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血指猎人尤拉

538浏览    29参与
晓久_

蘑蘑菇和斗笠菇真的很难不代尤拉菇(

p2是菇单人

蘑蘑菇和斗笠菇真的很难不代尤拉菇(

p2是菇单人

晓久_
迷你菇和艾琉的交界地之旅(?

迷你菇和艾琉的交界地之旅(?

迷你菇和艾琉的交界地之旅(?

默羊

一段时间前画的,有bvb相关

脑些可爱的没有血流成河的东西

一段时间前画的,有bvb相关

脑些可爱的没有血流成河的东西

晓久_

七夕节份的尤拉艾琉!

内含随机mod奇装异服(没有

七夕节份的尤拉艾琉!

内含随机mod奇装异服(没有

犬渠柚子
怎么就攒不到图呢😭 妈菇龙妹...

怎么就攒不到图呢😭

妈菇龙妹!

怎么就攒不到图呢😭

妈菇龙妹!

旅人

约定

ooc警告,本篇有很多自创情节,请勿当作游戏剧情。如喜欢本篇小说请点个喜欢(/ω\)(不点也可以,有人看我就很开心了~( ̄▽ ̄~)。作者笔力很差,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到评论区指出来,拜托了,这对我很重要。

—————————————————————

     尤拉打开地图,看着地图那个被标记的地点周边的地貌并与眼前的景色进行对照。“是这里了。”在仔细确认后,他缓缓放下地图,飞身上马,马不停蹄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奔去。“艾琉诺拉,这一次,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的。”


    这样的追逐持续了多久?恐怕...

ooc警告,本篇有很多自创情节,请勿当作游戏剧情。如喜欢本篇小说请点个喜欢(/ω\)(不点也可以,有人看我就很开心了~( ̄▽ ̄~)。作者笔力很差,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到评论区指出来,拜托了,这对我很重要。

—————————————————————

     尤拉打开地图,看着地图那个被标记的地点周边的地貌并与眼前的景色进行对照。“是这里了。”在仔细确认后,他缓缓放下地图,飞身上马,马不停蹄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奔去。“艾琉诺拉,这一次,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的。”


    这样的追逐持续了多久?恐怕尤拉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从开始追逐到现在,他为了获得线人提供的线索和寻找她残留下的踪迹踏遍宁格姆福和湖之利比亚几乎每一寸土地。每当他寻到哪怕一些有关她的踪迹或线索时,他都会立刻赶去,但每次到达线索和踪迹所指之地时,等着他的不是其他臭名昭著血指便是一大堆被连人带盔切成几段、烧焦的尸体。他就这样一边与那些被找到血指战斗,磨练自己的技巧,保护那些被血指入侵的们,一边继续寻找着艾琉诺拉的踪迹。而现在,所有可靠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玛丽卡第二教堂,那是她的藏身之处。这场长达几年的追逐战将会在今天落下帷幕。


     过一个多小时,他抵达了那座已经破败不堪的教堂,原本神圣华丽教堂如今已如一个死气沉沉的老人一般,屋顶消失,石砖外露,野草丛生,只有那樽圣母像才能让人看到过去它过往辉煌的模样。尤拉缓缓下了马,脱去那匹马的缰绳,让陪伴自己多时的朋友回归自然。随后,他转头看向教堂,通过门,只见一个人正面对玛丽卡神像,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仿佛在祈祷着什么。看着她那虔诚的模样,尤拉不禁冷笑了一声,蔑视生命,渴望鲜血的屠夫也会因为杀太多人而感到内心不安,想请求玛丽卡的宽恕与庇护吗?他缓走进教堂,阳光穿过残破的墙壁,温和的打在艾琉诺拉的身上,微风轻轻的抚过地上的野草野花,这美好一切让她犹如圣母那般神圣,和谐,令人想要膜拜。不过“圣母”旁边放着那把血迹斑斑的双头刀,告诉来者她的真实面貌。看着熟悉的背影,过往的回忆如潮水般在尤拉心中涌现。


    他和艾琉诺拉曾经都是血指猎人中的一员,一起去猎杀那些残忍的血指。他们共同出生入死,在鬼门关门前徘徊的的次数恐怕连“船”都感到厌烦。渐渐的,他们的关系也愈加亲密起来,将对方视为自己的依靠,自己活在这世上的支撑,特别是当其他血指猎人逐渐离去,只剩下他们时。他们会在战斗结束后为对方找寻来草药,包扎伤口,和对方相互说笑取乐,给对方找来喜欢的东西。夜幕来临时,他们便升起篝火,享煮食物,在火光的照应下相互比试,直至双方都没有力气的躺倒在草地上,仰望着天上浩瀚的星空,在说说笑笑中进入梦乡。那段时光是如此的美好,以至于在后来转变中显得是那样的不真实。


    在一次在湖之利比亚的猎杀血指的行动中,他们被众多血指埋伏,他不幸与艾琉诺拉失去了联系,等到他杀出重围,逃离血指的追捕,已经是几天后了。逃出生天后他使立刻她的追寻踪迹,等到尤拉找到艾琉诺拉的时候,她正坐在一个四周布满血蔷薇的教堂,双手捧着一把奇怪的花。走进看时,才发现她坐的地方是一滩血池,在她周围躺着两具尸体,不,应该说是尸块,从衣服来判断其中一个应该是鲜血贵族的,但另一个穿白色衣服,带着诡异白色面具。而坐在尸块中间艾琉诺拉眼神迷离,口中不停地在喃喃自语着什么。看到这情形,尤拉急忙上前摇醒了她,“艾琉诺拉,你没事吧?!”见艾琉诺拉稍稍清醒一点,关心的话语便脱口而出,“我没事,亲爱的,咱们快点快追杀那些血指吧,让他们跑了可就不好了。那样子我就无法.......”她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语气中带着些许疯狂与渴望。奇怪的称呼,艾琉诺拉平日可不会这样称呼尤拉。尤拉默默的看了她的眼睛,发现她那美丽的眼睛尽是狂热。尤拉熟悉这样的眼睛,事实上他几乎每天都和这些狂热眼睛的拥有者战斗。但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是了,如果她的手指还没有印记,那就说明她还不是!


    尤拉赶忙看艾琉诺拉指头,但还没有看到,他便被艾琉诺拉给强行拉去一同寻找血指。很快,他们便找到了那些正在逃亡血指并准备他们逐一解决掉。在战斗过程中尤拉更加发觉到她的不对劲,她在战斗时的招式,神态都与之前的那个她大相径庭,以前的她可不会享受鲜血沐浴自己全身的感觉或者是对手浑身鲜血的样子,更不会将敌人大卸八块,她以前作战只会追求效率,每次都要求一击必杀。他已经知道自己所爱之人变为何物,但他却仍然不敢相信或者说,他不想相信那个自己所信赖,所爱之人会成为血指。在他迷茫的时候,他看见了艾琉诺拉指头上的东西——血指印记。


    最后一点侥幸被彻底打破,他想起了那天晚上与她的约定,缓缓举起长牙,想向正在战斗艾琉诺拉挥去,但过去相处的点点滴滴,却让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怎么了,亲爱的,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解决完战斗的艾琉诺拉发现了他脸色不对,用关心的语气问道,但眼睛却闪过一丝冷光。正在犹豫思考的尤拉当然没看到她眼睛闪过的冷光,无心的应付着。然而下一秒,艾疏诺拉的双头刀便已将尤拉的身体划开一道隐约见骨的口子并将其贯穿。


     “最后的指头也收集到了,谢谢你,亲爱的,感谢你的付出。接下来我便可以进入那个伟大的王朝了,接下来你该好好的睡一觉了,晚安。”黑暗在尤拉的眼中蔓延,他石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再度睁开眼时,他正躺在一座破屋中,一个褪色者正在给他的伤口敷药。那是一个沉默寡言且没有女巫陪伴的褪色者,看到尤拉醒来,那名褪色者也没表达出什么情感。只是说尤拉那把长牙已经被他重新锻造了一番,比以前更加锋利和顺手,随后又送给了尤拉一件武器,并嘱咐尤拉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再用。在留下一些药后,那名褪色者便骑着灵马踏上他成王的道路了。尤拉也在伤口恢复得差不多后走上了追杀艾琉诺拉的道路。


    回忆结束,天色已经晚了,依稀可见天上的繁星,祷告声也在此时结束。尤拉面前之人缓缓站起身,拿起身旁的双头刀,轻轻挥去刀上的鲜血,尤拉亦缓缓抽出腰间长牙,清脆的金属磨擦声打破了夜的寂静,杀戮的气息在这两人周边弥漫。


   身跃,刀起。长牙与双头刀相撞激起层层火花,艾琉诺拉向后稍退一步,卡住距离,让双头刀可以运转的更加灵活。刹那间,攻击犹如暴风骤雨般从各个方向朝尤拉袭去,动作既迅捷又如舞蹈般优美,让人赏心悦目。尤拉的长牙过长,在较远距离上或许可以占到不小的优势,但在近距离上,长牙的优势可就变为劣势了,更别说是对上的是艾琉诺拉这样对尤拉招式无比熟悉的对手。不多时,尤拉的全身便布满伤口,但尤拉此刻没有破招之法,只能得苦苦支撑,等待战机的出现。


    终于,对方的一个空档出现,尤拉立刻从衣服口袋中抓出一把焦炭松脂,捏碎,然后朝着对手一洒,捏碎的松脂在遇到空气旳便迅猛燃烧,尤拉借势迅速斜斩一力,并让长刀附上还未燃烧殆尽的松脂。尽管这一刀只斩断她几缕头发,但尤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双方距离已经足够了,足够到他可以最大程度发挥长牙的优势。


   玛丽卡教堂内,火光不断闪烁,长牙挟带着火焰朝着艾琉诺拉疯狂袭去。长牙的锋芒斩开皮肉,扶带的烈焰灼烧着伤口,艾琉诺拉不停地躲闪并试图拉近与尤拉的距离,但每当她稍稍接近一点,那把长牙总是会以各种方式将她逼退回原来的距离。不多时,艾琉诺拉便已伤痕累累,但这些对她而言,只是些小伤。不过再这么耗下去失败的只会是她,既然强攻不行,那么就换一个打法。


    艾琉诺拉闪身躲过一击,迅速拉开与尤拉的距离。随后,龙飨的符文在她周身显现,一只巨龙的头部出现,凶猛的龙焰从巨龙的嘴中喷出,朝着尤拉所在方向袭去,很快尤拉便被袭来的龙焰给淹没,不过在火焰之中既没有听见他的惨叫声,也没看到他在龙焰来临时有任何动作。正当艾琉诺拉疑惑之时,一把长牙从龙焰之中破空而出,席卷着龙焰与烈风,朝着艾琉诺拉杀去!


   “咚!”伴随着一记沉闷的响声,艾琉诺拉被长牙突刺的冲击力给撞飞,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玛丽卡神像上,她的头盔与那具用龙皮与龙鳞做的胸甲也已经碎成几块,如果不是它们的保护,恐怕刚才她便已经殒命当场了。鲜血不住从她的嘴角流出,一种兴奋而又癫狂的微笑逐渐在她的脸上浮现,而她金黄色的龙眼也散发着前所未见的光芒。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尽了嘴角的鲜血,继续挥舞双头刀朝尤拉冲去。


    只不过,这次冲刺的速度比她以往任何一次冲刺都更要快!一眨眼的功夫,艾琉诺拉便已到达尤拉身前,尤拉刚反应过来,正准备避开时,却发现自己左臂早已消失不见。连惊愕的表情都未来得做出,一记鞭腿便狠狠击中了他的腹部,将他击飞到一旁的石墙上。当尤拉与石墙来了个亲密接触时,身后的石墙瞬间便倒塌,掀起大量尘土,尤拉的身影在这些尘土显得迷糊不清。尽管对手已经被自己打至重伤,但艾琉诺拉却没因此而放松大意,依然同样速度的冲刺。但当她即将到尤拉位置时,一轮蓝紫色的弯月劈开周边尘士,直袭艾琉诺拉面门。艾琉诺拉拼命向旁躲闪才堪堪躲过这一击,抬头,只见又有两轮弯月从尘埃中飞出,但此时的她就算想躲也是有心无力。第一轮弯月在她的身上斩开了一道深可见到内脏的口子,第二轮弯月则将她的右臂和右手上的双头刀一同斩飞至几丈开外,受到重创后,艾琉诺拉只得无力的跪倒在地面。


     但这些杀伤力强大的招式都只不过是幌子罢了,尘埃散去,一点锋芒显露。转瞬间,长牙便已刺穿艾琉诺拉的胸口,并将她钉死在了地上。当看到尤拉腰间的武器时,艾琉诺拉才知道那三道剑气的来源——名刀.月隐。这就是当时那名褪色者赠送给尤拉的那把武器,但以尤拉的身体并不能使用这把武器,强行使用的话便会给自己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此时尤拉的七窍无一处不在流血,但他还强忍着伤痛,用尽力气将艾琉诺拉死死的钉在这里。


    渐渐的,艾琉诺拉金色双眼所散出光芒逐渐黯淡,原本还在挣扎的左手无力的的垂倒在一旁。看到艾琉诺拉眼眸变得黯淡,他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口中被压抑许久的血液此刻也控制不住地奔涌而出,原本紧握着长牙的手也不禁缓缓松开,这场长达几年的追杀终于可以结束了........吗?突然间,艾琉诺拉左手暴起,死死扣住了尤拉的手腕!尤拉还未反应过来,便见一只巨大的龙头开始浮现,但这只龙却不是之前的那一只,而是龙祖母——桂奥尔。

      

     霎那间,震耳的咆哮声响彻了那片区域,那座破败的教堂也在咆哮声中土崩瓦解,在教堂的废墟中,一道黑影飞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外边土地上。尤拉用只剩半截的长牙艰难的支撑起身体,大口大口吐着鲜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拿着双头刀缓缓走了过来,龙瞳散发出的金色光芒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内脏破裂,左臂缺失,严重失血,那把月隐也不知所踪。恐怕就算接下来赢了艾琉诺拉他也无法活着走出这片高原,但那又如何?本来他就没想过可以活着离开这里,既然都是死,那还不如放手一搏。拨出插在土中的长牙,将剩下的焦炭松脂涂抹在刀上,对面之人亦举起双头刀,将流出的鲜血滴在上面。摆好架式。

    

     烈火起,血焰现,身跃,刀起,长牙突刺/血刃乱舞。


    只剩半截身体,内脏裸露在外的尤拉侧头看了看身旁心脏被刺穿的艾琉诺拉,用自己仅剩的那只的手轻轻牵往了她,不禁苦笑两声。随后抬头望向那璀璨夺目的星空,有多少个日夜他都是这样与艾琉诺拉一起度过的,过去温暖的两只手,此刻都已逐渐冰冷,曾经紧密相连的两颗心也从那时渐行渐远,唯一的联系就是他们曾经有过的爱吧。尤拉抬起头,仰望着天上的繁星,又想起以前的那段美好时光,泪水不知不觉流满脸庞。“哎,艾琉诺拉,你说我们解决完这次要不就不干了吧,我们已经做的多了,也该休息一下了,之后道路就由后面的人来走吧”“好啊,等我们搞定这个湖之利比亚的最后一个血指,咱们就去亚坛高原好好看一下那里的星空。听说以前去过亚坛高原的同伴说那里的星空比这里更加美丽,还有好多比这里更好的东西,看完星空后我们再回到宁格姆福一起....”“好好好,搞定后都听你的.........”“那么就这样约定好了?”“嗯!”“.......”“尤拉,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血指,你一定要杀了我,好吗?我不想变成......”“说什么傻话呢,不要想那么多,我相信你不会变成那样的。”“但万一.......”“好好好,我答应你.......”

      这是他们在那片星空下定下的约定,而现在他已经实现了约定,亚坛高原的星空真的比其他的地方更加美丽。尤拉握紧了艾琉诺拉的手,就如同过去无数个夜晚的那般。他眼前所视的星空逐渐陷入黑暗,但她的身影在尤拉眼中却仍然那样明亮,他的双耳再也无法听到任何东西,但她亲切的声音却仿佛仍然在他身边萦绕。尤拉缓缓的合上了眼,他确实累了,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休息完后他便该和艾琉诺拉回到宁格姆福和她一起.........


                                                                   (完)


磷Lin35

《虽然在交界地但请吃西瓜吧!》上

*人物很多…tag打不下了💦很抱歉…

低制作力/黑白条漫

《虽然在交界地但请吃西瓜吧!》上

*人物很多…tag打不下了💦很抱歉…

低制作力/黑白条漫

晓久_
造谣尤拉艾琉现pa,养父女敬请...

造谣尤拉艾琉现pa,养父女敬请见证

造谣尤拉艾琉现pa,养父女敬请见证

从今天起要抛弃我的人性

重发

艾琉&尤拉 无cp向 性格背景捏造

重发

艾琉&尤拉 无cp向 性格背景捏造

犬渠柚子

日常迫害菇

(恶魔低语)

尤拉,你老房子着火(癫)


日常迫害菇

(恶魔低语)

尤拉,你老房子着火(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