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蝴蝶忍

84.7万浏览    7832参与
JOJO的狗皮膏药

【义忍】半夜瞎写的玩意

*做了鳄梦
*oooooooc
*很短

『喝醉了吗』
她把头埋到他的脖颈之间,深吸一口气。
这个味道不像是姐姐的,但是她很熟悉。
反正都一样吧。她趴在他的肩头想。反正姐姐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姐姐离开太久了,连姐姐的拥抱都好陌生啊。
“呐呐,为什么要离开忍啊?”

他有反抗过。
已经被她讨厌了,他不想做出让她更讨厌的事。
没办法啊,她总是在与他摩|擦,丝毫不在意他对她的束缚,更不关心她的腿正抵在何处。
要命的折磨。
当她在他脖子那里吐息,他差点就把她推到就地正法。
差点。
她睡着了。
淦。

『有要说的话吗』
或许吧。
每当我想起你,我还想起紫藤花下...
*做了鳄梦
*oooooooc
*很短

『喝醉了吗』
她把头埋到他的脖颈之间,深吸一口气。
这个味道不像是姐姐的,但是她很熟悉。
反正都一样吧。她趴在他的肩头想。反正姐姐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姐姐离开太久了,连姐姐的拥抱都好陌生啊。
“呐呐,为什么要离开忍啊?”

他有反抗过。
已经被她讨厌了,他不想做出让她更讨厌的事。
没办法啊,她总是在与他摩|擦,丝毫不在意他对她的束缚,更不关心她的腿正抵在何处。
要命的折磨。
当她在他脖子那里吐息,他差点就把她推到就地正法。
差点。
她睡着了。
淦。

『有要说的话吗』
或许吧。
每当我想起你,我还想起紫藤花下振翅的蝴蝶。
我从没告诉过你没能阻止你被杀害我很遗憾。
我想告诉你光是你站在鬼面前的身姿就使我倾慕。

可能唷。
每当我想起你,我还会想起你吃的那盘鲑鱼萝卜。
我从没告诉过你你的笑很好看、如果每天都这么笑着你会更受欢迎。
我想告诉你,你并不惹人讨厌,也许我还有点喜欢你的憨憨劲。

还有一句。
如果能有来世,我想能听你,细细诉说。

完了。
很短我知道。
长篇我会烂尾。
星宵

富冈义勇的梦(2)

水柱魂穿现代义勇老师系列(与前文世界线不同)

先刀后糖预警

医学研究生忍x大学数学老师富冈


   一个明媚的下午,富冈义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这让他警觉起来,不过好在周围没有鬼的气息,更多的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味,这使他暂时安心下来。不过周遭陌生的环境还是给他一种身处异世界的错觉。

  温馨的环境,柔软的床铺,带有蝴蝶纹路的布料挂在窗户前,一股浓郁的紫藤花味,被养进室内的植株以及自己身上蓝色的构造奇特的衣装……这一切都不属于鬼杀队应有的样貌。

  不过说实话,富冈义勇认为如果这里是人为创...

水柱魂穿现代义勇老师系列(与前文世界线不同)

先刀后糖预警

医学研究生忍x大学数学老师富冈


   一个明媚的下午,富冈义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这让他警觉起来,不过好在周围没有鬼的气息,更多的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味,这使他暂时安心下来。不过周遭陌生的环境还是给他一种身处异世界的错觉。

  温馨的环境,柔软的床铺,带有蝴蝶纹路的布料挂在窗户前,一股浓郁的紫藤花味,被养进室内的植株以及自己身上蓝色的构造奇特的衣装……这一切都不属于鬼杀队应有的样貌。

  不过说实话,富冈义勇认为如果这里是人为创造的现实环境的话,的确是一个日后鬼杀队成员养老的好去处,大家都可以在这里休息,蝶屋也可以在这里调配药方。只是,现在的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一件胜过萝卜鲑鱼的事。

  事不宜迟,富冈义勇决定先打探一下周边环境,毕竟谁也不敢打包票这里不是鬼制造出来的幻境。尽管充斥鼻腔的紫藤花味不是假的。



“富冈老师,您醒了啊。”

富冈被突然出现的胡蝶忍吓了一大跳。(转角遇到爱

为什么我的反应变慢了(这个憨憨的观察点果然不一样)

“胡蝶,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详情请见鬼灭学园校服)

“……”

“富冈老师,如果这是你希望赢得他人喜爱的方式的话,还请您回去再修炼个百八十年。”

“胡蝶,我没有在开玩笑。”富冈义勇义正言辞的说

  胡蝶忍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个憨憨今天又吃错什么药了,说:“额,哎。好吧。一,富冈老师你在给我家访的时候突然晕倒了,现在你和我都在我家;二,我穿的是校服哦。女款,秋季。”

“……”

“现在的时间?”

“年号令和,2020年9月14日。富冈老师你是一觉醒来穿越了吗?”

“你信吗?”

“信什么,穿越?”

“是的。”

姐姐,你和香奈乎快回来吧,你的同事好像在咱们家睡傻了!”

看着富冈那一脸真挚的表情,忍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个女人信了.bushi)

“那富冈老师原本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忍有些玩味的看着他

“……”

  不得不说,向富冈义勇提问是胡蝶忍这辈子做过最不正确的决定,因为接下来碍于面子,她将不得不听表达能力为负的富冈义勇艰难的描述完那段灰暗的大正岁月。一向自认为大正历史学的还不错的胡蝶忍在听了那些从没听过的事情后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

  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相信眼前的这个憨憨(因为爱情)



  两小时后,富冈义勇才说完了鬼杀队九柱的关系。(不愧是你,富贵鱼鱼)看着窗外归巢的飞鸟,胡蝶忍下定决心,无论怎样都不能再让富冈义勇说下去了。不然蝴蝶年来了他都说不完

  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她熟悉的富冈老师了,而是水柱大人。

  她假装出一幅很贴心的样子,说:“阿拉,水柱大人。你看鸟儿都回巢了呢,不如老师您也尽快回家?等一会天都要黑了哦。”

“胡蝶,我记得和你同班的星宵给你表白了,对吧?”富冈义勇想起那件重要的事了。

“是的呢,难不成,水柱大人腐朽到禁止大学生恋爱吗?”

“不是,我只是很在意这件事。”

我不禁止你恋爱,我只禁止你与别人恋爱。

我想起来了,我需要,向你表达心迹。

“那么,如果我和星宵同学恋爱的话,富冈老师会怎么做?”忍她挺直了腰板,现在没有人比她更想知道眼前这个穿越者会怎样答复。这个让她眼前一亮的穿越者。

“我,我不会让这个如果出现的。忍。”他的语气坚定而不可动摇

  现在富冈内心的涌流,仿佛打开了闸门一般,滔滔不绝。他需要告诉忍,在大正时代,他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现在,他要重来一次。

  “那么,水柱大人是喜欢我吗?”忍内心的水潭也被激起层层涟漪,现在的她,手心已经紧张的出汗了。

“是的。我喜欢你。”这一次,富冈抓住了机会

“!!!”

“我,我我我也不是不喜欢富冈先生了啦。只是,我想知道,究竟是富冈老师喜欢我,还是,水柱大人喜欢我?”啊啊啊,我怎么说了这么丢脸的话o(╥﹏╥)o

“嗯,有关系吗?”无论是我们两个中的谁都是只会喜欢你的吧?

“……”

话题就此结束(富贵鱼鱼我求你把后半句说出来吧)


“那么,水柱大人,为什么会给现在的我表白,不是还有一位虫柱忍小姐吗?”好尴尬啊,他刚刚是不是生气了?

   富冈义勇垂下脑袋:“因为,只有现在的你还活着,大正时代的胡蝶死掉了……”连全尸都没有留下,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富冈义勇不会忘记,在无限城中当他听到忍的死讯时,他有那么一瞬间失神了。“她不可能会死”这句话一直缭绕在他的心中。尽管这句话很大成分是在自欺欺人,不过这也足够支撑他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可惜当时局势紧张,他没来得及放松便开始了与上弦三的战斗。

  事后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前往忍的住所寻找她。

“胡蝶她一定会把我赶出来吧”他坚信

  可惜,推开门后,除了重伤的香奈乎,忍的房中再也没有其他人了。香奈乎疲惫的看了看他,用一句话便将他所有的妄想打破:“抱歉,水柱先生,师傅她不在了。不过治伤的话还有我和葵她们。”

“胡蝶她出去了吗?”最后的挣扎

“水柱先生,姐姐她,死了啊。”香奈乎的身体微微战栗,双眼肿胀,布满了可怖的血丝,仿佛下一秒便要流出血泪般。这一切都宣示着虫柱——胡蝶忍已逝。

  离开忍的房间后,富冈的脑子里一团乱麻:

  可是她怎么会死?她不是我们九人中最轻巧的吗?就算是我也要拼尽全力才能追上她,她为什么还会离开?还是,我被她讨厌了吗?可是,她没有讨厌我啊。只有她愿意与我搭话,与我组队……

  胡蝶忍,你在测试我的耐性吗,这是你的战后恢复方法吗?

  如果是,那么我富冈义勇奉陪到底。


  此后两日,富冈义勇将自己关在宅子里不吃不喝,任凭炭治郎他们怎样叫喊也不应答。在意识消失之前,他好像看见了院子了蝴蝶飞舞,不过为什么会有蝴蝶?现在才九月啊……


  回忆结束,富冈义勇抬头看了看忍,忍的脸上早已挂满泪珠。悲剧电影也不过如此吧? 

“那么,富冈先生。明天晚上有花火大会哦,要去吗?”

“嗯,谢谢邀请。”

这一次,我会抓住机会的




  










木子宁阿
我的废物手描绘不出这几位女孩子...

我的废物手描绘不出这几位女孩子的亿万分之一的美好!!!她们是天使!!!(我是废物

dbq请各位当做看不见我。。。

我的废物手描绘不出这几位女孩子的亿万分之一的美好!!!她们是天使!!!(我是废物

dbq请各位当做看不见我。。。

乌咔果
新一张……接下来我就将处于碌碌...

新一张……接下来我就将处于碌碌无为也没有灵感的时期了,剩下的柱我就抽签来决定画的顺序了,剩下的柱要不是没灵感,要不是就有灵感画出来跟屎一样……

新一张……接下来我就将处于碌碌无为也没有灵感的时期了,剩下的柱我就抽签来决定画的顺序了,剩下的柱要不是没灵感,要不是就有灵感画出来跟屎一样……

肥兔子LOVE瘦月亮
正月初五 破五圆年 逢破即归

正月初五

破五圆年

逢破即归

正月初五

破五圆年

逢破即归

谢安芷

大概是画的鬼灭www
就画这么多啦,丑的都没发(什
其中有一张是少年严!(怕太丑了看不出来

大概是画的鬼灭www
就画这么多啦,丑的都没发(什
其中有一张是少年严!(怕太丑了看不出来

Weakness.

【鬼灭之刃】信仰重塑⒉「义忍/锖真」

♢   西方幻想世界Paro .

♢   Couple构成 :


        魔族魔女蝴蝶忍  × 帝国将军富冈义勇

           帝国圣女真菰  ×  魔族勇者锖兔


♢   前篇...

♢   西方幻想世界Paro .

♢   Couple构成 :


        魔族魔女蝴蝶忍  × 帝国将军富冈义勇

           帝国圣女真菰  ×  魔族勇者锖兔


♢   前篇  信仰重塑⒈ 

♢   结局待定.





「六」

       

       银白色的神殿。

       巨大的,漂浮在半空中的镂花时钟。


       滴答......滴答......


       黑发女人手执权杖,身穿雪白的祭祀袍,面容和蔼,一尘不染,不可亵渎。


       这是义勇和真菰共同的梦。




「七」


       我还活着?

       好像是为了确认这个事实,义勇仓皇的睁开眼。

       四周光线充足,远处传来不知名鸟类的叽喳声,他判定这是没有异常的白天。

       身上并无不适之感,但他最后的记忆明明是魔女操控黑色的荆棘穿透了他心脏,他甚至能看到那根荆棘末端绽放出的血红色的蔷薇花。

       “您醒啦?” 蝴蝶忍双眼微眯,“刚杀掉您我就后悔了,为了救治您我可是用了自己最宝贵的草药......”

       “你想干什么?”义勇不是第一次做俘虏,他近乎平静而深沉的问出这句话。

       “啊......也没什么,其实您死掉了也就死掉了,只要我把您阵亡的消息传回人族,或者我把您的头颅扔回人族,怎么看都会引起不小的恐慌吧?”

       “毕竟您可是,敌方的高级将领呢,富冈义勇先生。”她笑着挥了挥本该在义勇衬里的胸徽。

       “只是啊,我的姐姐一直倡导人魔和谐共处,我也想试验一下,我能不能和人类和谐共处呢?”

       忍笑的愈发灿烂,这让义勇不寒而粟。




「八」

 

       或许是忍认为她和义勇武力值差异悬殊的缘故,她并没有给义勇任何束缚,甚至邀请他一起走走。

       “这样对身体好哦。”她这么说道。


       绿树成荫,天空一碧如洗,名为玛格丽特的鸟类舒展着自己蓝绿色的羽毛发出“咕咕”的叫声。


       魔族皇都 ·  格朗萨姆


       和义勇脑内幻想的地狱之景的确不太相符,魔族皇都竟然也四处洋溢着安详平和的氛围。



       这和帝国的教科书有违。



       “很美吧,我的领域。”忍的笑容第一次让义勇感到舒心和踏实。

       义勇尝试在阳光下偷偷运用神圣术,但是失败了。

       “啊啦,忘了告诉您了,您的灵脉被我封印了,您暂时用不了神圣术啦。”忍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戏谑的认真。



       “明明仇家就在离你这么近的地方,却无法报仇。”

       “很难过吧?”



       果然,她无论从心思或是力量上来说都属于魔女级别。

       “我说啊,富冈先生本来是将军,可以不用来送死的,为什么还要来呢?”

       “........” 

       “不想说吗?我也不会勉....”

       “我说,你们这里......有万能治愈的药吗?”

       “?”忍仰了仰头,恶毒的日光让她眼睛微眯。

       “那种东西,在哪里都没有哦?”她说。

       义勇沉默。

       “我的姐姐,身患重病,却无法调查出疾病的种类......” 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些告诉眼前的魔女。

        “帝国的女王陛下告诉我,攻占魔族皇都,这里有万能的治愈药,可以治愈我的姐姐。”



        “她让我亲自带兵出征。”



        “你被骗了。”忍笑笑,甚至有些阴森。




「九」


       真菰在边城地区住了十多天之久,她第一次感到如此快活,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擅长的神圣术不单单是用来占卜的,也可以用来救人。

       神殿里会使用神圣术的人很多,她想在回去后就建议把这些神圣术的使用者都分派到各地,以保证各地区的人民能够安居乐业。

       圣女的光辉应该普照大地。


       她为自己天才的想法感到了一丝骄傲。

       

       第十四天时,魔族军队从古森林阿尔格特中冒出,势如破竹,帝国军队节节退败。

       战火很快绵延到了真菰所在的边城地区。


       “真菰小姐,请您用神圣术保护我们吧!” 她所在地区的村长颤抖着请求她。

      “帝国抛弃我们了,帝国神圣军撤退了!!”

       她能听到的,呼喊声,哭泣声,求救的信号如同潮水涌入她的脑颅。

      “我......村长大人,神圣术只能用来救人,我从未学过伤害他人的神圣术啊?”真菰慌乱极了。

       “救命!!!”一位孩子的呼喊声终于让她的理智崩断。

       她冲出门去。

      “住手!!!”

       泪水夺眶而出,真菰绝望的呼喊。


       她的手掌心隐隐发烫。




「十」


       锖兔知道,战争无法避免死伤。

       他衷心地向仁慈的魔女大人发誓,在进攻人族的过程中他一路上用尽大半精力去保护人族的妇女和孩子。

       因此尽管他的战功显赫但也为此遭到了同伍军人的排挤。

       他看到面容美丽的黑色披肩发女孩从草屋内推门而出。

     “住手!!!”女孩喊道,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显得更是楚楚动人。


       他知道,麻烦来了。




「十一」


       “哟,这么美丽的姑娘啊?”一名魔族军人高呼,一位男孩的手腕被他紧紧抓住。

       “姑娘家的,就要好好呆在屋里,不要逞能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胳膊,手中举着的利剑发出簌簌光辉。


       全部感官都不再受她的控制了,她拼命的朝那名军人扑过去。

       快点,再快点......

       她伸出胳膊想要为男孩抵挡那一剑。


       她的手掌心灼热滚烫,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唔....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神圣.....”

       刹那间,四周的魔族军人灰飞烟灭。


       真菰在昏迷前的最后一缕视线落在了同样是朝男孩扑来的香槟玫瑰发色的男孩身上。

       他也是.......魔族军人吧?


       他为什么....毫发无伤?




       

       


       

       


       




胡萝北

新年快乐

#极度OOC

#喜欢进来讨厌走开

#天堂梗


夜晚是美好而残忍的,外出劳作的人回家能看到亲人在等着自己,大家团圆,吃上一口热乎的年夜饭――本该是如此的。但是现在这一切仿佛是悲剧前的喜剧,灯火不但引来了迷路的人,还引来了最恶心的物种――鬼,那种以人类为食的东西带来的,是不可磨灭的噩梦,尖叫,啼哭,怒吼,求饶,咀嚼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昭示着发生的一切,直到最后回归一片宁静,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剩下满屋子已经干涸的血迹,当然,人死后是会上天堂或下地狱的,前面的只是一些残忍的现实,跟我们要说的完全不搭边,毕竟,这只是一篇普通的天堂日常,那么,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哥哥,今天好像是除夕哦!...

#极度OOC

#喜欢进来讨厌走开

#天堂梗


夜晚是美好而残忍的,外出劳作的人回家能看到亲人在等着自己,大家团圆,吃上一口热乎的年夜饭――本该是如此的。但是现在这一切仿佛是悲剧前的喜剧,灯火不但引来了迷路的人,还引来了最恶心的物种――鬼,那种以人类为食的东西带来的,是不可磨灭的噩梦,尖叫,啼哭,怒吼,求饶,咀嚼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昭示着发生的一切,直到最后回归一片宁静,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剩下满屋子已经干涸的血迹,当然,人死后是会上天堂或下地狱的,前面的只是一些残忍的现实,跟我们要说的完全不搭边,毕竟,这只是一篇普通的天堂日常,那么,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哥哥,今天好像是除夕哦!”无一郎看着云层下灯火通明的城市兴奋地说。

“哦,那又怎样?你有功夫看还不如帮我砍柴,别找机会偷懒。”有一郎停下手上的动作,皱着眉头不满道

“哥哥~QAQ”

“闭嘴,我早就说过了,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能干的了什么?说了多少遍不让你去那个什么狗屁的鬼杀队,看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你说你什么时候能听听话,当初blablabla……”有一郎回想起自家弟弟在鬼杀队时的样子,语气越发不满


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有一郎在骂无一郎时总是会扯到鬼杀队上,顺便骂几句,要是以前的话,无一郎肯定会跟他吵上几句,但是现在……无一郎默默地听着哥哥的训话,勾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有哥哥的日子,真好啊……


“喂!你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察觉到弟弟的小表情,有一郎用手指戳着无一郎的头一脸嫌弃地问道,“快去劈柴!还有为什么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冷风……!我艹你什么时候来的?”有一郎转过头,正好对上蝴蝶忍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阿拉阿拉~看来有一郎君对我们鬼杀队有很大的怨言呢~”虽然蝴蝶忍在蝴蝶香奈惠的帮助下渐渐地能够真正露出笑容,但是鬼杀队员的护犊子的习惯,还是没变呢


“有一郎君不可以欺负无一郎呦,况且现在有一郎比无一郎矮,还比无一郎小而且战斗力也不如无一郎怎么能打得过呢?”该说真不愧是忍姐姐啊,字字戳人心窝,有一郎气的跳脚,却又不好拿蝴蝶忍怎样,只能自己憋着气,无一郎见状忙把全身颤抖捂着心脏的有一郎拉到身后,问到

“请问忍姐姐有什么事情吗?”蝴蝶忍瞥了一眼一边生气有一郎的,笑着摸了摸无一郎的头“还是无一郎听话,和某个151的小朋友不一样叫一个151的小孩子哥哥,也是难为你了”果不其然收获了一只炸毛的有一郎“你说谁151?劳资明明是152!”“哥哥!”蝴蝶忍捂着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闹剧,说“好啦,我这次来就是来传个信,主公大人,也就是现任上帝说想邀请所有鬼杀队员一起过年,可以带家属的哦~如果不想来也可以,他不强求”语毕,蝴蝶忍和无一郎同时看向有一郎

“我说啊,你们两个看我干嘛?”有一郎被这两人盯得没来由的慌张

“哥哥,我能去吗?”无一郎拽着有一郎的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所以说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是要给谁看的阿喂!有一郎默默在心里吐槽,嘴上却说“想去就去呗,谁管你啊,真是的…”

“太好了!谢谢哥哥”无一郎开心极了(祢豆子的撒娇法果然有用!那么接下来……),无一郎用更加可怜兮兮的眼神问“那哥哥能可不可以陪我一起……”话还没说完,无一郎就被打断了

“谁要跟你一起去啊!”有一郎一巴掌呼糊到无一郎脸上(相信我,他害羞了他害羞了他害羞了啊哈哈哈!),“哦……好吧。”无一郎低下头,似乎是察觉到无一郎语气中的失落,有一郎假装咳嗽一声说“去就去,谁怕谁啊,别一脸我死了的表情。”“说好了呦”蝴蝶忍嘱咐道“那么今晚10点,地点就定在主公家里,别忘记了”

“是!”无一郎回答道

――――――――――――――――

―――――――――――

――――――

产屋敷家很大,至少可以容纳历代鬼杀队的所有人,这次的聚会用有一郎的话来说,是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用无一郎的话可以说是别开生面,你见过拼酒的炼狱老大哥和猗窝座吗?你见过在童磨茶里放了满满一杯紫藤花和各种奇葩毒药的忍姐姐吗?你见过一杯倒的锖兔吗?你见过蹦迪的上帝吗?咳咳,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不管怎么说,这场晚宴可真是让人无fuck可说,以至于回到家,无有两兄弟的大脑中还回荡着那魔性的旋律,各自暗暗叹了口气,洗过澡后准备睡觉

“哥哥”无一郎叫住有一郎“你能给我一个晚安吻吗?”似乎是没有想到无一郎会提这么奇怪的请求,有一郎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就当是我的新年礼物,明明炭治郎都会给祢豆子的”无一郎越说越小声,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有一郎皱着眉,是自己这个哥哥不够称职吗,原来无一郎心里是这样想的啊,无一郎很羡慕别人的妹妹啊,我果然还是没尽到哥哥的责任……一只有一郎失去了梦想,久久没得到回应,无一郎的眼神暗了暗,随后笑着说“哥哥,我没事的,如果很为难的话就不用……?”话还没说完,有一郎就捧着无一郎的脸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快速别过红着的脸说“这样就行了吧……”完全没看到无一郎得意的笑容和暗暗举起的大拇指呢,真是可喜可贺“那么哥哥有什么愿望吗?”无一郎压下心中的小窃喜问道“没有哦,好了好了,现在该睡觉了,真是的都几点了还不睡明天你又赖床我就揍你”有一郎说到


…………………………嘘…………………………

听到一旁匀称的呼吸声,有一郎心知无一郎已经睡着了,他尽量不发出声音,缓缓坐起来,悄声说“你,就是我最好的新年礼物啊,无一郎”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一位年轻的母亲抚摸着她两个孩子的头,“那么现在,乖孩子们就该睡觉了哦,晚安,我亲爱的孩子”


至于后来无一郎有没有听到有一郎的深夜告白就不得而知啦,各位,虽然不止有点晚了,但是,新年快乐!!


陈建军

备忘录摸鱼!!!


没办法放大太痛苦了!!!!!

备忘录摸鱼!!!


没办法放大太痛苦了!!!!!

孤人眠.🌊

P1架空×N

P2架空下(最不像无一郎的)无一郎

191杀我千百遍我待鬼灭如初恋(....忍姐姐真的很难画!

P1架空×N

P2架空下(最不像无一郎的)无一郎

191杀我千百遍我待鬼灭如初恋(....忍姐姐真的很难画!

鬓云松

P1是自己的鬼灭设定,命名:左次卫何李,动作有参考(感觉衣服太有个性了,不像是鬼杀队制服)

P2是蝴蝶忍,动作有参考,希望各位大佬能给点意见

P1是自己的鬼灭设定,命名:左次卫何李,动作有参考(感觉衣服太有个性了,不像是鬼杀队制服)

P2是蝴蝶忍,动作有参考,希望各位大佬能给点意见

白樾寒水。
蝴蝶忍:“这身衣服可真是华丽,...

蝴蝶忍:“这身衣服可真是华丽,我生来还是第一次作这样的打扮。”

香奈惠:“我就说非常适合小忍嘛~太可爱了~”


花街pa怎么能不带忍姐姐玩!!!蝴蝶花魁了解一下吗?!?

我把式样改成了方便行(sha)动(gui)的款式(bushi

蝴蝶忍:“这身衣服可真是华丽,我生来还是第一次作这样的打扮。”

香奈惠:“我就说非常适合小忍嘛~太可爱了~”


花街pa怎么能不带忍姐姐玩!!!蝴蝶花魁了解一下吗?!?

我把式样改成了方便行(sha)动(gui)的款式(bushi

我若是风

小日常(三)

  早晨起来,你看到香奈惠在厨房准备早餐,系着围裙,久违的温馨的感觉,你觉得你不能白白住在别人家,于是去帮忙。 

  突然香奈惠来了那么一句:“说起来xx酱~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你满脑子问号。 

  “一直都没和你说声谢谢,那天要不是有你,我恐怕见不到小忍她们了。” 

  你还是很茫然,什么和什么啊。 

  香奈惠笑着夹起一块炒鸡蛋给你:“算了,要尝尝吗?” 

  你叼着鸡蛋,觉得这位老师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前一个月,那时候你路过一个小巷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揍趴了一个死变...

  早晨起来,你看到香奈惠在厨房准备早餐,系着围裙,久违的温馨的感觉,你觉得你不能白白住在别人家,于是去帮忙。 

  突然香奈惠来了那么一句:“说起来xx酱~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你满脑子问号。 

  “一直都没和你说声谢谢,那天要不是有你,我恐怕见不到小忍她们了。” 

  你还是很茫然,什么和什么啊。 

  香奈惠笑着夹起一块炒鸡蛋给你:“算了,要尝尝吗?” 

  你叼着鸡蛋,觉得这位老师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前一个月,那时候你路过一个小巷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揍趴了一个死变态,也因此你也进了警察局,虽然是正当防御,但是你拿着的木刀还是把人打骨折很严重。 

  香奈惠一直记得,有那么一个人,站在了她的面前,那件带着温度的外套,还有那副耳机。 

  “别哭了,难受的话就听听音乐。” 

  至于那个死变态,叫童磨,据说还是个邪教教主。 

  世界就是那么小,在同一个学校,而且你还是她的学生,但是很遗憾的是,你不记得她,就和你师父说的那样,很少有放在心上的东西。 

  什么也不知道的你,在蝶屋里度日如年,你觉得,只有你一个是正常人,其她人看着你的眼神总怪怪的。 

  忍打量这位十分有名气却不自知的后辈:“就是xx救了姐姐啊 ,桑岛慈悟郎先生的得意门生。” 

  “是啊,一直没有机会好好道谢,而且xx酱不记得有那么一回事了。”香奈惠扶额,叹了一口气。 

  忍双手搭在姐姐肩上:“就先这样吧,姐姐!” 

  “小忍……” 

  你不知道这对姐妹在说什么,在你眼里,忍诡异的盯了你好久,然后相拥一起姐妹情深,你觉得就是忍觉得你抢了姐姐关注,吃醋了。 

  欺负你没姐妹是吧! 

  你打电话给你的师父桑岛慈悟郎:“师父,你收徒吗?我想要个师妹,或者你确定在这之前我没有师姐么?” 

  你的师父觉得你可能太寂寞了,劝勉了你很久。 

  你挂了电话,沉思许久,又拨了电话。

  我妻善逸接到师姐电话后很开心,开心的冒小花花~ 

  但是…… 

  “啥?裙子???” 

  你的师弟不会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打电话过去要他穿女装。 

  

   

   

  

沐桔酱

失忆了。

内含忍/蜜璃/香奈乎

我真的很想写一个病气的忍姐姐。

——忍(你为鬼)

  “我说啊,小姐你既然是人,就别靠我这样的恶鬼这么近吧。”你微不可微地皱起了眉,但出于最基本的还尚存留于你的内心的那点基本礼仪,你面上是隐忍的笑容。

  你是个不吃人的鬼,不是你克制住了食人血肉本能,只是因为潜意识里的对害死自己的父母的村民们的憎恨与厌恶迁怒到了所有的人类身上。

  一睁眼就是傍晚了,起床气加上令你不舒服的紫藤花香味让你对眼前娇小的陌生人类女性的好感直线下降。

  “还有一点就是,我不太喜欢人类呢,你这么亲切地直呼...

内含忍/蜜璃/香奈乎

我真的很想写一个病气的忍姐姐。

——忍(你为鬼)

  “我说啊,小姐你既然是人,就别靠我这样的恶鬼这么近吧。”你微不可微地皱起了眉,但出于最基本的还尚存留于你的内心的那点基本礼仪,你面上是隐忍的笑容。

  你是个不吃人的鬼,不是你克制住了食人血肉本能,只是因为潜意识里的对害死自己的父母的村民们的憎恨与厌恶迁怒到了所有的人类身上。

  一睁眼就是傍晚了,起床气加上令你不舒服的紫藤花香味让你对眼前娇小的陌生人类女性的好感直线下降。

  “还有一点就是,我不太喜欢人类呢,你这么亲切地直呼我的名字,我可不记得我允许过哦?这让我觉得很……”恶心。

  你尽力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感,一个眼神也没留给“陌生的女性”就离开了这里。

  啊啊,好过分,好过分啊,蝴蝶忍颤抖着将手抚上了胸口。

  为什么要说出这种伤人心的话呢?就算是一直微笑的她,听到了自你口中或许是不经意间滑出的这句话,也会难过的呀。

  明明在不久前还信誓旦旦地说着要和自己永远在一起呢……

  一定搞错什么了吧。

   她明白了,那个恶鬼一定不是她的XX酱,XX酱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冷漠的眼神,说着同样冷酷无情的话语呢?XX酱应该是一只温柔的,总会担心自己的鬼。

  她现在应该做的是,应该做的是把那个模仿XX酱的冒牌货给解决掉。

  不要紧的,XX酱,我一定会找到真正的你的,蝴蝶忍勾起了一抹疯狂的笑容。

  请消失吧,伤人感情的冒牌货小姐。

【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蜜璃(都是人)

  蜜璃在结束杀鬼任务后回屋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脸茫然地跪坐在榻榻米上的你。

  一开始以为是你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她小心翼翼地靠近,轻轻后面抱住了你,满眼都是笑意地将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感受着身下人越来越快的呼吸与心跳声,用着如裹上糖霜般甜甜的声线:“XX酱,我回来啦。”

  “……”见你仍是沉默不语,蜜璃这才察觉到些许不对劲。

  “怎么了吗?”

  “那个……这位小姐。”

  “在!欸?怎么突然这么生疏……?”蜜璃显然是被吓到了,你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

  “请问您是谁,以及,这是哪里?”你眨巴着大眼睛,咽了咽口水,才吞吞吐吐地发问。

  从刚才醒来到现在你就因为对陌生环境对惶恐不安与基本的礼节,一直跪坐在原地等待着房屋的主人回来。

  谁知回来的人是一个发色特殊的漂亮姑娘,还对你的举动很是亲昵,又是搂搂抱抱又是直呼名字的,最要命的是这姑娘发育太好了,你的后背能感受到的汹涌澎湃并不是几层薄薄的布料便能阻挡的。虽然是同性,但向来害羞的你此刻脸已如火烧云一般爬满了红晕。

  “情情情情侣?还有这是蜜璃小姐的住所?!居然发展到同居了吗?”除了害羞你还表示完全不相信。

  蜜璃小姐可伤心了。

  然后这个姑娘不知道为什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哭唧唧地疯狂让你和她一起吃东西,你才勉强表示“会努力回忆的”。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我会想起来的我真的真的吃不下了】

——香奈乎(两个人)

  香奈乎在等一个人。

  明明平时每天都会过来的,今天怎么……香奈乎垂着眼眸,没有人能看清她眼底的情愫。

  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抛硬币决定是否主动去找你,可眼前又浮现出那张你在明媚阳光下笑得灿烂的脸,她一直都记得那天你牢牢紧握她的手,极认真地说着:“我希望香奈乎能遵循自己心里的声音,不受那么多规矩的束缚,随心所欲地活着。”

  “好。”她也笑着回应。

  “你你你刚才说了好对吧?!”然后之后无论你怎么去提这个话题她都只会用完美无瑕的微笑回应你而不发一言。

  香奈乎将硬币放进了口袋,急不可耐地走向你的住所。

  “您好,香奈乎大人,XX在里面。”你的同居室友早就听闻栗花落香奈乎与你的关系,身为闺蜜兼妈的她早就催促过你赶紧搬去蝶屋住并超大声地说“最好带个孩子回娘家”。

  不出所料她被打了,所以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觉得今天的你真的很奇怪,不仅像个傻子一样盯着自己还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恐惧脸问她她是谁。

  是失忆了……所以本来她想拉扯着你去蝶屋找忍小姐治治脑子检查一下顺便去看看未来的儿媳妇女婿香奈乎。

  没想到香奈乎就找上了门。

  “对了,今天XX特别奇怪,应该是失忆了,我想也许只有香奈乎大人才能唤起她的记忆。”闺蜜动了动不太灵光的聪慧的脑子,等香奈乎进去就锁上了门。

  你皱紧眉头看着进来的单马尾少女和那个疑似自己闺蜜的人锁门的迷惑行为。

  “你谁啊。”不会是个找事的吧?你同样不太灵光的脑子闪过一个念头,随即紧张地往后退。

  香奈乎的笑容僵了一秒钟不到便恢复了正常,她平静地做了自我介绍:“我是蝶屋敷的栗花落香奈乎,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既然这样,那就一切从零开始吧,香奈乎如是决定。

【为什么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了解我的喜好呢?能一起聊的共同话题真多,栗花落小姐真是个健谈的女孩子呢。】

  

戁皖神岳
果然没有我这个憨憨会更好看一点

果然没有我这个憨憨会更好看一点

果然没有我这个憨憨会更好看一点

戁皖神岳
啊终于画完了_(:з」∠)_第...


终于画完了_(:з」∠)_
第一次尝试仿动画
左边这个是玩鬼灭人设生成器的产物,因为设定说的是喜欢蝴蝶忍,于是就把忍姐姐也画上去了


终于画完了_(:з」∠)_
第一次尝试仿动画
左边这个是玩鬼灭人设生成器的产物,因为设定说的是喜欢蝴蝶忍,于是就把忍姐姐也画上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