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792浏览    17参与
柚子

求文

今天我又来求文啦!有没有魔神战争观影体的文啊,可以告诉我吗!

今天我又来求文啦!有没有魔神战争观影体的文啊,可以告诉我吗!

摩拉托斯

他养了一只小狐狸12

连着下了几天的雨,雨不大却也没个间断,空气总是潮潮的闷闷的。毛茸茸的狐狸自是不喜欢这种阴沉沉湿漉漉的天气,毕竟对于有毛的生物来说,还有什么会比晒太阳更舒服的事情呢?

只是几乎没人知道长着鳞片的生物,有时候也未必会喜欢这种的天气。就比如,螭。

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极度的厌恶。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被亲人锁入匣子的时候也正是这样一个阴暗的天气,而蛇也正因为在适宜的时间,适宜的天气而变得躁动,肆意的舞动,游走。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蛇,顺着他的腿,缠上他的腰,它们甚至从裤脚内钻入衣服,贴着皮肤游走。而那冰凉冷腻的蛇鳞触感依旧清楚的如同昨日发生一般。他看见那蛇张大嘴巴,锋利的蛇牙还滴着毒液,他眼睁...


连着下了几天的雨,雨不大却也没个间断,空气总是潮潮的闷闷的。毛茸茸的狐狸自是不喜欢这种阴沉沉湿漉漉的天气,毕竟对于有毛的生物来说,还有什么会比晒太阳更舒服的事情呢?

只是几乎没人知道长着鳞片的生物,有时候也未必会喜欢这种的天气。就比如,螭。

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极度的厌恶。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被亲人锁入匣子的时候也正是这样一个阴暗的天气,而蛇也正因为在适宜的时间,适宜的天气而变得躁动,肆意的舞动,游走。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蛇,顺着他的腿,缠上他的腰,它们甚至从裤脚内钻入衣服,贴着皮肤游走。而那冰凉冷腻的蛇鳞触感依旧清楚的如同昨日发生一般。他看见那蛇张大嘴巴,锋利的蛇牙还滴着毒液,他眼睁睁的看着蛇牙刺入皮肤,想要拿起东西去驱赶,手里触碰到的只有蛇。他以为他很快就会被毒蛇毒死,又或者被蛇身缠绕窒息而死。可是命运似乎并没有想要让他就此轻易死去,各种各样的蛇毒混在一起,反倒延缓了他的死期,他甚至不敢睡觉,不敢休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因为他但凡有一丁点儿放松,就会有蛇想要从他的耳朵、鼻孔、嘴巴,钻进他的身体。他想着既然我不会被毒死,也不会被缠死,那大概我会饿死或者冻死?可惜也没有,他那个道貌岸然的父亲可不愿意背上诅咒或是杀人的罪名。所以他居然活下来,对他而言,死亡是一种奢侈,

可他的存在终究是父亲心中的一道坎,如果能杀了他,不留下罪证又不染上诅咒,这位父亲,又怎么会不动手呢?这场瘟疫来的可真巧!父亲无需动手,甚至无需等到他成年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了这个怪物。所以他以少家族的名义前去赈灾,却被扔进了洞中,被同族的人类活活吃了去。

后来那个洞中出现了一条白蛇,所到之处人们都受到诅咒,染上瘟疫。他看着曾经对自己耀武扬威,对自己践踏的同类染上疫病,浑身长满了红疹,痛苦的哀嚎。他想他是快乐的,吐着鲜红的蛇信,所到之处只有灾难与悲伤,他发出不属于人类的嘶嘶声,宣告着自己的胜利与快乐,可快乐之后是空虚,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没有想要的东西,也没有愿意追随的东西,甚至没有选择生死的权利。就这样,他浑浑噩噩过了几十年。

有时候他也会开心,也会想要大发慈悲的放过那些跪地求饶的人类,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是善意的人,又怎么知道如何良善的对待别人呢?直到那个叫做福吉的孩子出现,像是一束阳光,照进了这个几百年,未曾受过恩惠的阴暗之地。福吉向他分享自己摘的野果,向他讲述龙的强大与神秘,并向他投来羡慕而又崇拜的眼神,告诉他是龙是,总有一天会在天空翱翔,会成为神的一员。

螭很愿意接受福吉带来的善意,可是就像是一个从来没有晒过太阳的人,真的真的向往太阳,可是晒得久了,还是会被太阳灼伤。福吉的良善太过温柔,温柔道螭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螭当然愿意听福吉向自己倾诉那些美好的事物,可他也不敢告诉福吉自己是危害一方的怪物。

他忘了福吉不是他,他没有父母照顾,可福吉有,福吉有一个很严厉的妈妈和很爱他的爸爸,所以他从来不是一个人。是一个人的,只有自己而已。当福吉再一次拿来爸爸亲手做的年糕时,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看到福吉的未婚妻,他甚至可以预见,未来福吉应该是一个怎样幸福而又美好的生活?这份生活里注定不会有他的影子。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毁掉,这是他这几百年的时光里学到的唯一道理。

可是他不愿意对福吉下手,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善意与温柔的孩子,亲手毁了他?螭到底是心软了,所以退而求其次,福吉的未婚妻染上了病,除了死,她别无选择。螭以为这样,就能和福吉像从前一样,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福吉会跳了黄泉。

他追下去寻找,可天地有道,入了黄泉便再也回不来了。灵魂早就在黄泉河中湮灭,他能恢复的不过一肉身而已而已。他本以为他会一直放着这具肉身,永远护着他。

可是顾渊找上门了,并答应他,只要帮忙除掉李砚,不仅会让福吉醒过来助他化龙,而且,他们会成神,会成为白头大干的山神和三途川唯一的主人。

螭同意了。










终于想起来更文了(≧∇≦*)

这次是以螭的视角写的,距离我看完这个电视剧已经很久了,有一些细节已经非常模糊了(◉ω◉ )

这里没有洗白螭的意思,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啥好人,不过她也真的挺可怜(ಥ_ಥ)

雨山羽

来点糖!!!


(在嗑真人的边缘来回折腾)

来点糖!!!


(在嗑真人的边缘来回折腾)

斩妖墨笔

【九尾狐传】all女主,各种cp

女主身份设定:

南智雅的第一世不是人类,而是一个神明

现世苏醒第一世的记忆,能力处于逐渐苏醒状态

CP:南智雅×李郎(邪教)

南智雅×李砚(电视剧官方)

南智雅×螭(邪教)

【入了邪教无法自拔,不管配不配,先搞起!女主改动较大】

【还在存文,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个收藏,有什么好点子也可以在评论区提哦】

女主身份设定:

南智雅的第一世不是人类,而是一个神明

现世苏醒第一世的记忆,能力处于逐渐苏醒状态

CP:南智雅×李郎(邪教)

南智雅×李砚(电视剧官方)

南智雅×螭(邪教)

【入了邪教无法自拔,不管配不配,先搞起!女主改动较大】

【还在存文,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个收藏,有什么好点子也可以在评论区提哦】

摩拉托斯

他养了一只小狐狸 10

又鸽了好长时间(0)

不好意思(T ^ T)这次还有点短(;一_一)

剧不更新,都没写文动力了。想看小狐狸,嘤嘤嘤(ಥ_ಥ)请各位路过的小可爱(๑• . •๑)给个小心心鼓励一下吧


螭扭着腰回到别墅,到了门口才想起自己可以用法力的,黑了黑脸。

一进门,暖风袭来,与身上染的凉气一撞,螭不禁抖了抖蛇鳞。却身形突然暴涨,就连鳞片也发生了变化,碧绿细小的鳞片精致不再,原身的鳞片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也遮不住煞气。将身形盘缠在柔软的沙发上,动了动尾巴,温热幽香的茶便来到了嘴边。原身自然不能优雅的轻抿一口,只能粗鲁的把把茶水连带着茶叶一并倒进嘴里...

又鸽了好长时间(0)

不好意思(T ^ T)这次还有点短(;一_一)

剧不更新,都没写文动力了。想看小狐狸,嘤嘤嘤(ಥ_ಥ)请各位路过的小可爱(๑• . •๑)给个小心心鼓励一下吧





螭扭着腰回到别墅,到了门口才想起自己可以用法力的,黑了黑脸。

一进门,暖风袭来,与身上染的凉气一撞,螭不禁抖了抖蛇鳞。却身形突然暴涨,就连鳞片也发生了变化,碧绿细小的鳞片精致不再,原身的鳞片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也遮不住煞气。将身形盘缠在柔软的沙发上,动了动尾巴,温热幽香的茶便来到了嘴边。原身自然不能优雅的轻抿一口,只能粗鲁的把把茶水连带着茶叶一并倒进嘴里。瞥了一眼自打自己进门就缩在角落的社长,也注意到自己显出本体时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窝囊样子,真是令人倒胃口。

伸了个懒腰,将骨头抖得一阵响。之前不在家中显出本体,是不想吓到那只容易炸毛的小狐狸。现在嘛,小狐狸不在,至于社长,谁在乎呢?因利而合的东西,这么多年也没养熟。

看到社长就不自觉的想起顾渊,男人虽有私心,却也事情办的确实漂亮,而且也不怕自己,好久都没有遇见见到自己还不害怕的人类了。想到顾渊,自然又想到了自家原本养着的小狐狸,火红的毛,在阳光下闪着的是金色的光,再配上小狐狸肆意娇纵的笑容,螭总觉得很温暖,想显出本体把他圈在怀里,却又怕吓到这只容易炸毛的小狐狸。便一直忍耐,不成想自己养的小狐狸却被别人带跑了,虽然顾渊人还不错,但是小狐狸毕竟是自己六百多年看着长大的,一直陪在身边的,现在就突然离开了,螭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别墅开着暖气,却依旧显得清冷。孤独了这么多年,李砚有值得他去执着的女人,李朗也找到了承诺守护他永远的男人,夺衣婆有陪着她千年万年的悬衣翁,田螺姑娘也等到了丈夫的转世……唯独自己,没有转世没法摆脱痛苦,没有执着的爱人,更没有家人。想要夺回南智雅也不过是自己几千年来给自己下的一个咒,爱她吗?甚至都没有正式见面的人,又有什么爱不爱的?不过是无尽生命里的消遣而已。

又想到之前小狐狸在家时,偶尔会蹦上跳下的,自己在门后看着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有趣的有生气的小狐狸,现如今却…气的甩了甩尾巴。拍坏一个衣架的同时,吓晕了抖成鹌鹑的社长。如果小狐狸能够保持中立,或者站在自己这边,那就放过他,嗯~顺便也饶顾渊一命吧,那个笑的很好看的男人,也别死的太早了,而且小狐狸大概也会伤心的。

自己可以活很久,生活又这么无趣,难得遇见这么有意思的小狐狸和人类,又是不与自己为敌的美人!还是留着吧。这大概就是人类常挂嘴边的爱了吧?是父爱吧?!螭开始陶醉在自己幻想的美好生活中,不禁点了点头,露出慈祥的笑容,虽然在蛇脸上看上去十分可怖。不自觉甩起的尾巴被刚刚倒地的衣架断木划出一道不算小的伤口。

“这也太厉害了吧!”

“自起好快!”

……

措不及防的撞入脑中,伤口极快的自愈了。

这么快就有效果了?那自己应该也会恢复到巅峰时的水平吧?螭有开心的摆了摆尾巴,把刚刚转醒的社长再一次吓晕了。

顾家这边,日上三竿了,却也不见两位男主人的身影。

顾渊看着自己身边的小狐狸,头发软趴趴的搭在额头上,盖住了一点眼睛。很乖!阳光从刻意留出的帘缝中挤入,却也只能照在小狐狸白嫩的胳膊上。奶白的皮肤散布着斑驳的红印,给小狐狸把手放进被子里,搭在自己腰上。顾渊坐起身,“嘶”后背隐隐作痛,传来热辣辣的酥痒感觉。顾渊哂哂地笑,怪自己昨晚没了分寸,比往日鲁莽了不少。惹的小狐狸红了眼,哑了嗓,也给自己留下了满背的红痕。但昨晚的真的令人回味。回味着昨夜的滋味边裸身坐起,取过一旁的电脑,看到下属照例发来的红外线分析报告。果不其然,昨天真的有长条生物在窗台偷听了自己和小狐狸的对话,连小狐狸都没有发现的存在,那就只能是螭了。

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发,亲了亲小狐狸泛着粉的脸颊。这是自己要守护永远的宝贝,是自己生命的全部。他可不会拱手让给任何人!

螭会读心又如何?昨晚可没一句假话呢!










我也想rua小狐狸!!!

摩拉托斯

他养了一只小狐狸 09

鸽了好几天了,终于今天良心发现,更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没人了(づ ̄ ³ ̄)づ


前两天有一个有关于小狐狸麻麻的灵感,更了一半,有事要忙。结果,一下子划没了。然后就接着几天啥感觉也没有(>﹏<)

求个小心心吧,爱你们呦(ღ♡‿♡ღ)


好不容易躲过刚刚死追着不放的傀儡士兵,拉着PD坐在地上大喘着气,此时也不管树林的草地,黏人又腥气,感叹着自己又逃过一劫。可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扭头,从背后的枯井探出一张布满蛇鳞的脸,灰绿色的鳞片在月光下映出瘆人的冷光。不时吐出的信子,鲜红而冷腻,带着一股腐肉的恶臭。拉起PD准备放大招跑路,却不禁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而且...

鸽了好几天了,终于今天良心发现,更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没人了(づ ̄ ³ ̄)づ


前两天有一个有关于小狐狸麻麻的灵感,更了一半,有事要忙。结果,一下子划没了。然后就接着几天啥感觉也没有(>﹏<)

求个小心心吧,爱你们呦(ღ♡‿♡ღ)


好不容易躲过刚刚死追着不放的傀儡士兵,拉着PD坐在地上大喘着气,此时也不管树林的草地,黏人又腥气,感叹着自己又逃过一劫。可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扭头,从背后的枯井探出一张布满蛇鳞的脸,灰绿色的鳞片在月光下映出瘆人的冷光。不时吐出的信子,鲜红而冷腻,带着一股腐肉的恶臭。拉起PD准备放大招跑路,却不禁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而且,我也突然发现我的大招似乎被冻结了!我的法力失灵了?为什么大招会被冻结?我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如果我的能力没有了,那我怎么去守护PD呢?可是PD似乎并没有那么弱呢,我们甚至一起穿越了大半个丛林,丛林?不对!为什么跑过丛林,经历打斗,我伤痕累累,她却毫发无损?就连被树枝刮伤的痕迹也不曾有?这太不对劲了!我的冷汗再一次冒出,但这次不是紧张,而是害怕。我僵硬的低头看了一下,月见草!居然是月见草!是能冻结我大招的月见草!我茫然的看向PD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却见她对我甜甜一笑,便有墨绿色的鳞片爬上了她的面颊。她轻而易举的钳住了我的脖子,我只能无奈闭眼,还带着体温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却在唇边变得冰冷而苦涩。


“滴滴!滴~滴~滴~玩家“千年九尾狐狸”在副本“拯救PD”中死亡,现扣除金达莱花*20”



“我艹,这也太坑了吧!谁能想到一路辛辛苦苦,结果被自己人坑了呀!这螭也太精明了吧!”

“这主角战斗力太弱了吧?秒,懂?”

“我算是看出来了,相较于主角,策划大大明显更喜欢螭!这待遇,啧啧啧”

“螭好聪明呀!”

“一句话,螭,牛批!”

“牛批+1”

“牛批+2”

……

“牛批+10086”

“不过,螭不是没腿吗?这是龙吧!”

“楼上是个老实人,欺负一下!”

“安啦,肯定是因为有腿更帅!”

“啊啊啊啊,我死了!!!”

“姐妹,大可不必,好吗?”

“我打出了一个兄弟联动!妈耶,小狐狸也太萌了吧!”

“what?”

“???”

“真的好萌\(//∇//)\上图!”

“艹”

“太可爱了吧!”

“为啥我没有?”

“楼上氪金了吗?”

“氪!冲这画风早氪了!”

“天呐,这个狐狸崽崽我可以!”

“可!”

“策划大大说了,这是人间富贵狐,只有氪金的大佬才会遇到。”

此时的策划在一旁疯狂冷笑:“没钱?呵!没钱养什么狐狸?!”

“淦!这理由,我竟无言以对。但我可以!”

“偏楼了,不是在讨论为啥主角弱到爆吗?”

“自身原因啦,我们大狐狸不仅能力强,还长得帅!隔壁就有个大佬“狐狸的保姆”打的可厉害了!”

……

看着网上的评论渐渐好转,李砚才松开自己紧握鼠标的手,可惜鼠标已经被捏的粉碎了。但自己又不能去和人家游戏公司说,自己是九尾狐吧?真是令大狐狸头疼。

另一边的顾家院子里

“这是个什么东西?”李朗觉得自从自己同意搬到顾渊家里之后,嘴角不自觉抽抽的频率明显增大了。

“游戏啊,答应给螭做的那个。不好看吗?我觉得画的挺像的,建模师头都秃了,肝了好几天呢!你要是觉得不好看,咱们再改!”自打小狐狸同意搬来自己家,顾渊开心的跟个沙雕似的。

“不用!我就只是好奇为什么要氪金?”怕自家老公真的头一热真的去改建模,李朗赶忙出声制止,天天和带孩子一样也太累了吧!

“养你呀!都说了养狐狸一定怎么富贵怎么来!”顾渊一脸理所应当。

“没必要,我有钱!”富豪小狐狸很不屑。

“不一样的,这个是人们主动情愿的在给小狐狸氪的金,相当于是一种供奉,而你实现他们在游戏中遇到你的愿望就可以了。这样信力就到了你的身上,你不是说,之前犯了很大的错吗?试试看,能不能抵消一部分。”

“那螭呢?”看着眼前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顾渊,李朗连忙出声阻止他接着说下去。

“唔,玩家打不过螭,下意识以为主角很弱,螭很强!这种相信变多了,螭自然就变得强大。强者为尊嘛,再过段时间,去请螭的人形来拍组海报,肯定会更火!”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顾渊再清楚不过这些电竞人的想法了,“就算有打的好的,也不过是极少数,成不了气候。快睡吧。”此时夜已经深了,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里,洒在床上,像是提醒两人该休息了。

“唔,困了。晚安”

“晚安。”亲了亲自家小狐狸的额头,顾渊美滋滋的抱着小狐狸准备入睡。


窗外,化成小蛇的螭听完了对话,心满意足的扭着腰离开了。






摩拉托斯

他养了一只小狐狸 08

今天没课,更!更!更!

另外,希望看到我文字的小可爱可以督促我每日练字哦ヽ(*´з`*)ノ么么砸!

啥时候出第十三集?弟弟快醒啊!!!我不想看见他还躺在床上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顾渊带着契约冲回家时,小狐狸正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响,头也不回的就嚷道:“都什么时候了?才回来?”

却突然动了动鼻子,是血的味道!连忙扭头扑向顾渊,仔细打量,看顾渊是哪里受了伤。

“我没事,去给你带礼物回来了,所以晚了点,不来看看你的礼物吗?”脸上还带着血污的男人笑的一脸温柔,丝毫没有刚刚殴打社长时的残暴,“我没事,放心吧!”

你还在家里等着我,我又怎么让自己回不来呢?这个家只...

今天没课,更!更!更!

另外,希望看到我文字的小可爱可以督促我每日练字哦ヽ(*´з`*)ノ么么砸!

啥时候出第十三集?弟弟快醒啊!!!我不想看见他还躺在床上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顾渊带着契约冲回家时,小狐狸正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响,头也不回的就嚷道:“都什么时候了?才回来?”

却突然动了动鼻子,是血的味道!连忙扭头扑向顾渊,仔细打量,看顾渊是哪里受了伤。

“我没事,去给你带礼物回来了,所以晚了点,不来看看你的礼物吗?”脸上还带着血污的男人笑的一脸温柔,丝毫没有刚刚殴打社长时的残暴,“我没事,放心吧!”

你还在家里等着我,我又怎么让自己回不来呢?这个家只要有你在,即便身在地狱,我也一定会爬回来!攥紧了手里的契约戒指,顾渊在心中发誓。

“什么礼物,还弄的一身血?”将一条干净的递给顾渊,在他擦拭脸上的血污时,李朗别别扭扭的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

“是这个!”男人像献宝一般从口袋里掏出用手帕好好包裹着的契约戒指。

在看到戒指的一瞬间,泪水模糊了小狐狸的双眼。他只想到了顾渊不会介意他半妖的身份,却不曾想顾渊竟然去找社长,还带回了契约。他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了心上,这次不是他自己催眠自己了,是真的有人把自己放在心里唯一的位置了。

“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把契约给你!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这该死的滚蛋?我现在就去找他!”红着眼的小狐狸转身就要出门,却被顾渊从身后拥入怀中,“我没事,我还打不过一个老头子吗?你也太小看你老攻了吧!放心吧!一切有我呢!”或是顾渊的怀抱太温暖不忍放开,或是顾渊的话语太温柔不忍转身。小狐狸没有动,就这样让顾渊紧紧的抱在怀里,默认了他老攻的自称。

“是螭帮我拿的,我答应帮他发展在人界的信徒。放心吧。”过了好一会,顾渊才又开口说话。

“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了,好吗?我不想看到你眉头紧锁,只想看到你喜笑颜开。”把头埋在李朗的脖颈,蹭了蹭,止住了李朗想说的话,语气间是难得的脆弱。

“好。”沉默了许久,李朗终于开口应了下来。

“我去煮个小牛奶,你喝了早点睡觉。熬夜对身体不好,乖!”不舍的松开小狐狸,顾渊转身进厨房。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男人和这个温暖的家,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破坏,谁也不可以!!李朗在门外握紧了拳头。


“唔~”关掉闹铃的顾渊正一脸懵逼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酣睡的小狐狸,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太不对劲了!一定是在做梦!

就这样,当小狐狸悠悠转醒时,看到的正是一张正盯着自己,差点流口水的俊脸。

早餐就在人无言的暧昧中度过了,顾渊很识趣的没有去问,为什么小狐狸会在自己床上,而小狐狸也很识趣的不去过问,他准备带着墙角的画具去哪里。

“我出门了。”

“注意安全。”

“嗯,你也一样。”

关上门,李朗开始细细的思考起来从螭苏醒以来的每一个细节,和各种史献一一比较,以便在需要的时候,不必手忙脚乱。他相信顾渊一定会保护自己,但顾渊毕竟是人类,与螭相比,自是蚍蜉撼大树。而且就算顾渊有能力与螭相抗衡,他又怎么会看着自己的人类孤身犯险?


“不是说做游戏吗,怎么带了画笔?”螭倚在门框上,饶有趣味的看着顾渊。

“游戏需要建模,我来取材。”顾渊扬了扬手中的画笔,认真的回答。似乎对面不是螭,而只是一位普通的模特。说罢,就开始认真的描摹螭的容貌了,严肃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而顾渊在执笔绘画时,眼中只有一个人的认真模样,螭突然明白为什么李朗居然开始不去找李砚的麻烦了。有这么一个男人陪在自己身边,谁还想去找不痛快呢?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以原型出现吗?”

“原型?”

“是的,如果原型的话会更有说服力,毕竟万一你换身体了怎么办?”顾渊笑着回答。

“我可不是什么好的形象,你的游戏准备怎么帮我收取信徒?”现出原形的螭身躯无比庞大,一瞬间便把房间里的家具和盆栽挤成了碎片。

“嘶~吼~”现出原形的螭靠近了顾渊,甚至还咆哮着,想去从这个男人脸上找到些惧怕或是惊慌的表情。

可惜,却只换来男人温柔的一笑,“很威风,那我开始动笔了。”

讨了个没趣,螭有些郁闷的用尾巴拍了拍地面,只是他的身躯太过庞大,本来一个可爱俏皮的动作,却因为地面碎裂的瓷砖而显得有些狰狞。

天渐渐暗了下来,月亮也慢慢的爬上了云角,“画好了,看看怎么样?”将画板转过来正对着螭,顾渊随手端过唯一完好的茶杯,啜了口已经凉掉的茶水,“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可以现在改。”放下茶杯,顾渊双手交叉放在膝上,身体微微前倾,认真问道。

“为什么没有腿?”本来十分满意的螭,在看到原型光溜溜的身体时,瞬间黑了脸。

“腿?”顾渊看向螭只有鳞片的躯体,嘴角不禁抽了抽,“你确定?”

“确定!”螭不满的答到。

“那样就不像了。”令顾渊没想到的是,螭居然在这方面有着如此的执念。

“快画!”咆哮着的螭,再一次将自己满是鳞片的脸凑近了顾渊。


等画完腿,已经是半夜2点多了。螭满意的拿着顾渊刚刚画好的画,对其中神龙模样的自己十分满意,连顾渊的离开也不曾注意到。

这边顾渊一出门就看到一辆红色的骚包跑车停在路边,还未靠近,窗户就自动降了下来,露出来自家宝贝的脸。

“刚好路过,载你一程,还不上车。”看着小狐狸冻红了的手,顾渊可不信什么刚好路过的说辞。忙脱下衣服披在小狐狸身上,“走吧,回家喽!”

两人相视一笑,无论前方有什么,只要彼此相依又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顾渊没有撩螭哦,只不过是想表现出这种男人会有很多人喜欢,我们顾渊大大只爱小狐狸哦。看的这里的给我个小心心鼓励一下吧٩(๑´3`๑)۶

红豆难相思

九尾狐传之狼王“翊”中(完)

没有遇见他的时候,我不知一年有四季,不知寒冷炎暑,只在月圆之夜才有饥饿的感觉,喜欢他之后我才知道了,我的来路和归途


          我在他身上放了我一丝元神,可护他无忧,他去哪里我都知道,干了什么玩了什么见了什么人,他既喜欢山下,想要找李砚复仇,我干脆就狠下心来放他自由,这...














没有遇见他的时候,我不知一年有四季,不知寒冷炎暑,只在月圆之夜才有饥饿的感觉,喜欢他之后我才知道了,我的来路和归途



             

          我在他身上放了我一丝元神,可护他无忧,他去哪里我都知道,干了什么玩了什么见了什么人,他既喜欢山下,想要找李砚复仇,我干脆就狠下心来放他自由,这日我的头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感,耳朵阵阵嗡鸣,那是元神再被撕扯的感觉。不好,我突然敏感的惊觉,是那小羊出事了,若不是出了大到真正损坏到他灵魂的事情,我藏在他心魂里的那缕元神又怎么会受损,我缓了会儿 ,没有丝毫犹豫不决。



         我踏出了长白山的结界,踏上片云用仅有的法术掐了个诀就飞到了首尔,我找到了小羊在首尔的家,踹开了门就进去了。一个穿着睡衣,妆容精致,五官立体蓝眸的女子蹲在地上无措的哭泣,我那时还没发觉到,她就是那只雪原的小狐狸,大概是因为家里进了陌生人,她立即站起来警觉的护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小羊“你是谁?想做什么赶紧滚出去?”我满心满眼都是要赶紧救小羊,“姑奶奶是你祖宗,赶紧滚开,别耽误我救小羊。”她还是咄咄逼人的架势,像只护崽的老母鸡,。



           “请你离李郎大人远一点,陌生人请你出去。”搞什么?小羊的命是我救得,他是我的人,我们认识多久,他们又认识多久,这样搞得我好像才是棒打鸳鸯的混蛋似的,我甩袖,一阵风就把那小红狐掀起来,她一下子撞到了墙上,吃痛爬不起来呜咽着。我快步把少年抱到我身上,他轻了不少,额头出了些冷汗,身上也是冷汗岑岑,脸色苍白,单薄的唇嘴唇干裂起皮被牙齿紧紧咬着,他太瘦了,白色的衬衫在他身上显得过于松垮肥大,他的腿上被不知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抓伤了溃烂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那副让我着迷如画般的脸多了些深深浅浅的伤痕,在我怀里躺着,气息微弱到我生怕他小一秒就会停止,这样的他凄惨莫名,让我心疼的一下子揪起来。我取出灵珠,我探查到了暗游鬼的位置,它正坐在那条虫的家喝茶,我拽住了暗游鬼的脖颈,它正洋洋得意的和螭吹嘘她的道行多么多么高深,李砚兄弟两个一定死无葬身之地,我一拳砸在了它的脸上,它的脸颊立即变形了,额骨深深的凹下去。



          那条虫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眯着眼睛眉眼弯弯朝我笑““翊”你来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下山呢,我还想怎么才能请的动你这尊大佛,你迟迟不找伴侣,我还以为你就是清心寡欲,没想到区区这么头卑贱的半狐就让这万狼之宗动了心啊。”我勾勾嘴角,“你既知道我得意那只狐狸,就不该找他麻烦,我先收拾这恶鬼,待会儿再好好和你这龙子聊聊”又一踹了暗游鬼一脚,它已经从刚才的惊吓懵逼中缓了过来,此时已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尿汗齐流。“就你这恶鬼还敢对我小羊下手,瞎了你的狗眼。”暗游鬼的模样是一个老妇人,她跪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磕头。



            我知晓即使再生气也不能对这鬼下手了,不然把它魂魄打散了我还怎么去找小羊的去处,我火还大着呢,螭神秘莫测的笑了起来“翊还真是喜欢那头狐狸呢,早知如此我就不伤他了,干脆就掐断他的喉咙看你会不会伤心而死。”我又一个高抬腿把那虫子逼到墙角,手撑着墙壁把他困住不能动弹。“要不是看在你爹龙王的面子上,我准学那李三太子把你剥皮抽筋做成根腰带给我小羊系上。说李郎的魂魄在哪里?”



           我的手指抵住他的下巴,我不知晓自己此时此刻的动作有多么暧昧诡异,反正虫子他是眼神闪烁了下,还是慢腾腾的告诉了我,我不再耽误,启动灵珠找那扇门。我准备踏进去的时候螭突然出言提醒我“你这一进去,非死即伤,轻则损失道行,重则你万年的功力寿命就要再次折损了,你可是长白山的山神啊,翊,你真的想好了吗?为了他值得吗?”



            我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早就听人说龙王的这个儿子特别坏,野心还大,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话还特别多,我不再停留走了进去,幽深深的森林,这里是恶鬼林,小羊的魂魄被逼到一颗树上,成群的样貌丑陋的饿鬼扑在他身上狠狠撕咬,我掏出灵珠化为一把短刀左刺一个,又划一下的,终于拽住了小羊的手,把他拽了出来,我根本就是不会打架的一匹狼,如今来救人实在耗费体力,我的法力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如今只是靠着狼的体力拼命的和这些恶鬼厮杀。

  

            他被比我拽到了一个洞的后边,我坐在地上喘着气。他的身上脏兮兮的,故意说狠话“谁让你来的,快滚啊快滚,你怎么能离开长白山。”刚见到我的时候,他无疑是像被救赎般惊喜的,可此时他惶然无助,急切的喊我离开,我捂住他的嘴,示意他小声一点,太累了,我小声呢喃“我走了,谁来就你?难道看你一个人等死吗?”他无助的一拳一拳打在我身上,“谁让你救了?你来干什么你不是不要我了吗?我都跟别的狐狸睡了你为什么还要来了我说要你救了吗?这下子我们都要完蛋你开心了?”



            没有多大力气,只感觉是在撒娇,哀怨委屈,似是埋怨我来的晚,又是怪我为什么要把自己至于险境。我呼噜呼噜他头顶的头发。他的头发被汗浸湿了,凌乱的贴在额头。我的头发挡住了,肩膀上一大块已经被恶鬼抓伤的痕迹,我用内力散着饿鬼的毒素硬撑,勉强的彻出抹笑容。“我当然得来救你,那舍得不要你,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看着你死。”他大概是惊讶于我怎么就在这种情景下就表白了,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一瞬间的动容和感动。“你再说一遍?”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我喜欢你啊李郎。”因为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去,所以平生第一次弄懂喜欢是什么的我干脆就说了出来,以免万一出不去了下辈子都得后悔。

你是谁

说不定是从父亲大人视角看起来的样子

很久很久(也没有那么久?)以前的野良神分析稿片段,很碎,暂时放出来了因为在清理我的草稿箱


剧透有  三观慎


以上。


——

人类是父母,神明是在父母愿望下诞生的孩子

这些孩子没有感情,不会爱,没有任何约束

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正义的,因为他们都被父母宠坏了,父母们纵容他们做任何事情,所以他们能够为所欲为,并且把一切行为正义化

死亡的人类能够成为孩子们的玩具,变成器皿,变成工具,变成打闹的刀剑,忘记自己曾经是人

也能染上各种欲念,变成能够杀死孩子和父母的妖怪

父母希望孩子们去斩杀碍事的妖怪,于是孩子们带着自己的玩具,回应父母的期待

父亲大人一直以...

很久很久(也没有那么久?)以前的野良神分析稿片段,很碎,暂时放出来了因为在清理我的草稿箱


剧透有  三观慎


以上。


——

人类是父母,神明是在父母愿望下诞生的孩子

这些孩子没有感情,不会爱,没有任何约束

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正义的,因为他们都被父母宠坏了,父母们纵容他们做任何事情,所以他们能够为所欲为,并且把一切行为正义化

死亡的人类能够成为孩子们的玩具,变成器皿,变成工具,变成打闹的刀剑,忘记自己曾经是人

也能染上各种欲念,变成能够杀死孩子和父母的妖怪

父母希望孩子们去斩杀碍事的妖怪,于是孩子们带着自己的玩具,回应父母的期待

父亲大人一直以来所做的事,在他眼里不过是教训不听话的孩子们而已……打碎他们的玩具,惩罚他们

对螭、对夜斗、对惠比寿、对毘沙门……乃至对整个天,都是这样——只是惩罚就行了

之所以成为唯一一个殴打这些无法无天被宠坏孩子们的父母,是曾经重要之人被害死的关系

他认识到父母无条件地顺从孩子们,是毫无道理的

于是他的内心中诞生了强烈的,斩断一切不合理的愿望,而从他这份愿望之中诞生出来的孩子,就是夜卜



父亲大人提到过“终之器”,雪音和螭都是其适格者

是比至今最强的“祝之器”“葬之器”更强的存在

说到为什么螭与夜斗会如此爱父亲,其实很好理解

就像惠比寿对世界一见钟情一样

神从人类的祈愿中诞生

神爱世人,因为神爱世人

就像孩子爱父母不需要理由一样

但是父母是千万人,于是神爱天下人,这份爱要均等公正,无所偏私

但夜卜是由父亲大人一个人的愿望诞生的孩子

于是他与别的神都不同,他只有一个父亲

而螭,我虽然还不知道她是怎样变为父亲大人的神器的,但是像祝器愿为主人舍弃名字一样,她应该比舍弃名字能舍弃更多,她真真切切地爱着主人

但即便是祝,得到自己生前的过往也依旧会背叛,但螭器本就是能够打破“神明的秘密”的器,也可以化身为妖,或许她早就已经跨越这道墙壁了

“这孩子是知道自己生前之事的……即便知晓依旧不损的坚韧的好孩子啊”

跨越自己生前的执念还能保持神智,依然爱主人

所以她注定能成为最强的神器啊

Artemis
野良神中最最喜欢绯了(还是不习...

野良神中最最喜欢绯了(还是不习惯叫野良呢

自截了一张,把背景去了(可以当头像用

啊啊啊最爱绯了╰(*´︶`*)╯♡


野良神中最最喜欢绯了(还是不习惯叫野良呢

自截了一张,把背景去了(可以当头像用

啊啊啊最爱绯了╰(*´︶`*)╯♡


百年鱼
【腐螭】 失眠几天了 再不睡觉...

【腐螭】


失眠几天了 再不睡觉 我真的要猝死了

【腐螭】


失眠几天了 再不睡觉 我真的要猝死了

标签今天也还是没画画
2018.7野良神同人作品是第...

2018.7野良神同人作品
是第一次尝试厚涂 水得一批orz

2018.7野良神同人作品
是第一次尝试厚涂 水得一批orz

青紫色的叶子
想印套神器的立牌自己摆着_(&...

想印套神器的立牌自己摆着_(°ω°」∠)_

想印套神器的立牌自己摆着_(°ω°」∠)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