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蝶空

20.7万浏览    1010参与
Kore Chen

二记脑洞(占tag致歉)

依旧还是爱上了一首歌引发的……

歌名叫《Cradle》,大家有空可以听一听,有点致郁就是(?)

因为歌词内容和封面都跟或有关,歌词的意象也偏暗黑风一点,所以就想到了空军(?)

是的没错是玛尔塔小姐(虽然真名是什么谁都不懂现在但是暂且先这么叫)

然后感觉红蝶跟火一样红(?什么神奇比喻?)

还有红蝶的十三娘的故事有点偏阴郁一点感觉有事藏着(?这好像是真的)

又加上最近看蝶空比较多,所以就想到了(?更离谱了)

哦天哪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hs废料……

当然不会写车。

明天是什么日子也不想想。

公祭日写车?

我不要命?

是的我不要。

不我还是要命的。

反正偏暗黑一点就对了。...

依旧还是爱上了一首歌引发的……

歌名叫《Cradle》,大家有空可以听一听,有点致郁就是(?)

因为歌词内容和封面都跟或有关,歌词的意象也偏暗黑风一点,所以就想到了空军(?)

是的没错是玛尔塔小姐(虽然真名是什么谁都不懂现在但是暂且先这么叫)

然后感觉红蝶跟火一样红(?什么神奇比喻?)

还有红蝶的十三娘的故事有点偏阴郁一点感觉有事藏着(?这好像是真的)

又加上最近看蝶空比较多,所以就想到了(?更离谱了)

哦天哪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hs废料……

当然不会写车。

明天是什么日子也不想想。

公祭日写车?

我不要命?

是的我不要。

不我还是要命的。

反正偏暗黑一点就对了。

故事大概是空军和红蝶一见钟情然后相处过程中红蝶发现了什么但是不说然后空军有次突然爆发红蝶疏导出了事情空军抖底结果发现红蝶更狠然后两人黑吃黑(?凌乱不堪)

也许吧就这样了反正脑嗨无底线具体到时候再说(放弃挣扎)

把歌词放一下。



霍缃正气水
蝶空蝶# Day41,生日。...

蝶空蝶#

Day41,生日。

“哈哈,你希望我变成什么人呢?”

“只要你喜欢,那都无所谓的,我亲爱的玛尔塔。”

蝶空蝶#

Day41,生日。

“哈哈,你希望我变成什么人呢?”

“只要你喜欢,那都无所谓的,我亲爱的玛尔塔。”

霍缃正气水

如果说玛尔塔是在演戏

那么她喜欢美智子就是给自己加了点戏

她可以成为任何人

那当美智子老婆也不是不行

如果她是个二五仔

哦豁巧了美智子也是庄园主那边的

玛尔塔是虚假的存在

巧了美智子也是虚假的存在


来吧官方你是让我玩黑吃黑,黑吃白,白吃黑还是白吃白,我能放下蝶空算我输算我输

【顶着已经被打紫的脸拍桌】

如果说玛尔塔是在演戏

那么她喜欢美智子就是给自己加了点戏

她可以成为任何人

那当美智子老婆也不是不行

如果她是个二五仔

哦豁巧了美智子也是庄园主那边的

玛尔塔是虚假的存在

巧了美智子也是虚假的存在


来吧官方你是让我玩黑吃黑,黑吃白,白吃黑还是白吃白,我能放下蝶空算我输算我输

【顶着已经被打紫的脸拍桌】

霍缃正气水

蝶空蝶#

“或许你并不是玛尔塔,但是我的确是喜欢的。”

只要我下手够快打脸就追不上我

玛尔塔生日快乐呀

蝶空蝶#

“或许你并不是玛尔塔,但是我的确是喜欢的。”

只要我下手够快打脸就追不上我

玛尔塔生日快乐呀

闫氏静

算是玛尔塔生贺图,私设兽化玛尔塔(小羊人?)和魅魔红蝶两个人一起逛街😎给我甜!!

算是玛尔塔生贺图,私设兽化玛尔塔(小羊人?)和魅魔红蝶两个人一起逛街😎给我甜!!

木林森

蝶空蝶练笔(一)

蝶空蝶

全是ooc

作者不会写文


   她们的生活总是那样,平淡无奇,却又能从中找到些许乐趣似的。

   平静的小镇,没有什么多余的人口,每日都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即便是这样。

   也能感到幸福吧。


   当有着漂亮羽尾的叫不出名字的鸟从窗边飞过,可能会掉落一片羽毛,皮毛流露出油亮色彩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光,便到了春天。

   生命,花朵,工作节奏不知为何也会变得缓慢下来。...


蝶空蝶

全是ooc

作者不会写文





   她们的生活总是那样,平淡无奇,却又能从中找到些许乐趣似的。

   平静的小镇,没有什么多余的人口,每日都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即便是这样。

   也能感到幸福吧。

 

   当有着漂亮羽尾的叫不出名字的鸟从窗边飞过,可能会掉落一片羽毛,皮毛流露出油亮色彩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光,便到了春天。

   生命,花朵,工作节奏不知为何也会变得缓慢下来。

   人们会出去,这便使这里的人变得稀少,却不会寂寥。

   花店老板站在门口,在台阶上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抬头看着下着蒙蒙细雨的天空。

   枯枝冒出细芽,孩子们有时候会拿着风筝匆匆从路边跑过,踩过路旁的水洼,溅起水花,打湿了自己的裤腿。

   “抱歉美智子,我来晚了。”小跑着来到咖啡店门口的女子也只是提着包,对着面前正在木椅上坐着仰头看天的女子略带歉意的笑道。

   咖啡厅中的温逸透过门缝钻出,携着咖啡豆的气息。

   “嗯?”木椅上的女子回过神,偏着头,随后便抬起头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很轻,却有着温度。

   “玛尔塔很忙,我知道的。”美智子站起身,牵起玛尔塔的手,然后向前走去。

   小雨,两人都没有带伞,却也没有一个人着急,就那么顺着人行道走着,看着周围被少年们涂成暖色的墙壁,微微低着头。

   两人在这里相识,在这里生活。

   “哈~”玛尔塔反握住美智子的手微微哈气,看着自己身上的外套逐渐变成深色。

   这样的天气,在春天也不算罕见。

——————

 

   两人是住在一起的,在别人眼里也就是因为离家太远省钱的同居而已。

   那是一套不错的房子,三室一厅,多余的那间房子里面放满了美智子所喜欢的奇奇怪怪的家乡玩意。

    房子里有些暗淡,玛尔塔俯下身将脱好的鞋提上鞋架,赤脚踩在了木地板上,“身上都湿了啊……”走到窗台前拉开了早上忘记拉开的厚实窗帘。

   地板是冰冷的,窗台上的植株叶上还有着雨滴,玛尔塔将右手手掌附在推拉门上,却感到腰间的温度。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偏过头去,轻轻蹭了蹭美智子的脸,她清楚的知道,“先去洗澡吧。”

   美智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玛尔塔身上,轻轻在玛尔塔的颈处吐着气,带着温热。

   “乖。”玛尔塔用冰凉的右掌扶上美智子的脸颊推了推,随后就是美智子略带嗔怪的眼神。

   玛尔塔走了两步,拍了拍搂着自己腰的美智子的手,不动了。

   墙上的挂钟机械的移动着,发出细微的声音。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已经没有什么欢笑声,往日孩子们的欢笑,被雨所织成的荧幕掩住,她们的身边只有对方,仅此而已。

   “好吧。”美智子主动松开了手,同样是赤脚,朝浴室走去,“那我去放水,你快点吧。”

   玛尔塔感觉着美智子温暖的流逝,也便是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脚。

   “胡子先生?”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这么叫了一声,却没有回应。

   最后将目光放在电视机旁的猫爬架上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它又去哪里追蝴蝶了。”

   将推拉门拉开了一条缝,感受着风的侵入,便也只是脱下自己的半干的外套,向浴室走去。

   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两人为情侣。

   却在这种社会生活。

——————

 

   浴室中有着水冲击着瓷砖的响声和氤氲的雾气,玛尔塔闭上眼睛感受着水对自己身体的冲刷,温热的,让身体不由地放松下来。

   “呼哈……”美智子在一旁的浴缸里泡着澡,乌黑的头发浮在水上,挡住了大片光景,虽然玛尔塔也不可能刻意的去看就是了。

   将全湿的头发盘起来用毛巾裹上,玛尔塔站在浴室中地板还未湿的小片地方拿过她的睡衣披上后开始扣扣子。

   “今天就这么简单的冲一下吗?”美智子将脸转过,一脸的享受与慵懒,在确定过玛尔塔轻微的点头后便沉了下去,水面上只露出了头,“那我再泡一会就出去。”双眼迷离的眨着,又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

   “地要拖干净。”玛尔塔本能的提示着,这也是几年来她与美智子同居得到的结论。

   看似美智子是一个稳重温柔的人,但在有些时候真的是很小孩子气。

   倒不如说美智子确实比她小。

   玛尔塔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忆起这种事情。

   当初拿着个破旧的手提箱,就那么在十字路口处埋着头蹲着,不仔细想想还真的会以为是叛逆期离家出走的大小姐一样。

   玛尔塔用吹风机吹着自己微卷的头发,想起了她与美智子刚见面的时候。

   还好去打了个招呼。

   真是幸运。

——————

 

   搞不懂,真是搞不懂啊。

   美智子瘫在浴缸里将自己的腿抬出水面,感到冷后又放回,感受着现在浴室里独有的宁静,感受着热气的流逝。

   只有在玛尔塔身边才能获得一丝心灵上的轻松,美智子不止一次这么觉得,但让身体放松还是很重要的啊。

   美智子捻起自己浮在水上的一缕头发轻轻搓着,看着水中的涟漪,沉默了。

   “还是快点出去比较好。”听着门后吹风机不再响的声音,做了大决定,从浴缸中站起的一瞬间又缩回水中。

   “好冷……”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后再次慢慢起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叹了一口气后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之前再温热的水现在也变冷了啊,美智子看着浴缸中泛着涟漪的水,眯起眼睛。

   该享受的时候享受一下也无妨吧。

   一把抓过旁边搭着的浴巾将自己包裹了个严实,美智子感受着头发滴下水的冰冷,甩了甩头发。

   “拖地啊……”美智子看着地板的水,犯了愁。

   “好麻烦啊……”

   并不是不会,只是不太想干而已。

   但之前玛尔塔那么认真的提示了,那还是要好好完成才是啊。

   美智子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打开了排气扇。

   先把睡衣穿上再说吧。

——————

 

   春天到来时必定会下的小雨,温度也十分的适宜,虽有些冰凉,但在被窝里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有着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爱人,这是无数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玛尔塔实在是太困了,在把头发吹好的没几分钟便直接上了床,甚至忘记将窗帘拉上了。

   雨落在地面上的声响,和吹风机的声音混在一起,让玛尔塔一时无法休息,而吹风机的声音却突然停止了,只留下雨的细微声响。

   “唔……”玛尔塔翻了个身,将手臂从被窝中拿出,却在几秒之后被什么人握住了。

   随后那人便钻进了她的被窝,还将她往一旁推了推。

   皱眉,在感受到那人身体的温度后却还是往一旁挪了挪。

   那人拨开她脖颈后的碎发,靠了上来。

   “你好冷。”玛尔塔说完这话后便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随后便是平稳的吐息声。

   美智子的体温确实比正常人的要低上一些,所以在这种时候她才不想一个人睡觉,至少玛尔塔很暖和,美智子这么想着躺在了床上。

   不知何时养成了她在身旁才能睡着的习惯,玛尔塔在沉入梦中的最后一刻想着,然后再次翻了个身将额头贴在了美智子的唇上。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习惯……

   却怎么也无法改变了。

 

   雨,一滴一滴的砸在窗户上,有着微亮的月光透过没有完全拉实的窗帘透出。

   还为夜晚。

   而玛尔塔却慢慢起身坐在床上抹了抹眼睛随后打了个哈欠。

   美智子的手放在她的腰间。

   “自然醒啊……”玛尔塔坐了几秒之后将美智子的手从自己腹部拿下,将被子重新给她盖好后站起身走向客厅。

   嗓子好干。

   半杯水下去后果然舒服了很多,而这时玛尔塔却也无法睡着了。

   看到了什么东西。

   “早上好,胡子先生。”走到猫爬架旁一把抱起猫深深的吸了一口后将它放在地上拍了拍它的背,“以后别乱跑了。”

   胡子先生是湿漉漉的,不过玛尔塔倒也不介意这种事情,一定是去哪里玩去了。

   等到回到卧室时却发现美智子也醒了过来,带着迷离的眼神。

   “玛尔塔……?”美智子这么叫到。

   “怎么了?”玛尔塔柔声应着,重新钻回被窝,却让美智子推了一下她。

   

   “你好冷,”美智子说着,几秒后才重新环住她的腰蹭了蹭,闭上眼睛叙述到,“我梦到了黑色的雪,其他的所的一切和现在无异,但那是一个与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嗯。”玛尔塔也只是应着,然后摸着她的头,将她额前的发丝捋到一边,就像抚摸一只猫一样。

   “那里的人不会在意,若当我在大街上说我要和你交往,他们会颔首同意,若当我在大街上大叫我要和你结婚,他们会为我们鼓掌……”

   可能美智子也觉得那是一场梦吧,她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下去,叹息着。

   “可我的感觉却很真实,哪怕我看到黑色的雪从潜意识里认为那是不可能的。”

   美智子说着。

   玛尔塔仰起头,先是沉默,然后便是一声浅笑。

   “就算被认可又能如何,”她俯下身子,亲吻着美智子的唇 ,眉眼带笑,随后抬起脸,发丝垂到了美智子的脸上,弄得她痒痒的,“我们的生活并不会因此改变,对吗?”

   美智子先是恍惚,然后也笑了起来,柔柔的,和以往并不相同。

   “需要再睡一会吗?”玛尔塔这么问着,轻拍着美智子的背部。

   点了点头。

   玛尔塔钻回了被窝,看着窗台上的绿色植株的叶子随着被窗户放进的风而微微摇晃着的时候眯起了眼睛。

   一切都不会改变,无论她们在什么地方。

   胡子先生轻喵一声走了进来,跃上床,甩了甩被雨水淋湿的短毛,在两人的脚下趴了下来,成为了一个圈。

   雨还没有停的意思,依旧那么下着,轻微的打击着窗户,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这种声响,在两人耳中也只是淡然了。

   她们只是互相取暖,享受自己的生活,仅此就够了。

霍缃正气水

蝶空蝶#

Day40,十寒的老夫老妻生活

p2是我画画的心路历程

蝶空蝶#

Day40,十寒的老夫老妻生活

p2是我画画的心路历程

一坨白颜料

空空提前过生日辣!!!(bushi)

p2脸上是蛋糕(?)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上课了

(一只鸽子骂骂咧咧地滚回钉钉)

空空提前过生日辣!!!(bushi)

p2脸上是蛋糕(?)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上课了

(一只鸽子骂骂咧咧地滚回钉钉)

霍缃正气水
上课摸鱼 但凡我会画画蝶空还能...

上课摸鱼

但凡我会画画蝶空还能这么冷?

上课摸鱼

但凡我会画画蝶空还能这么冷?

温黎不太聪明

[蝶空蝶]不开玩笑

蝶空蝶cp向  私设现代高中校园  艾玛乱入  即兴码字  可能会有ooc

  

  

  玛尔塔从课桌抽屉里抽出今天发现的第三只毛毛虫时,坐在前桌的艾玛转过身来嬉笑着大声喊了一句:“愚人节快乐呀,玛尔塔!”

  所以……果然又是因为愚人节搞的鬼吗?

  玛尔塔叹气:“这种东西真的吓不到我啦。”说着,她轻轻捏着毛茸茸的小虫子,走到窗边随手挑出去。艾玛跟过来,顺手递给她一张纸巾,歪着头问:“啊啦,什么才吓得到玛尔塔呢?”不等她回答,艾玛又自顾自地往下说:“不过愚人节可不是只有吓人这么简单噢,还有不少人在今天...

蝶空蝶cp向  私设现代高中校园  艾玛乱入  即兴码字  可能会有ooc

  

  

  玛尔塔从课桌抽屉里抽出今天发现的第三只毛毛虫时,坐在前桌的艾玛转过身来嬉笑着大声喊了一句:“愚人节快乐呀,玛尔塔!”

  所以……果然又是因为愚人节搞的鬼吗?

  玛尔塔叹气:“这种东西真的吓不到我啦。”说着,她轻轻捏着毛茸茸的小虫子,走到窗边随手挑出去。艾玛跟过来,顺手递给她一张纸巾,歪着头问:“啊啦,什么才吓得到玛尔塔呢?”不等她回答,艾玛又自顾自地往下说:“不过愚人节可不是只有吓人这么简单噢,还有不少人在今天表白诶。”

  “这样做太胆小了吧,选在这种日子表白。”玛尔塔擦擦手,显然不赞同这种做法。“我倒觉得是羞于开口的心意终于找到合适的出口了……玛尔塔难道没有喜欢的人吗?”艾玛笑着,“我可是听说美智子学姐今天收到了很多告白噢。”

  玛尔塔一怔,脸上迅速火辣辣地烧起来——是一种被窥见秘密的窘迫。心跳如擂鼓,可也不仅仅是因为羞恼,是同时又有一阵慌乱——美智子被很多人告白了?那……她答应了吗?

  艾玛却没有再说下去,嘟囔着什么自己转身走了。玛尔塔皱着眉头愣在原地,搭在窗沿上的手无意识地一下下轻扣着,一直到上课铃响才勉强回过神。

  半天的时间爬的那么慢,太阳慢吞吞地拖着脚步,迟迟不肯离去。玛尔塔努力打起精神听课,目光也跟着老师走来走去,可心里却一直乱糟糟的。美智子会答应那些告白吗?美智子应该没有喜欢的人吧?可是……万一有很优秀的人表白呢?

  “羞于开口的心意终于找到合适的出口”。

  艾玛的话又响在玛尔塔耳边。玛尔塔用力捏着手中的笔,汗湿的掌心惹得笔杆也滑腻起来,她却越发用力地握住,借此寻得一点依托。

  “羞于开口的心意……”

  “合适的出口……”

  “有不少人在今天表白诶。”

  心跳又渐渐加速。今天表白也没关系吧?就算被拒绝了,也能开着玩笑糊弄过去。尽管觉得这是胆小的人才有的做法,可是有那么多人对美智子袒露心意,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真是……好不甘心啊。

  手中的笔被主人驱使着动起来,缓缓在纸上写出“美智子”三个字。玛尔塔呼出一口气,小心地把纸撕下来,快速折成一个纸飞机。

  去告白吧。在她面前,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胆小的人啊——那些不敢说出口的心意、不敢表达的爱慕。

  熬到放学,玛尔塔草草收拾了东西就往美智子的教室跑。高年级的学生走的慢一些,玛尔塔也没有急着招呼美智子,自己靠在窗边等着。

  怦怦怦——

  心跳太响啦。

  胡思乱想着挨了十几分钟,玛尔塔终于看见了美智子。她踏着一缕夕阳光走出教室,脚下纤长的影子也随着步子逐渐拉伸。见到门边的玛尔塔,她有些惊讶:“玛尔塔?”

  “嗯……美智子……”玛尔塔立刻站直,刚叫出心上人的名字,脸上已经涨得通红。

  怦怦怦——心跳太响啦。

  “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玛尔塔飞快瞟了眼美智子的眼睛,随即略微侧开头避开她的注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美智子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非常、非常喜欢美智子。”心中打好的台词乱成一团,最后只能用最简单的方式传达出来,还要重重地重复几遍,笨拙地表达一腔心意 。

  说的好差劲啊……虽然这么想着,玛尔塔还是慢慢转回头,直直注视着美智子的眼睛。

  “玛尔塔……是在开玩笑吗?”

  美智子柔和的嗓音钻进耳朵,玛尔塔脑中有一瞬的空白,因为紧张而蜷起的指尖微微颤抖。

  被拒绝了吗?

  “如果玛尔塔是在开玩笑的话,我就要认真地再说一遍这种话了。”

  咦?

  玛尔塔看见美智子从手中抱着的书中取出一封淡粉色的信笺,递到自己面前。

  “我非常、非常喜欢玛尔塔。”

  玛尔塔慌乱地接过信封,怔了一瞬,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递出藏在衣袋里的纸飞机。

  夕阳光用力地打在她们身上,美智子嘴角的笑,玛尔塔瞪大的眼睛,都被勾勒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辉,温柔得像是童话故事的插图。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交往吗?”

  “不然呢?”

  “……愚人节快乐?”

  “……噗。”

  “那句愚人节快乐才是玩笑!!”

  “我知道哦。”

  她牵起她的手。

  “我都知道。”

  十指相扣。

霍缃正气水
蝶空蝶# 在线结婚秀恩爱(x)...

蝶空蝶#

在线结婚秀恩爱(x)

老夫老妻的甜腻日常(√)

蝶空蝶#

在线结婚秀恩爱(x)

老夫老妻的甜腻日常(√)

魏栀的未知
“嘿,你来的正好。帮我修一修被...

“嘿,你来的正好。帮我修一修被人吃掉的屋顶吧,白兔小姐。”

【私设爱丽丝】

“嘿,你来的正好。帮我修一修被人吃掉的屋顶吧,白兔小姐。”

【私设爱丽丝】

霍缃正气水
恭喜1k 虽然其中少说40%都...

恭喜1k

虽然其中少说40%都是我

恭喜1k

虽然其中少说40%都是我

霍缃正气水
我真是个网课鬼才

我真是个网课鬼才

我真是个网课鬼才

牛奶鬼画符.10076
寒香某 “歪,妖妖灵嘛?这边有...

寒香某

“歪,妖妖灵嘛?这边有只十三娘拉着我笑得傻了吧唧的……”


日常混眼熟

寒香某

“歪,妖妖灵嘛?这边有只十三娘拉着我笑得傻了吧唧的……”


日常混眼熟

霍缃正气水
真就是一到特定点就有人开始删帖...

真就是一到特定点就有人开始删帖()

我不管我就是999

真就是一到特定点就有人开始删帖()

我不管我就是999

霍缃正气水
蝶空蝶# 我·麻...

蝶空蝶#

我·麻·了

瞎了瞎了

但她们好看死了,天生一对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是蝶空999tag!蝶空一定999999!!

蝶空蝶#

我·麻·了

瞎了瞎了

但她们好看死了,天生一对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是蝶空999tag!蝶空一定99999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