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蝙蝠侠

378.5万浏览    36080参与
艾府

本蝙带小杰参观蝙蝠洞😏(接上次本蝙捡到只杰森设定 )


(按照黑归2设定的话迪基其实是变成小丑回来找蝙battle了的,,所以,,

我觉得是糖)()

本蝙带小杰参观蝙蝠洞😏(接上次本蝙捡到只杰森设定 )


(按照黑归2设定的话迪基其实是变成小丑回来找蝙battle了的,,所以,,

我觉得是糖)()

Sisihca
这张变体封过于优秀了 croc...

这张变体封过于优秀了

croc好像总是能出很棒的封面(因为鳄鱼🐊很帅!)

这张变体封过于优秀了

croc好像总是能出很棒的封面(因为鳄鱼🐊很帅!)

Bad Bat Good Bat

虽俗但爱

"making a difference"

batman the imposter #1

虽俗但爱

"making a difference"

batman the imposter #1

单人行

【蝙all】My Confession(a.)

*一个蝙左系列,每一篇是不同角色的视角。本篇视角为小丑。


a.文字游戏


我不喜欢文字。文字就像做作的游戏,充满了无病呻吟,因此我钟爱毁灭文字,毁灭一切与“美”相关的东西。


因此你看到的这段文字,并不存在于任何一份纸张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我繁多梦境间隙的呓语,不存在逻辑或捏造,因为它本来就是无所依托的。我在久远的记忆里找出了一个词,“意识流”,那是我尚且与余人一样碌碌、屁股被钉在椅子上时听到的词语,它经由一个热爱猥亵男童的、三十五岁男性文学老师的嘴,进入我空荡荡的脑子,我把这个词从过去抽出来,觉得它大抵是最适合概括这些东西的词了——


“意识流”。


我知道他不...

*一个蝙左系列,每一篇是不同角色的视角。本篇视角为小丑。


a.文字游戏


我不喜欢文字。文字就像做作的游戏,充满了无病呻吟,因此我钟爱毁灭文字,毁灭一切与“美”相关的东西。


因此你看到的这段文字,并不存在于任何一份纸张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我繁多梦境间隙的呓语,不存在逻辑或捏造,因为它本来就是无所依托的。我在久远的记忆里找出了一个词,“意识流”,那是我尚且与余人一样碌碌、屁股被钉在椅子上时听到的词语,它经由一个热爱猥亵男童的、三十五岁男性文学老师的嘴,进入我空荡荡的脑子,我把这个词从过去抽出来,觉得它大抵是最适合概括这些东西的词了——


“意识流”。


我知道他不喜欢与意识流有关的文学,奢华庞大的书柜里大多是古旧冗杂的现实主义作品,那些书光是描写一个建筑就要花上几十页*,无趣得很。他不知道我有段时间热衷于在夜晚拜访他的房间,他那时往往不在,我一屁股坐进他柔软的沙发里,扭头便能在那扇大到离谱的落地窗上看见我的倒影——我的面容。我的面容永远被夜色模糊,所有人只能看清嘴角那两道恐怖的疤痕,轻抚过那一条凸起的、新生的皮肤时,我的妆容与它变显得太过相得益彰,让我舍不得我这完美的妆容。没有什么面具比“小丑”更适合这微笑的伤口了,它甚至让痛苦充满了幽默,活像某种深刻的讽刺文学,让我永远保持微笑。


我便在他的房间里睡觉——非要这么说的话,是的,不在阿卡姆那种无趣的地方时,我要么在犯罪,要么在他的房间里睡觉。我猜他那诡谲的眼珠不可能忽略我留下的蛛丝马迹,毕竟我从未遮掩,但他什么也没有说过——事实上,我们也没什么机会可以说。可能只是因为我并没有真的去躺他的床,私闯民宅也不是什么大事,好像我抓住了一个神秘的空子一样,我们的安静时间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交叉。他的房间不过分奢华,但也绝称不上朴素,有着老派贵族们特有的宽敞和哥特式装横,一切都尖耸锋利,像他本身,我确认我的目光抚摸过这个房间的每一寸,以至于它已经烙在我打结的小肠里,在我为数不多的进食时刻发出诡异的鸣响,像是一个提醒:


继续吧。继续吧,杰克。一切都恰到好处。


现实和梦境并不分明,一样染着肮脏的黑色,像能溶化我脸上鲜艳的油彩,真是令人担心。我在梦里也惯于屠戮,很多时候我得花很多时间才能反应过来:我刚刚是在现实里杀了人,但这跟梦境也没什么区别,毕竟它们一样荒谬。如果说有一个锚点能区别他们,大抵是我终将在梦境中被杀死,又永远无法在现实等来死亡。他们说荒诞派戏剧展示了“人生的痛苦与绝望”,但就像我对文字嗤之以鼻一样,戏剧也不过是对现实的拙劣模仿,没有任何对白和形式比苍白的现实更苍白,比荒诞的现实更荒诞。我并不期待死亡,当然也不期待活着,我只是想那么做——不像爱德华那样还抱着可笑的、他们称之为“目的”的东西,我自认为过得很纯粹,纯粹地睡觉,纯粹地做梦,纯粹地召妓上床,纯粹地杀戮作恶。只是想而已。不想的时候就不做。


从他们的眼睛里我读出:我的存在就代表着荒诞本身。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恶呢?这样纯粹的恶呢?亲爱的孩子们,怎么不会有呢?如果有什么东西是人们认为一定不会有的,那就由我负责带到好了,这不就是小丑的责任么?悲剧诞生于喜剧之前,苦难是欢乐之母,世界上从不存在纯粹的笑声,因而创造小丑来取悦众生。


世界上同样本不存在邪恶的英雄,于是他从此地诞生。


好吧——很遗憾我用“英雄”这个词来形容他,这不是因为我认同他是一个“英雄”,而是他也许会是人们嘴里广义的“英雄”。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这座邪恶之城像需要他一样需要我,而他需要我就像我需要他。这不是什么复杂的关系,甚至不存在关系,只是一种必然存在的生态平衡,他脱不掉面具,我也洗不掉油彩,我们脸上的东西要想继续有存在的意义,便只能指着对方了。他必然是知道这点的,但我觉得他把这个道理用操蛋的“不杀原则”包裹得太好了,以至于我有时候看起来像个精神失常的婊子——在他的反衬下。


也许我也确实是,至少我曾经招过几个男妓,他们喜欢这么在床上羞辱别人,似乎是同性恋们之间诡异的情趣,我难以理解,总是在性满足后砍断他们的脖子——我房门后有把斧子就用来干这个的,先砍后脑勺,再砍脖子,乱七八糟、红红白白的液体能流一地,清扫起来很麻烦,但我恰好喜欢那种清扫。有时候我刚刚尽兴,拖着身子懒洋洋地爬进他的房间,也能闻到那里未散的情欲味道,藏在地毯下、吊灯里,只要稍一留神便无孔不入。这可真让人恼火,不是吗?毕竟这可真不公平,那些平庸的男男女女浪费了我们玩游戏的时间,还侵入了我的睡眠,因此我才不乐意睡他的床,不想我终有一死的梦境还要多一个他的情人们,那可真是够糟心的。


我蜷在沙发里睡觉,醒来时可以看见昏沉的夜幕和亮白的蝙蝠灯影,像月光笼罩在我身上。我在沙发上留下一根蜷曲的头发,满身倦意地爬回我的小公寓里,顺手把那些尸块丢到垃圾站去。如果——如果我对这些间隙有所厌烦的话,我会慢悠悠地走上一整天,回到无聊的阿卡姆精神病院去的。


只是当我翻阅那些毫无意义的书籍时,我仍不知道他们对“家”的定义。真是恶俗,不是吗?

Banana muffin

摸鱼练习备用方案?—1


手机进水了( ༎ຶ- ༎ຶ )

摸鱼练习备用方案?—1




手机进水了( ༎ຶ- ༎ຶ )

哈哈哈哈

【恋与漫威/DC】修罗场•父子(一)

#撞梗致歉,侵删


#老爷x你x红头罩,父子局


#偶尔尝试一下np嘿嘿,这个系列根据排列组合(划掉)灵感更新【doge】,可能会漫威DC联动嘻


#"That I can't go on any longer without you.I made up my mind that you were the only woman for me..the first ...

#撞梗致歉,侵删


#老爷x你x红头罩,父子局


#偶尔尝试一下np嘿嘿,这个系列根据排列组合(划掉)灵感更新【doge】,可能会漫威DC联动嘻


#"That I can't go on any longer without you.I made up my mind that you were the only woman for me..the first day I saw you at Twelve Oaks."出自《乱世佳人》




如果将这个世界上的人根据对韦恩的厌恶程度排个名的话,那么——

你一定是第一名


你是他的二子杰森的女朋友,更准确来说,是未婚妻。


因为你恰好在杰森被Joker抓住且……且凌虐致死之前接受了他的求婚。


你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本以为是普通的摩天轮约会,英俊的少年却在摩天轮逐渐攀升时单膝下跪,他在你惊讶的目光下,执起你的手轻吻。


“That I can't go on any longer without you.I made up my mind that you were the only woman for me..the first day I saw you.”


少年的情感澎湃、炽热、纯粹。


理所当然地,他为你戴上精心挑选的戒指,你们在摩天轮至高点接吻,流星划过星空。


太阳东升西落,浪漫至死不渝。


他告诉你他们家族的秘密,告诉你虽然之前因为秘密恋爱,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他马上就会把你带回家,他让你等他处理完手头的事。


你看着少年认真郑重的神色,他清俊的眉眼直直地看着你,让你无处可避。

你掩饰性地咳嗽几声,吐槽道:“这仿佛一个电影里的FLAG。”


他笑着掐了掐你的脸,却不知后来一语成谶。


当杰森死亡的消息传来,你几乎昏厥。


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几天前还在和你发消息。

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刚刚向你求婚。

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说过会永远保护你的。

怎么可能呢……


——杀了小丑、杀了小丑、杀了小丑

心中不知谁的声音响起。

CUPPER

久违的年下双蝙 月影组 

开始慢慢补充设定 这组大概整个(前期)就是年轻的本蝙捡回了突然出现伤痕累累的年长贝蝙……

久违的年下双蝙 月影组 

开始慢慢补充设定 这组大概整个(前期)就是年轻的本蝙捡回了突然出现伤痕累累的年长贝蝙……

Bad Bat Good Bat
布鲁斯差点就告诉哈维丹特他的秘...

布鲁斯差点就告诉哈维丹特他的秘密身份了,唉,可想而知他有多信任哈维。

而且他还在自责,如果他能早点告诉哈维他的秘密身份,哈维是不是就不会变成双面人了。

布鲁斯差点就告诉哈维丹特他的秘密身份了,唉,可想而知他有多信任哈维。

而且他还在自责,如果他能早点告诉哈维他的秘密身份,哈维是不是就不会变成双面人了。

告鸟

就是说,麦当劳,yyds!欧美正版手办物美价廉!

是JLA的老爷!!!JLA动画版本的老爷!!!蝙蝠猫猫可动手办!香飞了~

(可惜汉堡王那个没货了那个看着也香香)

就是说,麦当劳,yyds!欧美正版手办物美价廉!

是JLA的老爷!!!JLA动画版本的老爷!!!蝙蝠猫猫可动手办!香飞了~

(可惜汉堡王那个没货了那个看着也香香)

月出泽陂

Anständige leute 衣冠(5)

     谁特么见鬼的是马龙啊?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我跟前,好像认识我似的。骄阳之下,他看上去苍白得几近透明。我似乎能听见鲜红的血液,潺潺地在他颈下跳动着的动脉间流淌,将他的躯体,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的,肆意挥洒,潇洒自如。


     忽然我反应过来。昨晚在酒吧这家伙一定见过我,可我自己是一点也记不得,他倒一眼认出了我。马龙,是“我”没错。我肯定整晚都管自己叫“马龙”呢。...


     谁特么见鬼的是马龙啊?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我跟前,好像认识我似的。骄阳之下,他看上去苍白得几近透明。我似乎能听见鲜红的血液,潺潺地在他颈下跳动着的动脉间流淌,将他的躯体,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的,肆意挥洒,潇洒自如。


     忽然我反应过来。昨晚在酒吧这家伙一定见过我,可我自己是一点也记不得,他倒一眼认出了我。马龙,是“我”没错。我肯定整晚都管自己叫“马龙”呢。


     “怎么,断片了?”见我有些迟疑,他侧过身注视着我,富有穿透力的眼神穿过镜片,微漾笑意于其中流淌。


     难道我昨晚是当着他面喝了个大醉不成?


     也许是我迷茫的表情出卖了我。“好吧,看来你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下。克拉克·肯特,美国人,目前独自环游世界中。”俏皮地冲我眨眨眼,他朝我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湛蓝的双眼期待地向我看来,于是乎,我的腿便有了自己的意志似的,无视了我的意愿,大踏步走上前去。


     “火柴·马龙,和你一样,我是美国人,”我尽可能简洁地说。


     好吧,将错就错,我干脆就把“马龙”扮演到底。


     一不做二不休。弄清昨晚我和赛琳娜之间发生了什么才是眼前最要紧的。


     可对上他清澈的眼神,不知怎么的我生出些许愧疚,但我很快就专心扮演起自己当下的角色来,不再分心去管我到底“是谁”了。


TBC.

阿烟

【蝙蝠侠x你】《Canary》0-3

    -OOC预警

    -黑化蝙预警

    -伪囚禁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

    -如在阅读中感到任何不适,请放过彼此火速逃跑!


     可带入本蝙形象进行阅读


    你可能会说真正的爱是不会盗取任何东西的。你可能会说真正的爱让一个人保持完整。那你就错了,简。爱情就像......

    -OOC预警

    -黑化蝙预警

    -伪囚禁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

    -如在阅读中感到任何不适,请放过彼此火速逃跑!


     可带入本蝙形象进行阅读


    你可能会说真正的爱是不会盗取任何东西的。你可能会说真正的爱让一个人保持完整。那你就错了,简。爱情就像一个学步的贪婪孩子,只认得一个词,那就是‘我的’。

    -------------------------------------

    0.

    这本应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正如这十年中的任何一个夜晚那样。蝙蝠车咆哮着冲进巢穴,带着他疲惫、愤怒、且伤痕累累的主人。结束夜巡的黑夜骑士会拒绝帮助,独自坐在黑暗里处理伤口,用烈酒和镇定药物麻痹自己,感受着天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得明亮,直至这些慢性毒药带来的麻痹感达到顶峰,才能在冰冷的晨光中沉沉睡去。

    本应如此。

    而你,一个已经死去十年的普通人类,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你早该在爆炸中灰飞烟灭的身体如何恢复完整——十年前甚至连蝙蝠侠都没能完整的拼合你的尸体,那座刻着你名字的坟墓里只有一些无法被称之为肢体的碎片,和染血的布料。

    而现在,至少从外观上来看,你四肢健全,身上肉眼可见的没有半点伤痕,如果不是脸色青白,看上去甚至像睡着了一般。

    在这个本该平平无奇的夜晚,死去十年的你诡异的出现了在了蝙蝠洞里,四肢健全,身体健康。假如你意识清醒,那么如何向多疑的蝙蝠侠AKA布鲁斯.韦恩——也就是你的爱人——解释这一切一定让你倍感困扰,但不幸中的万幸,你苏醒的足够缓慢,意识也足够混沌,所以这一切的困扰,大约也只有蝙蝠侠一个人需要承受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蝙蝠侠无所不能,不是吗?

    1.

    有人说生命的厚度取决于你所经历的一切,有些人活了七八十年,但一生平平无奇;而有人的生命长度短暂,但十几年间的经历就远比别人的几十年精彩。

    你毫无疑问的是后者。

    你的童年和少年并不特别,你是个乖巧的女儿,优秀的学生,勉强还算得上成功的职业精英。尽管你一直生活在哥谭这样一个罪恶的都市,但你这样的人也并不在少数。然而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你,在你二十四岁那一年,成为了蝙蝠侠的爱人。

    彼时的布鲁斯.韦恩才满二十六岁,刚刚出道的蝙蝠侠身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青涩,而你恰好有了那么一点超于常人的敏锐和运气。在一个夜晚被蝙蝠侠所救之后,第二天就在商业酒会上遇到了布鲁斯.韦恩的你成功揭开了他的马甲,并且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他双面身份最好的掩饰。

    在白天,除了每天都会被一群记者围观以外,你们就像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对情侣那样牵手,散步,约会,在哥谭难得的阳光下亲吻彼此。虽然约会的内容经常是布鲁斯为你一掷千金,但小情侣为彼此花钱天经地义,不是吗?

    而到了夜晚,你就会带着你心爱的油彩和画板坐进蝙蝠洞。夜晚是蝙蝠的的活动时间,也是兼职艺术创作者灵感爆棚的时刻。黑夜骑士先生的暴力美学总是让你神魂颠倒,不论你原本的创作目标是什么,这些油画的内容最终都会变成描摹他的身影。然后被夜巡归来的他压在你们身下,成为你们夜间活动的助兴品——但你和他都乐此不疲。

    当然,这种糟蹋你的画作的行为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你们很快收养了一个孩子。一个可爱又聪慧的男孩,有着和布鲁斯一样的黑发蓝眼。这个孩子在两年以后成为了蝙蝠侠的助手,飞翔在哥谭夜晚的动物变成了两个,凶狠的大蝙蝠和他毛茸茸的罗宾鸟。

    你仍然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在蝙蝠洞里守望着他们的归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也逐渐学会了帮可敬的老管家分担后勤的工作。偶尔你会坏心眼的在夜巡的间隙调戏越发成熟内敛的大蝙蝠,通过监控看他抿紧的嘴唇,尽管头盔阻隔了他的表情,但他的每一种神情都深深地刻在你的脑子里。你也会在夜巡之后悄悄送上偷渡进来的的汉堡和炸鸡,阿福的营养餐固然美味,但即使是蝙蝠侠也偶尔会想任性的吃点垃圾食品。何况罗宾还是个孩子,没有偷偷吃垃圾食品的童年是不完整的!你振振有词的拒绝了蝙蝠不带罗宾一起吃炸鸡的提议。

    你曾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

    当然,你没天真的以为蝙蝠侠的生活会一帆风顺,他当然会碰到危险,打击,会一次又一次的以凡人之躯试图从深渊里拉起这座堕落的城市。他也会困扰,第一次做父亲的他会随着罗宾的逐渐长大而和孩子发生争吵。他还会受伤,会衰老,会饱受黑暗的摧残。他是把一切都献给了哥谭的蝙蝠侠,他也是你的布鲁斯.韦恩。

    你认为你永远会在蝙蝠洞里等待他,等待他们的归来。

    但你从未想过生活的破碎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始。

    在你二十七岁那年,罗宾,你们毛茸茸的小鸟,那个有着快乐笑容,会围着你们叽叽喳喳的孩子,那个会在夜巡后兴奋的跟你分享他的‘丰功伟绩’的孩子,那个在睡前乖巧的和你道晚安的孩子。你看着他从小男孩变成少年,看着他与他没有血缘的父亲越来越相似,看着他一天天变得成熟而自信,然后这一切戛然而止。

    你在这一天等到了他冰冷而残破的尸体。

    愤怒和痛苦吞没了你。你看着暴怒的蝙蝠侠打断了罪魁祸首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那个有着绿色头发,在痛苦的叫喊中仍然掺杂着笑声的疯子。在那一刻,你们无比渴望杀了他,你们当然会杀了他!

    但当蝙蝠侠的大手扼住那个男人的喉咙时,你阻止了他。

    不,不是你不恨他,你当然要复仇!你怎么能不为你的孩子复仇?

    但……

    但不能以你爱人的灵魂为代价。

    在通讯的这一头,你的手被自己的指甲掐的鲜血淋漓,然而疼痛让你清醒,让你保留了那么最后一点理智。你的爱人,潜伏在黑夜中,徘徊在正义与罪恶的分割线上的黑夜骑士,他行走在深渊上的钢丝上。你无法替代他面对这一切,但你必须要做他腰上那根绳子,哪怕你已经痛不欲生,你也无法容忍自己成为推他下深渊的那个人。

    你阻止了蝙蝠侠杀人。

    但除此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止一个丧子的母亲复仇。

    你站了出来,第一次以韦恩夫人的身份,以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的身份,你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力量推行死刑的合法,你甚至不在乎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一些不那么正当的手段。只要能为你的孩子复仇,你可以付出除了布鲁斯灵魂之外的任何代价。

    你的道德和底线在你的家人面前不值一提,你不是黑暗骑士,你不会因为打破原则而被毁灭灵魂。当然,即使会你也不在乎,只要你的孩子的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你的灵魂,或者你的生命又算的了什么?

    布鲁斯阻止不了你,蝙蝠侠阻止不了你,哥谭市的任何一个家族和财阀都阻止不了你。

    于是你为此付出了生命。

    你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即便你有再强的社会影响力,再强的个人能力,你终究还是个人。

    你被反对死刑的‘上层人士’出卖给了杀死你孩子的凶手。

    伴随着疯狂的大笑,你的身体泯灭于一场爆炸。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遗憾于未能为你的孩子复仇,但你庆幸于你至少保全了你爱人的灵魂。

    但你不知道,你错了。

    2.

    你在混沌中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的意识被从无尽的空茫中重新拉回了人世,但除了你的存在之外,你不明白任何事情。

    你拥有一个身体吗?

    也许是的。

    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蝙蝠侠几乎以为自己终于因为酗酒和滥用药物出现幻觉了,除了梦里和幻觉中,还有什么会让他的视野里再度出现你的身影?

    但阿福的惊呼很快让他清醒了过来,你确确实实存在,不是他的幻觉。

    他把昏迷的你从地上抱起,把你安置在蝙蝠洞的医疗床上。你的脸色苍白的骇人,尽管蝙蝠侠只凭肉眼就足以确认一个人的生命体征,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搭在你的颈侧,感受着你生命的搏动。

    他的手指在你的脖颈上停留了几秒之后抽了回去,接下来是一系列快速身体的检查和DNA检测。阿福递上试管的手几乎是颤抖的,但蝙蝠侠丝毫没有察觉。

    蝙蝠侠可以单臂稳稳的拎起一个壮汉,而这一刻,他接过试管的手却在以一种微弱但确实存在的频率抖动着。

    蝙蝠洞里的设备一向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不过片刻检测结果就显示在了屏幕上。

    “生命体征正常,DNA对比通过。”低沉的好像得了喉癌声音比平日里更加沙哑。

    蝙蝠侠放下了手里的对比报告,他在面罩的遮掩下用力闭了闭眼,面对着激动的老管家,几乎是强迫的让自己开口吐出了下半句话:“阿福,我们不能排除克隆的可能性。”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明白他在说什么。这太可疑了,一个死亡了十年的人,一个身体破碎到下葬时都无法被拼合的人,如何在十年之后越过蝙蝠洞的重重防护和警报,不惊动任何一个人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什么样的力量能复活一个死了十年,尸体都残破不堪的人?

    那颗属于蝙蝠侠的大脑在这短暂的十几分钟里已经想出了几十种不同的假设和阴谋,每一种都有可能,每一种也都不足以说服蝙蝠侠。

    但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在被检查和等待结果的时间里,你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开始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从细不可闻逐渐变得缓和而有力。在最后一项报告也完成之后,你看起来已经完全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健康的,平和的,如同十多年前每一个你在布鲁斯臂弯中睡着时那样。

    与之相应的,是你越来越活跃的意识。最先恢复的是你的触感,你能感觉得到身上盖着的布料,特殊的材质,平滑但温暖的触感,那是蝙蝠侠的披风。然后是你的嗅觉,金属的味道混杂着血腥味被你吸入鼻腔,还有他靠近时那种微妙的,只有你能闻到的令人安心的气息。接下来是你的听觉,仪器运转时的嗡嗡声,远处洞顶的蝙蝠摩擦翅膀的声音,深不见底的水流在脚下流淌,还有两个人激动的呼吸声。

    最后是你的视觉,你终于重新感觉到了如何操控你的肢体。

    你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对上了一个黑漆漆的,顶着猫耳朵的奇怪男人的眼睛。

    3.

    你在与他对视那一瞬间陷入了一个怀抱。

    这个奇怪的男人紧紧地拥抱着你,手臂用力到让你呼吸不畅的地步。他的身材高大而富有压迫感,浑身都包裹在漆黑的铠甲下,阴沉的足以让任何第一眼看见他的人产生由衷的恐惧感。

    你刚刚苏醒的思维完全不足以让你理解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他是谁,你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你只能感到他在和你对视的那一瞬间散发出了某种情绪,而此刻的你完全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

    你只是,本能的,在他令人窒息的怀抱中抬起了双臂,轻轻环绕上了他的后背。

    “Sylvia……”你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吐出一串音节。

    你轻微的歪了歪头,你的头脑混沌的像是一锅煮了一个小时的面条,粘稠的让你根本无法去思考。

    西尔维娅……这是一个人的名字吗?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终于把你从他钢箍一样的怀抱中放了出来,你抓住机会看了一眼他的脸:如他给人的第一感觉那样,威严而黑暗,露出的半个下巴也没能给他增添一点属于人类的温度,但奇异的并不令你感到恐惧,一点都不。如果不是你现在很难驱动自己的肢体,你一定会抬手摸一摸他下巴上那道迷人的小窝。

    他没给你更多机会再仔细观察他的脸。即便他短暂的放开了你,他的一只手仍然扣在你肩上,一只手则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那是一个有猫耳的头盔吗?那一瞬间你甚至为他没有真的长着猫耳而感觉到了一种轻微的,空落落的感觉——而在你足够清醒之后,你会发现这种情绪应该被称作为遗憾。

    他把摘下来的头盔随手扔到了一边,然后双手又搭回到了你肩膀上,以一种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痛,但绝对坚定的力度。

    “西尔维娅,你……”他再一次盯着你的眼睛看了几秒,然后以一种介于疑问和肯定之间的语气说到:“你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你花了几秒才听懂了他在说什么,绞尽脑汁的试图调动你仅剩的思维去思考你的名字。然后你失败了。你发现你的脑子完全是空白的,你不记得你是谁,你想不起你的名字,你的种族,你的经历。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谁。

    你艰难的张了张嘴,你感到了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焦灼,你想向他解释这一切,但无论是你迟钝的声带还是混乱的思维都不足以支撑你的想法,于是你急促的喘息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模糊的发出了一点古怪的气音。

    “Calm down”你的情绪立刻就被他察觉到了,他把你揽过来让你靠在他的身上上,安抚性的轻轻拍着你的后背,引导着你放缓了呼吸

    “It's OK,Sylvia,it's OK……”

    他一手环在你的后背,另一手伸到你的腿弯处把你横抱起来。你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胸口的那只蝙蝠上,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仅仅是刚刚那一点情绪的起伏耗尽了你所剩无几的体力,就连意识也再一次昏沉了起来。

    你在朦胧中感觉到他抱着你走过了一段路,然后你被放到了一个柔软而温暖的地方,如果不是你感受到了令你安心的热度似乎有离开你的意思,你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再次陷入黑沉沉的,甜美的梦境。

    你努力的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伸手勾住了温暖的来源。

    那熟悉的嗓音在你耳边说了什么,你感觉到你的手被他握住了,他似乎想把你的手拿下来。你的力量完全不足以与他抗衡,但你用你微薄的力量抓着他没有松手,于是他放弃了。

    你又一次回到了令你安心的怀抱。

    你终于再次沉沉睡去。

    -------------------------------------TBC

    于是老爷穿着战衣躺了一宿……

呼啸山庄

求一篇穿越成哥谭炮灰的搞笑文(´。・v・。`)

主角名叫炮灰a,里面有两个小丑,阿卡姆全体成员沉迷于写小说,里面的企鹅人希望能集齐蝙蝠侠全家殴打套餐。急!!!!!求你

主角名叫炮灰a,里面有两个小丑,阿卡姆全体成员沉迷于写小说,里面的企鹅人希望能集齐蝙蝠侠全家殴打套餐。急!!!!!求你

以竹

哥谭市花布鲁西♡!(含超蝙,鸟蝙)

我真的太喜欢TAS,TB,JLA的老爷了,都超甜呜呜呜呜呜呜

哥谭市花布鲁西♡!(含超蝙,鸟蝙)

我真的太喜欢TAS,TB,JLA的老爷了,都超甜呜呜呜呜呜呜

掌管超蝙世世代代永远的神

阳光修勾和他的毒嘴糖爹🤤🤤🤤👏👏

画了两人我特别喜欢的衣服

阳光修勾和他的毒嘴糖爹🤤🤤🤤👏👏

画了两人我特别喜欢的衣服

慈乌飞过来飞过去
火焰。 (又名《布鲁斯韦恩在玩...

火焰。


(又名《布鲁斯韦恩在玩窗帘布》)

火焰。


(又名《布鲁斯韦恩在玩窗帘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