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蝙蝠侠:黑暗骑士

1968浏览    198参与
骨独小孩

太喜欢了这几部!大概是随手截了点图,分别是蝙蝠侠:黑暗骑士|汉尼拔|活着


随便聊一聊“活着”吧。(接下来都是啦,请自行忽略!)

看完以后第一感想: 太过于悲剧了,可你看福贵,有手有脚,又能养活自己,就是孤独了点,你能对着他说“你也太悲剧了”吗。它的手法有一种很大的特点,就是重点写悲剧,然而又不故意渲染悲情,大概就是说。别人写悲剧就会这么来: 刘四输光了钱,家道中落,发誓痛改前非,可是遇到变故给他带来重大打击,他深痛欲绝,从此颓废下去,一而再再而三,他彻底失去了希望,成了落魄的老头。可是“活着”它就把一件件令人痛心的、拷问人性的事这么平铺直叙,而这书主角呢,他也没有什...

太喜欢了这几部!大概是随手截了点图,分别是蝙蝠侠:黑暗骑士|汉尼拔|活着


随便聊一聊“活着”吧。(接下来都是啦,请自行忽略!)

看完以后第一感想: 太过于悲剧了,可你看福贵,有手有脚,又能养活自己,就是孤独了点,你能对着他说“你也太悲剧了”吗。它的手法有一种很大的特点,就是重点写悲剧,然而又不故意渲染悲情,大概就是说。别人写悲剧就会这么来: 刘四输光了钱,家道中落,发誓痛改前非,可是遇到变故给他带来重大打击,他深痛欲绝,从此颓废下去,一而再再而三,他彻底失去了希望,成了落魄的老头。可是“活着”它就把一件件令人痛心的、拷问人性的事这么平铺直叙,而这书主角呢,他也没有什么接不接受事实可言。福贵既不是心如坚石,也不是玩世不恭。只是这么一种循规蹈矩的生存方式,这么一种活着的态度…可是难道只有福贵是如此么?再往当代社会联系上去,联系上996,你看在生活压力下喘不过气的大家。


“活着”的故事是主角所经历的那些悲剧变故和事件吗?在那个时代背景下还有多少个像他这样的人,他们随便一个的故事的悲剧性都跟福贵有得一拼。真正的悲剧,是他“活着”的态度本身,是无奈和无话可说。当代人身上的这种无奈就极其强烈,几乎很少有人为此呐喊,人们把工作生活的日常和社交兴趣这些分得很开。现代人从不缺乏对生活作出妥协,他们的意识常常在伟大的网络世界里漫游,本体却一样在现实里仅仅是活着。


咳咳,联系是我瞎扯。“活着”是平凡,是无奈,是大多数人的人生。不太会写结尾,再说,写着写着又忘了,就这么好了…

KiiiU

刷/可儿的制服诱惑!!!他真可爱 我死了or2

私心tag♥️

刷/可儿的制服诱惑!!!他真可爱 我死了or2

私心tag♥️

转白

【丑莫】问卷文字版

希斯丑x神夏莫,神奇拉郎(?)

----------


有共同爱好吗?

丑:爆炸,炸医院,炸轮船等

莫:在人身上绑炸弹,最好能自己动手

莫:有些差异,不算吧

丑:总之都是要炸的Baby,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有共同点吗?

丑:这倒挺多的,都喜欢爆炸,找点乱子

莫:都喜欢跟正派,不过我是闲着无聊

丑: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很疯狂


最常说的一句话

丑:Why so serious?

莫:Good!


有十分讨厌的人吗

丑:Batman,我讨厌他,他开始令我厌烦了

莫:Sherlock·Holmes,但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玩伴


结婚的时候送了什么给...

希斯丑x神夏莫,神奇拉郎(?)

----------


有共同爱好吗?

丑:爆炸,炸医院,炸轮船等

莫:在人身上绑炸弹,最好能自己动手

莫:有些差异,不算吧

丑:总之都是要炸的Baby,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有共同点吗?

丑:这倒挺多的,都喜欢爆炸,找点乱子

莫:都喜欢跟正派,不过我是闲着无聊

丑: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很疯狂


最常说的一句话

丑:Why so serious?

莫:Good!


有十分讨厌的人吗

丑:Batman,我讨厌他,他开始令我厌烦了

莫:Sherlock·Holmes,但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玩伴


结婚的时候送了什么给对方

丑:我带他去看了哥谭最棒的焰火表演

莫:我带他去了莱兴巴赫瀑布体验坠落的感受

丑:你让我懂了一个道理,坠落不会死亡,坠落到地的一瞬才会死亡

莫: 噢sweetheart


求婚方式

丑:变了个魔术给他,把笔变不见了

莫:我也是,表演后脑勺开花成功复活的把戏


朝暮逢岁晚

蝙蝠侠:黑暗骑士 /The Dark Knight

观影时间:2019/12/27

导演: 克里斯托弗·诺兰

编剧: 乔纳森·诺兰 / 克里斯托弗·诺兰 / 大卫·S·高耶

主要内容:从亲眼目睹父母被人杀死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蝙蝠侠”,经历了成长之后,已经不再是那个桀骜不的孤单英雄了。在警官吉姆·戈登和检查官哈维·登特的通力帮助下,“蝙蝠侠”无后顾之忧地继续满世界的奔波,与日益增长起来的犯罪威胁做着永无休止的争斗,而他所在的高谭市,也是进展最为明显的地方,犯罪率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持续下降...

观影时间:2019/12/27

导演: 克里斯托弗·诺兰

编剧: 乔纳森·诺兰 / 克里斯托弗·诺兰 / 大卫·S·高耶

主要内容:从亲眼目睹父母被人杀死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蝙蝠侠”,经历了成长之后,已经不再是那个桀骜不的孤单英雄了。在警官吉姆·戈登和检查官哈维·登特的通力帮助下,“蝙蝠侠”无后顾之忧地继续满世界的奔波,与日益增长起来的犯罪威胁做着永无休止的争斗,而他所在的高谭市,也是进展最为明显的地方,犯罪率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持续下降着,毕竟对方是能够上天入地的“蝙蝠侠”,不借两个胆子谁还敢造次呢?不过像高谭这种科技与污秽并存的城市,平静是不可能维持太久的,果不其然,新一轮的混乱很快就席卷了整个城市,人们再一被被恐慌所笼罩着,而声称愿意为这一切负责的,自然就是所有混乱的源头以及支配者--“小丑”了。 

先不管“小丑”掀起一个又一个犯罪的狂潮的最终目的为何,他的企图都是邪恶的,所作所为更是早就危害到了高谭市民的正常生活……其中自然包括了“蝙蝠侠”身边几个非常重要的人,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将这股新的危机全部亲自用手捏得粉碎。然而在面对着这个有史以来最具针对性、最恶毒的对手时,“蝙蝠侠”却不得不从他的地下军械库里搬出每一件能够用得上的高科技武器,还得时刻纠结着为他曾经信仰的一切寻找答案。

个人评分:9.5分

 

光影并存,互为表里

片如其名,诺兰的片子极为的“Dark”内涵是黑暗的、色调也是黑暗的。小丑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他成功的让“光明骑士”哈维·丹特变成了“双面人”他不再相信正义和法律,而是利用运气和硬币来“审判”敌人。整部影片充斥着暴力和血腥,让人不由得心惊肉跳。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光影永远并肩而立,就像天堂之下是地狱。

PS:人间处处有惊喜,就像克里斯蒂安·贝尔演过《金陵十三钗》、希斯·莱杰演过《断背山》一样。


躺倒的六爷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的自己瞎了...莲老师的稻草人过分好看

觉得以前看那么多遍蝙蝠侠三部曲的自己瞎了...莲老师的稻草人过分好看

转白

论伦敦犯罪势力和哥谭犯罪势力的不同性

设:神夏福和芭乐蝠是共同打击犯罪势力的好朋友,同一次元,希斯丑和莫娘、John是好闺蜜,这五个人的tag叫犯罪组如何

cp:芭乐蝠x希斯丑,神夏福华

友情向:芭乐蝠&神夏福、希斯丑&神夏莫&神夏花,老爷不认识莫娘,后期才认识(别问我为啥没写,我懒)

结构十分乱,第一次尝试这种

---------------

Sherlock总是抱怨伦敦犯罪势力不给力,而Bruce却想平淡过日子,于是乎他们进行了一次这样的对话

Sherlock&Bruce:

伦敦第一神探:我们伦敦的犯罪势力太不给力了,无聊到不行!

哥谭富家少爷:我们这边的犯罪势力太大了,我老婆还...

设:神夏福和芭乐蝠是共同打击犯罪势力的好朋友,同一次元,希斯丑和莫娘、John是好闺蜜,这五个人的tag叫犯罪组如何

cp:芭乐蝠x希斯丑,神夏福华

友情向:芭乐蝠&神夏福、希斯丑&神夏莫&神夏花,老爷不认识莫娘,后期才认识(别问我为啥没写,我懒)

结构十分乱,第一次尝试这种

---------------

Sherlock总是抱怨伦敦犯罪势力不给力,而Bruce却想平淡过日子,于是乎他们进行了一次这样的对话

Sherlock&Bruce:

伦敦第一神探:我们伦敦的犯罪势力太不给力了,无聊到不行!

哥谭富家少爷:我们这边的犯罪势力太大了,我老婆还是疯狂的小丑,天天搞事

伦敦第一神探:我俩换个地方呗,你来伦敦,我去哥谭

哥谭富家少爷:好啊


然后,Sherlock让他哥给他弄了架私人飞机,连夜带着John去哥谭

Bruce呢,则拿了自家飞机,雇了个人连夜飞伦敦,但他把老婆落下了

Bruce:他太闹腾了,我故意的,扔给Sherlock体验一下

Joker:我去你妈的Bruce!

-------------------

Moriarty&Joker:

伦敦第一罪犯:最近我这来了个新人,从你那来的,是你家那个吗

哥谭微笑使者:我知道,就是我家的,就是那个蝙蝠侠(请想象丑爷拖长语调说这句),去伦敦居然不带我,本来想着去了之后一起和你搞事

伦敦第一罪犯:(嘲笑.jpg)我的崇拜对象也走了,去哥谭了,带着我嫂子走的,突然觉得没人陪我玩了

哥谭微笑使者:(反复嘲笑.jpg)我家那个不是去你那了吗,倒不如我们一起加大力度的搞事吧

伦敦第一罪犯:这个可以有,但先提醒你,不要搞伤John了,我还要嗑他们的

哥谭微笑使者:ok

----------------------

一段时间过后·······

“我觉得有点过于平淡了”Bruce在221b内抽着烟,看着夕阳落下,简直比布鲁克林两个百岁老人活的还要像老年人“感觉少了点什么”

Bruce不适应这里的案件,全部都需要动脑去找,光是Moriarty就把他搞得晕头转向,但是没有像Joker一样疯狂,这还是让人欣慰的地方

但是因为太费脑,有没有科技在身,于是就颓废成了像退休老人一样

--------------------

“For god's sake!Sherlock!你必须得停下来,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停下来了”

John在偌大的别墅里对着不停做实验的Sherlock大喊“你完全像个嗑药嗑上瘾的瘾君子了!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你因为兴奋过度,还有你不睡觉两个致命原因而猝死!”

“come on!John,这里的案子非常多,比伦敦好多了,虽然会时不时来几次爆炸、枪击什么的,但确实比伦敦的罪犯难抓多了,这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Sherlock抬起头满不在乎地又喊了起来,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做试验

“但你也该想想我!我不是你,Sherlock!我需要休息”John听了Sherlock的回复,回过头又喊了一句,活脱脱像一个到了更年期的老妈子

但是Sherlock根本过滤了这句话,只是对着John又说了一句“帮我把那个架子上的手指拿过来”

John:我就知道(欲哭无泪+无奈)

---------------

Sherlock&Bruce:

哥谭富家少爷:嘿,兄弟,你在哥谭过得还行吗,我在这里快受不了了,像个老年人

哥谭富家少爷:偶尔有个案子还得亲自出门,而且十分费脑,以前可都是小Joker自己找我的,现在却需要我去找(哭泣.jpg)

伦敦第一神探:哥谭挺不错的,天天有案子,特别是你家化妆那个,每天都在炸医院,烧钱,飙车,枪击····总之让我感觉不无聊了,虽然我不太喜欢自己找上门来的罪犯,感觉很无趣,还是解谜好

哥谭富家少爷:换回来呗

伦敦第一神探:你在忍忍吧,我舍不得这

---------------

John也受不了了,拿起手机联系了这个噩梦的始作俑者——Bruce:

伦敦暴力军医:你赶紧劝劝Sherlock,让他赶紧回伦敦

哥谭富家少爷:我劝过了,没有用

伦敦暴力军医:你也后悔了,不是吗,那你当初怎么还提出这个提议,Sherlock他现在完全像个瘾君子,比嗑cp的Moriarty还恐怖

哥谭富家少爷:他确实很恐怖

伦敦暴力军医:那么现在我只有一个办法了

·········

在那一夜之后,Sherlock主动提出回伦敦,Bruce也回到了哥谭,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John&Bruce:

哥谭富家少爷:你怎么做到的

伦敦暴力军医:只是找出一切的原因而已

--------------

事实真相如此:

伦敦暴力军医:你俩干了什么好事

哥谭微笑使者:没什么,只是小爆炸什么的

伦敦第一罪犯:没什么,只是小爆炸而已

伦敦暴力军医:········你俩先消停一阵子不行,Sherlock他最近不休息,结果我也受到牵连

哥谭微笑使者:其实这只是我对于Bruce不带我去伦敦的一个小报复而已,既然我们可爱的花生都这么说了,那就停一会吧

伦敦第一罪犯:+1

完美解决

········

“还是伦敦好,虽然没有哥谭的刺激,但总比天天爆炸好,至少可以不用跑动”

“还是哥谭好,至少是不费脑的案子,还能见到Joker”

哥谭也好,伦敦也罢,只要适应环境,神探还是蝙蝠侠,在伦敦或哥谭,你都可以见到他们

可惜他们适应不了

免色

两代小丑
一个因一个果

两代小丑
一个因一个果

壴丯

杀不死你的东西  会让你变得更诡异


《蝙蝠侠:黑暗骑士》

杀不死你的东西  会让你变得更诡异


《蝙蝠侠:黑暗骑士》

Dear DreaM

十年前。Why so serious?

十年后。What's so funny?

十年前。Why so serious?

十年后。What's so funny?

孤独爬行的沃日Wr.

把我炸出来了
还是混我的DC圈子舒服,跟回家了一样,嘻嘻
忙里偷闲part2

把我炸出来了
还是混我的DC圈子舒服,跟回家了一样,嘻嘻
忙里偷闲part2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 @梅灵剂 老师!!!(嘶声竭力

是我那篇《在以恶作剧毁灭世界间隙时的碎碎念》的劫狱那个梗的配图!!!

神秘客的白色囚服参考的是荷兰弟版小虫宇宙(准确来说是虫1结尾彩蛋秃鹫入狱时那幕),小丑的狱警服是参考了希斯本人在2001年电影《死囚之舞》里的角色

我激情流泪吹爆并火速重新摸鱼了个新段子:


“Knock knock knock。”


昆汀暂停了刷牙的动作,茫然抬头,转头,九十度,盯着面前的铁牢门。


“Who's there?”他抽出叼着的牙刷,含着满嘴的沫子模糊不清地问。这个问句完全出自条件反射:那并不是真正的敲门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 @梅灵剂 老师!!!(嘶声竭力

是我那篇《在以恶作剧毁灭世界间隙时的碎碎念》的劫狱那个梗的配图!!!

神秘客的白色囚服参考的是荷兰弟版小虫宇宙(准确来说是虫1结尾彩蛋秃鹫入狱时那幕),小丑的狱警服是参考了希斯本人在2001年电影《死囚之舞》里的角色

我激情流泪吹爆并火速重新摸鱼了个新段子:



“Knock knock knock。”


昆汀暂停了刷牙的动作,茫然抬头,转头,九十度,盯着面前的铁牢门。


“Who's there?”他抽出叼着的牙刷,含着满嘴的沫子模糊不清地问。这个问句完全出自条件反射:那并不是真正的敲门声,而是有人用嘴模仿的,孩子们会玩的那种敲门问答游戏的开头。这个问答游戏是有规矩的,即使敲门者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憎恶规矩的——


下一秒那扇只有送饭时才会拉开的小门啪地被弹开,一只赤裸的正常肤色的胳膊肘毫不客气地搭在了铁架上,人类的皮肉硌着坚硬的金属片间的缝隙,然而其主人仿佛感觉不到疼似的。


“你还没睡醒吗?”一双熟悉的眼睛出现在了上方的小窗外,隔着铁栏杆斜睨着他。


但又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昆汀倒退一步换了个位置和角度,好能多看清楚铁门外的那家伙的打扮。


然后他笑了,那种让他看起来是个好人的笑容。


“我才被关进来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早我刷个牙的工夫就能出去了?亲爱的狱警先生,你办事效率真高。”


门外的狱警略扭过脸去,似乎是翻了个白眼。看不到那双蕴藏着危险的眼睛与脸两侧的伤疤后,洗掉了油彩和染发剂的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大男孩了。


“闭嘴,别把牙膏沫喷到我的袖子上,我懒得再杀第二个条子了。”


好吧,不像了。他仍是那个哥谭最恐怖的危险分子。


“你打算怎么救我出去?我们要把这里都炸了吗?我喜欢大动作——”


滋啦一声,电子锁被激活,门板缓缓滑开,一身黑色短袖制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指间夹着一张感应卡。


“……噢。”


“走吧。”小丑顿了顿,补了一句,“快点儿。”


昆汀以为他只是嫌自己动作慢,然而跟在伪·狱警先生身边走出了半条走廊远的路程之后,对方忽然一把抓住自己的手,猛地撒腿往前飞跑。


耳边与疯子的大笑声一同响起的是源自身后建筑深处的连绵不绝的爆炸。


“Surprise!”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蜘蛛侠:英雄远征/蝙蝠侠:黑暗骑士】【断背山】Mistake of Memory(神秘丑蝠

标题:Mistake of Memory

原作:《蜘蛛侠:英雄远征》,《蝙蝠侠:黑暗骑士》,《断背山》

配对:神秘客-->小丑-->蝙蝠侠

作者:道莫小七

等级:R

摘要/梗源:当人们拥有了保留前世的记忆的能力后,却发现遗忘才是仁慈。

警告:时间线有调动;设定神秘客是一个人,而非团队;因为要和诺兰宇宙crossover的缘故,所以没有“全宇宙死了一半人五年后又复活”的bug重重的烁闪事件(英雄们若牺牲也应当牺牲在更值得的战役中,而非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的编导的脑子进的水里)

备注:更多注释见后记


“真希望我知道该如何戒掉你。”


昆汀·...

标题:Mistake of Memory

原作:《蜘蛛侠:英雄远征》,《蝙蝠侠:黑暗骑士》,《断背山》

配对:神秘客-->小丑-->蝙蝠侠

作者:道莫小七

等级:R

摘要/梗源:当人们拥有了保留前世的记忆的能力后,却发现遗忘才是仁慈。

警告:时间线有调动;设定神秘客是一个人,而非团队;因为要和诺兰宇宙crossover的缘故,所以没有“全宇宙死了一半人五年后又复活”的bug重重的烁闪事件(英雄们若牺牲也应当牺牲在更值得的战役中,而非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的编导的脑子进的水里)

备注:更多注释见后记






“真希望我知道该如何戒掉你。”




昆汀·贝克在洗手池前掬了把冷水,泼在自己脸上。水珠从他紧闭的眼皮上流下,睫毛被打湿,凝成了一绺一绺的分叉,但依然长得令人心悸。


他在池边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才伸手摸索到一旁架子上的毛巾,扯过来把脸擦干净。


蓝眼睛仔细端详着镜中的人。胡茬冒了不短,脸色也有些枯黄,眼睛肿了,可能是因为没睡好,没关系,等一下用冰块敷了就能缓解,空闲时候再把胡子刮了——或者干脆蓄着,对于忙人而言时刻注意保持下巴光洁是种奢侈——,可能还有些贫血,是好好吃个饭还是直接注射营养液来得快……


不过这些没睡好的后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没睡好这件事本身。


昆汀再次闭上眼,略低下头,曲起手指用力地摁压着眉心与额头两侧,试图盖过眼部与太阳穴传来的一阵阵的抽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后脑勺也痛得像要裂开了一样。


也许是因为梦境的残余影响,也许是因为他头一天做实验时不慎又吸入了的致幻气体的后遗症。


他从厨房的冰箱里拿出一只冰袋,敷在眼睛上,冰凉的湿意缓解了酸痛,他终于得空抽出精力思考之后主动现身在神盾局时的说辞。




神盾局并不难被找到,神盾局并不难被踏入,神盾局并不难被欺骗。


唯一比较难办的是小心自己别在第三步之前就被打死,还好昆汀在计划表里预料到了。及时地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毫无恶意,在明里的数十只枪口与暗里的不知道又是什么高科技的致命武器的威胁下镇定自若,这很重要,这太重要了,优秀的骗子要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


以及他展示给神盾局看的所谓“证据”。全息影像真是个好东西,能杀人,也能救人,前者指的是那些“由另一个时空的怪物所造成的灾难”,后者指的是“以一己之力保护平民的救世主”,他自己。


并且,重头戏,一个感人的身世背景。


“我来自883宇宙,在那个世界里我失去了爱人,一切……幸好这里我来得还不算太晚……”


他熟练地背诵着谎言,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七分故作轻松两分哀恸一分希冀,同时再配上说到爱人二字时无意识似地垂首抚上无名指处的戒指的小动作,完美,昆汀·贝克,你真是被好莱坞忽视的一颗明日巨星。


当然,他注视着差不多已然相信了他的设定,开始动摇并倾向于接纳他了的神盾局众人,我可是体验派。


他无意识地仍摩挲着手上的戒指。


一枚迟到的,无人可配的戒指。




那晚他避开了监控——重申一遍,全息影像真是最精彩的发明——往北飞去,最后停在了一座高楼的楼顶。


楼顶已经有人候在了那里,并以突兀的一枪向他致意。


“嘿!”神秘客的身影在被子弹击中消失后又显现在了右后五米的地方,重新走上前半真半假地抱怨,“别把我的斗篷打坏了。”


“唔,”对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收起长枪重新抱在怀里,“反正你也不是用斗篷在飞。”


“的确。”神秘客承认,活动了下身上的战甲展示,“斯塔克工业的遗赠。”


“偷的?”


“当然不,完全是我自己的独立研发。——顶多参照了些数据。”


“有时候关键的差距就是那么几个数据,”对方似是装模作样地叹息,“否则那只蝙蝠也应该是飞翔而不是滑翔。”


昆汀的呼吸与心跳共同卡了短暂的一瞬,然后笑着——虽然从显出真身后他一直微微地笑着——开口:“对蝙蝠侠失望了吗?”


那双漆黑的眼珠转过来直盯着人的方式有些瘆人,尤其在一个以子弹问好的疯子身上,即使对方的脸上现在擦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油彩,但危险是来源于精神而非装扮。


“或许我会对他失望,但也仅限于他的顽固。”那双眼珠移开了视线的方向,周围压抑的空气似乎都流动得松快了些,“他就该和我一起,看这世界理应有多疯狂。”


昆汀顺着看去,看见了伫立在远方的市中心的韦恩企业。


“我可以帮你。”他干巴巴地开口,即使脸上仍带着笑意,“你知道我擅长制造什么,最真实的不过幻境,只要让我见到他——”


“如果你那么做,可能开了个窟窿的就不只是你的斗篷了。”小丑哼哼时的语气永远像唱一支跑调的歌一样,然而即使再怎么同他踮着脚摇摇晃晃地跃上天台边沿的背影一样轻快,昆汀仍不难从中听出某种黑暗的东西。


因此他只是做了个深呼吸,并转了话题:“一直忘了说,枪法不错。我就总是打不中(dumb-ass missing)。”


“谢谢。”对方随口敷衍,然后停了停,略转了头看他。


——那瞬间昆汀以为对方想起了什么。


然后下一秒对方只是招手示意:“过来,和我站在一起。我不喜欢有人在我身后。”


好的。昆汀扯扯嘴角,微不可见地苦笑一下,跟着过去踏上边沿,学着对方那样屈身坐下。他不该抱以奢望的,毕竟并非每个人都会拥有前世的记忆。




但那份久远的记忆醒得太慢又迟到得太久。起初只是偶尔的即视感,科学对此有过解释,只是大脑的联想能力在作祟而已;后来发展为了幻觉,他总在恍惚间错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男人,高大,沉默,更多时候只是一个逐渐远去的背影,就已经令他不自觉便红了眼眶,难以呼吸。


然后医生说他只是精神出了问题。


虽然他倒也并不否认。


“哦,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我是同性恋呢。”他盯着那堆药丸——奥氮平,利培酮,哌泊噻嗪,以及其它他记不清的名字——,不无讽刺地想。


可能是出于对政治不正确的言论的惩罚,此后幻觉不但未曾消失,反而愈演愈烈,最后甚至入侵到了他的梦中。虽然也是因为当时他在实验室不小心误吸了新研发的致幻气体。


那并不是什么好梦,梦里的他真的爱上了同性,但那个年代并不比现在要开放,实际上,他最终也是死在了来自本不相关的他人的恶意下,甚至连死因也被视为羞于启齿的丑闻。


喂,行行好,我才是受害者。受过二十一世纪高等教育的昆汀·贝克望着天花板不无郁结地想。


唯一让梦境不那么压抑的是两个名字。一个是断背山,一个是恩尼斯。准确来说,现在他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


而且他也知道这不是所谓的臆想了。理由:没有任何虚构的事物还会延伸存在于现实中。


私下里擅用了权限,躲在斯塔克企业一间隐蔽的办公室内,将所记得的一切逐一搜索并真的在现实中找到了对应后,昆汀·贝克低下头,额头抵着相握的手背,无声地咧开嘴唇,咬着牙齿笑得发抖。


你爱我,你是真的爱我,我现在知道了。


梦境截止于恩尼斯带走了他们的衬衣。他回想着刚搜到的讣告。二十多年前,与他自己的死亡时间相差仅不足十年。


他一时不知该难过还是该庆幸。


不过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不知姓名不知住处的人实在太难了,即使他自诩天才——但是“二构”?斯塔克居然把他的惊世之作起名为“二构”?!——,也还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并偷偷动用了公司尚在开发中的新人工智能,才最终确定了对方现在的下落。


昆汀注视着显示屏上的照片。监控摄像的像素模糊,有人裹着一袭黑色的长风衣,双手插兜低着头匆匆行过街拐角,似乎是刻意在躲避镜头。


难怪警方找不到你的行踪,昆汀注视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疯子,你脸上根本就没有伤疤,和小丑的油彩一样,和神秘客的头盔一样,都是表演限定的道具。


两颊光洁的金发男人正抱着怀中的长枪,额头枕着枪杆,阖着眼睛似睡非睡,身上的警服在铭牌处写着,J.Kerr。


……这件衣服一定不是出自GCPD。




有什么比爱人的转生是个初次见面就顺手朝你丢了枚手榴弹的疯子——那枚手榴弹还是被拔了火线的,看在上、不、撒旦的份上,而对方随意得仿佛是冲广场上的鸽子群丢了片面包而已。幸好他当时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先用全息影像的形态接近对方,这也成了他们之后见面的习惯——还要悲惨的,那大概就是这个疯子完全没有曾经的记忆,并且还正疯狂地迷恋着另一个有着头罩和斗篷的黑暗骑士。


昆汀不是没气馁过,甚至还有些想笑。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他为这个男人着迷,而这个男人的视线却不在他身上。


嘿,非要等到我死了,你才会为我难过吗?


但他没打算一走了之。相反,他留下来了。和那个紫衣绿发的疯子打交道并不容易,但他竟然是所有人里活到现在的那个,注,唯一的,再注,毫发无损的。


他想让这个世界燃烧。昆汀观察着模拟器中被熊熊烈火吞没坍塌的城市,暂停,调整参数,这次风向与被气浪扭曲的景象更真实了些。那我就送他一场大火。


他想要英雄。昆汀整理着斗篷,等一下降临在平民面前的角度、时机和台词已经被反复排练过,记住要拿捏好语气和悲悯的神态。那我就送他一个英雄。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恩尼斯。


反正这与我自己的计划也不冲突,小丑。


圆形的面罩映出蓝色的双眼,以及温和且带着蛊惑性的笑容。




“贝克先生——”


突然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昆汀匆匆扫了眼身边似乎仍在打盹的小丑,扭过身去接通了耳麦,尽可能地压低了声音。


通话内容很简单,神盾局告诉他,他们的卫星果然在威尼斯开始检测到了不明的脉冲波动,地点和时间与他告知的预言分毫不差,因此问他有没有可能协助神盾局一同赶赴威尼斯。


他压下翘起的嘴角,真诚地沉声道:“当然,能为这个世界贡献一份力量,是我的荣幸,也是责任。”


挂断通话,他转过头,却发现仍维持着靠在枪杆上的姿势的小丑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眼神清醒得像是根本就没睡。或许本来也的确是。


“他们相信了?”


“这年头人们会相信一切。”他彻底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忽然想起,“说到这个,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丑慢吞吞地想了许久,然后别过脸去,坐直身又往后用力地活动了下脖子:“不,没有了,我只是突然想让你陪我坐一会儿。现在你可以走了,别让他们找不到你。”


昆汀撑了下手边的水泥地面,战甲随即摆脱引力飞了起来。他悬浮在半空,然后试探着飞到了仍坐着的小丑身前,调低了高度好与他直视,脸上是那种标准的nice uncle的温和神态:“我要去欧洲,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大概赶不上回来目睹你的大计划了。”


“你可以从电视上看到。”小丑换了个姿势跷起腿,将枪横放在膝上,手托着脸,“我会亲自导演。”


昆汀笑了一下,然后提醒:“我给你的演讲小抄——”


“我才不会去看那种东西。”


“好吧。”昆汀想耸耸肩,但战甲阻碍了他肩颈处的活动,他只得又飞高了一点,然后告别,“那么,我走了。”


小丑意兴阑珊地挥挥手,然后重新低下头。


已经转身离开了的昆汀却停下犹豫了片刻,还是回身问了:“最后一件事: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认定蝙蝠侠是你的……?”灵魂伴侣这四个字要说出口就像是刀子在他的舌头上滚了一圈,因此他省略了,只是用疑问的句尾语气代替。


小丑却没回答他,只是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是真睡着了。


真想用绳子把他拴起来省得他掉下去。昆汀在心底叹口气,转身飞远了。没关系,自己可以以后再问。


绿色的背影消失在了异乡的夜幕中,金色的头颅下才突兀地传来一声含混的咕哝。


“因为他恨我。我的爱人应该恨我。”


男人抬起头,注视着远处高矗的建筑。


“杰克,我发誓……”


哥谭的夜风在高处盘旋,声如呜咽。






END






后记:


和@梅灵剂 聊天时提出,想写前生今世梗,杰克被恐同者杀死后,恩尼斯在痛苦中不久也郁郁而终(所以后面有个演员本尊梗的年龄差设定,二十多岁的Joker和三十多岁的神秘客);转生后昆汀逐渐复苏了前世的记忆(为了不至于写成漫威&DC paro的断背山组,设定记忆复苏在角色本身的人格已经建立了之后),然而找到小丑时,却发现对方正疯狂地迷恋着蝙蝠侠……

然而昆汀以为小丑没有前世的记忆,其实是有的,但由于灵魂疯了(这个我等一下分段说)造成记忆错乱,误以为憎恨自己的蝙蝠侠才是杰克的转生

上一世恩尼斯不是对杰克用情不深,只是与身为理想主义者因此更天真些的的杰克相比,恩尼斯顾虑太多了,况且他这个角色本身便是内敛隐忍型的(梅老师提过,希斯在片中的许多哭戏都是不出声的,哪怕自己已经难过到又是呕吐又是把手锤出了血),优柔寡断,后果就是所有情绪要么用暴力发泄,要么全憋在心里;原生家庭也是很严重的问题:父母双亡,哥哥姐姐也对他漠不关心;外加童年时被父亲带去看同性恋者的凄惨死状留下过恐同的心理阴影,又受到爱人惨死的刺激(电影中做了改动,把杰克的真实死因改为开放式的了,杰克妻子说是车祸,但恩尼斯脑内浮现的是童年见到的那个疑似被自己父亲打死的同性恋者的死状),再加上这一世在成为小丑前大约也经历了不少事,于是彻底疯了

虽然他坚持“我没疯”,就像他坚持“你完整了我”

——其实一切的起因还是因为和@梅灵剂 聊起来,华纳本来传言,是想让吉伦哈尔演新蝙蝠侠的啊……

#今日辱骂狗比华纳作孽了吗(1/1)#

人生八苦,空欢喜


以及文中藏了些彩蛋,不太确定有没有人能看出来:

* 哥谭是虚构的城市,但原型在美国的东北部,纽约位于美国的东南部,因此神秘客去找小丑时是往北飞

* 昆汀说自己枪法差那句,出自《断背山》,两人没食物了只能去打猎,但是杰克枪法稀烂,恩尼斯接手一枪毙命后骂他“受够你老是打不中了”

* J.Kerr出自BB结尾,戈登给老爷小丑那张纸牌的证物袋上,写着发现者是J.Kerr警官

* TDK中新闻主持人被吊起来念稿子的那段录像,是诺兰交给希斯让他自己录的,还夸了希斯的导演天赋

* 我在私设里把神秘客从团队设定成一个角色了,继全息影像,无人机,幻觉气体这些是杂糅了漫画版的设定后,我也把远程遥控脉冲波和编故事的设定给了他。而TDK中小丑总说自己没有计划只是一条跟着车子跑的狗而已,但其实在游轮那场戏里,他提前准备了小抄

对,他和昆汀说自己不看,但还是看了

* 以及吉伦哈尔对着洗手池前的镜子那幕我致敬的是《夜行者》,希斯低头插兜走得飞快那幕我致敬的是《食罪人》

是的我在卖安利


孤独爬行的沃日Wr.

大声歌颂!希斯世界宝物!

那道“听话,给我”出得太好了,是心动的感觉

(坏了坏了作业还没动一下呢

大声歌颂!希斯世界宝物!

那道“听话,给我”出得太好了,是心动的感觉

(坏了坏了作业还没动一下呢

孤独爬行的沃日Wr.
我爱希斯丑,他有那么好! 其实...

我爱希斯丑,他有那么好!

其实最后我想对护士说:我大吊不舒服

joker:给您切了

我爱希斯丑,他有那么好!

其实最后我想对护士说:我大吊不舒服

joker:给您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