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蝶盲

90.7万浏览    7100参与
云生

蝶盲【鹤绕青莲】

  见惯了风日晴和时山环水旋,茂林深竹处金额云匾,仆从三行的庙宇。看腻了雕梁画栋,紫檀架子的正房大院。城内姑娘们羡慕,公子们爱慕,这白衣仙鹤的娘子,无论是家境还是容貌,哪个不是顶级的好? 

  美智子从纱窗向外瞧了一瞧,城中街市之繁华,人烟之阜盛,自与别处不同。头一次独自出城游玩,她本想快去快回,好少让家里人担了心。但这江南莲塘又怎会轻易放她离去,如花美景牵着她的心,叫她提前下了马车徒步绕行荷塘。 

  “小娘子,买莲蓬吗?刚摘下的,可新鲜了。” 

  美智子被人叫住,她蹲下看了...

  见惯了风日晴和时山环水旋,茂林深竹处金额云匾,仆从三行的庙宇。看腻了雕梁画栋,紫檀架子的正房大院。城内姑娘们羡慕,公子们爱慕,这白衣仙鹤的娘子,无论是家境还是容貌,哪个不是顶级的好? 

  美智子从纱窗向外瞧了一瞧,城中街市之繁华,人烟之阜盛,自与别处不同。头一次独自出城游玩,她本想快去快回,好少让家里人担了心。但这江南莲塘又怎会轻易放她离去,如花美景牵着她的心,叫她提前下了马车徒步绕行荷塘。 

  “小娘子,买莲蓬吗?刚摘下的,可新鲜了。” 

  美智子被人叫住,她蹲下看了看框内的莲蓬。虽然家里也是买过莲蓬的,但到美智子眼前时都已是剥好了的,所以她也不知道哪种好哪种不好。看着卖莲的人也是憨厚老实样,她便打算买点尝尝鲜。 

  “娘子莫要信他!这厮就是看准你不会挑莲哄骗你的!”塘上一个撑着小舟的姑娘喊道。 

  “呲。”卖莲人悻悻地离开了。 

 那个姑娘将小舟撑到了岸边:“娘子若是要吃新鲜的莲子,直接找采莲的,我这正巧有一些,娘子可要?” 

  “啊?啊,要的。”美智子一摇折扇掩脸,偷偷打量起眼前人来。那姑娘生的温婉,有着江南女子皆有的韵味,似山泉打磨而出,一眼难注意,却是越看越觉得好看,让人挪不开眼,正如这江南风景,叫美智子晃了神。不知怎地,她就开了口:“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姓海,名唤伦娜,”海伦娜弯着腰挑着莲蓬,“娘子可是城东美智子?” 

  “正是。” 

  “早就听闻娘子眼力过人,那这满塘莲花,你可知最美的为哪朵?”海伦娜忽然神秘一笑,问道。 

  “这朵?”美智子随手一指。 

  “不是。” 

  “那朵呢?” 

  “也不是。” 

  美智子环视了莲塘一圈,选出自己最为喜欢的一朵:“这朵呢?” 

  “也不是。”海伦娜在舟上寻了个篮子,给美智子装好莲蓬。 

  “莫要再卖关子了,是哪朵?” 

 海伦娜变戏法般拿出一朵莲花递给美智子:“拿在娘子手里的,才会是最好的,只是这莲花,也比不上娘子的一笑。” 

  那莲花下面盛开着粉红色的,上面泛着白,花朵中间,几片花瓣托着未摘下的莲蓬,中间还露着几个花蕊。要说好看,那确实称得上满塘最娇,到了美智子手中,也只是更衬的她的动人。 

  美智子听了这话,羞红了脸,白羽折扇挡着半张粉红发烧的皮肤。她接过莲花:“姑娘称说笑了……”声音越来越小,以至后半句说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以后要吃莲子只管来寻我,这篮莲蓬的钱娘子下回来买时再给好了。”海伦娜将篮子放在美智子脚边,撑着舟又回到莲叶间了。 

  美智子看着脚边篮子里还带着水的莲蓬,脸又红了几分。与手背白嫩的皮肤相衬着,倒与手上的莲花有几分相似。 

  城东,一贵族院落中。 

  “娘子的莲蓬好新鲜呐,要奴才给您剥了吗?” 

  “嗯……”仆人问起时,美智子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花奴才给您养起来?” 

  “嗯……” 

  “对了,娘子明日想吃什么,奴才好让厨房准备。” 

  “最近……有些想吃莲子了。”

——————

素材来源,看图看这里@西伯利亚的星辰这个神仙的图太棒了但是我写的是什么东西。海伦娜很早就知道并且偷偷喜欢美智子(大概就是这样),忽然想吃莲蓬了,寒冬腊月的,想吧!

西伯利亚的星辰
盲仔衣服是私设,采莲女,配蝶蝶...

盲仔衣服是私设,采莲女,配蝶蝶的仙鹤(*σ´∀`)σ

是一个贵族小姐仙鹤逛荷塘偶遇平民姑娘采莲女的故事!

撩完就跑经验丰富的高手海伦娜和一朵花就能被撩的纯情美智子简直不要太好磕!

请问有哪位太太愿意写一下吗|˛˙꒳​˙)♡

盲仔衣服是私设,采莲女,配蝶蝶的仙鹤(*σ´∀`)σ

是一个贵族小姐仙鹤逛荷塘偶遇平民姑娘采莲女的故事!

撩完就跑经验丰富的高手海伦娜和一朵花就能被撩的纯情美智子简直不要太好磕!

请问有哪位太太愿意写一下吗|˛˙꒳​˙)♡

又要取名字了
占tap致歉啦 欢迎大家加入哦

占tap致歉啦

欢迎大家加入哦

占tap致歉啦

欢迎大家加入哦

中华田园龙虾

嗨嗨!
这里是一个十分轻松的群,并且群里团结友爱在节假日的时候甚至还会有一些活动哦。
在这的话可是不会有太多条条框框,呐,欢迎加入我们呀
占tag致歉

嗨嗨!
这里是一个十分轻松的群,并且群里团结友爱在节假日的时候甚至还会有一些活动哦。
在这的话可是不会有太多条条框框,呐,欢迎加入我们呀
占tag致歉

明炷天南

校园日记2⃣️0⃣️

日常沙雕校园paro微信体

这是我在飞机上写的校园日记最新章,保留在手机里的存货,还好保留下来了,回家app就炸了。不发出来感觉有点可惜,就发出来好了,正好凑个20章收个尾~


校园日记2⃣️0⃣️

日常沙雕校园paro微信体

这是我在飞机上写的校园日记最新章,保留在手机里的存货,还好保留下来了,回家app就炸了。不发出来感觉有点可惜,就发出来好了,正好凑个20章收个尾~


芷子汀

这边是芷子,初来乍到的萌新。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条漫。

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画得差不多了。。。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づ ●─● )づ

这边是芷子,初来乍到的萌新。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条漫。

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画得差不多了。。。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づ ●─● )づ

夜斩玄_璃落

今日记录ꈍ◡ꈍ

第一次玩救人位hhh「修机位玩家是我」

今日记录ꈍ◡ꈍ

第一次玩救人位hhh「修机位玩家是我」

梁深

是再见不是永别

主要是摄殓。

请避雷。

不懂的可以在评论问我嗯。


再一次从棺材中睁开眼睛时,伊索觉得熟悉又陌生。他死了,他很清楚这一点。

作为大家能存活于世的媒介逝去之后,大家都化作了飞灰。

伊索还没有为大家真正的入过殓。

他起身,活动了下久违的身体,口罩还在。

这里似乎是庄园?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呢?伊索有些疑惑。手腕上多出的银色铃铛又是什么东西?

伊索在庄园里逛了逛,大家的生活痕迹还依稀找的到,但是不是往日的庄园了。

在花园里,伊索发现了一丛黄玫瑰。

“我会种出世界上最美的黄玫瑰送给伊索的。”艾玛小姐这么说过,但终究是没有那一天。

“死”的那一天,伊索还清楚记得。奈布奔向杰克的不顾一...

主要是摄殓。

请避雷。

不懂的可以在评论问我嗯。


再一次从棺材中睁开眼睛时,伊索觉得熟悉又陌生。他死了,他很清楚这一点。

作为大家能存活于世的媒介逝去之后,大家都化作了飞灰。

伊索还没有为大家真正的入过殓。

他起身,活动了下久违的身体,口罩还在。

这里似乎是庄园?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呢?伊索有些疑惑。手腕上多出的银色铃铛又是什么东西?

伊索在庄园里逛了逛,大家的生活痕迹还依稀找的到,但是不是往日的庄园了。

在花园里,伊索发现了一丛黄玫瑰。

“我会种出世界上最美的黄玫瑰送给伊索的。”艾玛小姐这么说过,但终究是没有那一天。

“死”的那一天,伊索还清楚记得。奈布奔向杰克的不顾一切,诺顿死死的抱着卢基诺,裘克和威廉骂骂咧咧的吻,美智子和海伦娜的低泣……

都化作了飞灰。

可他最后一刻都没有能和约瑟夫先生说一句再见,或者永别。

“亡灵,汝为何出现在这里。”伊索被触手拎着衣领提了起来,“伊索·卡尔,已死之人。”

“是我们带他来的,”谢必安从伞下走出,“还请放开他。”

伊索被触手毫不留情的丢了下来,深渊凝视着谢必安,说“宿伞之魂,汝等在计划什么。”

“完成那位大人的遗愿罢了。”谢必安笑,“你的信徒,那位先知似乎在找你。”

伊莱?

伊索摸上自己的喉咙,他发不出声音。

“亡灵无法和现世对话,对于普通人类而言,汝不过一缕空气。”哈斯塔说。

“你的情况还不稳定,引魂铃可别丢了。”谢必安说。

伊索觉得有些落寞。

伊莱扶着墙,有些踉跄的走来,“吾主……吾主,庄园主让您过去一趟。”

“有什么事,等吾回去再说也不迟。”哈斯塔扶住他。

“伊索?”伊莱惊呼。

伊索明显的感受到了深渊的不悦和对他的敌意。但哈斯塔还是将伊莱带到了伊索面前。

一个人类居然能看见亡灵状态下的伊索,看来那位深渊之主为这位小先知的感情可真是深厚。谢必安这么想着。

“好久不见了,伊索。”

是啊。

“大家都死了,格秋也不在了……”

伊索这才发现伊索肩上的役鸟不在了,伊莱没有戴着眼罩,他的左眼已经失去往日的光彩。

“吾会永远陪着汝。”

“伊莱的荣幸,吾主。”

一口好狗粮。伊索承认,他很羡慕,要是他也能和约瑟夫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谢必安咳了一声,“我也有事去找现庄园主,旧日的主神,不妨一同前去。小入殓师,日落时我会来带你离开。”

哈斯塔说“伊莱,别让吾担心。”

便和谢必安一起离开了。

“发生了很多事呢。伊索,猜猜看这里的玫瑰花是谁栽的?”

这怎么猜……伊索歪了歪头。

“是约瑟夫。”伊莱摘下一朵,“吾主说寄魂于照相机的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受‘规则’的束缚。”

约瑟夫……只是名字,就足够他心动不已。身为法兰西的贵族的约瑟夫,那样耀眼的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不起眼又不讨喜的自己呢?

伊索其实有问过约瑟夫。

“Ma louloute,你不必因此烦恼。你就是你,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约瑟夫执起他的手亲吻,“我很是庆幸能遇见你。”

法国人的浪漫。

“偷摘别人的花可不是一件好事。”伊索征住了,这个声音……伊索有些迟疑的回头,竟真的是约瑟夫。

伊索艰难地走到约瑟夫面前。

我很想您……伊索抬头,双手抚上约瑟夫的脸。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约瑟夫面带愠色,径直走向了那丛黄玫瑰。

穿过了伊索的身体。

约瑟夫……先生?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约瑟夫看不到自己。

啊,自己只是个亡灵。

“非常抱歉,我看见她们就想起了伊索。”

约瑟夫瞟了他一眼,剪下几支玫瑰,说“是我的伊索。”

看着约瑟夫离开的背影,伊莱暗道“占有欲还是这么强烈。”

以前有一次被送上狂欢之椅,那把佩刀离伊莱的脖颈仅有几公分。

“离我的伊索远一点。”被这么警告过。

伊莱看向已经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伊索,一不开心就会这样,周围的空气好像都丧掉了。这些事情,估计伊索是不知道的。

“去看看吧,伊索。看看他没有你是怎么生活的。”伊莱说。

伊索颤了一下,默默地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看着伊莱。

“去吧。”伊莱摆了摆手。

伊索小跑着跟上约瑟夫,静静的走在他的后面。以前约瑟夫会放慢脚步,回头说“伊索,把手给我。”然后紧紧拉着他

伊索伸手去触碰约瑟夫。

假装拉的到好了。他这么想着。

约瑟夫抱着黄玫瑰回到房间,放好后,开启了镜像。伊索发现镜像里有很多个自己,甚至有他们欢爱时眼神迷离的自己。

伊索的脸如火烧一般,约瑟夫竟然还拍下了这种东西。

“伊索,我不记得这是玫瑰开的第几次了。当初我为什么没有一起死掉呢?”

非常抱歉,又留下了您一个人。

“London bridge falling down ”约瑟夫轻轻唱着,“My dear Carl.”

伊索有些意外,约瑟夫并不喜欢英文。

“这是你们英国的童谣,要是你能听到就好了,我学了很长时间。”约瑟夫说。

我听到了,约瑟夫先生。

走出镜像后,约瑟夫搬出画板,上面有一幅未完成的伊索。

“约瑟夫先生,您说您想要一些黄色的颜料。”有人敲门,“我给您带过来了。”

“您在画画吗?您画的是您的加入吗?”

约瑟夫说“嗯,我的爱人。”

画里伊索,捧着黄玫瑰,笑的很幸福。作画的人画的很是细致,每一根发丝都被生动的勾勒了出来。

“我向他求婚的那一天,他就是这样笑着。”约瑟夫说。

伊索记得。

那天伊索问“约瑟夫先生,如果可以,你愿意娶我吗?”

“我当然会的,亲爱的伊索。”

“那么,你愿意以你之名,冠上德拉索恩斯之姓吗?”约瑟夫单膝跪地,这么问道。

原来自己在约瑟夫的眼里,是这样的。

“他笑的可真美,他一定是个很开朗爱笑的人。”

约瑟夫垂眸,“嗯。”

约瑟夫不敢面对的一个事实,他对伊索的记忆似乎在消退。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带走了痛苦,带走了容貌,带走了对心爱之物的记忆。

约瑟夫为伊索手里的玫瑰添上颜色 ,伊索静静地站在他身边。

他感受到了约瑟夫的孤独。

“时辰到了。”谢必安的声音随着引魂铃而响起。

伊索往窗外看去,夕阳欲落。

伊索穿过画板,吻上约瑟夫的额头。

永别了,约瑟夫先生。

一阵风吹来,伊索便消散了。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穿来,约瑟夫额上青筋猛跳 ,是谁闯进了他的房间。

抬眼看见范无咎在捣鼓他的照相机。

“范无咎!”约瑟夫拔刀,“想打架吗?”

八爷取出照片甩给约瑟夫,“七哥说难得回来一趟,要给老朋友一点礼物。”

“还有若是先生待腻了庄园,不妨来我二人的家乡游玩。”范无咎抱拳,“我等要回去了,告辞。”

然后消失在了伞下。

照相机被乱动还被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约瑟夫相当不开心。

他看向手中的相片,即使范无咎拍照技术生涩拙劣,但约瑟夫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爱人。

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却丝毫不知。

“永别了,约瑟夫先生。”这个声音从约瑟夫的脑海里穿过。

“伊索?”


谢必安将伊索带到了一个目光所及皆是红色的花的地方

“这里是黄泉,应该算是东方的地狱。”谢必安说。

地狱吗?算了,他从来没想过上天堂。

谢必安把伊索带到忘川的桥边,“接下来你要自己过去了。”

伊索皱眉。

引魂铃的铃声响起,伊索便失去了意识,慢慢的朝桥上走去,接过孟婆递来的汤喝了下去。

然后跳进了往生井。

“想往这跳的魂魄可多着呢,你可别辜负了必安无咎的一番好意。”孟婆笑着。

“七哥,吾回来了……哎。”范无咎被打了一掌。

谢必安收回自己的手,“无礼,怎能不经人同意就动他人的东西。”

“太麻烦了。”范无咎吃痛,“东西都拿到了吗七哥。”

“嗯。”谢必安取出从新任庄园主那拿到的一些旧物,若是伊索看见,一定能认出奈布的护腕和玛尔塔的枪。

“接下来是谁比较好呢?”


我终于放假了。

我记得我原来构思的时候是个几百字的短篇来着,咋这么长了现在。

emmmm信息量有点大。

一个连作文都写不好的人怎么能写出他们美好的爱情。

渴望评论。

喜欢的话,给个小蓝心和小红手叭。







梦蝶不是受

你,是属于我的4(殓摄)

     那些急匆匆喊A的,我只能说你在想屁吃!


    话说,如果我写车,你们会关注我吗?

    老福特更新后蛮好用的(敲米米讲一句)


    好了,不讲废话了!病娇ABO,不喜勿喷!杠精出门右拐!欢迎捉虫!可以温柔点嘛?


 ―――正――文――开――始―――


    “啊!”约瑟夫挣扎着从墙角爬起,一旁的几个omega冷眼看着他。...


     那些急匆匆喊A的,我只能说你在想屁吃!


    话说,如果我写车,你们会关注我吗?

    老福特更新后蛮好用的(敲米米讲一句)


    好了,不讲废话了!病娇ABO,不喜勿喷!杠精出门右拐!欢迎捉虫!可以温柔点嘛?


 ―――正――文――开――始―――


    “啊!”约瑟夫挣扎着从墙角爬起,一旁的几个omega冷眼看着他。


     “就你?听说你纠缠这杰克哥哥好久了?还AO闺蜜,看你就是故意的,呵,不自量力。”她抛了个白眼,一脸不屑。


      “不是……”约瑟夫捂着胸口,小声反驳。


      “不是?呵,放屁!那你在杰克哥哥面前晃悠什么!你不是怕你家那点破事被别人知道?只要你少在杰克哥哥晃,我们保证不说~”


      “闭嘴!”约瑟夫突然站起,盯着那个带头的女omega。


      “你!你好嚣张啊!揍他!”


       等候已久的omega们一哄而上,约瑟夫只能无助的抱着头,任由他们揉捻。约瑟夫的校服撕破了,白皙的皮肤也青一块紫一块的,长长的头发乱蓬蓬的,脸上满是泪痕。


      不知多久,那个带头的omega停了下来,看着约瑟夫落魄的样子,拽起他的头发,对约瑟夫讲:“贱人,不是门禁时间快到了,今天我一定打的你走不了路 !走!”她站起身来,在他身上又踢了两脚后,转身离去。


      等太阳落下了一些,夕阳升起时,约瑟夫颤手扶着墙,坐了起来,抱着膝,哭了起来。


―――谢谢――观看――――――


  加油,噢力给!


    猜猜上方是个啥子!给个点赞推荐关注我就告诉你!


本期小问题:


约淑芬的破事是啥子?


A.小时候的爱恨情仇

B.父母的满地狗粮🐶

C.一些不懂事时做的傻事

D.悲惨的童年往事。


 其实在手稿里,这只有半篇,所以我不是不想大粗长, 是我懒得打字!(被打

      

    

祢三月

占tag致歉

第五人格出号

安官,邮箱登录

本人学业结业出号

金皮两个,杰克深渊二限定和邪派魅力

紫皮二十四个

红蝶紫孔雀,血扇

杰克白纹大触

厂长万圣节限定

爱哭鬼被遗忘的男孩

蜘蛛红枣馒头

野人弄臣

先知猎人

牛仔深渊三限定

佣兵深渊二限定,寄生,法老

盲女深渊二限定

前锋p5限定

园丁p5限定

医生往昔,采药人,炽天使,雨中人

冒险家龟先生,伊卡洛斯,发明家

空军演绎之星

祭司梦之使者

调香师猩红新娘

金挂一个,紫挂十四个


占tag致歉

第五人格出号

安官,邮箱登录

本人学业结业出号

金皮两个,杰克深渊二限定和邪派魅力

紫皮二十四个

红蝶紫孔雀,血扇

杰克白纹大触

厂长万圣节限定

爱哭鬼被遗忘的男孩

蜘蛛红枣馒头

野人弄臣

先知猎人

牛仔深渊三限定

佣兵深渊二限定,寄生,法老

盲女深渊二限定

前锋p5限定

园丁p5限定

医生往昔,采药人,炽天使,雨中人

冒险家龟先生,伊卡洛斯,发明家

空军演绎之星

祭司梦之使者

调香师猩红新娘

金挂一个,紫挂十四个




寻影之烟

【蝶盲】予你苍穹 26

       清淡的汤喝起来并不油腻。蔬菜的甘甜溶入汤中。此时放入一口土豆泥,咸味与汤里淡淡的甘甜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汤又综合了部分土豆泥,让它更加湿润,不会夺走口腔太多水分。再喝下一口蔬菜汤,滋润喉咙。接着再咬一口汉堡,如此反复。

       一边给海伦娜喂食,一边自己进餐的美智子倒是没觉得忙碌,反而很享受。海伦娜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是很可爱。鼓起腮帮咀嚼食物的样子,让她想放下食物去亲吻海伦娜。不过,美智子并不会这么做,那会让她失控的。...


       清淡的汤喝起来并不油腻。蔬菜的甘甜溶入汤中。此时放入一口土豆泥,咸味与汤里淡淡的甘甜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汤又综合了部分土豆泥,让它更加湿润,不会夺走口腔太多水分。再喝下一口蔬菜汤,滋润喉咙。接着再咬一口汉堡,如此反复。

       一边给海伦娜喂食,一边自己进餐的美智子倒是没觉得忙碌,反而很享受。海伦娜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是很可爱。鼓起腮帮咀嚼食物的样子,让她想放下食物去亲吻海伦娜。不过,美智子并不会这么做,那会让她失控的。

       只是简单的喂食,并擦拭海伦娜嘴角残留的食物,就足以让美智子满足了。

       微笑着看着海伦娜,她心爱的孩子。美智子其实是个贪心的人,却很容易满足。所爱之人亦爱她,就已经足够了。何况,这个人还在自己身边,她足够幸福了。伸手摸了摸海伦娜的头:“吃慢些,不要着急,不然等下会不舒服。”海伦娜笑了笑,握着手中的半个汉堡:“嘿嘿,很好吃,不自觉就……”加快了进餐速度什么的,也是正常的。美智子揉了揉海伦娜的头发:“我知道。”勾起手指,指侧刮了一下海伦娜的鼻梁。看着海伦娜假意要咬她的样子,心里一阵欢喜。

       嬉笑着收拾好餐具,清洗干净双手,将海伦娜抱到床上,轻吻她的额头:“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把餐具送下去。”海伦娜蹭了蹭她的脸颊,应了一声便放开环住美智子的手臂:“好~”

       不过是端着餐具下楼而已,美智子竟然开始哼着小调一路快速地踱到一楼。将手里的餐具交给老板娘,再一路优雅地缓缓踱回二楼。其实,走到一半,过了楼梯转角看不到老板娘的时候,美智子是加快了脚步小跑着回去的。

       “咔”门被从里面锁住的声音。窗帘被拉上。接着,海伦娜再次被压在床上,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海伦娜微笑着摸着美智子的脸颊:“你回来了。”美智子则蹭了蹭她的脸颊,侧身将海伦娜抱在怀里:“嗯,要睡一会儿嘛?”差不多是海伦娜午睡的时间了。

       怀里的孩子左手臂揽着她的腰,将脸颊埋在她胸口处,听着她的心跳:“还不困。”接着又咯咯笑了起来。美智子对她这莫名其妙的笑表示疑惑,勾起海伦娜的下巴:“在笑什么?这么开心?”海伦娜握住美智子的手,笑得更加厉害。

       “明明有两张床铺,你还是会跟我挤在一起呢~”海伦娜止了笑,说到。美智子张了张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随即又勾出一个笑容:“嗯,是这样呢。难得两张床,可以好好放松一下。那我去旁边的床休息好了~”说罢,作势要起身。她可是等着看海伦娜的反应呢。海伦娜眨了眨眼,她当然知道美智子的坏心眼儿,仍是窝在那一动不动。既不同意,也不否定。

小流氓也想写文
占tag致歉 希望大家一起来群...

占tag致歉

希望大家一起来群里玩啊

占tag致歉

希望大家一起来群里玩啊

九君卿

嗷呜~

哇咔咔~蠢作者放假啦!!

今天开始接受点梗~

可以私信发我,可以评论,我随机选出来写,每天一个[大概?]

如果没有人理我就当我没有发emmm

目前只写杰佣,摄殓,黄占,裘前,蝶盲

占tag致歉。

哇咔咔~蠢作者放假啦!!

今天开始接受点梗~

可以私信发我,可以评论,我随机选出来写,每天一个[大概?]

如果没有人理我就当我没有发emmm

目前只写杰佣,摄殓,黄占,裘前,蝶盲

占tag致歉。

风雨成烟.

#占tag致歉。挂几天我删。

#群宣。

第五人格公寓pa。不多说康图。

有意者速速前来!!!

审核真的不严,接触过语c的宝贝们都能过——主要功能滤白。

群里的寡寡们欢迎各位到来orz。

#占tag致歉。挂几天我删。

#群宣。

第五人格公寓pa。不多说康图。

有意者速速前来!!!

审核真的不严,接触过语c的宝贝们都能过——主要功能滤白。

群里的寡寡们欢迎各位到来orz。

白月

蝶盲 温暖(微甜)

ooc 归我,糖归她们

如果有人疯狂催更我就继续

不喜欢或雷的左上谢谢,勿喷

没问题的话(づ ̄ ³ ̄)づ

其实是为了我的学妹而写的啦

私设  大学舞蹈系新老师X文学系资优生


“海伦娜,对不起,我没办法陪妳走回家了……”

“啊、没关系的。是说,艾米丽学姊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艾玛和丽莎……她们又打架了,听说对面不少人骨折。”艾米丽叹气,“明天我再陪妳吧。”

“好的。”

收拾好书包,盲杖轻敲,海伦娜小心地一步步走出大楼,来到外面

——音乐?

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在声音的领导下,她来到了一栋崭新校舍的地下室

上头,...

ooc 归我,糖归她们

如果有人疯狂催更我就继续

不喜欢或雷的左上谢谢,勿喷

没问题的话(づ ̄ ³ ̄)づ

其实是为了我的学妹而写的啦

私设  大学舞蹈系新老师X文学系资优生



“海伦娜,对不起,我没办法陪妳走回家了……”

“啊、没关系的。是说,艾米丽学姊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艾玛和丽莎……她们又打架了,听说对面不少人骨折。”艾米丽叹气,“明天我再陪妳吧。”

“好的。”

收拾好书包,盲杖轻敲,海伦娜小心地一步步走出大楼,来到外面

——音乐?

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在声音的领导下,她来到了一栋崭新校舍的地下室

上头,挂着写有“舞蹈教室”的牌子

(门没有锁……)

好奇地推门而入,音乐声戛然停止

“妳是……?”

(听起来是一名女性……刚刚的声音,是钢琴?)

“我叫海伦娜•亚当斯,文学系三年级生……很抱歉擅自跑了过来。”

“我是美智子,舞蹈系新任老师。我只是很意外,居然有其他人过来而已。”

女子看着对方微笑。她早就听过海伦娜这位盲人资优生了,也对她很有兴趣,不过没有想到她居然自己过来了呢

“原来是老师啊……刚刚的音乐,是美智子在弹钢琴吗?”

“嗯,毕竟舞蹈教室有钢琴可以伴奏,我就过来了。要跳出好的舞,就得融入意境之中。”

“是这样啊。”

手撑着头看向女孩,美智子想了想,开口:“不嫌弃的话,每天都可以过来听喔。”

“啊、可以吗?”

“当然。”

————————————————————————

“海伦娜酱,不介意的话可以陪我逛街吗?”

一曲弹毕,美智子询问

“当然可以。不过美智子老师是要买什么吗?”

“说过了不用加老师两个字啦……还有,要买什么是我的秘密喔~”

美智子露出了恶作剧一般的笑容,可惜对方看不见

背起书包,师生二人踏出大楼,离开校园

为了海伦娜的安全着想,美智子牵着她的手。夕阳余晖将二人的身影拉得细长但相连处却紧密的重合在了一起

(好温暖……要是能一直沉溺在这份温暖里就好了……)

“——呐,海伦娜酱。”

把一支小小的植株凑在她的鼻尖,后者伸手接过,仔细摸了摸,“薰衣草?”

“答对了,送给妳吧~刚好伍兹同学在前面,可以问问她花语是什么喔。”

“这、这样好吗……”

“没事,去吧。”

“……海伦娜?”

注意到对方的艾玛问,背上是熟睡的艾米丽,“妳来陪美智子老师的吗?”

“是啊……艾米丽怎么了?”

“她啊,喝醉了,我要送她回她的家。真是的,酒量差还硬要喝……”艾玛咕哝,语气却是满满的宠溺

“对了,我是要来问薰衣草的花语的。”避免被喂狗粮的海伦娜道,举起手中的植株

“谁送妳的?”

“美智子……老师。”

和她身后的女子对上视线,艾玛露出了微笑,在她的耳边低语:

“薰衣草的花语是——”

等     待    爱    情

谢九💛

借tag致歉

群宣。是养老语c,不严不严日常ooc不带套,偏向水聊,但是对戏只要你开头我们就有故事(biu)

来几个人叭最近群里比较冷

顺手放出自己画的思明宝贝和刺客大哥还有弹簧弟弟来勾引(bushi)几个小可爱来。

进群口号:日全群便无忧(画重点)

来玩鸭~

借tag致歉

群宣。是养老语c,不严不严日常ooc不带套,偏向水聊,但是对戏只要你开头我们就有故事(biu)

来几个人叭最近群里比较冷

顺手放出自己画的思明宝贝和刺客大哥还有弹簧弟弟来勾引(bushi)几个小可爱来。

进群口号:日全群便无忧(画重点)

来玩鸭~

吧啦吧啦

舞扇与盲杖 04

4. 茶和咖啡

“叮啷” 门前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

“海伦娜又来温习啦?下午好” 一推开玻璃门就能闻到空气中散发淡淡的奶油香和咖啡香,还伴随着女店员亲切的问候,让人心情大好。

“午安,黛米小姐” 海伦娜也作以回应。

她和黛米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她经常来黛米这儿温习,久而久之两者自然熟了。这间“青巷”是黛米和她哥哥的得意之作,咖啡厅和酒吧的混合体。

“喝什么?老样子吗?” 黛米用围裙擦了擦手,从吧台拿过一个杯子。

“就你懂我”  海伦娜调皮地眨眨眼,笑着坐在窗边常年不变的位置。

终于能放下手中沉沉的一沓资料了。海伦娜往背椅一靠,脑中运转的单词诗句也在顷刻间停止思考。

是...

4. 茶和咖啡

“叮啷” 门前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

“海伦娜又来温习啦?下午好” 一推开玻璃门就能闻到空气中散发淡淡的奶油香和咖啡香,还伴随着女店员亲切的问候,让人心情大好。

“午安,黛米小姐” 海伦娜也作以回应。

她和黛米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她经常来黛米这儿温习,久而久之两者自然熟了。这间“青巷”是黛米和她哥哥的得意之作,咖啡厅和酒吧的混合体。

“喝什么?老样子吗?” 黛米用围裙擦了擦手,从吧台拿过一个杯子。

“就你懂我”  海伦娜调皮地眨眨眼,笑着坐在窗边常年不变的位置。

终于能放下手中沉沉的一沓资料了。海伦娜往背椅一靠,脑中运转的单词诗句也在顷刻间停止思考。

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店内似乎没多少人,只有悠扬的钢琴曲和时不时传来轻微的交谈声。

阳光透过玻璃照入室内,海伦娜被染上淡淡的薄光,暖暖的。

“拿铁来咯,放你右手边” 黛米细心将杯子把手对准海伦娜,方便她拿取。

“谢啦,还是你家咖啡最香” 海伦娜深吸一口气,果然这浓郁的咖啡香令她欲罢不能。

“我真想试试你调的酒味道如何” 海伦娜抿着咖啡,醇香在口齿间蔓延开,让人忍不住继续喝下去。

“酒的味道?” 黛米思索一会儿,嘴角漾起一抹坏笑

“Hot and spicy~”

黛米恶作剧般在海伦娜耳边呼出热腾腾的气。

“!!!”

于是,毫无防备的海伦娜再次被吓了一跳,耳垂涨的通红,整张脸热腾腾的像团火在烧。

黛米弹了个响指,“看你的样子差不多快醉了,还有小家伙,未成年...”

“不准饮酒” 黛米话音还未落,海伦娜便替她接了下一句。这个黛米,明明年纪轻轻,结果比谁都还唠叨,单是这一句都已经听她从初中念叨到高中了。

“叮啷——”风铃又响,打断海伦娜和黛米之间的对话。

“噢,稀客” 黛米语气中带着些许惊讶

  “我先失陪啦,enjoy ”  打了声招呼后,便转身走向吧台。

空气瞬间变得宁静,陪伴在旁的只有一叠厚厚的散文集。她翻开,接着“读”起来,思绪却被空气里依然缠绕的咖啡香拖回上周的雨夜。

虽然那只是即溶粉化学的味道,比不上纯正的咖啡豆,但她对递来咖啡的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那个很特别的日本人。

“...今晚你会来吗?”

“会,我就在这儿等,当红头牌的舞肯定要亲眼看看”

“头牌红蝶,穿着红色舞衣,跳舞的时候就如蝴蝶一样”

“她这支舞机会难得,毕竟你懂的,名气大了自然要摆些架子。”

“嗯?这年头艺妓还摆架子?”

“据说想看她一支舞,还得天时地利人和。像我上次,人都到了,结果后台说一句她不跳了,你说说这不叫架子叫什么”

“希望今晚能一饱眼福吧,她的身子可是极品......”

后座,两个男人的谈话被海伦娜听进耳里,一句都离不开女人的身子。

“红蝶?” 她很有名,海伦娜也听说过两三回,只是身份是舞者,而不是...艺妓。

“嗨,海伦娜”  熟悉的声音响起,海伦娜立刻就想起来了,是她!雨夜的那个女人!

“是你!好巧” 海伦娜惊喜叫道,依旧是熟悉的那抹白。

“你懂我的名字?” 

“对啊,那天无意间听到后就牢牢记住了” 美智子在海伦娜对面坐了下来,看着那双毫无生气的眸子和书上星星点点的盲文。

“那...请问你叫什么?” 控制不住难掩的好奇心,这句话终究脱口而出。

“我?我叫美智子”

美智子心底划过一丝异样,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孩子态度这么不一样?换作平时,她只会告诉那些对自己名字感兴趣的人说 “叫我红蝶就好”。

“美智子...很好听的名字!” 海伦娜点头称赞

“贱.女人!”

”扫把星!”

“你除了靠身子赚钱还能干嘛?”

“没有我你等着被人骑.吧”

又来了。摁着嗡嗡作响的脑袋,美智子闭上眼试图将脑中扰人的幻听压下。

幸好,眼前人看不到自己痛苦的模样,不然肯定很奇怪。

“你的红茶” 黛米端上红茶,心中暗暗讶异。海伦娜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跟红蝶攀上关系的人。

“你们认识吗?”

“说来话长了,不过也才认识不久而已” 海伦娜眼里浮上笑意,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当时的自己傻傻的很可笑。

“两位慢用,我现在超忙” 黛米回头看见吧台前排队的客人,匆忙道别。

“来咖啡馆不喝咖啡吗?”海伦娜合上书,托腮凝视眼前朦胧的景象。

“我喝不了咖啡的 ”美智子答  “喝了会心悸” 她补充道。

“这样啊...”

等等

这样的话,那上次的咖啡?

海伦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所以上次在巴士站你很早就看到我了?”

美智子眼中尽是赞许 “你好聪明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喝咖啡?” 海伦娜疑惑,只要心中有疑问,她就要一究到底。

“因为我很常看见你呀” 美智子呵呵一笑  “每次我来的时候窗边都会有个认真读书的女孩,所以那天看到你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海伦娜嘴巴微张,木木的点了点头。原来被注意这么久了自己还浑然不知。

“既然我们这么有缘,换个联络方式吧” 海伦娜提议,随后慌乱翻出手机,准备输入号码。

“好啊,手机号是......”

“....093...好了!” 海伦娜熟练的打出一长串号码,将美智子置顶在第二位。

“有空打电话丫” 美智子笑着,无意间瞟过一眼时钟。徬晚五点半,自己该准备准备了。

“现在五点半咯,我该走了,别再忘了时间啊” 美智子喝完杯里的红茶,起身向海伦娜道别。

“慢走!”她轻轻挥手,目送那抹白踏步离开。

可她不知道,那抹纯洁的白其实就是人们口中妖艳的红。

又要取名字了
先占tap致歉 披皮水聊哦~...

先占tap致歉

披皮水聊哦~

欢迎大家加入哦

群主(月相)在线找cp

hhh


先占tap致歉

披皮水聊哦~

欢迎大家加入哦

群主(月相)在线找cp

hhh


木家阿橼

宣群,占tag致歉

招人,披皮水聊群,并不是正经语c

P1公告,P2许愿墙,P3加群二维码

宣群,占tag致歉

招人,披皮水聊群,并不是正经语c

P1公告,P2许愿墙,P3加群二维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