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蝙蝠家的tag怎么这么多

3浏览    1参与
⛩️

(dickjaydick) I.K.Y.W.T.

是前两年写给亲友的产物,已经完结了,最近亲友退坑,想着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先发一节试试水,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名字很长,标题给的是缩写!

因为本来是朋友间的私粮,所以开头写的有些敷衍,后面也有很多私设!很多!类似于有改编了一些官方很好的部分情节以及设定这样的!发出来的时候会在前面给一些预警。

前两年写的文笔也很不成熟,如果看的人多的话以后可能会细化!

关于cp向:本身是无差,但是感情的主动和引导方偏向于迪克,所以可以认为是偏向于12的。除此以外没有刻意偏向于描写哪一方。

上篇5w字,下篇7w字,真的很长,雷的话不用看了。。

都能接受吗?Then Here we ...

是前两年写给亲友的产物,已经完结了,最近亲友退坑,想着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先发一节试试水,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名字很长,标题给的是缩写!

因为本来是朋友间的私粮,所以开头写的有些敷衍,后面也有很多私设!很多!类似于有改编了一些官方很好的部分情节以及设定这样的!发出来的时候会在前面给一些预警。

前两年写的文笔也很不成熟,如果看的人多的话以后可能会细化!

关于cp向:本身是无差,但是感情的主动和引导方偏向于迪克,所以可以认为是偏向于12的。除此以外没有刻意偏向于描写哪一方。

上篇5w字,下篇7w字,真的很长,雷的话不用看了。。

都能接受吗?Then Here we go!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

 

 

 

 

一.

 

迪克·格雷森最近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红头罩这么认为。

 

虽然这个家伙经常不对劲,杰森愿意称之为“只不过是脑子不太好使的家伙的普通日常”,但是通常来说,迪克不会在平时追着他跑,尤其是夜巡的时间。

 

除非是自己把某个可怜见的家伙打进了重症监护室——但是杰森发誓,他已经好脾气快两个月了。

 

所以只有一点……迪克是真的不正常。

 

“等一等,我说——”

在连续三天都被夜翼尾随并且报之以语言骚扰后,杰森——红头罩,在夜空中用钩绳荡到另一头的楼顶时,实在忍不下去的对紧跟在自己身边的夜翼搭了腔。

 

“夜翼,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自己话很多?”

 

“啊,什么?”

 

一旁喋喋不休的夜翼没想到会被发问,面具下的表情在哥谭霓虹灯的照映中写满了显而易见的疑惑。

 

“我没有吧?”

 

迪克说。半空中的杰森在头罩里摆出了“谁信你啊”的表情。

 

“你已经对着我吐槽你的新同事快两个钟头了,而我正在夜巡。”他着重了夜巡这个单词。

 

“那没什么,今晚哥谭治安可好了,我们一晚上只抓了一个小偷,还有一个试图抢银行的新手——那家伙连给手枪上膛都不利索。”

 

好吧,这是个理由。但杰森没有让步:“那昨天呢?”

 

“昨天蝙蝠侠亲自上阵,我们偷点懒也不要紧啦。”

 

“……前天??”

 

“唔,前天的确有点忙,但是我帮你一起不是等于分担点工作量嘛。”

临近楼顶时夜翼说道,一边轻松的落地,还不忘做了个毫不必要的后空翻。

“不过今晚的工作简直就是逛街和看夜景!”他又这么强调了一句。杰森看着对方摆出演员亮相的姿势,头一次有些想念家里剩下的两个小崽子。

 

“你怎么不去找小红。”他也稳当的落在楼顶的滴水兽装饰雕塑上,离迪克有些距离。

 

“啊,你知道的。提姆每天都好困,我有点不太好意思把工作上的琐事拿去打扰他。”

 

“那达米安?他不是跟你关系最好。”

 

夜翼摆出一张古怪的表情。

 

“你就饶了我吧,”他干脆坐在了楼顶边缘,哀嚎一声,“他每听我说一次就要想办法坑我一笔钱来买手办……我很穷的!”

 

世纪大玩笑,布鲁斯·韦恩没有给自己的长子开黑卡账户。

 

杰森翻了个白眼,摘了头罩,甩了甩被汗弄湿的头发,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只烟盒来。迪克见他没有离开的意向,便又继续起了之前的话题。

 

“所以说……那个埃里克是真的太让我头痛了。他几乎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都要在警局的休息室里吃罐头,但是却不收拾……”

 

杰森点了烟,自动把迪克的抱怨话当成耳旁风背景音乐。今晚回去点份外卖做夜宵吧。他想。

 

“有的时候我傍晚才执勤回去,进休息室简直就是进了地狱之门!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个味道真的是……”

 

好像有几个电视剧更新了,可以回去看一看之前落下的。杰森又拿出手机刷了刷影视咨询。

 

“……更不要说他唱歌特别跑调。我赌上阿福给我的一个月份的小甜饼发誓,布鲁斯唱歌都比他音准要好!所以说——”迪克义愤填膺的说着,回头看向异常安静的杰森。

 

“呃……杰森?你有在听吗?”

 

“听着呢。你说布鲁斯跑调都没那么难听。”

杰森头都没抬,刷着手机这么说。

 

好吧——他本以为迪克会很生气得走掉,但是没想到等他敷衍的应和完,却听到对方大笑的声音。

 

“你说的没错,真的,老天,”他坐在楼顶,笑得摘下面具擦了擦眼睛,“你不知道布鲁斯板着一张脸被阿福赶去公司给全体员工唱圣诞快乐歌的样子。”

 

杰森想象了一下,打了个寒颤。

 

“这也太恐怖了。”他忍不住说。迪克笑得更开心了。

 

“对啊!当时我就应该拜托别人帮我录个像。”

 

迪克说完把面具重新戴好,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一会得回大宅报告今晚任务。”

 

杰森耸了耸肩当做回答,眼睛从手机上抬起来,却只看到了对方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的背影。他愣了一下。

“我还以为他至少要再废话个半小时呢。”杰森小声嘀咕道,随后把烟扔在地上踩灭,也往自己安全屋的方向跃去。

 

 

 

 

二. 

 

在结束每周第一天的夜巡任务回去之前,杰森按照惯例买了份三明治加辣热狗,配上家里冰箱还剩下的一瓶可乐,是他最爱的电视剧之夜——!

 

他差不多在窗外泛起了些许晨光带来的浅蓝色时才睡下,而等到杰森终于挨不住想吃点什么的欲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他起床冲了个澡,打着哈欠拿起手机看了看。

 

两条短信,迪克发的,一条三分钟前,一条上午八点。

 

[救命!埃里克又在休息室里唱歌!]

这是三分钟前的。

 

杰森往上滑了滑。

[非常谢谢你这几天听我说废话,我舒畅多了!不然我真怕我控制不住脾气把同事打一顿最后被开除。我去上班啦!祝我今天不要在休息室遇到魔鬼埃里克。]

这是上午八点的。后面还缀了个蓝色爱心emoji。

 

看来今天迪克并不能过得如愿以偿。杰森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他又往上滑了滑,发现短信记录除了几个“布鲁斯让你回大宅”以及“收到请回复家族内部无线电,编号XXXX”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杰森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他直接退出了短信界面,走去厨房准备做点午饭。

 

毕竟黄金男孩迪克·格雷森怎么可能找不到人分享生活。指不定是因为这次他的好朋友跟他闹别扭又没人闲着,才想起来找他当备用生活垃圾桶。

 

杰森·托德一向很有自知之明,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今晚要去哪个黑帮那里收保护费。

 

不过——当然了,当晚上是个坏天气的时候,收保护费的路程就比白天设想的时候要让人心情糟糕许多。

 

“哦……该死。”

 

大约晚上十点,二十分钟前还在犯罪巷大展拳脚潇洒一番的杰森正躺在地上,倒抽着冷气。雨水直接落进他摔破半边的头罩里,砸在多米诺面具的护目镜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因为下雨天没踩稳从五楼上摔下来?

 

红头罩不免骂骂咧咧的扶着墙站起身,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在屋沿上弄洒了至少有一升的食用油!大半夜的难不成还有人这么有闲情逸致在楼顶上做烧烤?认真的吗,在哥谭?下着暴雨?

 

哪怕他下坠的时候飞快的反应过来做了最稳妥的减速和落地方案,但是右腿的后脚踝还是因为磕在了楼道之间的金属垃圾箱上而感觉不妙。

 

“不,不,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这样……操!”

 

杰森不免皱起眉头,试图抬起右脚再踩上地面,但是随后又立刻疼到骂了出来。

 

超级英雄生涯的奇耻大辱,因为脚滑摔骨折了。

 

杰森又尝试用钩绳把自己带上屋顶——距离自己的安全屋还有三个街区,他总不能单脚跳着回去,用飞的比用跳的好。

 

他握稳了绳索,靠墙站好,然而在被绳索带离地面的同时,空气和阻力的冲击力让杰森一度以为有十万个小人在自己骨折的脚裸上跳踢踏舞。

 

“操他的蝙蝠侠。”

 

杰森放弃了这个方法,他捂着脚裸,认命得开始考虑向家族无线电里请求支援。

 

他摁住耳麦,尝试链接了一下那个被命名为“罗宾群”的无线频道里(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迪克干的好事)。“哈罗,有人不在忙吗?”杰森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在暴雨里听起来轻快又不尴尬。

 

“收到,这里红罗宾。头罩?”

 

提姆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带着一些嘈杂。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接这个频道了,蝙蝠侠没有这个频道的链接,要吵架的话移步隔壁。”

 

“……”

杰森沉默了一秒,“别调侃我,小红,你可以抽身帮个忙吗,帮我空投一个医疗箱来,坐标A大街140号顶楼。”

 

“咦?”红罗宾疑惑了一声,“受伤了?但是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

 

“别在这个时候玩找线索的游戏,小侦探。”

 

“好吧,不过你要是暂时没法移动就让达米安把你捎一程回庄园,他在A大街附近。我在忙着做夜翼和蝙蝠侠之间的夹心饼干呢。”

 

电流声又嘈杂起来,这回杰森捕捉到了背景音里的夜翼正在喊着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说”一类的句子。

 

杰森又沉默了一秒,随后对着耳麦说道“红头罩over”便下了线路。

 

果然和老蝙蝠吵架,迪克永远比旁人厉害。他不免这么想,随后开始考虑怎么够快的离开这个破地方——让达米安送他然后知道大名鼎鼎红头罩因为失足骨折?

 

那简直够达米安嘲笑他五十年。

 

杰森把湿透了的机车外套拉了起来,遮住了胸前红蝙蝠的标志。随后他挂在绳索上跃下楼,在大街上的视觉死角里摘下头套面具,像个普通的机车青年那样,好吧,并不完全一样——艰难的一瘸一拐的跳出楼道,在大雨滂泼的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三.

 

如果有什么比深夜不幸骨折一个人浑身湿透的打车回家更槽心的事情,那就是当你进门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窗台上蹲着一个同样湿透的大蓝鸟。

 

“我操什么……迪克?”

 

杰森扶着门框打开灯的时候差点吓得摔倒——再一次。

 

“杰森!你终于回来了!”

 

夜翼听到声音赶紧从窗台上跳了进来,顺便将他扶了一把。“我还想着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开定位器找你了,提米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了?”

 

“我……”杰森哽了一下,“呃,没什么,我今晚去犯罪巷了。”他隐晦的表达,希望能蒙骗过关。

 

果然,夜翼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下次如果要打群架可以叫上我,你一个人对付是有点吃力。”

 

杰森只觉得尴尬到快要把下午吃的零嘴饼干都吐出来了,他推开迪克的胳膊,径直单脚跳到卧室拿出医疗箱,等到他费力的用固定板和绷带飞快解决了脚裸的问题准备出来冲个澡时,发现对方依旧站在自己的客厅里。

 

“迪克?”

 

夜翼看起来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杰森皱起眉,而被叫出名字的青年像是从重重的思考里刚刚回过神来似的。迪克看过来,杰森发誓有不好的预感。

 

“没事,我就是……暂时不想回庄园。”迪克说,摘下了面具,表情看起来就跟淋了雨委屈的狗狗似的。

 

“……”

 

任谁对上那双蓝眼睛都没办法拒绝。杰森和他对视了几秒,随后烦躁的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扯上毛巾就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他知道迪克和布鲁斯吵了架不想回去——但是为什么赖在他这里?迪克那些众多的好朋友家里随便挑一个出来难道不都是比红头罩的安全屋更理想的落脚点吗?

 

杰森草草的冲了个热水澡,哪怕是半夏的季节,淋了一夜的雨还是让人感觉不舒服,更何况还从将近二十英尺的楼上摔下来。

 

液体砸在后背肩膀上,直接冲洗过那些被尖锐突出物刮出来的一片不大不小但是一直隐隐作痛的伤口和淤青。

 

不得不说,的确还蛮疼的。

 

就在杰森对着镜子给自己消毒的时候,迪克的声音再一次不合时宜的在浴室门口响起。

 

“嘿,可以在你家冲个澡吗?我感觉有些冷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差点让杰森直接抓着手里的酒精瓶扔了出去。

 

他狠狠闭了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等会,我马上就好。”

 

“好!那我等你。”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轻快了不少,杰森甩了甩脑袋,双手撑在水池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嘟囔: “快醒醒,杰森·托德,你这里又不是落水鸟儿的收留所,洗完澡就让这家伙赶紧走。”

 

然而几十分钟后,杰森翘着受伤的腿躺在沙发上,迪克则在浴室里吹头发,敞着门。吹风机的声音刺刺拉拉的,而迪克一直在说话试图让这个声音更加吵人。

 

“你真不知道布鲁斯对我说了什么!”迪克对着镜子挥舞着手臂,“不敢相信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个样子!”

 

杰森盯着天花板,努力让吊灯开出朵花来。

 

“你猜猜瞧他说什么,他固执己见的让我遵循他的命令,却还说 ‘我一直都在让你自己选择’,开什么玩笑,就凭布鲁斯那个控制狂?!”

 

迪克大声控诉,情绪越来越激动,杰森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镜子会不会随时牺牲,于是打算稍微应付一下——他发誓,只是为了镜子。

 

“哈,”杰森躺着从鼻腔里发出点嘲讽般的声音,“控制狂?他恐怕偏执得像个变态,我怀疑他甚至可以在你的衬衫里装摄像头。”

 

众所周知,搭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迪克听他这么说很是感动。他把吹风机关掉,肩膀上耷拉着一条毛巾从浴室里走出来。

 

“没错,小翅膀。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回去,不然我和他至少有一个得进医院。”

 

杰森闻言瞄了瞄站在沙发旁边坚定英勇的迪克,又看了看自己的右腿。

 

“看在上帝的份上,今晚只有我大概需要进医院。”

 

“哦,我差点忘了……抱歉!”迪克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我去收拾一下,需要我把你的制服也拿进洗衣机里吗?”

 

杰森新奇的眨了眨眼,这可是从没有过的机会——指使迪克·格雷森干家务。

 

“那倒不错。”他想了想,自己拿起手机来,“不过这只是借用浴室的费用。想留宿的话还需要一份夜宵,不要麦片。”

 

 

 

 

四.

 

其实家里除了布鲁斯,杰森知道他们几个所谓的兄弟都是属于话多的那种类型,不过,你知道的——通常情况下,他们绝不会对家里的人滔滔不绝的说些什么。

 

蝙蝠侠的规则简单粗暴,第一条就是,效率,不要无用的废话。

 

今夜恐怕是杰森生平来第一次,除了汇报情况和询问任务,和“家人”聊了一整夜,他指的是迪克·格雷森。

 

“当然了,如果按照我的性子来,我会给他录像,然后等到这个蠢家伙准备办生日宴的时候放出来,让他自己看看自己的傻样,最后再故意夸赞他‘哎呀,亲爱的埃里克先生,你的声音简直美妙极了’ 。我敢打赌第二天他就准备辞职。”

 

杰森此刻躺在床上,在黑暗里捏着鼻子说话,而迪克躺在旁边的地铺上,笑得不接下气。

 

“天啊,天啊,杰森,你简直是天才,”迪克忍不住坐起来,趴在床上说,“但是这样行不通,他们肯定会说我欺负人。”

 

“你欺负人?”杰森在枕头上转过去看他,“是谁大中午跟我发短信嗷嗷哭着说埃里克太过分了?”

 

迪克瞪大眼睛。

 

“嘿!我才没有嗷嗷哭,也没有说他过分。我只是抱怨!”杰森报以得逞的嗤笑。“还有,你竟然看到了还不回我的短信,我受伤了,杰。”对方又补充道,不满的捶了一把他的胳膊。

 

“干什么你这个迪克头,我好心留宿你还是病号,你居然打我!”

 

杰森也坐起来——不过腿用不上力气倒是显得有些滑稽。

 

“我错了,你别乱动。”迪克连忙举起双手认输,“不过老实说,我以为你要把我扔出去呢。”

 

“你猜对了一半。”

杰森停顿了一秒,又把自己栽回了枕头里。迪克的表情看起来又有些委屈。他的地铺在卧室半落地窗的旁边,外头哥谭的城市灯光打在他的轮廓上,让他整个人处在背光的黑暗里,却又莫名的闪闪发着光。杰森见他摆出这副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想不到迪克·格雷森也有今天。”

 

“什么?”

 

“没什么。”杰森斟酌了一下,轻快的说,翻了个身。

 

“快睡觉,大蓝鸟。”

 

迪克好像疑惑的看着他,但是杰森没有动,他闭着眼睛,直到差不多几分钟后才隐约听到对方翻身躺下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当然,其实有的时候不用想的太多,反而会让人更加轻松的面对一个人。杰森一直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很多时候,他还是放不下而已。

 


他做了一些不好的梦,好像很生气又好像很难过。杰森醒来的时候觉得眼睛干涩的要命,就跟昨晚看多了苦情剧一直哭到后半夜似的。

 

“我这几天造了什么孽了……”他嘟囔着起床,迷迷糊糊中抬了抬右腿,结果直接倒抽口气,完全清醒了。

 

他怎么忘了自己要当一个星期的瘸子!

 

杰森懊恼的翘着腿爬起来,忽然想起什么。他抬头往落地窗那里张望了一番——地铺已经空了,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就好像昨夜没有人在这里睡过。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空,杰森盯着那处,最后径直离开了卧室。

 

偶尔搭救几只落难的小鸟是蝙蝠家成员都有过的经验。杰森明白这一点,比如说小红就是他的常客。这小侦探心思机灵,不论自己搬家到哪,第二天总能遇上准时踩点来视察的红罗宾。

 

“我记一下位置,以后在这附近出了什么事就可以找你的房间将就一下。”

 

在搬进这里来之前,提姆曾和他这么开玩笑。但是谁都没想到,第一个落脚这里的是一只大蓝鸟。

 

杰森想起昨晚迪克可怜巴巴没处去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他洗漱完毕跳着进了厨房,却发现流理台上贴了一张便签。

 

杰,记得看短信。

 

字迹潦草,好像是临行前遇到什么急事了一样。杰森抬了抬眉毛,掏出手机来,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不下于五条的短信。

 

[起床啦!新的一天我要去干活了,我昨天忘了给警局请假,结果一大早就要往回赶。]

7:15am

 

[哦对了,我给你准备了早饭,虽然手艺没有你好,但是你最近行动不便没办法让你起来还要自己做饭吃——快谢谢我这个贴心的大哥!ps: 我没有给布鲁斯说你受伤了,我猜你也不想让他知道;P]

7:27am

 

杰森找了一圈,打开了微波炉,发现了放在碟子里做得模样有些奇怪的三明治。面包片因为时间太长显得有些干瘪,配上有一点儿焦边的培根,以及,没有煎鸡蛋。

 

[不行了,真的好困啊,你起来了没有,陪我聊聊天,我以前熬夜怎么都没觉得这么困过……]

8:47am

 

[杰森!你不可以再已读不回了,我都给你发了这么多条了,我真要生气了!]

9:01am

 

他又看了看手机时间,十点零一,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如果要回复[对不起迪克,我才睡醒]会不会被这个朝九晚五还要加班当义警的可怜警察飞回来暴打一顿。

 

他又滑了滑,看到了最后一条短信。

 

[如果你不回也不要紧,以防你不知道……就是,呃,我还没有和布鲁斯和好,所以今晚我可不可以再住一晚?我大概会记得带一些好食材回来的!实在不行我来做也可以,就这么说定了!]

9:17am

 

 

 

 

五.

 

对于杰森·托德短暂又漫长的一生来说,他遇到过许多突发事件。爆炸啦,世界末日啦,宇宙重叠啦,包括死亡与复活——他的意思是,拜托,这个地球上大概没什么人能跟他一样,同这些破事这么有操蛋的缘分。

 

这些他都挺过来了,但是某些事情,比如这一类,却足以让红头罩产生了“立刻逃到别的地方”去的想法。

 

“他来真的?”杰森看着手机,满脸的不可思议。

 

迪克又要来住一晚?还要一起做饭?他狠狠盯着手机上的短信消息,又转头盯着那个长相诡异的三明治。

 

看在上帝的份上!

 

这句话有概率会成为他新的口头禅了。杰森破罐子破摔的抓起三明治,叼在嘴里,一边打开冰箱。

 

他的安全屋恐怕要变成一个并不算临时的鸟巢了。

 

所以说……别人来正儿八经的吃晚饭和留宿应该做什么?他站在冰箱前,对剩余的食材做了飞快的检索。

不是半夜带血腥裹着消毒水气味的突兀造访,也不是一群穿着紧身制服带着面具的怪胎挤在客厅里嚷来嚷去。

 

是迪克·格雷森-韦恩到杰森·托德-韦恩的私人公寓里拜访。

 

“……这感觉很诡异,老伙计,而且你看起来没什么货了。”杰森拍了拍冰箱门,看着里头所剩无几的芝士与酸奶,嘀咕道,“好吧,但也不算太坏。我猜我们下午要去采购。阿福在上,总不能靠迪克那个家伙的选材水平。”

 

话是这么说,然而一个瘸腿的大好青年去便利店,总归不是什么方便的事情。

 

“呃,快啊……就差一点了。”

 

傍晚,杰森穿着卫衣,裹着绷带,支着拐棍,身边放着一个塞了七分满的购物篮,一边努力又艰难的伸长胳膊去够高层货架的花生酱。

 

“我可是头一次觉得我这两英尺的身高这么没用……”他感觉那只手已经麻了,杰森有点想放弃,然而当他正准备拿着购物篮离开的时候——一直胳膊突然越过他的头顶,攀上了最高的货架。

 

伴随着一声“嘿哟”的声音,一瓶花生酱被递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

 

“嘿,杰?是要这个吗?”

 

同样是傍晚,迪克穿着哥谭警服,蓝色警徽白色衬衫配皮鞋,看起来精神潇洒且快乐,正站在便利店里冲他傻笑。

 

“等等,迪克?!”

 

杰森一瞬间愣住,随后狼狈又尴尬得定在原地,像个被抓包偷食的猫咪一样吓得支棱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现在才几点?”该死的,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

 

“我提前请示回来的,本来想直接去你家,但是,喏。”

迪克若无其事的指了指他背后,杰森回头看,发现货架正巧在便利店的透明玻璃窗这边。

 

看来迪克是路过的时候发现了正在拿不着货物的自己。

 

杰森简直想跳进时空机,回到下午把那个正儿八经做决定的人给一脚踹进哥谭引以为傲的下水道里。

 

而此时外头正有两个身材称得上不错的姑娘,对着这边摇了摇写了电话号码的手机。准确来说,是对着迪克。

 

“……”

好吧,穿警装的帅哥的确让女孩们毫无抵抗力,尤其是这样大摇大摆穿着进便利店的。杰森有些哑口无言,而对方倒是已经自顾自的开始翻购物篮子了。

 

迪克把新拿的花生酱放了进去,嘀咕着。

 

“我还有点想买两份油炸甜甜圈,小翅膀。”

 

“没门。”

 

杰森干巴巴的拒绝,重新支好拐棍,板着一张脸:“还想吃晚饭的话就自觉帮我拎东西。”

 

 

购物回去的时候领了一条话痨又过度热心的狗狗是什么感觉?杰森没有养过宠物,但是他经常能在ins上刷到那些吐槽自家狗狗的铲屎官。

 

——总是会在不必要的时候添加许多“热情”的麻烦。

 

上楼的时候,杰森一度认为自己某些程度上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这样很危险的,你看,你一个人出门买东西,而且又快到晚上了。我们都不在,万一你一出门就被打劫了呢?你现在还受着伤呢!”

 

迪克跟在他身后,抱着四个满满当当的购物纸袋,叭叭得说个不停。

 

“哦对了,今天提米问你怎么样了,我说我还不清楚。你感觉如何?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怎么伤的……不过要是别人暗算你跟我说,我迪克·格雷森打架还没认输过,除非是布鲁斯。”

 

在杰森费劲又烦躁的用拐棍把自己拖到顶楼了以后(你知道的,顶楼才适合像他们这种需要半夜在城市里飞来飞去的“特殊居民”),迪克已经开始试图对他进行“恢复营养套餐”经验讲座了。

 

“我以前只要受伤回庄园,阿福肯定要让我吃花椰菜,真的,那太恐怖了,但是有的时候感觉还不赖!正巧我看你也买了点……”

 

他飞快的说,在看到杰森因为想要用钥匙开门而显得重力不稳的时候还贴心的凑过去充当对方肩膀的着力点。

 

“放心,有大哥在你绝对会恢复的很快的!”

 

迪克骄傲的挺起胸膛说着,杰森开门的手抖了抖。

 

“听着,格雷森,”他深深吸了口气,翘着腿抬起一边的拐杖,“看好了,我不是达米安那个臭小子娇气鬼,我现在就可以用这个家伙把你打进医院里去挂点滴!”

 

迪克立刻闭了嘴。

“哦……我得为达米安反驳一下,他并不是娇气鬼。不过如果真的要打架的话,我会小心点不打到你的右腿的。”

 

“……”

 

杰森觉得自己有点无能狂怒了,他骂骂咧咧的打开门,迪克则抱着购物袋满心欢喜的跟了进来。

 

“记得脱鞋,”杰森放好钥匙,瞪了眼身后的人,“昨晚你把我的客厅毯子折腾得乱七八糟。”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