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蟹虾

2534浏览    27参与
哲奈儿今天也是冰火两重天

【食物语】垂眼角还是吊眼角?!!

*梗源自群里的包包太太)

*京组/鬼少/莲少/虾蟹虾无差/灯喜成分有

*失智大少主出没)

*欧欧西是少不了的x

*悄悄地加上一句,我想要评论!快来和我一起评论区愉快交流!(bushi)


1.

“垂眼角的美人好看!”

“不,本大爷认为吊眼角的美人更加吸引人!”

在空桑的秋千上坐着的大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就垂眼角的美人好看还是吊眼角的美人好看这一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期间双方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舌战六百八十三回合依旧不分胜负让吉利虾和桃花粥这两位著名的爱情辩手都自愧不如。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呢!”吉利虾头顶两根粉嫩嫩的呆毛迅速的扭成了心...

*梗源自群里的包包太太)

*京组/鬼少/莲少/虾蟹虾无差/灯喜成分有

*失智大少主出没)

*欧欧西是少不了的x

*悄悄地加上一句,我想要评论!快来和我一起评论区愉快交流!(bushi)


1.

“垂眼角的美人好看!”

“不,本大爷认为吊眼角的美人更加吸引人!”

在空桑的秋千上坐着的大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就垂眼角的美人好看还是吊眼角的美人好看这一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期间双方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舌战六百八十三回合依旧不分胜负让吉利虾和桃花粥这两位著名的爱情辩手都自愧不如。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呢!”吉利虾头顶两根粉嫩嫩的呆毛迅速的扭成了心形。

“……你桃饱网几年的会员?”桃花粥表示不想理他并翻了个白眼。

“怎么会!我和蟹蟹待在一起的时候也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他说,要是不叫停我就能说上三天三夜!不,是三个月!”


2.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风和日丽天气怡人的一天,大少主抱着一摞美人杂志从辰影阁冲向了鬼城麻辣鸡。

“鬼城——一起来吸美人!!!”

蹲在鸡舍旁边的鬼城几乎是一瞬间就弹了起来,把手里拎着的一只cos阿符的鸡扔到了飞龙汤身边后向着大少主手中厚厚一摞的美人就冲了过去。

俩人迫不及待的跑到秋千处坐好,把美人杂志放在了中间。

大少主率先拿起一本,郑重的翻开第一页。

“…………”

“???”

上面赫然印着四喜满脸笑容跳圈圈舞的样子。

翻到下一页。

是四喜和小家伙们一起吃点心的样子。

再翻一页。

是四喜药浴前更衣的……

“大少主~”

手里忽然一轻,同时灯影牛肉的声音在秋千后面响了起来,“很抱歉给你拿错了一本,这才是原来要给你的美人画集哦~”

说着阁主拿出了一本看封面就很劲爆的美人写真集。

“我是不会轻易把四喜小可爱的写真集交出去的嘶哈嘶哈嘶哈——”


3.

最终还是将写真集换了回来。

“……哎,本大爷问你啊,你觉得这两个美人哪个好看?”

大少主闻言看看目前书上的两个泳装美人,一个身材火辣,动作妖娆妩媚,处处透露着身体线条的美好;一个身材略逊一筹,但清爽的打扮与水花的润色还是让人加分不少。

大少主细细打量了一会儿,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清纯系垂眼角小可爱gkd啊,这种类型永远能让我恋爱!!!”

鬼城麻辣鸡宕机。

“……本大爷明明觉得这个吊眼角的更好看!”

接下来的故事请回到开头。


4.

争论的时间无限拉长,两人都有些口干,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的大少主瞄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于是使劲冲着那边挥了挥手。

“鸭鸭——鸭鸭!快过来!!!”

“……?”被少主传唤的小皇帝虽然不解却也是乖乖踱了过去,“爱卿有事?”

“来,你看!”大少主把杂志在北京烤鸭面前摊开,“垂眼角的美人和吊眼角的美人,选一个!”


5.

北京烤鸭看着面前的杂志,第一反应是脸红。

这这……这两位女子穿成这个衣不蔽体的样子,成何体统!

但是皇上不能说不行。

于是北京烤鸭迅速调整好心情,理清了自己与面前一人一魂的关系图之后毅然决然的准备支持大少主。

“我觉得垂眼角好看。”

鸭鸭说着,敷衍的点了点头。


6.

“……???北京烤鸭本大爷觉得这事儿你可得想好了,你家那位可是吊眼角的!”鬼城满脸写的都是震惊。

“去去去!”大少主伸手推了推鬼城麻辣鸡的脸,“鸭鸭别听他说的,你喜欢哪个和滚滚一点关系没有!”说着她觉得不够一样捏住鬼城的脸扯来扯去,“你也是,不要动不动就给滚滚甩锅!”

两个人又一次争辩了起来,北京烤鸭不明所以,于是跟着驴打滚瀛洲探索去了。


7.

两人的争辩愈演愈烈,期间他们询问了几乎全空桑的食魂,但结果却十分奇怪的是平票。

于是大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同时决定先看别的美人,眼角问题先放一放。

结果看着看着,两人就发现了一本小少主的写真集。

“……???我妹妹怎么会答应阁主做模特!”

刚刚意识到不对的两人想要趁机再吸一遍小少主可爱的笑容时,写真集被人拿走了。

抬头一看,是莲花血鸭。

他似乎不打算解释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大少主后就准备离开。

大少主赶快伸手拉住莲将军,迅速打开那本万恶的眼角杂志,问他哪个小姐姐更好看。


8.

“……一定要选?”莲花血鸭发出疑问。

“一定要选。”大少主和鬼城麻辣鸡异口同声不容置疑。

“………………”莲华沉默了。

他看了看杂志上那两个泳装女孩,想着的却是自家小少主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还有叫自己“将军”时甜甜糯糯的声音。

她是垂眼角。

“……嗯,垂眼角的好看。”

回答了大少主的问题后,莲花血鸭便离开了。

去餐厅找他的小少主了。


9.

“……”

“其实我觉得吊眼角也挺好看的。”

一阵沉默之后,大少主突然开口这么说。

“……本大爷觉得,你的垂眼角比她们都好看。”

“你一直都比她们更加好看。”


10.

“垂眼角还是吊眼角?”

突然被亲姐姐问这个问题的少主很懵,但是他很快靠本能给出了答案。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Fin.

乔韶玉
差点摔倒的吉利虾:你...你能...

差点摔倒的吉利虾:你...你能接住我,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吗!

处于礼貌接住的蟹酿橙: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本来是要上色的...结果手滑删掉了,就只有这样的原图了QAQ,等我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或许会再给它上色吧...至少我现在完全没这个心情,太难过了

差点摔倒的吉利虾:你...你能接住我,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吗!

处于礼貌接住的蟹酿橙: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本来是要上色的...结果手滑删掉了,就只有这样的原图了QAQ,等我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或许会再给它上色吧...至少我现在完全没这个心情,太难过了

乔韶玉

激情手绘,我吹一辈子蟹虾!

顺便...我已经被盗过一次图了,虽然很丑但是...

麻烦请不要转载到其他地方好吗真的很难看了,没必要真的没必要QAQ

激情手绘,我吹一辈子蟹虾!

顺便...我已经被盗过一次图了,虽然很丑但是...

麻烦请不要转载到其他地方好吗真的很难看了,没必要真的没必要QAQ

乔韶玉

【蟹虾】山茶

蟹酿橙x吉利虾

别说我ooc,我没蟹酿橙(落泪

我怎么那么喜欢拉郎配呢?!

短打,想给这个系列一个引子


吉利虾一直梦想要找到一个真命天女。

因此在苦心刊登报刊数次无果之后,他终于放弃了。

也许是他对性别的要求太苛刻了,吉利虾觉得自己看开了,他这样想,因此他在拜托腊八粥的小报上加了一句话:

男女皆可,无性别也行,给个机会,高价寻求真命天()。


但是吉利虾果然一无所获,兴许他在这个都是情侣的空桑寻找爱情或许想错了什么。

“我听说你在寻找爱情。”

略带机械的男声忽然在山茶花下小憩的吉利虾耳边响起。

来人是一个黄色头发的男人,他的脸一半被面具遮住了,但是橙黄的发色仍旧如太...

蟹酿橙x吉利虾

别说我ooc,我没蟹酿橙(落泪

我怎么那么喜欢拉郎配呢?!

短打,想给这个系列一个引子


吉利虾一直梦想要找到一个真命天女。

因此在苦心刊登报刊数次无果之后,他终于放弃了。

也许是他对性别的要求太苛刻了,吉利虾觉得自己看开了,他这样想,因此他在拜托腊八粥的小报上加了一句话:

男女皆可,无性别也行,给个机会,高价寻求真命天()。


但是吉利虾果然一无所获,兴许他在这个都是情侣的空桑寻找爱情或许想错了什么。

“我听说你在寻找爱情。”

略带机械的男声忽然在山茶花下小憩的吉利虾耳边响起。

来人是一个黄色头发的男人,他的脸一半被面具遮住了,但是橙黄的发色仍旧如太阳般耀眼。

“我可以试试吗?我叫蟹酿橙。”男人有些局促,他是第一次好奇这种事情,爱情,这个哲学上也是争论不休的话题,他身为一个想要读懂人类行为的机器人,到底是不可抗拒的好奇了,果然好奇心才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

“可以!我是吉利虾,你可以叫我吉利。”吉利虾直接打断了蟹酿橙短时间的头脑风暴,他差点弹起来,这可是第一个来招募的人,不...他是第一个,也必定是最后一个,他肯定是自己的命中注定。

蟹酿橙略带机械的坐在吉利虾的身边,他抱着膝盖,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们现在是男...男朋友了,对吧?”

“嗯,对。”吉利虾迅速回应,然后他也跟着蟹酿橙,略带尴尬的抱膝坐着。

他看起来长得不错呢。

吉利虾偷看着身边大男孩的侧颜,长相奇怪的面具遮住了他一半的脸。

他一定长得很好看。

吉利虾忍不住想象他面具下的样子,或许有一双星子般的眼睛,有高耸的鼻梁,他会温柔的看着自己...就像他们已经成亲后那样。

说起来,他们好像都是食魂,那以后的孩子随谁的姓呢?他是什么样的菜呢,甜的还是甜的还是甜的?


时间悄悄过去,带着山风与花香。

寒域阿雪

【食物语/多cp】我能亲亲你吗?(上)

多cp预警,虽然里面有好几个食魂我都没有,悲伤。

半个月前策划的情人节特辑,结果我他喵昨天写别的情人节特辑把这篇忘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湘沅,俞飞,璧喻,蟹虾,屠焦,玉佛,雷者慎入。

——————正文分割线——————

【湘沅】

“我,我能亲亲你吗?”

沅白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他就是像往常一样跑去空桑神殿找冰莲,坐着看他发呆。然后他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脱口而出。

完了……莲花仙人肯定又要生气了……

他这样想着,难过地低下头。

“唉……”

看吧!莲花仙人果然不开心了……唔!嗯?!!!

“如果想亲,下次就直接亲吧,不用提前知会于我。”冰莲脸上依旧没有...

多cp预警,虽然里面有好几个食魂我都没有,悲伤。

半个月前策划的情人节特辑,结果我他喵昨天写别的情人节特辑把这篇忘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湘沅,俞飞,璧喻,蟹虾,屠焦,玉佛,雷者慎入。

——————正文分割线——————

【湘沅】

“我,我能亲亲你吗?”

沅白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他就是像往常一样跑去空桑神殿找冰莲,坐着看他发呆。然后他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脱口而出。

完了……莲花仙人肯定又要生气了……

他这样想着,难过地低下头。

“唉……”

看吧!莲花仙人果然不开心了……唔!嗯?!!!

“如果想亲,下次就直接亲吧,不用提前知会于我。”冰莲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神情满是笑意,复又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俞飞】

俞生和飞龙刚刚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正双双躺在沙滩上放空自己。

俞生忽然起身,凑近飞龙的脸颊亲了一下。

“你!你这人真是的!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啊!”飞龙此时精疲力尽,根本就没有甩他一个脸子的力气。

“好吧,那我能亲亲你吗?”俞生笑道。

“……好,好吧!”

【璧喻】

东璧一边往嘴里丢了一颗薄荷糖一边走到院子里醒神。

“东司马,我能偷走你的糖吗?”

房顶上传来一阵轻笑。他看了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传说中的怪盗。

“当着我的面说要偷东西,胆子不小。”东璧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那我换一种说法,东司马,我能亲亲你吗?”阿喻坐在房顶上,两只脚在房檐上一荡一荡的。

东璧抬头看了看他,朝他伸开双臂。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飞扑过来的阿喻以及一个甜腻腻的吻。

然后阿喻心满意足地勾走了他嘴里的糖。

【蟹虾】

“我能亲亲你吗?”蟹酿橙一脸正经。

“诶诶诶?为什么忽然这么问?”吉利虾满脸羞红。

“不是你说适当的亲密接触能增进感情吗?需要我把当时的视频放给你看吗?”

“不,不用了!”吉利虾红着脸凑过去,“你,你亲吧!”

【屠焦】

“年轻人还真是有活力啊!”饺子笑着看空桑一个个成双成对的。

“除了自称老人家,你哪里看起来年纪大了?”屠苏瞄了他一眼,别开脸,“你如果也想亲,也不是不行。”

“可以的吗?”饺子颇为意外地看向他。

“如果你想。”

“那我要亲!一直让这些年轻人给老爷爷喂狗粮可不行呢!”饺子一屁股坐到屠苏的腿上,眼睛亮晶晶地等待着他的亲亲。

他很快就如愿以偿了。

【玉佛】

“我可以亲你吗?”玉相遥凑的极近,眼巴巴地看着佛跳墙。

“当然,只要你想。”佛跳墙也凑近了,直接消除了他们之间呼吸可闻的距离。


TG`洛
最早喜欢的两只!希望食物语越来...

最早喜欢的两只!希望食物语越来越好~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新的一年欧气爆棚!加油!2020! 

最早喜欢的两只!希望食物语越来越好~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新的一年欧气爆棚!加油!2020!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12)【完结篇】

就这样吧!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正文分割线——————

“少主……”吉利虾一脸生无可恋地砸在少主的腿上。

“……嗯。”少主对他三天两头跑到书房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次又怎么了?”

“少主少主我跟你说啊!”吉利虾一下子来劲了,“蟹蟹他……”

“蟹蟹?改口这么快啊!”少主终于抬眼看了看他。

“啊……这个啊……”吉利虾的脸上泛起红晕,宛如娇羞想着心上人的年轻姑娘。

额……虽然并非年轻姑娘,但这似乎就是事实。

“总之!他……他真的很好啊!我好喜欢他呢!”

“知道了知道了!”少主敷衍道。

“他带我去踏青,去广寒宫,去东海……”

他忽然捂住脸。

“还……还……还亲我了❤❤...

就这样吧!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正文分割线——————

“少主……”吉利虾一脸生无可恋地砸在少主的腿上。

“……嗯。”少主对他三天两头跑到书房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次又怎么了?”

“少主少主我跟你说啊!”吉利虾一下子来劲了,“蟹蟹他……”

“蟹蟹?改口这么快啊!”少主终于抬眼看了看他。

“啊……这个啊……”吉利虾的脸上泛起红晕,宛如娇羞想着心上人的年轻姑娘。

额……虽然并非年轻姑娘,但这似乎就是事实。

“总之!他……他真的很好啊!我好喜欢他呢!”

“知道了知道了!”少主敷衍道。

“他带我去踏青,去广寒宫,去东海……”

他忽然捂住脸。

“还……还……还亲我了❤❤❤!!!!”

“……”

少主不想听,少主有小脾气了,甚至还想顶着郭管家的亲切凝视罢工。

额……先罢个一分钟?

“叮咚!你的小可爱正在找你哦!”

在少主的凝视中,吉利虾欢天喜地地接起通讯。

“你在哪?”蟹酿橙温润的声音顺着听筒传过来。

“我在少主这里啊!”

“……哦,你什么时候回来?”

少主觉得那个可疑的停顿可能与自己有关,但他觉得还是不要再多说为好。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11)

来来来!打直球!放烟花!

啊,又补了几行。

——————正文分割线——————

无论吉利虾有多少内心戏,他最终的表现只是张着嘴愣了很久,然后艰难地开口。


“……少主?”


“对,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约会——他说一起出去玩就是约会,看月亮也好看灯会也好,都是约会——总之我们在约会。”蟹酿橙忽然顿了一下,低头看去。


吉利虾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见非命正在用一只钳子扯他的裤腿,另一只钳子拿着一个小袋子。


“对了,这个给你。”蟹酿橙接过袋子递给他,“少主还说,为了维持一段关系,可以给另一个人送礼物。听说,你喜欢这个?”


“芙蓉石?”他愣愣地看着手心里的粉红色石头。...

来来来!打直球!放烟花!

啊,又补了几行。

——————正文分割线——————

无论吉利虾有多少内心戏,他最终的表现只是张着嘴愣了很久,然后艰难地开口。


“……少主?”


“对,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约会——他说一起出去玩就是约会,看月亮也好看灯会也好,都是约会——总之我们在约会。”蟹酿橙忽然顿了一下,低头看去。


吉利虾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见非命正在用一只钳子扯他的裤腿,另一只钳子拿着一个小袋子。


“对了,这个给你。”蟹酿橙接过袋子递给他,“少主还说,为了维持一段关系,可以给另一个人送礼物。听说,你喜欢这个?”


“芙蓉石?”他愣愣地看着手心里的粉红色石头。


“探索的时候找到的。”蟹酿橙点点头,“所以,你之前为什么说要给我找一段真正的恋爱呢?”


“我……我以为……”吉利虾看着手里的石头,“毕竟,毕竟你对我的那些安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悟,我以为你对感情依旧一知半解或者更糟……”


“严格来说,的确是一知半解,但我想,这种想要亲近你的感觉,可以作为喜欢的一条证明。”蟹酿橙摘下护目镜,凑近了一点。


“你……一直少主说少主说,少主教了你很多东西……”


“可以适当用行动表达喜爱。”蟹酿橙再次凑近一点,“这个是你教的。”


“所以,我可以亲你吗?”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10)

前期拖得太久了,来放个烟花吧!

——————正文分割线——————

“原来和我一样作息的有这么多啊……”吉利虾放下少主给他看的作息表,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和蟹酿橙的缘分也并不是什么天定的缘分啊?

那……他就不是我命定的人了吗?

可是……

他晃晃悠悠地走到自己的小床边,一头栽上去,从床的这头滚到床的那头,来来回回,最后抱着少主给买的爱心抱枕发呆。

可是我好喜欢他啊!如果他不是我的命定之人,那他是不是有别的命定之人?我的出现会不会打扰他和真正的命定之人相遇呢?

满脑子谈恋爱和撮合别人谈恋爱的吉利虾又翻了个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这样不行!我不能妨碍别人谈恋爱!哪怕我...

前期拖得太久了,来放个烟花吧!

——————正文分割线——————

“原来和我一样作息的有这么多啊……”吉利虾放下少主给他看的作息表,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和蟹酿橙的缘分也并不是什么天定的缘分啊?

那……他就不是我命定的人了吗?

可是……

他晃晃悠悠地走到自己的小床边,一头栽上去,从床的这头滚到床的那头,来来回回,最后抱着少主给买的爱心抱枕发呆。

可是我好喜欢他啊!如果他不是我的命定之人,那他是不是有别的命定之人?我的出现会不会打扰他和真正的命定之人相遇呢?

满脑子谈恋爱和撮合别人谈恋爱的吉利虾又翻了个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这样不行!我不能妨碍别人谈恋爱!哪怕我喜欢他,也不行!

可是……他的命定之人是谁呢?

吉利虾坐起来,开始思考蟹酿橙身边都有什么人。

蟹酿橙,用少主的话说就是理工技术宅,如果别人不来找他,他很少去找别人。经常出入他工作室的人就那么几个,过来叫他干活或是送材料的少主,想要新奇小玩具的孩子们,同为理工直男可以一起讨论学术的德州,脾气暴躁经常敲坏键盘来报修的陈豆儿,再就是我。哦!他出门的话也就是受桂花所托去广寒宫进行日常维护。

这么说他的姻缘就在他们之中了?

这种时候,只能一个一个试了吧?

“你在笑什么?”

“啊?”吉利虾猛然惊醒,“什么?”

“你在笑,为什么?”蟹酿橙歪了歪头,“你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啊,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一场真的恋爱来进一步了解感情是什么。”吉利虾笑得非常灿烂。

“谈恋爱?”蟹酿橙似乎有些不解,他沉思了一下,疑惑地开口。

“可是,少主说我们就是在谈恋爱啊?”

轰!

吉利虾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身处爆破中心,周围的爆炸掩盖了一切的声音,甚至是景象,唯有蟹酿橙干净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无比真切又无比虚幻。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9)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跑偏……

——————正文分割线——————

“少主啊……”

吉利虾头上的呆毛有气无力地耷拉着。他一边绞着自己的绣球丝带,一边抬眼瞧着少主。

“你已经在我这里坐了很久了。”少主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处理完,终于抬头看向吉利虾,“说说看?”

“少主啊,我最近觉得好累啊……”吉利虾看着少主走到自己身边坐下,忍不住头一栽,一头砸到少主的大腿上,“我把我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一起看星空,外出踏青,灯会祭典……可是好像都没什么用,他还是不明白爱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阿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钢铁直男?好像是这个词吧?”

“阿符啊……还真是他会...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跑偏……

——————正文分割线——————

“少主啊……”

吉利虾头上的呆毛有气无力地耷拉着。他一边绞着自己的绣球丝带,一边抬眼瞧着少主。

“你已经在我这里坐了很久了。”少主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处理完,终于抬头看向吉利虾,“说说看?”

“少主啊,我最近觉得好累啊……”吉利虾看着少主走到自己身边坐下,忍不住头一栽,一头砸到少主的大腿上,“我把我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一起看星空,外出踏青,灯会祭典……可是好像都没什么用,他还是不明白爱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阿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钢铁直男?好像是这个词吧?”

“阿符啊……还真是他会说的词。”少主的表情有点微妙,但还是笑着摸摸吉利虾的脑袋,“吉利啊,若是做不到了,感觉累了,要不要放弃呢?”

“我以为你会鼓励我不要放弃呢!”吉利虾的表情有些意外,“毕竟少主不是什么轻言放弃的人啊!”

“感情这种事,从来就不是你特别特别努力就能得偿所愿的吧?”少主轻轻戳了戳他的呆毛,“如果累了,就放弃吧,我会重新安排你们的房间……”

“可是!我们的作息一样,这难道不是天定的缘分吗?”

“其实,你们的作息在空桑并非唯一,像鹄羹和云谨,他们的作息和你也是一样的。”少主终于忍不住把他刚刚发现的秘密抖出来了。

“诶!这么说……这么说!”

“吉利你别难过……”

吉利的眼睛忽然一亮。

“这么说其实我在空桑是有很多命定之人的吗?!!!”

“……”

少主手一抖,一不小心从他那头浓密的头发里薅下来一把。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8)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正文分割线——————

吉利虾终于从农场回来了。

工作的这几天中,他又觉得吧,处在一个浪漫的环境里,说不定能激发一个人对于浪漫爱情的理解。

这就是他大晚上把蟹酿橙从工作室拖到房顶上看星星的原因。

“闭上眼睛,你感觉到了吗?想象一下,夜深人静,周围没有一丝声响,仿佛天地间只有你和你的意中人在这里,直至生命的永恒。啊!真的好浪漫啊~”吉利虾捧着脸看向夜空,头上的心形呆毛正在昭示着它的存在感。

“可是,这里并不是绝对安静的。”蟹酿橙歪歪头,伸出一只手,“书房那边,少主正在被郭管家监督加班,鹄羹在厨房给他们准备宵夜。麻婆豆腐和剁椒鱼头正在打游...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正文分割线——————

吉利虾终于从农场回来了。

工作的这几天中,他又觉得吧,处在一个浪漫的环境里,说不定能激发一个人对于浪漫爱情的理解。

这就是他大晚上把蟹酿橙从工作室拖到房顶上看星星的原因。

“闭上眼睛,你感觉到了吗?想象一下,夜深人静,周围没有一丝声响,仿佛天地间只有你和你的意中人在这里,直至生命的永恒。啊!真的好浪漫啊~”吉利虾捧着脸看向夜空,头上的心形呆毛正在昭示着它的存在感。

“可是,这里并不是绝对安静的。”蟹酿橙歪歪头,伸出一只手,“书房那边,少主正在被郭管家监督加班,鹄羹在厨房给他们准备宵夜。麻婆豆腐和剁椒鱼头正在打游戏,好像刚刚满分过关,所以在欢呼。符离集烧鸡又在和德州扒鸡吵架,冰糖湘莲因为忍不了糖醋沅白的声音把自己封进莲花里,龙井虾仁在帮子推燕梳理羽毛……”

蟹酿橙还说了很多很多,但宛如霜打茄子似的的吉利虾并没有完全听进耳朵里。

他正在认真地怀疑人生。

“……我之前,学到了一句话。”蟹酿橙的话语突然一转,强行打断了自己刚刚唠叨的一大堆空桑杂七杂八的事,“听少主说,你,或许会喜欢。”

“啊,什么?”吉利虾愣了一下,回过神来。

“今晚,月色很美。”

不知是不是巧合,微风自花园吹来,携了花香,将他们卷入香气四溢。

“风也……”

风也很温柔啊……

吉利虾红了脸,张张嘴,正欲把这句话说完。

不过下一秒他脸上的那点羞涩被尽数掩埋。

“不过我不明白这句话说出来有什么意义。”蟹酿橙不解地歪歪头,“今天并没有月亮,所以所谓的月色并不存在。根据资料显示,人们似乎对月牙和圆月会更有感想……”

“哦,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末了他才这样问到。

“没什么。”

吉利虾冷静听完了蟹酿橙的一番分析,然后立马翻身下了房顶。

好像有点冷了。

他不自觉地裹了裹外袍。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7)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久违地更新~

不知道这个蟹蟹有没有ooc【来自一个没有蟹蟹的自闭少主】

——————正文分割线——————

少主终于意识到蟹酿橙和吉利虾的作息高度一致,所以看起来他们形影不离的程度堪比糖醋沅白和冰糖湘莲。

如果是个正常食魂,就这么天天形影不离,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以后就很有可能对于对方的离开感到不习惯了。

他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少主,您给吉利安排工作了吗?”少主带着今天份例的兔兔包进入蟹酿橙的工作室时就被迎面丢了这么一句话。

“啊?”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没看到他。”

“哦,对,我让他去鱼塘替换阿喻了,过几天就回来。”少主点点头,把手...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久违地更新~

不知道这个蟹蟹有没有ooc【来自一个没有蟹蟹的自闭少主】

——————正文分割线——————

少主终于意识到蟹酿橙和吉利虾的作息高度一致,所以看起来他们形影不离的程度堪比糖醋沅白和冰糖湘莲。

如果是个正常食魂,就这么天天形影不离,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以后就很有可能对于对方的离开感到不习惯了。

他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少主,您给吉利安排工作了吗?”少主带着今天份例的兔兔包进入蟹酿橙的工作室时就被迎面丢了这么一句话。

“啊?”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没看到他。”

“哦,对,我让他去鱼塘替换阿喻了,过几天就回来。”少主点点头,把手里的包放下来。

“……哦。”蟹酿橙的回应出现了可疑的停顿。

“你怎么了?”少主皱眉,“不舒服吗?”

“也不算是,我已经给自己做过全身检查了,并没有什么异常,零件也都为了保险而更换过一遍了,但是……”蟹酿橙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心口。

“一开始,我感觉到空荡荡的,还以为是真的空荡荡的。我的心脏并不在这里,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没有东西,是空的,但这种感觉,从前并未出现过。”

“吉利曾说过的,感觉到空荡荡,未必是我的身上有哪里缺了一块,或许是身边少了什么东西,虽然并未在意,但潜意识已经察觉了。为此,我和非命整理了一天的工作室,列了清单,但是什么都没有少。”

“后来,非命想办法提醒我,或许是和人有关。我才发觉,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吉利,往常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工作室里和机械兔或者非命玩。那么现在,少主,问题就非常明朗了,我的变化,与吉利的离开有关,是一件和他有关的东西填满了我的什么东西,而现在他离开了,带走了那样东西。”

“那么,我又有了新的问题。从前吉利和我不曾有交集,所以吉利给我的这样东西一定是在我们认识之后给我的。但那是什么?他的确给过我很多东西,都是他出去探索时找到的稀有图纸,可那些图纸都好好收在柜子里,他没有拿走。但除此以外,他没给过我其他物品。那么他唯一带走的,和我有关的,大概就是他自己。但食魂那么大怎么可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填补我身上的什么缺陷呢?”

“他给予的,拿走的,究竟是什么?失去了这样东西,我是不是越来越不完整了?”

蟹酿橙的语气透出焦虑和迷茫。他死盯着少主,期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答案。

少主终于从那一大段话饱含的超大信息量里提取了核心思想,并消化完毕。

他先是惊喜了一番,然后不禁有些感慨。

“如果你认为从前的你因为没有那个名为‘心’的零件而不完美,那么现在你已经是个完美的人了。”

“心?”他迷茫了,“我们曾经找到的那个心只是一个普通的组件,并没有传闻中的神奇力量——”

“心从来就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给自己的。吉利他……”少主还想说什么,却还是卡住话头,“算了,还是你自己体会吧。哦对了,我教你一句话吧,不能再多帮了,多说多错……”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6)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抱歉,有点晚了。

少主老妈子石锤!

——————正文分割线——————

“你最近和吉利虾相处得很好嘛?”少主道。

“是吗?”蟹酿橙愣了一下,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工作,“他说他要教我感情。”

“他教你感情?!!!”少主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分,然后又马上放低,“你同意了?”

“为什么不?既然说了教我,那自然也是有几分见解的。我不会全然相信,但也是个参考。”他愣了一下,“似乎,根据他的结论,我是喜欢你的。”

少主一口水喷出来,糊了他一脸。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少主一脸惊慌,“你你你你你你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蟹酿橙点点头,打开了身上的录影投放仪。

看完了回放的少主心情...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抱歉,有点晚了。

少主老妈子石锤!

——————正文分割线——————

“你最近和吉利虾相处得很好嘛?”少主道。

“是吗?”蟹酿橙愣了一下,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工作,“他说他要教我感情。”

“他教你感情?!!!”少主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分,然后又马上放低,“你同意了?”

“为什么不?既然说了教我,那自然也是有几分见解的。我不会全然相信,但也是个参考。”他愣了一下,“似乎,根据他的结论,我是喜欢你的。”

少主一口水喷出来,糊了他一脸。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少主一脸惊慌,“你你你你你你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蟹酿橙点点头,打开了身上的录影投放仪。

看完了回放的少主心情非常复杂。

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吉利明显就是对蟹酿橙非常有好感。如果两情相悦,我做个顺水推舟的媒人也不错。可是以蟹酿橙的性格,真的能回应他的感情吗?如果蟹酿橙对他无意,果然还是趁着吉利用情不深,赶紧把这份感情掐死在萌芽里,不要让两个人难过。

打定注意的少主开始进行暗搓搓观察他们的课余活动。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5)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加更,然后睡觉💤

——————正文分割线——————

如何教一个不懂感情为何物的改造人什么是感情,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命题。

“感情有很多种,这其中最为人所热衷的是爱情。”提到爱情,吉利虾总是这样全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既然有很多种,那么要如何分辨这些感情呢?以及,感情,都有哪几种呢?”蟹酿橙问道。

“感情的种类是很复杂的,根据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同,会有很大不同。正面的情感嘛,比如说,我们和少主,和空桑的大家组成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是亲情。而这其中,踏青社那些经常一起玩的小朋友之间会比亲情多一份感情,是对友人的,这是友情。而再亲密一点的感情,像是...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加更,然后睡觉💤

——————正文分割线——————

如何教一个不懂感情为何物的改造人什么是感情,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命题。

“感情有很多种,这其中最为人所热衷的是爱情。”提到爱情,吉利虾总是这样全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既然有很多种,那么要如何分辨这些感情呢?以及,感情,都有哪几种呢?”蟹酿橙问道。

“感情的种类是很复杂的,根据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同,会有很大不同。正面的情感嘛,比如说,我们和少主,和空桑的大家组成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是亲情。而这其中,踏青社那些经常一起玩的小朋友之间会比亲情多一份感情,是对友人的,这是友情。而再亲密一点的感情,像是住在另外一边的冰糖湘莲和糖醋沅白,他们是彼此的唯一,他们之间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存在,这是爱情。”按照自己的理解大致解释了一下,吉利虾盯着蟹酿橙,“你能明白吗?”

“好像有些明白了,但是……似乎有些不通。”蟹酿橙想了想,“亲情存在家人之间,友情存在友人之间,而爱情……你说是彼此的唯一,可所谓的唯一难道不应该是有条件的吗?好比我和你是双人间的室友,作为室友,我们的确是彼此的唯一,也没有第三个人住进来,难道我们这样就是爱情了吗?”

吉利虾张了张嘴,把嘴边的“对”咽了下去,深吸一口气。

虽然,虽然是对这个人很有好感,但如果想要让他真正明白感情为何物,就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他。

慢慢来,不急。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看到他很开心,你也会开心,他难过你也会难过,他喜欢的东西就想尽办法帮他找来,见他受伤会愤怒地抛弃理智只想为他报仇,看到他身边有其他人会感到不开心,总想着如果他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好了。”吉利虾顿了顿,“当这喜欢深入骨髓之时,便会成为爱情,成为深爱。”

一时间有些安静。

“除了‘看到他身边有其他人会感到不开心,总想着如果他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好了’,这么说,我喜欢少主?”半晌后,蟹酿橙喃喃道。

“喜欢少主?”吉利虾的脸色有些苍白,终于挤出一丝笑容,“是啊,谁不喜欢少主呢?少主是很好很好的孩子,空桑的大家都喜欢他的。他也值得这些喜欢。”

少主是空桑的珍宝,所有食魂都喜欢他。

这是共识。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4)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这对真的好冷啊【长叹一声.jpg】

——————正文分割线——————

“你是不是,总是跟着我?”蟹酿橙终于还是在某一天回到房间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那个,不是,只是我们作息差不多,所以才经常遇到。”

“……哦。”蟹酿橙点点头,收拾好自己的零件,准备到工坊里通宵。

“等等!你……你想要了解人类的感情吗?”吉利虾一把扯住他的手,被冰凉的金属指节冻得一颤,却还是极力压下想要松手的念头。

蟹酿橙被他扯住,不由地疑惑着回头,可惜因为护目镜的存在,吉利虾并未感知到他的情绪。

“我……我是说……”他挣扎了一番,还是说了出来,“我是说,少主总是很忙很忙的,但是我不一样,我,我最近都没...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这对真的好冷啊【长叹一声.jpg】

——————正文分割线——————

“你是不是,总是跟着我?”蟹酿橙终于还是在某一天回到房间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那个,不是,只是我们作息差不多,所以才经常遇到。”

“……哦。”蟹酿橙点点头,收拾好自己的零件,准备到工坊里通宵。

“等等!你……你想要了解人类的感情吗?”吉利虾一把扯住他的手,被冰凉的金属指节冻得一颤,却还是极力压下想要松手的念头。

蟹酿橙被他扯住,不由地疑惑着回头,可惜因为护目镜的存在,吉利虾并未感知到他的情绪。

“我……我是说……”他挣扎了一番,还是说了出来,“我是说,少主总是很忙很忙的,但是我不一样,我,我最近都没有排工作,我可以教你的!我,我真的能带着你了解感情的!”

“你……愿意吗?”

寂静忽然在他们之间蔓延,时间久到吉利虾马上就要耐不住尴尬收回自己的手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的回握了。

“的确,按照少主的日程安排,很难专门为我辟出时间。”蟹酿橙点点头,“那么,以后,拜托了。”

“嗯!”吉利虾开心一笑,头上本已慢悠悠垂下来的虾须缓缓弯成一个心形,随着吉利虾头部的摆动而轻晃几下。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3)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装作自己很高产的样子。

——————正文分割线——————

吉利虾始终认为人与人的相遇是极大的缘分,不过在他意识到自己总是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遇到新舍友蟹酿橙的时候,他的爱情雷达开始滴滴作响。

难道这就是天定的缘分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感到兴奋不已。为此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在空桑撮合有情人的伟大事业,专心致志地观察着蟹酿橙的一举一动。

于是他终于意识到了新室友和其他食魂有些不同。

“为什么这样摆盘会感觉更好看?”

“为什么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反驳?”

“为什么会感到尴尬?”

他似乎总是在问一些奇奇怪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所幸空桑的大家都很有耐心,尽力包容,给出了自己的解答。

他……是...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装作自己很高产的样子。

——————正文分割线——————

吉利虾始终认为人与人的相遇是极大的缘分,不过在他意识到自己总是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遇到新舍友蟹酿橙的时候,他的爱情雷达开始滴滴作响。

难道这就是天定的缘分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感到兴奋不已。为此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在空桑撮合有情人的伟大事业,专心致志地观察着蟹酿橙的一举一动。

于是他终于意识到了新室友和其他食魂有些不同。

“为什么这样摆盘会感觉更好看?”

“为什么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反驳?”

“为什么会感到尴尬?”

他似乎总是在问一些奇奇怪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所幸空桑的大家都很有耐心,尽力包容,给出了自己的解答。

他……是不是有点情感缺失啊?吉利虾这样想,然后马上就理解了。大约改造人都会在改造过程中渐渐失去身体部件的同时,也会慢慢失去情感吧?

咦?这么说起来,他还真是幸运,遇到了少主呢!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2)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加更!

——————正文分割线——————

少主昨天发布了公告,说最近会有新的食魂入住,让大家好好相处,互相理解包容。

会是什么样的食魂呢?

带着这样想法,吉利虾安然入睡。

“嗯……”

吉利虾还未睁眼,就感觉到一个凉凉的东西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他茫然地看过去,就见一对铜绿色的大钳子在他脸前挥舞。

“抱歉,吵醒你了。非命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一个好听的声音从稍远一点的地方传来。

吉利虾这才看清趴在他床前的是一只青铜的大螃蟹,挥舞着钳子煞是威风。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也差不多要起床了。你……是新来的食魂吗?”他对这个新来食魂的声音很有好感,连带着头上的虾须都兴奋地晃动了几下。

嗯…...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加更!

——————正文分割线——————

少主昨天发布了公告,说最近会有新的食魂入住,让大家好好相处,互相理解包容。

会是什么样的食魂呢?

带着这样想法,吉利虾安然入睡。

“嗯……”

吉利虾还未睁眼,就感觉到一个凉凉的东西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他茫然地看过去,就见一对铜绿色的大钳子在他脸前挥舞。

“抱歉,吵醒你了。非命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一个好听的声音从稍远一点的地方传来。

吉利虾这才看清趴在他床前的是一只青铜的大螃蟹,挥舞着钳子煞是威风。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也差不多要起床了。你……是新来的食魂吗?”他对这个新来食魂的声音很有好感,连带着头上的虾须都兴奋地晃动了几下。

嗯……虽然他看起来好像是个改造人,身上装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零件。

“是的,我是蟹酿橙。”改造人顿了一下,“你是吉利虾,我接下来的室友。我现在应该微笑,尽力表达出我的善意。”

说着,改造人尽力还原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你好你好!”吉利虾头上的虾须兴奋地晃了好几下,弯成漂亮的心形。


寒域阿雪

【蟹虾】恋爱教程(1)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我真是萌了一对不得了的冷cp啊……而且是不割腿肉就嗑不到太多东西的冷cp……

最近真的太懒了,还是发成小段子吧。

蟹蟹下一章出现。

——————正文分割线——————

他日复一日地坐在餐厅的门口,看着门前路过的,来自不同时空的食客们。

他们大多都是空桑的过客,来了又去。偶尔会有些回头客停下来,好奇地询问他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每每这时,他头上直愣愣的呆毛便会柔软些许,弯成一个圆满的心形。

“我在等我的命定之人呢!”他笑着回答,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自化灵以来,吉利虾就一直在等,等啊,等啊。他并非不曾去寻找,只是在得知空桑会迎接来自各个时空的人,才随少主来到这里继续等待。

我的...

蟹酿橙×吉利虾,腐向。

我真是萌了一对不得了的冷cp啊……而且是不割腿肉就嗑不到太多东西的冷cp……

最近真的太懒了,还是发成小段子吧。

蟹蟹下一章出现。

——————正文分割线——————

他日复一日地坐在餐厅的门口,看着门前路过的,来自不同时空的食客们。

他们大多都是空桑的过客,来了又去。偶尔会有些回头客停下来,好奇地询问他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每每这时,他头上直愣愣的呆毛便会柔软些许,弯成一个圆满的心形。

“我在等我的命定之人呢!”他笑着回答,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自化灵以来,吉利虾就一直在等,等啊,等啊。他并非不曾去寻找,只是在得知空桑会迎接来自各个时空的人,才随少主来到这里继续等待。

我的命定之人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38°盐糖水

如何做一个好哥哥

被p站的霓虹太太推进了蟹虾坑,我现在已经出不来了。

所以我干脆就待在这南极圈吧

拟想蟹秋注意,实际上这文只是围绕蟹虾兄弟的沙雕文而已,cp不存在的,游马时空穿越者人设注意。

因为沙雕所以连动画都可以放在一边,我就是要5DS team大团结

或许以后会写蟹哥穿越到心市,但现在就先这样吧

这文肯定有续集,用爱为蟹虾发电,我就是法王)不


☆☆☆☆☆☆☆☆☆☆☆☆☆☆☥☆☆☆☆☆☆☆☆☆☆☆☆

游星现在很无奈,自己有修理D轮的任务,游马却在身旁不断的趴在他的背上,孩子的重量虽然说不上太重,但会让修理任务更加困难。

“游马……不是说了吗,D轮要按时修理,riding...

被p站的霓虹太太推进了蟹虾坑,我现在已经出不来了。

所以我干脆就待在这南极圈吧

拟想蟹秋注意,实际上这文只是围绕蟹虾兄弟的沙雕文而已,cp不存在的,游马时空穿越者人设注意。

因为沙雕所以连动画都可以放在一边,我就是要5DS team大团结

或许以后会写蟹哥穿越到心市,但现在就先这样吧

这文肯定有续集,用爱为蟹虾发电,我就是法王)不






☆☆☆☆☆☆☆☆☆☆☆☆☆☆☥☆☆☆☆☆☆☆☆☆☆☆☆

游星现在很无奈,自己有修理D轮的任务,游马却在身旁不断的趴在他的背上,孩子的重量虽然说不上太重,但会让修理任务更加困难。

“游马……不是说了吗,D轮要按时修理,riding dule 可不是现在就能实现的啊。”游星叹了口气,他喜欢这孩子,但怎么说呢,稍微有点固执。

游星把游马从身上放下来,摸了摸额前那对酷似虾的双角,怎么说呢,一直有人说他是游星和秋,杰克听到传言之后吓得当场就问游星“你们居然还做过这种事?”之后被愤怒的游星用一套蟹☆升☆拳当场带走,并在公众前表明游马是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而来的穿越者后,人们也就将信将疑着不再继续说了,这事也就没再继续下去,毕竟什么穿越时空啊这种事市民经历多了就全都相信了,科学是不存在的。

总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游马现在在他们家住下了,虽然每天过着被游马治愈治愈疯狂治愈的生活,但难免还是少不了孩子固有的稚气。

“游星君,可以和我决斗吗?我现在已经掌握同调了w”每天都能遇见这样自夸的游马,不过最后总是以游星4000LP OTK而惨烈收场,事后游马总是会拿出自己的超量卡组(现在已经被布鲁诺拿去研究了)两眼汪汪,新童野市的决斗盘怎么可能兼容XYZ怪兽,游星用星尘龙的脑袋都能想清楚,只不过一直在鼓里的大概只有游马了,虽然每次他总是试图把XYZ怪兽召唤。

“游马……虽然xyz怪兽我并未见过,但这里不是不能使用xyz吗?同调的可能性是无限的,我的实力现在与你相差太大,如果想要决斗的话找一些同龄人更好不是吗?”游星总是喜欢对游马放慢语调说话,自从游马从时空那头穿越过来,他就喜欢这孩子,即使想斥责也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鼓励。

“游星君说的也是……不过同调比超量困难多了。”游马小声地嘀咕着,近距离游星当然能听得一清二楚,同调确实比超量难一些,看过游马带来的xyz怪兽,再看看召唤条件,游星欲哭无泪。在这个效果怪兽横霸天下的世界,这种卡一经发售绝对会引来热潮。

“那么加油吧,游……”然而话未说完,就被游马一声“我想到新办法了”而冲出门外。楼梯上的杰克一脸冷漠的喝着咖啡,过了一秒他才反应这咖啡凉掉了。

身为王者,把咖啡倒掉是一件极为掉价的举动,于是杰克忍着咖啡的凉,带着恨意一股脑的喝完了咖啡,坐在旁边的乌鸦倒是觉得杰克喝的不是咖啡,是啤酒。

“游马又出去了吗?那孩子可是昨天一刻不停地要和我决斗啊。”乌鸦率先发话,身为孩子王的他自然也喜欢这孩子,不过更让他折服的是这孩子每次被打成0血还能站起来,让乌鸦瞬间怀疑他打的不是决斗,是机器人,还是那种热血笨蛋式。打了几次乌鸦就不再想打了,一来他也有事情,二来打孩子算是什么本事,即使是游马央求他也不再打了,虽然心底还是觉得这孩子还是蛮可爱的。

“嗯,应该是和同龄人决斗了。”游星把扳手往地上一放,D轮的修理工作已经完成了,他准备外出骑车找游马,虽然不能riding dule,但至少可以骑车兜兜风,每次看到这孩子的笑脸总会将他的疲惫一扫而光,游星甚至生出了如果让这孩子能留下来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当然也只能在心底想想好了。

但是,做一个好哥哥真的太难了。

对于这件事,游星已经深切体会到了。

 

 

番外:

布鲁诺:游马的超量卡组连我都没见过呢

游星:毕竟是从异世界来的啊……等等,话说异世界也会dule(打牌)吗?好歹你是从未来来的吧?那异世界没有正常人类吗?

布鲁诺:很正常吧?历史篡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游星:……说的也是。

布鲁诺:话说游马的XYZ怪兽是黑色边框,和同调的白色差异非常大。而且XYZ怪兽没有等级呢。

游星:……

布鲁诺:怎么了游星?

游星:我觉得游马就像我的弟弟一样

布鲁诺:啊,是这样啊。难道不是吗?

于是这场神奇谈话以诡异地沉默结束,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逢山鬼莫哭

情感缺乏的蟹老板和情感极度丰富的虾虾


让恋爱脑教橙子什么是爱xx

情感缺乏的蟹老板和情感极度丰富的虾虾


让恋爱脑教橙子什么是爱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