就是我们的春天。


在大黄蜂和擎天柱熟稔起来之前,他和所有新加入的汽车人成员一样怀着好奇和崇敬混杂的芯情,礼貌地询问:“擎天柱领袖,您能靠过来一点吗?“

那时他们刚刚结束一场艰难的战斗。他和擎天柱被困在极寒气流的中心,所幸还有临时藏身的遮蔽所。大黄蜂把头雕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关上光学镜后,接收器里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领袖半跪在地上(以免天线磕到洞穴顶部),单调的白噪音里传来救护车在通讯频道的大声吼叫,吼叫无果后医官开始飚脏话。

“他渣的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擎天柱?”

明黄色的侦察兵抱住腿甲两侧,把自己缩成一团,低声应了一句。他的体温调节系统在极寒下几乎无法运作,而领袖的情况甚至更糟。

大黄蜂勉强抬起光学镜凝视眼前的大型机,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战,却的确是第一次“共患难”。领袖向来沉稳而温和,年轻的战士坚信擎天柱永远不会倒下,但这不意味着此刻他不能做点什么。

他清了清发声器,好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突兀。

“擎天柱领袖,您能靠过来一点吗?“

领袖抬起光学镜,对上侦察兵忐忑的目光,他似乎有些犹豫地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向大黄蜂这边凑近了些。

果然,擎天柱周身散发着暖乎乎的温度,这也意味着他的热量流失要比大黄蜂严重。

擎天柱计算过他们的散热速度,在救援到来前他们并没有生命危险,靠近对方仅仅是让等待的时间不那么难熬。

而鉴于通常时候,大家面对自己时往往显得拘谨和不自在,擎天柱下意识认为大黄蜂不想和自己靠得太近。

小机子抖了抖门翼,把手搭在领袖的腰上。擎天柱的天线骤然向后旋转了一个弧度,那时大黄蜂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收紧手臂,尽力把两人之间暖烘烘的热量拢在一起。

“这样会暖和一点。”大黄蜂解释道,差不多整个儿缩在了擎天柱怀里(鉴于他们惊人的体型差),而领袖看起来几乎可以用“手足无措”来形容。后来这段回忆被大黄蜂屡次从记忆档案中提取出来,他不知道擎天柱也同样数次回忆这次经历,带着旁人难以察觉的柔软芯情。

大黄蜂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有勇气做出如此唐突的举动,或许是处理器在寒冷下运转不灵了——毕竟那可是擎天柱

之后战争的火焰席卷整个星球,大黄蜂才意识到这次遭遇的困境甚至可以归类为”温情“。他亲眼目睹一座座城池轰然坍塌,在敌方对生命的漠视和屠杀中愤怒到浑身颤抖,又在大大小小的撕裂贯穿伤中倔强地保持欢快。

这孩子是个打仗的好苗子,年长的战士们拍拍小机子的肩膀,后来这些夸赞过他的朋友一个个把尸体连同火种埋葬在战场上。作为最早一批加入的新兵,大黄蜂已经明白,昨晚还在一起抢甜味能量块的小机子今天就会在身侧被贯穿火种。

离别不再伤感,因为接踵而至的噩耗容不下这些过分柔软的情绪。但大黄蜂无法习惯离别,他告诉自己永远都不要习惯,要永远记住这些愤怒和痛苦。


2.

你让我忘掉一切,
让我放开你不管。
但与此同时,
你又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向我求助。
尽管那声音很远很小,
可我能在静静的夜晚听的一清二楚。
那无疑是你的声音*。


今晚是一场战斗的结束。汽车人营地灯火通明,战士们在开派对庆祝这次小小的胜利。大黄蜂变形成载具形态,在夜幕下悄无声息地驶出营地,车轮碾过道路旁战斗后的凌乱废墟,这些金属发出断裂的脆响。

他缓缓驶过空荡的战场,回忆起几次对垒前,这里还是一座繁荣的二级城市,汽车人刚刚驻扎此地时,爵士曾邀请他到当地有名的贵族饭店吃东西,小机子欣然接受。爵士总是能和大家打成一片,和这种热情大方大概脱不了关系。

“其实战争也不都是坏事,至少在战前你可吃不到这样的美食。”爵士喝一口高纯,对嚼着特制炸晶的大黄蜂说。

“嗯?为什么?”

“战前平民阶层是不允许进入贵族餐厅的,”爵士回答,“奥利安当初和我吐槽过好几次这种不公平待遇。实际上,如果追溯战争的最古早的起源,阶层固化正是奥利安追求变革的契机之一。”

大黄蜂咀嚼着甜甜的能量犹豫了几下,还是问出口:“那个,爵士,我听说......你在战前就和擎天柱领袖认识了?”

爵士高深莫测地(大黄蜂不得不这样形容)一笑,“是的。你知道,那时候他还叫奥利安。我们两个关系特别好,睡过一张充电床那种。”

大黄蜂的门翼受惊般一下子竖起来,这这这......太——大黄蜂想——太过界了。他倒不是不想知道领袖和谁一起充过电(别那么虚伪,我知道九成赛博坦人都这样,大黄蜂鼓鼓腮帮子),但他实在没想到爵士会这么随意(或许是故意?)地说出来,以至于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想问什么。

“呃.....我,我是说,”大黄蜂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家都传闻领袖当初和威震天关系也很好?”

实际上大黄蜂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说到底他只是好奇,擎天柱的过去他无从参与,这是一段完全不属于他的时光,在传闻中他听到那些陌生的名字和事迹,年龄稍大的士兵在喝醉后偶然的几句争论,每当这时善于交流的大黄蜂就无从插嘴,这实在是一段他没有发言权的历史,而众人又似乎都不约而同地避免谈起。

“你很好奇擎天柱的过去?”爵士反问。

大黄蜂愣了一下点点头:“领袖他......好像和大家很亲近,但是又感觉很远。我从来没见到过他笑或者情绪失控,也从来没在派对上看到过他......过去擎天柱也是这样吗?”

“你说奥利安?”爵士微笑,“我保证,如果你当时认识奥利安,你们会非常欣赏彼此的。”

大黄蜂的门翼又一次受惊般立起来。

自己对擎天柱的崇敬和喜爱在汽车人里不是什么稀奇事,毕竟“人人都爱擎天柱”嘛。但是......但是,来自爵士的肯定几乎一半等同于来自擎天柱领袖本人的肯定,年轻的小机子依旧为此感到喜悦和甜蜜(一种他并不熟悉的情绪)。


大黄蜂在沉思中惊醒,夜晚的凉风呼啸着吹过机体的细小零件。最终他登上废墟中央的高塔,从天台眺望夜幕下的点点星火,在硝烟弥漫的气息中又一次被庞大的悲伤淹没。


“......大黄蜂?”擎天柱慢慢靠近黑暗中的明黄色小机子,和对方同样意外。

“擎天柱领袖!”小机子回头,连忙变形立正。领袖摇头,示意他私下里就不必再这样拘谨。

“呃......您在这里干什么?”大黄蜂放松下来,和对方在天台并排坐下,一同望向下方辽阔的黑暗。

“你呢?”领袖轻声反问。

大黄蜂愣了愣,垂下光学镜,“......我来看看他们。”

擎天柱望着自己的手,“我有时会想......我有时会害怕,太多死亡会让自己变得麻木。杀死第一个赛博坦人时,我刚刚拿到领导模块,钛师傅也在我身边,我曾经如此痛恨生命在手上熄灭的感觉,然而时至今日......就连同胞的死亡给我带来的痛苦也不如当初。”

这一段近乎自我剖白的话劈头盖脸砸到小侦察兵身上,几乎让他(不合时宜地)感到受宠若惊:他实在不敢说自己是擎天柱可以倾诉的对象。

他从来没在擎天柱的话里一次性听到这么多“我”,也是从这天起他和擎天柱建立了不同于任何人的亲密联系。

大黄蜂曾问擎天柱为什么选择自己,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侦察兵,怀着过于越界的喜爱(和心疼)为赛博坦也为擎天柱而战。他何德何能,让擎天柱独独向自己袒露真实且柔软的一面。

擎天柱思考一下,回答他:

因为你身上有一道特殊的光芒。


3.*

威震天对用尖爪扼住大黄蜂的颈部能量管,对他低语:

“你以为自己心中所想的是他,但真正打动你的却是你们一起驰骋于血腥战场的日子,你们曾经共同分享的命运;
那命运已然成为过去,但你却将它称作爱情。”

4.*

大黄蜂直视暴君猩红的光学镜,最后一次用自己的声音——高声说:

“我代表你不能杀死的东西,不管你多么努力尝试。我是希望。”

"我们的爱情也是如此。"


5.

你有没有设想过,如果擎天柱牺牲了,我们该怎么办?

大部分人的结论是:擎天柱是不会牺牲的。

这相当奇怪,死亡对这群身经百战的战士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他们似乎都拒绝想象擎天柱的死亡。

是的。战争时至今日,领袖已经成为了多少人的信仰,又是多少人坚持至今的理由——在那些看不见希望的漫长黑暗日子里,所有人都有几近绝望的时刻,唯有擎天柱永远坚定,永远屹立不倒。

对很多人来说,他就是奇迹本身。只要他还引领着我们,那么光明终将到来。

很多人没有说出的一点是,如果最终,连擎天柱都不能领导我们走向胜利。

......那还能有谁?


所以,当意识到领袖的火种可能熄灭的那一刻,大黄蜂的第一反应是:

除了救护车,不要通知任何人。

来不及悲痛。来不及缅怀。来不及思考如何告别。大黄蜂从未像今日这般冷静,哪怕仅存的医疗知识告诉他,救护车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他仍在冷静地、理智地思考,按住擎天柱火种舱的手稳如磐石。

我如何才能救回你。

通天晓在雷霆救援队的第二战场上亲自指挥,救护车在后方支援伤员忙到医疗协议数次警报,爵士和警车一起奔赴遥远的铁堡废墟进行秘密任务。擎天柱半跪在原地,在挤满内屏的警报声中试图和领导模块对话。

而威震天收起融合炮,大踏步走近他们,紧紧皱着眉。

事后大黄蜂回忆起来,仍然无法理解威震天的选择。暴君沉默地和擎天柱对视,光学镜几乎饱含郑重。

接着威震天下令霸天虎离开,而自己俯下身,替领袖简单地处理伤口,擎天柱低声道谢,配合着对方的动作。大黄蜂茫然地看着他们,意识到威震天特殊的手法有效止住了领袖的能量液流失:这一刻他的确芯存感激。

也就在此刻,他明白这两个周旋厮杀了几百万年的宿敌,关系远比他所想的要复杂难言。在tf们过于漫长的生命里,一切感情都无法被单一地概括,朋友,兄弟,对手,爱人......这是大黄蜂全然无法参与的旧日时光,在他的火种诞生前,就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

档案管理员深夜的沉思,腐败和动乱,遍布赛星的庞大通讯网交织着山雨欲来,角斗士在赛场上振臂高呼,点亮赛博坦的漫漫长夜;彼此吸引的理念和靠近的火种,六旗游乐园里的争论,星光下的承诺......这些过往的峥嵘岁月在战争的烈火中燃烧殆尽。

大黄蜂在浑身发疼的伤口中垂下光学镜。但那些灰烬却并未随风散去,他们给擎天柱和威震天的生命烙下如此深刻的痕迹,几乎奠定了彼此生命的底色。

那就去触摸那些烙印。大黄蜂按住火种舱,对自己说,去了解擎天柱的过往,我听见他在向我求救,我听见他在说请不要忘记我。我爱他,我爱他,奥利安也好擎天柱也罢,这颗火种就是我灵魂的归宿,我的赤诚而坚定的信仰。

我将追逐他,信任他,尽我所能回报他给予我的爱,若他把我称作光芒,那么我将照亮他

于是,领袖和大家作暂时的告别,听从领导模块的召唤,去往其它星球寻找遗落的神器,机体升级恢复后,他再度踏上故土。

大黄蜂留在赛博坦,太多要顾及的事情让他无法陪伴在擎天柱身边。领袖临别前给予了他(专属的)拥抱,大黄蜂在等待中继续和威震天周旋。直到擎天柱再度回来的那天,暴君屠杀了一座城市,燃起遍布整个城池的火焰,替赛博坦驱散黑夜,为归来的领袖照亮回家的路。

霸天虎首领的挑衅张扬又轻佻,大黄蜂第一次看到擎天柱的怒火有如实质,几乎灼痛他的光学镜。碎裂的水晶螺旋花在主恒星的照射下反射出惨白的光芒,他们面前是烈火中的废墟和尸体。

连绵整整几座山脉的尸体。

擎天柱声音有如金属轰鸣,大黄蜂听见自己的火种跟随这节奏一同有力地张缩。他攥紧胸甲,想要放声哭泣,又颤栗到发不出声音,这无数无数死去的灵魂的重量啊,撕心裂肺的哭嚎和沉默压得他几近窒息,他仰头看向站立在最前方的领袖,痛苦地意识到,擎天柱到底该承受着怎样无法想象的痛苦和压力。

愤怒在铺天盖地的烈火中骤然爆发出来。为什么,为什么,威震天,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知道吗,你知道他才刚回家吗,大黄蜂的疼痛盖过汹涌的愤怒,领袖,领袖,我的领袖,他才刚刚回到家啊

领袖的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举起粒子炮,高声命令所有人原地待命。

接着擎天柱发出了一条私人内线通讯。

”bee,“他说,“答应我保持冷静,保持冷静,对不起。”


明黄色的小机子终于蹲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6.

内战的帷幕刚刚拉开时,擎天柱还在奥利安和领袖的身份转换间探索,战争的阴霾尚未笼罩至整个星球,大黄蜂的音色还带着少年的清亮。他有过一些悲痛,也经历过失去和离别,不过未来仍显得光明且值得期盼。

作为战时新生的火种,大黄蜂一下流水线接受的就是关于战争的教育。直至后来他们流离辗转到另一个星球,大黄蜂有时仍然会显得过于孩子气,并非是一无所知的天真烂漫,相反,他经历过太多悲痛和绝望,也在泥泞黑暗中跋涉了漫长的时光,但在他身上却很难看到战争的影子,一些未沾染上硝烟气息的味道,从上线光学镜的第一秒被延长至今。

正午透过玻璃折射的温暖阳光,青色天空下舒展的机翼,波光粼粼的蔚蓝湖面,跳动的音符。

大黄蜂总让擎天柱想起这颗蔚蓝星球上的美丽事物。

他们在地球上的时间,在漫长的战争中几乎可以忽略。然而这也是大黄蜂最美好和刻骨铭心的记忆之一,他发现了宇宙中所有生物都存在共性。人类的独特魅力让他感到由衷的欣喜。

也是在这里他又一次差点失去擎天柱。为此他感谢烟幕,同时数次在无尽的自责中痛苦到无法入眠。

擎天柱回来的那天,他在基地把领袖堵在休息室门口。

擎天柱率先开口:

”知道自己还能如此爱一个人,我很高兴。“

“在踏入火种源之时,我在想什么?我在思念你。”

大黄蜂愣在原地,不知道领袖怎么突然点亮了说情话的技能,只好任由散热器轰鸣。

擎天柱真诚地拥抱小机子。大黄蜂几近委屈地扑进对方怀里,尽管领袖不告而别造成的伤害仍然无法痊愈。

下一次不会了。擎天柱抵住他的额头低语。


7.

的确如此。下一次擎天柱并未再沉默着独自迎接死亡。


他站在火种源之井前,微笑着向所有人告别。


8.

大黄蜂收到了擎天柱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一份文档。

擎天柱尽管沉默寡言,却从不吝啬表达爱意。那些刨开伤口般的内心独白,被擎天柱零零碎碎地记录在一起。在他跳入井前,众人还聚在一起说笑的一小段时间内,擎天柱一直在翻看和整理这份文档。

“我能感受到内心的冷漠。领导模块给予我力量和勇气,但它把那些珍贵的愤怒、悲伤和痛苦单独剥离出来,我时常感受到自己被割裂成两部分,奥利安的记忆,逐渐变成模块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微不足道的几串代码。我意识到模块在把我塑造成任何一个领袖该有的样子,而不是擎天柱。”

“他很特殊。我几乎不能从他身上看到战争的痕迹。他从未对死亡感到麻木,他的火种像任何一个新生的赛博坦人那样纯粹且赤诚。”


“他叫大黄蜂,他的身上有一道特殊的光芒,我无法控制地想要触碰。”


“我曾设想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无法真切地表达情感,我必须拯救我的故乡和流离失所的同胞,但我不允许其他生物因此被伤害。万物生而自由,万物生而平等。”

“可我不被允许谈论爱情。”


“我向战场中心疾驰,不敢反顾,生怕看见他的追随。”


“别那么勇敢,bee。如果你害怕,那就害怕吧......害怕的人才能活下去。“


“我爱他。如果我无法回应他并且正视自己,那是我的错误,我将为此后悔一生。他不应该为此经受不公平的待遇,无论是作为领袖还是擎天柱,或者奥利安。我爱他。”


大黄蜂一页一页地翻过这份文档,直到最后一条记录。


“我爱你。”



9.

火种源之井旁隔些日子会有游离的火种,烟幕和救护车会定时去查看,必要时会把那些过于脆弱的火种带回来,安置一个新机体。


10.

“别别别,”医官拽住一蹦而起的小机子,“今晚还要度过手术的观察期,还不明确火种能否和新机体契合,如果不成功,擎天柱还得再等新材料运到赛星......你看看你们净给我找麻烦......还有免疫排斥也是个问题......”

大黄蜂微笑着听着,黑夜中没有人看到他的光学镜有雾气氤氲,但大黄蜂想,当明天主恒星重新照亮赛博坦的时候,不论看到哪一个结局,他都会忍不住泪水长流。

然后他要在所有人面前亲吻擎天柱,他敢肯定擎天柱会同样笑着回吻。

他肯定。


end.

——————————————————————



*摘自村上春树。

*改摘自罗杰·泽拉兹尼。


作者的notes:

首先,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op和bee,题目取自《光年之外》的歌词,也是这对cp最能触动我的点,我试图在这篇文里诠释我对他们关系的理解。

非常希望得到你的评论!

(鞠躬)




群嘲人生_CrazyLife1997

RID2015 [BOP (隱 十二x十三)] 今夜談 (一發完)

⚠️言語間帶過一點點 十二X十三 


時間為打敗Megatronus之後。


—————————

Bumblebee穿過回修廠的大門,黃色機身踏在這塊星球上的聲響在樹林間環繞,伸手撥開擋在鏡前的枝葉,藍色光鏡見到了那名他放棄下線時間也想與之交談的TF。


「Optimus。」原本凝視遠方都市區的紅藍TF回頭望向曾經的偵察兵,面甲上是Bumblebee熟悉的笑顏,可他卻怎麼也無法用相同的笑容去面對曾經在鏡前跳下火種之井的領袖。


Optimus Prime似乎升過級,從今天的戰事上便能看出領袖攻擊時的動作與之前有了不同,他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領袖的改變,尤其是在他聽領袖...

⚠️言語間帶過一點點 十二X十三 


時間為打敗Megatronus之後。


—————————

Bumblebee穿過回修廠的大門,黃色機身踏在這塊星球上的聲響在樹林間環繞,伸手撥開擋在鏡前的枝葉,藍色光鏡見到了那名他放棄下線時間也想與之交談的TF。


「Optimus。」原本凝視遠方都市區的紅藍TF回頭望向曾經的偵察兵,面甲上是Bumblebee熟悉的笑顏,可他卻怎麼也無法用相同的笑容去面對曾經在鏡前跳下火種之井的領袖。


Optimus Prime似乎升過級,從今天的戰事上便能看出領袖攻擊時的動作與之前有了不同,他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領袖的改變,尤其是在他聽領袖說這些是天元對他進行的訓練後。


「Bumblebee,發生了什麼事嗎?」還是一樣的聲音, 瞬間Bumblebee有種回到了戰時的錯覺。當他為著一些錯事或需要面對抉擇時Optimus總是會用讓周遭隊友安芯的語氣發出詢問,但在領袖離去時對這個聲音的記憶只會徒增憂傷罷了。Bumblebee注意到領袖尚未修復的艙口,那是今日Megatronus留下的,但領袖堅持要讓新生代的TF先得到治療——好像Bumblebee這幾百萬年來還不夠瞭解領袖的為人一樣。


「Bee,你還好嗎?」沒有得到回應的領袖逐漸收起笑容,小芯走向低頭沈默的黃色TF。


注意到領袖的靠近,偵察兵的習慣讓Bumblebee不住觀察領袖佈滿戰損的機體。紅藍裝甲在經歷了重生和戰事後仍是如此美麗,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戰損從未帶給領袖任何顏面上的折損,反而更加誘TF,彷彿什麼也無法玷污這具機體一樣。


「我、不是很好。Optimus,我是說,我很高興你還活著…真的,我簡直不敢相信還有機會再見到你或是站在你身邊!」回過神來的Bumblebee解釋著,沒有發現自己語氣裡的激動「你無法相信我有多麽高興看到這一切發生,當然、不是指Megatronus的事!我是說…我的意思是…」他語無倫次的反應簡直讓他想給自己一巴掌。



哪個CPU出問題的金剛才會希望一個想毀滅地球和母星的傢伙出現!?



「別誤會,Optimus!我只是…」Bumblebee的嘴張大著,有個音節卡在了他的發聲器中,那純淨的藍色光鏡與他對上,他可以肯定自己一定表現得糟透了,不然他不會看到那對光鏡裡出現的擔憂。Bumblebee欲言又止,他張手想解釋什麼,可火種艙裡過度的躍動影響了他的邏輯處理器。最後他只是移開目光,指尖隨意在後CPU抓撓,再次開口道「我只是…」他不自覺地嘆了口氣,肩膀看似無力的垂下「很高興你回來了,長官。」


Bumblebee沒有再看向Optimus,只是不停的在火種內責問自己在一場戰鬥後犧牲休息時間跑出來見起死回生的領袖就只為了讓自己表現得像是一個剛過磨合期的幼生體一樣難堪?他都已經是一個小隊的隊長了!


「謝謝,我也很高興能再見到你,Bumblebee。」沒有表示責備或疑惑,Bumblebee注意到對方伸出了手,順著臂甲延伸,那對光鏡再次與他對上「雖然已經很晚了,但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陪我在這裡待一會嗎,Bee?」



這甚至不是個選擇題!普神!這個問句後面只有一個答案!而你為何不讓他變成一個肯定句呢?



Bumblebee感覺自己的CPU一定是出了問題才會不停的閃現出一堆無關緊要的問題讓他無法集中CPU專芯在與自己坐在草地上望著星空的領袖,以及他們再接近幾公分就能碰到的指尖!


「Bee…Bumblebee!」領袖的聲音突然闖進CPU,已經思考到要用什麼藉口搭領袖肩膀的Bumblebee嚇的小幅度地從地上跳了一下「我、我沒事,抱歉。我剛剛只是在想一些…呃…我是說……我們剛剛說到哪裡了?」


「你還好嗎,Bee?」Optimus再次表達出了他的關芯,這讓Bumblebee很受用「很抱歉讓你留下來陪我。我已經不是你的領袖了,你也不再是當初的偵查兵,我相信你有能力控管自己的機體效能和休息時間。但你真的確定不用回去休息嗎?」Bumblebee無法一邊盯著那雙光鏡一邊組織語言,他有時會想念只能用廣播或BB聲回答的那段時光。至少廣播裡的人會幫他說話而不是讓他在領袖面前表現的像個幼生體一樣。


「我真的沒事,Optimus。我只是,有些問題想問你。」不對!你根本沒有!你只是不想讓他知道你剛剛為了那雙光鏡而閃神了!


試著平復火種,理清了些思緒,今日戰鬥時不住出現的問題因此慢慢浮現。事實上Bumblebee不確定要不要問出這個問題,可那問題一出現就像是鐵屑蟲的啃噬般抓撓著他的火種。「我…想知道Megatronus的事。他似乎認識你?」


「是的,我們曾經相識。」毫無猶豫,Optimus將目光從曾經的隊友上移向鏡前的星空「Micronus曾跟我提過Megatronus的事,是在天元們都存在時發生的事。但他只提到了我和Megatronus,其他的便沒再多說。那是非常久遠的事情了,但我卻沒有任何記憶。」Bumblebee從領袖的話語裡感受到一絲惋惜,但具體是什麼他卻無從得知。


「但是你並沒有忘記我們,不是嗎。」看著領袖沈陷在天元記憶中的模樣,Bumblebee有種瞬間的恍惚。他伸手搭上領袖的肩膀,試著用話語忽視掉火種裡逐漸擴大的恐懼「你再次出現,阻止了Decepticons的陰謀。雖然我現在沒有聯繫到以前的隊友們,但你可以跟我的小隊們一起行動。」


「我很抱歉,Bee。但那是不可能的。」Optimus沈重的聲音如砲火般擊碎了前偵察兵那宛如見到希望的邀請「我現在能出現在這裡是借了天元們部分的火種,這讓我隨時能進入戰鬥狀態不過也減少了更多的下線時間。目前我不確定他們什麼時候會來收回這份力量,但到了那時候也是我離開的時候。」


「但…你才剛回來。而且你說過那次轉化幾乎要了你的命!如果他們把這些拿回去的話,你會怎麼樣?!」激動讓他失了理智而沒有意識到他話裡的質問的語氣有多麽令他自己厭惡,抓住肩部的指間沒有控制好在那留下了微小的凹痕。黃黑機體向領袖傾去,幾乎要整個靠了上去。


Optimus似乎嚇了一跳,他很久沒有看過Bumblebee如此的模樣了。就像是當年的磨合期,叛逆的年輕TF無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態度而次次發出反抗聲,或著是失去理智的行為。那個記憶是如此悠久卻仍舊沈浮在領袖的CPU深處。


Optimus搭上Bumblebee靠過來的肩膀,面甲上的微笑始終如一甚至還帶了些寵溺。過去Bumblebee不知沈淪在那副模樣多少次,但當時深陷於戰場的他根本沒有機會去深探已然為此顫動的火種。


於是他親了上去。


——————


沒了∠( ᐛ 」∠)_

阿皓持续爬墙中

为了完成推广任务来打个广告!!!吃op总受的小伙伴可以来这个论坛逛逛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毒舌の邀请您访问夜拆病栋-全球最大擎天柱总受论坛

http://www.alloptimus.com/?fromuser=%B6%BE%C9%E0%A4%CE


为了完成推广任务来打个广告!!!吃op总受的小伙伴可以来这个论坛逛逛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毒舌の邀请您访问夜拆病栋-全球最大擎天柱总受论坛

http://www.alloptimus.com/?fromuser=%B6%BE%C9%E0%A4%CE



pulsatilla

【bopb无差】【不如叫bob???】瞎摸,一直吃大哥和小探子的这一对,其实口味更倾向无差或者bop,但摸的全是无差。的确全是单人,但基本出了p2都有画框外的大哥(或者说相关剧y情y???)技术堪忧画风成谜


p1】tf实在太难画了,只会照着画,漫画画风更挑战。tfp剧场版最后大哥跳井时候实在心酸,虽然美漫死主角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是心里仍旧不好受,而bbb基本是唯一一个没有挽留大哥的,反倒是在大哥嘱托的时候第一个回应的,一直到大哥纵身跳下火种源井才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这一段真的是扎心了。


P2】迷之bbb电影观感激情摸鱼,果然还是不敢画硅基


P3】纯粹瞎叭叭,私设如山,时间tfp...

【bopb无差】【不如叫bob???】瞎摸,一直吃大哥和小探子的这一对,其实口味更倾向无差或者bop,但摸的全是无差。的确全是单人,但基本出了p2都有画框外的大哥(或者说相关剧y情y???)技术堪忧画风成谜


p1】tf实在太难画了,只会照着画,漫画画风更挑战。tfp剧场版最后大哥跳井时候实在心酸,虽然美漫死主角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是心里仍旧不好受,而bbb基本是唯一一个没有挽留大哥的,反倒是在大哥嘱托的时候第一个回应的,一直到大哥纵身跳下火种源井才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这一段真的是扎心了。


P2】迷之bbb电影观感激情摸鱼,果然还是不敢画硅基


P3】纯粹瞎叭叭,私设如山,时间tfp—rid之间,大哥“牺牲”之后。所以碳基化还有少er年tong感(至少本该有)。


rid实在是不忍吐槽的无论是人物设定性格还是形象以及剧情(毕竟子供向,无意冒犯)都基本面目全非。唯一去看的理由就是从tfp剧场版回来找治愈。这里大概是关于bbb如何从tfp变成了rid的模样,当自己憧憬的或者说是一直当作标杆的主心骨(乃至信仰)突然消弭在眼(光镜)前,还担负着对方“最后”的嘱托,这这种苦b情况下大概符合逻辑的走向可能是:自己知道从理智上要变成熟但同时个人感情上又很难接受的总之就是这样诡异的个人yy。毕竟如何从一个热血少年变成了沉稳甚至说有些压抑自己的青年(特别是美版配音前两集)这个过程很值得琢磨。反正就瞎叭叭。

阿皓持续爬墙中

蜂擎也好吃。啊我永远爱年下小奶狗攻和充满母爱【?】父爱光环的宠攻的强受(¯﹃¯)柱子哥的大胸不就是让小蜂来吸奶奶的么【暴击发言】边拆边吸奶,歪瑞奈斯√

蜂擎也好吃。啊我永远爱年下小奶狗攻和充满母爱【?】父爱光环的宠攻的强受(¯﹃¯)柱子哥的大胸不就是让小蜂来吸奶奶的么【暴击发言】边拆边吸奶,歪瑞奈斯√

丝带爱丝糕

我就想知道有人吃蜂擎的吗?????

如题,我就知道我站了一个冷cp中的冷cp_(:з」∠)_但是还是要吼一句柱子太美了!!!面罩下面忧郁深邃的蓝色光学镜!!!黄蜂仔才到他胸口腰部的高度!这是什么萌死人不偿命的身高差,我就知道我喜欢矮攻的癖好得到了满足,特别这对还是年下【*】所以有没有吃柱子受的小伙伴来推荐一下黄蜂仔攻柱子的文呀,感觉柱子受都是老威/柱子的多_(:з」∠)_可怜可怜这个矮攻年下爱好者吧_(:з」∠)_

如题,我就知道我站了一个冷cp中的冷cp_(:з」∠)_但是还是要吼一句柱子太美了!!!面罩下面忧郁深邃的蓝色光学镜!!!黄蜂仔才到他胸口腰部的高度!这是什么萌死人不偿命的身高差,我就知道我喜欢矮攻的癖好得到了满足,特别这对还是年下【*】所以有没有吃柱子受的小伙伴来推荐一下黄蜂仔攻柱子的文呀,感觉柱子受都是老威/柱子的多_(:з」∠)_可怜可怜这个矮攻年下爱好者吧_(:з」∠)_

婆罗门吹雪

君子之剑or骑士之剑

这关系到擎天柱到底是攻还是受

这关系到擎天柱到底是攻还是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