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蜡笔小新

38万浏览    4335参与
禤轩
投食O(≧▽≦)O

投食O(≧▽≦)O 

投食O(≧▽≦)O 

梦曈-MengTong⭐
“下一次要怎么捉弄他呢?” —...

“下一次要怎么捉弄他呢?”

                ——来自一个五岁小孩的烦恼

“下一次要怎么捉弄他呢?”

                ——来自一个五岁小孩的烦恼

OP 路雪糕✨

临摹

蜡笔小新·小新和动感超人

三色背景

临摹

蜡笔小新·小新和动感超人

三色背景

禤轩

对别人: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对风间:我就是柯南本柯

对别人: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对风间:我就是柯南本柯

安西玛丽

我家兰花盆里飘进蘑菇种子,长出一只小小的蘑菇(图三),拔除前带上小新和小白来个photoshoot。

我家兰花盆里飘进蘑菇种子,长出一只小小的蘑菇(图三),拔除前带上小新和小白来个photoshoot。

黛曦L

【新风】校园系列之胆小鬼(2)

最近太忙了,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期待给我动力,不然估计就难产了🤣

难得的假日当然是没有上午的,美伢在厨房里准备午餐,新之助从楼上走了下来,偷偷钻进厨房调皮地拍了一下美伢的肩膀

“嗨!”

美伢吓了一跳,踮起脚打了一下新之助的后脑勺“死孩子,吓死我了,打扮这样干嘛?要出去?”

“因为今天人家要去跟风间玩嘛~”新之助捋了一下精心抓好的头发,在饭桌旁坐下,捂住脸娇羞地说

美伢早就习惯了新之助的怪模怪样,翻着白眼把饭端上桌“天天就知道玩,可不要影响人家风间学习,对了,记得收拾一下你的房间,别弄的跟猪窝一样”

自从小学毕业以后,新之助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主动要求搬到了楼上住,自己一个房间,当...

最近太忙了,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期待给我动力,不然估计就难产了🤣

难得的假日当然是没有上午的,美伢在厨房里准备午餐,新之助从楼上走了下来,偷偷钻进厨房调皮地拍了一下美伢的肩膀

“嗨!”

美伢吓了一跳,踮起脚打了一下新之助的后脑勺“死孩子,吓死我了,打扮这样干嘛?要出去?”

“因为今天人家要去跟风间玩嘛~”新之助捋了一下精心抓好的头发,在饭桌旁坐下,捂住脸娇羞地说

美伢早就习惯了新之助的怪模怪样,翻着白眼把饭端上桌“天天就知道玩,可不要影响人家风间学习,对了,记得收拾一下你的房间,别弄的跟猪窝一样”

自从小学毕业以后,新之助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主动要求搬到了楼上住,自己一个房间,当然,个性使然,他的房间乱的跟梦伢又一拼,经常被美伢碎碎念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老太婆”新之助三两口吃完午饭,脚底抹油似的溜了

“叮咚”

门铃响了

风间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去开门

新之助从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冲风间眨眨眼,带点神秘地问

“伯父伯母都不在吧?”

“嗯,他们早上就出门了”风间故作从容地把新之助让了进来,拿了水和零食,两人像小学生一样端端正正地并排坐在沙发上

“准备好了吗?风间”新之助压低声音

“准备好了,我,我们开始吧”风间紧张地喉咙发干,不自主地吞咽了一下

“那…”新之助的身体前倾,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影碟,双手举着眉飞色舞地说“那我们来看吧!我精心挑选的日本经典恐怖片!”

没有一丝丝防备,恐怖的封面就怼在了风间的面前,吓的风间忍不住一把推了过去

“知道了!拿远点啦!”

为了这次难得的约会,新之助特意咨询了队里约会经验最丰富的男生,制定了恐怖片计划,想想看到恐怖处,风间嘤嘤嘤地扑进自己怀里,这亲密接触岂不是就水到渠成了

嘿嘿嘿,新之助越想越美,不自觉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风间疑惑的问,放个DVD有什么好笑的吗?

“没事啦”新之助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口水

伴着令人压抑的背景音乐,影片开始了,风间倚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聚精会神地看着剧情,新之助的心思却并不在影片上,余光一直瞟着风间,内心仿佛有一只小猫在挠啊挠,痒痒的很

怎么还不到恐怖的地方啊!

抱枕有什么好抱的,抱我啊!

电影慢慢进入高潮,女主正在洗澡的时候,灯突然灭了,一片漆黑中,血肉模糊的鬼娃娃伴着凄厉的哭声抓住了她的脚腕

啊!!!

女主一声尖叫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新之助立刻张开双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风间,一脸期待

“我才不害怕呢”新之助期待的小眼神风间完全没有get到,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能让新之助认为我胆小,风间强撑着坐着没动,假装淡定,手却暗地把抱枕攥的死死地

好吧,看来计划失败了,新之助遗憾地缩回手

陪男朋友看完电影,风间就无情地去练钢琴了,新之助靠在一旁的飘窗上支着脑袋欣赏,渐渐眼皮沉了

等风间转头时,看见的是安静睡着的新之助,他歪头靠着墙,长腿委屈地缩在一起,抱着抱枕憨憨地打着小呼噜

“这个傻子”明明自己每天训练也很累,还非要抽空陪我,风间低头笑了笑,眼里一片温柔

等新之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琴房内没有开灯,暗的几乎看不清东西,风间去哪了?他晕晕乎乎地起身掀开身上盖着的薄被,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打开房门,客厅也是一片黑暗,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风间,你在洗澡吗?”

新之助试图开灯,开关却没有反应,可能是停电了

“呜…新之助…”风间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

“你怎么了?”新之助没有多加思考,着急地打开浴室的门冲了进去

月光透过小小的窗户照了进来,浴室内水汽朦胧,风间靠在角落缩成一团,头埋在膝里,未着寸缕

新之助虽然平时口花花,自诩为老司机,然而当他碰到这样的场面的时候却纯情地当场傻掉了,血液瞬间全都涌上了头,脸涨的通红,一动不能动,衣服被花洒淋了个透湿才回过神来,他默默地把手机放到一旁,关上花洒,找到了风间的睡袍蹲下来给他披上

“我洗澡的时候,突然停电了”风间不好意思地拢住身上的衣服,抬起头,用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委屈地说

少年被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秀气洁白的脸上水痕交错,不知是泪还是水,狼狈却又楚楚动人,像一只被雨淋湿的小奶猫,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害怕了吗?”新之助克制着自己想把人揉进怀里的冲动,伸出手指蹭蹭风间微红的眼角

“我才不怕呢,就是刚看完恐怖电影有点后遗症而已”风间依旧不忘维持自己胆大的人设,眼泪都没擦干净呢,还梗着脖子嘴硬

“傻小澈,在我面前不用伪装”新之助伸手抵住风间两侧的墙,低声说“害怕就躲进我怀里”

可能是环境太昏暗,也可能是新之助的声音太温柔,风间感觉自己一直伪装的坚硬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他抿住嘴唇,乖乖地没有反驳,低头扑进了新之助的怀里

啊…终于抱到了~新之助圈住怀里小小的一团,满足地叹口气,在心里给队友点了个赞

碰巧这时来电了,灯光大亮,打破了两人之间温馨的氛围

“糟糕,你的衣服都湿掉了,去我房间换一身吧”风间摸到新之助的衣服,赶紧试图起身,却被新之助按住了

“我抱你去吧”刚刚抱到一下,哪舍得轻易放手,新之助长臂一伸,轻而易举地将风间拦腰抱了起来

“啊”风间没有准备,惊呼一声,手本能地搂住他的脖子,没有系好的睡袍失去了手的控制,掉下了一角,露出白皙的肩头和一小片胸膛

“风间…”新之助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粘在了上面,声音发干“你这样好性感哦”

“你在说什么啊!赶快走啦!”风间的脸腾的红了,连忙把衣服拉好

“嘿嘿,遵命!”新之助把风间抱回房间,径直放在床上

“哎呀,湿衣服真不舒服”新之助一边说着,一边用从小练出的速度,把自己脱的只剩一条内裤

由于经常打篮球和训练,新之助的身材很好,肌肉结实漂亮却不过分夸张,他逮到机会就嘚瑟地秀一秀

“啊!你好歹等我把衣服找出来啊”风间立刻捂住脸,从指缝里看他

“害羞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新之助贱贱地笑,俯身捉住风间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肌上“这位客官~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还行吧”新之助靠的很近,身上独有的青草气息扑面而来,触手是光滑有弹性的肌肉,这让风间的心忍不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手烫到了一样缩了回来

“哎呀,我的内裤也湿了呢,要不我也…”新之助得寸进尺地把手搭在内裤边缘,作势往下

“你够了!”风间捶了新之助一拳,制止了新之助的无耻行为,赶紧走到一边,打开衣柜,找了一件最宽松的T恤和短裤

“好像有点小诶”新之助不情愿地穿上,扯了扯裤角,散漫地说“好紧哦,勒到我弟弟了”

虽然风间不想承认,但两人的型号着实不匹配,风间最宽松的衣服在新之助的身上变成了迷你版,肌肉的线条被紧绷的衣服清晰地勾勒出来,短裤紧紧地裹在腿上,腿间的形状依稀可见,感觉比没穿更让人难以直视了

“好烦啊你!”这个人真是的在说什么呢!风间羞愤地恨不得捂住耳朵“我衣服太小了真是对不起!凑合穿一下啦!”

风间气呼呼地拿起新之助换下来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新之助像只粘人的大狗一样跟着风间走来走去,在风间操作洗衣机时,从背后一把将他抱住

“嘿嘿,我们小澈澈生气的样子真可爱”新之助把脸贴在风间的颈窝,没皮没脸地笑

“别这样,痒”风间不适应地转身躲避,却正好落入新之助的怀里,距离近在咫尺,新之助顺势上前一步,把风间抵在洗衣机上

“风间…”新之助轻声呢喃,气氛突然暧昧起来,新之助的眼神定格在风间的唇上,缓缓低下头,意图不言而喻

“等等”当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几乎呼吸相闻时,风间有些慌乱地推开新之助,生硬地转移话题

“你这么晚不回家可以吗?伯母会担心的吧”

说着风间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多了,确实不早了

“你确定要我穿这身回家吗?”新之助淡定地挑了挑眉,被拒绝并没让他泄气,反而坏笑着说“不如我打电话跟美伢说我晚上陪小澈澈睡?”

“这…”风间犹豫了一下,这身确实不适合穿出去,可是留宿?虽然从小到大两人睡在一起的次数并不少,可这是确定关系以来的第一次啊,照刚才的状况看有点危险吧?

“放心啦,我保证不会乱来的”新之助露出一个看似纯良的笑容,施施然地补了一句“我只是担心万一再停电,小澈澈一个人会害怕呢”

“今,今晚留下吧”风间立即抓住新之助的手臂,小声说

-1129-
和风间一起去沙滩哦 是小新和风...

和风间一起去沙滩哦


是小新和风间!私心tag!

和风间一起去沙滩哦


是小新和风间!私心tag!

安西玛丽

集合吧!春日部防卫队(四缺一)

很遗憾,动森里没有接近饭团头的发型,所以正男小透明就神隐了。

集合吧!春日部防卫队(四缺一)

很遗憾,动森里没有接近饭团头的发型,所以正男小透明就神隐了。

Yuki

《是你方知我心(四)》(野原新之助X风间彻)

06

急诊科跟了两台手术下来风间彻身心俱疲,脑子里短暂的忘记了野原新之助的事情。

洗了澡回到办公室,同事只剩下了值班的两个医生正在吃夜宵。

碍于自己是新来的,也不好意思推脱邀请,风间彻也做过去吃了几口。听说是长野医生的太太送过来的,饭团还是热乎的,里面的鲔鱼剁得很碎,入口即化。

“怎么样?还习惯吗?”长野医生平时在办公室挺低调,但是专业过硬,松田医生夸过他,说他每次紧急事件都处理的很快。

风间彻吞下嘴里的饭团,忙点头。

“我们不比美国条件好吧?但是总体来说还不错。”另外一个医生是临时过来值班的青山医生,他比风间彻就大三岁,看起来相当老成,讲话却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没有的,我觉得...

06

急诊科跟了两台手术下来风间彻身心俱疲,脑子里短暂的忘记了野原新之助的事情。

洗了澡回到办公室,同事只剩下了值班的两个医生正在吃夜宵。

碍于自己是新来的,也不好意思推脱邀请,风间彻也做过去吃了几口。听说是长野医生的太太送过来的,饭团还是热乎的,里面的鲔鱼剁得很碎,入口即化。

“怎么样?还习惯吗?”长野医生平时在办公室挺低调,但是专业过硬,松田医生夸过他,说他每次紧急事件都处理的很快。

风间彻吞下嘴里的饭团,忙点头。

“我们不比美国条件好吧?但是总体来说还不错。”另外一个医生是临时过来值班的青山医生,他比风间彻就大三岁,看起来相当老成,讲话却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没有的,我觉得能学到很多!”

吃过东西,风间彻觉得精神头好点儿了,收下长野医生给的鳗鱼饭团,去换好衣服准备回家。

风间彻刚走出走廊,就看到野原新之助站在护士和跟小护士聊天,那得心应手、谈笑风生的样子丝毫没有和风间彻聊天时候的尴尬。

“所以说我们夏天一起去海边吧?”

他还想去海边?

“我教你们冲浪啊!我冲浪很厉害哦!”

还要教她们冲浪?还很厉害?

风间彻一股怒气冲上脑门,他目不斜视,打算大跨步野原新之助的身后走过,完全不想跟野原新之助打个招呼,反倒是小护士注意到了他。

帅气的风间彻实习医生在医院里真是很难不让人注意啊!

“风间医生!”小护士笑眯眯地叫住他。

“你好。”风间彻没停下脚步,只是生硬地点点头。这是他从小的教养,但是不代表他对着野原新之助也会礼貌,于是打完招呼他就继续朝前走。

野原新之助见状心想坏了,忙扔下两个小护士追上去,他个子比风间彻高出一个头,大跨两步就追上了。

“小彻,你终于下班了!”野原新之助委屈巴巴地摸着肚子,“我们去吃饭吧。”

“我让你等我了吗?”风间彻气不打一出来,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你聊天挺开心的,不是还要去冲浪吗?”

“我跟她们打听你什么时候下班...多聊了两句嘛。”

“野原新之助,你爱跟谁聊跟谁聊,不用和我解释。”风间彻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甩开手继续往前走。

“我们去吃饭好不好?”但是野原新之助的缠人功力不是一般人。

“我刚才在科室吃过了,你自己去吃吧。”

“我想跟你一起吃啊!好不好呀!好不好呢?小彻~”

风间彻一想到刚才他和那些小护士喜笑颜开的样子,心烦意乱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野原新之助:“新之助,你是不是觉得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呢?是不是你说什么我都得做啊?”

他的话在空荡的医院大厅一字一字落在两人之间。

“大学那会儿你一声不吭的就联系不上了,你有想过我吗?”

“我怎么问都问不到你的下落,你的学校也不知道你去哪里了?后来正南阿呆他们都来问我...那我又去问谁好呢?”

“你口口声声的喜欢真的不值钱,你从小到大跟谁都能说喜欢不是吗?”

“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是吗?”

“明明我们两个见面已经无话可说了,你现在却想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抹过去吗?”

“野原新之助,你会不会想的太好了?”

风间彻说红了自己的眼眶,他咬着下唇,还想再说些什么,喉头哽咽地再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并不是想要无理取闹,可是野原新之助这样不打算解释的态度让他很难接受。

为什么总是要用抛下他又转身回来抱他的方式对待他?

就因为自己的喜欢吗?

“小彻...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以前在一起是你情我愿,你不欠我。”风间彻不想让野原新之助用这种看自己可怜的眼神看自己,他摆摆手,擦掉脸上的眼泪,“我今天跟手术很累,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这个给你,垫垫吧。”风间彻叹了一口气,把包里的那个鳗鱼饭团塞进野原新之助的手里,匆匆走出医院。

过去那么多年的空白回忆冲调着他对野原新之助的感情,再浓郁也变淡了。

风间彻有点累,他真的没办法就这么随意的抹掉过去的隔阂。

就像抹不去对野原新之助的喜欢是一样的。

Yuki

《是你方知我心(三)》(野原新之助X风间彻)

05

昨天才通过电话,今天就见上面了。

风间彻和野原新之助并肩坐在便利店外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咖啡杯,都不出声。

“那你们好好聊聊哦!”松田里美老好人地拍拍两个人的肩膀,离开前像是个希望学生友爱地班主任,语重心长地交代了一句。

她虽然很好奇这两个人的关系,但是来日方长,她也不急在这一时八卦清楚。

风间彻着实还没准备好这么突然的见到野原新之助。

“好久不见啦。”野原新之助挠挠一头扎手的板寸。

“嗯,好久不见了。”风间彻低头数着木头地板上的纹路,他想说的话有很多,可是问出来都不太合时宜。

“你在这里实习啊。”

“是啊。”

两个人认识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有产生过这么尴尬的对话。但是...

05

昨天才通过电话,今天就见上面了。

风间彻和野原新之助并肩坐在便利店外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咖啡杯,都不出声。

“那你们好好聊聊哦!”松田里美老好人地拍拍两个人的肩膀,离开前像是个希望学生友爱地班主任,语重心长地交代了一句。

她虽然很好奇这两个人的关系,但是来日方长,她也不急在这一时八卦清楚。

风间彻着实还没准备好这么突然的见到野原新之助。

“好久不见啦。”野原新之助挠挠一头扎手的板寸。

“嗯,好久不见了。”风间彻低头数着木头地板上的纹路,他想说的话有很多,可是问出来都不太合时宜。

“你在这里实习啊。”

“是啊。”

两个人认识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有产生过这么尴尬的对话。但是长久以来的感情空白让两个人就算想装熟络,都无从下手。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以恋人身份交往的关系也止步于大学二年级。

野原新之助仰头喝了一口咖啡,对于他们从原本亲密的关系变成这样他有很多不能言语的无可奈何。

很复杂。

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你穿警服,挺合适。”风间彻小口的啄着咖啡,今天野原新之助穿着警服,配上清爽的寸头,坐在那里有板有眼。

是个当警察的料。

野原新之助刚读警校的时候还没有发统一的制服,风间彻一直说等他穿制服拍个照放在家里还能当个护身符,小偷看到都不敢闯空门。

“嗯。”野原新之助默默地叹气,他头一回感觉到自己天生的『自来熟』在这种情况下也无用武之地。

“你来...拿那个,尸检报告?”

“对...不过还没弄出来,就下来买个咖啡。”刚晃了晃手里的杯子,野原新之助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迅速地接起来,然后转身对风间彻说,“抱歉,小彻!警局有点事儿,我明天来找你!”

又是这句『抱歉』,又是这个『明天来找你』。

风间彻甚至都来不及说一句注意安全,野原新之助已经跑的没影了,剩了一半的咖啡杯放在椅子上。

想到这里,风间彻眉头紧锁,这么多年过去好像除了他俩的感情,都没什么改变。


Lucia.Y

这段时间的图一起发

(是大人场合(?)


凑合着看吧😣💦

这段时间的图一起发

(是大人场合(?)


凑合着看吧😣💦

我有一剑,名为...
临摹~ 虽然它长得像蛇尾巴🥺

临摹~

虽然它长得像蛇尾巴🥺

临摹~

虽然它长得像蛇尾巴🥺

大大大橙子🍊

(新风)当彩旗再次升起之日(二十二)

  新之助毕竟是新之助,总是会铆足了劲去做一件事。

  小葵和他商量了一会,他决定每天要吃好,特别是要休息好,不能再熬夜了,另外上课时间是最重要的,新之助也是现在才明白,原来认真的听老师讲课是有很多好处的,而且比课下自己琢磨要有用的多。

  小葵无语:笨蛋老哥,你才知道吗。。。


  新之助放学之后又开始夜跑了起来,周末也会和拳击社的后辈们一起练习,往日“新之助学长”的氛围又燃了起来。

  妮妮和正南发现新之助最近又开始活力四射了起来,不像以前那样的累的像条狗了,也动不动会...

  新之助毕竟是新之助,总是会铆足了劲去做一件事。

  小葵和他商量了一会,他决定每天要吃好,特别是要休息好,不能再熬夜了,另外上课时间是最重要的,新之助也是现在才明白,原来认真的听老师讲课是有很多好处的,而且比课下自己琢磨要有用的多。

  小葵无语:笨蛋老哥,你才知道吗。。。

 

  新之助放学之后又开始夜跑了起来,周末也会和拳击社的后辈们一起练习,往日“新之助学长”的氛围又燃了起来。

  妮妮和正南发现新之助最近又开始活力四射了起来,不像以前那样的累的像条狗了,也动不动会有后辈的漂亮女孩子偷偷递情书的。

“其实我觉得吧,像这种生活也许比较适合小新呢,你觉得呢”妮妮看着哈哈大笑的新之助。

“嗯,我也这么觉得的,其实我也很奇怪,小新明明完全可以和我们一样,在东京找一份工作,也没必要一定要去东京读大学。”

“嗯,不过,无论小新做什么决定,我们作为朋友,都必须要支持他不是吗。”

“对!啊,妮妮,上次那件事之后,风间怎么样了?”

  妮妮想了一会,“嗯,还是老样子吧”

“这样啊。。。”

 

 

  其实上次的事情过了几天之后,妮妮有去A班看了看。

  阿呆望了望沉迷于题海的风间,

  跟妮妮说:“风间,好像,比以前,要更加的,爱学习了,但是,也越来越,少的说话了,每天,放学走的,也特别的晚。”

  阿呆是想他们五个人都好好的,更何况,这件事也是小新迫不得已才做的。

“得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才可以啊”妮妮看着他们的样子,也很着急,眉头都皱起来了。

“但是,该怎么做呢?”妮妮也和小新提过这件事,但是,小新总是憋着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风间更是的,妮妮都来他们教室门口了,但是连头都不抬。

“真是的,两个怪脾气!”妮妮遇到了从来没见过的台本剧情,也很头疼。

 

 

  风间这几天一直睡不好,总觉得头疼得很。

  每天近乎沉迷的学习,因为总是不愿意想起那天的事情。

  放学后又几乎是自己最后走,和以前一样,从窗户就能看到现在正在在操场训练,和以前不一样的是,风间一定要等到新之助彻底回去了,他才收拾书包回家。

  天色已经很晚了,凉风也嗖嗖的吹着。

  新之助的比赛越来越近了,风间没有参加什么社团,他只觉得社团就是一群人找个机会一起聚会玩耍而已。

  所以风间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要做这种组织,难道高中生不应该好好地学习吗?

  “嘶,太冷了”风间又紧了紧身上的大衣,看了眼手机。

  啊,今天妈妈有事,看来晚饭要在外面解决了。

  在外面兜兜转转,还是选择在家庭餐馆吃饭,点好餐后,风间又拿出单词书看了起来。

 

 

 

  “嘿——咻——”

  对面的空位置上突然就坐上了一个人,还兴致勃勃的点了好多吃的,冰淇淋?大冷天吃冰淇淋吗?

  风间很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来,在他刚要看清那人的长相之后,就听见一声耳熟又清脆的声音——风间君!好久不见!

  

  风间看了看眼前嘻嘻笑的小葵,果然是野原兄妹呢,连笑起来都一模一样。

  “小葵,你怎么来了”好久自己都好久没和人说过话了,风间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的很。

  “我晚上来参加社团活动呀,这周小葵要交报告了”

 

  “诶,小葵也参加了社团吗,还要交报告吗”听到社团两个字,风间有点在意。

  “对哦,小葵参加的是珠宝鉴赏部门,小葵可喜欢了!”

  “还有这种吗”

  “对呀,风间君你看”小葵看风间的兴致来了,从书包里掏出一叠纸,然后一屁股坐在风间旁边,打开来给他看。

  “这是祖母绿,他的原料是xx,我们一般喊他xx,这个颜色叫xx,你看,也还有更加好看的,比如这个。。。。。。”

  小葵很投入的跟风间介绍自己的强项,里面多少涉及到一些风间学过的知识,风间也能和小葵说上几句。。。

  “呼”直到把最后一页合上,小葵才发现,两个人的饭菜早就上好了,只不过都快凉了。

  “小葵好厉害呀!”风间不由得真心佩服小葵

  “哼哼,小葵不仅要能分辨他们,还要会用优美的辞藻来形容他们,还得学习化学知识来深入了解”

  “对了!”小葵热情的看着风间,“风间君,等下有时间吗”

 

 

 

“小葵带你去社团看看怎么样!”  


禤轩

年度大戏——妮妮的办家家酒

当红女星×帅哥男星,绝配!

年度大戏——妮妮的办家家酒

当红女星×帅哥男星,绝配!

不以言是乐色

是超级英雄小白相关

新的故事设定很有意思呢!

是超级英雄小白相关

新的故事设定很有意思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