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蟹黄汤包

8148浏览    145参与
季羡之_

宝贝,出自同一个声优,你什么时候才能像隔壁月饼一样坦诚一点呢。

宝贝,出自同一个声优,你什么时候才能像隔壁月饼一样坦诚一点呢。

无风落叶城。
渣渣画画 嗐 纯新手 一个暴躁...

渣渣画画

纯新手

一个暴躁的小汤包嘻嘻

渣渣画画

纯新手

一个暴躁的小汤包嘻嘻

吉野ゆき

药食

/空桑pa

/我家的食物们,ooc全是我的脑补

/锅包肉·鹄羹·蟹黄汤包·川味火锅四人组的故事(主要写了锅包肉和鹄羹的故事


 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黄帝内经·太素》


凝神时,耳边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锅包肉咽了口唾沫,用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他握紧弓箭,眼睛直勾勾注视着前方,实际又在敌人身上不停扫动。沉重的身躯,空白的脑袋里,四周只有一句话在回响:若是再找不到弱点,自己怕是要先死在这战场上。汗液从脸边划过,润湿了鬓角,滴落至衣领,他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瞬白色云雾,在带有褐色灰尘的空气中...

/空桑pa

/我家的食物们,ooc全是我的脑补

/锅包肉·鹄羹·蟹黄汤包·川味火锅四人组的故事(主要写了锅包肉和鹄羹的故事


 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黄帝内经·太素》

 

凝神时,耳边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锅包肉咽了口唾沫,用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他握紧弓箭,眼睛直勾勾注视着前方,实际又在敌人身上不停扫动。沉重的身躯,空白的脑袋里,四周只有一句话在回响:若是再找不到弱点,自己怕是要先死在这战场上。汗液从脸边划过,润湿了鬓角,滴落至衣领,他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瞬白色云雾,在带有褐色灰尘的空气中闪着微弱的光芒。随着云雾的消失,他的身子逐渐轻盈起来。

蟹黄汤包的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一只手慵懒的插着腰,另一只手用长枪挑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敌人,寻找战利品。锅包肉也走近了已经倒地的敌人,手插在口袋里,细缓的蹭着快要空了的酒瓶子。他用脚轻轻踢开挡在路上的衣物,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不再动弹的敌人,忽然握紧了酒瓶子。

“……”

鹄羹也同敌人一般跌倒在地,微微颤动着身子,指爪比普通时候更具有鸟兽般的侵袭性。他痛苦的用指甲挠着自己的伤口。越挠越疼,但又停不下来,身子像是失控了一样。

“喂……”

鹄羹用血红色的眼扫过走近的锅包肉,身体忽然剧烈颤抖起来,咬着牙,哼出一声鸟鸣。

是愤怒的声音。

“我不是敌人。战斗已经结束了……”锅包肉一边说着,一边安稳的蹲在伤口旁。鹄羹身子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之后便不再向之前那般颤抖,指爪也慢慢恢复了原状。锅包肉撕开自己衬衫的衣角,拿出了口袋里的酒瓶子,又有点担心的样子,于是望向鹄羹的脸。鹄羹放松到接近天真的样子令锅包肉吃了一惊,又顿时疏忽了手上的动作。

鹄羹察觉到锅包肉的一丝惊异神情,只又无奈的笑了笑。

“今天的任务算是结束了。”

随着腿上锐利的刺痛,鹄羹闻到了淡淡的酒香。

“是啊,今天的份算是结束了。”鹄羹把脸歪向另一侧。土色的夕阳照着眼前的铁丝网,再往前便是铺满碎石的铁道。

川味火锅背包走着,包里收集到的碎片,兔包,还有贝币和之前收集到的其他东西相互摩擦,发出了混乱又满载的声响。蟹黄汤包眼神灵动着,要求锅包肉横抱受伤的鹄羹,但鹄羹首先拒绝了,于是帽沿的脸又无聊起来,用脚踢着碎石子。

于是天色渐暗的傍晚,锅包肉计算好蹲下的角度,让鹄羹抱紧了他的脖子。

“要是有马……”

就好了。

忽然一阵噪响绵延不止。夕阳被漆黑的蒸汽火车遮住了光,只在衔接处闪过一次又一次。锅包肉的刘海被这一阵煤炭气味的风吹了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但他的眼却像是印着北国的雪,失了平时的坚定。

“要马做什么。”蟹黄汤包平淡的问道。

“……这样鹄羹能快点回家疗伤。”锅包肉慢慢的回道,声音染上了夕阳的色彩。

“不过,今天可是满载而归呀。”川味火锅抱着熊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无邪的笑着,“这么多东西,少主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但这里面绝大多数是给川味火锅用的,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是少主目前拥有的最强战力。

“临走前也提醒少主厨房的事情了。”锅包肉的声音平静下来,道,“今天的餐馆,应该是很热闹才对。”

“厨房和农场的大家一定都累坏了吧?”鹄羹温柔的想象着,“青团一直都很有活力,每次见到他都很开心。他在厨房工作,大家也一定会感觉到工作轻松了许多。”

“你们还真是悠闲。”蟹黄汤包直接打断了对话,“如果不变强的话,迟早会被抛弃的。”

川味火锅困惑的看向蟹黄汤包,于是,蟹黄汤包停下了脚步,锅包肉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说,你们不怕么。”他冷言说出了大家心底存着的不安,“要是那个男人来了空桑,少主一定会直接抛弃我们的。”

空气顿时凝固了。

“你们有想过他来的那天么。”蟹黄汤包的声音越加低落,“空桑的一切都在少主眼中黯然失色……”

那个带着自信笑容,挥舞着将旗的人,或许的确有这个能力。

“不过,就算是不被少主选中,至少……”鹄羹看着蟹黄汤包,眼中印着星光,“我们还能成为一道菜,能被其他的食客所爱。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蟹黄汤包低落着眉,帽子上的蟹钳也低落了。

“空桑刚建立,很多事情都需要人手去打理。”锅包肉只扫了眼蟹黄汤包,“这种时候你还想着这事情。”

他们走在一排仓库旁,另一边是被铁丝网拦着的铁道。圆拱形的仓库通道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缝隙间已经生出了较为茂密的苔草。像是被水润过的墨蓝色天空上泛起了星光,仓库前的琉璃灯按时亮了起来,他们的影子在地上绵远悠长。

“啊啊,下一个来空桑的,会是谁呢。”鹄羹看着此刻的天空,轻声的问道。

蟹黄汤包和川味火锅拿着现钱去了附近的店面买了些碎食和水。鹄羹靠在圆拱形仓库门的旁边,锅包肉也不再说话,只背对着鹄羹,面向铁线网。他们正沿着这条路继续走着,而火车暂时不会经过。

“为什么……”

不知看了多久背影,鹄羹问起锅包肉为什么这次忽然想起来要帮自己。因为自己并不强大,比起其他队员,在战斗中总是负重伤也属正常。

“我见到了天使的双翼……”锅包肉面对着铁丝网,没有转身。

“天使的双翼?”

疑惑的声音让锅包肉回过神来,他转过身,看着鹄羹的脸。

“我是说,少主总爱躲在你身边。”锅包肉的声音也掺进了一些水色,但又忽然转移话题,“……如果就那样回去,少主一定会生气的。”

远方的天空响起了火车轮碾过铁轨的声音。

“那是你太严肃啦。”鹄羹笑着,“偶尔偷偷懒也是人之常情。”

“但……”锅包肉眼神穿过圆拱形的通道,“那样是不能独立自强的。”

直到圆拱通道出现了两个黑色的点,锅包肉意识到自己的手被鹄羹夺了去,塞进一块糖果。

“少主还有我们在不是吗。总会有办法挺过去的。偶尔尝试着面对现实微笑,其实也挺好的。”

鹄羹听到了通道里传来的脚步声,惊喜的回望,又一直傻傻的等着蟹黄汤包和川味火锅的出现,锅包肉最终也只能攥紧手中的糖果。

“今晚吃什么比较好呢……”

“吃火锅吧?”川味火锅依旧喊起这个口号。

鹄羹此刻已经能走动了,大家便跟着他的步伐慢慢在仓库前晃着。他听闻微微叹息,只见锅包肉面向远方的天空,又含笑的样子转过头,看了看川味火锅。

“那就一起吃火锅吧。”

安然茶

关于犯♂罪这件事

◎ooc

◎短小摸鱼

◎符号一堆预防翻车,辛苦各位辽


蟹黄汤包:


少年洁白的身♂体真是令人心生邪念,你看着床♂上衣冠不整的蟹黄汤包想到。


白♂皙滑♂嫩的肌肤,可爱纯真的睡脸,红♂润小巧的嘴巴……


你悄悄爬上♂床,用罪恶的双手抚上白♂嫩的身躯。手下是如绸缎般润♂滑的肌肤,你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小肚肚。


这孩子睡的很沉,只哼唧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好冷……谁能拉我一把……」


听着这孩子在梦中的呓语,你捧起他的小♂脸,亲♂吻上他的嘴唇,舌♂头伸进他的口内,轻轻♂舔♂着他的小♂舌。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他就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你沉醉的脸。他连忙推开你满...

◎ooc

◎短小摸鱼

◎符号一堆预防翻车,辛苦各位辽















蟹黄汤包:


少年洁白的身♂体真是令人心生邪念,你看着床♂上衣冠不整的蟹黄汤包想到。


白♂皙滑♂嫩的肌肤,可爱纯真的睡脸,红♂润小巧的嘴巴……


你悄悄爬上♂床,用罪恶的双手抚上白♂嫩的身躯。手下是如绸缎般润♂滑的肌肤,你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小肚肚。


这孩子睡的很沉,只哼唧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好冷……谁能拉我一把……」


听着这孩子在梦中的呓语,你捧起他的小♂脸,亲♂吻上他的嘴唇,舌♂头伸进他的口内,轻轻♂舔♂着他的小♂舌。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他就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你沉醉的脸。他连忙推开你满脸通红,却在看清你身♂体的那一刻又捂上双眼。


是的,难得今日只有你二人,你穿上了半透♂明黑纱睡裙逗♂弄他。


「你你你……你干什么啊!」


虽然空桑屋子隔音都还好,但在这样静寂的夜里,蟹黄汤包的叫♂声也格外刺耳了些。你翻了个身,将胸前柔♂软压在他身上,两条大♂腿磨蹭着他裸♂露在外的小♂腿。


他只消微微低头便可看到你充满诱♂惑的乳♂沟,偏你又把左侧长发别于耳后。


若是不曾感觉身下这毛头小子动了情,你当真要以为他还是个正太体型的小朋友呢。


「我……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然我…………唔……!」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月饼:


小英雄的身♂体并不如你所想那般光滑细腻,反倒是布满大大小小结痂的伤疤。


这是他守卫了一次次团圆的战勋,是他的骄傲。


于是你虔诚的亲♂吻上他早已不痛的疤痕,分享他善良的慷慨。


月饼的身♂体微微要强壮些,身为守护团圆的英雄,身上甚至都有些微微的肌肉了。


你亲♂吻他敏♂感的脖颈与腰♂肢附近,满意的听到他还在睡梦中的娇♂喘与呻♂吟。


「正义……嗯……是不会被……啊……不会……不会被你……嗯唔……!」


正义?莫不是把你想成了想要玷污他的坏人?


思虑至此,你种下红印的嘴轻轻一咬。他惊呼一声,随从梦境中醒来。


印入眼帘的是你可怜巴巴的神情,穿着单薄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和他说做了噩梦一人睡害怕。


小英雄哪见过这般场面,立刻红了脸,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满身红痕,嘟嘟囔囔的表示你可以留下。


计划得逞的你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紧紧抱住他,以傲人的胸♂部挤♂压他的面庞,膝盖定在他双♂腿之间。


「唔嗯……不要碰那里……嗯……(你的名字)……不行……」


携手揽腕入罗帏,含羞带笑把灯吹。




















太极芋泥:


虽说这人平日睡得极早,此刻却是点灯熬油,捧着书卷在夜下苦读似是在等你。


听到你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便是说预料到你会来。


看这人如此装♂♂b模样,你一下扑倒他,跨♂坐于他身手指却在那人敏♂感♂处来回游走。偏生还笑问他这点可有算到。


太极芋泥披头散发,衣襟大开也微微红着脸。分明不曾算到会被你如此热情对待,嘴上却还依旧是不饶人的说到:


「主公与策士最重要的便是坦诚相待……我早准备好与你……」


话到一半却是住了口,你与他都熟知下一步会如何进行。既然他已默许,你便没了任何顾虑。


是拥♂吻,激烈的拥♂吻。占有,强♂硬的占有。


好像为了报复他曾经弃你投敌一般,你在他进入后猛地加紧穴♂道。他虽存活已久,在这方面却是纯的不行的愣头青。


硬生生是险些被你夹的缴械,也是为了回应你的调皮,他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


「策士……更适合身居……嗯……后方……嗯啊……」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END


苏沐雪.

【食物语】当你告白

#男少all 

#西湖醋鱼/易牙/蟹黄汤包/锅包肉/佛跳墙 

#ooc注意 

西湖醋鱼 

“鱼叔,我喜欢你。”你弯眸朝人轻笑,在人唇上轻吻。瞧着那人逐渐变红的脸,手足无措的指指自己,随后指了指你,张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随后因为自己的窘态,捂着脸露出躲闪的金色眸子,耳根都在泛红,属实可爱。“你这小娃娃别乱说啊!两.....两个大男人怎么......”你佯装一副失落模样,微微哽声朝人问到。“那鱼叔是不答应了?”瞧见你这幅模样,对方瞬间就慌了神。“我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唉.....你这小伢儿真是......”他闷声低声哑气的缓缓道。“...

#男少all 

#西湖醋鱼/易牙/蟹黄汤包/锅包肉/佛跳墙 

#ooc注意 

西湖醋鱼 

“鱼叔,我喜欢你。”你弯眸朝人轻笑,在人唇上轻吻。瞧着那人逐渐变红的脸,手足无措的指指自己,随后指了指你,张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随后因为自己的窘态,捂着脸露出躲闪的金色眸子,耳根都在泛红,属实可爱。“你这小娃娃别乱说啊!两.....两个大男人怎么......”你佯装一副失落模样,微微哽声朝人问到。“那鱼叔是不答应了?”瞧见你这幅模样,对方瞬间就慌了神。“我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唉.....你这小伢儿真是......”他闷声低声哑气的缓缓道。“成熟的男人怎能为情所困......”随后,你便轻笑着认真的跟人交织一吻,没有反抗,他只是环着你的脖子,紧闭眼睛不敢正视。“我最喜欢叔叔了。”“啧.....知道了知道了.....” 

 

易牙 

你笑眯眯的把人压在墙上,防止被偷袭,特意把人双手举过头顶,按压住手腕。“易大总管~”看着你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对方几乎是嫌恶地像看一坨垃圾。“空桑少主,难不成你想对敌人...”话音刚落,你便出言打断。“我喜欢你。”你在人脖颈轻蹭,时不时恶意伸舌舔了舔那人脖颈。本以为对方会说些难听的话来讽刺自己,结果,他愣住了。 

对,那个毒舌宴仙坛大总管,愣住了。 

随后,那人面颊不禁染上令人生疑的绯红,红色眼眸到处乱飘。“空桑少主!?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你有病??”他颤抖着声音让你不禁发笑,他狠狠瞪了你一眼。“我认真的。”你忽然严肃的瞧着他,他也像是鬼迷心窍般微微张唇,任由你的舌头在他口腔摸索。一吻毕,你松开那人,他飞快的逃跑了。“臭小鬼!!!你给我等着!!”怎么就这么不坦诚呢?你这样想着,看着那人奔走的背影。“易大总管!!别忘了万象阵是个好用的东西!!!”你朝他喊到。“闭嘴!” 

 

蟹黄汤包 

“小包子!我喜欢你。”你半蹲着与人平视,看着那人惊愕又羞红的脸,忍不住的轻轻掐了一把。“唔唔!谁允许你!.....”似是想起刚刚你说了什么,一时有些语塞。“我不喜欢你!”他红着脸朝你喊到,说着就要拿他的大号筷子往你身上打。你将人抱起,转了个圈圈。“我就知道你最喜欢我啦。”“谁喜欢你了!傻兮兮的.....快放我下来!!”你假装没听见,抱的更紧了。 

 

锅包肉 

“郭大....不是,郭管家。”“怎么了?少主。”他仍是一副笑颜,看得你瘆得慌。“虽然你又毒舌又无人性,残忍且腹黑,但是.....”你还没说完,看着他那黑如焦炭的脸不禁有些怯懦。“但是,我喜欢你!”那人似是有些愣神,睁大眼睛,看着你认真模样,勾唇轻笑,面颊带着些许红晕。“我想,郭管家你不会离开我对吧。”“我当然不会离开您,不然,谁能镇得住您呢。”一如既往地毒舌,但是不难见那人着实愉悦些许。“但是训练,照常进行。”他扶着下巴轻声说道。“开个特例,今天,任务减半。”“知道啦,我最爱的郭管家。”你笑嘻嘻的搂住那人腰肢,下巴支着人头顶,跟着人缓步走着。 

 

佛跳墙 

“福公,我喜欢你。”他轻笑着,主动揽上你的脖颈,轻轻覆上,眯眸低声在你耳边说着。“美人,你该知道.....”他淡淡的说道,身上好闻的香气包裹着你。“你我之间,早已不是喜欢这等肤浅之词了。”他阖眸将你搂紧。“你便是这世间,最为美丽的人,是专属我的瑰宝。”你觉得你真傻,跟佛跳墙比情话。 

你永远赢不了他的。

——Fin——

鸭木策_com
这两天我虚了,放下电脑无限遐想...

这两天我虚了,放下电脑无限遐想,摸上电脑灵感全无,我实在是莫得精力给汤包涂色色了(搞不好哪天又心血来潮又把颜色搞了=_=)

这两天我虚了,放下电脑无限遐想,摸上电脑灵感全无,我实在是莫得精力给汤包涂色色了(搞不好哪天又心血来潮又把颜色搞了=_=)

鸭木策_com
摸摸摸,把鱼摸秃!汤包我爱了,...

摸摸摸,把鱼摸秃!汤包我爱了,发一哈子摸鱼进度!

摸摸摸,把鱼摸秃!汤包我爱了,发一哈子摸鱼进度!

季羡之_

绝世傲娇小可爱x绝世面瘫大可爱

我超可!!

我一见钟情的食魂真的太可爱了❤️

把所有普通好感礼物花他身上只为一句别扭的告白值得

绝世傲娇小可爱x绝世面瘫大可爱

我超可!!

我一见钟情的食魂真的太可爱了❤️

把所有普通好感礼物花他身上只为一句别扭的告白值得

鸭木策_com
蟹黄汤包!我好爱他!一个小可爱...

蟹黄汤包!我好爱他!一个小可爱啊!!!

(为后宫增添一名新成员)

蟹黄汤包!我好爱他!一个小可爱啊!!!

(为后宫增添一名新成员)

百天🇨🇳/我能鸽到海枯石烂!
我是垃圾哈哈哈哈哈(疯了) 但...

我是垃圾哈哈哈哈哈(疯了)

但是他真的好可爱!本命冲冲冲!

我是垃圾哈哈哈哈哈(疯了)

但是他真的好可爱!本命冲冲冲!

叉酱
来晚了来晚了!!!圣诞快乐!!...

来晚了来晚了!!!圣诞快乐!!!🎄

来晚了来晚了!!!圣诞快乐!!!🎄

散装肉丸
第三张 蟹黄汤包 深夜好饿 圣...

第三张

蟹黄汤包

深夜好饿

圣诞还要饿肚子😭


第三张

蟹黄汤包

深夜好饿

圣诞还要饿肚子😭


往昔已逝

蟹黄汤包喵喵【空桑喵喵记】

【好痛苦,呼吸好困难。】


“这猫好像还没有死哎?”几个穿着打扮时尚的女孩,摁着一只小奶猫死命塞进水池。


“谁让他居然敢抓伤咱们?还冲咱们龇牙咧嘴叫唤?!”短卷发女孩愤愤不平。“这种活着都浪费的垃圾猫!赶紧死了算了!”


【不行了,呼吸上不来了。好讨厌水……】


如果说人有走马灯,那么猫也存在。在这只小猫脑子里。大概是他短又可怜的一生。


最初的温暖,大概是母亲的肚皮底下。母亲温暖而湿润的舌头反复舔舐它,无忧无虑。它只是闭着眼,啜吸母亲甘甜香醇的乳汁。


再然后,灾难爆发了。叫做天灾,或许称为人祸更适合。


母亲在一天外出寻食时候再也没有回来。身边的兄弟姊妹也逐渐...

【好痛苦,呼吸好困难。】


“这猫好像还没有死哎?”几个穿着打扮时尚的女孩,摁着一只小奶猫死命塞进水池。


“谁让他居然敢抓伤咱们?还冲咱们龇牙咧嘴叫唤?!”短卷发女孩愤愤不平。“这种活着都浪费的垃圾猫!赶紧死了算了!”


【不行了,呼吸上不来了。好讨厌水……】


如果说人有走马灯,那么猫也存在。在这只小猫脑子里。大概是他短又可怜的一生。


最初的温暖,大概是母亲的肚皮底下。母亲温暖而湿润的舌头反复舔舐它,无忧无虑。它只是闭着眼,啜吸母亲甘甜香醇的乳汁。


再然后,灾难爆发了。叫做天灾,或许称为人祸更适合。


母亲在一天外出寻食时候再也没有回来。身边的兄弟姊妹也逐渐消失。它不想死掉,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它拼命的划动着四肢,最后从已经沤烂的纸盒里逃了出去。


灾民的眼睛里渴求的是食物。饥肠辘辘的肚子里,什么都可以,往里面填就好。


它曾经差点被所谓好心人煮成肉汤。只能拼命挣扎打翻锅子逃出去。


一只母猫收养了它,它的丈夫与孩子都不见了。乳房胀痛而思念孩子的母猫把它当成了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母猫侧躺着,怜爱的舔舐着吃的狼吞虎咽脏兮兮坑坑洼洼的小猫。


【名字,是什么?】它瞪着大大的眼睛,懵懂的问。

【就是别人称呼你的代号】这只漂亮的母猫轻柔的舔着它额头,喉咙里是咕噜咕噜的声音。【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子了。】


【我有名字哦,蟹黄汤包】蟹黄汤包回忆了很久,想起了曾经试图把它炖成肉汤的人,喊他蟹黄汤包。


可悲的是,这个名字是那位好心人留给它唯一的东西。


【那我叫你小蟹子吧?】母猫揽着她,轻轻的,柔柔地。哼着猫才懂的摇篮曲。


蟹黄汤包的养母是位身份高贵的公主。她是赛级王牌猫的纯正后裔。只不过她,却与一个流浪猫小头目相爱了。


周围流浪猫们喊她孙夫人。


蟹黄汤包小喵喵她是不怎么管的。孙夫人总是望着河岸发呆。据说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在对岸的城市。


【一点都不像,若是阿斗那孩子……】


蟹黄汤包奶猫听的最多的便是这句。孙夫人总会惋惜和带着嫌弃的目光看他。

流浪猫们经常会起争执。猫们是自尊心高而独立的生物。城市改变了他们。


母猫瑞的孩子大黄比蟹黄汤包大个二三岁。它经常会蛮不讲理的抢走蟹黄汤包的食物。


这一次蟹黄汤包小奶猫费了很大气力才从发臭难闻的垃圾桶里找到了半块干面包。


虽然它差点被熏死。


孙夫人点了点头,有点赞赏。无论如何,能自己觅食,是猫仔出色的


安然茶

关于去海边这件事

◎ooc

◎短小无比

◎看《滨海美屋大赏》后怎么也想写!!!强推这个节目给你们!!!

◎我也想吃红酒炖蛤蜊加点奶油呜呜呜……


连续疲劳多日的你终于得到空闲时间看了会电视,百般无聊之下你切到了一个观赏海边别墅的节目。被风景震撼的你顿时聚集空桑全部食魂,请葱烧海参用他的私人飞机带你们去趟威尔士的彭布罗克郡。


眼前蔚蓝的海水,呼吸新鲜的空气,复古火车的鸣笛,港口水手的吆喝,白色城镇的美丽,海上船只的漂泊……

啤酒与烧烤的美食诱惑,白色蓝色木色交织的房间,

以及年轻健壮的肉体,自由奔放的本能……


一切都让期...

◎ooc

◎短小无比

◎看《滨海美屋大赏》后怎么也想写!!!强推这个节目给你们!!!

◎我也想吃红酒炖蛤蜊加点奶油呜呜呜……



















连续疲劳多日的你终于得到空闲时间看了会电视,百般无聊之下你切到了一个观赏海边别墅的节目。被风景震撼的你顿时聚集空桑全部食魂,请葱烧海参用他的私人飞机带你们去趟威尔士的彭布罗克郡。


眼前蔚蓝的海水,呼吸新鲜的空气,复古火车的鸣笛,港口水手的吆喝,白色城镇的美丽,海上船只的漂泊……

啤酒与烧烤的美食诱惑,白色蓝色木色交织的房间,

以及年轻健壮的肉体,自由奔放的本能……


一切都让期待已久的你面露微笑,换上泳衣就忍不住投入大海的拥抱。


虽说学过游泳,但忘记热身的你还是因为脚抽筋而差点溺水。挣扎之余你不禁想起临走前龙须酥对你说的话……

「按今日卦象来看,你似有灾祸一场。」

不过没人注意他的言语,如此看来,他终是算对一次。想你堂堂空桑少主,最后竟落得这般死法,你自嘲般的笑笑,闭上眼睛等待天命裁决。闭眼之时似乎看到有人向你游来……



















灯影牛肉:


感受到被人抱在怀里的温度,你缓缓睁开眼睛。灯影牛肉一手环着你,一手拨开海水,抱着你缓缓向岸边游去。感受到你的视线,他低下头笑了:「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小野猫~」


若是换在平时,你早与他斗起嘴,但眼下……他结实的肌肉紧紧挨着你的身体,你丰满的胸部也不留缝隙的压在他的胸膛上。因为身材很好,这次你并没有听大家的劝阻,一意孤行的穿上了基本兜不住你浑圆的比基尼。半遮半掩是夏日最浪漫的风情,而现在如此软嫩娇滑的宝物就那么被他藏在怀里,着实便宜他了。


意识到你们几乎裸体接触这件事,你脸上蓦然一红,挣扎着想要推开他。而他只是大笑几声,坏坏的问你:「你确定,当真要下来吗?」语罢,手松了松,当真有把你扔在海里不管的意思。你原本只是想抢占一下主权,没真的想推开他,被他这么一吓自然花容失色,惊恐之间竟伸出洁白如藕的两条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脖颈,一双玉腿轻轻盘在他的腰间。


你忽然的这一举动倒是出乎了灯影牛肉的意料,他愣了愣,张嘴调笑你:「别急着投怀送抱,我们上岸再继续……」你努努嘴,把小脸埋在他的脖根处,埋怨他你都这么害怕了还开你玩笑。


怀中娇躯微微发抖,他意识到你是真的受惊了。停下手中的动作抱住你:「好了,哥哥就是一说,怎么能真把小猫扔在海里不管呢?我家小猫那么可爱,宠还来不及呢~」本来被你嗤之以鼻的霸道总裁语录在此刻竟是如此的温情,你为了掩饰自己的还有轻轻锤了他一拳,催促他赶紧上岸。


「好~都依你。上岸了可要好好奖励哥哥,被你刚刚那么热情的对待,哥哥都硬♂了。」




















蟹黄汤包:


这个孩子十分怕水,这点基本上全空桑都是知道的。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你从来都不曾让他在河塘和海阁工作。所以当他坐着小船来救你的时候,你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他只是被青团为首的一众小朋友拉到沙滩上适应水,但无论大家怎么劝他,他都抱着海边商铺的柱子不肯撒手。但当他看到海里游泳的你疑似遇到困难时,他想也不想,一下抢了一艘渔民的渔船向你划去。


他依然没有克服怕水的心里,把你拉上船后,面色铁青的倒在船里大口呼吸。不仅如此,还把渔民放在船上以备万一的毛巾拿过来盖在自己脸上。看见他如此害怕的样子,你了然的笑笑,伸出纤纤玉手把他抱在怀里。软软香香的胸部包裹他的脸,柔声细语的说着安慰的话。


他双目无神,身体瑟瑟发抖,口中一直念叨着好冷好冷。看到这种场面,你倒是开始埋怨自己为何不思虑周全再下水。思前想后也没有好办法,只好摇着船桨,慢慢悠悠向岸边划去。


到了岸上之后,他依旧是精神恍惚,你实在找不到什么别的办法,只好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或许也就是这“啾”的一声,终于把他从回忆中唤醒……他忽然就红着脸推开你,嘴里喊着笨蛋就跑了……


诶?这不是你的剧本吗???






















葱烧海参:


夜晚,你们在葱烧海参的私人游泳池旁举行烧烤排队。无论是愉快的欢呼还是香槟的渲染,这一切都让人眩晕不已意乱情迷。如此暧昧的气,就算你被拐到哪个食魂的床上,也都是场景使然顺其自然罢?


「这么巧?你也在这吹风?」想比起楼下食魂们的狂欢,你还是更喜欢呆在二楼的阳台上端着一杯香槟吹着晚风。海风拂过你柔顺的长发,亲吻你美丽的面庞,宛若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单看那孤寂高傲的背影,葱烧海参感觉宛若看到了一只在深夜森林中徘徊的娇小夜莺。她的身体是那么娇小,可爱又脆弱,宛若风中盛开的花朵那般令人爱怜。他甚至后悔出声,不该惊扰这份沉静的,只有他一人知道的美丽。而当你转过头去看发出声音的那位有钱少爷的一瞬间,风情万种。


葱烧海参明显是被你的美丽震惊到了,愣了一下后才快步走过来,脱下西服外套,轻轻披在只穿了比基尼的你的身上。不同于底下派对的灯光闪烁,二楼除了月亮的照耀,房间里昏暗一片。你笑着问他为什么不下去享受派对,虽说是与他讲话,但你的眼睛一直紧盯着大海。


「因为你不在。」


你才不信他为了哄你才说的甜言蜜语,多半是大家吵吵闹闹弄得他头疼罢?也是,往常这会他大概应是休息了。于是你笑着靠近他,半倚在他身上那般笑着问他自己美不美。他也紧盯着你的双眸,没了墨镜的格挡,才发现你的眼睛竟原来是这般好看,仿佛会勾人魂魄那般令他忍不住心跳加速。


他的喉结动了动,明明咽下了唾液却莫名觉得干咳。看了你半天才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吐出一个:「美。」


你很满意这个答案,拨弄了一下头发转过身,去看下面扔在狂欢的食魂们。二楼发生的事恍若隔世,但底下的食魂们毫不知情,甚至东坡肉一眼发现了妩媚的你,不知是否喝醉了竟大喊:「少主!跳下来吧!我会接住你的!」随着他喊了第一声,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大家伸出双手翘首以盼,希望那娇羞的仙女能落入自己怀中。


而你对葱烧海参笑笑,没等他抱住你就翻过低矮的栏杆,跳了下去。


关于你最后落到了谁的怀里,谁又因仙女入怀而欢呼不已,葱烧海参都不想去知晓。只是静静看着没能来得及抱住你的臂弯,没能来得及抓住你的双手而出神。夜莺为他唱了一首优美的歌谣,为他展示了优美的羽毛,留下倾心痴迷的他独自飞走了。


「要用多少钱……不,要用什么东西,才能换得你的芳心呢?」








END


Kk千年
深夜摸鱼,我也该画点别的了ww...

深夜摸鱼,我也该画点别的了www

深夜摸鱼,我也该画点别的了www

养老の临渊之水

没安全感刺猬小汤包
烫烫的有点扎嘴
ヽ(•ω•。)ノ
不过很好恰

没安全感刺猬小汤包
烫烫的有点扎嘴
ヽ(•ω•。)ノ
不过很好恰

浮云行

还是沙雕表情包(`・ω・´)
今日被迫害食魂名单:煲仔,鱼头,汤包,诗老师,少主,锅包肉,葱少,小满堂。最后一张是原图
(玩梗产物,请勿上升食魂本魂,毕竟每个食魂都是少主们的小可爱啊|˛˙꒳​˙)♡)

还是沙雕表情包(`・ω・´)
今日被迫害食魂名单:煲仔,鱼头,汤包,诗老师,少主,锅包肉,葱少,小满堂。最后一张是原图
(玩梗产物,请勿上升食魂本魂,毕竟每个食魂都是少主们的小可爱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